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5

仙宫之主逆袭[重生] 作者:衣落成火

      。
    牧子润问道:“师尊,要乘坐这个去么?”
    这艘宝船是他亲手炼制,当然知道它的优势以及它那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局限性――优势自然是快,而局限性,则是消耗很大。
    青雷火云舟跟紫雷焚天宝衣可不相同,后者是让使用者在斗法的时候能节约真元对战,而前者那就是很“烧”真元的东西了。
    没错,每一次驱动,都要耗费大量的真元。
    禹天泽的真元储备是很雄浑的,平时以他的水准,用这青雷火云舟到四处兜一个来回,是完全可以供给的,但如果是在那茫茫大海上,要横跨海洋……虽然凭借他的真元未必不够,可要是一下子用完了却在海上遇见了危险,那不是倒霉么?
    不过,牧子润也就是没话找话说。
    他是知道的,自家师尊的智商完全没问题,不会做出这么愚蠢的事情来……而除了用真元驱动以外,完全可以往里面塞灵石嘛!
    有了仙宫做后盾的师徒俩,别的不说,灵石那是大大的有,就让这青雷火云舟连续不断飞个几十年,都毫无问题。
    果然,禹天泽回应了:“不错,你且随为师上来。”
    牧子润就高高兴兴地跟着上去了。
    禹天泽神情冷酷,袍袖一挥――
    “刷刷!”
    只听得几声破空响动,那十多块光芒闪烁的灵石,就立刻镶嵌到青雷火云舟的几个凹槽上了!
    再然后,禹天泽心念一动,这辆飞舟就好像离弦的箭一样,眨眼间,已然前进千百里,投向了浩渺大海的……上空云层中。
    十八个时辰后。
    一片群岛就落在了师徒俩的眼里。
    这正是,海上最大的修士聚集地,那名声极大的三十三连雾岛。
    禹天泽念头一收,青雷火云舟就好像一团雷火般,骤然砸落在地。
    随即一道流光闪动,出现在地面上的,就是身材修长相貌极致华美的紫袍人,与跟随在他身后看来温柔稳重的英俊青年。
    这三十三连雾岛是一片很奇特的岛屿,大概就是三十三个环,还有大环套小环,小环与小环,大环与大环,大环与小环,环环相连,从高空俯瞰时有一种诡异的美丽,而在地面上去看,又能发现这岛屿其实非常广阔,不愧是海外修士的驻地。
    禹天泽和牧子润出现后,首先就看到好些停留在岛屿边缘的修士,他们穿得比较寒酸,神情也比较油滑,修为更只在炼气期左右,大多数都没什么修真的前途了。
    如今看见人来,就有好几个簇拥过来,还是有一个人抢到最前头,剩下的人悻悻然停下步子,又才不甘心地后退。
    这个修士只有炼气五层,个子很小,眼神机灵,这时候快声说道:“两位前辈是新来的吧?晚辈刘仁星,对此地最是熟悉,不如让晚辈给前辈引路?”
    牧子润一看就明白了。
    这样的人一般在热闹点的地方都有,往往都属于地头蛇的分支,也的确是对当地最熟悉的,有他们介绍,肯定省事儿,不过也得给好处就是。
    禹天泽自打有了徒弟,这样的琐碎的事情从来不管,就只要摆出一张“我很不好惹”的脸,自然就能替他徒弟震慑一方。
    同时呢,牧子润有一副看起来就很可靠的面容,气质也是那种“快来找我!我比较好说话!”这类,于是每每来的人第一眼注意到他师尊并且吃了亏后,再看到他时就会有一种被温水洗涤了的感觉,简直是好感翻倍涨,再于是,对他的态度也就更殷勤更热情了。
    这个刘仁星也不例外,他是完全不敢跟禹天泽搭话,总觉得稍微不敬分分钟就要被打杀似的,所以他的目光,基本全定在牧子润的脸上。
    现在嘛,也在等牧子润的回答,满眼都是期盼。
    ――原因无他,那个紫衣前辈不好惹归不好惹但是一看就很多钱好吗!既然很多钱冒一点危险完全值得的好吗!何况还能迂回跟和善人谈话呢!
    牧子润处理这样的事情也是驾轻就熟,人家要来带路就带嘛,大家互惠互利,也没什么不好的。
    然后他就笑着说道:“不知我与师尊要付出什么代价呢?”
    有戏!刘仁星一听,登时眼中发亮:“这三十三连雾岛,有十二大环,二十一小环,若是要走遍一个小环,则需要五枚下品灵石,而若是走遍一个大环,则是十二枚下品灵石。但如果包圆这三十三座大小岛屿,那么就有优惠了。”他竖起两根手指,“两块中品灵石就行,这可是足足便宜了几十块下品灵石的价钱!”
    牧子润的眼光有些意味深长。
    这家伙很会做生意啊,看起来是便宜了几十块下品灵石没错,但中品灵石与下品灵石虽然在明面的价位上是一比一百来兑换的,但中品灵石的品质可比下品灵石强得多了,而境界越高,也是吸收品级越高的灵石更有利,除非是不差钱的或者是用不了中品灵石的,一般人可不愿意真拿中品去换下品。
    说到这里就有意思了,这个刘仁星才炼气期的修为,要下品灵石足够了,他语气里的意思,却是这么想换中品……他给谁换的呢?
    还有,他也很有眼色啊,牧子润敢说,如果这家伙今天遇到的不是他与师尊,而是另外的不那么壕的修士,多半根本不会提起换取中品灵石的事情。甚至可能因为修士的性格不同,还有不同的应对方式呢。
    是个人才。
    那边刘仁星看着牧子润的眼神,心里有点惴惴。
    他应该不会看错啊,这位前辈怎么这么}人……
    牧子润把人看得都快起鸡皮了,才笑着点头:“那就让我占这个便宜吧。”
    言下之意,那就是包圆三十三连雾岛了。
    刘仁星看出这位年轻前辈是知道他的把戏,嘿然一笑后,连忙说道:“那两位前辈请跟我来……对了,前辈来这岛上,想有什么事情?是让晚辈依次带两位前辈过去,还是前辈询问了,晚辈直接找这样的地方?”
    牧子润这回看向自家师尊了。
    禹天泽冷酷开口:“去能淘换异宝之地。”
    刘仁星“嘶”一声,心里发颤。
    果然这个前辈很可怕!
    牧子润于是也对刘仁星说道:“刘道友可有指教?”
    刘仁星当然是赶紧回答:“前辈放心,这三十三连雾岛上,不管是什么样的坊市、夜摊、集会、拍卖会,包括一些……”他压低了声线,“……地下的,晚辈都知道。有晚辈带路,一定会让两位前辈觉得物超所值!”
    牧子润扬扬眉。
    真是卖力啊这位……
    然后他就从袖子里摸出块下品灵石,扔了过去:“那就看刘道友的本事了!”
    刘仁星接过来,喜不自胜:“放心!放心!”
    果然这个前辈很慷慨!
    结账是最后结的,有小费在手,刘仁星显然更热情了。
    他首先就直接把两个人带到了雨雾岛――也就是他们现在脚下踩着的这个岛屿上,最大的一处坊市里,口中还一面介绍:“这个雨雾坊是最热闹的,里面人多,摊位和商铺也多,尽管还不能和珍异阁相比,但不仅东西便宜不少,说不定还可以淘换到一些很适合自己的东西,就看两位的眼力了……”
    刘仁星一路絮絮叨叨,快言快语,先把附近几个岛屿上出名的并且真的有好东西的地方,都一一说了出来。
    ――反正这也都不是什么秘密,凡是来到这里的人,基本上都会打听这个。
    而里面的好东西嘛,淘换到的人不多,可还是有那么一些比较出名的。这就足够吸引人了。
    禹天泽负手向前走,整个人不像是淘换东西的,反而像是来体察民情的。但从他的表情来看,他对这里还是颇为熟悉。显然,他从前没少去过类似的地方。
    牧子润的眼力还是不错的,不过见过了仙宫里那么多的好物,说实话,他对这些摊位上的,还真是没多大的兴趣。
    走了一圈后,牧子润没看上任何东西。
    刘仁星也不以为怪,再把他们带到另外一处。
    牧子润照旧没看上什么。
    于是再去第三处、第四处……
    好吧,还是没有看中的。
    刘仁星不由咋舌。
    也不知道这两位前辈是哪里来的,居然眼光那么高?
    他先带他们来这里也是想给人省省钱,可现在看起来,说不定还是他狭隘了?
    雨雾岛、云雾岛、霞雾岛、虹雾岛……接连几个临近的岛屿,所有的集市刘仁星都带人走了一遍,结果一无所获。
    刘仁星想了想,提议道:“两位前辈既然遇不上合适的,不如去珍异阁瞧瞧?那里的价位是高了点,但东西是很齐全的,就连很珍稀的,也能弄到。”
    牧子润又看师尊。
    不知道师尊逛这么久累不累眼睛还好吗身体还好吗要不要找个饭馆先伺候师尊吃一顿?还是干脆找个客栈住下来,再来考虑逛街的事情?
    禹天泽皱眉:“看为师作甚?为师予你奖励,自是由你做主。”
    方才那些东西太次,难怪徒弟看不上。
    牧子润眨了眨眼。
    对啊,师尊是陪他逛奖励来着。
    就是之前太有约会即视感了……
    103闯珍异阁
    然后牧子润还是决定去了。
    既然来到这三十三连雾岛,要是不去珍异阁走一遭,好像也有点缺憾似的。至于里面的东西要不要,那不也是他们自己说了算?
    刘仁星一见,对两个人的财力又有了新的认识――看起来,的确是土豪。
    于是他又恭恭敬敬地带路了,这一面走,还没忘了一面把那个珍异阁的基本情况,来给两个人仔细介绍一下。
    这三十三连雾岛上的每一座珍异阁,规矩都是一样一样的,而这些规矩呢,也都是挺大的。如果进去的人不遵守,买不到东西还是小事,更严重的后果,还有可能直接被干掉。
    所以,千万要小心。
    譬如说第一条规矩,就是在阁内不能干架,要打可以,出去动手。否则不仅会引来阁里坐镇的大乘期强者出手干涉――没错,这阁里的实力就是这么强悍,每一座分阁都这么冷酷!
    要是一不小心毁损了什么东西,那就得十倍赔偿,且要是赔偿不出来,那就只好被阁里的强者给烙上一枚精神印记,你可以去挖矿还债,可以去加入奴隶队还债,也可以请自家好友亲戚拿资源来赎买,总之可惨了!
    这一点是重中之重,所有去买东西的人,就没有敢触犯的。
    ――当然了,你要是实力强大到可以直接挑翻一位大乘强者,并且敢保证在三十多位大乘强者的围殴下也能保住性命的话,那么规矩就自然形同虚设了。
    可惜目前,还没人能做到这个。
    到了门口,刘仁星已经讲解到第二个规矩。
    那就是,按实力上楼。
    是的,是实力不是境界。
    如果你真有本事能来个越级挑战,也一样可以往上走。要是能越的级别多了,还可以得到优待呢!
    基本上,自认为是天才的修士,总会去试上那么一试……
    就好比现在:
    牧子润和禹天泽刚走进那珍异阁的大门,就发现有个人倒飞出来,那可真是口喷鲜血一尺长,衣衫破烂像流氓啊。不仅仅自己受了重伤,就连穿在身上的法衣,也被反震之力弄得几乎成了碎步,弄得那人面色乍红乍白,用手一抹唇边的鲜血,就羞愧地跑路了。
    禹天泽看到,那人弹出的方向,有一道光幕,正好封住了前往二楼的楼梯口。
    这珍异阁,有五层高,第一层有四个楼梯口,分别通往上面四层。
    不得不说,这做法很阴险。
    一般就算设置什么关卡之类的,在第一层也就一个楼梯口,假如实力足够上了二楼,才会看到二楼到三楼的楼梯口,要万一在上面闯关出丑,也只有实力差不多的人可以看到。
    可现在不同了,在珍异阁的一楼里,来此的客人想去第几楼就得通过第几楼的光幕,否则根本不被承认,就算到了二楼,也别想更上一层楼了。
    这也就是说,嘿嘿,出丑就要大庭广众地出,管你修为多少,要是敢自不量力给管理人员添麻烦,就算是化神期出窍期的修士,也得把脸丢在大路上,任人践踏!
    而通常情况下,实力差不多的修士们,也比较喜欢到珍异阁里来围观。
    ……这也算是难得的乐趣嘛!
    尤其是低境界的修士,平时在外面争夺资源也好猎杀妖兽也罢全都干不过境界高的修士,要能在这里看到那群趾高气昂的家伙们吃瘪露丑,简直比自己越级杀死一头妖兽赚到大钱还要高兴!
    因此,这珍异阁,尤其是第一层,是很热闹的……
    就好像今天,依旧有不少筑基期的修士,在此地逗留。
    言归正传,珍异阁的第一楼里,只对筑基修士开放,要炼气修士想来也行,但得出示不弱于普通筑基修士的身家,否则,人家为什么要把东西白白给你看呢?
    珍异阁走的可是精品路线!
    等到那个第二层,基本就是金丹修士才能上去了――越级挑战的筑基期也行,只要实力达标,比如可以跟金丹修士干架的那种,珍异阁的管理员也不拦着你。
    然后就是元婴第三层,化神第四层,出窍第五层,反正有勇气那就试试呗!
    这海外打拼的修士,因为没有宗门的庇护争夺起资源来那是更凶残的,而每一个人,都觉得自己是天才……所以,每一天每一天,都有好多“空中飞人”。
    今天还早,这才飞出去第六个呢,之后来尝试的“天才”,恐怕也不少。
    禹天泽和牧子润走进门后,那第一层的修士们,就都是眼睛一亮。
    他们这样在外面混的,眼神都贼毒,不说一眼扫过去就知道你有多少身家,可也能知道个大致。
    这就足够让他们闹明白是伏击偷袭群殴打闷棍,还是巴结结交献殷勤了……
    禹天泽的表情依旧保持在冷酷状态,出门在外,有个性的修士未必各个是强者,但只要是强者,那多半都有自己的个性。
    他的个性半点不掩饰。
    在这样强烈的个人气势下,牧子润都显得没什么存在感,就更别说那个刘仁星了,简直就是透明的。
    于是,在一种沉默的气氛里,好多人围观着禹天泽走到柜台边,再从第一个开始看起……但他们略不懂啊,这样的高手,在第一层看个哪门子?
    禹天泽从在九阳门时开始就被各种打量围观,今天换了个地方被围观,也没觉得多么受不了。
    他就直接开口:“你且自己去寻,若有看中,皆无不可。”
    围观众:嘶,好大口气!居然敢在珍异阁里说这样的话!
    就连那面带微笑等土豪买东西的珍异阁管事,嘴角都忍不住地抽了一下。
    禹天泽冷哼一声。
    他当然也听到一些人发出的奇怪声音,但对他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大话。这里的东西再好再珍贵又怎么样?他手里的灵石够多,堪称一整个大型门派的储备,就算不用灵石,仙宫里也有足够珍贵的东西可以拿来以物易物。
    不过是区区一个珍异阁,能算得了什么!
    牧子润就挨个儿柜台去看。
    虽然这里的东西基本上都是筑基期的修士用的,炼气期的就很少了,金丹期的一些也是相对威力不足的。
    可只是看看而已,也让他多见识些东西,对他来日里自己炼器有用不是?
    禹天泽负手站在一边,就听刘仁星介绍另外几个光幕的事情。
    而那边,牧子润很快把所有的柜台都看完了。
    显而易见的,就没有一件是他看中的。
    禹天泽也不奇怪,筑基期的能有什么好东西?他让徒弟看,也是让徒弟长见识的意思,顺便看看徒弟能不能捡个漏而已。既然没有,他也不在意。
    牧子润走过来:“师尊,我们不如去二楼瞧瞧?”
    禹天泽哼一声:“随为师过来。”
    牧子润当然赶紧跟上。
    刘仁星这时候为难了:“两位前辈,晚辈实力低微,是不能往上面走了。”
    要不是因为跟着这两个人,他连第一层都进不来。
    牧子润朝他一笑:“无妨,你在此地等候我与师尊,待将这楼层看遍,且不论是否有得用的物事,我们都会下来。”
    这话一出,刘仁星心下一松,然后就瞪圆了眼。
    围观群众:刚才那个做师尊的口气就够大了,这个做徒弟的口气更大,这像话吗!是他们太自信还是我们太自卑!
    禹天泽身形晃动,人已经走到了……第五个楼层的光幕前面。
    这是出窍期修士才能进去的。
    换言之,得化神期里面的、能越级挑战的天才人物,才可以闯一闯。
    禹天泽走到那光幕前面的时候,伸出一根手指戳了一下。
    那光幕上传来一种压力,而光幕也流转出一种红光。
    围观群众大哗。
    要知道,境界足够的修士闯进去的时候光芒可是白色的!红光那属于境界不足!所以这个修士是以化神级别要去出窍楼层吗!胆子太大了啊!
    化神到出窍比元婴到化神还要更难好吗!楼层越高就越难闯的喂!
    禹天泽嗤笑:“徒弟,跟着为师。”
    牧子润表情严肃:“是,师尊。”
    禹天泽瞥他一眼:“紧张个什么?区区一道光幕而已,为师还不看在眼里。”
    围观群众:……
    已经无言以对。
    而暗搓搓的那些,已经生出了很阴暗的心思:狂啊!让你狂!等你飞出来!爷保证大笑三声!哈哈哈!
    禹天泽就动了。
    只见他慢悠悠地抬起步子,慢悠悠地往那光幕里踏去――
    看!他一只脚进去了!右腿进去了!半个身子都进去了!
    咦他怎么还没摔出来?哦哦!他身体停顿了,应该已经没后劲了吧!马上就要被推出来啦赶紧笑他!
    但是,禹天泽的身上突兀地闪烁出璀璨的雷光,随即又是一股灼热之气,流动的火焰,几乎给他披上了一层华丽的外衣。
    再然后,他就进去了。
    就好像从来没受过什么阻碍一样……
    104哭笑不得
    牧子润:“……”
    师尊进去了但他留在外面了怎么办?
    不是他不想跟,而是……没来得及啊。
    还没得过牧子润感伤一下师尊的强大自己老是追不上的苦逼感呢,就先感受到了四面八方穿刺过来的各种眼光。
    简直就跟无数钢针似的,狠狠地扎在他的身上。
    一片议论声响起:
    “那个紫衣人是什么来头?居然真的是能越级挑战的天才!”
    “太不可思议了,难道是哪个大岛岛主的后裔吗?”
    “那个年轻的还在,不知道他是什么修为……”
    “别看了,我都看不透他的气息,肯定跟咱们不一样,绝对不是筑基期!”
    “那、那是金丹?”
    还有人声音里有点疑惑:“说起来,刚才那个徒弟不是说要把整个楼都看遍……可他师尊已经不见了,他还留着啊?”
    又有人嘲笑道:“看他这副样子,被紫衣前辈抛下了吧?还说看遍――”
    话说到这里,戛然而止。
    因为所有围观群众都看到,那本来已经消散了涟漪的第五层楼光幕上,居然有一只手臂从里面钻了出来。
    紫色的衣袖,修长的手,这不就是刚才进去的那人?
    牧子润反应很快,还没等那手召他呢,就快走两步,来到了光幕前。
    果不其然,那手很精准地,就抓住了他的衣领。
    然后,牧子润就是微微苦笑,被那手拉着往光幕撞去。
    他默默地叹了口气。
    师尊,为什么要拉衣领……咱们手拉手不行吗……
    而其他的围观群众们,则是看到那手臂上窜起雷火光芒,几乎一刹那已在那个英俊蓝衫青年的体表形成了一层隔膜。
    之后那蓝衫青年就碰上了光幕,一点一点地,被拽了进去。
    围观群众:“……”
    这样也行?
    这样当然行。
    珍异阁虽然限制不同实力的修士进入不同的楼层,但要是出窍期、化神期的高手过来了,他们随身带着弟子侍妾同伴什么的,难道还不给个面子?
    面子是有的,只要实力够,能带几个人算几个人。
    而对于那些被高手带进去的人而言,也很有面子――这证明他们在高手心里地位很高不是?要不然珍异阁里不许动武,他们本来在低层次也很安全,根本没必要一定被强行带上去嘛!
    于是就在这一天,围观群众们不仅看到了有高手把弟子带上高层,而这高手还是能越级的,能越级不说还能带弟子……这说来有点绕口,不过足以证明,这位高手不仅是越级的高手,还不是一般二般的越级高手。
    能看到这场面,今天真值了!
    而后,议论声更多了,这一回,就是赞叹感叹和惊叹了。
    那边,牧子润被拽进光幕之后,看到的直接就是另一个大厅――这里已经是第二层了。
    他家师尊长身玉立,板着脸正看过来。
    那双冷厉的眼睛里,明晃晃的是一行大字:为什么没跟上来!
    牧子润:“……弟子实力低微让师尊失望了。”
    他能说自己是因为师尊动作太帅以至于呆滞一秒钟导致没及时迈步吗?这话说出来可能分分钟就要挨揍啊!
    如果是跟师尊两人独处时被揍也就算了,可要大庭广众被师尊一顿暴揍……那真是感觉自己好不了了。
    禹天泽冷哼一声:“还需操练!”
    牧子润恭敬低头:“弟子会努力的。”
    禹天泽是很宠爱这个徒弟的,他虽然从来不给别人面子,但如果不受到严重刺激,平常还是很给徒弟面子的。
    现在到了第二层,他就又一摆手,让徒弟挨个儿地看。
    牧子润就又去看了。
    不过他有点不明白,穿过第五曾光幕后怎么直接到了第二层?要是有传送阵,不该是楼层跟楼层相对?
    但一转念,他又想起有些阵法是可以凭借入阵之人心中所想来传送的,大概师尊进入光幕后,想的直接就是第二层吧……
    说起来,这第二层的东西,好像也没什么特别值得期待的。
    自打有了仙宫以后,师徒俩的眼光之高,真是直线上涨。
    禹天泽仍旧负手而立,就站在楼梯口一动不动。
    牧子润挨着瞧,这个看不上,这个也看不上,这个还是看不上……
    因为到第二层的修士基本就是金丹期了,他们看热闹的心情也不像一楼的修士那么急切,所以大半的还是自顾自地找自己适合的法宝、丹药之类的资源,要是想试一试威力,一旁还有一块测灵石能供他们检验不是?
    所以,这里还是挺安静的。
    很快,牧子润把第二层也看完了,就回到自家师尊面前,露出无辜的笑容:“师尊,这里也不合适。”
    禹天泽不置可否,走到第三层光幕,又要把徒弟拽进去。
    牧子润连忙闪避,在他师尊要拉他衣领的刹那,抬起手直接抓住他师尊的手,又讨好一笑:“师尊……”
    禹天泽看他一眼:“……哼。”
    师徒俩手拉手,就上了第三层。
    这一次,他们倒没激起什么水花来,平平常常地就走了。
    而第三层,这元婴期适合的地方,不仅柜台少了不少,这大厅的面积也小了不少,在这里闲逛的人就更少了。与此不同的是测灵石是级别更高的,所有修士给人的感觉都是“我不好惹滚远点”。
    自带嘲讽属性的禹天泽到了这个层次中,那种嘲讽感也没那么严重了。
    只有几个元婴修士扫一眼,见这人气息自己看不穿,就收回神识,也同样不来招惹对方。
    可以说,他们比起下面两层的修士,是嚣张得多,可也都谨慎得多。
    至于牧子润,他在进来这地方的刹那,心里就生出了一种模模糊糊的感觉。
    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跟他有缘。
    说起来似乎有点不可思议,可是这种“那玩意儿应该归我不拿白不拿”的预兆,叫他心里也产生了一点兴趣来。
    然后,牧子润转头,凑在他师尊的耳边,低声地……传音:“师尊,这里有个东西,我想要。”
    禹天泽皱了下眉。
    ――他皱眉不是因为徒弟想要东西,而是因为既然是传音,凑这么近做什么?
    难道又是撒娇?
    牧子润不动声色,他虽然有点遗憾不能真凑过去……咳,不过能看到师尊耳根微红,也值得了。
    追求心上人不要脸技能之一,潜移默化。
    追求心上人不要脸技能之一,找一切可以接近的机会接近,让爱慕对象熟悉自己的气息。
    不过这两种不要脸技能要的就是无影无形,一旦被爱慕对象发现,很可能会立刻造成三振出局的效果,是万万不能太过火的。
    所以,牧子润传音之后,立刻后退,并没有让自家师尊起到什么怀疑――虽然一般的师尊也不会这么怀疑就是了。
    禹天泽没想太多,反正不管是不是撒娇,他都当撒娇了。
    随后他就点点头:“你去看。”
    牧子润微微笑着:“师尊陪弟子一起去看可好?弟子阅历尚浅,恐怕未必能把那东西认出来,还是需要师尊相助的。”
    禹天泽略得意。
    本来么,做师尊除了指点修为以外,很多时候的用处就在这里。
    他又点点头:“嗯。”
    牧子润就高高兴兴地拉着师尊走了。
    两个人这回一起对着每个柜台寻找。
    连续走了三个没见到特别有感觉的,禹天泽忽然顿了顿。
    等等,徒弟明明有那个什么系统在手,自己就可以鉴定了,怎么还需要他来解说?
    但顿了一秒钟后,他又继续抬步。
    算了,说到底都是撒娇。
    两个人走啊走的,凡是摆出珍宝的柜台走完了,居然还是没有。
    这可奇了怪了……
    慢慢地,禹天泽的目光,就落在了墙角。
    那里的柜子比较大,但跟其他用深海陨铁打造的相比,似乎格外不同。
    因为这柜子所在的地方台偏僻,刚才倒是没怎么留意到。
    现在要不是已经有个元婴过去看了眼,他还不知道那里还有看头呢……
    牧子润随着他师尊的视线,也看了过去,顿时了然:“师尊,弟子想着,说不定就在那柜子里了。”
    禹天泽哼一声:“约莫如此罢。”
    师徒俩,就往墙角走去。
    那个本来在查看柜台的元婴感觉到有人来了,回头一看是境界更高的,也很干脆地让开。反正他也没发现自己特别心仪的,而且这柜台里的东西,说好可以很好,说不好一文不值也未可知。
    是的,那个柜台里的东西,真可能会造成地狱与天堂的效果――在修真界看来,也就是飞升和陨落一样的感觉吧。
    禹天泽真走过去看的时候,一下子就明白了。
    这个柜台里放着的,要么是破烂,要么是无法鉴定却大概很珍贵的东西。
    105奇怪的东西
    所谓的破烂――这当然不是说是真正的破烂,而是一些很高级的法宝的残片,或者干脆就是破损的法宝,以及看起来像破烂但隐隐约约又有一种隐藏很深的力量的东西,还有明明带着一些力量却还没人能找到办法释放出来。
    而无法鉴定的就更简单了,那就是……无法鉴定。
    只是鉴宝师凭借经验或者直觉,把这些不能鉴定的东西分个品级,再分别放在不同楼层的暗柜里。
    当然,也别小看了暗柜,虽然它里面的东西可能没有达到那么强大的地步,可要是没有一定的级别,根本不会放到珍异阁里。
    就像下面两层,筑基期和金丹期,就压根不存在暗柜,这就是由于适合那两个境界的“破烂”和无法鉴别的东西,只能在一些坊市或者地摊里陈列出来的缘故。
    ……虽然说,在坊市和地摊里也未必没有被鉴宝师看走眼的真正的好东西。
    否则,怎么还会有那么多人孜孜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