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6

仙宫之主逆袭[重生] 作者:衣落成火

      倦地去“淘宝”呢?
    言归正传,牧子润和禹天泽在暗柜前,就在观察了。
    禹天泽一眼扫过,有一些东西不认识,但更多的都是他看不上的,可不管看不看得上,他也没发现有什么特别。
    难道是他徒弟有什么机缘?还是说,他徒弟干脆感觉错误!
    禹天泽看牧子润一眼,就见这小子居然把一个黑黢黢的东西拿出来,一本正经地对着里面好几样东西对照呢。
    他表情黑了一下,眼神有点冷酷。
    牧子润一手拉着自家师尊,一手用系统拍鉴定,还是比较谨慎的。
    系统也很给力,那些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的,被系统鉴定过后,资料立马就全都出来了,说起来,没用的居多,有用的极少,可见在这里选东西,那也得撞大运。
    突然间,牧子润停下来。
    咦,这个居然鉴定不出来?
    禹天泽发现徒弟异状,也看过来:“怎么?”
    牧子润这次没有借故占便宜,而是悄然传音:“师尊,有系统鉴定不出来的东西。”
    禹天泽眉头一动。
    连系统都鉴定不出来?
    牧子润直接把系统的显示告知师尊。
    上面只写了一行字“未知物品,激发可鉴定”。
    也就是说,这玩意非得想个什么法子给它激发了之后再说。
    禹天泽点点头:“要?”
    牧子润严肃道:“要。”
    等他看到这个东西之后,那种必须要得到什么的感觉就消失了,可见那股预兆的针对对象,就是这个鉴定不出来的物品。
    那么不管它最后到底有没有用,反正他们现在啥都不缺,资源也是大把,为什么不弄来研究一下呢?
    说不定还真是机缘也未可知。
    禹天泽向来爽快,徒弟说要,那就要吧。
    然后他就把这一层楼的管事叫过来,表示选中了这个玩意。
    那管事是个美貌少女,她很快看出这师徒俩的大致性格,也看出他们不差钱,于是不说废话,直接把东西拿出来:“三十块上品灵石。”
    禹天泽手一挥,刹那间,大把亮闪闪的灵石就瞬间出现在他的面前,朝那少女飞了过去。
    少女同样一挥手,把灵石收下。
    于是,那东西就是禹天泽的了,而禹天泽转头就把东西放进了牧子润的手里。
    牧子润端详一下,这个两头尖尖的椭圆形金属一样的玩意,上面还有很多凹凸的小洞……看不出来是什么,收起来好了。
    禹天泽摆摆手又让那少女离开。
    美貌少女笑容微僵。
    好歹也是个男人,对美女就算不动心,也该稍微客气点吧!
    但是!完全没有!
    深吸一口气后,她就转身走了。
    看不穿实力,不跟他们一般见识!
    禹天泽没管那美女的心情,他只是看着徒弟:“上面还去否?”
    牧子润微笑:“既然来了,师尊陪弟子多瞧一会儿可好?”
    禹天泽又点头:“走罢。”
    他本来就是想走完让徒弟长见识的,刚才一问只是怕这小子想快点回去研究。既然徒弟没这打算,当然也就继续行程了。
    然后师徒俩就上了第四层,这已经是化神期修士才能进去的地方了。
    对于牧子润来说,这一层的东西他怎么也用不上,而禹天泽看来看去,虽然有些的品质还不错,但仙宫里总是有更好的。
    再有第五层出窍期修士能用的楼层,里面甚至连至宝都有几件,雷火属性的也不少,可惜的是,没有一件比得上紫雷焚天宝衣和青雷火云舟――尽管是利用系统造就的,可或许青雷火云舟还会有跟它实力相当的至宝,紫雷焚天宝衣却是几乎没有能匹敌的。
    因为,紫雷焚天宝衣可以随宿主修为增加而提升品质,不仅在雷火属性里为第一至宝,算上其他几个属性,也排行前列甚至是第一并列!
    禹天泽既然有了最好的,其他的也就不在意了。
    更何况……好吧,还是仙宫。
    顶尖的宝物,里面也有好几件异常珍贵的呢!
    师徒俩总算是把珍异阁逛完了,禹天泽被牧子润拉着,同时也护着牧子润一起回到了第一层。
    在这里无聊的人总是那么多,之前震撼于禹天泽修为的不少筑基期修士,这时候居然跟刘仁星一起还在等候。
    光幕亮起时,禹天泽与牧子润走了出来,又是引起了一阵侧目。
    刘仁星等了一个时辰,本来作为三十三连雾岛的普通向导,他等雇主各种闲逛已经是很习惯了,可这次他一个区区炼气期的修士,居然被一群筑基期的围观了这么久,真是如芒刺在背,坐立不安。
    现在眼看两位前辈出来了,刘仁星简直是如蒙大赦,立刻上前:“前辈,可寻到心仪的宝物了?”
    牧子润笑道:“买了个小玩意儿,其他的却似乎不太适合。”
    等候已久的围观群众:虽然他说不适合,为什么总感觉是看不上?
    刘仁星也有同样的感觉,他干笑两声,看一眼一楼的管事,也没敢说什么,就把师徒俩领出去了。
    两位前辈可真是……够有个性的。
    但前辈们可以有个性,他要是还敢符合,那就是找死了。
    好在这珍异阁招待的客人多了去了,别说这么委婉的说法,就有些故意找茬的,只要不在里面大打出手,他们也当作没看见。
    于是,两个人还是很安全地就离开了此地。
    牧子润又说话了:“找个地方先吃饭,天黑了去逛夜市。”
    刘仁星赶紧带路:“这虹雾岛的夜市是最有名的,两位要是去了,一定不会失望。另外两位前辈想要吃什么?虹雾岛上出色的酒楼不少,但也有些隐秘的茶馆,里面的吃食也很不错……”
    一面走一面听,牧子润也没犹豫:“去最贵的。”
    刘仁星嘴角抽了抽:“……好,前辈请。”
    明明很温和的前辈也这么简单粗暴,尽管对于修士而言,最贵的地方往往也的确是最好的没错……
    虹雾岛上最贵的地方,就是岛屿中心的虹雾酒楼。
    一般来说,能跟岛屿同名的地方,就算不是包揽了这岛屿上同类产业的资源,也绝对是占其中的最大头。
    ――这样的产业,多半就是散修联盟的产业,在三十三连雾岛上敛财,成了这一方的土霸王。
    前文有言,散修联盟的势力也在这海外之海上,珍异阁作为商行成了一方巨擘,散修联盟也不是吃素的。
    整个三十三连雾岛,最大的两个岛屿,虎雾岛是珍异阁的大本营,龙雾岛就是散修联盟的大本营,其他的各个岛屿上,则分别都有珍异阁分阁和散修联盟的分盟。
    这两个大势力也是散修中的最大势力了,因为发展方向不同,所以也不可能融合――就比如珍异阁只是做珍异宝物的交易,而散修联盟却会给散修庇护。
    同理,珍异阁虽然分阁很多,可散修联盟其他产业更多,前者贵而走精品路线,后者走平民路线,才能呈现这样的局面。
    虹雾酒楼就是散修联盟的产业无疑。
    这楼分三层,跟所有的酒楼一样,一楼敞开二楼雅座三楼雅间,不过这里的雅间,则只能是出窍期以上的修士,才有资格包下来。
    好比凡人界的时候将财力和权力,修真界讲的就是财力和实力了。
    禹天泽还没突破到出窍期,也不能去雅间,而且对他而言,其实不管什么间都没所谓的。
    刘仁星战战兢兢,在牧子润的邀请下跟他们一起去了第二层。
    他一边小心翼翼,一边也觉得挺受宠若惊的,要知道,他们这样的向导,一般好些的雇主能给点打赏让他在一楼吃酒了不起了,还让他跟着上二楼雅座?反正这还是头一回呢。
    因此到了雅座的地方,他也只是坐在下手位,不敢有什么大动作。
    雅座用屏风隔开,牧子润接过美女侍者递过来的菜单,驾轻就熟地挑最贵的点,在这海外之海岛屿上的酒楼,海鲜比内陆多上太多了,各种等级海兽身上最精细的部分拿来做灵食,也是一种奢侈的享受。
    禹天泽喝茶等吃,完全不操心。
    但突然间,不远处的雅座上忽然走过来几个人,为首的那个满脸不屑的笑意,口出讽刺:“哟瞧这是谁?堂堂修罗刀的弟弟,不在家里好好养着,又来给人做跑腿的了?”
    106打脸
    刘仁星听到这话,猛然握紧拳头。
    牧子润察觉到这小向导的不对劲,从菜单中抬起头来。
    话说这里不是雅座么,怎么吃个饭还不安生?
    那一行六个人,同样都是修士,除了一个炼气九层的,其他都是金丹期,修为嘛,也还将就。出口放话的那位在金丹后期巅峰,长相还过得去,本身的气息也还算凝实,但这人的品行……能跟炼气期的后辈过不去的,显然人品不怎么样。
    不过话说回来了,那个“修罗刀”跟他们架了梁子?
    那几个人已经走过来了,打头的穿着颇好的法衣,皮肤稍有点发黄,眼神中带着一丝狠辣,气质也偏于阴鸷。此时他已经开口了,这话是对着师徒俩说的:“两位道友大概是不知道,这小子向来偷懒耍滑,以前还偷窃过他带领之人的灵石,手脚不干净,肚子里也没货,要他来给你们带路,实在很不划算。不如这样,相逢就是有缘,在下认得极不错的向导,给两位认识认识,绝对超值啊!”
    说着他用手里的扇子指点一下,正是那个炼气九层的。
    炼气九层的修士身材也很矮小,长得不难看,但脖子略长,脊背微弓,比较干瘦,看着就有点猥琐了。
    他这时也是满脸堆笑:“这三十三连雾岛,就没一个地方是晚辈不知道的,两位前辈可请放心了,晚辈一定能让前辈们找到最好的东西!”
    听到这番话,刘仁星愤恨地咬牙,手指几乎都要掐进肉里,他低声喃喃道:“忘恩负义……卑鄙无耻……”
    但再怎样的痛恨,他却也是毫无办法。
    虽然他知道两位前辈修为高深,可他也能看出,这两人并不是喜欢麻烦的人,挥挥手让他走了,也没有半点影响。
    每一次每一次,都是如此,当他做到一笔较大的生意,就会被这群人找到,然后让那个恶心的罗强抢走生意。
    让他始终没办法积攒到足够的灵石……
    此刻,为首的阴鸷修士和干瘦向导,就都看向师徒俩,像是在等候他们的回答。
    禹天泽面无表情:“聒噪!”
    牧子润微微一笑,温和地对阴鸷修士说道:“我师尊嫌尔等聒噪了,还请尔等莫在此处阻挡。”
    阴鸷修士神色一变。
    居然不给他面子?
    他的语气也变得冷淡下来:“在下刘子豪,叔叔乃是虹雾岛散修联盟的外盟长老。两位可要想好了,为了区区一个向导,得罪在下的叔叔是否值得呢?”
    刘仁星本来生出希望的心底,现在右边的绝望了。
    那个刘子豪的叔叔,很有权力,而且,他的实力也是化神期,同样可以越级挑战的。要不是他的话,他们根本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就算刚才两位前辈同情他,现在还会吗……
    禹天泽不耐烦:“子润,弄走他们。”
    牧子润难得听到师尊这样吩咐,立刻打起精神:“是,师尊放心。”
    之后,他就站起身来。
    刘子豪和他的同伴们眼见这牧子润只是同样的金丹修士,就敢一个人站出来,不由都是冷笑。
    以为三十三连雾岛的散修好欺负?外来的修士,就是这么不自量力!
    当下里,刘子豪就要出手。
    他要给这两人一点颜色瞧瞧,看他们还敢多管闲事!
    牧子润很稳重,也不顾前面突然爆发而来的强大威势,慢条斯理地取出一条鞭子。
    随即,他的鞭子在面前轻抽了一下。
    眨眼间,一道湛蓝的水纹,就在他的面前出现。
    不过,这水纹并没有化作一重海浪,而是在半空倏然爆开。
    紧接着,一阵“啾啾”鸣叫声,登时响了起来!
    那水纹,一瞬间变成了成千上万只麻雀,一瞬往那六个修士之处扑了过去!
    一路上,所遇到的所有攻击,都被那尖尖小嘴吃了个干净,吃着吃着,就从一只鸟变成好几只鸟,越来越多,密密麻麻。
    ……简直要得密集恐惧症。
    麻雀们把那几个修士团团围住,那些金丹修士心里一惊,就要运转真元将麻雀崩开!但是――他们的真元居然刚刚溢出体外,就消失了?
    随后,刘子豪等人才发现,自己已经腾空而起。
    那无数的蓝色小麻雀,一群群聚集起来,生生地将六个来势汹汹的修士都托了起来,慢悠悠地搬运到酒楼外面去了。
    等那些修士被安全且“有礼”地放到地面上,这些麻雀才又发出一声欢快的鸣叫胜,“刷”,变成蓝色水雾,在空中散去。
    牧子润:“搞定。”
    他转过头,用期盼的眼神向他师尊邀功。
    禹天泽:“……行了回来。”
    牧子润乖乖回去了,继续点菜。
    刘仁星完全没想到两位前辈会这样做,心里激动感激之余,还是提醒道:“刘长老是化神中期修为,曾经杀死过化神后期的对手,还能力抗出窍期修士,两位前辈不可不防啊……”
    牧子润把手里点好的菜单交给一直在旁边安静守候的美女侍者,交代她快点上菜后,才笑着对这小向导说道:“将那些恶客请出去,只是因为他们太过吵闹,影响了师尊的心情而已,并非是你的缘故,所以你也不必太过担忧了。”
    刘仁星一听,面上一红,呐呐道:“是……是,总之,两位前辈小心。”
    且不论这两位前辈到底是为了什么,起码没赶他走是真的,看样子没把刘长老看在眼里也是真的,这样的话,等向导结束后,他就可以从前辈们手里得到许多灵石,这已经是他近来最大的一笔收入了,可以解他的燃眉之急。
    这已经足够让他感激了。
    牧子润没再说什么,这虹雾酒楼里的厨师做菜很快,没过多久,他点的十多道菜就已经全都送了上来。他跟刘仁星说了句“随便吃”后,就开始伺候他师尊了。
    刘仁星当然不敢随便吃,他只是把离自己最近的饭食小心夹来用,后来他小心翼翼看两位前辈表情的时候,他就发现了一件事。
    那个温和的前辈几乎把每道菜中最好的部分先挑出来都盛放在一个玉盘里,肉类的就给细嫩里面最细嫩的,鱼类的也要挑出最鲜嫩的,还把大小刺都取出来,带骨头的把骨头都剃掉,带壳的就去壳,就连茶水都要先吹两下……无比细致周到。
    而且很明显,那个冷酷的前辈心思一动,温和前辈就可以察觉到并且献上自己温柔的照顾,完全没有一点错漏。
    刘仁星:“……”
    天哪!这、这真是无法形容……的感觉。
    就算是以前他很富裕的时候,也没受到过这种服侍好么。这徒弟对师尊,都是要这么无微不至的吗?在他的记忆里,一些据说服务很好的地方,里面专门服侍人的美貌少女,也没这么贴心的。
    看呆了好一会儿,刘仁星才反应过来。
    他脸上有点发热,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好像不能直视了。
    那、那就不看了吧……
    他干脆地埋头苦吃起来。
    等禹天泽吃得差不多,牧子润才开始自己来,刘仁星的目光他发现了,不过也没怎么在意就是了。
    老实说,他是很享受服侍师尊看他用饭时候的各种细微表情的,总有一种这时候的师尊完全在他掌控中的感觉。就好像是……因为别人都没有他了解师尊,所以师尊是他一个人的,这样。
    但外人看来可能没法子理解,他也不需要他人理解。
    被徒弟潜移默化的禹天泽也没觉得怪异,他没什么表情地接过徒弟递来的一块鲛纱,在唇边按了一下又递回去,完全没发现者对以前的他而言,也是一件既矫情又无聊的事情。
    牧子润把师尊用过的鲛纱收到一个储物戒里,轻咳一声,继续吃饭。
    等两个人都放了筷子后,刘仁星也不敢继续,眼见两位前辈都要走了,他看一眼桌上还剩下的很多完好的灵食,下定了决心:“前、前辈。”
    牧子润默认这是在叫他,回过头:“怎么?”
    刘仁星一指这些灵食,鼓起勇气问道:“不知、不知晚辈可不可以把这……”带走。最后两个字,几乎要含在喉咙里。
    牧子润挑了挑眉:“随你吧。”
    刘仁星心里一喜,立刻掏出一个盒子,把这些剩下的灵食中最好的、没人碰过的挑出来,全都收好。这盒子,又被他小心地放回储物袋中。
    做完这些,他也不敢在耽搁半点,马上说道:“两位前辈不是要去夜市么?晚辈知道最近最热闹的所在,请随晚辈来!”
    牧子润看他做事很规矩,又给了他一块下品灵石:“那就去吧,劳烦你带路了。”
    刘仁星再度接过,心里更高兴了。
    这是他的运气……
    然后,他的笑容又有些苦涩。
    只可惜兄长他……都是他的无能。
    107秒杀
    夜市里,师徒俩随便走走逛逛,也没指望在这里弄到什么好东西。
    也许是因为海外散修中规矩比起内陆修士更不讲究,所以把东西放到夜市卖的人,身上的煞气大多都很浓郁――看得出,他们是习惯杀人越货的。而且,要是来历清白毫无问题的,也不会总是在夜市里摆摊不是?毕竟,在夜市里交易,被人黑吃黑的可能性也很大,反而不如在一些商铺商行,只要交上少许的鉴定费和保护费,就能安安全全地把灵石弄到手。
    刘仁星小声地给师徒俩介绍,他年纪不大,但经验不错,夜市里的很多穷凶极恶的人,他都认识,不靠谱的,他也认识。一般情况下,他并不会对雇主说这么多,可想起刚才两位雇主对他的“知遇之恩”,他就心一横,把知道的都说了。
    雇主对得起他,他也不愿意坑雇主的。
    牧子润觉得这刘仁星人品不错,对他笑了笑,就耐心听他来说。
    虽然这些所谓的穷凶极恶肯定奈何不了他和师尊,不过能减少麻烦也是很好的嘛,他们是过来游玩,顺便还要找移动海岛,可没什么闲工夫在这样的小事上浪费时间的。
    可是呢,并不是他想清静就真的可以清静的,有些时候,你不找别人的麻烦,但别人却要来找你的麻烦。
    就比如说现在吧,三个人走过一条街,正要往夜市的另一条暗街走过去的时候,两侧突然间,就弹射出来十多条人影,不仅有大部分都是金丹后期的修士,还有三位元婴修士!
    这样一股力量,却是在此时拿来偷袭人的。
    眨眼间,十多道攻击,就一齐迸发了过来。
    死亡的阴影几乎是一瞬间笼罩下来,刘仁星心里骇怕不已,他连忙开口:“两位前辈,快躲!”
    牧子润笑了下,一伸手,直接把人拉到了自己的身后,再一伸手,鞭子连甩三下,前方就浪赶浪般的,凝聚出了重重水幕!
    哗哗哗……
    至少所有金丹期修士的攻击,就都被这水幕淹没了,同时水幕变成了无数麻雀,缠得紧紧的,把所有法力全部吃掉吃掉!
    但牧子润再怎么身法敏捷行动迅速,他到底也只是金丹期的修士,能挡住这么多同境界的已经很不容易了,还想以此阻拦元婴期的,那怎么可能?除非拼命去!
    禹天泽在这里,他又怎么会让徒弟拼命?
    他的动作更快。
    眨眼间,他的两手上就泛起了璀璨的雷光,然后他左手右手同时出击,只在半空抓了两下,那几个元婴期修士的攻击,就全部给他给抓碎了!
    同时,更明亮的雷光爆射!
    在一片雷电交织的巨网里,不管是被牧子润阻拦的那些金丹,还是自以为可以得手的元婴,统统都被电得浑身抽搐,倒在了雷电巨网之中!
    禹天泽冷哼一声:“这么点本事,也敢来找死?”
    他目光一个冷扫,黑暗里还有不少想要趁火打劫蠢蠢欲动或者纯来看屠杀的,都缩了缩脖子。
    惹不起啊……这哪来的凶人?
    随随便便的一招就直接干掉了一群,这境界,绝对不是元婴期!
    刘仁星看着那堆尸体,嘴角也抽了一下。
    他当然知道这位紫衣前辈是化神期的强者,不过在海外这地方,一堆元婴加金丹一起搞死化神也是常有的事情,所以刚才他才会那么仔细地给两位雇主前辈介绍这黑市里的凶人,也是担心他们初来乍到不适应海外风格阴沟里翻船。
    现在看来……别说翻船了,大概是能直接拆了阴沟吧!
    不过也是因为那两人很是强大,刘仁星也放下心来,起码,两位前辈不会被他拖累得太狠了。
    想到这里,他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这么多人一起攻击,但又显得有点仓促,肯定不会是黑市的人突然凝聚起来的力量,那么,也只会是他得罪的那些人了……
    牧子润赶紧走过去,拿干净鲛纱给他师尊擦手。
    禹天泽横他一眼,又在闹什么幺蛾子?
    牧子润笑了一下,把鲛纱再度收到那个储物戒里。
    他当然不能说,他又在……啊哈哈。
    在禹天泽的震慑下,眼见这群人要动了,那些缩头的家伙们赶紧都走了。
    牧子润先让刘仁星把他们都带出去,这才对着他笑了笑。
    这回轮到刘仁星缩脖子了。
    牧子润拍一下小向导的肩膀:“刘道友,你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是不是也该对我和师尊说一说了呢?”
    刘仁星表情一僵,缓慢地点了点头:“嗯,我说。”
    禹天泽皱眉。
    牧子润悄然对禹天泽传音道:“师尊,这家伙人品不错,说不得将来有什么用处,就听一听他的故事罢。”
    禹天泽冷哼。
    难道他还不知道?这也要特意跟他说一声,徒弟是把他当成多么不知事的人了?
    但这样想着,脸上的表情,却是松了松。
    牧子润见状,眼中含笑。
    所以说,师尊还是要哄的……
    旁边,刘仁星大概已经整理好思绪,就要开始讲那过去的故事。
    这一对师徒,也就开始听他说。
    其实这事情,也不算很复杂。
    就是刘仁星有个大哥,是同母异父的,叫做楚孟,天赋很好,在很小的时候,就跟他的亲爹走了,据说是一面游历一面修行,同时因为楚孟他妈跟楚孟他爹只是露水情缘,本身又是个凡女,所以在楚孟他爹离开后,就嫁给了另外一个人。
    平凡人有平凡人的幸福,这位凡女跟相公也过得很幸福,只可惜没孩子,好不容易二十多年后老蚌生珠,本身也虚弱得不行。
    眼看着凡女要死了,楚孟却回到了三十三连雾岛,这时候,他已经是个金丹期的修士,实力很强,性格也很刚硬。凡女临死前,就把刘仁星托付给了楚孟。
    楚孟对这个弟弟是很爱护的,为了刘仁星,甚至忍着别扭跟凡女相公相处了好几年,刘仁星更是他一手带大的――这何止是当弟弟养,简直就是当儿子养。后来凡女相公思念凡女去世了,刘仁星就跟楚孟相依为命。
    因为楚孟实力高强,每每跟人出任务时都出手狠辣,所以经常能猎到很不错的妖兽,修为也越来越高深,没多久干脆突破到元婴期,还闯下了“修罗刀”这个赫赫有名的称号!
    刘仁星从小就没吃过苦,可以说,他是楚孟千娇万贵地养大,哪怕他只是个四灵根,哪怕他压根就没怎么修炼过,还是给催灌到炼气五层了。
    到这里,都还是个楚孟励志养弟弟的亲情好故事,可惜这好事,总是长远不了。
    在一次任务里,因为是元婴牵头,所以去的人都是元婴,唯一混进去的金丹,就是那个刘子豪。
    刘子豪因为有个长老叔叔,为人是很跋扈的,其他人对他也让着让着的,楚孟一开始因为他跟自家弟弟一个姓,爱屋及乌之下还勉强忍了,可后来刘子豪越来越不像话,整个任务没出什么力,还想占大头。这下,舍生忘死才得到好东西的楚孟,终于忍不了了,拒绝了刘子豪。
    此后,刘子豪单方面跟楚孟架了梁子,他经常盯着楚孟的任务,每每搞破坏,而楚孟发现一次就揍他一次,有的时候下手重,都在他身上切了好几刀――当然,并没有因此砍他要害。
    这下好了,刘子豪更愤怒了。
    有很长一段时间,刘子豪都没有再捣乱,楚孟也以为事情过去了,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刘子豪卑鄙就算了,居然也可以这么隐忍。
    于是,楚孟在接了一个很合心意的任务后,进行到半途,才发现这是一个专门针对他的陷阱,后来,他拼死逃命离开了,但也元婴萎靡不能动用,别说再去猎杀妖兽了,就连金丹期的修士,都对付不了。
    刘子豪试图再去坑他,但楚孟却以自爆来威胁,刘子豪投鼠忌器,也只能暂且退去。反正他想着,楚孟也再不能出来,算是出了口恶气了。
    被娇养长大的刘仁星是个敬爱兄长的人,他见楚孟这样,就要出去做事来养活兄长。可他修为太弱杀不了妖兽,做杂活也没在刘子豪的示意下没人要他,他本身也没什么别的本事,最初的时候特别凄惨。
    后来,他才想到以前因为好奇心让兄长陪他遛完了三十三连雾岛的,很多地方他都见识过,才选择了这么个做向导的职业。
    没办法,要养他兄长的身体,经常需要草药――这个往往只能花费大价钱去夜市换,他兄长要滋养元婴,普通下品灵石根本用处不大,他只好到处想办法,去弄到中品灵石。
    可哪怕刘仁星这么努力了,刘子豪还是不肯放过他们,花费很多心思,最终赚到的却只有他辛苦的三四成甚至更少……
    108徒弟试探
    原来如此。
    牧子润的脸上,露出了点古怪的神色。
    听起来,那个楚孟的人品也还行,不仅对弟弟感情深厚,即使对总是找茬的刘子豪,也没有随便下手……只不过他没看清刘子豪,在他觉得没必要要别人命的小矛盾的时候,别人却已经记恨了他,想要他的命了。
    不过这不是什么大毛病,总比一点小事就喊打喊杀来得好,只是以后得多学学看人之术,再把实力提高到更强的地步,到那时,再有什么阴谋,又怕什么?
    就像……他师尊一样。
    牧子润在心里对那个楚孟有了点好感,就也生出了一个想法。
    他凡事总是喜欢未雨绸缪的,以他现在的计划,将来肯定需要更多的人手。
    这一对兄弟,倒未尝不是个好的对象。
    资质好的当然好,资质不好的……也可以提升资质嘛!
    嗯,那个楚孟到底怎么样,还得先去看看再说。
    这么想着,牧子润就给自家师尊传音了。
    禹天泽点点头,可行。
    他对楚孟和刘仁星,目前也没有恶感。
    既然徒弟觉得需要帮手,他也就宠着徒弟了,至少在看人的方面,徒弟还是很不错的……就算看错了,有他禹天泽在,也没什么好怕的!
    翻翻手,拍死就是!
    禹天泽的眼里闪过一丝狠戾。
    牧子润捏了捏师尊的手,表示安抚。
    师尊大概是在脑补了,但是……他喜欢。
    于是,牧子润就说了:“你家中可有空房,今日就在你那处安歇罢,也去看一看你的兄长修罗刀。”
    刘仁星一愣,他们居然不住最好的客栈?
    牧子润笑吟吟看他,显然是在等他回答。
    刘仁星马上反应过来,心一横,他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值得两位前辈算计的,说不定,还是对方一番好意呢!看不明白就不看了,他直接带路:“前辈请随晚辈来,虽然晚辈本领不济,但晚辈的兄长以前还是很有本事的,住的地方也不坏。晚辈回去就立刻收拾出两间最好的客房,给两位前辈居住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