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

仙宫之主逆袭[重生] 作者:衣落成火

      就是遇人不淑这点比较倒霉以外,其他的时候,应该还是运气不错。
    不然,他也不能弄到不少好东西去催灌那个悟性奇差资质一般的好师尊不是?
    最后,禹天泽下了个总结:“此事必然腥风血雨,你莫离开我半步左右。”
    牧子润认真地点了点头:“是,师尊,弟子明白。”
    大概过了半个月后,终于到了目的地了。
    禹天泽往四处看了看,这人数来得还真是不少,那些同样属于九大仙宗的内定天才们一个个也同样鼻孔朝天,说不上跟正罡仙宗的这些比起来谁更惹人眼,也说不上他更想抡起锤子砸谁。
    算了,眼不见为净。
    其实也是鼻孔……不,也是很倨傲的禹天泽转过头,改为看向那秘地的入口。
    他上辈子听说过,这个秘地是藏在海底的。
    所以在这眼前,就是好大的一片海洋。
    ――韬惘海里的秘地,所以叫做“韬惘秘地”。
    韬惘海正在九大仙宗其中五个的包围圈里,虽说有远有近,可毕竟不属于任何一个仙宗,当秘地出世的时候,形成的光柱冲天而起,很快引起了众大仙宗的注意。当时仙宗派遣诸多高手前去查看,才发现居然是一处新的秘地。
    同时,他们也都立刻洞察天机,知道这秘地只允许炼虚期以下的修士进入――显然,这是个对正在发展中的弟子非常有用的秘地。而且也让来探查的人知道了秘地开启的规律――每十年开启一次,这一次,正好是第一次。
    后来,比较远的仙宗也赶来了,魔道十八门同样赶来了,大家门中的顶尖高手来了一次和谐的对话后,决定这个显然非常广大的秘地属于所有人而不是少数人。至于散修和小门派的人,也对他们开放了进入权。
    反正,如果进去打探的内定天才们发现好处大把,也未必不能再争夺一次。
    就这样各怀心思,不仅九大仙宗来了很多人,魔道十八门,同样来得不少。还有很多散修、小门小派的成员,也保不齐有相当的部分,想要碰碰运气。
    修真嘛,资源险中求。
    禹天泽以前四处游历的时候,也不是没干过这样的事。他撞见哪个地方的遗迹之类开启时,只要允许非同门进入的,他也是会去凑上一脚的。
    现在嘛,大好的机会,基本排除了最大的危机,如果不进去多弄点东西,他自己都觉得白重生一回。
    一群人等了一两个时辰后,秘地传达出来的、开启的时间就到了。
    这时候,那个韬惘海里,就出现了九个大漩涡。
    每一个大漩涡,都足够一千个人同时跳进去不挨挤。
    那些仙道的合体强者们现在聚起来,对着魔门那些非常防备,然后在背后做个手势,让自家的探查者赶紧跳海。
    而能被选上的内定天才都是很聪慧的,见状也就各自祭起法宝,一个个就跟下饺子似的,用无比迅猛的速度,飞扑到韬惘海中去了!
    禹天泽拍了拍雷煌的头:“怕水吗?”
    雷煌鹰头一甩:短时间没问题。
    禹天泽点点头:“放心,进去时不会被水淹没,出来时,你到驭兽牌里呆着便是。”他对雷煌交代过,转头去看徒弟,皱起了眉头。
    牧子润顿了顿:“师尊有什么为难之处?”
    禹天泽表情有点不爽:“长太高了。”
    没办法夹住,抱着不像话,背着妨碍施法,可要就这么让徒弟一个人跳进去,分散了怎么办?以徒弟的实力,被打死的可能太大了。
    牧子润恍然,他上前一步,镇定地拉住了禹天泽的手:“这样便不会跟师尊分开了……请师尊保护弟子。”
    禹天泽低头看一眼,有点不自在,但一转念,也的确是这样比较好,就说道:“抓紧,莫放开。”
    牧子润微微一笑,目光里闪过一丝不可察的温柔:“是,师尊。”
    当大漩涡里迸发出剧烈的光芒时,无数修士的身影都没入了那光芒之中,禹天泽牢牢抓住牧子润的手,定在雷鹰王的身上,俯冲下去。
    没多久,禹天泽就感觉到了落在自己身上的光芒,骤然产生了庞大的吸引之力,在一瞬间,就让天地都轮转了一样!
    牧子润的手指一个挪动,跟自家师尊十指相交,扣得更紧。因为他也发现了,的确有强大的力量,要把他和师尊分开。
    他和雷鹰王不同,因为他师尊和雷鹰王有契约,但是和他却没有。
    周围的海水汹涌而来,好像立刻就要把他们全部淹没。
    这样大海倾倒一样的气势太过浩大,以至于所有进入的修士,都变得格外渺小。
    在海水的咸腥气味重,他们简直都要窒息了。
    大概过了三秒钟,禹天泽的脚跟落到了实地上。
    他没有去打量周围,而是立刻往旁边看去――幸好,他抓着的徒弟,也乖乖地站在旁边。只是本来骑着的雷鹰王,却消失了。
    牧子润也睁开眼,有一瞬间的眩晕。
    这并不是他没有毅力,而是他的实力不够,所以不能完全摆脱进入时的影响。
    他也很庆幸,他的师尊并没有丢失。
    禹天泽看了牧子润一眼,察觉了他的异状,皱起眉:“真不济。”
    牧子润立刻点头,就要认错,然后他就见到一件东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了过来,直接送进他的嘴里。刹那间,一股热流滚滚而下,把他的一切不良状态都消除了……无疑,这还是他那别扭的师尊做的。
    他心里一暖,笑容也更亲近了:“多谢师尊关怀。”
    禹天泽冷冷开口:“哼,还要多磨练!”
    32宝物到手
    禹天泽把他那弱弱的徒弟上下检查一遍后,发现没什么问题,然后就开始用契约跟雷鹰王联系了。那家伙智商在水平线以下,还不能说清楚自己的具体方位,不过据那边的反应,目前是没什么安全问题的……于是他就让雷鹰王自己注意着点,跟着契约慢慢往他这里飞就是了,万一遇见打不过的,就最好赶紧躲起来。
    雷鹰王在那头得意长嗥,当然是答应得妥妥当当。
    它雷煌的本事,可是经过了千锤百炼的!
    这边,禹天泽果断地毙掉了跟雷鹰王的联系,看向自家的徒弟:“跟我走。”
    牧子润态度也很严肃:“是,师尊。”
    到这时候,禹天泽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了。
    虽然因为上辈子的记忆,他知道部分这个秘地里的大概情况,但是没有身临其境,肯定还是有差别的,而且,就算是上辈子的信息,也未尝没有以讹传讹的部分存在――于是,还是要小心为上。
    禹天泽的神识放开,非常谨慎。
    因为只有炼虚期以下的修士才能进入秘地,所以这个秘地内部也没有过分的危险,本事最大的妖兽,也就在刚刚接近七级的程度上――差不多就是化神后期巅峰的样子。这样的妖兽少之又少,如果不去刻意地招惹,人家也不会轻易出来大肆杀戮。而且只要不超过七级,化神境界的修士不说能杀死对方,最起码逃命是没有问题的。
    因此,禹天泽其实不怎么畏惧,他要不是有这个自信保护身边的人,也不至于把他这不堪一击的徒弟带来。
    目前他的警惕,是为了避免引起大群妖兽的注意。
    牧子润也明白自己就是个累赘,早先虽然被一天揍了三百遍,那全都是为了让他能节约真元方便逃命的,要说他能跟人打……可能性不高。作为一个很识时务也很知道好歹的人,他已经决定在秘地里少问少说一切行动听指挥了。
    禹天泽发现徒弟什么都不问,心里很满意,他仍然拉着徒弟的手,找到一座标志性的山峰后,就领着人快速往那个地方遁去。
    上辈子的信息并没有说清楚那倒霉修士具体是什么时候发现灵犀根的,所以在进来秘地后,他就不能犹豫,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去找到那个地方。
    据他所知,那地方是一个很普通的也很浅的山谷,周围的树木比较茂密,可是因为树木太高大,所以居然把山谷整个都遮蔽住了,看上去就像一片窄小的树林,也没有溢出强大的灵气。
    相较这秘地里其他很多地方的浓郁气息,这片树林简直不值一提,当然那些天之骄子们,也不会首先到这里来查探什么。
    而那个倒霉的修士,在进入秘地的时候就跟心仪的女子失散了,他最初很悲催地没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后来遇上这片小树林,本来只是在树下休息一会儿,没想到就更倒霉地摔了下去。
    但谁能料到,灵犀根会是在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地方生长呢?
    经过相关人士的多番讨论,在第二个十年的时候,更多被重重法宝护身的年轻修士涌入了秘地之中,把灵犀根附近的标志性物品都打探得清清楚楚,也在没有再找到哪怕一厘灵犀根后,暴露给了整个修真界的人知道。
    禹天泽现在,首先就看到了最显眼的那个――一座笔直笔直的簪子似的山峰。
    师徒俩马不停蹄,用遁术和轻身术结合起来,以一种十分不引人注意也根本不会打扰到秘地里的各种生物的姿态,飞快地赶到了那里。
    然后两个人站在了山峰上,禹天泽往四处再看一看,不出意外,就分辨出了周围树林中最小片也灵气最弱的那一个。
    再然后,他的心跳得有点快。
    ――好吧镇定。
    禹天泽板着脸,抓着牧子润的手指捏得更紧。
    牧子润觉得有点疼,可他一看他这师尊的表情……决定还是忍着。
    说实话,他师尊的表现有点奇怪啊,明明都是第一次来到这个秘地不是吗?怎么感觉师尊好像胸有成竹似的,甚至似乎很熟悉的样子。
    这有点不科学。
    难道师尊从别的地方得到了什么小道消息?
    可也不像啊,他跟师尊除了闭关外就怎么分开过,总不至于在好几年前就知道有这个秘地开启的事情吧……那时候整个修真界都还不知道这事情呢。
    心里想了挺多,牧子润一边盘算,一边跟上师尊的脚步。
    他突然觉得,师尊似乎比他想象的要神秘得多……
    禹天泽两世为人,一向自负,今天则格外紧张。
    他来得这么快,总不至于还被人抢先吧?
    一分钟后,他就落在了小树林前,神识往里面查探一下,果然树木全都是齐刷刷地往下栽着,比外面的树木奇特得多,也高得多。
    禹天泽松口气,神识扩开,查看周围是否还有人来。
    然而他这一看,却见到在不足一里地的地方,有个年轻修士踉踉跄跄地走来……看这德性,几分钟后他就该到了,而到了以后,肯定要休息。
    这莫非就是那个倒霉修士?
    禹天泽皱起眉,双眼一扫,一股强大的气势,就往那边压了过去。
    那年轻修士立刻感觉到,顿时僵住了。
    显然,这是警告。
    禹天泽压制了他三秒钟,随后放开。
    年轻修士立刻抬腿,转身就往另一个方向走了――速度特别快。
    见鬼了这是,他一个金丹期的散修,谁他妈要去化神期修士的面前招摇啊!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所以,短短一会儿,这个仅剩的人影也没了。
    禹天泽这下彻底放松了。
    宝物这玩意儿,向来是谁的拳头大谁弄到手,再说那家伙反正保不住,还是别搀和这事儿为妙。
    当然了,本来他也可以直接远远弄死那厮,就更保密了,但禹天泽总觉得这家伙跟他上辈子蠢得异曲同工,有点同病相怜的意思,就干脆放了吧?反正那家伙既没看到他的脸,又还挺识相的……
    没再往那倒霉鬼身上花费心思,禹天泽把徒弟拉了拉,一起往树林里跳去。
    牧子润:“……”
    师尊真是干脆又果断。
    按照牧子润的想法,不管是上辈子看过的各种仙侠修真小说,还是这辈子听说过的各种奇闻异事,总的来说要想寻找宝物,往往是遇山钻山,遇海下海,遇山谷最好也跳个崖什么的。
    而进来的时候两个人已经下了海,他师尊现在带着他跳崖,也是实属当然。
    禹天泽足下生风,把徒弟好好照顾着,一起落在了山谷底部。
    然后他就开始找了。
    东南方位,第三十二行,由左至右,第五十八棵树。
    这可是上辈子很多人耳熟能详的一组数据。
    找起来也是很快的,禹天泽有神识帮忙,分分钟数清楚,又分分钟来到了那棵树下。他想了想,再放出神识,钻到这树的树根处,一寸一寸,向下方延伸。
    很奇异的,只有五寸多的时候,就找到了。
    那时候的倒霉修士是正好摔在这棵树下,一屁股墩儿地被凸起的数根硌得慌,心情一个烦躁,干脆用法术把树给拔起来――结果把灵犀根带出来了。
    现在禹天泽目标明确,也只用了极短的时间,就挖出个黑乎乎的土块来。
    之后,禹天泽终于放心。
    他把土扒开一点,露出里面褐色的东西,牧子润凑过去一看,那形状有点像土豆,颜色也挺像的。不过,牧子润觉得这应该是好东西,不然他师尊也不会急吼吼地找过来,又急吼吼地挖出来。
    想了想,牧子润有点好奇地问:“师尊,这是什么?”
    禹天泽查探了这玩意的确跟传说中的灵犀根一模一样而且露出的这一点灵气都异常浓郁后,很利落地再用土把灵犀根掩上――这种土好像天生就能遮盖灵犀根似的,能让它一点灵气都不溢出,否则早就让灵犀根被挖走,也绝不会能孕育出这么大的一团了。
    他心里很满意,就说道:“这东西对你很有用,回去你就知道了。不要告知给任何人,明白么?”
    牧子润听了,立刻郑重点头:“师尊放心,我一定谨守秘密。”
    对他有用……不知道是什么用?难道师尊那么急切,全都是为了他么?
    这么想着,虽然还不知道猜得准不准,他也有了八成把握……心情一瞬间有点熨帖,又有点复杂起来。
    禹天泽点点头,把灵犀根往自己的储物镯里一塞,再把土坑恢复如常后。就拉着牧子润,从另一个方向,离开了这个山谷。
    师徒俩来到上面后,就要准备继续寻找其他的宝物。
    禹天泽得到了最想得到的,心态就比较轻松,开始把神识分成许多股,去寻找附近灵气旺盛的地方。
    通常,灵气越多,异象越多,那么有宝物的可能性就越大。
    同时,虽然秘地很大,可在比较接近的地方,禹天泽也渐渐发现了其他的修士。
    尽管每个秘地第一次出现时总是危机最大,但机遇也是最大的,而厮杀……也是最惨烈的。
    所以,在听到师徒俩行走的前方传来的血腥气后,禹天泽几乎是立刻就拉住了牧子润的手臂,把他拎起来,一直跳到了附近枝叶最茂密的巨树上。
    然后一个匿息符祭起,师徒俩的身影、气息,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作者有话要说:关于牵和背的问题……背上机动性太差了,牵着的话想把徒弟怎么耍就怎么耍啊,灵活多变必须点赞!
    33教导徒弟
    刚刚躲好,那片血腥味就逼近了。
    两个年轻男女互相搀扶,放出的法宝光芒黯淡,在后面晃晃悠悠地悬浮着抵御一柄飞剑。每阻拦飞剑一击,光芒就更暗几分,渐渐地越来越弱,就好像一缕烛火,大概没多久就会彻底熄灭了。
    而后面追着的,是个体态昂扬的高壮男子,这时候正露出狞笑,一边操纵飞剑,一边不断挑衅,削弱前方两人的心理防线。
    逃跑的两人都很狼狈,尤其是那个男修,为了保护女修,大腿胳膊全都被飞剑的光芒割出不少伤痕,简直惨烈极了。
    那些浓郁的血腥气,就是从那些伤口发出。
    渐渐地,跑到这棵树下时,这对男女表情都比较绝望。
    男修咬破舌尖,让法宝的光芒亮了亮,少女也打出了一根发簪,在面前用一层薄光护着自己和男修,显然是在苦苦支撑,知道再跑也只是被玩弄罢了……
    禹天泽表情很冷酷,对徒弟开了口:“子润,你可知后面的蠢蛋为什么要追杀前面的两个蠢蛋?”
    牧子润被自家师尊的形容词辶艘幌拢还是马上说道:“也许是因为前面的两个人抢了后面那个人的宝贝?”
    他的话音刚落,下面的少女已经很悲愤地叫起来:“我和哥哥根本没有摘到那朵血烟花,是被另一个人夺走了,我们是被嫁祸的!你要想得到血烟花,从我们身上是不可能的!”
    高壮男子神情狰狞:“哼,那又怎样?你们害我认错了人,也追错了人,就拿你们两个的小命让我泄愤吧!”
    少女愤然:“无耻!”
    然后,双方继续僵持。
    牧子润:“……”
    他猜到了可能是杀人夺宝之类的事,但是万万没想到还有泄愤这一说。看来这修真界的人不讲道理是普遍现象,没看那少女虽然很伤心,但和她哥一样都没觉得多么不正常么?
    禹天泽以为徒弟受了打击,但要劝慰,他也是不太擅长。想了想,禹天泽就很严厉地说道:“所以日后若是遇见他人,要存着十成十的警惕之心。这世上有人会因为宝物杀你,也有人会因为一时之气杀你,还有人什么都不为就是要杀你,所以,要想不被杀,或者先去杀了别人,或者把自己变得最强。”他一顿,更冷酷地说,“切记!绝不可妇人之仁!”
    牧子润叹气。
    好吧他还是低估了修真界的危险性,以前见到大修士欺负小修士,动不动克扣东西把人打成重伤什么的以为就很严酷了,没想到人命这么不值钱。尤其是到了争夺什么东西的时候,就更讲究“拳头大”了。
    上辈子的一些基于正常人心态上的算计……他大概得调试一下。要不然不仅顾不到自己的小命,说不定还会连累到他师尊。
    不过,有件事牧子润还是想要知道的,他就问道:“师尊如果遇见这样的情况,是怎么做的呢?”
    禹天泽被他问得一僵,脸也板得更死了:“为师从不屑那等鬼蜮伎俩,但他们如何算计,我自以力破之!”
    ……好吧我就知道。牧子润暗暗点头,其实他也就是确认一下自己心里的想法。也是,他这师尊其实单纯得很,很多事情压根都不愿意想,更别说还要他主动去做些什么了。就连师尊现在对他的这一通教育,都说不定是碰了多少壁来的,他总得珍惜才对。
    虽然上辈子太和平,要他杀人有点下不了手,可都换了个世界了,他还拿上辈子的标准去要求这辈子的自己,可能会悲剧得比较早……反正杀着杀着也就习惯了,别人的命再重要,能有他和师尊的重要吗?杀人总比被杀好,再说了,他也不是杀人狂,该杀的时候杀,不该杀的时候就不杀,这不就行了?只要他看得仔细点,别在人家想杀人的时候还以为很安全就好。
    想明白了,牧子润就把心理阴影先给扫了扫,反正商场如战场,把人公司吞了害人破产壮大自身的事情,他以前也挺习惯的――在那个世界里夺走人的全部家财跟夺走人的性命也没不同,这回就是虚拟转现实,直接进入战场,他怕个什么!
    见徒弟没回答,禹天泽还以为是被吓到了,冷哼一声:“为师看你以前也没见过血,别手软才是。”然后皱起眉,“为师知你心里成算多,可成算再多也比不上实力高强,回去以后,还要继续苦练!”
    牧子润就笑了:“是是,师尊放心,弟子也会好好修炼,必然不让其他人谋算的。”
    他不仅自己不会被人谋算,也绝不会让他人来谋算师尊。
    两辈子才有这么个真心待他的家人,他容易吗他?可不能被人害了。而且,师尊的那个师尊也是一堆乱七八糟的事,虽然师尊好像已经不怎么在意那位了,但也保不齐以后被哄……他这师尊实在是太容易被哄了,以后他也得看好才行。
    禹天泽完全不知道自己被徒弟已经贬低了智商三百遍,他现在正觉得徒弟很受教,有点满意。这时候,下面那一对兄妹也基本上撑不下去了,法宝的最后一点灵光散去,落下地来,而飞剑眼看着就要刺到兄妹俩的身上……一道雷光打下来,那个金丹期的高壮男子直接被劈成了焦炭,那对兄妹获救了,正满脸不可思议地要去找救命恩人。
    结果,他们也只看到了一片雷光呼啸而走。
    禹天泽拉着自家徒弟,直接遁离。
    他有点不爽地想着:虽然本座不讲道理,但是本座更不喜欢别人在本座面前不讲道理,哼!
    牧子润略觉羞愧。
    他本来以为在这个三观不正的世界里他的师尊也很三观不正,但他现在发现他自己好像更加的三观不正,反而他师尊的三观要比他正一点……就比如这对兄妹,因为跟他没什么关系,他刚刚也没想着要请师尊去救人。
    这算是现代人事不关己的冷漠吗?
    牧子润摇了摇头,算了,这种事,还真没什么好想的。
    师徒俩走过这一段,就由禹天泽的神识探查,寻找灵气充裕有异象的地方。这个秘地开启,很大原因就是里面很多天材地宝就要出世,所以秘地也要出世,给外界人一份机缘。于是在禹天泽查看的时候,就发现神识所及的地方,起码有几十上百的地方,全都有异象。
    这就难怪明明满修真界都知道进来的时候死得快,那些小门小派和散修们还要争先恐后地往里面挤――只有大门派的本来就不缺资源,才会有很多意图规避危险的弟子不愿意第一次就进来探路。
    当然,禹天泽既然有任务在身,肯定也不能什么都不干。他所过之处,总是要把路线什么的全都拓入玉简里,做出个地图来,回去才能交差,不过更仔细的就看他愿不愿意做了。
    禹天泽的答案是:不愿意。
    ――既然最开始没人提醒他还有“可以让别人代替”这个选择,他为什么要那么卖命?只要做到刚好完成任务的地步也就够了。
    没多久,禹天泽就选择了距离最近的那个,虽然灵光不是特别强吧,可既然有灵光那必定是宝物,而且应该是比较适合徒弟的宝物。
    然后,雷光直逼而去,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那是一个水潭,依傍着一座高山,山上有山洞,洞里有妖气。而水潭的中心,就有许多荷叶簇拥着一朵莹白如玉的莲花,花开十二瓣,清香扑鼻,非常诱人。
    这叫做“十二转沁水白莲”,看起来柔弱不堪,其实是给修士炼体用的。只要能拿这个挤出汁水给修士泡澡,就可以拓宽经脉,甚至扩宽丹田!
    只是这样的功效唯独金丹期以下的修士合用,等到金丹期以上的话,就只能补充自己的灵气了――也别小看这补充的能力,金丹期以上合体期以下的修士,如果跟人打架的时候真元消耗大半了,吃一片立刻保你充电完满,一点也不带打折扣的。在斗法中,时间那就是金钱,真元的多寡直接牵扯到小命的完整,这一瓣莲花一条命,何况还是足足十二瓣!
    这种白莲对妖兽也是非常管用的,全吃进去的话立刻修炼,能增加三成化形成功的可能性,那山洞里有妖气主人守护,也是理所当然。
    禹天泽一见,就知道这玩意好用,那是当仁不让一定要弄到手的。
    再看天象,基本已经接近成熟了,可能只要几个呼吸间,就能摘取!
    这时候谁还来讲客气?
    说做就做,禹天泽把牧子润往旁边一棵树上一放,拍了拍他的肩直接给他布上一层雷火大阵,之后转身一锤砸出,正中山峰那山洞,把刚刚探出头的妖头就砸了个稀烂。他自己掐准时间,纵身而下,一把拧断那白莲的枝蔓,另外一只手也没闲着,直接一把烈火打下去,把湖上面的荷叶烧了个干干净净,那湖底冒出来的蛇头也被烫得一缩,再不敢伸脑袋了。
    这一连串的动作非常熟练,也不知道是做过多少遍的,看得牧子润是目瞪口呆。
    他的师尊的架势……略夸张。
    之后牧子润眼前再一花,他师尊已经回来了,又把他身上的雷火大阵撤去。
    说起来,这布阵的速度也略快。
    ……看起来很不好惹的样子。
    34十二转沁水白莲
    这其实……不怪禹天泽。
    他的熟练度完全是操练出来的,在外面孤身一个人那么多年打拼,要知道时间那可就是资源――他如果布阵的速度不快一点,夺宝的速度不给力一点,那他要么就被人弄死了,要么宝贝就给别人抢走了。他也过得不容易。
    所以,在夺取了这朵“十二转沁水白莲”后,禹天泽飞快地用玉盒把它装起来封掉所有的灵气,又飞快地把徒弟一拉雷光一遁,就又是飞快地离开了。
    之后大概两三个呼吸间后,这里又来了其他人。
    已经被他师尊带得躲到另一头的牧子润,远远地看见那个方向有好几道光芒从四面八方正赶过来,很镇定地对禹天泽表达了一下崇拜:“……若是有朝一日我能和师尊一般经验丰富就好了。”
    禹天泽有点想笑,但还是并不会表现出很得意的样子,而是拍了拍他徒弟的肩膀:“回去好好操练,日后我再带你多经历一番就是。”
    他徒弟现在是弱了点,但也还算将就了,心态还行,以后出去历练,可以把徒弟带着一起。到时候,他就不用一个人到处防备了……这么一想,好像就有点期待起来。
    紧接着,牧子润充分地再次欣赏到了他师尊搜刮――啊不,是寻找天材地宝的速度。基本上他的师尊有一双犀利的、能发现很快成熟而且守护妖兽并不那么强悍的而且也并不那么招人妒忌的宝物的眼睛,再加上师尊显然知识丰富见识广博,对很多妖兽的弱点也极为清楚,所以总是“发现宝物――俯身去摘并反手攻击妖兽――消除痕迹解决窥视者――封锁宝物灵气拔腿立刻跑”这四个流畅步骤立刻进行完毕,又总是能在其他人赶来前,消失得无影无踪。
    差不多只过了两三个时辰,牧子润已经看到他师尊夺取了七八种不错的东西了,甚至他师尊还特别懂得取舍,要是去了哪里发现要等不少时间才会成熟的那些,就会立刻放弃,赶紧把近处的可以早点拿到的东西拿了,后来林林总总算起来,也不比那个还没熟的差多少……
    牧子润觉得,他的师尊真是野兽般的直觉,这笔生意做得真是太好了。想来就算他师尊生在现代玩商业,一定也不会赔钱的。而直到现在,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传说中他的师尊能以一个后辈弟子的身份反而把明鸢真人供养起来了。
    禹天泽把周围没多少人注意的宝物都抢光后,才稍微停了一下。
    他自己回想了刚才动手的过程,觉得自己还没手生,而且因为本身的实力大进,速度还更快了一点,也把痕迹消除得更干净了,应该可以给徒弟带个好头。
    思考了一会儿后,他对牧子润说道:“回去以后,把《一万种常见妖兽》和《修真界灵药整理大全》背熟。”
    牧子润一愣,然后立刻明白了自家师尊的意思,就在对方发怒前赶紧点头:“师尊放心,弟子一定尽快熟识的!”
    禹天泽“嗯”了一声,又说:“你要是知道什么更好的,也别漏了。”
    牧子润汗颜。
    自打他在师尊面前漏了点底子后,他师尊时不时地也会提醒他一下。说起来系统能查询,回去以后先把那两本书背熟,再让系统分析分析,要是没有的,还是趁着系统还在的时候把珍奇特殊的全都抄录下来好了,要不然等系统走了,就什么也来不及了……师尊再怎么厉害,也总有不知道的,不如整理完交给师尊去。
    同时,禹天泽也在思忖。
    他现在收录的几本书册,里面其实有些东西不太详细,还有些东西需要更新,还有些东西干脆没有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