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

仙宫之主逆袭[重生] 作者:衣落成火

      着,那边牧子润见他没反对,还以为是答应了,所以就拉着自家师尊的手,把他慢慢拉下了山坡。
    等禹天泽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走到那几个凡人面前了。
    禹天泽:“……”
    算了,大不了多看着徒弟一点就是。
    然后他手一动,一辆豪华马车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这回轮到牧子润“……”了。
    万万没想到师尊的动作这么快,他明明没准备这么快透露出两个人的修士身份的啊!他只是少说了一句话而已,居然就已经来不及。
    而秦家的凡人们见到这辆豪华马车凭空出现,也都呆住了。
    58请帖到手
    能凭空拿出东西来的还指望是凡人吗?能和仙师也那么亲近的必定也是仙师啊!
    秦家老者哆嗦一下,赶紧上前继续行礼:“老朽,见过两位仙师。”
    牧子润叹口气,又把人扶起来:“不必多礼,这位前辈不爱与人接近,便与我坐上那辆车了。尔等放心,我两个也是要去方永城游历,正与你们同路,尔等也无需太过介怀了。”
    秦家老者松了口气,这仙师脾气好,新来的虽然看起来性格不太好,但两位仙师似乎交好,也不会跟他们一般见识。
    只是他的孙女……他看一眼后面脸色发白的少女,很是唏嘘。
    凡女是配不上仙师的,孙女想必也是清楚。
    禹天泽刚才拿马车出来没怎么注意,现在听了这些话,也反应过来。
    徒弟是为了凡女才隐藏自己的修士身份的,他这不是是坏了徒弟的好事吗?
    他没忘了看看那个凡女……
    果然,她已经泫然欲泣了。
    禹天泽对外人都不太细心,这时候却又拧起眉头。
    他还没想好怎么着呢,好像就已经不小心……看那凡女的模样这是要放弃了,那他徒弟怎么办!
    这真是太糟心了,他是一直想做个好师尊的,这种做错了事的感觉还是第一次。
    真是烦躁烦躁烦躁!
    牧子润也发现了自家师尊的暴脾气又要炸了,还以为是因为等太久所以不高兴,于是赶紧三言两语打发了那秦家的人,拉着师尊回了他们的马车。
    说真的,他是为了展示手段才去跟秦家进一步接触,但归根到底也是想让师尊为他骄傲,可不能因此本末倒置了。
    禹天泽还在想怎么开解徒弟,不知不觉地就坐到了车里面。
    牧子润思考了一下,把要说的话捋捋顺,决定认真解释:“阿紫前辈莫恼,晚辈并非故意让阿紫前辈久等的。”
    禹天泽:……啊?
    然后反应过来,他现在没想这个。
    不过徒弟都要失恋了还会关心他这做师尊的情绪,禹天泽想起自己曾有过的很多揣测的念头……就有那么点愧疚。
    这还是他第一次对人有愧疚。
    牧子润看他师尊有点蒙圈的样子,想想如果是师尊本来的脸……他不由别开眼:“阿紫前辈,那些凡人是秦家的支脉,这回前往方永城,晚辈是为了得到一种名为藿香百正草的灵物,来炼制一件法宝,好献给师尊的。”
    禹天泽听到“献给师尊”四个字,觉得有点躁动,他换了个姿势。
    牧子润看到师尊这样,忍不住又笑得温柔:“晚辈自幼跟随师尊,师尊待晚辈再好不过,晚辈实力不济,也不知该怎样报答,故而有时思念得频繁些,还请阿紫前辈不要见怪。”
    禹天泽耳根发热,“嗯”了一声:“不见怪。”
    要不是自家师尊易了容,牧子润当然不敢当面说得这么肉麻,可师尊既然隐藏了面目,他对着“新结交的友人”倾诉一下,应当没有关系。
    他可不是那种沉默做了很多却等着对方自己发现的人,他牧子润要是在意一个人,方方面面都要细心体贴不说,要做了什么明显能讨对方欢心的事,就算不念个十遍八遍,也一定要让对方知道得清清楚楚。
    不然的话,怎么加重自己在对方心里的地位?
    只不过,总是提起就太扎眼了,牧子润转换话题,回归到前面:“那秦家是方永城的修真世家,晚辈要的灵草,就要落到他们那里。这秦家支脉虽然是几个凡人,不过要去了城里,从他们那里打探消息,有这层关系就方便很多。”
    他又把洛香花和伴生草的事情说了,一些计划也透露了出来。
    禹天泽听着听着,有点窘迫。
    徒弟爱上凡女的事,根本就是他的误会。明明徒弟只是很正常地找了最方面的法子,反而是他这做师尊的想太多。
    这种羞耻感……幸好没对徒弟说出来!
    要不然,他这师尊的脸面就一点也没有了。
    所以说,徒弟平易近人,全都是为了他……?
    心情微妙地又好了起来。
    也许,即使以后徒弟真的爱慕上哪个女子,也不会因此就将他这做师尊的抛到脑后吧?
    果然,子润和明鸢是不一样的。
    他明明早就知道了。
    因为知道自己本来想拉拢的对象是仙师,不管是因为“英雄救美”而对牧子润产生了好感的秦家少女,还是利用和感恩之心并存的秦家老汉,又或者是那些还活着的武师,全都没敢过来打扰豪华马车上的两人。
    这马车前面,被禹天泽随手抓来的妖马拉着走,一路上围观的人挺多,可要真敢走过来看,那是压根没有。
    没过多少天,方永城就到了。
    禹天泽因为对牧子润有点心虚,所以路上就没那么故意让他“表孝心”了,但牧子润还是那么孝顺,禹天泽的心情就也一直好了一路。
    ?
    方永城的秦家,是这个城市里的第一修真世家,可以说城中一半的产业都归秦家所有,而且数万年的繁衍下来,秦家的子嗣,不论凡人还是修士,在这个城市里都占据了很大的地位。
    这一日,两辆马车来到城门口,因为其中一辆上有秦家的标识,所以甚至不用缴纳入城费,就这样畅通无阻,径直来到了城市中一条宽敞大街的宅邸前。
    很快,宅邸门户大开,里面有人迎了出来。
    秦老汉的确只是凡人,不过他所在的这一支,在凡人里的地位也是不低的。这回他特意出门,是为了迎回他外嫁女儿生的孙女。他的女儿本来和夫君琴瑟和鸣,可惜红颜薄命,死得早些。后来那位夫君为了后代纳了妾室,秦老汉不愿意让孙女在那里孤独一人,就干脆亲自去接孙女,把她改为秦姓,成为秦家的后裔。
    然后就是路上遇见山匪,又被牧子润救下来的事了。
    现在到了府邸,秦老汉不敢怠慢仙师,就要把牧子润和禹天泽都请进去,好生招待一番。也是因为对方的身份,之前准备的拉拢凡人的手段是用不上了,还得再挖空心思想想,要怎样才能回报这救命之恩。
    牧子润拉着禹天泽进了府邸,被请到正堂奉茶。
    秦老汉属于这一支里的三房,上面还有大房二房,这时候都出来感谢,务必要让两位仙师宾至如归。
    各自寒暄一番后,这一支的家主就问了:“敢问两位仙师到此地游历,可有什么打算?”
    牧子润进来之后,就观察了这里的环境,发现这家里处处精致,就很直接就回答:“我与好友到此,是为赏花而来,若是有运气,或可求取几株洛香花回去入药,就是再好不过。”
    这一支的家主等人听了,反而放了心。
    秦家主就笑道:“若只是赏花,倒也好办,我们这一支正是司花人之一,还有几天就是开放日,到那时拿两张请帖给两位就是。只是求取洛香花之事,我等凡人做不了主,能做主的那些恐怕对两位也用不上,就只有两位与那些赏花人一般行事了……此乃规矩,还望两位见谅。”
    洛香花是好几种灵丹的药材之一,虽然品级不高不低的吧,可却也算是比较珍贵的了。而且那洛香花开放之后十分艳丽,属于一种美景,一般的手法还不容易摘,摘了以后药性也会大失,也就是秦家,能将它们侍弄得最好。
    而这开放日呢,就是开放以洛香花为主的许多种灵花绽放的药园,到时候会发出去几百张帖子,凡是得到帖子的人,就可以去指定的药园里赏花。
    说白了,也是拉拢人心、广结善缘的一种手段。
    不过赏花是给你看,不代表让你随便摘。
    所以凡是有了帖子进去的,那帖子其实都有防御手段,一旦你摘了洛香花,那么洛香花的汁液气息和防御手段一个反应,就会立刻像爆裂符一样地炸开,当众给你没脸,还会立刻被请出药园。
    ――当然,洛香花不能摘,药园里的其他灵花是免费的。
    因为除了洛香花以外,其他的灵花基本上就不怎么值钱,拿了帖子交了入场费的,随随便便都不止这个价。
    如果真的想得到洛香花,那么就可以自己去找在药园里巡查的秦家修士交换,他们可能各自负责小片花田,要是有足够的价位,就能够换回来了。
    但卖花这种事,也只有秦家的修士有这资格,秦家的凡人再怎么地位高、对族里贡献大,都是不行的。
    牧子润也早就了解了这方面的事情,而且,他觉得自己的运气真的挺好。
    像那种帖子,一般的支脉都不会有,哪里像这个支脉出手就是两张?可想而知,这个支脉里应该出过有灵根的秦家人,否则,根本没这个可能。
    说起来,牧子润穿越到这个世界以来,虽然也受过一些磨难,可是大多数时候,都是遇难成祥,有问题需要解决,也会“车到山前必有路”。他自己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气运,不过本身行事的时候,也就更有筹谋。
    这时候,得了秦家主的这句话,牧子润也不会得寸进尺,当然是从容地谢过。
    之后秦家主招待了一顿品级一般的灵宴,就是请两位恩人住下。
    就有人问了:“不知两位仙师喜欢什么样的地方?”
    牧子润看了禹天泽一眼,淡定地说道:“幽静些的即可……只要一间房,即可。”
    刹那间,秦家人的目光,就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禹天泽:“……”
    不要以为他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禹天泽:孽徒一天到晚在想什么!
    牧子润:我的师尊特别可爱~(rq)/~
    59灵草到手
    连禹天泽都发现了,更加细心的牧子润没可能没发现。
    他最开始当然是没反应过来,不过上辈子经商的时候也总是会在应酬时看到类似的目光,所以想了想后,他就明白了。
    顿时,他就有点啼笑皆非。
    这个造孽的修真界,还能不能有纯洁的男男感情了?
    然后他看一眼自家师尊。果然,师尊虽然还是板着脸,但内心深处已经很是纠结。
    牧子润沉默了一下,他决定当作没注意到。
    这个时候大大方方才是真,特意躲避反而要更加引人误会了。
    再说了,跟师尊分别好几年,自打相遇后两人就一直在一间房没分开过,就因为来到秦家,反而要特别分开?
    牧子润心里是很不愿意的。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也会这么眷恋家人,可师尊是两辈子里唯一对他好的那个人,他眷恋一点又怎么样?他看到师尊就觉得高兴,哪怕精心伺候着也很高兴,而不看到就不高兴,再怎么自由也不高兴――自打上辈子他功成名就后开始,他就一定不会让自己不高兴的。
    从来不会亏待自己的牧子润,干脆爽快地拉住了禹天泽的胳膊:“阿紫前辈,我们早些去休息。”
    秦家人的眼神更古怪了。
    禹天泽皱着眉,看着自己被拉住的胳膊。
    他是该震开呢,还是不震开?
    别人的看法他并不是很在意,可徒弟被这样误会,以后要是知道了,会不会觉得他这个做师尊的行事不妥当?但要是震开了,徒弟这一路都跟他很亲近的,会不会又很伤心……
    真郁闷。
    禹天泽觉得自打这回跟徒弟重聚后,不知道是第几次犹豫了。
    所以,他难得地产生了一个想法:他是不是太宠爱当年那个小崽子了?
    这么想着想着,禹天泽的表情冷酷起来。
    然而不知不觉地,他已经被牧子润拉进一间房里,又不知不觉地被人按下坐在了床榻上,被人揉捏起肩膀来。
    ……唔,很舒服。
    之后,禹天泽的表情又缓和下来。
    算了,反正这张脸也没人认识……
    师徒俩相安无事,禹天泽闭目养神,牧子润享受跟师尊的亲近,两个人不约而同地,都把这个乌龙事件清空了记忆。
    只等着再过几天,他们直接到药园里找那个藿香百正草去。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眼就没了。
    秦家的洛香花开放日,也正是方永城的开放日,这段时间各地会有很多修士赶过来,城里的众多客栈也都往往满客。
    如果牧子润和禹天泽不是正好早早地就跟秦家支脉搭上了关系,要想住个好点的地方,还真是有点困难。
    这天清早,秦家主就亲自把两张请帖送过来了,至于开门的是牧子润,里面床上似乎还有个人没起身,这个完全在他意料之中,也没露出半点不淡定的神色。
    给了请帖后,他就匆匆去忙――在这一天里,不仅各个药园的主人有事情要做,这些司花的凡人,还要更加繁忙。
    牧子润伺候禹天泽吃过早饭,两个人一起出门,去的地方,就正是请帖上所指的那一处药园了。尽管并不是城里最大的,但是对他们来说,这并不重要。
    两人有了请帖,进门时就没受到任何阻拦,当然费用还是要交上一笔,这也是开放日给秦家带来的一笔收入――总比有大把灵石还不得其门而入来得好吧?
    自然,洛香花既然受人觊觎,也不是没人打过主意,可也不知道为什么,即使有人抓住秦家的人想要获得洛香花的培育方法,却每每在即将搜魂到那个地方的时候,秦家人就爆炸了!
    “嘭”地一声,修士和凡人都不例外。
    也曾经有过秦家的不肖子弟想要主动说出,可他们根本说不出来――也没办法以任何形式表露出来,要是强行去做,那就仍是“嘭”地一声爆炸了。
    后来,修真界所有人都知道了,这种方法只有秦家人说给秦家人听,要是对着其他人,就只有死路一条。
    最后大家也不得不承认,洛香花是真的跟秦家结缘,其他人,还是甭想了吧。
    言归正传,师徒俩直接进去了这药园。
    别看药园只有大概几亩地大小,在所有修士的药园里都只能算是很小的一个,可拿到请帖的,也有二十多。
    禹天泽和牧子润表现出一个金丹期,一个筑基期的修为,在这些人里并不扎眼,顺着一条小路,他们就看到了成片的花田。
    一亩一亩的,里面全都是有着特殊香气的洛香花!
    红艳艳的,好似一片红雪,煞是好看,风拂过时,花海如红海,暖光盈盈,格外动人。呼吸间,每一口气息都沁人心脾,仿佛整个人都升华了一般。
    美景,是难得一见的绝世美景!
    好几个修士看得都有点发呆,但发呆过后,就是在想法子去找巡查的秦家修士了。反而是禹天泽和牧子润,师徒俩一边走,一边慢悠悠地赏景。
    牧子润是做过功课的,他带着自家师尊绕着花田散步,还给他师尊介绍起来:“阿紫前辈,你看这朵红中透紫的,足足有三百年份,这种品级的,是可以入蕴灵丹的灵药之一……阿紫前辈,你再看那朵,纯红色,应该属于上百年份,这种品级能入补灵丹……还有那朵,花蕊呈淡金色……”
    他的声音很清朗,也很沉稳,说话时不疾不徐,让人听起来十分顺耳。
    洛香花是个什么东西,禹天泽也是知道的,不过他知道的就局限于它可以入哪几种灵丹,可具体怎么辨认年份的细节,他就没怎么记。不像牧子润,每一样都是清清楚楚,让他听得也不觉得腻味。
    当然,牧子润他也不是只为了赏花而赏花,这一路走着,他还一路在寻找花丛里的伴生草。
    就像事先知道的那样,藿香百正草非常罕见,就算是在偌大的洛香花花田里,也未必能立刻找到。
    禹天泽看他一眼:“还没找到?”
    牧子润笑道:“阿紫前辈可以帮我一起找么?”
    禹天泽看他一眼:“说吧。”
    牧子润笑容更温和了:“那就多谢阿紫前辈了。藿香百正草,有七根草茎,为深褐色,和土壤、洛香花都有相似……”
    禹天泽一面听着,一面“嗯”了一声,一面也将目光投放到那些花丛之间。
    牧子润说着说着闭了口,心里暗暗笑着:看来师尊在伪装之后,脾气倒是克制了许多,也不知道憋久了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是不是找个法子让师尊先发泄一下为好?这是个问题……
    ――他并不是觉得这样下去两人相认后自己可能会挨一顿胖揍的缘故,他只是孝顺师尊而已。嗯,力争要做到师尊的每一点情绪变化他都知道。
    禹天泽在认真做事的时候,总是非常专注的,不管是修炼……还是找东西。
    而且他的视力比起牧子润来又好上许多,五感也更加敏锐,所以牧子润刚找了好一会儿也没见踪迹的藿香百正草,他只看了不到一刻钟,就已经找到了三株之多!
    要知道,这个所谓的药园,栽种洛香花的花田总共也只有五块,每一块里,最多能有个一二株藿香百正草也就不错了,一下子找到三株,那属于非常高的效率。
    牧子润也没想到他师尊这么神速,知道后,立刻说道:“阿紫前辈真是神通广大,晚辈佩服之至!”
    禹天泽有点纠结又有点高兴。
    高兴的自然是徒弟更加崇拜他了,但纠结嘛……他用的不是自己的脸,如果回去后徒弟主动跟他谈论“任紫”这个人,他的心情很复杂啊。
    牧子润拍“师屁”时总是不遗余力的,好话连串,都是不能更诚恳了。反正师尊喜欢听,每次听了都很高兴,他肯定要让师尊满意的。
    这次也不例外――再说了,他也真的觉得师尊是非同一般的厉害。
    禹天泽心情复杂的表现……就是直接一探手。
    转瞬间,那三株位于不同花田的藿香百正草,就被他凌空取物,直接抓了过来。
    那根须他是留下了,但地面以上的部分,正鲜嫩地卧在他的掌心。
    “给你。”
    牧子润取出个玉盒,双手接过:“多谢阿紫前辈。”
    禹天泽又“嗯”了一声,没再说话。
    牧子润这回来的主要目的达到了,接下来就更加悠闲。
    他兴致勃勃地,指点着其他花田里争奇斗艳的诸多灵花,给他师尊一一介绍,就连一些很细微的药用价值,他都能说得头头是道。
    禹天泽听得满意,觉得徒弟又有长进了。
    而禹天泽一满意,牧子润就说得更有兴致。
    后来逛得差不多,牧子润才意犹未尽地找到了巡查的修士,他正被好几个修士缠着,讨价还价地想少付些灵石获取洛香花。
    这种事一般就是散修干的,他们用各种手段得到了请帖,但未必是多么好的主顾。
    牧子润看了看那几个明显是散修的人物,心里转了转念头。
    然后,他就很豪爽地花费了数十块中品灵石,把那快要五百年分的洛香花换取了一株――他本来不需要的,但架不住这朵洛香花是纯紫色,让他一看就觉得特别适合自家师尊,忍不住地就想给紫雷焚天宝衣增添几分亮色。
    再接着,牧子润再弄了几朵品相一般的,同样消费干脆,再然后,他才拉着自家师尊,离开了这药园。
    一边走,他一边想着:嗯,现在应该带着师尊去一条人少的街道……
    60师尊泄愤
    因为最近是以牧子润搜刮材料的行程为主,禹天泽也习惯了牧子润去哪他去哪,所以牧子润就这么把他拉到一条街上,而且这街上巷子多不说人也更少,他也没觉得多么奇怪。
    ――根据他历练的经验,的确有很多材料只有找到途径才能在很僻静的地方找到不是?
    但是走着走着,牧子润步子越来越快,都有点慌不择路似的直接来到了一条巷子外,禹天泽终于觉得不对劲了。
    徒弟怎么搞得跟躲避追杀似的?这起码得有多高深的境界,才要让他们都不做点准备,就先躲了再说?
    禹天泽皱着眉头,他刚才没特别留意,现在倒是察觉到,的确有人跟过来了。
    然后他的表情有点怪异。
    就那点修为,还需要躲?
    难怪他的警惕心没特别反应,要是这种修为,他一巴掌可以拍死一群,还需要怎么特意去反应!
    禹天泽觉得自己也很了解徒弟了,这小崽子现在,肯定又在闹什么幺蛾子。
    “闹幺蛾子”的牧子润也感受到了身后澎湃而来的恶意――那群跟踪的以为把人堵墙角了就不用担心了,心态也就放松了。
    这就正合了他的意思了。
    拉了拉自家师尊的手让他淡定,牧子润的脸上就露出比较惊慌的神色了,他一转身,把师尊挡在身后:“你们想做什么!”
    对面――来了的那七个修士,有五个筑基期,两个金丹期,全都是穷巴巴的散修,就看他没炼制过几次的法衣,没两件的法宝,一股子汗酸味儿,就扑面而来。
    禹天泽扫一眼,完全没看在眼里。
    这年头,只有那种顶小的门派里,金丹修士才会被看作顶梁柱,而像九阳门这样的中级门派,金丹修士只是属于内门里还算不错的弟子而已,到了那正罡仙宗,金丹修士就是一批一批,都没资格办大事的。
    散修里的金丹……除了少数天赋异禀或者意志特别坚强的以外,很多根基都不扎实,根本比不上门派里的那些。
    好吧,就算是天赋异禀的,也不值得现在的禹天泽注意。
    于是那里面有个熟面孔,是药园里见过的,他当然也不记得……
    牧子润看了看这人数,不算太满意。
    不过想想也是,他和自家师尊表现出来的也就一个金丹一个筑基而已,两个人虽然大手大脚吧,手里的钱财也不至于
    这时候,散修们脸上都露出了贪婪的神情,为首的一个金丹修士“嘿嘿”一笑,说道:“交出你们的储物袋,否则,就别怪本座手下无情!”
    他们说着,都往前又逼近了几步,其中还有个干瘦的筑基修士,一双绿豆眼盯着两人瞧了瞧,落在牧子润的身上,还舔了舔唇,很不怀好意的样子。
    禹天泽脸一沉。
    他觉得手很痒。
    眼见所有人都走进了巷子,牧子润动作很快,他弹指如电,转瞬间就有好几面铁旗“嗖嗖”射了出去,没入到这巷子的不同角落,一下子隐没不见了。
    突然间,平地里冒起了一层薄雾,立刻把整个巷子都淹没,再突兀散去后,就像是隔绝了一切声音一样,外面些许生人的动静,全都没办法传达进来。
    那些散修开始觉得不对劲了。
    另一个金丹倏然开口:“是阵法!”
    接下来,所有散修的视线,都落在那两个已经明显没有任何慌张的“肥羊”身上。
    禹天泽冷哼一声,一把将牧子润推到墙边,晃身冲了过去。
    出手就是一个雷……他立刻反应过来,雷球顿时就变成了火球,立刻糊在了为首的金丹期修士的脸上。
    刹那间,那个金丹修士变成了火人,整个人都泛着一股焦黑的味道,惨叫着后退后,就倒在地上无声无息了。
    禹天泽心跳得有点快,还好刚才反应及时,既然雷球砸出来,可能就要被徒弟看穿!他心虚了一秒钟后,继续拍向其他散修。
    杀人者恒杀之,这一群人想来抢劫杀人还动了歪念头,踢到铁板也就是报应了。
    这样的家伙禹天泽不知杀过多少,刚刚又被气得不轻,就算没怎么认真,也足够那散修喝一壶的。
    牧子润一直注意着自家师尊,当然也发现了师尊差点露馅的事,心中暗笑。但他也不会去打扰师尊发泄怒气,就跟他师尊遇到过很多次这种事一样,他自己独自历练时,因为境界较低,遭遇的肮脏事更加不少。
    最开始没什么经验,他其实也是有好几次险象环生的,后来习惯了,他把这事儿当成一种生意来做,才逐渐有了“盈利”,而不是需要逃离和亏本。
    而那些散修,他们都已经惊恐了。
    明明只是看到了两个不把钱当钱的白痴,怎么刚跟过来,白痴就变成了钢板呢?
    到了现在,这些散修哪里还不明白,他们这是被别人的圈套给套住了,尤其是混得久的金丹修士,稍微一想,就明白对方之前那么大手笔,根本也就是为了吸引他们这些想要打劫的人。
    但叫他们想不通的是,一个分明至少在元婴期以上的修士,为什么会设下这么个圈套?闲着没事干吗!
    这简直是不可理喻!
    ――当然他们不会知道,闲着没事干的不是这位元婴修士,而是那个从开始到现在都没被他们看在眼里的筑基。
    就如同禹天泽的意料之中,这样的打劫者,他分分钟就可以拍死一群,所以他在第一把火烧死了那个领头的金丹后,很快那金丹身边奉承的两个筑基,也被他力量的余威烧成了同样的焦炭。
    区区一二秒钟的工夫,已经死了三个修士,而且马上第四个也要玩完了!
    另外一个金丹惊呆了,这时候要破阵遁逃?不不,来不及。
    他是当机立断,把周围的两个筑基拉过来挡住,自己则争取了那少许的时间,好像一只大鸟般,用了自己最快的速度,飞奔到跟这煞神同来的筑基小辈那里!
    他只想着,现在唯一的生机,就是抓住那个小辈,才能让这个元婴修士放他一马,否则,他命休矣!
    禹天泽也发现了这家伙的举动,眉头顿时一竖。
    居然想威胁他,还敢欺负他的徒弟?
    他赶紧把剩下几个全都拍死,自己也好似一道光芒,就从后方追击过去。
    那金丹修士冲得很快,而且眨眼间,就要来到那小辈面前。他不由得露出一个狞笑,伸出手掌,就要抓住牧子润――
    然后,他看到对方露出了一个笑容。
    随即一个黑黢黢的东西迎面而来,在他的视线里不断放大,他一掌打去,想要将其击落,但是……“轰!”
    禹天泽停下脚步。
    就在他的正前方,一个深坑傲然出现,里面最后一块骨头震了震,也化成了一抹黑色的灰烬。
    可以炸死金丹的中品雷火弹,杀人越货必备之物。
    三年过去,在牧子润的精打细算下,显然他还没来得及用完。
    这一次“钓鱼”行动又成功了。
    牧子润动作迅速地搜光了这几个散修的储物袋,熟练度一点没减少,然后他又很稳重地撤去了所有阵法,笑着说道:“阿紫前辈,你现在心情好些了么?”
    禹天泽:“……”
    牧子润温和一笑。
    禹天泽:“走罢。”
    虽然说起来有点不对劲,但他的确心情好了不少。
    在方永城里得到了材料之一,牧子润还和禹天泽一起去了一次地下交易会,这也算是一种传统了。有些修士自己有渠道弄到一定的洛香花,就在这个开放日左右的时间里,用高价换给其他没有办法弄到洛香花的人。而且也有不少修士只是为了过来欣赏一下美景,他们手里的好东西不少,也正好借由这里的人流量增加,来进行一次让自己身心俱爽的以物换物。
    比较幸运的是,牧子润在这里又弄到了他缺少的一种材料。
    距离那件紫雷焚天宝衣的炼成,就剩下那么最后一样东西了,而这样东西,就只有“繁琐”二字可以形容。
    想了想后,牧子润看向禹天泽,说道:“阿紫前辈,晚辈只剩下最后一件炼材,就可以为师尊炼制法宝,只是这最后一件晚辈虽然打探到了地方,做起来却要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