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5

仙宫之主逆袭[重生] 作者:衣落成火

      他的用心呢?在看到这些东西之后,他心中的暖意满溢,但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似乎不管说什么,都嫌太过轻佻。
    禹天泽板着脸,开始教导徒弟:“给你的东西好生使用,防人之心切不可少,莫要轻信他人,每行一处尽量换个身份,易容丹也许善用……偌大修真界危险之地极多,你虽可以经历磨难,但事不可为时也当抽身而退,戒贪戒躁,时刻冷静方易求生……女色男色皆可为祸,小人多用鬼蜮伎俩,你心思较多,却也莫要以为凡事尽在掌握……”他言语清晰,恨不能将以往所知尽皆说出,“为师知晓有黑虎岭、裂天林原、白云群岛等地,以你如今修为可去一探,更多所在可去坊市寻摸地图……商行商铺之类,越是势大越不会存意欺哄,但往往所出灵石数目不同,地图细致不同……坊市之内,财不露白,同行之人,亦要防备……若已生怨,斩草除根,不可妇人之仁,若遇魔修,能杀则杀,道不同不与为谋……”
    林林总总,他足足说了一个时辰。
    牧子润顺从站定,凡是禹天泽所言,他都仔细听进耳中,又认真记了下来。
    虽然他可以从系统里查到很多东西,但师尊所言,恐怕都是师尊曾经跌撞多年总结而来,为一片拳拳爱徒之心,这等心意,比之那全面的系统,更加让他看重。
    等禹天泽好不容易说完了,他看徒弟还是乖巧听话的样子,才慢慢地压下心里仅存的些许郁闷之情。
    他不知道其他的师尊在面对徒弟独自出门的时候是怎么想的,可在他这里,总是觉得要不多说几句,徒弟就要小命玩完。
    最后,禹天泽冷酷地说道:“要是死了,为师就再收一个徒弟,将尔之财富尽皆传与那人,任你暴尸在外!”
    牧子润原本十分感动,这时听师尊如此说了,不由哭笑不得:“是,弟子必然平安归来,到那时,也必然还有东西孝敬师尊的。”
    他当然不会死在外面,要不然的话,说不定他师尊这性子,还真能再收个徒弟气死――啊不对,是气活他。再说了,他又怎么会肯将自家的师尊让给别人呢?爬也会爬回来的!
    而禹天泽也终于绷不住了,他将腰间一块铜镜解下,给徒弟挂在脖子上,再将他一推,说道:“此物不可取下,滚罢!”
    说完,他就背过身去。
    牧子润被推得一个踉跄,他回头看一眼师尊的背影,一横心,快步地走了出去。
    再怎么舍不得,还是要走的。
    还是别眷恋了……
    一分钟后,禹天泽也转回身来。
    果然,徒弟已经不在了。
    偌大的雷火殿里,明明从前徒弟在的时候两个人也是分别闭关修炼的,可不知为什么,在今天这个时候,却显得格外空旷。
    安静地站了一会儿后,禹天泽大步走向执事堂。
    在主宗潜修三年要完成一件任务,趁着徒弟不在,干脆把以后的任务先做了。
    也打发打发时间……
    ?
    雒阳山脉。
    这是个狭长的,如同蛇一样蜿蜒的山脉,周围遍布树木,生长着许多猛兽。
    同时,它也是很多修士喜欢进去历练的地方。
    比如猎杀妖兽,比如寻找灵草灵药,比如从里面获取什么其他的东西……一般来说,很多修士为了能够顺利地修行,都得自己去寻找可用的资源。
    但通常情况下,还是筑基期、金丹期的修士比较常来,境界更高的修士往往有更加适合的地方前去。
    不过今天,在山脉上空,突然出现了一团雷光。
    之后很多山脉里的修士就发现,在雷光里出现的,是一位穿着重紫华袍的俊美青年,他的脚下踩着一头雷鹰王,周身的气势非常幽深,看起来就很不好惹的样子。
    就连那头雷鹰王,气息也是深不可测。
    这样的人,那些修为比较低的修士当然是不敢去招呼的,他们更希望能尽快送走这个瘟神,不然的话,这看起来就脾气不好的家伙要是突然发怒了,他们多半也要遭遇池鱼之殃的。
    那就太倒霉了。
    而这个重紫华袍的青年踩了踩鹰背,果断地往山脉环绕的一处小谷地飞去。
    有人看着他的背影,忽然想起来,一拍额头:“那不是赤火裂地羊聚集的地方吗?”
    又有人摇头叹气:“那里的裂地羊已经太多了,咱们最近都不敢经过那块地方了……”
    就在修士们议论纷纷的时候,在那个小山谷的方向,就传来了巨大的轰鸣声。
    深色的雷光冲天而起,烟火漫天,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这时候,又有人惊异道:“该不是……”
    “对啊,该不是刚才那位是跟裂地羊过不去了吧?”
    显然,这些修士都猜对了。
    那位重紫华袍的青年――禹天泽的确是去找那赤火裂地羊的麻烦去的。
    简单来说,“捕杀一千头赤火裂地羊”,这是最近禹天泽接下来的一件任务。
    在雒阳山脉的西南山谷里,赤火裂地羊将族群发展壮大,已经成为了山脉中的一霸。其中已经出现了好几头五级妖兽。如果等这些裂地羊再繁衍下去,这几头五级妖兽肯定要各自带着一群子孙离开山谷,往其他的地方发展,然后占据更多的地盘,生出更多的子孙。
    但姑且山脉里其他的妖兽愿不愿意让它们这么干,可是作为雒阳山脉附近最大的宗门,正罡仙宗是不想因为这群生太多的羊而搞出什么麻烦来的。
    ――正好,一个大宗门里养着那么多的弟子等同于有着无数张“嗷嗷待哺”的小嘴儿,裂地羊生得再多,也能给消化掉。
    恰巧,赤火裂地羊的肉还真是一种火属能量丰富并且滋味甘甜的美食。
    于是,任务出来了。
    禹天泽就缺了这么个泻火的地方,就当仁不让,把这事儿揽下了。
    这一刻,禹天泽高高地站在雷鹰王的后背上,手中抓着一个长柄大锤,锤子上雷光闪烁,对准了山谷里那群羊聚集的地方,就是狠狠一抡――
    “嘭嘭!”
    一阵地动山摇后,起码百来只四级的裂地羊都被砸得脊骨/头骨断裂,叫都没来得及叫一声,就倒地身亡了。
    也就是说,急需宣泄的禹天泽,盛怒一击就能弄死上百金丹――嗯,堪比金丹。
    44偷窥
    紧接着,禹天泽储物镯一抬,把地下乱七八糟的裂地羊尸体都收了进去,随即身形一晃,就化作一道雷光,回去交任务了。
    但显然,这位雷火属性的修士周身雷光暴涨,仍旧不太舒坦。
    而后禹天泽跟管事的打了个商量,连续接下了好几个任务,可以说是要把接下来十来年要做的事情都做完了。
    他也没辜负管事给他开的绿灯,今天去捣毁一个有点嚣张的魔门小派,明天去猎杀一头为祸一方的六级顶峰妖兽,后天再去把一群磨磨唧唧想算计什么的修真家族连根拔起,顺便把他们的镇族之宝抢到手……总之,每天都很忙。
    这样的日子过了有小半个月,禹天泽终于爽了。
    没办法,他的心情总是变化无常的。
    徒弟说要走,他暴躁;徒弟哄了,他好受点;徒弟很孝顺,他心气平了;徒弟走了,他平静了不到半个小时,又暴躁了。
    到现在,因为连番的发泄,他的真元也消耗得差不多了,才又有了一阵子的神清气爽,至于之后还会在什么时候再度暴躁……他暂时不去想这个。
    禹天泽心情好点之后,就不去接任务了,反正那里近期看得上眼的任务也都做了个遍,那管事最近都抹汗了。
    所以,他干脆地回到了雷火殿,他自己的密室里。
    在这里不知什么时候竖起了一面有整面墙高度和宽度的大镜子,非常的清晰,里面映出了禹天泽的人影,堪称是纤毫毕现,连最细微的地方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禹天泽到这里来,当然不是为了照镜子,他虽然总喜欢用最好的东西,但其实只是很自负,并没有那么自恋的。
    于是,禹天泽站了三秒钟后,从怀里摸出一面铜镜。
    如果牧子润在这里,他就会发现这一面铜镜跟他师尊给他的那一面,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如果再放大很多倍,那么跟着墙壁上的镜子也是一模一样。
    这中间,自然也是有关联的。
    接下来,禹天泽就把铜镜祭起,往那大镜子上拍了过去。
    让人诧异的是,当铜镜撞上那大镜子的时候,竟然没有发出破碎的声响,而是好像石子投进去河流一样,直接在大镜子上砸出了圈圈涟漪,跟着就消失了!
    与此同时,大镜子上的涟漪不断扩大,就显露出真实的、清楚的画面来,而且,声音也非常地真切。
    “掌柜的,在下想要一张地图,不知此处可出售否?”
    这嗓音也是非常耳熟的,禹天泽闭着眼睛,都能听出来是谁。
    他的徒弟,现在正好在一间藏宝坊里购买地图,而这地图所指的地方,就是他告诉徒弟的黑虎岭。
    不错,徒弟现在是筑基后期巅峰,在黑虎岭里,应该是比较适合历练的。只要不进入到深处,不去招惹那些五级以上的妖兽,以徒弟缜密的心思和机变能力,全身而退应该不成问题。
    之后,大镜子里的景象变化,那是牧子润离开了藏宝坊。
    ――要说这件成套的法宝要说有什么不好,大概就是看不到法宝持有者的脸了。
    它就相当于持有者的另一双眼睛,持有者看到什么,铜镜的另一位持有者就能看到什么。
    而优点就是,铜镜的波动趋近于无,几乎没人能察觉到它与另一人相连。
    这个向来精明的牧子润也不可能发觉,他的师尊在千万里之外的宗门里,正对他进行着暗搓搓的偷窥……
    禹天泽完全不觉得自己在偷窥,他只是正大光明地看――又不是要监视徒弟的一举一动,只是他那个弱弱的徒弟第一次出门,他这个做师尊的,当然要挂心一点。
    所以他就继续看了下去。
    景象变换,在藏宝坊外,有一男一女两个修士正在等候,他们男的英俊,女的俏美,看起来像是一对璧人,但口中却是兄妹相称。
    牧子润像是笑了一声,走过去,说道:“向兄,向姑娘,地图已经到手,我们可以上路了。”
    那向姑娘抿唇一笑:“多谢牧大哥,让牧大哥破费了。”
    向兄也爽朗地说道:“我兄妹两个囊中羞涩,要不是遇见了牧兄,就不得不打道回府了。如今我等一起前往黑虎岭,待猎到妖兽取来资源,必然将地图的费用奉上。牧兄,清吧!”
    牧子润也笑道:“向兄请,向姑娘请。”
    向姑娘又娇羞地笑了笑,看向牧子润时,眸光水润,仿若含情。
    禹天泽“啪”一声,把旁边一根柱子捏碎了。
    徒弟真是好样的!他提点的“防人之心不可无”呢!说囊中羞涩你就信?敢两个人就随便出来的不是第一次下山就是做给你看的!那两个人一个金丹期,一个筑基后期,怎么看都不是前者那就只能是后者了啊!
    修真界里,有几个在外面混久了的女修,还能动不动就娇羞!早就提醒过,要防火防盗防女修!
    要是这么简单的计谋都看不穿,那徒弟也太蠢了!
    也不怪禹天泽生气。
    天下间那么多的男修,要说完全不为女色所动的那是少之又少,而且专一的少,见了美人就会心动得多,白来的艳福不享白不享的更多。女修就不同了,她们专一的那些爱上一个男人后其他男人就成了粪土,要是妖女级别的喜欢跟很多男人“耍耍”的那就是谁也不爱心肠十分狠毒,再加上很多男修习惯性地小瞧女修,所以男人容易在女色上吃亏,女人真走入修行之道后,稍微有点成就的,吃亏的反而没有男人那么多。
    因此就有很多女修在修炼初期的时候很擅长利用这一点,尤其是散修中的女性,因为生存艰难就更厉害了,通常可以不着痕迹地把一群人弄得晕头转向,最后再把你一点家底都给掏光。
    像今天这种的,就是很常见的一种。要是以前的禹天泽遇见,压根都不会理睬的,走之前禹天泽也跟徒弟强调了很多,但徒弟好像还是上当了。
    孺子不可教,禹天泽真是有点烦躁。
    后来,眼看着徒弟跟着这一男一女来到黑虎岭,眼看着那两个人在徒弟看不到的时候“眉来眼去”,眼看着徒弟好像什么都没发现似的……
    禹天泽周身雷火爆闪,一转身,把两个雷火球猛力地砸到了对面的墙上。
    那用最坚硬炼材炼制而成且强化了很多次的墙壁发出非常震撼的响声,雷火散去后,墙壁上只出现了一条裂缝,而这条裂缝,也肉眼可见地缓慢恢复中。
    之后禹天泽连续又轰了好几次,把刚刚恢复过来的真元撒出去七八成后,心情平静点了,转过头继续看。
    那大镜子里,影像一直都在继续。
    这时候,放出来的是那一男一女趁着牧子润掏挖一头刚刚杀死的四级妖兽内丹的时候,从两侧祭出法宝攻击。
    然而那法宝在接触到牧子润的刹那,就被他身上一道黄光给崩开了。两人惊异地后退了几步,但不知怎么的踩到了什么东西,居然陷入到迷阵之中。
    再然后,几十根利箭从死角处迸射出来,直接刺进了两人的心口,而刺进男修身体的足有十几根,并且同时爆炸――“砰砰!”
    女修死得很快,男修则被炸得浑身大洞,也只剩下一口气了。
    后来,影像拉近,一只手摸去了两人身上的储物袋,又把男修的金丹也挖出来。再然后,那只手拔起了几个角落里的小小阵旗,继续处理那四级妖兽身上的其他材料,一点都不肯浪费。
    禹天泽看到这里的时候,脸色才好了一点。
    他现在算看明白了,徒弟不是不知道对方心怀恶意,而是也在惦记对方的储物袋,或者还有金丹?那几面小旗可能是徒弟在跟两人围攻四级妖兽的时候顺手布下的,还刻意跟两人基本相对的状态,来算计对方袭击之后一招不成惊慌后退进入阵法之中……环环相套的总算没出差错。
    后来,牧子润也同样接纳了一些主动来套近乎的修士,也同样任凭对方算计,再同样反算计回去,得到对方的储物工具和所有财产。
    两天下来能有三四起,无一例外地反算计成功……
    晚上,牧子润不再深入黑虎岭,反而前去附近的方士,把自己得到的妖兽材料全都卖了出去,那颗修士的金丹则没有拿出。
    总体来说处事老道,没有捅出什么娄子,也没有让人发现他的底细。
    因为牧子润的面貌没有改变,附近的散修也敏锐地发现有好几拨的人都盯上了这小子、但这小子还一直活着的事情,渐渐看出点什么,也不再有更多的人前来算计他了。这就让后续几天的牧子润,难得享受到了一个人猎杀妖兽的清静。
    大概也有很多底层的散修知道,尽管这家伙的境界也不太高,却不是轻易就能和以前那些肥羊一样宰杀的对象了。
    显而易见,牧子润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显露出什么特别不凡的能力,可是也凭借自己的手段,震慑了许多宵小。
    在黑虎岭这一块儿,他应该可以安稳点了。
    不知不觉地,禹天泽就看了四五天,情绪又好转了很多。
    徒弟行为处事的方式跟他有很大不同,不过他是个宽宏大量的师尊,只要徒弟自己能把握得住,他也不会怪罪的。
    45当师尊无聊了
    禹天泽一锤子把一位化神期修士抡下了斗法台后,然后把锤柄往地上一竖,凌厉的目光往周围一扫:“还有谁来?”
    在斗法台下,还有五六个同样在化神期的修士,都无一例外和刚刚被砸下去的那个一样,面色苍白,正在嗑药调息。
    围观的修士们表情有点复杂,看向禹天泽时,也不由得有些退缩。
    这都第几天了……
    这都砸下来第几个了……
    种种疑问都化作一句话:那家伙都不累的吗?
    事情,还要从三年前说起。
    就在那一年,禹天泽的宝贝徒弟牧子润告别师尊,独自一人前往那外面的广阔世界历练,被留下来的禹天泽经常性烦躁,在这样的情绪下,他连续接了很多宗门里的任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在牧子润走后的第二个年头里,禹天泽就再次突破了。而这一次突破后,想要再次晋级,那就是非常困难。
    因为徒弟离开憋着的这股气势,也给他用了不是?
    然后,禹天泽开始思考要怎么样才能时常发泄以免怒火攻心――修炼雷属性和火属性的修士,多多少少都会在每个月有这么几天,他却是二者兼有的雷火属性,加上本身脾气就不太好,这不就更难受了么?
    后来,禹天泽突然想起来一件他本来因为调教徒弟而已经忘记的事――在他和徒弟刚刚来到正罡仙门的时候,就在路上看到过有一个跟一群或者一群跟一群的内门弟子斗殴。
    ……他灵光一闪,觉得自己有事做了。
    可想而知,依照禹天泽的逻辑,那就是“既然允许我就不客气”的意思。
    所以,内门就有很多人开始遭殃。
    因为禹天泽他不讲道理,不管别人跟不跟他讲道理,反正他就是不讲道理。
    在这里,咱们得先说一下正罡仙宗内门的斗殴传统。
    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被圈养的小百合是没前途的,如果没有敢于下手的狠劲儿,那是没法顺利混到成仙的。
    因此虽然很多小型门派里面还总要讲究个“无规矩不成方圆”,但是如同正罡仙宗这样的九大仙宗之一,反而是鼓励弟子们进行“切磋”。
    比如内门这么大,肯定会有很多势力,也肯定会有很多派系,还肯定会有很多人因为利益之争或者什么其他的原因互相看不顺眼。
    如果大家都必须维持表面上的和和气气,那么憋着的这股劲儿就要在台面下来阴的了――当然这样的人有很多――可现在宗门表示“只要你们不杀死对方那么随便打没关系就当沟通感情了”,那么一些血气方刚的,互相不服的,那就习惯性地互相干架了。
    而禹天泽呢,他不属于任何派系也不属于任何势力,要真说哪里跟他能沾上点边儿的,那就是跟宗主见过面,得了一点赏赐,要人给他一点面子。
    更多的,没有。
    于是禹天泽就不按常理出牌了。
    他最大的兴趣,就是在两方干架的时候,立刻加入其中一方,把另一方的人干掉。
    至于加入哪一方……他喜欢加入弱者的一方。
    也就是说,他在旁边观看一分钟,谁要输了他就去帮谁。
    大家都知道,能拉下脸群殴的,大多不会是化神期以上的修士。那批人中的佼佼者去争取核心弟子名额了,剩下的那批也狂奔在争取名额的道路上――也就是赶紧修炼少打岔,一心一意往上爬。
    那么面对对面的一群……哪怕都是金丹元婴呢,在禹天泽眼里,那跟一群兔子也没什么两样。
    一样地揍么!
    这样揍来揍去的,禹天泽终于出名了。
    尤其是,他最开始喜欢帮着弱者干掉强者,后来好像觉得不过瘾,干脆改成了帮着弱者干掉强者后反过来再干掉弱者,或者一次性干掉两方人……这样,久而久之,那就是真让人头疼。
    这疼着疼着,自然也就怨声载道了。
    后来,因为禹天泽的不讲道理还引发了很多群被他折腾过的弟子联手,干脆聚集了几群人对他来了个全方位的“瓮中捉鳖”,十几个元婴加上几十个金丹的,照理说就是化神期的修士也得服软。
    ――但可惜禹天泽他并不是一般的化神修士。
    所以这几群人的聚合体,也都被揍翻了。
    最可气的是,从头到尾禹天泽都没用任何武器,他最喜欢用的,那就是裹了雷火的拳头,揍起人来的时候,那叫一个拳拳到肉!
    普通人打架如果拳拳到肉,那必然会造成很多的黑眼圈、猪头、淤青什么的,可要是修士打架拳拳到肉了,那就是骨折、被哪里开个洞、被雷火烤糊哪里之类的。
    总之,打完以后别说风度了,恨不得连温度都没有。
    再之后,实在是没办法,就有人向禹天泽提议了,他可以去斗法台弄个擂主玩玩。
    禹天泽一听,果然有了兴趣。
    他对围殴其实也有点腻了,毕竟没有对手再怎么揍翻一大批,也总是让他爽快不了多久就会“旧病复发”继续烦躁,那么新被宣传的斗法台,就让他多少有了那么一点点的期待。
    这斗法台,那就是个官方单挑以及车轮战的地方。
    要说官方单挑车轮战跟私下斗殴有什么不同,那无疑就是每个人都必须拿出彩头了――只要你想打,你就得拿点什么东西押上。
    不过斗法台上也是不允许弄死人的,毕竟同一个门派,咱们不讲和气了也不能成死敌不是?所以如果真那么怨恨冲天的,不如把彩头押得多点,再把对方来个重伤什么的,这也是一种报复了。
    有人给禹天泽提了这个建议,禹天泽顺便了解了一下规则,当即就很爽快地来到斗法台前了。
    斗法台,总数有十八个,筑基期的七个,金丹期的四个,元婴期的三个,化神期的两个,炼虚期与合体期的统统都是一个。
    至于大乘期……这都老前辈了,火气再大也最好一心一意准备冲刺渡劫期吧,可别再来玩这戏码了。
    而凡是能连战五个人而不败的,那就妥妥儿可以做擂主了。
    这些擂主,每一个那都是赚得盆满钵满的。
    在禹天泽找到斗法台的时候,十八个斗法台上,每一个都有擂主,每一个擂主的实力都在同境界里非同一般。
    不过这对禹天泽而言也没什么区别,他是大步流星地往前走,直接就跳到了第三号斗法台――也就是化神期的斗法台的其中一个上。
    这个斗法台的擂主,是个九尺大汉。
    是禹天泽特别挑选的。
    他觉得,这个应该会很耐打。
    大家都知道,在修真界里有这么一个很常见的现实,那就是当一个人去挑战另一个目前比自己成就高的人的时候,后者往往会对前者大肆嘲笑――原因可能是他本身就是个脑残,也有可能是为了激怒对方。
    但就算目的不同,行为都是一样的。
    所以,这个九尺大汉在看到禹天泽跳上台的一瞬间,立刻就“哈哈”大笑起来:“像你这样的身板儿,老子一个可以打十个,换人来!”
    禹天泽的反应是一声冷哼,他也不做别的,直接甩出一株万年灵药――当然那是装在玉盒里的,然后残酷地勾起嘴角:“敢战吗?”
    ……这就是无论在什么地方,无论面对什么人,无论因为什么原因都能够妥妥儿地拉到百分百仇恨值的能力了。
    要论起谁更招人恨,那九尺大汉显然不是禹天泽的对手。
    他可是走到哪被人恨不得躲开哪的存在。
    九尺大汉深吸一口气,他拎起一把大刀,立刻全神贯注,等待对手出击,而他的口中是绝对不会示弱的:“老子要是输了,今天得到的战利品都归你!”
    禹天泽的表情,变得更加冷酷起来,之后,他也拎起了一件东西。
    他拎起的,是一柄比那大刀更大的……大锤。
    斗法台下,围观的弟子们,在这一刻也不禁感觉到了一丝违和。
    这武器的用法……是他们所想象的那样吗?
    答案:是的。
    九尺大汉为他最初的挑衅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在打架的时候,禹天泽从来都是不喜欢废话的,所以在准备好的刹那,他就高高跃起,一锤砸下――
    连环十八锤,疾风四十九锤,暴雨八十一锤。
    不管怎么命名都好,最终……
    禹天泽紫衣烈烈,将大锤在半空挽了个花儿,直接搁到了地面上。
    在大锤所砸之处,裂纹如蛛网一般蔓延开去。
    至于那原本的擂主?
    他已经吐血飞出斗法台了。
    紧接着是下一位,下下一位,再下下一位。
    无一例外,同样的下场。
    从那时起,本来只在私斗圈子里出名的禹天泽,在官方擂台上也出名了。
    他那华美逼人的长相,锐利无匹的气质,暴躁之极的脾气再加上那嚣张跋扈的大锤,自此就成为了第三号擂台上,那一道明亮的风景。
    只是这样的风景让人特别地……不想看而已。
    在这一座擂台上,禹天泽他夯实了自己化神中期的实力,巩固了自己的境界,自家的锤子用得更加纯属,很多术法神通也是越发地炉火纯青。
    可以说,实力再度暴涨一截。
    就算是没有继续突破了,但现在他禹天泽一个,也能抵得上之前的禹天泽三个了。
    与此同时,禹天泽的耐力更久,在斗法台上坚持的时间也更久,而且,他就像是一个铁人,似乎再也没有那种“面色苍白”的疲惫感,也再没有“嘴角沁出血丝”的受伤之相了。
    只是禹天泽偶尔还是会在等待“下一位”的时候顿一顿。
    这种时刻,就是他想起他那个糟心的、还不回来的徒弟了。
    46核心惊动
    再次抡飞了一位膀大腰圆的壮汉后,禹天泽悻悻地收回锤子,一抹沉稳的笑容在他脑中再度如同念咒一般地连续闪动着。
    他的表情很难看,随即视线就落在了斗法台旁的一张大桌上。
    在这里,密密麻麻地摆放了起码上百个储物袋,里面装着的全都是他在擂台上斗法赢来的战利品。
    ――事实上,以禹天泽这样能够脸不红气不喘来者不拒将所有跟他打架的人都干翻的同境界超级强者,甚至能越级挑战化神后期的修士,一般来说,是没人愿意再带他玩儿的了。
    但是,这都架不住禹天泽的大方!
    也许是为了敌人能够源源不断地前赴后继,也许是为了打架可以打得更爽,禹天泽每一次跟对手挑战的时候,彩头都是那桌子上的全部储物袋。
    注意,是全部。
    也就是说,他好不容易赢了百把人,但只要你赢他一把,那么百把人的收获就也会全部从这个不懂得珍惜的禹天泽手里,转到你自己的手里。
    ……前文有言,修士也是需要大笔资源修炼的。
    君可见满大街的当师尊的都在给自家最亲密的亲传弟子存资源,贫寒的修士也会拼了命地去不断完成任务以便于自己弄到足够的东西来换取资源或者干脆就找到自己最想要的东西。
    于是,这么大笔的,百余人因为打输了而献出来的浮财,只要他们可以干掉禹天泽一场,那么就都成了他们的了。
    得到以后起码百年甚至更久不需要再去谋取资源,谁能不动心?谁能!
    好吧禹天泽能。
    但更重要的是,他有着无比强大的自信心。
    ――谁让他也是一个正在兢兢业业给自家徒弟攒资源的师尊呢?
    除了“切磋”以外,上斗法台也就是彩头有点意思了。
    在大笔丰厚利润的驱使下,禹天泽霸占的这个斗法台也是热闹无比,每一天来“挨打”的人络绎不绝。
    一开始挑战者是很相信自己的实力的,属于自行挑战,但后来发现这位擂主居然怎么都打不垮,就开始组织好手进行车轮死斗了。
    也就是说,他们约好了一票人,一人出点彩头,事先定好分配规则,十来个挨着跟他打,不让禹天泽有半点休息时间――
    别说这些化神期的修士太不要颜面,主要是这斗法台本来是大家不伤和气互相切磋的地方,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家伙突然就霸占上了,还那么凶猛地连续干翻那么多人,这怎么也说不过去吧?
    年轻人血气方刚不服输啊……
    想着要找回点面子,或者不甘心想也试试看的,或者想试探出对方底线的,很多人就干脆参加了。
    他们总觉得,这回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