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

仙宫之主逆袭[重生] 作者:衣落成火

      应该只要掏灵石付账就好……
    有了师徒的名分后,禹天泽和牧子润对彼此都更加亲近,之前所谓峰主与杂役之间的那些距离,现在就已经很微小了。
    牧子润还是服侍禹天泽吃饭,但以前这种服侍是一种讨好,现在就是真心呵护。
    禹天泽愈发满意,等把这满桌子的好饭菜吃完了,他木着脸擦了嘴:“跟我走。”
    牧子润收好那些碗筷,站起身:“师尊,我们要去哪里?”
    这语气,比起以前来就多了些随意――也可以说多了些亲密。
    禹天泽看他一眼:“去给你报备身份。”
    虽然师尊他不稀罕了,多了个弟子让他教导,重生之后的不悦与愤懑,也在这时候终于将最后一丝都化去了。
    从今以后,他们师徒一定要在仙路上走得长远,达到最终飞仙的那一步!
    ?
    正罡仙宗的弟子管理处,也就是执事堂,在这里常年都有长老和许多管事坐镇,就是为了给整个门派的弟子们办事。
    不论是发放月例、安排任务,还是一些琐碎的事务,统统都由他们来管理。
    理所当然,这里的油水是很丰厚的,要钻空子也是经常可以钻一钻的。
    禹天泽带着牧子润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位筑基期的弟子气得满脸通红,却还是不得不从轻蔑看着他的管事手里,拿过一个布袋子。
    在这布袋子里面,无疑就是他的月例,但也无疑克扣了不少……可惜的是,这筑基期的弟子虽然也在内门,身后却没什么靠山,甚至都没能拜师。再加上他本身看起来也不是个八面玲珑的,也没什么名气,这样的人,他不受盘剥谁受盘剥?也难怪那管事有恃无恐了。
    当然,在这执事堂负责发放月例的并不只有那一个窗口,还有十来个管事同样可以发放。师徒两人就来到个没人的窗口前,准备去领月例。
    通常情况下,元婴境界以上的修士是不会自己来领取的,这有点丢人,所以总是让座下的弟子或者小童杂役之类的前去,而管事们发现是元婴上人的月例,自然也是不敢克扣――扯远了,所以这时候,牧子润也是很自觉地代替自家师尊去跟人打交道了。
    那个管事看着就是个老油条,一见牧子润是个筑基期的陌生面孔,先板了脸,做出个高高在上的表情,就要说话。
    被牧子润一口打断:“在下替师尊化神期修士禹天泽领取月例。”
    ――要让这家伙先开口了,他少不了还得经历一番“被骂,反驳亮身份,对方求饶”这样的流程。
    师尊的耐心不好,还是别让师尊久等为妙。
    那老油条的话噎在肚子里,可反应却是很快的。他赶紧把手头上的书册翻了翻,找到了禹天泽的名册,然后就吊起了眼梢:“禹上人他,不是元婴上人么?”
    牧子润稳重地拱了拱手:“师尊已突破了。”
    老油条又吊起了眉梢:“据老朽所知,禹上人并未收徒,只有座下一位小小杂役……”
    牧子润的态度更稳重了:“来时在下的确是杂役身份,但师尊有言,待在下筑基成功,就收在下为弟子。如今,在下已是出关了。”
    老油条对了几条,发现都挺有道理的,他就没敢动什么手脚。像这种来了五年就从元婴变化神的强大修士,他可不敢招惹。
    马上的,他准备好之前五年属于元婴修士的月例,又准备好这个月作为化神修士的月例,全都装在一个储物袋里,殷勤地捧过去:“小哥能拜禹前辈为师,真是大福气,日后前途必然不可限量。小哥点一点,看看多少?”
    牧子润收好,用神识探过后,点了点头:“一件不少。”
    那老油条笑着,又从袖子里摸出块中品灵石,塞到牧子润手里:“这个给小哥打酒吃。”
    牧子润点点头收了。
    老油条一咬牙,再塞了个口袋过来:“禹前辈突破,小老儿一点薄礼,还请小哥代为转交……”
    牧子润一挑眉,又收了:“在下定会告知师尊。”
    老油条这才放心,亲热地说道:“小哥好走,小老儿就不多留了。”
    牧子润转过身,快步往师尊那边走去。
    那个老油条目送牧子润的背影,一抬头见到那边不远处一位通身气派的紫衣修士正双目如电,扫眼过来。
    他不禁打了个哆嗦,暗自说道:“幸好没为难他,那位竟也跟着一起来了……”
    好在他也送了心意,就算不能巴结上,总也不会让对方恼怒才是。只盼着这小哥别恼怒他最初的态度,也别在那大修士面前说他坏话罢。
    这一头,禹天泽冷眼看着他家弟子不知道在跟那个管事唧唧歪歪说些什么,心里有点烦躁,幸好在他耐心就要告罄之前,牧子润回来了。
    禹天泽皱眉:“磨磨蹭蹭的。”
    牧子润一笑:“是,是。”他递出一个布袋子,“这是那管事孝敬师尊的。”他又扬了扬一块中品灵石,“这是拿来贿赂弟子的。师尊的威名果然不凡,才领个月例,就被人这样奉承上了。”
    禹天泽表情很冷酷:“理他作甚?小人罢了!”
    牧子润点点头:“小人是小人,不过小鬼难缠,收了让对方安心也好。”
    禹天泽:“……哼,就你精乖。”
    牧子润:“是是是,师尊说得是。”
    然后禹天泽一转头:“跟我进来领弟子令了。”
    话音一落,就把牧子润带到执事堂大门口,两人一起走进内部。
    29被算计
    执事堂外面的窗口是属于领补贴的,内部就是属于办公事的了。
    禹天泽之前自己来过,那时候是领自己的弟子令,不过因为属于晚上时间,窗口都关闭了,这里人来得也不多,现在大白天,感觉又比较不同。
    但这跟他没什么关系,他只管熟门熟路地找到上次给他办理弟子令的那位高级管事,在他面前叩了叩桌子。
    高级管事本来在“刷刷”地写着工作报告,这时候抬起头,一眼就认出了这位新来的弟子――就算在正罡仙宗人才济济,禹天泽也算是气质比较特殊长相也处于一流的,所以,他的印象也比较深。
    见状,他赶紧站起身:“原来是禹前辈,恭喜禹前辈突破!不知禹前辈来此,可是有什么事情要吩咐晚辈?”
    禹天泽把牧子润往前面扒拉扒拉:“我收了个亲传弟子,你给他办个身份。”
    高级管事看一眼牧子润,惊讶里还有一丝羡慕:“这不是之前跟着您来的那位……”
    禹天泽皱起眉:“就是他,给他我的副令就是!”说完,把自己的弟子令扔过去。
    高级管事眼里的羡慕,顿时就变成了嫉妒,不过他也看出这位化神修士脾气不太好,不敢怠慢,就赶紧接了禹天泽的弟子令,又额外取出一块正罡仙宗内门弟子的令牌,跟那个弟子令靠了一下,然后再让牧子润送了点气息进去,这个兼任内门弟子令和化神副令的令牌,就被完成了。
    ――在这里,咱们得提一提普通的内门弟子令和兼顾了副令的有什么不同。
    前者就是很普通的令牌,只要进入内门都有的,而后者则是告诉你“我是师尊最宠爱的亲传弟子啊”……这样。
    也就是说,即使有很多强大修士收了徒弟,也不是每个徒弟都可以得副令的,事实上,一块弟子令只能有一枚副令,可想而知这其中的珍贵之处。
    但换言之也就说明了有副令的弟子跟师尊的关系很好,如果这样的弟子背叛了师门,那就是人所不齿――想想看,有副令的好处可不是一般二般,不仅资源上可以开绿灯,还有沟通师尊来保护自己的作用,有这么大的好处还忘恩负义,那不是找唾骂吗?
    一般的弟子得到副令都会受宠若惊的,牧子润当然也不会不动容。
    他家师尊总是这样,每当他觉得师尊对他已经很好了的时候,对方就会做出对他更好的事情来,让他顿时就觉得自己矮了一头……这样下去,他什么时候才能反过来照顾他师尊?
    牧子润默默地想着,要再这么下去,他都要觉得即使师尊说一声想吃他的肉,他都会笑着割下来给他烹熟端上桌了啊。
    禹天泽看牧子润把副令收好了,想了想,觉得刚才做事大概有点浪费时间,他应该先来办理弟子令再去让自家弟子把两个人的月例一起领了的……算了,现在也来得及。于是,他就准备跟牧子润出去了。
    结果还没走几步,另外一边又有个管事走过来了。
    “前辈,前辈!”那人小跑步地唤着,好像挺急切的样子。
    禹天泽停下步子:“什么事?”
    那个管事就先行个礼,然后说道:“这位可是禹天泽前辈?”
    禹天泽“嗯”一声。
    管事立刻开口解释:“是这样的,禹前辈五年前来到我正罡仙宗潜修,潜修弟子也算我们仙宗的内门弟子了,所以每一段时间,也是要完成任务的。之前的几年前辈在闭关,我等不便打扰,但如今前辈出关了,这任务……”
    他没必要把话说完,言下之意已经清清楚楚地表现了出来。
    禹天泽回忆了一下,当初那块玉简上好像的确是写了三年一次任务的,这都第五年了,他的确是欠下了一件。
    既然到别人的宗门里潜修,当然就要守这里的规矩,所以他大手一挥:“把任务单子拿来我选一选!”
    那管事见他这么好说话,本来是很高兴的,但等他听了禹天泽的话,表情又有点为难:“禹前辈,这个任务……因为前辈来得晚,都已经是分配好了的。”
    禹天泽看他一眼,神色没什么变化,倒是让那管事有点哆嗦。
    管事颤着声音:“真、真的!禹前辈,我不瞒你,宗门的规矩就是这样,先到先得,请前辈不要怪罪……”
    他喋喋不休还要说什么,又被禹天泽一口打断:“行了,该怎么办怎么办吧!”
    那管事松了口气,立刻打开一本金色壳子的大部头册子,里面每一页都写了一件任务,有些纸张变黑了的就是已经有人接下的,还是金色的那就是还空着的,全都是属于元婴期到化神期这个区间的任务。
    他匆匆翻过很多页后,把其中一页金色的露在了禹天泽的面前:“前辈请看,这几年来,只有前辈来得……较晚,所以也就剩下这个了。”
    禹天泽往那张纸上一看,眼神就变了,表情也变得冷酷起来。
    那管事缩了缩,觉得有点}人。
    不过禹天泽没对他做什么,只冷哼一声,就带着牧子润走了出去。
    等两个人的背影彻底消失,那管事才直起了身子。
    这时候,本来在另外一边,另外一位管事身前办理什么事情的年轻修士把手里的东西随便一放,居然就走了过来,表情也有些诡异。
    接待禹天泽的田管事立刻走过去,对着年轻修士一脸谄媚:“周前辈,小人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做了,禹天泽他就领了那个任务!”
    周姓修士挺傲慢地点了点头:“你做得不错,上次的请求……我会跟我爹提一提的。如果这姓禹的真能在韬惘秘地里倒了大霉,就算你全功。”
    田管事大喜过望,姿态就放得更低了:“周前辈请放心!像这样的任务,每次去的人十个里能回来七八个,已经是非常难得了,禹天泽他再厉害,也是刚刚突破到化神期,难道还能比得上咱们宗门里的那几位?他就算不死,也一定会重伤!”
    周姓修士听了,也满意地点了点头。
    他心中暗道:谁让你得罪了我师妹将来的小叔子?把你弄死了,也好让师妹去吴大哥那里邀一邀功不是?到那时,我看那另外几个贱人还怎么和师妹争!
    周姓修士嗤笑一声,抬脚也走出门去。
    他所去的,就是另外一个方向了。
    在那里,是一位合体修士的洞府,而在那洞府外,已经有人在等着他了。
    ?
    禹天泽走出门后,冷酷的表情不变,可在牧子润看起来,总觉得他不是不高兴的。
    这有点奇怪,一般说来,被挑到最后的都是最不好的,刚才那个管事和他师尊的表现也都是这样,可现在他来看,怎么好像不是那么回事……肯定是有哪里被他忽略了,只是信息较少,他推测不出来而已。
    没多久,两个人回到了雷火殿。
    牧子润想了想,还是决定对自家师尊更坦率些――他师尊应该比较喜欢这样吧?
    于是他就问了:“师尊,这是什么任务,你有把握么?”
    禹天泽扯起嘴角,竟然难得露出个不是讽刺的笑意:“让我去探秘地……也不知是谁给了我这么件好差事,是想让我死在里头罢。”
    牧子润一惊,随即镇定了一下心神:“师尊不能推辞么?”
    禹天泽冷然道:“我为什么要推辞?”
    牧子润顿了顿,他仔细看了自家师尊的表情,就闭嘴不说话了。
    此时,禹天泽的目光也变得微妙起来。
    这修真界里,每过那么一些年月就会发现新的秘地、遗迹或者秘境的踪迹,而在这些地方内部,往往都有各种各样的机遇和各种各样的危险。
    一般的情况下,头一次进入秘境的人,是机遇最大,同时也是危险最大的――机遇属于那些身怀护身重宝的、宗门内定的天之骄子,而危险,则属于那些接下探查任务,还必须尽可能绘制地图的普通修士。
    前者是宗门宠爱的对象,后者则是倒霉鬼和炮灰。
    无疑,禹天泽就被安排在了后者的位置上。
    不过,炮灰也是可以自救的――作为重生一回的逆天人士,禹天泽上辈子也知道有这么个韬惘秘地,但他同时也知道,那九大仙宗里,凡是运气不好接了这个任务的人,可以用大笔资源赎买自己,又或者可以找下级宗门的弟子许以厚赠让他们代替,还可以自己去雇佣一些厉害的散修取代。
    然而禹天泽并没有被那管事提醒这三种方式,反而告诉他,这是必须要接受的任务……作为到主宗潜修的修士,如果禹天泽没有重生过,那么他一个“土包子”,当然就不会知道还有这样的方法,也不会怀疑那管事什么。
    可是现在,他已经知道,是有人想让他倒霉。
    不过,禹天泽即使知道,也准备自己去一趟。
    当然他不是不知道其中的危险,他更知道这一回的秘地开启后,里面的人真的是死绝了大半,尤其是那些修为高的,以及各门派内定去取好处的天之骄子们,基本死了九成之多!
    但是却有一个不起眼的人,他取得了一件逆天的宝贝,完好无损地出来了。
    而禹天泽之所以知晓,就是因为这个不起眼的人被他想要结为道侣的女子背叛,最终被女子邀来的人,杀了个魂飞魄散!
    同时,这件事在整个修真界,都掀起了轩然大波。
    30灵犀根
    那件逆天的宝贝叫做灵犀根,也是属于……洗灵根用的。
    只不同在于,禹天泽他徒弟把自己从四灵根洗到三灵根,而这灵犀根可以直接把你从任何一种灵根给洗到天灵根。
    简而言之,只要配合另外一种五行之物――也就是你选择的灵根属性――吃下去,那么其他不管几种灵根,统统都给洗干净,就留下独独的那一根。
    所以,这灵犀根可说是非常难得也非常罕见。
    但是如果仅仅是这样,也不会引起杀人夺宝腥风血雨那么夸张,毕竟这东西是少到几乎没有,可也只是“几乎”而已。
    ――那些大宗门里,多少都有点存货,能提供给悟性特别高但灵根不是特别好的弟子,灵犀根是很珍贵没错,也不会达到让他们震动的地步。更别说造成最后那个女子抢夺了倒霉修士的灵犀根后,不慎走漏消息后引来众多大宗门派遣高手围剿,同样魂飞魄散最后连灵犀根也被他们夺走的后果了。
    但是,之所以灵犀根从特别吸引人的宝物变成逆天宝物的原因,就是因为它的个头……非常大。
    大到什么地步呢?
    一般来说,洗掉一个人的灵根只需要一钱,可这个灵犀根,它大概有成年人巴掌那么大,重量是……十斤。
    没错,就是能把一千个资质普通的人洗成天灵根的效果!
    可想而知,如果单个的修士自己得到了,那么子子孙孙起码几十上百代都有很多天灵根出现,基本可以一个人发展出一个很大的家族了;如果一个宗门得到了,简直可以造成天灵根军团嘛!
    就算是在九大仙宗里,天灵根的弟子也不是萝卜白菜轻易就能出现的,每一千个人里能有个一人,都算频率高了。
    这可是整整千人……试问各大仙宗知道了,哪个不动心?
    一旦被他们得到,那么不说多的,也就百年左右,他们就可以稳稳当当地成为九大仙宗之首了!
    这件事之后,因为争夺得比较激烈,所以九大仙宗每个宗门分去了一斤,还剩下一斤,又每人分了一两,最后的一两,还一人一钱……总之分得极细,把最后留下的一钱,才给了目前的仙宗之首。
    然后,从女修被截留的最后一点魂魄中,他们得知了之前的倒霉修士正是在韬惘秘地中得到灵犀根的,而灵犀根生长的地方,不仅几乎没什么危险,更是好找得很也普通得很……只是他们后来把那个地方翻了个遍,也再没有找到过。
    在那时,整个修真界,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从那以后,韬惘秘地也就更加让人趋之若鹜了。
    对重生而来的禹天泽来说,这无疑是个大好的机会。
    因为他上辈子虽然没有去探过这个韬惘秘地,可是这一次探查里,最大的危机和最大的好处,他却全都十分清楚。
    到时候,只要他谨慎行事,抓住契机,就不仅可以从这次探查中全身而退,还可以暗地里得到足够的利益。
    ――他也的确该多攒点资源了。
    韬惘秘地开启时间是在三个月后,禹天泽盘算了一下,这个秘地要求是只有炼虚期以下的修士才能进入,但更低的等级则没有限制。
    那么……他要不要把徒弟也带进去?
    如果放着他一个人在正罡仙宗修炼,也许不那么安全。
    眼见禹天泽还在思考,那边牧子润打量了自家师尊半天,还是忍不住开口了:“师尊,你……”
    禹天泽回过神:“什么?”
    牧子润只好说道:“师尊以前是否跟主宗的人有些……龃龉?”
    禹天泽木着脸:“并无。”
    牧子润又说道:“若是这样,我与师尊大约只和主宗里的一人有过节,这一次对师尊不利之事,是否就是他暗中耍了手段?”
    没办法,他家的师尊虽然好像是知道了有人下绊子没错,可似乎也没准备怎么搭理,反而对查探的事兴致勃勃的样子。
    他当然对师尊是有信心的,可他对师尊的干脆果断也很无奈啊……有道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他的师尊到底是要不要防备的?
    想来想去,他还是忍不住要提醒。
    牧子润看着禹天泽一直很孤傲的神情,叹了口气:“在秘地里不知他们是否留下了后手,师尊,你要小心。”
    禹天泽看着向来稳重的徒弟眼里的担心,感觉有点爽,这种发自内心的关怀,已经很久没看到过了……他顿了顿,觉得高兴就是高兴,于是拍了拍徒弟的头:“我带你一起去。”
    牧子润一愣,随后心里一松:“好的,师尊。”
    这样也好,虽然他现在信息整理得还不是特别全面,也可能有点自不量力,不过,师尊不愿意想的地方,他会想,师尊有疏漏的地方,他会弥补,而师尊值得学习的地方,他也一定会赶紧吸收过来。
    总是要经历更多,他才能更快地成长。
    也能够……报答师尊。
    禹天泽看到他神情的细微变化,心里的感觉也有些复杂起来。
    这大概才是师徒吧……
    等到他得了灵犀根,一次给徒弟把灵根都洗了,以后徒弟修炼的速度也可以更快,那么他将来的仙路,应该也不会太寂寞。
    而且,也可以给徒弟遮一遮那个不知道怎么来的奇遇……
    后来的几个月里,禹天泽没有再让牧子润闭关积蓄真元,因为他已经到了筑基后期,只需要时间增长就能达到巅峰,再寻找突破的契机,闭门造车是没用的。
    禹天泽既然决定了要把徒弟带进去,就要尽可能地在这短短时间里提升对方的实力――所以,他决定跟徒弟对练。
    于是乎,牧子润从此就过上了每天被化神修士暴揍的痛苦生活。
    同时收获也是巨大的,他在系统中查询到的许多在这个境界、这种功法中可以用到的高杀伤力、高防御力以及奇特诡异的各种术法,都在一次次被暴揍中慢慢变得融会贯通,比起自己苦苦练习时还要来得熟练。而他丹田里的真元,也在不断放空不断累积又不断放空的反复过程里,给锤炼得更加凝实,还把丹田扩大了不少……每一天晚上他都会得到自家师尊给他准备好的、用他从系统里拿到的方子配出来的药汁浸泡,在一夜如同蚂蚁啃咬的麻痛感后,他的肉身也更加强悍。
    禹天泽一次又一次地把徒弟打飞,却发现徒弟一次比一次耐打。
    这是好事。
    所以,他每个“下一次”都会比“上一次”更用力,还会经常性释放出化神修士的强大威压,逼迫徒弟在这样的压力下进行反击――甚至到后来他还放了杀气。
    从动弹不得到可以自如施法乃至逃走,徒弟的进步是肉眼可见的,让他十分满意。
    ――要知道,从前指点明鸢的时候,禹天泽只感到自己的耐心在不断地受到考验,觉得教师尊都那么痛苦,他简直这辈子都不想收徒弟了!可现在教导他徒弟,才发现其实悟性真的很重要,这世界上也不是每个人都是朽木难雕……起码在徒弟身上,他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这样到了三个月满,禹天泽发现,他的徒弟比起刚刚闭关出来时,实力起码强大了十倍不止――这就是空有力量但不能合理使用,以及把力量运转得如臂使指的不同。等他再给徒弟选择几件好点的法宝,他进入秘地后能护住徒弟的把握,也就更大了。
    ?
    清晨,禹天泽站在雷火殿外,身边跟着个从容又镇定的沉稳少年,两人衣袍翩飞,准备跟那些一起前往秘地的正罡仙宗内定者会合。
    然后,禹天泽打了个呼哨。
    刹那间,远处狂风刮起,一道雷光破空而来,洒下了大片的黑影。
    随即一声鹰嗥,巨大的雷鹰王,已然落在了师徒两人前方。
    牧子润朝雷鹰王点了点头,很有礼貌:“雷煌前辈。”
    雷鹰王得意地仰起头,给他面子地也叫了一声。
    禹天泽一把摁上雷鹰王的脑袋:“雷煌,牧子润已经是我的亲传弟子,日后你对他要同对我一样。”
    牧子润心里感动:“师尊……”
    禹天泽:“……少废话。”
    牧子润:“……”
    雷鹰王歪头看了牧子润一会儿,它当然认得这家伙就是经常给它喂食的小崽子,再想想禹天泽的语气,鹰头一点,认下了这另外一位“同伴”。
    牧子润看着这样神骏的雄鹰,心里也是非常喜欢。
    上辈子男人爱名车,他当然也不例外,这辈子做了修士,喜欢的就是威风霸气的坐骑了。只可惜这是他师尊的,来日里,他也要寻找一头不比雷鹰王逊色的才是。
    禹天泽不是个嗦的人,见雷鹰王来了,就说一声:“走了。”
    牧子润赶紧跟在他的身后,一起坐在了雷煌的背上。
    雷鹰王跟禹天泽来时已定下契约,现在听他说要出行,欢喜雀跃,疾飞而起。
    好几年过去,它一直呆在这湖中岛上,虽然每天不愁吃喝,可也真是闷得慌……总算,能离开了!
    两人一鹰,就像他们当年一起来到主宗时一样,如今也一起出岛。
    在上辈子禹天泽几乎全都辜负了光阴的几十年,这辈子却只是他不断进境的……初始。
    31韬惘海
    没多久,禹天泽就来到了正罡仙宗早就说好的集合地点,那里已经有好几个修士到了,看外形看年纪,都是内定的核心弟子。
    在旁边,还有黑压压的围观群众。
    那些核心弟子身边都有几个人送别,禹天泽扫了一眼,就不多看,让雷鹰王慢慢地落地,自己和徒弟也依旧坐得稳当。
    不过,他是生面孔,来了以后,也引起许多弟子注意,猜测也很多。
    比如有猜他是哪个长老藏掖起来的重要亲传弟子的,有猜他是深居简出的核心弟子的,有猜他是宗门秘密培养的弟子的……总之给他安排的身份都挺高。毕竟他的相貌和气质都太过出色,有这样的推测也是十分正常。
    但是,很快那些弟子又对他没兴趣了――因为不知哪里有个修士暗搓搓地告诉了身边的人,说这个看起来气度不凡的家伙,其实就是中级门派选出来潜修的土包子,现在领取的还是必死任务。
    于是……谁要跟必死的人交往呢?就算贴上去打好了交情,也是没回报的。
    这样一来,原本蠢蠢欲动的一些人,全都放弃了打算。
    至于禹天泽……他甚至都没想着跟那些内定的核心弟子打交道,现在更是乐得清静。同时,他也没去打量其他人,也就没有发现,在人群里,有个贵胄般的年轻修士对身边的少女得意一笑,而那少女痴情的目光,则是投注在一位正和某个要去秘地“摘果子”的核心弟子交谈的青年身上。
    不过,牧子润的视线很快在一些人的身上晃过,随后就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了。
    这几个人……
    很快,人到齐了。
    领队的是一位合体期的强者,还有两个炼虚期的跟班,以及一众化神期的护卫,所有人把要去探查秘地的修士们全都保护在里面,以免被外面的人趁火打劫。
    禹天泽虽然属于潜修的,但别的核心弟子不认识他,领队的还是知道的,所以他也同样把禹天泽安排在内围――就算实际上这位是真要去送死的,可也不能太明显不是?而对这位去送死还要拉个垫背(牧子润)的事实,领队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当做没看见了。
    众人一路谨慎,还真遇到过几次埋伏。
    这里我们必须提到修真界的构成,除了九大仙宗这仙道的大门派以外,还有十八魔门这些魔道的宗派。
    但是呢,魔道的门派和仙门虽然对立,平时大面上还是过得去的,只是在争夺资源的时候,杀人灭口什么的,就比较能下手了――当然,在这一点上仙门的人也不遑多让,谁也不会比谁心软。
    要说对凡人的态度,因为魔道做事总是血淋淋的,就让仙门占据了道德的制高点,可实际上仙门修士和魔道修士一样,都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态度。如果不踏入修行的道路,对他们而言是没什么区别的,而且就算踏上修行的道路,高等级的修士对低等级的修士,往往也是当做“蝼蚁”,除了必须遵守规矩的地方以外,在外头历练或者探查什么秘境的时候遇见了,低级修士要敢跟高级修士争夺资源……那就是“一巴掌拍死丫”的结局。对手是仙门,那大概是魂飞魄散小命玩完,对手是魔道,就得抽筋扒皮抽魂炼魄了,说不上前者比较坑还是后者比较惨。
    由于路上拍苍蝇的活儿轮不到中间被护住的探查者来做的缘故,禹天泽拉着牧子润,没忘了给徒弟科普仙道的虚伪和魔道的可怕。
    他自己是闯过了不少刀山火海,因为性子直率最初没少被人坑,后来他虽然还是不屑于坑人,也没心思去思考其他人的弯弯绕绕,但好歹选择了除非必要绝对一个人孤身闯荡这条道路。结果当然是危险翻了好几倍,可换个方向想想,他也少了被出卖这个劫难,而他上辈子除了被最信任也是唯一毫不设防的人出卖――嗯也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