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8

仙宫之主逆袭[重生] 作者:衣落成火

      着嘴角笑起来似的开了口:“在下,在下是来赔礼的。”他动作僵硬地弯了腰,然后大声说道,“请楚道友,刘道友原谅在下曾经的不懂事,小小心意……还请收下!”
    他说完,抬起头来,就看到了屋里的四个人。
    因为刚才的刁难,他显然是很不甘心的,可这种不甘心却又不能发火的样子,真是让楚孟与刘仁星心中痛快。
    楚孟按照牧子润刚才的交代,把东西收下了,虽然对刘子豪没什么好脸色,但也没有跟他来个不死不休。
    刘仁星倒是对刘子豪怒目而视,但正是这样,反而让刘子豪放下心了。
    在刘子豪看来,这两兄弟对他一定是恨之入骨的,之所以这么接受了他的赔礼,无疑就是新来的两人并不愿意跟他们这样的本土势力闹得太僵,也是听说了他叔叔的威名,给他叔叔的面子。
    既然这样,他对叔叔的计策,也就更加放心。
    牧子润在仔细观察刘子豪的面色。
    说实话,他是推测出刘英想要对他们下手,原本是以为刘英是怕他们对他不利,要先下手为强。可是现在看刘子豪的表现,似乎并不仅仅如此?
    这贪婪的样子……
    刘子豪的演技真是不咋地,进来后愤怒还要强忍,然后好像有点得意,再后来不时瞥一眼禹天泽――当然他不是看中禹天泽的美貌,而是在他的储物镯和极其华贵的紫雷焚天宝衣上扫了好几圈。
    尽管他自以为隐晦了,可对于牧子润来说,这简直就是明晃晃。
    禹天泽被他看了几眼后,心中不耐,也倏然一眼扫去。
    那种凌人气势看得刘子豪一愣,但很快好像想到了什么,似乎就有一种更加胸有成竹的意味了。
    牧子润秒懂。
    原来是把他们当凯子了……还是待宰的那种。
    想想也不奇怪,他们刚上岛后就毫不在意地跟刘仁星交易,中品灵石完全不当回事,在珍异阁里师尊显露出来的越级挑战的能力和那种唯我独尊的气质同样明显,还有在虹雾酒楼里,他和师尊都完全不给刘子豪面子,更还有他们轻易就救了楚孟……
    种种表现,无一不显示出一点:他们有钱,很有钱,非常有钱,而且说不定还是哪个门派的富贵弟子,不然的话,哪里来的花钱如流水?
    牧子润有点伤脑筋又有点甜蜜地想着:师尊的气度果然在哪里都遮掩不了,也不知道以后会遇见多少情敌啊……
    刘子豪在这里虚与委蛇了只一炷香左右,僵硬的气氛里,楚孟那两兄弟时不时就用眼神“剐”他一下,禹天泽不爱搭理人,总是让人很尴尬。其中牧子润倒是温和,而且话里话外都有着高人一等的意味,明显地表露出自己的身份“不平凡”,这让刘子豪在心里高兴之余又是如坐针毡。
    他只想着:果然身份就是,得快点去告诉叔叔!
    再然后,刘子豪就干净告辞了。
    等他离开后,牧子润的笑容很有深意。
    刘子豪当然不会怀疑,因为除了他牧子润以外,每个人都是本色出演。
    早在他决定放刘子豪进来的时候,他就没有叮嘱师尊和那两兄弟演戏,因为以他们的性格,压根就演不好,不说更自然。而他自己,则只要让刘子豪相信他们有钱就行了――当然了这本来就是事实。
    这种连九假一真都用不着的,也真是太简单了。
    下面,就该等那个刘英继续出招了。
    在牧子润看来,接下来大概就要走几个饭局了,刘英的目的,应该是要让整个虹雾岛的人都看到,他们已经“一笑泯恩仇”了。
    牧子润把自己的推测又告诉给屋中几人。
    禹天泽不怎么理会,而那两兄弟,则在等待。
    同时,他们决定在这里再多待几天。
    晚上,禹天泽坐在床上打坐片刻后,睁开眼,便见到徒弟在拨弄白天刘子豪送过来的赔礼。
    他皱眉道:“这能有什么好东西?”
    ――这完全不是自傲,而是真的、赤裸裸的看不上。
    刘英再怎么“位高权重”也不过只是分盟的长老之一而已,就算贪污几百年,也比不上师徒俩从仙宫拔出的一根毫毛粗。
    牧子润轻咳一声,露出个有点神秘兮兮的表情:“师尊你猜?”
    禹天泽一巴掌拍过去。
    牧子润就感觉一股大力拍在了自己的胳膊上,让他整个倒飞出去……倒在了软绵绵的床上。
    疼是不疼啦,但师尊教训的意味还是蛮明显的。
    牧子润不敢再卖关子了,他手指一动,掌心里就出现了一个金属一样的玩意,看起来挺古朴的,还有很多凹凸小洞,非常怪异。
    这可不就是曾经让他很有预感但后来弄到手后却又无法鉴定的东西么?
    禹天泽的反应也是很快的:“这个不全?”
    很明显,这玩意在他徒弟的手里颤动个不停,还发出“呜呜”的声响――这现象跟很多套装法宝接近时发出的共鸣很相似,所以多半就是它本来就是残缺的,现在正好遇见了另一件跟它配套的东西了。
    牧子润点点头,笑了:“大约是弟子运气好,刘英送来的赔礼中,似乎就有跟它共鸣的。”
    他心里也觉得有趣。
    本来还在想这个无法鉴定的东西要怎么激发,现在不用他操心,办法就自己找上门来了,还是藏在有人想害他们之前的“糖衣炮弹”里。
    要是刘英知道了,也不知道他会怎么想啊……
    牧子润心里一动,把手里的东西直接放在了禹天泽手里:“师尊,你先帮弟子保管,弟子去拿另一件。”
    禹天泽哼一声,还是用真元将这仿佛要飞走的东西困住。
    然后,牧子润从那些赔礼中零零散散的装有许多灵材的盒子里,翻找出了一件乌油油的,同样看起来有些年头的怪异东西。
    它看起来更奇怪,上方有凹陷,周身也有许多不规则的凹凸,整个给人的感觉……无法形容。
    而这件东西也在颤动,等它被拿出后,禹天泽手里的那个,也抖得更厉害了。
    牧子润把这玩意捏起来,朝自家心上人走去:“师尊,这应该是可以……拼接起来的吧?”
    禹天泽垂眼,表情很冷酷地把东西递出去。
    牧子润却没有接,而是直接用自己手里的与师尊手里的相互触碰――下一刻,刺眼的光芒闪动后,那两样奇怪的玩意儿,居然就形成了一把极精致的钥匙。
    当一个鉴定再度拍上去时,这回,就有了反应:
    “宝岛钥匙。”
    这四个字清晰地出现在师徒俩的眼前。
    112狗屎运
    这行清晰的字迹下面,还有一排小字:
    移动海岛,富含灵气以及草木矿石资源,有定岛神碑一座,炼化后可以直接拥有岛屿的所属权。钥匙可以开启入岛禁制,激活海岛。使其出世。
    师徒俩看过后,顿时都明白了。
    牧子润略濉
    这个海岛,不就是在来海外之海的路上师尊跟他说过的移动海岛吗?也正好是他准备再这里和师尊一起开宗立派的地方……本来还以为要一通好找的,现在这算什么?狗屎运吗。
    禹天泽也没想到,他看向徒弟的眼神,就变得有点怪异。
    徒弟的这个运气……不,也许这不是运气而是命运也说不定。
    先是徒弟对突然对钥匙的一部分产生预感,然后是得到这个部分,再然后是另一部分自动送到手中来。
    简直好像是命中注定一样。
    牧子润嘴角抽搐了一下:“师尊,上辈子这个海岛出世,是在什么时候?”
    禹天泽想了想:“大概半年后。”
    牧子润手里握着钥匙,心情实在是有点复杂。
    按照鉴定所说,那移动海岛的出世,完全是什么时候钥匙到位,什么时候就被激活,那么这辈子他来做这个,不也要引人注意?
    禹天泽看向牧子润的眼神,有点深意。
    也许,上辈子这个海岛,也是徒弟得到了也未可知。
    牧子润有同样的想法,不过在他看来,上辈子他得到海岛肯定没有这辈子容易。
    想想看,如果上辈子他没跟师尊在一起,就得不到师尊的财力支持,那么就算有系统,那些合成的东西,也得他自己去收集,可能很多时候都要冒着极大的风险,速度还必然很慢。
    到现在这个刚成年的年纪时,他可能还没结丹,或者只是刚刚结丹――不不不,他必然是刚刚结丹,然后大概借助了什么东西或者有什么奇遇,才能挤上珍异阁元婴期的那个楼层,得到钥匙的一半。
    而另外一半钥匙,因为是在刘英手里,且刘英阴险狡猾,那么他跟刘英在上辈子,多半也不会是什么特别好的关系。
    也许他同样是入岛后就遇见了刘仁星,也同样遇见了楚孟,以他的性格虽然并不喜欢管闲事,不过以系统合成能够治疗楚孟的天材地宝并不需要耗费太多精力,楚孟那时必然比现在遇见时更惨,他看这两兄弟可怜,还是会有恻隐之心的。
    这样的话,他必然会跟刘英对上,但他并不像现在有师尊罩着,他要想坑刘英,就肯定比现在困难得多,说不定,还要经历一番巧合,才会知道钥匙另一半的消息,并且再辛苦弄到。
    想到这里,牧子润看向禹天泽的目光,就更柔情蜜意了。
    这么看来,如果他和师尊没有相遇,他的运气固然很好,但磨难太多太麻烦,而师尊虽然实力高,但运气却很不好。然而他跟师尊相遇后,他的运气依然很好,师尊的坏运气被他的好运气掩盖掉,高实力反而给他做了加成,让他们两个都更加顺遂起来。
    ――尽管这只是他的推测,可这也说明了一个问题。
    牧子润的笑容更温柔了。
    嗯,他跟师尊果然是天生一对。
    合则两利,分则两害啊!
    所以,他什么时候能跟师尊真正在一起,然后……正在牧子润想得不着边际的时候,他的脑袋被人拍了一下。
    牧子润抬起头,正对上禹天泽有点冷酷的脸。
    禹天泽有点郁闷:“歇息。”
    徒弟在想什么?感觉这么怪异,还让他有点脊背发寒。
    牧子润回过神,轻咳一声,拉着师尊的手,准备上……准备服侍师尊上床。
    真是让人惆怅,什么时候能更进一步就好了。
    第二天,禹天泽还是被牧子润拉出门闲逛,当然两个新收的属下也要继续跟着。
    对于这种事,禹天泽觉得有点不耐烦,但牧子润却表示,他这其实是在请师尊陪他“钓鱼”。
    禹天泽一怔:“什么钓鱼?”
    牧子润刚要回答,突然笑了笑:“师尊请看,‘鱼’来了。”
    前方,刘子豪带着一群狗腿子,正在路对面看过来。
    他好像是刚看见牧子润几人一样,脸上带笑,往这边大步而走,一边走,一边还笑道:“相请不如偶遇,几位还请给我个面子,让我请一顿酒饭?”
    牧子润使了个眼色:“看吧,开始拉关系了。”
    楚孟和刘仁星对视一眼:“牧大人真是算无遗策。”
    牧子润:“……”
    这其实跟算无遗策没什么关系,收下的这两位真是连马屁都不会拍啊。
    不过现在也不是想什么马屁不马屁的时候,那边刘子豪还在等回答呢。
    牧子润也就笑着迎过去:“刘兄,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刘子豪见肥羊这么客气,心里也高兴:“是是是,不必跟刘某客气!”
    请客地点还是在虹雾酒楼,上次他们在这里吵了一架,这次又和和气气地过来吃饭,酒店里的女侍正好还是上次那位,表情就奇怪了一瞬。尤其是,刘子豪这么客气地对待刘仁星,刘仁星的脸色居然也没那么难看了,简直让人惊诧。
    不过这里的女侍具有良好的服务素质,很快恢复如常,主动把人带到了二楼的上好的雅座前。
    禹天泽和牧子润是客人,刘子豪为了表示一下,自然就让他们点菜。
    牧子润本来就抱着要坑他一把的意思,当下里,就刷刷刷地把最贵的菜点了二十多道,直看得刘子豪脸皮抽抽――但是没办法,本来平时牧子润出手就挺土豪,菜色一定要最好的,今天也只是数目翻倍而已,就算他再心疼,总也不能在请客的时候要求客人降低生活质量吧?
    好在刘子豪也明白要想宰肥羊,前期必然需要先喂上两顿,既然对方平常生活的时候已经这么奢侈了,储物镯里必然有充裕的财富,否则怎么来挥金如土?只要想到之后弄到对方的储物法宝后能得到的巨额资源,他的心里也就心疼得没那么厉害了……会弥补回来的,会弥补……
    只是,在大堆菜色上了桌,刘子豪还是感觉到心里在滴血,尽管口中的菜美味无比,他居然也产生了一种在喝自己血的错觉。
    理所当然的,他的胃口不佳,本来想着显摆一下自己“学识渊博”的,现在也都算了。他已经完全没有了那份心情。
    一顿饭也在僵硬的气氛――或者说在刘子豪一个人的僵硬气氛里结束了。等他回去把情况跟他叔叔一说,自然就受到了他叔叔劈头盖脸的一顿斥责:“吃饭的时候吃得跟死了爹妈似的,让人家路过的人怎么觉得咱们跟他们关系好?以后咱们想办法弄死这些“天才”了,不是明摆着让人怀疑吗!下次不管他们叫了什么样昂贵的东西,都给我把心疼憋回去!”
    刘子豪唯唯诺诺,那是一点脾气都不敢有。
    老实说,到如今这个境地他已经付出很多了,比如资源啊脸面啊什么的,要是不能找补回来损失,那就牺牲得太不值得了!
    所以,他下回一定要忍……得更不着痕迹一些!
    所以第三天晚上的时候,刘子豪又跟禹天泽几人偶遇了,偶遇之后,他又去请喝酒,而禹天泽被徒弟拉着,也再度赴宴。
    第四天停了停,第五天,他们在夜市相遇……
    总之,每一次见面,刘子豪都热情相邀,牧子润等人也痛快赴会,每次点菜,也都必然点得最贵。
    没多久,刘子豪一点私房钱已经全部告罄,找他叔叔又要了一些。
    刘英对这些“天才”的消费能力也是叹为观止,可每当想起他们的储物法宝,肉疼又变成了贪婪。
    他们觉得,自己只请了几顿就花钱花得厉害,要是那师徒两个天天在这么花还不担心,那该是有多富裕……
    但是就在第五天夜市回来的晚上,禹天泽却开口了:“此地不可再做耽搁。”
    牧子润一怔:“师尊,为何?”
    禹天泽冷声道:“你可知我等此次前来,首要之事为何?”
    牧子润道:“寻找开宗立派的移动海岛。”
    禹天泽看他一眼:“如今你又在为何?”
    牧子润正襟危坐:“弟子在掐灭对咱们不轨的危险苗头。”
    禹天泽冷哼一声:“危险何在?莫非你要将那宗门根基,长久停在此处边缘么?”
    牧子润突然悟了:“也是,那两人的确算不得什么危险……不过,楚孟与刘仁星与他们也有生死大仇。”
    禹天泽一指点中牧子润的额头,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狗蛋谬也。待海岛开宗,根基建成,我等大可以易容之物覆面,到时来到此地,寻得那叔侄恶徒,反掌拍死,不沾是非。”
    有时候,简单粗暴远比未雨绸缪百般算计更为奏效!
    113找到海岛了
    牧子润是自己算计惯了,现在听师尊这么一说,也觉得最近好像纠缠在这件事上太过火。散修盟分盟长老又怎么样?他只要注意点不被算计到就行,根本没必要去配合对方。
    而且,他现在还有一件重要事情没做呢,完全不必耽误时间就为了去看看那一对叔侄究竟要算计什么嘛!师尊说的真是对极了。
    这么想着,之后的一天刘子豪又来“偶遇”,牧子润就没应他的邀请。
    然后一转头,师徒俩带着新下属两位,就暂且离开了三十三连雾岛。
    楚孟和刘仁星站在速度异常快的青雷火云舟上,还有些摸不着头脑。
    之前还在跟那俩叔侄互相算计,怎么突然间就跟没事似的,反而离开了?
    牧子润一笑:“是去以前想岔了,我和师尊到海外之海原本就自己目的,如今线索已经找到,根本不必留在岛上。纵使那两人百般算计,却根本找不到我们,那些心思还有什么用处?”
    楚孟悟了。
    刘仁星也悟了。
    他们兄弟俩,原本跟着牧子润的思路走,一下子就被带歪了,现在牧子润跟他们一解释,他们又立马明白过来。
    牧子润看他们这样,也很满意。
    他要的就是这样聪明但心思不多的人才,心思不多,就不会随便揣摩上司的心思,聪明就能立刻领会上司的意思,而如果还能忠诚老实……遇见这样的下属,也是做上司的福气了。
    因为对两兄弟寄予一定的期望,牧子润这时候,也觉得可以给他们透露一些事情了。就比如说,他和师尊的身份之类。
    楚孟听了,心里一惊。
    正罡仙宗的核心弟子?这身份可是贵重极了。
    虽然说楚孟早就猜到这两个人必定是来历不凡,但是也没想到会比他所想的还要更进一步。
    不过他一转念,以前在岛上谋生的时候,也不是没见过那等据说是来历练的大宗门天才弟子的人物,但那些人出手阔绰是阔绰,也不见这样的气度。想一想,这两人应该还有其他的奇遇。
    但这些,都不是他该问的。
    刘仁星做了那一段时间的向导,心里也知道一些,眼珠一转想得跟他哥差不多,却也没有说出来。
    对他而言,这都不是重要的。
    重要的是,他的兄长已经大好了,而且他们两人跟随了两个品行很不错的恩主,以后大概还会过得更好更充实……这样就足够了。
    之后,兄弟俩就感受了一下青雷火云舟的厉害之处,顺便又见识了一把禹天泽挥霍灵石毫不在乎的土豪做派,另外见到更多的,就是牧子润对禹天泽服侍得妥妥帖帖周周到到的各种举动了。
    短短几个时辰,根本就是大开眼界。
    禹天泽立在舟头,转头看了还在给那两兄弟普及知识的牧子润一眼。
    牧子润秒懂,立刻回转过去:“师尊找弟子有事?”
    禹天泽道:“你钥匙无反应么?”
    在海上已经有点时间了,上辈子他只听说海岛是在距离三十三连雾岛不远的地方,可具体在哪里,他是没有留意的。
    牧子润听了,知道师尊已经有点不耐烦。
    他就急忙把钥匙取了出来,摊开在手掌心:“师尊,还没有反应。”他想了想,又说,“不如放在师尊手里罢?”
    禹天泽皱眉:“在我手里,唯恐它反而再不反应。”
    牧子润顿了顿。
    倒也是,毕竟最开始他就有“此物与我有缘”的感觉,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还是以防万一得好。
    于是,他就干脆又陪在了师尊身边。
    也正好了,他可以跟师尊多多亲近――至于对那两兄弟的交代?嗯这个不急,等把事情弄好以后再说嘛!
    禹天泽见徒弟乖乖站在一边,心情也好了些。
    果然徒弟还是很听话的……一边想着,他一边惬意地享受徒弟对他持之以恒的“孝顺”,渐渐地也不觉得烦躁了。
    大概又过了小半个时辰,牧子润手里的钥匙,终于“嗡嗡嗡”地响了起来。
    禹天泽心念一动,青雷火云舟,就在这一片上空停了下来。
    楚孟与刘仁星见状,也跟了过来:“恩主,可是发生什么事了?还请恩主吩咐!”
    牧子润摆摆手:“非是什么危难,楚孟,你护住你家兄弟。”
    在这里,除了刘仁星以外,都是金丹期以上的修士,即使入了水中,也可以辟开水浪――钥匙既然是在这块周围空茫茫一片的海域上震动,想必移动海岛就在这海域下方了。
    他们得去探一探。
    楚孟听到,又见牧子润的目光落在海上,顿时懂了。
    他就把自家弟弟拉过来,护在身前。
    然后,牧子润就看向禹天泽,突然笑道:“师尊,你也护着弟子罢?”
    禹天泽冷哼一声,并未拒绝。
    牧子润就在那两兄弟略宓哪抗饫铮也靠在了禹天泽的身侧。
    禹天泽随手拉住他,再一个动念,这青雷火云舟,就化作一抹青光消失了。
    四个人突兀地出现在半空,随即,一起掉了下去。
    “噗咚”。
    大家一起落水了。
    禹天泽的周围,顿时鼓起了个气泡一样的罩子,他和牧子润都站在罩子里,四周的海水,全部被摒除在罩子之外。
    另一边,楚孟周身刀意迸发,散发出阵阵劈斩的意境,体外也形成了一种刀型的领域,也让海水不能有丝毫侵入。
    牧子润在那边传音过来:“你二人什么都不要做,亦什么也不要问,只需要跟着我与师尊,也就是了。”
    楚孟和刘仁星都是点头,保证沉默是金。
    牧子润满意了,禹天泽也很干脆,他只使个术法,这气泡就直接往海洋深处沉了下去……如流星一样,飞快的,不受逼仄的海水半点影响。
    三丈、五丈、十丈……百丈、千丈……
    足足到了有接近两千丈的地方,一行四人,终于看到了一个巨大的海涡,旋转着,把四周的海水都吸引过去。
    强大的水吸力非常恐怖,以至于海中许多体型巨大的海兽,都无法接近。
    禹天泽一行人到了海涡上方几十丈的地方,就隐约察觉到了下方的不对劲,神识往下面一探,都是大吃一惊。
    这要下去,有点困难啊……
    牧子润嘴角抽了抽。
    他现在有点怀疑,如果上辈子真是他得到了移动海岛,以他那时金丹初期的水准,要怎么接近这个海涡?
    左思右想,大概也只有一个办法。
    那就是……脱了衣服下海游泳任凭被那海涡卷走。
    怎么想都要吃很大的苦头,说不定连肉身都要给海水挤压得到处流血,不知会惨到什么地步呢。
    而且,能在这种情况下活着……他也是真运气好。
    禹天泽看着这海涡,眯起了眼。
    接着,楚孟就接到了他一记冷冷的传音:“过来。”
    楚孟僵硬一瞬,也顺从地赶紧跟过去,直接带着弟弟也进入那个气泡里。
    牧子润不怎么疑惑地开口:“师尊要出手了?”
    禹天泽冷嗤道:“就凭这个海涡,也想难住我?哼!”他一掌拍在气泡上,给它加了个固,随即道,“你们老实呆着莫动。”
    说罢,他自己则走到气泡外,直接往下放沉去。
    牧子润有点担心,他虽然知道师尊做事虽然暴力了些,但总是有把握才会做的。然而知道归知道,担心也一样会担心啊。
    那个海涡这么怪异,也不知是否会让师尊受伤……
    所以,他的视线一瞬不离,紧紧地盯着那紫衣人影。
    只见禹天泽如同一道紫色流光,飞速地奔向海涡,而当他越发接近的时候,手里就倏然出现了一个长柄大锤!
    肉眼可见的,那大锤的锤头越来越大,渐渐地,直径居然也有了几丈长了!
    而禹天泽手握长柄,在巨大锤子的映衬下,就显得有些渺小。
    可他毫不在意,双臂一抬,就像是举着一团棉花似的,把这小山似的大锤子扬了起来!
    下一刻,他猛然砸下!
    “轰――”
    巨大而沉闷的声响后,海浪溅起百丈高,那巨大的海涡,竟就此被那巨锤锤开了核心海眼,所有盘旋的海水,全都往四面八方流窜出去!
    而也还是那个核心之地,反而诡异的抽干了海水,变得空旷而干燥起来。
    禹天泽一声喝道:“随我下来!”
    语毕倾身而下,直投其中!
    牧子润不敢怠慢,也使出法诀,操纵气泡,紧随师尊身影而去。
    趁着那海水尚且没有回落,一行人的速度非常快,几乎是在眨眼间,就向下俯冲许多丈,他们越来越接近海眼,也越来越快地坠落,正是在与回流的海水争抢时间……所幸,在海水重新覆盖而来的最后一刻,一人一气泡,都顺利进入。
    这时候,牧子润便发现自己手里的钥匙猛然一跳,就往下方急冲过去。
    迫不及待的,好像遇见了极有吸引力的东西。
    114得到海岛
    霎时光华大放,钥匙所及之处,传来了一阵“咔咔”的响声,就好像是一座极古老的大门被打开了,澎湃的灵气,猛然冲了出来。
    此时此刻,牧子润福至心灵,猛然叫到:“师尊,拉住我的手!”
    禹天泽条件反射满足徒弟的愿望,几乎就在立刻往上一捞――
    牧子润整个身子都往前倾,跟师尊十指交握,然后才有心情往后面抓去,把楚孟的手臂捉住,楚孟反应也快,又迅速搂紧自家小弟。
    四个人顿时成串儿似的,被下方传来的更加强烈的吸引力猛然擒住,就一齐更快地穿入到海眼深处去了……
    ?
    禹天泽醒来的时候,发现被什么东西禁锢得紧紧的。
    等他低头一看,就发现自己睡在另一个人的胳膊上,就连腰部,也被人用手臂箍住,简直就要四肢交缠了。
    依照禹天泽的个性,如果遇到这样的情景,那必定是要一巴掌把人糊飞,再依据具体情况来具体分析是否要再一巴掌干脆把人拍死的,可他这次什么也没做。
    因为好像八爪鱼一样死搂不放的,是他看重的唯一的徒弟。
    只是徒弟还没醒过来,禹天泽犹豫再三,还是没有动作,只是神识外放,打量这周围的环境。
    如今背部躺在坚硬的地界,周围也没有海水包围……显然他们在一片陆地上,可究竟是哪儿,暂且未知。
    禹天泽就发现了,此时灌入穴窍的灵气很充沛,不说修真界普遍的灵气环境了,就算是他在正罡仙宗里的灵湖岛,也比这里要逊色一二分。
    他尽可能把神识铺展开来,足足覆盖千里,每一处的景致都纤毫毕现,全部印在他的脑中。
    这里是一座岛,并不仅仅只有方圆千里面积,岛上灵草无数,山峰清奇,湖水清澈,林木成荫,乃是天然雕琢,清新雅致,没有半点斧凿的痕迹。
    可以看得出,许多山峰谷道之处,有奇特矿石,显然山体中隐藏矿脉,再有灵气特别浓郁的几个山谷山涧,也能看出那里堪称灵穴。
    一些野生的、年份久远的天材地宝,就更不用说了――可以说,这个地方就是一块还没有开发的福地,哪怕是正罡仙宗里,大概除了面积以外,如今也并不比这地方强上多少了。
    到这时,禹天泽哪里还想不到的?这里就是移动海岛了。
    刚才海涡被他砸开以后,钥匙直接刺进中心打开了禁制,才让他们一起落在了这座还没出世的海岛之上。
    趁着徒弟还没醒,他还是快点把定岛神碑找出来,等徒弟醒了就送他过去炼化……这也是给自己找点事做。
    但禹天泽没想到,还没等他真去找定岛神碑呢,却发觉周围在微微地颤动。
    刹那间,他明白了。
    这是移动海岛在海水里缓慢上升,它是要出世啊!
    ――果不其然,当禹天泽仰头看天的时候,他就发现原来照亮整个岛屿的根本不是日光,而是在罩子顶端的一颗巨大的夜明珠,而那镶嵌夜明珠的罩子,正是笼罩着整个海岛的庞大禁制,禁制之外海水幽蓝,这不就是说他们其实连人带岛都还在海里吗?
    牧子润这时候也绷不住了。
    他是钥匙的持有者,其实比禹天泽醒得还早――要不然他跟师尊这缠在一起的姿势是怎么来的?
    以至于禹天泽醒了之后,牧子润还是继续装昏迷中。后来他发现自家师尊也没直接拍他出去,胆子顿时更大,想要能多亲密一刻就多亲密一刻了。
    但是现在,牧子润发现这个移动海岛马上就要钻出海面,到那时肯定会引来各方注意,他要是不快点把定岛神碑炼化了,等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