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0

仙宫之主逆袭[重生] 作者:衣落成火

      通玄草,而只要他们认真做事,更好的待遇可能也就在前方向他们招手……所以,他们一定要尽心尽力才行的。
    最后,两兄弟再看了一眼这灵气充沛的宝岛,又看了看那座巍峨而散发出沉重压力的宫殿,接下来就收好大阵的阵引路牌,在一阵光华中,被一张传送阵符挪移到了遥远的大陆上。
    在那里,他们肩负着为门派招揽人才的任务。
    两兄弟走后,牧子润走到禹天泽面前。
    禹天泽看他一眼:“此后为师闭关,岛上随你施为。”
    牧子润眼神温柔:“弟子明白,请师尊放心。”
    师徒俩没说几句话,牧子润也发现了自家师尊身上的气息不定,显然是有了突破的预兆,就没有再腻腻歪歪,而是目送他师尊进入仙宫后,自己独自面对整个奉禹岛――其实,他也可以利用改变此岛地形的机会,压榨自己的潜力,好好提升一下。有这么强力的后盾,他也该尝试,能不能提前突破到元婴期了。
    不得不说,仙宫也好,宝岛也罢,虽然一瞬间让师徒俩的资源都变得雄厚无比,可这些东西既是宝物,却也是灾难的根源。
    如果没有它们,以原本禹天泽和牧子润的积累,也可以慢慢成仙,只是花费的时间更长,也要更辛苦些,却还算安全。但有了它们以后,给他们节省了大量时间的同时,却也让他们不得不承担风险了。
    因为以他们如今的力量,并不足以保住它们――事实上,即使是一个大型的仙门或者是魔门单独得到仙宫或者宝岛,也难以独自保留。
    这两样东西,真是太令人垂涎了。
    所以牧子润明白,师尊急于闭关除了是的确要突破的缘故,也是为了继续开启仙宫,得到更多的保护手段,而他要改变这岛上的地形,除了是想建设自己和师尊的爱巢以外,也是想要借机打磨自己修炼,也是想要能做出更多的防护手段,把这个宝岛变得不可摧毁――即便有仙门魔门集合起来攻打,也不能打破的那种。
    牧子润深吸口气。
    该做正事的时候,他还是依然会冷静下来的。
    就比如……现在。
    牧子润闭上眼,一股神念自他识海里迸发而出,和整个岛的气机相连。
    同时,这座岛屿的地面,也开始震动起来。
    ?
    仙宫密室里。
    禹天泽身上缠绕着厚厚的雷电,上面火光闪烁,就像一个巨大的茧子,把他整个都裹在其中。
    他眉心里,那抹雷纹跳跃不定,衬得他肤色更白,神情更冷,嘴边的那一丝弧度也更嘲讽了。
    很快,一声巨大的轰鸣响起,那茧子倏然炸开,从里面就走出个容颜极其华美的紫衣青年来。
    他的袍袖翻飞,一条雷龙与一条火龙头颈相缠,两颗龙头分别搁在他的两肩,散发出无尽威仪,随即,又像是让人看花了眼似的消失不见。
    禹天泽闭关三年,已经成功突破到炼虚期了。
    重生一回,他再没有其他拖累,反而得到不少助力,再配上他本身的资质和悟性,短短时间里,他就达到了前世从未有过的高度。
    这让他还算满意。
    仙宫的第三层也打开了,还是没什么太大的差别。
    除了仍旧不变的九十九种禁制和八十一种威力强大的法阵以外,房间从三百六十六,变得只有总数九十九间。
    然后就是各种私库,里面的资源品级也变得更高――比如法宝更好功法更珍贵药园里的灵药年份更久远品种更罕见丹药更难得有些还失传了之类的。
    对禹天泽来说,资源雄厚到了一个地步那就只是个数字了,他和徒弟是绝对用不完的,就算以后开了门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也足够把宗门的弟子培养出来了。
    嗯,这些也该是徒弟操心的东西。
    禹天泽甩甩手,直接把第三层封住,自己转身就下了楼。
    他听见了,仙宫外传来的一阵接着一阵的剧烈轰鸣声,这应该是……徒弟在改变整个岛屿的地形。
    都三年了,徒弟还没改完?
    禹天泽抿了抿唇,决定出去看看。
    此时他的身法更快了,一晃身,就站在了仙宫外面。
    只见一条山脉就好像一头雄壮无比却极其笨重的巨龙,一步一步,步履沉重地蹒跚“走”来,终于到了这片土地的周围后,就爬了下来,定居了。
    同一时刻,仙宫前盘膝端坐的英俊青年满脸潮红,汗水滚滚而下,整个人都显得狼狈无比。刚才他似乎在用了什么神通,简直是耗尽了全身的力气。
    等山脉彻底停下后,他就松了口气似的,一个晃悠,整个人往前一扑――“嘭”,狠狠地砸到地面上了。
    禹天泽:“……”
    这狗蛋在搞什么,怎么累得跟……一样?
    118徒弟突破
    牧子润抬起头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前方的一片衣角。
    紫色的衣角。
    牧子润:“……”
    这种一直保持英俊帅气突然一着不慎就被打破了光辉形象的感觉……总是自觉可以运筹帷幄内心无数弯弯绕绕的中年大叔,觉得现在十分地哭笑不得。
    要不是他正好在搬山的紧要关头,以他对海岛的掌控力,怎么会没发现师尊突然出来了?要不是没发现师尊突然出来了,他怎么会摔得这么难看!
    明明是个好机会,偏偏就是那么一步的差距,搞得他这么狼狈,要不然的话,他完全可以真虚弱地往师尊身上扑的嘛!
    禹天泽拉着牧子润的领子,把他的衣领拎住。
    牧子润更辶耍师尊难道不觉得以他现在的体格,用这种抓小鸡的姿势已经不合适了吗?可他现在真心很累,完全反抗不得啊。
    禹天泽倒是一片好心的,他也没准备真把徒弟拎到哪里去,就只是帮徒弟换了个姿势,以免他继续脸着地而已。
    等牧子润坐好了,禹天泽顺手掰开徒弟的嘴,再弹了一粒丹药进去。
    连串的动作极其干脆利落,尽管是第一次做,也完全没有冗余。
    牧子润只觉得一道热流滚滚而下,落进丹田沿着四肢百骸转了那么一圈后,他的体力就都恢复了。
    然后,他露出一个虚弱的微笑:“师尊,弟子没事了。”然后他又说,“”
    禹天泽点点头,也盘膝坐在了牧子润的身边:“继续吧。”
    以他的眼光,很容易就看出徒弟这是在一边改造岛上的地形,一边借机磨练自己的神念,也打磨他的心志。
    三年来的工夫应该是没有白费,尽管目前还没有真的突破到元婴期,但全身上下的气息已经很圆融了,只需要一个契机,就可以顺利突破。
    到那时,徒弟仅仅只是二十出头,就已经有元婴境界,这不论在多么庞大的宗门里,也没有这样快速的人才!
    而这样的人才,是他禹天泽的徒弟!
    禹天泽有点得意,对牧子润的要求,自然也会更加严格。
    如今他这做师尊的已经突破了,剩下的时间里,就可以陪着徒弟夯实根基,也让他的工作效率更提高一点。
    牧子润看着自家师尊的动作,秒懂。
    这是要进一步地压榨他啊……想想也很正常,师尊最擅长的教导方式,就是不断逼迫了,而且不得不说,这法子还是很有用的。
    反正他之前一个人压榨也是榨,师尊陪他一起榨……这还能多多相处呢!
    想到这里,他顿时觉得又有了力气。
    拼了!
    然后,牧子润神念外放,笼罩住另外一座山脉,开始一点一点地迁移。
    从最开始只能挪动很小的山峰,到现在能移动庞大山脉,这进步不可谓不大。如今,他也正好让师尊看一看他的努力!
    “轰隆隆――”
    “轰轰!轰轰!”
    禹天泽的神识笼罩四方,他看得很清楚,在仙宫的附近,所有的山峰都往外移动了,形成屏风式的一片挨着一片的效果。
    它们距离仙宫所在的这大片土地颇远,但隐隐约约,就能见到仙宫的影子。
    而更远地方的山脉和各种山峰,都被徒弟慢慢搬来,也同样连接在一起。
    比起三年前,这里已经有了些大型宗门的影子了。
    本来蕴养着定岛神碑的潭水,被直接移到了茂密的树林里,而那茂密的树林,距离仙宫所在的方位,也有不远的距离。
    差不多,就是仙宫左右周围全都被清空了,不过该有的东西,还是能看出跟仙宫隐隐约约有些联系,只是不能轻易接近仙宫,而仙宫却还是中心位置――相当于,精神支柱吧。
    禹天泽对这种安排,也挺满意的。
    仙宫里虽然每一层都有不少位置,但他并不准备真的让新收的弟子就随便住进来,要是没找到这个福地,他说不定还会忍耐,可既然已经有了奉禹岛,仙宫就还是只留他跟徒弟两人就好。
    等以后他能开启仙宫第五层后,再跟徒弟搬到那里去,估计到那时新门派也能培养出一些忠诚的弟子了,下面四层的房间,就可以作为赏赐,选拔一些核心弟子什么的,在这里培养起来。
    由于跟牧子润在一起呆久了,禹天泽现在已经很少自己动脑筋,不过开创宗门这种事,只要类比一下以前的宗门,也就能想个八九不离十。
    对牧子润的安排,禹天泽一眼就看得明白。
    正想着,牧子润本来恢复红润的面容,又变得惨白。
    他这回又透支了,身子晃悠晃悠的,好像又要扑地――
    禹天泽回过神,用手一拉,把徒弟拽住。
    然后,牧子润就倒在了他的腿上。
    禹天泽:“……”
    他又掰开徒弟的嘴,塞了一粒恢复体力修复神识的丹药进去。
    牧子润躺着自家师尊的大腿,心里很愉快。
    刚才没倒对,现在不就对了?
    能多赖一会儿就多赖一会儿好了。
    禹天泽对徒弟的撒娇总是没什么办法,躺就躺吧,虽然徒弟现在长大了,但以前他也不是没抱过。
    徒弟这么依赖他,其实感觉也挺不错的。
    心里一软,禹天泽就学着凡人家的长辈,摸了摸牧子润的发顶。
    牧子润一愣,干脆伸出手,抱住禹天泽的腰。
    反正师尊也只当他是在撒娇,那就撒得彻底一点!
    禹天泽身体僵硬了一秒钟,只觉得腰部那块儿被缠着,两个人简直要变成一个人了一样,真是……不太习惯。
    但他想想以前徒弟还跟他拥抱过,也就慢慢放松下来。
    跟另一个人如此亲近,而这个人是自己的徒弟,没必要防备,彼此都知道对方的秘密……这样的人很难得。尤其对于禹天泽这样曾经被背叛过甚至被害死过的人来说,其实也是没什么抵抗力的。
    禹天泽又摸了摸牧子润的发顶,等徒弟慢慢好转。
    至于牧子润,他腻了好一会儿,感觉自己已经完全没问题了以后,为了防止被师尊发现自己的小心思,他才恋恋不舍地放开手,重新压榨自己的潜力。
    转眼间,就又是两年过去了。
    盘膝坐在前方空地上的牧子润,周身缠绕着好似风暴一样的水流,后来冲天而起,几乎引动了整个岛屿甚至外面海水的动荡。
    终于,当着水流平静下来之后,他的境界,也总算是突破了。
    如今的牧子润,顺利成为了元婴初期的修士。
    睁开眼后,他朝着前方一丈外的紫衣人投去一个眼神。
    那紫衣人朝他点了点头:“不错。”
    牧子润得了表扬,也愉快地走了过去。
    在这两年里,禹天泽几乎就是围着徒弟转的。
    因为他知道牧子润很辛苦,也打定主意要尽快让徒弟突破,所以在操练牧子润的时候,他比以前更加严格。
    禹天泽还没出关之前,牧子润只需要用神念改变地形就行了,大部分时间并没有用在修炼上,只是不断打磨自身。而禹天泽出关后,牧子润每每用完神念,就会被塞进去一粒丹药,恢复之后就立刻重新开始。同时为了避免丹药吃得过多引起根基不扎实,禹天泽又会每天压制修为跟牧子润对打,一点一点把他的修为“锤”得结实,等他再没什么进步了后,就要求他继续消耗神念。
    有了这样的督促,加上牧子润本来也是个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的人,这两年时间里,他也算得上是过得水深火热,但因为偶尔能加上一点跟心上人搂搂抱抱的小福利,又是动力十足。
    直到今天,不仅他的境界突破了,整个岛屿的地形改造甚至阵法布置,也都被他完全做好。
    周围准备供给弟子们居住的山脉,都好像卧龙一样,一重连着一重,而每一重山脉的方位不同,上面的灵脉也有不同。
    牧子润不仅移山,他还把岛上一些灵脉移植到这些山脉之下。除了最珍贵的极品灵石被他取走以外,其他的灵脉,就在不同山脉里移植不同的数目,来区分将来可能会有的不同类别的门人。
    另外,牧子润借助仙宫里传承的阵盘,在仙宫附近布下了十绝大阵,没有阵牌根本就进不来,而仙宫附近还安置了灵药园灵兽园和护园大阵,各山脉外也有护山大阵,岛屿上所有的水源,也都错落有致地布置在不同的山脉上,或者它们的周围。更远地方的广阔土地,同样分成了不同肥沃程度的灵田,那许多的矿脉,更是集中在同一个地方,照旧被阵法笼罩。
    在五年的压榨中,牧子润以一己之力,把本来就资源丰富的海岛,彻底改造成了适合发展宗门的地方。
    也在无数大阵的光辉里,奠定了这座宝岛防御敌人的基础。
    禹天泽一一见识过,甚至攻击过。
    至少现在,几十个大乘渡劫修士一起袭击的话,是不能撼动大阵的,而且有了毁灭性阵法的加持,最不济,最终还能来个海岛爆破。
    管叫那些想要夺取海岛的人,有来无回!
    这一切,都安排好了。
    禹天泽说道:“你该随为师回宗。”
    牧子润微微一笑:“一切听凭师尊吩咐。”
    师徒俩目前还是正罡仙宗弟子,这里只是后路和新根基。
    一别好几年,他们应该要回宗报道一下了,不然的话,游历也游历得太久了。
    而且,他们也该看看那一对兄弟,招收门人的情况到底如何……
    119幺蛾子
    正罡仙宗还是老样子,禹天泽带着徒弟回去后,也没发现有什么不同。
    到底还是修真界的人寿命太长了,出门旅个游用上个五六年,真是太正常,尤其禹天泽还是核心弟子,他又没有拜在哪个大能门下做弟子,自己去找秘境什么的积累资源,也真是非常地……平常。
    回归后,禹天泽在雷火殿里照旧打坐,顺便把雷鹰王放出来让它兜了个风。
    牧子润则又接到了一个人的……传讯。
    这个人,也就是他的便宜师叔孙仪威了。
    ――这又得说到他们曾经的约定了。
    早先在师徒俩出门前,牧子润已经对孙仪威说过了,要他半年汇报一下就行,在宝岛上的五年里,孙仪威也是这样做的。后来牧子润见明鸢差不多已经撬动陈一恒的墙角了,对他们那些卿卿我我的事情不感兴趣,也就跟孙仪威说,除非重大事情,以后也不必联系。
    之后足足有两三年,明鸢那里也没闹出什么幺蛾子来了。
    但他们这才刚刚回来呢,孙仪威怎么就传讯来了?
    牧子润心里略有不爽。
    总觉得那个明鸢就是他和师尊好上的最大障碍,没事都要搅出些事来。
    最倒霉的就是这家伙居然还跟师尊有师徒之名,让他做什么都投鼠忌器――算了,如果明鸢敢给他热麻烦,他就给他再惹回去!
    然后,牧子润开始跟孙仪威联系了。
    果然,在通灵水镜里,很快就出现了孙仪威那张……憔悴的脸。
    牧子润:“……”
    其实跟这位便宜师叔比起来,他这点小麻烦还真不算麻烦。
    突然感觉到有一点愧疚了是怎么回事……
    孙仪威两眼无神:“师侄大事不妙了。”
    牧子润:“……怎么了?”
    孙仪威揉了揉额角:“师尊和陈师叔的事情,被罗前辈知道了。”
    牧子润嘴角抽搐了一下。
    明鸢到底是多没用,给他出了那么好的招数,居然还在区区五年里,当小三的就被人家当正室的逮住了?
    不过,接下来孙仪威说出来的另一件事,才是让牧子润真正的愤怒。
    孙仪威说:“罗前辈不肯轻易放过此事,叫来了族里的长辈,而师尊他……想让我将大师兄唤来。”说到这里,他即使在水镜中,也能看到自家师侄那瞬间充了血的眼睛,赶紧又说,“师尊怀有灵胎的事,罗家是不知道的!”
    是的,明鸢还没蠢到家,他目前也就是偷情被人家正室发现,在正室想处理掉他的时候,很“机智”地去找自己的靠山了。
    ……也就是倒霉催的禹天泽。
    牧子润深吸一口气:“请师叔告知师祖,师尊还在闭关,正在紧要关头,不能出来,更无法处理此事。”
    那个明鸢就这么点本事当什么小三!说好的楚楚可怜在外头勾搭住渣男心呢?说好了只做小猫小狗的呢?谁家的小猫小狗做到正室面前想挠人一爪子,也不怪那对猫狗过敏的正室想来个龙凤斗烹狗肉之类的来吃吃了!
    ――等等,想到这里,牧子润又觉得有点奇怪。
    说起来,明鸢这样子被发现了,最多也就是个侍君,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严格说来也不能说是小三,应该属于男妾一流。
    罗明兰是正室,陈一恒也惯会哄人的,明鸢的性子也不是明面上敢耀武扬威的――他的卖点就是“我爱你宁愿无名无分地跟你”,罗明兰也不至于这么大费周章才对――家丑还不外扬呢,自己在家里掐明争暗斗才是正解嘛。
    如果不是这样,牧子润也不至于觉得那三个人有得纠缠,有心让他们自己扯来扯去的少出来伤眼了。
    可惜的是,居然事与愿违,这是老天诚心不让他好过还是怎么的?
    那边的孙仪威听牧子润这么一说,就知道师侄是不愿意让大师兄趟这浑水了,也是这么回事,哪怕是他,现在也觉得很丢脸,更何况如今高高在上已经是更大仙宗的核心弟子呢?要是师尊以前真的恩情深重也就算了,对于大师兄而言,根本就师尊不是师尊,弟子不是弟子,也难怪师侄会打抱不平了。
    可是,现在不来是真不成啊……
    孙仪威很纠结:“师侄,师尊不慎伤了陈师弟……”
    陈师弟,原名陈绅,今年五岁,是罗明兰和陈一恒的宝贝儿子。
    双灵根,资质中上,悟性颇高,被夫妻俩视为传承希望,十分看重。
    目前已经开始炼气了,并且已经顺利成为炼气一层的小修士。
    牧子润皱眉:“师祖为何会伤了陈小师叔?”
    明鸢这么个几百岁的人了,怎么会跟人家小孩子过不去的!
    做小三也不能这么恶毒吧……
    接下来,从孙仪威的口中,就说出更让人无语的事情来。
    原来明鸢这小三,还真不是罗明兰发现的,而是陈绅发现的。明鸢为了自己的灵胎和将来,一直按照牧子润和孙仪威给他出的主意,做一个柔情似水的蓝颜知己爱慕者,经常都是躲着罗明兰的,顺便也尽量地勾搭陈一恒。
    可是呢,河边走久了总是会湿鞋,因为想要让“陈师兄更喜欢我”,明鸢在床上的作风越来越大胆,以至于两个人在某个山洞里行那云雨之事的时候,一不小心,就“娇吟婉转”,以至于让难得出来玩耍的陈绅听到动静,好奇之下跑过去,一下子就看到了白花花的两具肉体。
    其中一具,还是他爹。
    修真界的小孩子是不能小看的,别看陈绅年纪不大,但信息量丰富啊,立刻就明白了。他脾气大,一个不爽,就拿剑劈了进去。
    当然,陈绅对他爹还是很有孺慕之情的,劈的自然不是他爹,而是明鸢了。
    大家都知道,明鸢是个废柴,不过废柴也是金丹修士,他一个打滚,就让了过去。
    陈一恒看到儿子,觉得很没面子,而明鸢躲开了却没穿衣服,陈绅干脆再度朝他砍了过去,连续几下,几乎就要把明鸢逼出山洞了!
    ――这要是真被打出来,那还不得丢脸丢到死啊?
    明鸢再怎么想勾搭陈一恒,也不至于真觉得裸身置于光天化日之下还无所谓。
    于是,在眼看着自己躲不开的时候,他也只好一掌打出。
    陈绅是退开了,不过被风吹得有点远,这炼气一层的身体也有点弱,他一个不小心,就撞到了后面山坑里。
    山坑里的石头比较硬,这陈绅可不就在头上撞了个小洞?
    对于修士来说,这点伤很容易就可以治好了,可是对于出来找儿子正好看见这一幕的罗明兰来说,她只见到了自家儿子被糊了满脸血。
    接下来,罗明兰看到衣衫不整的陈一恒,看到根本衣服只穿了一半还露出白皙皮肤的明鸢……她爆炸了。
    信息量太大她已经顾不上其他,下意识的,就给她的亲爹传讯,然后一发不可收拾,她亲爹找了她叔叔伯伯什么的,事情就蔓延开来。
    等来了以后吧,对于明鸢这样没名没分又是九阳门弟子的人,罗家人是没有处置权的,可看到陈绅那个样子,他们要真想做点什么,也不算理亏。
    毕竟是九阳门跟罗家联姻,大家都要脸的,明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罗家人要是一不小心弄死他了,九阳门也不会给他报仇。
    明鸢当然不愿意被弄死,就算被关个几百年也是不肯的,他同时隐约也知道这时候陈师兄是没办法给他出头的,而灵胎的秘密他还想以后再拿出来直接踹走罗明兰呢,于是乎,他就报出了禹天泽的名字来。
    这时候,罗家人反而相护对视一眼,似乎也没那么气恼了。
    孙仪威是老老实实地说,牧子润则是很快明白过来。
    罗家不安好心啊这是。
    就像他刚才想的,明鸢本来就没名分,做出这样的事也就是个风流韵事,顶天了增加个侍君,实在算不上什么,伤了陈绅倒是比较严重,但只是误伤,也引发不了很严重的后果。
    作为一个联姻对象的罗明兰,要是地位被人严重威胁,罗家人这么出动还说得过去,可只是小事情,除了罗明兰她亲爹以外,其他的几个分量重的族人……还没这么闲。
    但明鸢身后有禹天泽,罗家是早就知道的。
    早就知道还特意过来,更是让明鸢畏惧之下要召来禹天泽,那他们肯定是想要算计什么了。
    牧子润深深呼吸,压制住心里的怒火。
    明鸢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就连最适合他的小三职业都做不好,简直没用透了!
    但这种事,他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师尊去烦恼的。
    趁着禹天泽在修炼,牧子润跟孙仪威说了几句,他就去准备一些必备的东西,然后贿赂了雷鹰王,一人一鹰,往九阳门而去。
    他倒要看看,罗家搞什么鬼!
    120还是做侍君吧
    到了九阳门后,雷鹰王径直落在了明华府前,孙仪威在这里等候良久,等看到了他大师兄的坐骑后,又往后面瞧了老半天,也没见到大师兄的人影。最后,他的目光就落在了牧子润的身上。
    孙仪威疑惑道:“师侄,大师兄呢?”
    牧子润叹了口气:“师尊在闭关,不能出来,此事就交予弟子来解决罢!”
    孙仪威第一反应就是,这回搞不定了。
    但他马上反应过来,其实这些年都是这个师侄在跟自己沟通交流的,自己的所有主意,也都是从师侄这里得到――说起来,要真让大师兄那种性格的人跟他一天到晚讲“怎样才能避免师尊成为男妾”这种事情,才真是一种难以想象的画面吧。
    于是,孙仪威就淡定了。
    这样也好,大师兄不出现,师侄跟师尊也是隔了一层的,而且年纪又小,很多事情就方便说了。
    ――直到他现在想起大师兄传说中的喜怒无常,还是会打哆嗦的。
    牧子润让雷煌缩小身体后落在他的肩头,一边跟着孙仪威走,一边就问了:“师祖现在身在何处?如今的情形怎么样了?”
    孙仪威说道:“师尊就在智天峰的娇兰殿里,罗家的人都守在那呢。”
    牧子润秒懂。
    说白了,他们就是在等待他师尊禹天泽嘛!
    是想要赔偿,还是有什么其他的算计?
    不管怎么说,绝对不能让他们真的跟师尊攀扯上。
    牧子润的脑子转得飞快。
    他本来是想着明鸢可以一边怀灵胎一边跟陈一恒周旋,给他和师尊留出个几十年的安生日子的。没想到只安生了五六年,居然就不行了。
    这回事情发展成这样,明鸢到底会是怎么想的?他要是一个忍不住灵胎暴露出来,说不定就真要做陈一恒的侍君了。可他一旦做了侍君,师尊的形象立刻蒙尘,在外人眼里,不仅是丢脸,甚至会变相成为罗家的姻亲――还是低人一等的那种。甚至,在罗家面前,都得矮一头了!
    ――这样的事情,他绝不容许发生!
    万一不行,就撕破脸,反正师尊不在,他完全可以自由发挥,以他如今的实力,在那群人面前也不用太过谦逊。
    实在谈不拢的话……
    牧子润眼里闪过一丝晦暗。
    他也要没耐心了。
    既然给脸不要脸,那么就不再徐徐图之,而用雷霆手段吧!
    心里转动着阴暗的念头,牧子润很快跟着孙仪威,来到了智天峰的娇兰殿。
    这个娇兰殿就是陈一恒与罗明兰的洞府,当年用上这个名字,本来是为了表达陈一恒与罗明兰的恩爱之情,现在来看……就显得有些讽刺了。
    进了娇兰殿,罗家人果然就坐在正堂。
    陈一恒扶着罗明兰,罗明兰的眼圈还有些发红,在一旁,五岁大的陈绅额头上那点疤痕还在,但显然已经涂过药了。
    罗家的族长并好几位长老,都是元婴期的修士,分别坐在两侧。
    唯独明鸢,他一人挤在一把椅子的一角,眼神看起来还是挺普通的,但不知怎么,在偶尔瞥向陈一恒时,就让人感觉到一点幽怨来。
    感觉段位比上次看到的时候高了点。
    不过明眼人还是可以看穿的。
    牧子润进殿之后,先往四面看了看,然后对着明鸢行礼:“师祖。”
    明鸢眼带期盼往他身后瞧过,却没看到自己想象的那个人影,顿时又蹙起眉来,问道:“天泽呢?”
    牧子润恭声道:“师尊而今正在闭关,暂且是脱不得身的。”
    此言一出,他垂眼下来,暗地里却也在用眼角余光,去窥在场众人的反应。
    那罗家中人都是看起来有点失望。
    倒是陈一恒目光闪动,让人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罗明兰只顾呵护她儿子,倒是没有什么异样的。
    明鸢疾呼出声:“他、他怎么不出关!”
    牧子润眉头一皱:“师尊正在紧要关头,自然不能随意出关,师祖也莫要太过思念师尊了。如今这件事,师尊传音出来,已交由弟子来处理,师祖要是有什么委屈,也只管对弟子说就是。”
    然后,牧子润也比较强硬,就直接坐在明鸢旁边的那把椅子上,跟这些罗家人、陈一恒等对峙起来。
    态度也并不那么谦和。
    孙仪威虽然不知道这师侄怎么突然这样了,但他是个老实人,老实人就很老实地跟上去,坐在了明鸢的另一边。
    这架势,看起来是很保护明鸢的样子。
    那边的罗家人,本来都有些生气,但他们的眼力是很不错的,当然立刻看出来,这个年纪轻轻的小子已经是元婴期的修士了。
    修真界以实力为尊,要没什么关系的,修为相等人家不把你当前辈看,也没办法不是?牧子润这样,还真是跟他们有平等对话的资格。
    而且……罗家都是人精啊,人家立刻就知道了。
    他们也就是一群元婴过来,可禹天泽能教出牧子润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