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7

仙宫之主逆袭[重生] 作者:衣落成火

      ”
    牧子润笑道:“一间就够了。”
    刘仁星又愣了一下:“好,那一间就一间……”
    没多久,刘仁星带着两人穿过一条巷子,来到了一个小院落里。
    这院子不算太大,但收拾得还是很精致的,可以看得出,它的主人曾经精心地布置过,是为了给居住的人最好的条件。
    而且,周围还有尚未失效的聚灵阵,可见居住者是修士而非凡人――普通的凡人,在三十三连雾岛上,也无法弄到这么好的地方。
    无疑,这应该是楚孟准备的。
    也是他和他弟弟的家。
    在那个卑鄙与刚直,压迫与被压迫的故事里,楚孟现在已经元婴萎靡快有一年了。在这段时间里,刘仁星不知吃了多少苦头,才能勉强维持兄弟俩的生活。
    不过,也是因为楚孟还没有完全死去,这小院子才得以保存,要是再过一段时间,楚孟的元婴精华流失更快,连自爆和行动也不能的话,那么到那个时候,这个小院子,就也不可能保得住了。
    牧子润刚来到这里,就感觉到院中升腾出一种可怕的意境,那股意境似乎要劈碎苍天,很是锋利。
    那是……刀意?
    在这修真界里,只有专修某种力量并且对那种力量有着极强领悟的人,才能修炼到这样的地步,比如剑有剑意,刀有刀意,拳有拳意等等。
    而领悟到这种意境的人,在同境界的修士里,除非遇见了也跟他们一样领悟到意境的修士,不然几乎都可以全战全胜,一挑多也不在话下。
    小院子里只有楚孟一人,他又有外号叫做修罗刀,那么这道刀意的主人,显然也就是他了。可是这样一位领悟了刀意的修士,当初到底是中了什么卑鄙的手段,才会落到这样的下场?
    未免也……太惨了。
    禹天泽抬眼看了看那道刀意,冷哼一声:“还需得多加磨砺!”
    牧子润听到,心里微酸。
    以他对禹天泽的了解,当然知道这是师尊还比较欣赏楚孟的缘故,想要招揽这个楚孟的想法,也差不多被师尊接受了。之后只要证明楚孟人品真的不坏――基本上能教出刘仁星这样懂得知恩图报弟弟的人也坏不到哪去――就真的会招揽了。
    牧子润抓着禹天泽的手又捏了捏,决定以后还要更好地表现一下。
    ――虽然以后他可能还是不可能不吃醋的。
    刘仁星早就习惯了这股淡淡的震慑感,可以说,虽然他不知道,但这股意境也是他兄长还有能力的表现,这时候,他就一边推开小院子的门,一边抬脚走了进去:“大哥!我回来了!今天我带了好东西!”
    里面的人也传来一道略有沙哑的男声:“小弟,你带了什么人回来?”
    刘仁星看一眼师徒俩,看牧子润点了点头,他才说道:“是两位前辈,今日要住在咱们家,也是我的雇主。明天我还要带两位前辈再去其他岛屿探看的。”
    里面的声音不再响起,刘仁星几人,也从院子里,进入到宅子中。
    宅子里,刀意更明显,似乎到处都萦绕着淡淡的锐利感,偶尔有一根发丝飘浮出去,就会“嗖”一声,切成两段。
    刘仁星本来准备让师徒俩在外屋坐一会儿,让他迅速去收拾客房,但牧子润却开口了:“既然我们到了这里,也该去拜访一下此间主人。”
    要见大哥?刘仁星看向师徒俩的表情,又点点头:“两位前辈随我来。”
    宅子本身并不很大,屋舍也只有五六间,其中最靠近东边的那间格外窄小,但里面的灵气,却相对充裕。
    聚灵阵带来的灵气,大部分都灌注在这里了,但因为开启阵法所用的灵石只有下品,所以这阵法的威力不算太大,所以效果也不算太好。
    在房间中,那张木床上,靠着一位身体瘦削的青年,他的相貌本应是很英武的,但目前却消瘦不少,唯独一双眼睛,还能看得出一种不屈的意志。
    他在坚持。
    不仅是为了自己的性命,他更是知道,如果一旦他陨落了,那么等待他那个只有炼气五层的弟弟的,就只会是极其悲惨的遭遇。
    那消瘦青年见到三人进来,目光首先落在了刘仁星身上,闪过一丝暖意,然后再看向禹天泽和牧子润的时候,就带了一点警惕:“楚孟见过两位……”他看不穿禹天泽的修为,却能察觉到牧子润的,“……贵客。”
    牧子润笑道:“我与师尊偶然来此,结识了刘道友后,觉得他品行不错,才想来见一见楚道友,还请楚道友莫要见怪。”
    听到这人夸他弟弟,楚孟警惕虽然没消除多少,但气息却缓和下来。其实他也知道,自己未必能奈何这两人,既然对方笑吟吟的,他也不会去给人脸色看。
    反正,他也已经没什么图谋的了。
    牧子润也很有礼貌,他先伺候自家师尊找了个地方坐下,然后自己也坐到师尊身侧,才开口询问:“听说,楚道友的元婴出了点小问题?”
    楚孟一愣。
    小问题……
    他随即苦笑:“不瞒两位贵客,楚某误中陷阱,连番催动秘法,已经伤了根本,如今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
    牧子润略沉吟:“不如,让在下看看?”
    楚孟一惊,他仔细观察禹天泽的表……太冷酷了看不出来,再看牧子润的,也没发现什么恶意。
    虽然不知道对方有什么打算,也没抱什么希望,但还是说道:“看吧。”
    楚孟也不是没怀疑这两人是不是刘子豪找来做戏骗了他弟弟的,可他一看那个紫衣人的气度,也不觉得对方是这样的人。
    再说了,反正是这个金丹期的来看,要是有什么不轨心思,他直接自爆就是。
    这么一想,也就坦然。
    牧子润果然就用手指按在楚孟脉门,把真元输入进去查看。
    他其实是想瞅瞅那元婴,到底坏成什么样子了……就算是快碎了,他也有秘宝可以帮他解决问题。
    所谓“仙宫在手,天下我有”,就是这个道理了。
    看了片刻后,牧子润收回手,朝着楚孟温和一笑:“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交易了。”
    刘仁星像是察觉到了什么,赶紧跑过来:“前辈若是能救晚辈大哥,晚辈愿意给前辈做牛做马!也在所不惜!”
    牧子润笑道:“我是有救楚孟的办法……”刚看到刘仁星露出的狂喜神色,他又慢悠悠说道,“但是你不过炼气期的修为,我要你做牛做马有什么用呢?要知道,这样的秘宝,都是珍贵无比,恐怕在珍异阁里就算有,也是天价吧。”
    刘仁星毫不迟疑:“晚辈会还的!不管多久!只要能救了晚辈的大哥,晚辈什么都愿意做!”
    牧子润说话慢条斯理的:“我不用你,若是做牛做马,你那兄长倒是可以。”
    但刘仁星现在反而迟疑了:“大哥不行,大哥,大哥真的不行……前辈,晚辈总有晚辈的用处,求前辈、求……前辈就算要了晚辈的性命也行!”
    他话音未落,那边楚孟已经惊醒,立刻喝止:“小弟住口!”他转头看向牧子润,“道友当真能救了楚某,楚某愿意奉道友为主,只是……”他又看了看自己的弟弟,“只是,希望道友能让楚某带上小弟。楚某会忠诚道友,将性命奉上,只是小弟他年纪还小,楚某会自己养活他的。”
    牧子润见这对兄弟口口声声,都在为对方着想,总之就是自己愿意做牛做马,抛头颅洒热血,自家兄弟不行。
    看起来,感情当真十分深厚啊……那也就没什么试探的必要了。
    禹天泽扫了那兄弟一眼,却是冷声道:“蠢死了。”
    109救治楚孟
    ……被骂了。
    刘仁星僵住。
    这位前辈真是不出声则已,一出声就……
    楚孟有些不明白,但他看不穿禹天泽的修为,也有准备要报恩,就没说话。
    倒是牧子润,忍不住笑出声来:“两位道友不必如此,师尊不过是欣赏你兄弟二人罢了。”
    刘仁星濉
    要欣赏人是被骂,那不欣赏的……等等。
    他想起之前看过这位紫衣前辈出手的样子,顿时一脑门子冷汗。
    不欣赏的好像直接挂掉了哈哈。
    牧子润看向那兄弟两人,才笑道:“你兄弟两个,日后就跟随我与师尊吧。倒不必做牛做马那么夸张,也不必卖身为奴,但总不能背叛就是了。”
    这时候,楚孟和刘仁星都明白过来。
    刚才这个年轻些的修士说那番话,似乎是……试探?
    牧子润看穿他们的心思,点了点头,正色道:“我与师尊如今缺人手,但这人手却也不能随便找来。虽然实力资质重要,但人品更是如此。如果不是看你们两个兄弟情深,眼中神光也很清明,这件事,我们绝不会插手的。”
    楚孟秉性刚直,但不代表他看不懂其中的弯弯绕绕,这时候也收敛心思,郑重开口:“我们兄弟,会誓死追随大人的。”
    牧子润又笑了,他看了禹天泽一眼:“师尊……”
    禹天泽冷哼一声,手里光芒闪动,就有一件秘宝,出现在他的手心。
    牧子润接过来,直接放到刘仁星手里:“你的兄长应该认得。”
    暗灰色的植株,只有手臂长,细细密密的小叶子如同蜈蚣的脚爪,在不断地往上方张扬,气势强盛,似乎是要与天地斗争一样。
    它看起来十分不起眼,但草茎上却有十个孔窍,仿佛在吞吐着银灰色的光芒。
    这就给它带上了一抹神秘的光彩。
    通玄草。
    每一个孔窍代表千年岁月,且每一个孔窍都通向一个有着无数细密叶片的分支,这代表着此株通玄草,足足有万年的年份,而那茎叶色泽依旧浑然一体,毫无枯萎之感,这又足以证明,此草药性没有丝毫流失!
    无疑,通玄草就是通玄用的,属于万能用品,不管你是元婴受创元神受创还是肉体受创,只要掰下一个分支吃了,就能立刻好转。
    而且,虽然这东西千年就成熟可用了,但年份越长,它的精气就越足,对修士也效果越好。
    楚孟瞳孔蓦地一缩,显然,他立刻就认出来了。
    刘仁星为了做向导做了很多功课,为了给他哥治病更是找了不少书籍来啃,当然也认出来了。他的心里,立刻被一种狂喜充满。
    如果有了这个,如果有了这个!
    楚孟眼里的喜悦也是暴射,但很快,他压下了这样的喜悦,深吸一口气,说道:“万年通玄草,太珍贵了,我……我不值得。”
    不是他妄自菲薄,要知道这样的天材地宝,在如今的修真界几乎已经绝迹了,就算是一些大型宗门想要种植,也同样很难――毕竟,它的生长条件也是异常苛刻的。他只是个元婴期修士,就算领悟了刀意,也不值这万年通玄草的一个茎叶分支,顶天了……如果只是千年的通玄草,他就收下了,反正他以后总是可以让自己报答回去的。
    万年的,万年的他就完全没信心了。
    牧子润看他神情,显然是真的这样想,心中反而更加满意。
    这样的东西是珍贵,但仙宫里多得是――事实上,在仙宫的药园里,这么无数年都一直在生长的、年份极长的灵药,也不在少数。这一株于修真界看来无比珍贵的通玄草,不过是存在仙宫第二层,被无上法力冰封的一株陈药罢了。药性因为当年的圣元仙人而没有流失,对他和师尊而言,却远远称不上十分贵重。
    刘仁星的手也抖了下。
    他想起兄长的伤势,心里也挣扎,但是回想兄长的话,他……他强忍不舍,还是决定要还给两人。
    然后,他就闭着眼,往前方一递。
    牧子润看他那副模样,不禁又笑了:“无妨,既然给你用,用就是了。既然得了东西,当然要有它的用处,不然的话,也不过只是一件废物而已。”他话锋一转,笑意加深,“更何况,我也不觉得你不值得。”
    一件死物换取一个人品不错的人收在门下,以后说不定还能成为他和师尊的新门派的根基,一株万年通玄草又算什么?
    楚孟和刘仁星,还有些犹豫。
    禹天泽心里十分不爽,又是一声冷哼:“嗦!”
    说罢一指点出,正中万年通玄草。
    下一瞬,那万年通玄草上,有一个分支就脱落下来,在一缕火光里化成一团液体,直接冲向楚孟。
    整个过程就在电光火石间,那楚孟本来一惊,却马上发现自己动弹不得,还不受控制地张开了嘴,而那团液体,则一下冲进他的喉间。
    一刹那,楚孟只觉得一种极舒畅的感觉从四肢百骸传来,有种奇异的能量正在不断滋补他的元婴,几乎是在几个呼吸间里,他的元婴就再没有之前的虚弱,血肉之中,也充满了滚滚的力量。
    这药力太强了!
    他只觉得,已经很长时间他都没有这么好过――甚至那股力量将他的元婴彻底恢复后,还让他的力量又拔高了一筹,多余的药力,连他的肉身与元神也跟着滋补。这让他有一种预感,只要他闭关几天,他的境界,就可以立刻从元婴初期,提升到元婴中期!
    剩下的万年通玄草,也落在了楚孟手里,完全不由他拒绝。
    等楚孟清醒过来后,看到的就是他家小弟紧张的表情,和牧子润含笑的脸――至于禹天泽,他面无表情,一如既往的冷酷。
    真是简单粗暴的手法……不过,很多时候也是最有用的手法。
    楚孟感受到自己狂涌的力量,生龙活虎地跳下床,对两人大礼参拜:“多谢两位前辈再造之恩!”
    刘仁星欣喜若狂,以往的痛苦悲伤,在这一刻都化为乌有,他也立刻和楚孟一样,跪下来行大礼。
    牧子润没有阻止他们,但自己却往旁边让了让,让两人直接拜他师尊。
    不管怎么说,他们救了楚孟的命是真的,而楚孟除了以后的忠诚外,现在完全没什么可回报的。让他拜这么一拜,也是让他能够心安一点。
    ――说起来,修炼出刀意的人,大多都桀骜不驯,这楚孟有恩必报,信守承诺,嗯,是一条好汉。
    等拜完了,楚孟站起身后,整个人精气神都不一样了,除了看向他弟弟的时候还是那么温情外,看向牧子润两人时,也是带上了尊敬。
    然后,他要把手里的万年通玄草还回去。
    牧子润知道自家师尊的意思,送出去的东西嘛,还哪有拿回来的道理?一株万年通玄草,虽然对方只能用上一个分支,可禹天泽是绝对做不出斤斤计较的事情来的――他觉得太丢脸。
    其实想一想,要是你在人家饥饿的时候送他五张美味大饼,人家吃了三张以后饱啦,你能把剩下两张要回来?
    就是这个道理了。
    所以,牧子润又给他把手推回去,平和一笑:“这株通玄草就由你来掌管,我与师尊日后还会收下一些人,到那时,若是有需要的地方,就由你来安排。”
    楚孟听了,心里飞快地闪过些什么,有些恍然,就郑重答应:“我必不会让恩主失望的!”
    这时候,他就真心认了禹天泽这个恩主了――他相信,这也是面前这位总是脸上带笑的年轻人心中所愿。
    牧子润眼带笑意,又看向刘仁星:“你也不必担心,资质在我与师尊看来,并不是提升境界的障碍。”
    刘仁星还没有怎么明白,可楚孟立刻有了个猜测。他的眼神更喜悦,神情也更是恭敬:“属下与小弟,皆不会辜负恩主!”
    牧子润点了点头,正式为自家师尊收了两个小弟,同时,也为将来他们师徒俩的宗门,留下了第一批人才。
    这样的人,他们陆陆续续都会招揽。
    有了这一份关系,楚孟与刘仁星对师徒俩照顾更精心,直到收拾好了房间,把他们安顿好后,两兄弟才抵足夜谈,彼此倾诉,好好地发泄了一下这段时间的压抑之处,同时,兄弟俩的感情也更加深厚了。
    等到第二天,楚孟跟三个人一起出去。
    刘仁星继续做向导,楚孟则在另一旁抱刀而行,做足了一副护卫的模样。
    修罗刀本来的威名虹雾岛上少有人不知道,同时他受了难几乎废了的事情,也是同样传开了。
    但是岛上的修士都万万没有想到,修罗刀居然恢复如初了,甚至气息更凝厚了?
    而这个消息,也传到了另一些人的耳中。
    110刘长老算计
    在一处府邸里,原本正抱着两个美人胡天胡地的刘子豪,在听到面前人带给他的消息后,几乎是立刻就要跳起来:“你说什么?那个楚孟,居然痊愈了?”他面皮不断地抽动,大叫道,“他怎么可能痊愈?他的元婴,本来已经要彻底溃散了!你是不是骗我?说!”
    禀报的人的腰深深地弯了下去,显得很卑微:“刘公子,属下怎么敢欺瞒您呢?那个修罗刀,和他那个没用的弟弟,都跟在两个新人的身后。修罗刀好像已经被那两个新人收服了,属下以为,可能是那两个新人,救治了他……”
    刘子豪深深地呼吸,心里还有着一些不愿意承认的恐惧。
    以前他被楚孟揍过的地方,似乎又在隐隐作痛起来。
    他是用那种手段害了楚孟的,楚孟现在好了,会不会反过来对付他?
    不行,不行,他必须要想个办法。
    刘子豪推开怀里的女人,在屋中绕了好几个圈子:“那两个新人,那两个新人肯定就是为刘仁星出头的。只有他们!跟刘仁星又交情,才会救了楚孟!不过,他们到底是用什么方法?难道真的舍得花大价钱,去救一个没什么用的楚孟?”
    其实在他心底知道,楚孟并不是没有用的人,一个领悟了刀意的修士,如果可以收归座下,花费一些资源,是很值得的。
    但他绝对不会承认的,他要楚孟死!他一定要楚孟死!
    这样想了许久,刘子豪大步走出门外,他要去找他的叔叔!
    ?
    虹雾岛散修分盟。
    作为一位化神期的长老,刘英是个很识时务的人,他有他的手段,也有他的实力,所以他能够稳稳地在分盟站稳脚跟,成为分盟中除了分盟盟主以外,几个长老里最具有实权的人。
    他能达到这个地步,其中第一个因素,就是他可以做到基本公平。
    什么叫基本公平呢?
    就是赏罚有度,并不会倚靠自己的权力去作威作福――当然了,这个并不会不是真的不会,而是明面上不会罢了。
    ――只要不被人发现,那就是没有,就算被发现了,但只要无伤大雅,依然可以算是没有。
    刘英本人也没什么特别的爱好,目前他可以被人看出来的唯一弱点,就是他的侄子刘子豪。
    这个侄子是没什么用处,可是偏偏他是他早逝大哥唯一的儿子,就成为他一力扶植的对象,倾尽资源,让他能达到如今的水平。
    而刘子豪也知道,自己能够混到现在这样,基本上全是靠了叔叔的本事,如果不是叔叔,他根本就算不上什么角色。
    所以,刘子豪在外面嚣张的时候,也会看人下菜碟儿――就比如说,他不会惹下他叔叔抹不平的乱子,也同样不会在明面上做出什么让人诟病到成为叔叔把柄的事情来。
    就好比对待楚孟,他就是实在搞不定的时候去找叔叔诉苦,而刘英花费了很大一番手脚制定计划,才用他自己的能量,暗中做出了那个陷阱来。
    ――如果是要明面上以分盟长老的身份直接对付一个散修,那么这就是一个很恶劣的事件,一旦被刘英的利益敌人发现,那些人就会想嗅到了血腥的鲨鱼一样蜂拥而来,露出森森的獠牙,要把刘英分吃干净!
    不过之前那件事,在刘英的运筹帷幄下,显然没有留下半点蛛丝马迹,唯一的证人,也就只有楚孟罢了。
    是的,就连当时参与做陷阱的人,他们也全部丧命了,直到死,都不会知道一开始刘英就连他们的性命都没打算留下!
    现在修罗刀重新出世,三十三连雾岛或许还出现了两个比较特殊的新人,那么刘子豪当然还是要去找他的叔叔。
    于是,刘英看着面前这个还是那么软趴趴的侄儿,漫不经心地说道:“你是说,那个叫楚什么的小辈,现在在外来修士的帮助下,已经恢复了?”他说到这里,一声冷笑,“你的意思是,我替你花了那一大笔的资源出去,结果你还让那小辈苟延残喘到现在,居然没能斩草除根?”
    刘子豪满脸愤怒:“那个楚孟,硬撑着一口气不死,如果他还能动,就可以用元婴来找我自爆。我乃是仙途永享的无上仙命,他那一条贱命,怎么能跟我相比!”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心里有点忐忑,“叔叔,你可一定要帮我,那个楚孟,一定知道是我害他的了,现在要是找我报仇,可怎么办?要不然,叔叔给我多安排几个高手保护我怎么样?”然后他的神情更加狰狞,“再要不然,叔叔你再想个办法,让那个楚孟和两个不识好歹的新人一起去死吧!”
    刘英任他发泄了半晌,才慢吞吞说道:“你怕什么?在我虹雾岛上,还有谁能要了你的命?放心,你可是你爹的独苗苗,我这做叔叔的,会照顾你的。”
    刘子豪顿时满脸欣喜:“叔叔,那……”
    刘英露出个有些阴鸷的笑容来:“现在,你要做的事情,是备好厚礼,上门去求见那两个新人。”
    刘子豪顿时不满:“叔叔,为什么――”
    刘英抬手止住他的抱怨,笑容也慢慢收敛:“按照你的说法,能把这样的秘宝交给楚孟服食,这只证明一件事。”
    刘子豪一愣:“是什么?”
    刘英道:“证明那两个人根本没有把那件秘宝放在眼里。而底蕴这么雄厚的人,多半,是那些在内陆大宗门里占了核心的所谓天才。这样的人……”他眯起眼。
    刘子豪脸上也露出喜色:“肥羊?”
    刘英点了点头:“我们先要跟他们打好关系,那些‘天才’心高气傲的,只要我们姿态放得更低,即使他们收用了楚孟,却也未必是我们的敌人。而我们……只需要做猎人。”
    刘子豪心悦诚服:“叔叔妙计,那侄儿就丢个脸吧!”
    ?
    牧子润替他师尊收下楚孟和刘仁星兄弟俩后,心情本来很愉悦的,在把虹雾岛又逛过一遍后,他本来准备找点什么事请拉一下那个刘子豪的仇恨值,等着他们出招来着,但没想到的是,等是等到了,但等的不是出招,居然等来了一群人到楚孟的小院子里来拜访……
    刹那间,他的表情就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因为楚孟两兄弟的缘故,那求见的人以及刘子豪,全都被晾在了院门外,并没有放他们进来,可在房间内部,则并不是这么一回事。
    刘仁星满脸愤怒:“他们还来做什么?想掩饰吗!”
    楚孟的眼里,飞快地闪过一丝杀意。
    禹天泽慢慢享用徒弟递过来的仙茗,看了他一眼:“你怎地如此作态?”
    刘仁星与楚孟倒是没发现牧子润怎么个“作态”了,不过他们倒也明白,有些事情不是他们可以过问的。
    现在,两兄弟也对牧子润的看法很好奇――经由这一两天的接触,他们已经看得很明白了,虽然他们的确是禹天泽的下属没错,但顶头上司还是牧子润,一般情况下,吩咐他们做事的也还是牧子润。
    他们俩并不知道这对师徒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他们之间的关系显然是十分亲密的,各方面的资源都不分彼此不说,两人的那种感觉,也……徒弟不像徒弟师尊不像师尊的,有点古怪。
    但如果是在资源上,则都是一样的豪爽。
    老实说,跟随这样的两个人做事,就算受到了一些束缚,在某种程度来说,也是他们现在最好的出路了。
    如今,作为下属的兄弟俩,就在等候牧子润的解释。
    ――这位顶头上司,并不是跟恩主一样直率,反而心思很多。
    想必这时候也有了他的想法了。
    牧子润果然就开了口:“这个刘英,果然不是好对付的。”
    这话一出,其他三个人,都齐刷刷地看了过去。
    虽然的确是不好对付不错,可怎么这也看出不好对付了?
    牧子润温情脉脉地看了看自己的师尊,开始分析:“刘英在虹雾岛上,基本没什么恶评,就算提到刘子豪,大半也是说他有些纨绔,要说他真的十分跋扈惹人憎恨的,则除了你们以外,就再没有了。这就足以证明,刘英工于心计,做事不说是滴水不漏,也没什么太大的空子了。”
    “再看他算计楚孟,可以隐忍那么久的时间,再一击必中,哪怕楚孟没死,几乎也活不到多久了,心思很缜密,并且做法极其阴狠,我敢说,在那一次陷阱里,同样没有活着走出来的人,除了他刻意安排的以外,可能还会有真的是误入的,这样才有真实性,能让楚孟中招!甚至――即便是他刻意安排的人,也没想到会是这么危险,同样中了他的算计!”
    “可这样的一个人,现在居然在楚孟恢复后的第一时间,就立刻让他的侄儿自愿过来,而且在我们将他拒之门外之后,还能强忍着不冲进来……刘子豪心胸狭窄,睚眦必报,性格也有很多瑕疵,这样收敛,只可能是经由了刘英的百般交代。”牧子润笑了笑,“我有九成把握,刘子豪是来赔礼的,但那刘英,此举必然不会是真正看到事不可为后的妥协,而是要借此进行更深的算计!”
    111宝岛钥匙
    楚孟:“……”牧大人想得真多。
    刘仁星:“……”牧大人真的想得好多。
    禹天泽:“哼。”
    牧子润看向自家师尊,目光很柔和:“师尊且不要恼怒,待他们进来了,弟子会将他们打发掉的,绝不会让师尊费神。”
    禹天泽皱皱眉,允许了徒弟的自由发挥。
    楚孟和刘仁星,也压下心头的厌憎。
    ――再怎么正直的人,对于想干掉自己的家伙也总是没好感的,更何况对方还准备继续下手?
    但具体怎么样,他们还是服从命令的。
    牧子润又是微微一笑:“人是要放进来的,他们要是带来了‘诚意’,也大可收下。不过什么时候放他们进来……既然对方这么阴毒,就先在外头好好受受罪,也算是给你们两个出气了。”
    楚孟听了后,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刘仁星脸上更是满满地解恨。
    两兄弟都道:“多谢牧大人!”
    牧子润好整以暇地……给他师尊换上了一盏新茶。
    他也想看看,那个刘子豪能忍多久。
    一个小时后,刘仁星小跑出去从墙缝里看了看,回来汇报:“还在等!”
    两个小时后,刘仁星又小跑出去,然后又回来:“禀报恩主,他们还在等!”
    三个小时后……
    四个小时后……
    五个……
    从日升至过午,从过午至……快要落日。
    牧子润把手里的茶壶一放,笑道:“好了,可以把人放进来了。”
    楚孟和刘仁星也觉得很奇怪,在他们看来,刘子豪不该是这么有耐性的人,怎么会等这么久?难道以前都小看这个家伙了?
    嗯,不管怎么样,等人进来就知道了。
    刘仁星出去开门。
    牧子润则抚着杯沿思忖着:熬到现在,也该熬得差不多了,他倒是要看一看,那个刘子豪究竟是什么缘故,竟然没有掉头就走。
    一定还是跟刘英有关,也一定有什么更吸引刘子豪的东西,才会让他这样的违背本性,忍下这场刁难。
    过不多久,满脸不高兴的刘仁星,就带着刘子豪进来了。
    在刘子豪的身后,还跟随着起码十多个金丹期的打手――是的都是金丹期,他们还带着好几抬的礼物,就跟凡人抬嫁妆似的,一抬一抬堆起来,很招摇。
    看得出,不管质量怎么样,反正分量还是做足了的。
    牧子润看了看那几抬东西,眼中忽然闪过一丝光芒。
    刘子豪则憋着一口气,抽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