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4

仙宫之主逆袭[重生] 作者:衣落成火

      ,你却又要科考做官,对你大为不利。你可想好了么?”
    99别想害人
    这不管男女,只要是入了内什么地方,那就是贱籍,即使赎回来改成良民了,也没多光彩。要做官肯定得身家清白,要真正的李狗蛋真是被从楼子里找出来,哪怕李蒙只是他哥呢,也肯定清白不到哪里去了。
    多多少少都有影响。
    李蒙却没犹豫,他只正色说道:“若不是当年二弟……现下我们一家人恐怕早已没了性命,哪里还能嫌弃二弟?待日后只要一家团聚,纵使在官场上受些闲言碎语,也没什么要紧的。日后若是升迁不易,李某多尽力斡旋一番,也未必没有法子,不过升官慢些罢了。但我那二弟,却不能再任由他在那种污浊地方被人糟践。”
    这番话出来,牧子润才点了点头,算是答应:“若是日后真有一日见到,我等自不会袖手旁观。”
    说完为了真实性,他还找李蒙问了问李狗蛋的特征,有没有信物什么的,把这戏码演得足足的。
    李蒙倒也记得清楚,就连他二弟屁股蛋子上有颗痣的事情,也都说了出来。
    禹天泽:“……”
    徒弟屁股上有痣吗为什么我不知道?
    牧子润也“……”。
    不说别的特殊点说这么个隐秘部分,刚说这李蒙读书没读成书呆子现在就被打脸了。他也不想想要真能看到他弟弟屁股蛋子上的痣,那得是干什么的?
    这是鼓励“侠士”嫖他弟弟吗!
    李蒙说完以后,似乎反应过来,有点尴尬地笑了笑后,又说道:“小时候狗蛋便与李某长得颇为相似,如今他长大了,应当也是如此的。”
    牧子润又点点头。
    这才像话嘛!
    不过总体来说,这个李蒙当年年纪那么小,都能记挂着他这二弟,可见不论是愧疚也好兄弟情深也罢,也没枉费他读了这么多书,知道礼义廉耻。
    这李家人,也是知晓道理的人家。
    过了几天后,省城就到了,李蒙等不多时,就到了应考的时间。
    他进了考场去考试,这一连九天不得出来,牧子润就跟禹天泽呆在客栈里,偶尔也逛逛凡人的集市。
    算是锻炼一下红尘道心什么的。
    禹天泽问他:“你那般耍弄李蒙,是为甚?”
    明明那个李家二小早就进了仙门,徒弟还跟人编故事,不是多此一举吗。也不知道心里又弯弯绕绕地想了什么!
    牧子润连忙解释:“不瞒师尊,弟子只是看李家人值不值得罢了。”
    禹天泽皱眉:“有什么值不值的。”
    牧子润笑道:“弟子到底承了这具肉身,且不知这肉身魂魄去了何方,要来斩断因果,只得从他的亲缘上找补。大概是弟子两世为人有点恻隐之心的缘故,既然要还他亲人,总想知道他的亲人是否对他还有牵挂。若是品德败坏,当年卖了他却毫无愧疚的,弟子这心中也有些不愿意的。而如今看李蒙对他依旧如此愧疚,弟子心里就舒服多了。”
    天道在上,牧子润这因果只要是找到了人,要遇见的是修士可能还牵扯比较大,可遇到的是凡人,那就是想怎么还就怎么还,完全可以任意钻空子。
    只不过他因为这李狗蛋的原因重新活了下来,不说愧疚,亏欠还是有的。
    既然亏欠了,在斩因果上就可以做点文章,他停留这么久,浪费这些时间,不就是为了看看李家真正欠缺的是什么,以及李家的性情怎么样么?
    李家不好,牧子润完全可以在斩因果的同时,想个法子让他们终有一日自食其果。而李家好,他的心思就会花在正面上了。
    牧子润跟自家师尊好好剖白了一下自己这么做事的前因后果。
    禹天泽越发觉得他想太多,但作为一个宠爱徒弟的好师尊,他也只是脸色又冷酷几分,只道一声“心思软弱”,却没有责问什么。
    牧子润见到,心里自然更加高兴。
    等因果斩断后,他就去给师尊建立根据地,发展他们两人的“爱巢”。
    嗯,将来的。
    九天考试一晃而过,牧子润还很有侠士风范地去考场门口接了李蒙。但禹天泽觉得此举略蠢,就还在客栈里呆着。
    牧子润对此毫无异议。
    老实说,要真让师尊去接李蒙,就算是壳子他哥,他也会吃醋的好吗!
    ――言归正传。
    那李蒙虽然平时也会做农活,但大半时候肯定是读书,身体也没好到哪里去,以至于他出来的时候脸色发白,身子也摇摇晃晃,眼看就要倒了似的。
    牧子润就过去扶他一把,领着他回到了客栈里。
    这一路上,他当然也会问问,李公子你感觉如何啊,身体还好吗,考试还好吗,在里面受了这么多罪真是辛苦啦你有信心吗……之类的话。
    李蒙倒也很受用这些关心,听了以后就一一回答,等终于到了客栈,他当然是立马滚上床,先睡个一天一夜再说。
    等醒来后,他也就紧张起来。
    他决定在这里等一下放榜的成绩,要是成绩好当然更好,要是成绩不好,他如果回家等的话,心里更加煎熬不说,还得看左邻右舍的脸色,他、他自尊心还是挺强的,就不去受那种压力了。
    牧子润对此没什么意见,因为他心里的那股危机感再度撩拨了他一下,就让他情不自禁地开始思考,在李蒙考试结束以后,究竟还会发生什么事?
    考完了,不就该阅卷了吗……等等!
    阅卷。
    牧子润的目光闪了闪。
    考官虽然很多,据说也比较公平,但要真有人想在这里作祟,还是有可能的。
    所以,他也许应该从这里着手。
    当晚,牧子润凑到了禹天泽面前,一双眼睛里满是柔情。
    禹天泽:“……怎么?”
    牧子润笑道:“师尊,弟子担忧有人会在阅卷时动手脚,想要去瞧一瞧。”
    禹天泽看他一眼:“要为师陪你去?”
    徒弟这是又在撒娇么。
    牧子润赶紧摇头:“不必劳烦师尊,弟子独自前去就好。”
    就算他喜欢师尊时时刻刻地陪着他,但也不代表他愿意让师尊为别人做事。他不就是走之前来刷个存在感么,可完全没有让师尊同行的意愿。
    禹天泽本来也没什么兴趣,见徒弟只是过来磨蹭,就拍了拍他的肩:“既如此,你自去罢,为师在房中等你。”
    牧子润一愣,然后,他觉得有点热。
    在,房中,等……
    好吧,师尊不是那个意思,但真是让人有点把持不住啊。
    禹天泽的思想没有他徒弟那么不纯洁,他闭上眼摆摆手,让牧子润赶紧去。
    在凡俗界呆着的时候也一样要修炼,小崽子的游戏,他就不掺和了。
    牧子润有点失望。
    但很快回过神,他就去探个情况,师尊不挽留他也很正常么。
    然后他就一晃身,整个人消失在夜幕中了。
    阅卷的考官集中在官邸,现在虽然天色已暗,但为了能顺利弄出结果来,考官们也在熬夜批阅。
    一般说来,同一份试卷要糊名经过好几个考官的手里,分别给出评价,最后还要给主考官审核,才能得到最终结论。
    当然这次也不例外。
    牧子润隐匿身形,在房中等着。
    世俗的考官都是肉眼凡胎,根本没人能看到他的身影。
    之后,他开始留意每一个考官的表情。
    如果要做手脚,应该是有考官被收买吧……
    渐渐地,阅卷的考官看的卷子越多,当然也就疲惫起来,精力不像之前那么充沛,对旁边情况也并不那么注意。
    这时候,牧子润发现一位考官的动作有些鬼祟。
    当然了,这举动很隐晦,通常是很难觉察的,可对于修真者而言,却根本不需要怎么留心,就已经注意到了。
    那个考官用手在袖子里摸出个什么东西,然后又在他面前的几份考卷上不着痕迹地抹了把。
    牧子润看得清楚,就在他抹过之后,那几张考卷上,都沾染了一些墨迹――就像是不经意碰上去,又在被收取卷子时没来得及反悔一样的痕迹,非常精妙。
    而这几份卷子,他透过糊名处看进去,可不就是李蒙吗?
    牧子润瞬间明白了。
    这个考官必然就是被收买的那位,而对于考生而言,试卷的整洁度是非常重要的。他污了卷子,就算李蒙再有才学,也会被压一压,至少这一次的考试,他是绝对不会被取中的了。
    真恶毒啊。
    直接毁掉李蒙的机会,让他即使再出息,此次不中就得再等三年,而三年后谁知道又是什么情况?说不定后面还有其他的谋算也未可知。
    果然,那考官立刻就叫了出来,语气里很不悦:“这是哪家的考生,居然将卷子都污了,如此不谨慎,怎堪取中做官,又怎能为民谋利?”
    他这一声出口,其他几个考官,也都围了过来。
    牧子润露出个冷笑,在另一位考官接过卷子去看的时候,他也顺手一抹。
    刹那间,那考官见到的,就只有干净整洁的卷面了:“哪里污了?罗大人,你这是阅卷多了,看花眼了罢!”
    那罗大人过来看时,果然十分整洁,他心里惊疑不定,只得打个“哈哈”:“对不住对不住,老夫许是真看花眼了。”
    而因为这件事,李蒙的几张卷子,反而被众多考官先行批阅起来。
    经过这么多人的手,那罗大人再想做手脚,就再不能成了。
    牧子润帮李蒙躲过这一劫后,便悄然离开。
    为了不斩因果,他是不能直接让李蒙中举,可给他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却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100因果斩断
    又过些日子,考试成绩出来了。
    李蒙这人虽然因为家境贫寒偶尔会有点仇富,但人品道德是不错的,才学也是不错的。
    这回的考试躲开了他人陷害后,以本身的真正实力,他还是得了个第三。与此同时呢,他也就得到了会试的资格,只等时间一到,就可以进京赶考了。
    报喜的人来了后,李蒙当然是松了口气,没得到解元是挺遗憾的,不过他也知道这天底下人才太多了,他这个水准也算是发挥得很好,接下来就只有更加努力,争取可以中进士做官来着。
    牧子润和禹天泽,就又送他回去。
    路上倒是遇见了些小毛贼,在李蒙还没发现的时候,就已经被牧子润解决掉,之后平淡抵达,之前萦绕在牧子润心头的那种至亲的危机感,也消失无踪。
    当然了,李蒙的前途是得他自己拼没错,可是做坏事的人总得有点报应吧?
    牧子润既然看李家人顺眼,决定给他们避了祸,也知道如果那罗家不怀好意,等他和师尊走了以后,李家还得倒霉。
    想了想后,他肚子里就冒出点坏水来。
    回到杨家的当晚,李蒙早已经走了,杨家父子也睡觉了,禹天泽在床上打坐,牧子润则掐了个诀,准备出门。
    禹天泽拧着眉:“你又要去做甚?”
    牧子润轻咳一声:“打蛇要打死嘛……何况弟子还没来得及打呢。”
    禹天泽瞥他一眼:“胡闹。”
    牧子润一笑,过去抱一把:“弟子去了,师尊不担心弟子安危么?”
    禹天泽:“……”
    在凡俗界能有什么危险?
    牧子润就这么看着禹天泽,直看得他眉头皱得更紧,也还是看着。
    禹天泽板着脸,他站起身,有点纠结地把徒弟的肩膀按了按,又被徒弟来了个熊抱后,才冷声道:“快去,狗蛋!”
    牧子润忍俊不禁,他爽快地笑了笑后,就飞身遁走了。
    ?
    罗沙才的老爹是个大地主,家族也还是挺庞大的,那个做坏事的罗考官,虽然勉强也能算得上是他们家的远房亲戚,那可也真是远得不能再远了――那人答应做这码子事儿,其实并不是看罗地主的面子,而看的是罗地主他闺女的老公的面子。
    前文有言,罗沙才他姐做了本地县官的大老婆,而本地县官虽然只是个县官,但背后的家族里,还是有做京官的人,品级也不低。
    罗沙才他姐跟罗沙才压根就不是一个段位的,不仅牢牢把住了县官的小心肝,还能把持住县官的后院,叫他不仅没娶新的小老婆,以前的几个也都蔫儿巴了。不敢跟她争锋。
    而这个罗沙才呢,因为是独子嘛,也是他姐的心肝宝贝,这回他自己觉得没面子,去他姐那儿告了状,又是他姐吹县官姐夫的枕头风,再使了好几把子力气,才弄了个这么阴狠的计策来。
    牧子润这次出来,就是为了找茬的。
    他并不是要无中生有,只是他觉得既然那家子人因为这点小事就能那么狠毒,平时里坏事肯定没少做,且他们只要做了坏事,就算再怎么遮掩呢,他这个做修士的,还能找不出证据来?
    自然了,如果那家人除此以外再没做坏事,那也只能说李家人气运不足了。
    ――修士从凡人家里找证据,那就跟作弊一样,根本不算事儿。
    值得庆幸的是,罗沙才他们家是真不是什么好人。
    牧子润没用多长时间,神识一扫已经把罗沙才这地主家里都看了个遍,沟沟坎坎边角地方就没一个地方漏下来的。
    所以很快地,他就在书房的暗格里,找到了他们家做坏事的证据。
    最主要的是账本,里面很多一看就有问题的也算了,夹层的支出部分还算上了给县官老爷的“进贡”,那数目已经超过了平常送礼的正常额度,可以往行贿上安置了。更让人觉得那罗老财略蠢的,是每一次送礼后求县官给做了什么事――比如他儿子强抢民女不成害人投河请帮着抹平的,比如有人告状县官也压下来的,比如事情闹大了打官司但原告很快败诉的,总之是劣迹斑斑。
    另外还有不少地契合约,上面写着某某村某某田以某某价位卖给罗老财的字样,那田地挺大的,可价位明眼人一看,那都算是明抢了,更别提还有干脆合约上就是自愿奉送的――话说这贫民的田地就是生计之源,能自愿给地主拿去吗?
    最后,居然还有一张私了的契约,表示谁谁的死因属于罗沙才手误,以多少多少钱财买断了,以后不再提这件事云云。
    反正还是伤天害理。
    牧子润看到这些,起码对于没有官身的罗老财父子而言,这些证据要送到愿意担事儿的官员手里,就足够他们死好几个来回了。
    偏偏这里能管事的官员,跟他们沆瀣一气……
    想了想后,牧子润把这些证据收起来,自己手指一点,给复制了一份假的过去。
    这假的要是见风,没多久就会湮灭在空气里,真的那份要做什么用途,还是得先看看再说。
    等罗老财这边没什么好逛的了,牧子润一转身,又去了县官家里。同样是用神识扫过,同样是从犄角旮旯里找到了县官坏事的证据。
    这县官,也是个贪赃枉法的。
    证据里主要是表示县官为他家族里那个京官在地方上联络了很多官员形成人脉网,官官相护,他自己手下则有大量如同罗老财这样花钱行贿的事迹,还有跟人合伙在私盐上掺了一脚,还有各种冤假错案,各种为京官拉关系跑路子找私财……有了这个,捅出来以后,那京官的官路,也就走到头了。
    收获很巨大,牧子润很满意。
    在飞快地造假过后,他就揣着这些证据,回去了自家师尊的身边。
    待牧子润出现刹那,禹天泽睁开眼,一抬头,就看到了徒弟笑吟吟地递过来一叠子纸张:“这是什么?”
    牧子润说道:“那一大家子贪赃枉法草菅人命的证据。”他眨了眨眼,“师尊觉得弟子将它们送给何人为好?”
    禹天泽面无表情。
    牧子润眼神无辜。
    禹天泽终于冷酷说道:“……你只管去寻此人对头就是。”
    凡俗界的事情,他怎么知道!
    不过大抵修士凡人在有些事情上都是相通的,若是要扳倒哪个又要借刀杀人的,自然该把刀子递给仇人的仇人。
    牧子润心中闷笑,面上却不敢表露。
    这样明明不懂却为了撑着面子而挖空心思想出个辙来的师尊,真是太有意思了!而且,师尊现在也不知道他是在故意“欺负”师尊罢?虽然不应该,但是,有时候为了吸引心上人的注意,男人嘛总是会有点幼稚。
    其实也是一种情趣……只是现在这情趣,还不能直接让师尊知道而已。
    跟师尊“聊天”后,牧子润也不再去逗他师尊,只要这件事过去,他该还的因果也就差不多了,而这证据放到哪里,他也早就想得清清楚楚。
    ――要是事先没个准备,他也不会去弄这玩意儿不是?
    于是牧子润把东西一收,又去跟他师尊凑趣,不着痕迹地把师尊刚才生出的恼羞之意,都给打消了。
    第二天,京城里的另一位大员书房里,出现了一叠他政敌的“小辫子”,其中从低级到高级,各种层次的都有一些。
    因为完全没发现有人过来,这大员出了一声冷汗,但很快他就露出了笑容。
    这些东西,足够他扳倒政敌,甚至是,挖出政敌背后的主子,也为他的主子增添一份力量了。
    而牧子润和禹天泽,也决定离开杨家。
    就在当晚,李蒙睡得很沉,而在第二天早上,他却在枕边发现了一封书信。
    他看完之后,眼眶都红了。
    信上说,当年被楼子带走的李狗蛋,后来被一位隐世的大侠救了。李狗蛋长大后武功盖世,经由多番查探才得知了亲人的下落,就和师兄一起,找到了出生的村落,同时,也正好遇见了三妹出嫁的情景。
    现在兄长已经要有出身,妹夫为人也很不错,双亲健在,一切转好,唯有一个敌人要对家人不利,因此他连夜偷取对方的罪证,交由兄长,请他便宜行事。
    但他所在门派从不出世,从此怕是再也不能相见,就在床边留下一坛金银,由兄长代为奉养父母云云……
    措辞很委婉,内容很煽情,文笔较朴素,字迹颇潇洒。
    作为文化人的李蒙举人看过之后,心里真是百感交集。
    知道二弟没事,他心里放下一件心事,但思及这些天的相处与交谈,愧疚却还没有散去。然后他看一眼床边的坛子,又看一眼窗外,长长地叹了口气。
    而这时候,牧子润抱着他家师尊的腰,在一团雷光里直奔千里之外。
    因果到这时候就算了结了,身体跟神魂也可以彻底融合,所以说,他得先找个地方打个坐,把这个隐患彻底解除。
    当然了,他口中还在叨念着:
    “师尊要带弟子去哪里修行?弟子觉得因果斩断后,可能突破有望,还要请师尊为弟子把关……”
    “师尊,因着这件事,弟子突然有了灵感,不如……不如还是等弟子突破了以后再对师尊说罢。”
    “师尊是否遁得慢些?这山水风光如此美妙,在高空俯瞰别有一番趣味……”
    “师尊,弟子有……”
    禹天泽终于忍无可忍:“……你这狗蛋,当真聒噪!”
    101海外之海
    禹天泽坐在山洞前,一边给徒弟守关,一边反省自己对徒弟太过宠爱的态度。
    之前那么长时间陪着他胡闹就算了,但徒弟最近似乎对他越来越……不尊敬,就让他有点小不爽。
    其实主要还是徒弟越来越喜欢撒娇,有些时候有点闹心。可对他本人来说,会撒娇的徒弟不像以前那么害怕他,跟他更亲近了,这也让他有点开心。
    禹天泽仔细想想,要是让徒弟恢复到以前那个虽然乖巧贴心却不那么亲腻的样子……他皱起眉头,又不高兴了。
    ――尽管总有人说他喜怒不定,但他自觉平时心情还是很稳定的,只不过最近却好像有点波动倒是真的。
    左思右想,禹天泽还是决定顺从心意。
    反正每隔那么一段时间他都会因为徒弟爱撒娇而苦恼,而每一次苦恼过后都还是会选择就这样下去……可见总是想是没用的,从其他地方找补回来,才能在苦恼的同时更加愉快。
    禹天泽的目光变得有点奇异。
    就比如说,最近让他觉得有趣的,是每次叫徒弟“狗蛋”时,能看到徒弟有点抽搐的表情,真是让他很顺眼。
    就这样找补,也的确是一件快事。
    而且,两世为人,他也很久没这么轻松过了。
    决定好以后对待如何对待徒弟的方针后,禹天泽也就没再想这个,而开始思忖其其他的事情来。
    就比如说,他徒弟很感兴趣的那个开创宗门。
    本来以他禹天泽的性格,是不喜欢做这种麻烦事的,但徒弟一心一意为他着想,就让他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他想着,徒弟现在的境界远逊于他,而来日里飞升的时候,他也不愿意抛下徒弟一人前去――要是他走了,弱弱的徒弟被人欺压可怎么是好?禹天泽倒也知道,他现下做事这样无所顾忌,还在下界时自然可以做徒弟的庇护,但一旦飞升了,徒弟说不定就会变成靶子了。
    当然,禹天泽也没忘了上辈子徒弟一个人打拼也是非常厉害的,为人师尊的,就算知道又怎么样?他这么看重徒弟,怎么舍得徒弟被他连累!
    所以,除非徒弟迎头赶上,否则后期他压制境界等徒弟一起渡劫,那是必要的。
    这样一来,以后禹天泽在下界还有很长的时间要渡过,做些什么其他的事情打发时间,也扩充一下自己的经验、阅历之类,也很不错。
    再加上,他学习了传承的功法,得到仙宫资源,也算是受了圣元仙人的恩惠,帮他建立个门派,不论结局如何,也算是无愧于心了。
    禹天泽于是,又开始回忆上辈子的事情。
    距离他上辈子死掉还有九十年呢,这期间发生过的事情很多,有些非常重大的,即使他不刻意去打听,也会灌输到他的耳朵里,大多数,都是秘境、异宝、资源等让修士们趋之若鹜的。
    他隐约的记忆里,似乎的确有一处福地,也在那时候出世……是什么地方来着?
    渐渐地,禹天泽的记忆一点一点地清晰。
    好像,是个移动的海岛。
    且说这个世界上,陆地之外的海洋也是很广阔的一片天地。
    这可不是内海,而是海外之海,非常浩瀚。
    在茫茫大海之内,有无数的妖兽,而在海上还有无数的海岛,岛上也有无数的妖兽――可以说,那海洋一块地域,就是妖兽的乐园。
    修真界有九大仙宗十八魔门,但是毫无例外,没有一个大型宗派是建立在海岛上的。原因无他,妖兽不允耳。
    人有人的势力,妖兽也有妖的势力,既然把海洋看成了自己的地盘,妖兽们又怎会允许修士在那里建立巨大势力来跟它们争夺资源呢?
    但同时,大型宗派不许有,小型势力却还是不排斥的――它们毕竟还是需要跟修士交换资源嘛!
    就比如说,散修联盟的大本营,还有一些散修中的有大本事的人,在那茫茫海洋上,还是能找到那么一些根据地作为自己的地盘的。
    长长久久发展下来,就有那么一种由实力强大的、散修出生的散仙,结成了珍异阁这么个等同于商行的势力。
    不管是陆地上的修士也好,海里的妖兽也罢,都可以跟他们交易,而这个珍异阁也扎根在一片海岛群上。
    那海岛群,就是三十三连雾岛了。
    言归正传,因为海外之海这块地盘上没有大宗门势力,一般如果出现什么灵气充裕的海岛,都是会很快被妖兽发现占据,当然也有可能被散修们发现,可发现是一回事,能不能保住,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可海岛都是固定的,能移动的海岛……这么多年下来,还就只听说过一次。
    据传言,那座海岛堪比仙山福地,灵气之充裕简直世所罕见,在第一次出世的时候就立刻被人发现了。
    当时的确有不少人过去争夺,但实力上都不是太强,后来终于有人得到那海岛,炼化了定岛神碑,其他人本来就要收手来着,没想到,那海岛“嗖”一声,就飘走了。直到这时候,那些人才知道,原来这海岛是能自行移动隐匿的,当时后悔极了,可再后来很多大修士过去寻找,也再没能找到这海岛的踪迹。
    而这件事,也成为了一件很轰动的修真界逸事了。
    禹天泽觉得,这移动的海岛就不错。
    如果可以找到它,并且在它还没出世闹出大动静之前先炼化了定岛神碑,那就能省了不少事儿了。
    牧子润出关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自家师尊以一种“沉思者”的姿态,坐在一个石凳上发呆。
    他先是默默地辶艘幌拢然后就发现,师尊果然不管什么姿态都潇洒极了,真是让人想立刻蹭过去……啊。
    禹天泽自然立刻发现了徒弟的动静,他转过身,神识简单粗暴地扫过去。
    牧子润很温顺。
    然后禹天泽满意地点了点头:“很好,有突破。”
    无疑牧子润的资质很不错,不仅能兼顾谈恋爱――虽然暂且还是暗恋,而且还能找出一切空隙提升自己的实力――尽管看不太出来。
    目前他成功晋级,就从金丹中期变成了金丹后期的修士。
    这样的进度纯属逆天了,不过要想结婴,就没那么容易。
    禹天泽想想当年自己突破的速度,对徒弟表示了赞许。
    比他那时候还快上那么一点点,想必也不是完全不可能追上自己的。
    这样很好。
    牧子润就笑了:“师尊要怎样奖励弟子?”
    禹天泽:“……”
    就说现在的徒弟已经不那么尊敬他了!
    不知不觉间,牧子润真蹭到了禹天泽的身侧,看着心上人的脸,满眼都是笑意。
    他倒也不是真的想得到什么赏赐,只是看到师尊明明没准备现在却要装作胸有成竹还暗中思考的纠结样子,让他那种“渴望亲近渴望受重视”的心情,就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禹天泽是真纠结。
    他早就跟徒弟说了仙宫里的东西可以任他取用,而他自己手里的东西虽然也很珍贵,可比起仙宫里那么古早那么多年的积存,就真的算不上什么。
    要是这么拿出来给徒弟做奖励,他这做师尊的面子往哪里放?
    更让他伤脑筋的是,如果他不奖励,徒弟会不会做出什么让他更纠结的事情来?
    ……好想揍他一顿。
    牧子润欣赏了一会儿自家师尊的表情,到底舍不得让他不开心,就很轻松地一把搂过去,给了师尊一个大大的拥抱。
    他很爽快地说道:“好吧,师尊奖励过了!”
    禹天泽:“……”
    更想揍他了!
    拿这个做奖励,是瞧不起他吗?
    不过禹天泽并没有真的揍徒弟一顿,他只是冷哼一声:“随为师去海外之海,到那时,你若有需求,为师都为你弄来就是!”
    说完,一拂袖就回屋了。
    牧子润轻咳一声。
    又把师尊惹得生气了……
    还是赶紧去哄一哄吧。
    至于那个海外之海,牧子润一转念,已经知道那是为了什么。
    想一想,如果开宗立派在那里,的确很隐蔽很低调,真是个不错的主意。
    只是在此之前,他还得把仙宫里有关于阵法的玉简古籍先看一看,也好准备一下护岛大阵什么的,师尊好像是不太喜欢弄这个的……
    第二天。
    牧子润抱住禹天泽的腰,朝他笑了笑。
    禹天泽已经很习惯徒弟蹭遁光的新姿势了,也没多看他一眼,就足底生雷,连着徒弟一起化作了一道雷光,直奔天外而去。
    他俩要去的目的地,当然就是海外之海。
    得先去那个三十三连雾岛看一看才是。
    ?
    大陆之外的海洋,真的很浩瀚。
    一眼看过去,别说是边界了,就连海上的岛屿,都不能瞧见。
    只有茫茫的水,无穷无尽的水。
    102我们“约会”吧
    禹天泽带着牧子润落在海边,一抬手又放出了青雷火云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