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1

仙宫之主逆袭[重生] 作者:衣落成火

      境打开了。
    这一座鞠元峰,仿佛被利剑劈下般,自中间分开两片,缓缓往左右倒塌下去。而在中间那道裂口处,就爆发出了明亮的光芒。
    无疑,这就是秘境开启的表现了!
    下一刻,无数的修士争先恐后,都投入到那茫茫白光之中,身影消失不见。
    牧子润拉住还有些怔然的禹天泽的手臂,稍一摩挲后,笑道:“师尊,我们也该进去了。”
    禹天泽回过神来,点了点头。
    登时一团雷光自下而上将两人包裹,便投入到白光内了。
    90师尊纠结了
    白光过后,师徒俩进入到峥嵘秘境里。
    一般来说,每一个秘境都会有不同的特点,但这峥嵘秘境的特殊之处大约就在于……它没有什么特殊的。
    这里,是很普通,非常普通的一片山岭。
    远处有小型的山峰连绵不绝,近处的山谷中有树木成荫、碧草如茵,其中点缀着许多不同年份的灵药,大多都在一百到两百年份之间。
    而这样年份的灵药,也往往只对元婴期以下的修士管用,那些元婴期的修士们,还需要用自己的神识,往更隐秘的地方寻找,并且与守护灵药的妖兽搏斗。
    禹天泽站稳之后,抬了抬手。
    牧子润闻弦歌而知雅意,把自己抓住师尊手臂的手放开,转而打量起这偌大的山岭来――他们立足的地方,就是一个小山坡上。
    而且很显然,其他的修士们,落脚之地每一个都不尽相同。
    禹天泽的神识往四面八方扫荡过去。
    他在九十年后进入峥嵘秘境时,并不是落在此处,而是在距离那个山洞很接近的山峰脚下。当时他是为了寻找他所需要的元岩花,去对上了一头六级火角蟒,可他元婴中期的实力虽然可以力压元婴后期,却对堪比化神的六级妖兽没什么办法,所以缠斗之际,他一面躲闪一面被逼迫到山上,才会躲进山洞里,结果,就遇见仙宫的考验了。
    但峥嵘秘境地方不小,他目前还得搞清楚自己究竟落在了什么地方才行。
    最坏的打算,就是一里一里地搜寻过去了。
    ――也许真的是时机不对,禹天泽神识扫荡了方圆百里,也没见到很熟悉的场景,可想而知,和上辈子落脚的地方相隔甚远,那么与那元岩花所在的地方,当然也是不近,也不可能找到那山峰和山洞的所在了。
    皱眉想了片刻后,禹天泽往前走去。
    牧子润看得很清楚,他的师尊是在寻找着什么――可到底是什么呢?能让师尊露出这么在意的神情?
    他不动声色,随着师尊一路前行。
    也许是为了不要表现得那么明显,禹天泽走着走着,也会到几个山旮旯的地方找些年份在四五百年的稀少灵药,让徒弟把它采摘下来。
    牧子润当然是老老实实地听话,按照系统中查询到的方法分别仔细采摘过来,再用玉盒一一装好,收在储物镯里。同时,他自己也没忘了采摘一些一二百年间的罕见灵药,这些灵药对他来说虽然没什么用了,可是对他那便宜师叔,还是很好的东西――让别人为他干活,总不能连工资都不发吧?这可是持续好几十年的、非常重要的工作!
    ――至于那块其实他从系统里搞到的功法,这个属于福利,专用勾搭苦力的,不能指望这玩意儿让人一直保持忠心。
    牧子润在心里又转过一百八十个弯儿,禹天泽的心情也很是不爽。
    找了有两个时辰了,居然还没看到那个山洞在哪里,他有点绷不住了――从以前到现在除非面对生命危险,他都是没什么耐心的,要不是仙宫是连系他和徒弟之间唯一的东西,他连这点耐心都不会有。
    仙宫是很好没错,可就算没那东西,难道他禹天泽就不能修炼成仙?外物这种东西可以拿来享受,但绝对不能当做是不可或缺的。
    就比如禹天泽好享受,他徒弟也一直尽心尽力地让他得到更好的享受,不过对于这师徒俩任何一个而言,就算失去了这些享受,也不会执着。
    仙宫也是如此。
    禹天泽对这东西其实并没有非常深刻的执念。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却隐约觉得他必须要把这东西弄到手,而这仙宫也是一件对他……不,也许是对他的徒弟非常重要。
    站在原地思考了一分钟后,禹天泽转头唤道:“过来。”
    刚刚摘完一株碧波草的牧子润立刻小跑而来,很温和地询问着:“师尊有什么吩咐?”
    禹天泽没什么吩咐,他只把牧子润往身边一拉,就把抓紧,直接化成了一团雷光,破空而去。
    牧子润:“……”
    这种好像被搂抱着的姿势似乎有哪里不对。
    他已经不是一米高的小崽子了……
    总觉得应该换过来。
    无意间丧失了主导权的牧子润,心情有点纠结。
    他下一次是不是应该更主动点?
    总是被师尊抱被师尊抓被师尊搂……未来似乎会不妙的样子。
    禹天泽当然不知道自家徒弟在纠结什么,他干脆地化作遁光飞行,就是为了以更快的速度去寻找仙宫所在。
    刚才那么慢悠悠的,他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目标明确,可都过了这么久了还找不到,他就懒得顾忌了。
    还是尽快把东西弄到手吧……
    飞到空中之后,找起来果然就快了很多,禹天泽快速疾飞,越过了很多山头。
    突然间,牧子润开了口:“师尊,那处有一株灵药上升起云霞,是极珍贵的霞仙草,对弟子很有用,师尊……”
    禹天泽稍停了停,看过去:“……”
    霞仙草和云霞什么的他是没注意到,可徒弟所指的那座山峰,不是他一直在找的山峰又是哪个?
    然后他才看到有一抹淡红色的云雾袅袅升起,很前方的火红树叶夹在一起,如果不是仔细观察,是很难看清楚的。
    那云雾的下面,的确是有灵药将要成熟,更让他诧异的,是这株灵药和他上辈子所要采摘的元岩花分别处于山峰的阴面与阳面,正是相对着的……想来他那次没发现霞仙草,是因为这灵药已经在前一次的秘境开启中被人采摘了吧。
    禹天泽想到这里,心里一凛。
    如果说上辈子霞仙草提前被人采走,那么那时必然有人来过这里,虽然不知道是否那个来人也接受了仙宫考验,可毕竟他是要找那山洞的,遇见生人的结果,可能是节外生枝……那么,还是要尽快摘掉霞仙草,将这里的异象去除,以防被人再度发现才好。
    说做就做,禹天泽当机立断,带着牧子润直冲山峰阴面:“速去摘来。”
    牧子润当然听话,他发现自家师尊现在的情绪有点怪异,也不敢怠慢,马上把那灵药摘了,放到玉盒中。
    这灵药有七百年的药龄了,对他修炼的水属功法有奇效,必须妥善保存。
    禹天泽眼见霞光消失,这霞仙草也被徒弟收好后,才外放神识,在周围百里搜寻一遍――很好,起码三十里之内是没人的,基本安全。
    之后,他才带着徒弟,开始在这座山峰上寻找。
    整座山并不是太高,占地面积也不是很广阔,要找到那个山洞,哪怕用步子量的,也该能找到……才怪呢。
    禹天泽把山峰找了三遍,也没看到那个山洞。
    真是见了鬼了。
    难道这一次主动去碰机缘,机缘反而不来了不成?
    这样想着,禹天泽心情越发郁闷起来。
    然后,他决定找第四遍。
    如果第四遍还不成多的话,就别在这秘境里久留好了。
    正想时,那边牧子润发出一声痛呼。
    禹天泽转脸看过去,就见到徒弟居然是一脚踩空,直接摔进了一条狭窄的山缝里。那样子,似乎是被卡了一下?
    牧子润有点哀怨。
    他本来是看师尊好像心情不悦所以发了个呆想着要怎么让师尊开心起来呢,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堂堂的金丹修士,居然也会被山石绊倒,被石缝卡住――这一点也不科学!
    抱着必须要向师尊讨点安慰的念头,牧子润就看向了师尊,露出无奈的神色:“……师尊,且拉弟子一把。”
    总之,牵牵小手揩点油先。
    禹天泽:“……”
    他忽略了徒弟的求助之意,而是盯着卡住他徒弟的那石缝,陷入了某种未知的情绪之中。
    怎么说……熟悉的石缝,再往两边开阔那么一点,就是他以前进入过的山洞了。
    现在该说“踏破铁鞋无觅处”吗?
    而且――
    禹天泽目光有点复杂地看向了牧子润。
    不管怎样,自己找了很久完全找不到的地方,居然给徒弟随便一脚踩进去,就正好踩中,再加上之前他久寻不到的山峰,也是因为徒弟看到了云霞而发现……这该说徒弟运气好,还是该说那仙宫的真正有缘者,或许是徒弟也不一定?
    想想看,上辈子禹天泽独自前来,得到了仙宫,结果自己把自己蠢死了,仙宫则被他送给了现在的这位徒弟。这辈子他重生后不那么蠢了实力暴涨,结果追着原地址过来也找不到具体所在,反而是徒弟随随便便两脚过去就能撞上。
    这样的巧合连着来,那就不是巧合了。
    徒弟的气运……真是前所未见。
    久等不到自家师尊爱护的牧子润,发现师尊看着自己的表情略古怪,他心里一个“咯噔”。师尊这是怎么了?他假装崴脚撒个娇而已啊,要不要跟看外星人似的啊……还是说师尊觉得他太弱了有点想再揍他一顿?
    有点心惊地等了一会儿,他才见到他师尊伸出手,一把将他拽了出来。
    然后,一声轰鸣。
    禹天泽打出一团雷光,直接将石缝开辟成了能容一人通过的石洞,再接下来,他就当前一步,走进其中。
    语气有点纠结的:“跟上来。”
    牧子润眨了眨眼,老老实实地,也就跟进去了。
    师尊要找的地方,居然就是这里吗……
    91脑洞很大的徒弟
    禹天泽心情还没调节过来,但也不至于觉得徒弟是老天爷私生子所以明鸢才会让他成了炮灰来成全徒弟的――只要一想如果没有仙宫让他看到明鸢的真面目说不定他一辈子都要犯蠢,就又有种诡异的“反正给了徒弟又不是给了别人其实也没什么吧”……这样的感受。
    山洞里的布局跟上辈子见到的没什么差别,可以说是一路坦途,不过越是往里面走就越是狭窄,禹天泽那次为了躲避火角蟒――那玩意儿很粗壮――所以直往洞穴深处遁走,也是同样路窄。
    如果不是禹天泽前世今生都是瘦削修长的身材,被真卡在半路也说不定。
    很快,大概有个百十步后,前面的光芒明亮了些。
    这时候,禹天泽稍微停了下来。
    在他的身后,牧子润亦步亦趋追上。
    禹天泽把手递出去:“拉着为师。”
    牧子润目光微动,把手放上去。
    之后,禹天泽把牧子润抓紧,往前走了一步――
    随即天旋地转,一道光芒把两个人一齐笼罩住。
    而这师徒两个,也进入了另一片天地。
    禹天泽脚踏实地后,看了看自己的手心。
    本来被他拉住的徒弟并不在这里……这并不奇怪。
    仙宫的考验,当然不可能让两个人去闯同一个地方。
    可是,既然只要找到地方就能接受考验,那么未必只能每次只让一个人单独进入考验之中――所以他就做了个实验,如果他和徒弟同时踏进山洞深处,究竟会是怎样?
    因为早早留意,禹天泽看得很清楚,上辈子带走他的那道光同时将他与徒弟都卷了住,而他现在站立的地方,也是和上辈子一样考验之地。
    徒弟他,应该也在另一个空间里接受考验才是。
    只不过,却不知道他所要经历的,究竟是什么样的考验了。
    把徒弟的事情抛开后,禹天泽专注地观察此时的情况。
    也许这考验真是因人而异,也有可能是每一个第一次来接受考验的人都遇见同样的情况,更有什么其他的可能,谁又能说得清楚呢?
    可不论如何,对于禹天泽而言,现在遇见的,跟上辈子遇见的的确是一模一样。
    首先他遇见的,就是蚀骨美人阵。
    好吧,这是个幻阵,演化出来的那就是层出不穷的绝色美人,囊括了各种类型,不管是柔弱的、艳丽的、妩媚的、妖娆的、清纯的,还是端丽秀美的、清艳绝伦的、出尘脱俗的、单纯长得好看到极点的。
    总之凡是能想到的,这里都能看到。
    而且每一种类型里还分男女,一个个地缠过来,那些姿态和幻阵结合到一起连一点浮夸的痕迹都没有,一个比一个演技强,一个比一个姿态自然。
    真是让人眼花缭乱,恨不得赶紧抱来几个大被同眠才好。
    禹天泽:“……”
    老实说,美人阵的确是很多考验里都必备的一项,然而这一项却也往往是考验中最肤浅也最管用的一项。
    不管修士是否成仙,有几个是断绝了七情六欲的?
    只要稍有放纵看到了个合自己眼缘的,再配上阵法的迷惑,就会被钻到心境的空子,陷入更深的迷惑中,自己也忘了自己的目的了。
    不过,禹天泽却只是面无表情地看了三秒钟。
    然后他袖子一挥,把这阵法驱散了。
    这些人的脸长得普普通通不说还没一个顺眼,晃来晃去的好生让人厌恶。
    就算是在上辈子,他也同样只扫过一眼,就顺利突破了这第一关。
    同时,在另外一个空间里正在闯荡同一个关卡的牧子润,也在某种程度上跟他师尊的想法同步了。
    他在看到这让人目不暇接的美人后,生出来的第一个想法居然是……
    “没一个长得比我师尊好看,还敢来迷惑我?”
    之后,自然他也是随便挥了挥手,施施然直往前方走去。
    没工夫在这里多做停留,牧子润只暗暗想着:这看起来是个考验之类的东西,还是快点闯过去,好去跟师尊相见吧……
    师徒俩分别闯关,总共七个关卡里,第一关为色,第二关为财,第三关为酒,第四关为气,第五关为耐心,第六关为意志,第七关为悟性。
    在突破第一关后,第二第三关卡都很容易解决,但第四种的“气”,在修真界里就是意气之争。
    这年头谁不讲究个面皮?要讲面皮,当然就不能很好说话,要不好说话,那么很多时候别人打了你的脸,你就得立刻给他打回去。
    于是乎,这个“意气”,就很不好解决了,且每个人的解决方法,都是不同的。
    不过,对于禹天泽和牧子润而言,态度比较一致。
    有冤抱冤有仇报仇――快意恩仇嘛!
    如果一时不能踩回来,那就等实力强大了踩回来,这样才能念头通达,通达以后自然就没有了意气。
    完全没什么好纠结的。
    于是,这一关居然过了。
    牧子润辶艘幌隆
    也许,这只是考验一下通关者的人生态度?别唧唧歪歪就好吧……大概。
    后来的耐心和意志,其实是结合在一起考验的,禹天泽意志坚定,但耐心不怎么样,可耐心虽然不怎么样,需要耐心的时候他却可以凭借意志搞定,所以顺利过关了。而牧子润呢,他前世白手起家成为商界大鳄,经过的挫折也不知多少了,意志方面没什么问题,而耐心上……他最不缺的就是耐心。
    直到最后一关的悟性。
    从小时候三灵根就能凭借悟性使自身修炼速度堪比双灵根甚至单灵根的禹天泽:“……”
    上辈子自己一个人摸爬滚打借助系统没师尊指点自行在几十年里突破至元婴的牧子润:“……”
    他们面对的是那几乎一面墙的、让人两眼发花的杂乱无章的图案,而他们需要做的,是从这图案里提炼出至少三套功法来。
    以三个时辰为限。
    结果……
    三个时辰后,禹天泽推开了一扇大门,牧子润也推开了一扇大门,两个人在一道光幕前相遇了。
    禹天泽领悟雷火属性功法三套,包含锤法与两种神通术法。
    牧子润领悟冰水属性功法三套,包含三种神通术法。
    这下子,两个人都顺利闯关完成,居然分不出上下。
    ――在这里本身的境界修为都是不管用的,完全只能凭借自身的意识来进行闯关,大体上总是公平的。
    可也是因为这样的公平,让考验之后的两个人,都没能得到禹天泽上辈子的待遇。
    禹天泽看了眼自家徒弟。
    在上辈子,他闯过七关之后,面前出现的并不是光幕而是光球,更远处则矗立着一座极其巍峨华美的仙宫,同时他还会得到一个消息,那就是只要吸收了光球,就可以顺利把仙宫融合在身体里。
    之后光球就自动冲过来。直接汇入他的眉心了。
    这一次,可没有这种待遇。
    牧子润不知道自家师尊心里的想法,他只管快步走过去,迅速抓住了禹天泽的手:“师尊去哪里了?弟子好生担忧!”
    禹天泽:“……为师闯过七关,你却如何?”
    牧子润心中微动,也是笑道:“弟子亦闯过七关了,还要多亏师尊平日里的教导。”
    禹天泽比较满意。
    虽然闯关的时候徒弟遭遇到的事情多半只是针对其个人的考验而跟他这个做师尊的没什么关系,可徒弟这样说,足以证明他是个不忘师恩之人,真是、真是让他心里十分快活。
    牧子润见他师尊神情缓和,准备继续来几句“甜言蜜语”,在这样二人世界的密闭空间中,不是气氛正好吗?
    只是下一刻,他的表情就变了。
    与此同时,禹天泽的神色也是微微一动。
    原来师徒俩还没说几句话,就有一股强烈的意识分别钻进了他们的脑子里,言下之意就是,两个人都资质绝佳悟性良好且心志符合规定,可仙宫只有一个继承人却有两个,就得再做一个甄别。
    方案一,两个人把实力压制到同一个境界后打一场,谁赢了谁就继承。
    方案二,两个人自己协商一下到底谁来继承。
    当然了,那道意识还表示大家不用怕,得到仙宫认主后可以凭借这玩意的防御能力遁走千万里,一般二般的人压根就没法子突破,不用担心杀人灭口之类的事情。而且仙宫的攻击手段也不少,如果……
    后面的未竟之言,简直就是昭然若揭。
    按照一般正常情况,仙宫这么让人觊觎的东西,对于任何一个修士而言都是大有帮助的,就算是资质绝佳的,也可以利用它减少修炼的时间,尽快且无隐患提高自身实力。
    修士虽然不为外物所惑,但都快要堂堂正正到手的东西,肯定还是不愿意放过的。
    因此,大打出手是必然,要是个各方面都不错偏偏人品低劣的,互相残杀也是说不准的事情――否则另一个出去后直接泄露了仙宫的消息,那可怎么办呢?
    方案一就是最好的方案了。
    可是这话刚说完,牧子润却后退一步,直接选择了方案二:“弟子修为低弱,仙宫在师尊手里更为有用,自然由师尊认主最好。”
    禹天泽的心情又复杂起来。
    他看得出徒弟的心意是真诚的,可也正是因为这样,两辈子对比太鲜明,让他一时之间有点没词了。
    牧子润倒没有那么多的想法,他满脑子转动的,都只是一个念头。
    要让师尊住进他送的房子……
    住进他送的房子……
    他送的房子……
    仙宫可比那雷火殿好多了,虽然这仙宫现在属于两个人平分状态,但他这么一个放弃大可以当成是他送的嘛,要是运气好他以后把师尊追到手,他们还可以就在这房子里成婚,说不定还能在里面最好的房间诶嘿嘿一下。
    然后他就想起那时候师尊穿上红衣会是什么样子,他可以把师尊的新房子布置成什么样子,也许在仙宫里还会有更好的浴池?
    脑子里的意识一下子狂奔八百里,变得更加奔放了。
    想着想着,牧子润也没忘了正事,他直接抬头说道:“我牧子润放弃仙宫传承!请将这传承送于小子师尊罢!”
    这话说出来,再没什么疑问。
    一个光团就和上辈子禹天泽见过的一样,钻到了他的眉心里。
    牧子润看着师尊闭目炼化的样子,有点暗搓搓地想着:
    算不算是“聘礼”呢……
    92坦白了
    禹天泽睁开眼睛的时候,仙宫已经正式认他为主,而且比起上辈子他元婴期修为只能开启仙宫第一层,目前他的化神期境界,已经可以开启到第二层了――这仙宫,据说总共是有五个层次的。
    而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正在给他护法的徒弟。
    ……尽管上辈子他可说是倒霉透了,但这辈子却有点安心起来。
    他见过了太多为一点利益就可以互相残杀的父子、兄弟、好友、爱侣,就连明鸢那样“单纯善良”的人,虽然被他那样看重不也还是为了所谓的“爱情”毫不犹豫背叛了他吗?
    可是这个人却不一样。
    连仙宫都可以拱手相让,甚至没有半点犹豫,还在明知他不会有什么危险的时候一直守着他……
    就算禹天泽再怎么喜怒无常,这时候也觉得心里一暖。
    看来,他并不是没人在乎。
    徒弟的孝顺是真心实意的――他再一次确定了这个。
    这样的感觉,让禹天泽一瞬间变得高兴起来,而这样的高兴,远远盖过了他能掌握第二层仙宫的欣喜。
    牧子润是很了解禹天泽的,他一下子就发现了自家师尊的态度更加和缓,简直就是前所未有的“温柔”,赶紧勒住跑马的思想,开始继续刷存在感:“师尊可好?那仙宫对师尊可有助益?”
    禹天泽点点头:“为师很好。”
    牧子润如释重负般舒口气,目光十分温柔:“这样就好。”然后他笑容也更温柔些,“弟子恭贺师尊又得助力,必然能借此一飞冲天,早日成仙得道!”
    禹天泽本想要回个笑容,但他除了讽笑嘲笑讥笑外,居然连个正常点的笑容是怎么做的,都想不起来了。
    心里觉得有点郁闷,他板了板脸,说道:“……你随为师过来。”
    说完,他又伸出手来。
    牧子润微微一笑,立刻也是伸手,然后好像不小心似的跟他十指相扣,抓得紧紧。
    趁着师尊高兴,再占点便宜先!
    禹天泽还真没注意到两个人的牵手姿势有点不对,他要真有这个情商,上辈子也不会那么有眼无珠那对狗男男说什么信什么了不是?现在他的心思完全不在这上,而是转到另一个地方去了。
    比如说,跟徒弟说一说他其实是重生回来什么的……
    因为种种原因,如今的禹天泽觉得,他的徒弟已经得到了他一生一次的信任――并不是不得已的信任,而是完全的、再没有一点怀疑的那种信任。
    加上徒弟心里的弯弯绕绕也有很多,禹天泽想着,说不定徒弟知道了以后,还能从上辈子的那些消息里面算计些什么对他们师徒俩特别有好处的事情也未可知。
    活了两辈子,禹天泽从来就不是个喜欢遮掩的,不得已而为之的时候也就算了,明明可以和自己共享秘密的人就在眼前,天天两个人这么接近,如果还要在很多时候――比如每每从上辈子知道消息里捞好处的时候――来做掩饰,对他而言就实在太不爽了。
    现在就是个好机会。
    当仙宫这个心结也彻底在禹天泽心里消失的刹那,他那曾经无比失望后来只是勉强好点的心,也彻底恢复如常。
    在潜意识里,他更觉得,也许这是个再好也不过的机会也说不定。
    ――禹天泽没有曲折心思,却有他自己做事的方式。
    ?
    师徒俩被仙宫吸入后,就彻底感觉到了澎湃而充盈的清新气息,这简直是上品巨型灵脉里才能散发出来的浓烈灵气,在半空中几乎都要形成了乳白色的云雾,把仙宫内部的环境映衬得当真就像是仙境一样。
    牧子润当然是有点好奇的,不过禹天泽则是驾轻就熟,对这里完全没有生疏感。
    在徒弟进入仙宫后,他很干脆地咬破了手指尖,往徒弟的额头上画了个符。
    很快这符变成了金色,沁入到牧子润的皮肤之下,同时,一股微微发烫的感觉,也立刻被牧子润感知到了。
    牧子润没躲闪,等禹天泽做完后摸了摸额头:“师尊,这是?”
    禹天泽冷哼一声,也不解释。
    但很快牧子润就知道了。
    这符就是仙宫的通行证,只有仙宫的主人才能颁发,当有了这个符之后,仙宫就可以任由对方进出,完全不必担忧被仙宫的禁制伤害――反之,如果没有这个符而试图在仙宫里横行的话,那么轻则被驱逐,重则被杀死,半死不活的可能性,那也是不小的。
    牧子润心花怒放。
    他只知道以自家师尊的性格,肯定会允许他在仙宫里拜见甚至是仍旧和以前一样贴身侍奉师尊,却没想到师尊这一下直接给了他第二权力――也就是说,除非他让这仙宫伤害他的师尊,否则这仙宫的禁制,就是对他也全部开放的。
    ――当然,让他欣喜若狂的并不是得到这样的权力,而是像仙宫这样比至宝更罕见的巨大金手指,很多时候其主人对自己的道侣都不会开放到这个程度,何况还只是其他人呢?而退一步来说,即使会有人对他人完全开放,那个被开放的往往也是和自己双修且深信不疑的爱侣,这、这不是正合他的心意嘛!
    师尊这举动,无疑是证明在他的师尊心里,再没有任何人比他更重要,甚至连师尊日后可能会有的道侣,都没有他值得信赖――不不,或许对于他师尊来说,能把这仙宫的第二权力直接交给他,就是他也许根本就没有过找什么道侣的心思,甚至师尊的道侣根本不会是除了他以外的其他人。否则,不过是个跟随他伺候他的徒弟罢了,何德何能,可以得到这样的眷顾?
    牧子润的脑中,再度生出了无数的想法。
    每一种都跟师尊有关,而且每一种都建立了无数个揣测又再度推翻。
    禹天泽则是意识很清醒地让徒弟分享了仙宫。
    他对自己人向来豪爽,徒弟对他这样,他自然也只会对徒弟更好,连重生的秘密都准备坦白了,区区一个仙宫又算什么?
    如果他真的是那么狭隘的人,上辈子也不会把这件事告诉给明鸢。
    只是虽然他上辈子也立刻就知道这些作为“通行证”的符如何绘制,却也从没想过要把仙宫的权力交给明鸢。
    ……并不是因为他那时候不肯分权,而是他觉得明鸢太弱了,并且容易被骗,说不定会给他带来一系列麻烦很不划算。
    反正明鸢需要什么他都会给,这符给不给,其实没多大关系。
    也幸好禹天泽不相信明鸢的实力,否则上辈子他在自爆之后,拥有符的第二权力者就可以感知仙宫的存在,也能顺理成章在禹天泽之后代管仙宫了。
    那可就真成了彻头彻尾的悲剧。
    牧子润很快也适应了符,陪着师尊把仙宫的第一层和第二层都逛了一遍。
    在第一层里,房间的多少完全可以凭借仙宫之主的意志来创造,至多能达至九百九十九间,大小没有限制。
    另外还有丹房器房灵泉寒池密室私库,堆放着无数可用的丹药法宝和各种资源。
    直叫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只不过,这些东西大多数就只是元婴期及其以下的修士可以使用,如果到了化神期以上,用处就不大了。
    到了第二层,差不多就是在第一层的基础上来个扩展,好东西的数目相对少了些,不过质量也更高。房间的数目,只有三百六十六间,同样大小不限。
    而且,两层仙宫都有九十九种禁制,八十一种威力强大的法阵保护,不管是什么样的人物闯进来,都得被这限制,无法取走仙宫里的任何东西。有了这些防御手段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