分卷阅读8

仙宫之主逆袭[重生] 作者:衣落成火

      ,你我从未分开,你、你不能将为师也……”
    禹天泽眉头一皱:“师尊说什么话?”
    明鸢才这样说,就知道自己说得过火了。这世上只有师尊进位时带着弟子的,却没有弟子进位要带着师尊的,没有这个道理,对师尊而言也是侮辱。
    他刚刚也是突然感觉到禹天泽的疏离,才忍不住脱口而出……然后他很快整理心情,换了口风:“为师刚才说笑的。”他顿了顿,又道,“为师记得,若门内有人得了名额,可带一人同去,为师以为,我师徒二人多年来在门中修行,深受掌门恩惠,这回天泽有晋身之路,不妨……不妨就带了一恒师兄同去罢?也好彼此有个照顾。”
    明鸢的心里有点酸涩,他其实不想要陈一恒跟了去,但他却也无法拒绝。他知道,一恒师兄心心念念地爱慕之人是自己的徒儿,他想要让师兄另眼相看,也只能促成此事……一恒师兄这样好,天泽跟一恒师兄在一起,也会很是幸福的。
    他、他很羡慕,又无可奈何。
    禹天泽:“……”
    原来在这儿等着他呢。
    也不知道陈一恒是怎么哄着明鸢的,居然是看上了他的名额,想要跟他一起去主宗?当他是傻的么,带个恶心的苍蝇跟着,还让他修不修行了!
    更何况,那名额能带的人,他早就决定好了。
    于是,禹天泽的眉头又皱了一下:“师尊又说笑了。陈一恒是何等身份,怎么能跟我去主宗做杂役?若是给掌门听见,岂非是恩将仇报么!”
    明鸢原本在自怜自伤,这时候听了,不禁愣住:“杂、杂役?”
    禹天泽表情很冷酷:“我前往主宗潜修,身边当有为我办事之人。我收下子润做杂役,就是为叫他贴身侍奉于我,陈一恒虽资质不错,但却不能让他折节如此。师尊,你不必说了。”
    明鸢总算听明白,可是他刚刚答允了陈一恒的请求,如今做不到了,这……但他马上又想起来,他的徒儿说了“贴身侍奉”,如果是贴身,那一恒师兄岂不是要和天泽朝夕相对?他不知怎么地,欲言又止,也没有再开口劝说了。
    天泽说得也对,一恒师兄那样的人物,如果以杂役身份去了主宗,要被人看不起的,那实在是一个污点……以一恒师兄的实力,应该不出多少时间,也能在排位大会上夺得名额,到那时,他和一恒师兄再一起前去主宗寻找天泽就是。以天泽的性情,必然不会那样快地寻找道侣……
    禹天泽看明鸢不做声,心里嗤笑,之后就跟明鸢说了几句话后,离开了。
    至于他走后明鸢给陈一恒发了信,陈一恒赶过来又是怎样被明鸢说服,他则全不挂在心上。
    这两个货色,哪里值得他多费心思?
    牧子润在一旁看看,安分地保持了沉默。
    自家峰主的处理,还真是干脆利落。
    总这么让人欣赏。
    回去后,禹天泽又遇见了门派里遣来的长老,据说是掌门要召见。
    好吧,这也正常,他都要去主宗潜修了,可不是就得去拜别一下掌门?好在那位陈掌门跟他儿子长得不太像,就去看看,也不会怎么太犯恶心。
    所以他就带着牧子润跟着走,只是掌门不是谁都可以见到,牧子润现在只是个小杂役,也只能等在门外,并不能跟随禹天泽一起。
    禹天泽也不是矫情的,当然也就自己去了。
    陈掌门长得也很英俊,因为本来资质不差,所以现在看起来,也就三十来岁的模样,不算很威严,反而很和气,翩翩中年似的。
    不出禹天泽意料,陈掌门也没提起他得到的榜首赏赐之类,只是叮嘱了一番,叫他在主宗里好好努力,发奋修行,为九阳门增添光彩,顺便也表明了门里永远有他的位置,他居住的那座山峰,也绝不会交到旁人手里。
    总的来说,如果不是有上辈子被陈掌门一脉害死的前车之鉴在,禹天泽肯定会因为这番话对九阳门产生更深的感情,对陈掌门也会更有亲近感。
    只可惜,一切都不是前世了。
    叮嘱过后,陈掌门又问了:“天泽啊,你这回前去主宗,可要自己挑选个侍从?只要是你看中的,不管是谁,都让他跟了你去。”
    他比陈一恒做事老道,此言一出,明摆着就是告诉禹天泽,他不准备安插什么人手,全凭禹天泽自己动手。也是为了提高禹天泽的好感度。
    禹天泽直接点头:“我前日里收了个杂役,还算贴心,就由他与我一起就是。”
    陈掌门显然也听说过牧子润的事情,但他还是有点犹豫:“天泽之意老夫明白,只是那个年纪太小,伺候你可能精心?”
    禹天泽毫不犹豫:“就他了,无妨。”
    陈掌门本来只是表达关心,既然禹天泽确定了,他也不会在这里给他使绊子――既然做好人,为什么不做到底呢?当下也说:“随天泽欢喜罢!”
    之后,这位掌门还特意给了禹天泽一个储物袋,里面装了不少灵石,让他去主宗打点,各方面做得也算十分到位。
    禹天泽当然是表示了一番感谢,才拜别了出去。
    门外不远,有人在一棵树下等他。
    年纪小小,神情稳重,已经渐渐要有少年的姿态了。
    那不就是他家的小崽子吗?
    牧子润安静地站在那里等待,就算来往的修士不少都投过去了奇异的目光,他也是泰然自若,并没有因为对方的威压和打量而露出什么怯色。
    最起码,气势不错。
    禹天泽看着那家伙挺直的脊背,心情很好。
    不愧是自己就能结婴的家伙,就是要这样淡定,等到去了主宗潜修,到时狗眼看人低的也一定不少,要没这样的心志,不就废了么?
    这个小崽子,让他越来越满意了。
    23离宗
    牧子润在禹天泽欣赏的目光里笑得更从容了,他很自然地唤了一声:“峰主。”完全不惧怕他。
    陈掌门身为一派首领,豢养了不少妖灵,同时在他山府附近,也时常有人拜见,还收了许多亲传弟子、记名弟子,可以说,是九阳门内较为庞大的一股势力。
    但这股势力里的每一个人,都不敢小瞧禹天泽――尤其在他得了百位之首后,就更加忌惮了。何况,他们还听说禹天泽就要去主宗潜修,能接触到更出色的杰出英才,能触碰到更多的资源,又怎么不让他们嫉妒呢?尽管不敢对禹天泽使脸色,可对牧子润这个依附在禹天泽座下的,他们可是没什么好话的。
    不过现在,看见了牧子润和禹天泽这样和睦,本来起的一点小心思,又彻底地压制了下去。
    禹天泽眼中厉光在周围扫过,见到那些人全都低下头,才满意地收回了视线。开玩笑,他都舍不得欺负小崽子,怎么能让别人欺负了?小崽子气势好,是小崽子的本事,可不代表这样就要任人压迫!
    警告过那些蠢蠢欲动的人后,禹天泽照旧夹起牧子润,回到了自家的峰头去了。
    雷火殿已经收了起来,禹天泽该见过的人都见过了,不愿意在这里久待,还担心那陈一恒又过来折腾,就准备提早离开九阳门。
    他正要跟牧子润说时,忽然牧子润拉住了他的袖口。
    禹天泽眉头一动:“怎么?”
    牧子润叹了口气:“峰主,此处还有三只妖灵,峰主可要带去?”
    去九阳门的名额虽然只能带上一个人,但对妖灵这样的仆役,则是没有限制的。禹天泽早就忘记了它们,可牧子润却会防备这三个被他时常御使且不被峰主所喜的妖灵――他防备妖灵会在他们离开之后,在九阳门里闹出什么事来。
    人和妖灵毕竟是不一样的,牧子润善于揣摩人心,却不敢保证自己不会错认妖灵的心思。
    禹天泽一听,脸色就很难看。
    那三个叛徒……
    冷静了一下后,他说道:“把它们先召来。”
    牧子润一见,当即打出法诀。
    没多久,三个妖灵听了吩咐,头一次地来到了峰顶上。
    它们这段时间从没见过禹天泽,而是一直被个小杂役驱使,心里早就很忐忑了,现在被传召,更加不安。
    是不是也会被带到主宗里去呢?还是说……
    禹天泽见到三只妖灵,并没有怎么搭理,他只竖起两指,指尖上一团雷光,立刻分成三股,直接刺进妖灵们的脑中。
    很快,那雷光在里头转了一圈,又被收了回来。
    三只妖灵睁开眼,眼神里,有些惧怕,也有些陌生。
    禹天泽冷哼一声:“此后你们跟着明鸢,不要再回来了。”
    妖灵们赶紧俯首,又连忙离开。
    牧子润挑了挑眉,有点不明白了。
    这算是怎么回事?
    于是他就看向自家峰主。
    禹天泽现在也习惯了解释,就跟他说道:“我毁了它们的记忆,收回了禁制,不要这几个东西了。”
    牧子润秒懂。
    也就是说,这些妖灵现在属于明鸢真人了,但它们关于峰主和他自己的记忆已经全都消失……再不论有什么人过来,都没办法从它们的脑子里挖出任何事情咯?
    这样很好,峰主做事虽然简单粗暴了点,可毋庸置疑,一直都是很管用的。
    解决了这最后一笔事,禹天泽带着牧子润,就彻底告别了九阳门。
    也正如他所料,后来陈一恒还想趁着据说是禹天泽收拾东西的这几天前来拉拉关系,但当他到来的时候,却是扑了个空。
    宗门外,禹天泽高高地立在虚空里,低头看着门外丛林里一片闪烁的雷光。
    他的神情依旧很冷酷:“雷鹰王,你是否要跟本座走?”
    那从来都是挨揍以后才被拎走的雷鹰王歪着头,它犹豫了好久后,终于飘摇而起,绕着禹天泽盘旋起来,口中“哎哎”地鸣叫着什么。
    牧子润忍俊不禁:“峰主,它这是……”
    禹天泽已经很不耐烦地说道:“日后你若听话,本座自然不会揍你。”
    真把本座当成是暴戾的人了么!
    那雷鹰王听了,又是抬头一声长鸣,之后直接垂下头,停在了禹天泽的身前。
    禹天泽和牧子润,也再度坐在了它的背上。
    下方的雷鹰们一阵躁动,而雷鹰王口吐雷光,直接降临在另一头身躯几乎与它等高的雷鹰身上。
    刹那间,那头雷鹰的翎羽发生剧烈变化,不多时,就与雷鹰王一般无二。
    如此场景,正是雷鹰王将自己的王位交付于另一头雷鹰,从此,它便一心跟随禹天泽,这一群雷鹰,也再不是它的责任了。
    禹天泽利落地拍了拍雷鹰王的脑袋,说道:“跟着我,不会亏了你。”说罢,又开了口,“从此,你便唤作‘雷煌’了。”
    雷鹰王雷煌在半空悍然展露身姿,随即,就化身一道雷影,往那天边飞去。
    ?
    青鹤城。
    正罡仙宗距离九阳门有数万里之遥,虽然元婴上人赶路是很快的,雷鹰王的速度也是不俗的,但毕竟那九大仙宗尚且在进行内部斗法,暂时还不会回去宗门,禹天泽为了避免比主宗之人更快到达,在路上也就没有很着急。
    于是,他们在这城里先行落脚。
    而这青鹤城,距离正罡仙宗就只有千里路程了,算是比较接近正罡仙宗的城池之一,占地面积比较广大,来往的人流也比较多。
    雷鹰王落地后,禹天泽领着牧子润在城门口缴纳了入城费后,一行人就安安稳稳地走进了城里。
    禹天泽自从重生之后,就再没给明鸢送上什么,而作为元婴上人,单单是他自己最后一次历练时得到的好处就不在少数,更何况还有排位大会的赏赐,他自己的一些积累,总体来说,他还算比较财大气粗。
    当然,他是不太计较生活水平的,不过在物质上他也不会亏待自己,这回更有了个小崽子一路,他就直接选择了最好的客栈下榻了。
    牧子润身为杂役,有模有样地在前面开路。
    他拿着个储物袋,就先跟店小二打起交道来:“我家峰主是元婴上人,你这里有雅间么?”
    那店小二也是个修士,炼气三层,属于那种没有宗门收下的、资质大概也就是四五灵根的散修,这样的人往往修炼困难,就算想要投奔个好主家,也很难有人接受――于是乎,在专门招待修士的客栈里做事,也就是很常见的出路了。
    修炼苦,这些熬着的散修也早就练出了一副好脾气,所以哪怕他一眼就看出牧子润只是个刚刚引气的小家伙甚至资质也不比他高呢,但一见他的模样,一听他话里的意思,也是不敢怠慢的。他赶紧殷勤招待:“原来是上人来了,真是蓬荜生辉!只是……”他有点为难,“小店并无雅间,倒是在二楼有雅座,用阵法隔开的,安静得很,还能瞧见下头的新鲜物事,不知上人以为如何?”
    牧子润就回头看向禹天泽。
    禹天泽点点头,他没什么兴致掰扯这个,反正他只是带小崽子来吃个饭,别的看着办也就行了。
    牧子润倒是很满意,他本来要雅间是为了他家峰主的身份,要是他自己,却宁愿在敞亮的地方了――也能听一耳朵各方消息不是?都说青楼与饭馆是小道消息的流通地,他是不知道这修士的世界里有没有青楼,但这连着客栈的饭馆还是不想错过的。
    所以,他也就对店小二说了句:“烦请带路。”
    那店小二见状,很是松了口气,就把人赶紧领上去了:“上人请,上人请……”
    这可是元婴级别的修士,而且一看脾气就不咋地,好在没触了人家的霉头,惹了人生气啊。
    上楼后,那雅间果然不错,禹天泽没挑剔什么,牧子润也算长了见识。
    两人入座后,那店小二快言快语报了菜单,就有牧子润这个了解禹天泽口味的,捡着上好的菜色点了几个,也没怎么俭省。
    说真的,别说禹天泽本来有财力,便是牧子润,他在前期有禹天泽养着,自己就可以慢慢凭着系统弄些新鲜点子赚资源。而且牧子润两世为人,心里也很明白,这钱不是省出来的,而是挣来的,要总舍不得花钱的人,也不能指望在赚钱上有多少眼光。
    因此,牧子润又很大方地给了块下品灵石做小费,让那店小二很是高兴地赶紧去置办饭食了。这样我大方你热情的,正好和气舒坦嘛!
    果然,有了小费后,店小二就更加上心,没多久把饭食奉了上来。
    牧子润一面小心给禹天泽布菜、服侍,一面也在留心这饭馆里,一楼那些有用没用的“高谈阔论”。他正听得有些兴致时,这客栈外“哗啦啦”地,就走进来一群人。
    24吴公子
    这些人看起来煞气很重,一进门之后,就有股强烈的血腥气传来,修为也都不弱,一溜十来个金丹真人,气势又比普通的金丹真人强多了。
    不过领头的那位元婴上人看起来就没那么厉害了,穿着锦袍轻裘,身份应该不一般,却洋洋得意像个世俗上的贵公子,可没有修仙人的脱俗气质。
    禹天泽一眼扫过――
    这家伙不值一提。
    牧子润也没怎么在意,在他看来,那实力高的境界低,境界高的实力低,全都比不上他家峰主的全面发展,性格显然也没有他家峰主直率可爱……
    所以现在还是继续服侍峰主吃饭吧。
    不过他俩不在意那些人,不代表那些人也是善茬子。
    那贵公子走进来,旁边最膀大腰圆的那个大汉就很凶狠地吆喝起来:“掌柜的!没见到是咱们的吴公子来了?赶紧把堂里清一清,我家公子要包场!”
    这话一出,满场寂静。
    掌柜的拧着眉,心里直叫晦气。
    他们这是开客栈的连着饭馆,又不是单独就一个饭馆,怎么把客人弄走?偏偏又是这位来了……而且以前不都祸害他们自己家么,这回怎么换了他们这?真是倒霉透了!就算能赔钱,也很影响生意的,后头这家伙拍拍屁股走了,他的客源怎么办?口碑还要不要了?
    深吸口气后,那掌柜还是不能得罪人,就走出来,满脸堆笑地准备应付……但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另外几个金丹真人已经开始驱赶客人。很多人都是敢怒不敢言,还没等怎么招呼就赶紧走了,偶尔有不乐意的,就给人直接摁住扔了出去,真是嚣张极了。
    掌柜的脸,也顿时有点发青。
    楼上的两个不为所动,牧子润忙着给禹天泽挑鱼刺拆兽骨呢,也没工夫去理会,禹天泽享受牧子润的殷勤,暂时也没注意。
    但突然间,下面猛地发出了一声爆响,当即就有一道法术轰到上头,不知是准头不对还是被人抵挡换了方向,正好打在了两人雅座边的栏杆上,一下子就把那处打得缺了个口子,也惊动了正专心吃饭的两人。
    禹天泽很烦躁,他不需要吃饭,可他对小崽子细心侍奉的行为也是很高兴的,这么多年了,也就只有这个小崽子注意过他的喜好。
    只是这下头,到底在闹腾什么!
    活了两辈子,除了那害死他的两个仇人,禹天泽就没忍耐过,现在当然也不会忍。当即他一掌拍下去:“给本座安分点!”
    这一句石破天惊,下面的人都给愣住,齐齐往上面看去。
    就只见到一位身穿重紫华袍的青年修士,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下方,他周身隐约有些细微的“噼啪”声响起,而他的面色寒如霜,神情冷如雪,那是一副简直就要暴怒的模样。
    看起来修为很高的样子……
    掌柜的一见,心里就暗道一声:不好!
    且将时间挪到一分钟以前――
    这位吴公子是很张扬没错,手下的人也是很凶狠没错,可是也不是每个客人都买账的。就在大部分人都被赶走后,一位正在吃饭的修士不忿,就跟这些人起了冲突,可惜他显然实力不够强,还没过上几招,就已经落败了,可吴公子那边却不肯罢休,也许是为了立威,也许又是为了面子,好几个金丹真人开始用术法玩弄那位修士来,比如总是险而又险地擦着那修士身形晃过去的术法神通等等……其中打歪了的一记,就正好毁了禹天泽的兴致。
    再把时间拉回来。
    禹天泽的那一声怒喝引起寂静一片,同时又响起了一声惨嚎。
    原来刚才出手打偏术法的那个金丹真人,正好被禹天泽拍下来的一掌打中,现在胸口凹陷,内腑受损,正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他的同伴们赶紧掏出丹药,立刻往这位金丹的口中塞去。好在这药送得及时,才让他暂时保住了一口气,只是伤势还是很重的,一不小心,就容易死掉。
    吴公子见状大怒,打他的手下,就是不给他面子!
    他也不多说,扬手就打出了一柄飞剑,是上品的宝器,威势极大,带着一种烈日般的灼热感,直冲上去,这架势,是要直接把那个敢下手的人胸口捅出个窟窿!想要了他的性命!
    禹天泽心情正不好,他五指一张,指尖里雷光闪烁,简直就变成了雷掌,然后他就顺着那飞剑一拍――“锵锵!”
    雷光炸响,那飞剑倒飞回去,反而冲向了吴公子――当然,认主的飞剑是不会弑主的,可剑上的雷光还在,擦着吴公子的头皮飞过去,就把他的头发灼烧了大半。那情形,可想而知。
    吴公子惊怒不已,几乎是立刻戴上了兜帽。
    这人怎么敢!他怎么敢!
    禹天泽可没想太多,他又是一掌拍下去,直接把地面砸出了水缸大的深坑,要是砸在人身上,那必然就是身死道消的唯一结局。
    他冷酷地开口:“滚出去,否则一如此坑!”
    吴公子脸色极为难看。
    他就没丢过这么大的脸,吃过这么大的亏!尤其想到刚才……但好汉不吃眼前亏,就凭刚刚这一招,他就知道这人不是他能斗得过的,只好咽下这口恶气,一转身:“……我们走!”
    紧接着,又是“哗啦啦”的,人全都走了。
    人走以后,一楼的客人们也都走光大半,还剩下刚才一时怒火冲头跟人打起来又被玩弄的金丹修士,现在有点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
    掌柜的看着大堂里一片狼藉,真是欲哭无泪。
    禹天泽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突然间,有人拉了拉他的袖子。
    他就低下头……那拉着他的小崽子,正将一碟剔干净刺的鱼肉递了过来。
    老实说,像他这样的元婴上人,吃鱼的时候是绝对不会被刺卡住的,不过有人这么精心地照顾,也是件让人高兴的事。
    于是,禹天泽的怒火,渐渐就小了。
    牧子润很沉稳:“峰主先用着,我去打探打探。”
    禹天泽皱眉:“没什么了不起的。”
    牧子润一笑:“峰主如此强大自然不惧,但小人作祟也不可不防。那吴公子这样大的胆子,总要知道他身后之人才是。”他想了想,又讨好道,“还是我胆子小,总想弄清楚来龙去脉。”
    禹天泽继续皱着眉,看了牧子润好几眼后……点点头:“你想知道就去吧。”他也想了想,“回来说给我听。”
    小崽子喜欢小道消息,为人又谨慎,既然他决定以后要收他为徒,就还是跟他有点共同语言得好。
    牧子润笑容加深:“是,峰主,我很快就回来。”
    禹天泽在他脑袋上揉一把:“嗯。”
    牧子润就一溜小跑,去找掌柜了。
    楼下,那掌柜的正在处理后续事件,对上面刚刚造成客栈二度受损的禹天泽,是一点也不敢去打扰的――想想那元婴初期的吴公子被人一掌拍走,那拍人的,至少也是元婴往上走的修为吧?他一个刚刚金丹期的小人物,还是别去找晦气了……怎么看那位的脾气都很暴躁的样子。
    牧子润快步下楼,也想要快点打听到消息。
    就像他刚才对禹天泽说的,他的确觉得他家峰主强横霸道不怕什么,可那吴公子敢这么张狂,背后也肯定有所依仗。他家峰主有九阳门做靠山,但九阳门也只是个中级门派,那吴公子要是背景更好,那么以后他就要替他家峰主多点小心了。毕竟,个人的力量再怎么强大,总是没办法跟势力相比的,他了解得越多,解决事情的方法也会越清晰了。
    于是乎,牧子润来到掌柜面前,就笑容满面地开了口:“掌柜的可有空闲?”
    那掌柜一见这修为低弱的毛头小子,本来拧起了眉,后来忽然想起什么,又把语气放得和缓:“自然是有的。”
    他也算是个成了精似的人物,既然认出了牧子润就是拍走吴公子那位的仆从,这时候也猜出了对方的来意。不过他也只以为是禹天泽派人过来打听,在牧子润问出口后,解释起来,也就更仔细了。
    原来那位吴公子吴晖,就是青鹤城里的一霸。
    说他自己倒算不上什么能力,不过他却有两样本事,让他足够在城里横着走。
    这第一个本事,便是他的身份,是城主的儿子,城主是出窍期的修士,能罩住他的宝贝儿子;而第二个本事,是他哥吴曜,元婴后期巅峰的修士,据说近几年就可以突破到化神期,还是附近那正罡仙宗的后备核心弟子,来头不小。
    而且这当爹的宠儿子,当哥的更宠,后者凭着自己在宗门里捞到的资源,生生把他弟给灌到元婴期,还给他配了十来个金丹期强力保镖狗腿子。
    所以,吴晖平时除了偶尔修炼就是拉着保镖们一起去城外玩打猎,回城后就去折腾各种势力饭馆子,大祸没有小祸不断,总有一堆的烂摊子……偏偏谁也不敢惹。然后这青鹤城里就有了很多饭馆子。
    掌柜的这客栈,也是位化神后期修士开的,城主对他也是忌惮三分,可人家吴晖过来也没伤客栈里的人,就赶走客人包场子而已,那化神怎么会因为这来跟城主并吴曜过不去?
    因此吴晖折腾,掌柜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牧子润听完,倒是若有所思了,那个吴曜,居然是正罡仙宗的弟子……
    25怕什么算计?
    弄清楚了吴晖的来历,牧子润就回到了禹天泽身边,把刚刚打听到的消息全都给他家峰主说了一遍,实打实的,没夸张也没减少。
    禹天泽一筷子戳起最后一块无刺鱼肉吃掉,点点头:“知道了。”
    牧子润看他家峰主这模样,知道对方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他想想,那吴晖看起来小肚鸡肠的,回去肯定告状,也不知吴曜是个什么性情的人物,但只看他对吴晖那样宠溺,多半还是会找麻烦。
    不过大家都是正罡仙宗的弟子,他家峰主因为是下面提拔上来的潜修者,肯定直接进入内门,如果实力高强,也是可以争取核心弟子名额的。吴曜也只是个核心备选,就算根基深,应该也不会明面上跟他家峰主作对吧?可这个就只有进入主宗后,搞清楚那里的明规则潜规则后,才能知道了。
    禹天泽看着小崽子神色如常地给他剔鱼刺,不知怎么就知道这家伙是还在算计,撇了撇嘴后,他一巴掌拍在了牧子润的脑袋顶上:“怕什么?等那厮突破到化神,没准本座也突破了,安心吃饭。”
    牧子润一愣,也是失笑:“峰主说得是……峰主定然能先一步突破,我的小命,从此就交到峰主手里了。”
    禹天泽看他一眼,冷哼一声:“早就在本座手里了。”
    牧子润更觉有趣:“是是是,峰主说得是。”
    用过饭后,两人还在这里投宿,一连住了好几日。
    那掌柜的本来也在担心吴晖回去后前来找他要人,现在见那惹祸的元婴上人知道吴晖来历后不仅没走,反而很安逸地接着住……他心里松口气之余,对禹天泽的忌惮之心也多了一层。
    有时候,无所畏惧不代表是愣头青,也有可能是有底气。
    三日后,吴晖迟迟没来,禹天泽算一算,那九大仙宗内部的交流会也该结束了,他们现在正好前往主宗。只是挺可惜的,他本来想趁着吴晖找人过来时再揍他一顿,如今似乎是不成了,有些事情,可能还得到正罡仙宗里去处理。
    做了决定后,禹天泽就不磨蹭,他让牧子润去付了房钱后,一个呼哨唤来雷鹰王,两人一鹰便直往正罡仙宗飞去。
    ?
    城主府,内院起居室中。
    头上刚刚长出新发的跋扈公子,正绕着屋子大步转圈,他心里极不爽快,连声嚷嚷:“爹啊!你为什么不让孩儿过去找那厮算账?大庭广众之下,他就敢剃掉孩儿的头发,险些要了孩儿的性命啊!”他越说越快,“那厮让孩儿丢脸,就是不给爹面子,爹,孩儿怎么能龟缩在府里呢!”
    一旁坐在床上打坐的,是个中年修士,他颌下三缕长须,显得颇有几分儒雅,这时候,他老神在在地开口:“说什么混话?据你所言,那人修为远胜于你,若是真要你的小命,他会打偏么?只是警告罢了!而且你也不想一想,他要是孤寡一个,怎么敢那么对待你?你平日里惹些小祸就算了,要是惹了大麻烦,连我这做爹的也罩不住,你的小命可就真没了!”他说到这里,一声长叹,“若是以往,爹还要带你亲自登门致歉才是……”
    那跋扈公子顿时瞪圆了眼,失声道:“爹你还要去道歉?孩儿不要――”
    “闭嘴!”中年修士被吵得头疼,“都说了是以往,以往!”他摸了摸胡子,“正如你说的,他剃了你的头发,是让爹丢了面子,所以道歉就不必了,只是也别去惹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算那人没有什么大背景,也别凭空树敌。据爹看,那人的实力这样高,不结怨是最好的。”
    跋扈公子仍不服气,头一转,就要往门外冲:“爹你是缩头乌龟!”
    中年修士一拍桌子:“有你这么说你爹的――等等!”还没说完,眼见那跋扈公子就要跑出去了,手头一道白光迸发,直接卷着那家伙的脚踝,就把他拖了回来,“你也别想去找你哥,他如今正在关键时刻,又是刚刚参加了排位大会,忙得很。你捅了娄子就去找你哥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