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4

仙宫之主逆袭[重生] 作者:衣落成火

      的大力气,直接给抽到牧子润的手里了。
    等禹天泽想明白了,让他怎么不惊叹自家徒弟的狗屎运?
    就连牧子润自己,在也看到储物镯里那么丰厚的资源……比如堆积成山的珍贵矿石啦,上百个装着珍贵灵物的高品质玉盒啦,密密麻麻的装着各色灵药的次一等品质玉盒啦,无数珍贵的灵材啦,各种属性的极品灵石啦,以斗计数的各种妖兽的内丹啦……也是忍不住苦笑。
    也不知道这浑天仙宗的人到底是怎么刮地皮的,简直像是掘地三尺似的。
    牧子润也想清楚了那么奇葩的巧合,感觉自己可能是真的有点“帮师运”,或者说招财运?
    但一转念他也有点高兴。
    起码虽然是很偶然地得到了这个储物镯,但他面对师尊的时候也多少能有点底气了。好歹也算给师尊敛了点财吧?
    禹天泽的心情则很复杂――当然他还不知道其实这种复杂的心情可以用“濉崩葱稳荨k只是觉得那浑天仙宗真是倒霉,这偌大的好处就便宜给了他们师徒两个,接下来供养徒弟,好多年的资源都不用愁了。
    ――本来他还想着再过几年要不要出去上辈子听过的几个险地找找机缘什么的,现在倒是可以暂缓了。
    禹天泽板着脸看着储物镯三秒钟后,把这东西递了回去:“既是你有缘得到,自该归你所有,好生收起来罢。”
    真是的,把他当什么了?他堂堂做师尊的,当然不会贪图徒弟的东西!
    牧子润连忙摆手:“不不,这个是弟子送给师尊的!师尊多年教导,弟子得了这东西,自要献与师尊才是。”
    这话一说,禹天泽顿时有点糟心。
    他突然想起了上辈子蠢爆了的自己,现在怎么觉得这个上辈子明明很精明的徒弟也在发蠢的道上一路狂奔呢?
    然后,禹天泽的脸一下子就黑了。
    他才不是明鸢那样的人!他才不会总是要徒弟的东西!
    当下里,他就说道:“里面之物如此丰厚,怎能随意赠与他人!”
    牧子润很诚恳:“师尊不是他人。”
    禹天泽忽然又觉得心里有点小高兴。
    徒弟是孝顺啊……不对,师尊不能从徒弟身上刮油皮的!
    他神情顿时有点严厉:“为师岂是贪图徒弟资源之人!这等丰厚的财物,即便是师长,也不可轻易暴露,否则一个不慎,你就有杀身之危,切不可忘了!”
    听到这一句,牧子润突然悟了。
    ……这敢情是心理阴影啊。
    虽然不知道这位师尊具体遭遇过什么,但他是见过师尊的师尊――那位柔柔弱弱总是一副“你对不起我”模样的明鸢真人的,而且那位明鸢真人好像还腻腻歪歪的跟另外一位好像喜欢他师尊的男子勾搭。
    那时候牧子润跟自家师尊不熟,还在心里好笑过像是四角恋什么的,可后来跟师尊熟悉了,就知道以师尊的性格绝对不是玩这种把戏的人。
    那么,只有可能是明鸢真人的错了。
    再回忆一下他曾经听说过的师尊是怎样孝敬明鸢真人的……得是多伤心才会自己搬出来住啊!现在想来,师尊是不是被明鸢真人背叛过?而且刚才那么告诫他,恐怕也不仅仅只有关心他这做徒弟的而已,还有以前的怨愤。
    或许师尊真的差点被明鸢真人害死也说不定!
    还有师尊做了充足的准备,他怎么好像事先就知道出来的时候会遇到章鱼怪……等等,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察觉到自己突然开始老毛病分析其他事情导致歪楼的时候,牧子润立马把念头拉回来,果断决定劝慰师尊。
    定了定神后,牧子润走过去,捧住了禹天泽的双手:“师尊,弟子曾是一文不值的杂役,是师尊将弟子带回,更悉心教导,还收下弟子为徒,关怀备至。中间种种,弟子谨记于心,诸多恩情,不说区区一些资源,就算让弟子将性命送上,弟子也是心甘情愿的!”
    这倒是实话,当然,他也知道他这师尊绝对不会平白无故要他的命就是了。
    禹天泽皱着眉,有点恼怒地说道:“不,你不懂!就算没我,你也差不了的!”
    牧子润:“……”
    师尊你对我真有信心。
    哎不对,这好像不是单纯的信心……古怪的感觉又涌上心头了。
    禹天泽是真烦躁。
    他不知道要怎么跟徒弟说,以前他是觉得这徒弟人品不错不会背叛他所以拎回来教导的,可现在投入了十成精力就收到十成回报,他真是、他真是……太不习惯了!超出预计的感觉让他觉得很危险啊!
    心里一时高兴,一时又很戒备,两种感觉煎熬起来,就让禹天泽有点钻牛角尖了。
    牧子润不愧是很了解禹天泽的,他眼看自家师尊都要狂暴了,立刻充分发挥了自己的安抚技能,把师尊要抽走的手握紧,神情也更诚挚了:“师尊,弟子不是没有戒备心,而是弟子知道师尊绝不是那样的人,弟子并不是尊敬每一位师长,而是只重视师尊,得到的东西也只愿意交给师尊。”
    禹天泽被哄得有点发晕。
    牧子润看他有点平静了,继续诚恳:“弟子相信师尊,莫非师尊却不自信吗?”
    禹天泽的心跳了一下。
    废话他当然自信!
    牧子润见差不多了,加上最后一把火:“更何况,弟子现在的本领不济,拿着这个镯子就只等人来抢了,放在师尊的手里,才不会扎了别人的眼睛。要不然,师尊就当这镯子是咱们师徒两个人的?以后弟子想要什么资源了,不也是找师尊要么,师尊到时候再给弟子就好。”他叹了一口气,“弟子只有师尊这一个家人了,师尊千万莫要跟弟子生分才是……”
    禹天泽被弟子连哄带劝地说了有小半个小时,终于被说服了。
    然后刚才的那点阴影也被他甩掉,表情冷酷地点点头:“就当为师替你保管。”
    牧子润憨厚地一笑:“是替咱们两人保管。”
    禹天泽看他一眼,冷哼一声,把这镯子里的东西全都移到他自己的储物镯后,直接把浑天仙宗的储物镯上气息消除,就手一抛――好东西都拿着了,这“赃物”还是别拿在手里招摇得好。
    随即,禹天泽就准备把牧子润带到最近的城镇里先休息一下,暂时不在这个关口回去正罡仙宗。而牧子润,则把刚才为了哄师尊而暂时放下的疑问再度拿出来分析思考了。
    41猜出来了
    师尊知道这回到秘地会遭遇什么……
    师尊突然从相处很好的明鸢真人那搬出来……
    师尊似乎被背叛过……
    师尊对明鸢真人和其爱慕对象遮掩不住的厌恶……
    师尊无缘无故收下他这个小杂役……
    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牧子润的脑子里,“刷”一下闪现出“重生”两个大字。
    虽然上辈子牧子润是个地地道道的生意人,但平时为了发展生意也对网络环境颇有了解,而二次元作品里这种穿越重生大行其道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的。
    所以,在牧子润附身到外门小崽子身上时,他很淡定,后来得到了那个ipad系统,他依旧很淡定。
    而现在他猜测师尊是“重生”而来,也是灵光一闪。
    仔细想想看,如果他的猜测是事实的话,那么师尊一些有点违和的地方,就显得很正常了。
    比如师尊因为重活一辈子所以知道秘地遭遇,师尊上辈子被明鸢真人――或者还包括那个陈一恒背叛过,师尊之所以重生,说不定还就是因为那个背叛而死,所以才会耿耿于怀,师尊迫不及待搬出来然后竭力来到正罡仙宗潜修,更也许就是因为在目前的情况下师尊不可能随便跟还没有矛盾的明鸢真人决裂,就干脆躲出去眼不见为净?
    至于自己――
    牧子润回想起和师尊的初见,他猜测他上辈子跟师尊的交情应该并不深厚,否则师尊的表现不会是那样不高兴也不生气,但他可能无意间帮了点师尊的忙,所以偶然遇到后,师尊突然生出念头就把他收下,至于师尊为什么总好像对他很有信心似的,大概就是因为上辈子的时候他拥有系统所以真的有那么点成就?
    这样一想,他就觉得挺有意思的。
    他跟师尊是很有缘分的,而且他师尊的表现,就好像一边信任他一边又有点纠结的样子,还真是让他觉得荣幸。
    因此,他以后也不用担心师尊在意明鸢真人更胜过在意他这个徒弟咯?
    自己很看重的人也只信任自己这种事……就算他已经活了四五十年,也难免觉得快意得很。
    于是就是这一念通透后,牧子润把禹天泽重生的来龙去脉顿时猜了个七七八八。
    不过推测也只是推测,他猜得对不对,以后还要进一步地验证才行。
    禹天泽走在前方,脊背有一瞬的发寒。
    作为一个很直率很简单的人,刚刚虽然因为心理阴影差点狂躁,但放下了也就没多想了,而面对信任的人他露出的破绽,自己也没怎么留意。
    结果就导致自己隐藏的秘密被自家徒弟以一种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猜到了。
    可惜的是,禹天泽尽管危机意识很好,也察觉了那一瞬的异状,可他却以为自己这是因为死里逃生后遗症,是因为将来大宗门会大肆盘问这件事而引发的警惕心――他以前也有躲避搜查的经验,所以知道这时候他就要表现得更加自然,才不会被人发现不妥。
    本来么,除了那个白捡的储物镯外,他压根也没什么不妥。
    然后,禹天泽伸手把跟在身后的徒弟拉过来,低声说道:“记住,咱们在秘地里也是受害之人,不论何人询问,皆不可惊慌失措,知道么?那储物镯之主并非是你所害,你即便得了这天降财富,也无需自责,更无需担忧。”他做惯了的肯定没关系,但徒弟也千万不能表现出很心虚的样子才行!
    牧子润用一种很微妙的目光看了看自家师尊,之后老老实实地点头:“师尊请放心,弟子自觉问心无愧,不会露出马脚的。”
    禹天泽:“……咱们没做亏心事,没有马脚。”
    牧子润再点头:“师尊说得是,弟子没有马脚可露!”
    禹天泽这才满意了。
    正如禹天泽预料,和上辈子一样,九大仙宗死去了九成的天才弟子之后,那秘地传送出口处有恐怖妖兽的事情,也传遍了整个修真界。
    同时,十八魔门所有前去的门人,凡是血气充足本领高强的,也几乎都死绝了。
    可以说,这件事直接捅爆了仙魔两道,让两道中的大乘期修士们,不约而同地聚集在一起,针对这件事进行了讨论。
    没多久,这些大能就一起前往传送的出口,那也是一片海洋,却并不是韬惘海了,而是万成海,距离韬惘海有数万里之遥。
    从前没有人知道万成海的深处有这样一头妖兽,如今知道以后,那万成海周围的海域,就产生了巨大的恐慌。
    然而,仙魔两道联手,也没能将那头妖兽诛杀――在深海中,妖兽的力量又有加成,居然只是身受重伤。
    但到了这个时候,偌大的修真界才知道,原来在万成海底的妖兽,就是那传说中的十大凶兽,可怕无比的深海百足巨章!
    禹天泽坐在城镇里酒楼的第二层窗边,听着下面传来的各种议论声,也得到了不少的消息。
    一切的发展都没有脱离上辈子的轨迹,那么这样一来,大概再过个十来天左右,风波也就该过去了。
    在上一世,也是同样的情景,差不多半个月左右让九大仙宗和十八魔门放弃了跟深海百足巨章周旋,也认了这个晦气。
    但在风波刚刚平息没两天,那个害了倒霉蛋的女人手里的灵犀根也被暴露出来,引发了第二轮的狂潮。
    不过这辈子,风波应该也会尽快被控制住,只是没有了灵犀根的暴露,不知道后续还会不会有什么其他的麻烦。
    ――当然,禹天泽已经做好了回去后会被盘问的准备。
    然而他是“受重伤勉强逃命又养了一段时间伤”的,不是吗?
    这样想着,禹天泽的唇角,也勾起了一抹嘲讽的弧度。
    他还得把得到的东西再清理一遍,好好分类藏起来,否则的话,他也不敢保证正罡仙宗是否会搜寻他储物镯里的东西。
    之后的十几天,禹天泽果然耐着性子仔细把东西都分类了――其中牧子润居功至伟,也更加细心稳妥。
    其中最珍贵的,次一等的,次二等的,都分别用储物戒装好,那些矿石灵材也分开另放,剩下的就是禹天泽给徒弟找到的合适的天材地宝。他们把这部分天材地宝也分成两份,必不可少的也装起来,比较需要但并不是极度稀缺不可取代的那些,则最终用储物镯装起来。
    后来牧子润想了想,还是再取出一二种很珍贵的高等级修士可用的宝物,同样放了进去。否则的话,那也做得太明显了。
    所有的东西里,只有最后那个储物镯,是禹天泽要随身带上的,其余的,统统都是要暂时藏起来的。
    终于,深海百足巨章的热潮退去,禹天泽和牧子润,也踏上了回归正罡仙宗的路程。在路上,让禹天泽出乎意料的是他又一次看到了那个上辈子得到灵犀根的倒霉蛋,这一次他依旧运气不错地活着出来了,更让人意外的,是那时候倒霉蛋正和一个女子不欢而散――也许,这才是他最大的运气也说不定。
    这一回,倒霉蛋总不会再被背叛而死了。
    也许是因为发现了这个,禹天泽的心情也好了一点。
    命运是可以改变的,倒霉蛋的变了,而他的,更是早就不一样了。
    ?
    由于秘地之行给众多仙宗都造成了极大的损失,正罡仙宗上下最近也很是震荡,进出时的守卫都更加严密了些。
    禹天泽早早换上了一身普通的衣物,带着同样很普通的徒弟,拿着令牌直接进入了仙宗大门。
    然后,两人一路快行,迅速地回到了雷火殿中。
    禹天泽没有休息,他只是立刻动作,把几个储物戒以最快的速度放进了雷火殿的密室里封存,事实也证明他的抓紧时间一点没错,因为就在他刚刚关上密室的刹那,属于他的小岛外,已经来了宗门上层的使者。
    一共有一个合体、五个炼虚,颁下宗主法旨,要将两个人带去询问一番。
    禹天泽早就猜到,现在当然也不会做什么抗拒,他拉着徒弟很配合地跟在这一行人的身后,头一次地前去了正罡主殿。
    在那里,除了宗主以外,还有十多个顶层的长老,许多仙宗内部势力的领头人,全都等候在那里。
    ――自然,他们并不是因为禹天泽才聚集在一起,而且正罡仙宗也并不只有禹天泽一个人活着回来。只是这一段时间他们一直在商议着大事,安排着后续的计划,甚至还有下一次的秘地之行等等。
    然而禹天泽的归来第一时间被人报给了他们,这个在正罡仙宗潜修的弟子遭遇了什么,他们也是要惯例地询问的。
    说不定,他们也能知道一些其他的消息?
    这就是“宁可弄错,也不能放过”的道理了。
    禹天泽的态度还是很端正的,尽管他从来不是个喜欢谄媚的人,可是基本的礼貌,他通常都会做到。
    尤其是面对一屋子比他厉害的人时,他就更不能肆意妄为了。
    而就在师徒两个进来的一瞬,数十道的神识就纷纷从他们的身上扫过,禹天泽也的确感觉到有那么一两股侵入了他的储物镯,在里面巡回了一通后,才仿佛有些失望地收回。
    同时,这些人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势也逼迫过来,即便没有刻意针对,对修为不足的人来说,也依旧有些可怖了。
    禹天泽皱一下眉头,身子往左走了一步,把已经有点脸色发白的徒弟护住。
    42宗主召见
    牧子润被师尊这么一护,立刻运转功法,勉强站稳。
    当然,他的心情却不是太好。
    禹天泽把徒弟拉了拉,向多大能行礼:“弟子禹天泽,见过宗主,见过诸位长老、前辈。”
    上面的宗主大能们也很仔细地打量过这个潜修的弟子,发现他显露出一种气血两亏、像是重伤初愈的状态,就先相信了几分,点了点头:“不必多礼。”
    禹天泽知道瞒过去了,心里很得意。
    他那十几天里,也不是单单只整理了宝物――事实上在后期这都是他徒弟操办的,而他自己呢,却利用这段时间把自己的本命法宝血炼了一遍。
    这种血炼之法是很罕见的法门,一般修士都不会使用,因为此法得耗费三分之一的本命精血,用出之后足足三个月实力都要下降三成,甚至如果是个生手,很可能会损坏根基,是非常不划算的。虽然血炼之后本命法宝跟自己就能在最短的时间里变得更贴合,可这种事花费比较长的时间也可以做到,当然就很少有修士这么干了。
    禹天泽就不同了。
    他上辈子因为明鸢的事情本来就有点境界不稳,为了得到更多的资本他只能用血炼之法尽力提高自己的能力,那时候就把这件事做熟了,这辈子弄起来,那也是轻车熟路。
    而且,血炼之后,他的面相立刻就表现出重伤初愈的状态,就算是大能修士,他只要不用搜魂、用神识钻进识海窥探这种在仙道上属于忌讳的手段来探查的话,也是不可能看出来的。
    果然,这起码就解除了大部分的怀疑。
    不过,因为禹天泽好歹也是活下来的修士里修为比较高的一位,所以这例行的询问虽说是走个过场,这过场也要走得实在点――也是他运气好,幸亏正罡仙宗去了那么多的天才弟子里,还有一个死里逃生,要不然,要过关就更难了。
    接下来,宗主就管禹天泽要了个东西:“你既然是去做任务,就把那拓下的地图交予本座,就算完成这件任务了,自去销了罢!”
    禹天泽自然马上把拓印了地图的玉简送过去,说道:“弟子不才,拓下的地图较为零散,还望宗主莫要怪罪。”
    宗主接过来,就把神识送进去扫视一遍。
    其他的长老们有点好奇,也都全都看过。毕竟是第一次开启的秘地,他们多多少少也有些兴趣。
    如果是以前,像这样的地图被送过来之后只会由宗主把管,因为那些长老身后都有各自的势力,要是人人都得到地图,很可能会告诉自己的子孙,是不利于宗门发展的。可是现在宗门损失太大,反而对这个秘地更好奇了,为了弥补有些已经损失了优秀后辈的长老一二,他们过来窥探的时候,宗主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默认了。
    等大家都看完了,宗主很满意地说道:“你有心了。”然后吩咐左右,“给他一百贡献点,算是本座的赏赐。”
    禹天泽心里一晒,面上还是勉强露出一点感激之色:“多谢宗主厚赐!”
    也太小气了,一百贡献点算个什么?
    事实上,宗主满意那是理所当然的。
    一般来说,像禹天泽这样派进去拓印地图的修士,死亡率很高不说,而且本身也会对任务有所不满,多多少少都要消极怠工。
    可是禹天泽的玉简里,地图的确是比较零散,但地方大啊!很显然地能够看出拓印地图的人是走过了很多地方的――这当然得归功于陪弟子闲逛的禹天泽。
    再加上这回秘地之行各种苦逼,这么大块的地图,就戳到了宗主的爽点。
    别看宗主赏赐的一百贡献点不多,起码这是个态度,表示禹天泽办事他满意,一些本来对禹天泽可有可无的人,多少也得看着点宗主的面子了。
    简单地说,这就是隐约给他一点类似于靠山一样好处,能让禹天泽在正罡仙宗的日子里适当地在某些情况下开开绿灯。
    之后宗主对禹天泽这样的小兵也没什么兴趣了,更别说他身后那个筑基的牧子润,很快摆摆手把两人打发掉。
    禹天泽拉着徒弟大步走,也一点也不想留下来。
    顺利度过了这个关卡,禹天泽领了一百贡献点,又去销了任务后,就和徒弟一起回到了自家的老巢。
    再然后,师徒俩就恢复了以前的规律生活。
    比如修炼吃饭,修炼再吃饭什么的……
    转眼间,又过去两个月。
    韬惘秘地的事情,在这段时间里彻底沉淀下来,九大仙宗十八魔门搞不定深海百足巨章,就只能搞定到处流窜的小道消息了。
    当彻底搞定之后,就发生了一件让禹天泽极其不爽的事情。
    雷火殿里。
    禹天泽面无表情地盯着牧子润,又面无表情地问道:“你说什么?”
    牧子润:“……弟子自觉实力低下想要出门历练请师尊恩准。”
    禹天泽的怒火,烧到了那双锐利的眼睛里,简直要喷出火来。
    说的再好听!也是要抛弃师尊独自出门!才十来岁的年纪!是不是太早了!
    更让他暴躁的是,徒弟今天提出来,理由一套一套的,显然是预谋已久,以为自己筑基后期就了不起吗?出去被人一打一个死啊!
    牧子润微微苦笑。
    他也不想让师尊生气的,他也原本以为还要多修炼一段时间才会孤身去闯一闯的,可是秘地一行让他彻底明白,自己目前根本就是根葱都算不上的小虾米,要是想要追上师尊的境界,不去历经一下生死那是不行的。
    尽管师尊很好,尽管他现在不缺资源,可是等他师尊以后飞升了,他难道要一个人被留下来吗?
    明明有系统这么粗壮的金手指,他不能安于现状才对。
    而且,师尊有极大可能是重生的人,悟性又非常可怕,他真担心自己再不努力一点,师尊就会拔足狂奔,把他丢在远远的后面,让他怎么也追不上去了。
    上辈子他就是一个人,这辈子好不容易有人陪伴了,他不想等师尊飞升后,再重新回到那么孤单的日子――尤其是,凡人一生不过百年,他却可能要在仙路之下等候千万年。那真是太寂寞了。
    与其以后再来后悔,不如现在就更努力一点。
    禹天泽捏紧双手,雷光在指缝里“噼啪”作响。
    他现在很恼火,但又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不再这么恼火。
    所以,禹天泽几乎是咬牙切齿地挫出声音来:“你如今还未成年,就要独自历练,未免太早了些。”
    牧子润现在可一点儿也不敢去戳自家师尊的爆点,很老实地说道:“弟子如今遇到瓶颈了,若是一直在门中苦修,恐怕找不到结丹的契机,故而希望出行一次。”他顿了顿,“若是师尊能告知弟子一些不那么危险之地,让弟子去那处闯荡,就更好了……弟子只是要出去将视野开阔一番,数年里便会归来的。若非如此,弟子也舍不得离开师尊,独自出行。”
    禹天泽冷着脸听他说话,听着听着,怒火才慢慢地消褪。
    在知道徒弟不是不自量力而是去找结丹机会的时候,最后一点暴躁,也就散去了。
    徒弟说的是有道理的,结丹这个阶段也是很重要的,如果他一直不让徒弟自己去锻炼,就算结丹了,金丹的品质也不会很好,对徒弟的以后是不利的。
    可是想明白以后,还是很郁闷。
    禹天泽冷酷地看了牧子润很久,看得牧子润脸上的笑容都要挂不住的时候,站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跟为师去把灵根洗了。”
    牧子润的笑容,一瞬间就变得温暖起来:“是,多谢师尊。”
    看,这就是他的师尊,就算不愿意,当这件事的确是对他很好的时候,还是会为他做好打算。所以,这世界上再没有这样好的师尊了。
    洗灵根的过程很顺利,禹天泽很小心滴把灵犀根取出来,称量了一钱切下。然后,他又拿出了一颗水源珠――这种珠子是水属性的天材地宝,筑基期的修士吃下去,可以让自己的身体更加亲和天地之水,有万水之源的些许效果。也是他早早就给徒弟准备好的。
    牧子润盘膝坐下来,把灵犀根直接吞服下去,之后,又立刻把水源珠吞下。
    再然后,周围水气氤氲,仿佛有无边的水雾弥漫过来,而牧子润的衣衫碎裂,修长柔韧的肌理上,都遍布着凸起的经脉,以及细密的汗珠。
    禹天泽在旁边给他守关。
    他知道洗灵根的过程不会太舒服,所以看到徒弟这种“面目狰狞”的表现也不觉得怪异。只是,他还是准备好了调理的丹药,每逢徒弟脑袋冒烟的时候,就往他嘴里弹进去一颗,给他缓解缓解痛苦。
    大概过了两个时辰,牧子润的表情终于平静下来。
    水雾散去,他浑身骨架上覆盖着的薄薄肌肉变得厚实了些许,同时,他整个人如同被一重宝光笼罩,给人一种干净到极致的感觉。
    禹天泽看到徒弟睁开眼后,双目里的灵光流转,满意地抓住徒弟的手腕,将真元贯入。很好,洗灵根是成功了。
    从此以后,他唯一的徒弟就是单灵根的大好资质,能有更加广阔的前路!
    43徒弟走了
    之后,牧子润被勒令巩固境界,等到禹天泽觉得差不多的时候才能出门。
    这一等就等了足足七日,尽管牧子润在第三天的时候就已经巩固得很好了,但他还是耐心地等待着师尊的回音。
    终于,在第七天的清晨,禹天泽把牧子润叫了过去。
    他指了指旁边石桌上的一堆东西,冷着脸说道:“那些拿走!”
    牧子润却没有立刻去拿那些东西,而是站在原地,盯着自家师尊看了半晌。
    他的师尊姿容华美,眉眼间锐利张扬,但现在却显得有些疲惫,甚至面色也有些微微的苍白。
    这样的情景,让他忍不住问道:“师尊,你的身子没事罢?”
    禹天泽看他一眼,冷哼一声:“还记得我这师尊么?为师以为你心急如焚了!”
    话是这样说,但徒弟没有先去看东西而是先来关心他这件事,还是让他有点高兴的。他的徒弟果然和其他人不一样,他以前听说过有些长老的徒弟,平时需要宝物的时候就尊敬师尊,历练的时候头也不回,得到了天材地宝都是能藏掖着就藏掖着,根本没有他的徒弟一半孝顺。
    这么想想,徒弟没成年就翅膀硬了这种事,好像也没那么不能忍。
    牧子润见自家师尊还算中气十足,才放下心来,转身把师尊给准备的东西拿过来,决定每看一件都要夸师尊一遍,不要辜负了师尊的心意。
    他想得很好,可真正看到的时候,却一句哄人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那堆东西是十来个储物袋,有三个储物袋里,分别装着满满当当的灵石,从下品到上品,数量都很不少。另外的储物袋里,有些装着各种灵丹,尤其是补充真元的那种,几乎都有上百瓶了;有些装着许多玉盒,里面的灵药都是筑基期到金丹期适用的,尤其很多对突破瓶颈非常有效,而且还有特别罕见的,可以拿去跟人交换;有些装着符,从逃跑的到布阵的到隐匿的到杀伤力巨大的,品种特别齐全,数量也绝对不少;剩下的几个储物袋,装着的就是各种雷火弹……
    这样的雷火弹,无一例外都是禹天泽利用自己雷火属性的真元炼制而成,分为中品、上品与极品。
    中品的合理使用可以炸死金丹,上品的合理使用可以炸死元婴,极品的合理使用可以炸死化神……而且极品的雷火弹要是豁出去地用,甚至能炸伤炼虚修士,能稍微阻碍合体修士……简直就是保命的绝佳物品!
    那密密麻麻的样子,中品和上品的雷火弹,每一种都能有几百颗之多,而就算是极品的雷火弹,也有九十来颗。
    这样庞大的数目,即使是已经是化神修士的禹天泽,在这七天里,也得不眠不休,还要经常吞服补充真元的灵丹,才能炼制出来!
    所以他明明已经是很厉害的修士了,神情才会有些憔悴。
    尽管禹天泽一句好话也没有,但牧子润两世为人,怎么会体会不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