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3

仙宫之主逆袭[重生] 作者:衣落成火

      显得有点无助,但他的脸上还是带着笑容,好像这样的狼狈并没有影响到他什么一样。
    年轻人摸索着,终于走到了禹天泽的面前,他半蹲下来,把托盘递过去:“师尊,这是弟子孝敬给师尊的,还请师尊赏脸。”
    托盘上的东西,是精心选择过的色泽饱满光华莹润灵气扑鼻的灵果,全都被小心地去了皮,只是去得似乎不太均匀,能看出这样做的人费了很大的工夫……
    禹天泽皱紧眉,不说话。
    年轻人很失望地叹了口气:“师尊是嫌弃弟子做得不好吗……是弟子的错,弟子会继续努力的。”
    他说完,把托盘收回来,慢吞吞地站起身。
    然后,他就又和来时一样,跌跌撞撞地走了出去。
    再好好地掩上门。
    禹天泽很不爽。
    他不知道自己在不爽什么,总之,这样的不爽已经持续很久了。
    那狗蛋,居然装可怜到这地步!
    而更可恨的是,他明明知道这厮是刻意为之,却还是微妙地被讨好了……可下一刻,他就因为这种被讨好的感觉而更不爽了。
    禹天泽从小到大纵横这么多年两世为人,心情也没有这么纠结过。
    孽徒在他面前向来都是胸有成竹的稳重模样,一向体贴,他对孽徒也是宠爱有加,从不曾看他像现在这样小心翼翼过。
    他一面在心里因为那种被讨好的情绪不爽,一面又因为孽徒的狼狈更不爽,他觉得孽徒理应受此惩罚,同时惩罚之后他还是不爽。
    那么,要解除孽徒的封禁吗?
    ――想起那双眼睛他就、他就不爽!
    总之,分辨不出来的种种情绪,大概都是不爽吧。
    禹天泽回过神,听到外面又有人叩门。
    无疑这还是他那个孽徒,几天以来天天这样,做着和以前一样的事情,又因为眼睛被他封住,处处出错经常进来。
    让他异常烦躁。
    尤其是,当禹天泽想起这厮以前做这种事情的时候是基于什么心态的时候,整个人都产生了一种爆炸的情绪。
    手痒……但那狗蛋伤势还没痊愈,揍起来分分钟就要死人。
    忍无可忍,禹天泽周身爆发出明亮的雷光,一瞬间,把整个内舱都炸了一遍。
    ――不得不说,青雷火云舟上所有的材料都那么结实,即使禹天泽愤怒一击,这所有的摆设内部的环境也没什么改变,大概,也就是雷光乱窜了点。
    外面的人听到这动静,耐心地等了一会儿,还是开门进来。
    之后,他踩着雷光,一步一踉跄,把准备好的饭食又乖顺地送上去。
    当然,这还是没有以前的精致,看起来也还是耗费了更多的精力。
    禹天泽觉得自己可能要狂躁。
    他一伸手夺过餐盘,再一摆手直接把孽徒掀出去,顺便轰然一声门响,那内舱的门,也再度被猛烈关上了。
    而舱外……
    牧子润拍拍衣襟,站起身来。
    被掀出来但是半点也没有摔疼,可见里面那人在盛怒之下也没有伤害他――那么再怎么显得盛怒,其实也不是真正的气愤吧。
    与禹天泽这几天的烦躁暴躁狂躁不同,时间越久,牧子润反而逐渐淡定下来。
    智商也回归了。
    老实说,这样的情况比牧子润在这么快暴露后所想的任何一种都要好太多,而师尊对他的容忍度,也让他心里很是诧异。
    虽然他一直知道师尊对他自己在意的人很好,看起来很冷酷其实再心软不过了,可他也没能料到在他这么“大逆不道”的时候,师尊不仅没有露出非常憎恶的表情,也没有把他逐出师门,甚至还会担心他受伤把他带回来,在他一装病就给他喂药――好吧是塞药。
    这样的师尊,无疑让牧子润更想要……跟他亲近了。
    当然了,牧子润也知道,师尊不会这么快消气的,或者说,不会这么快冷静的。他的心思对于师尊来说,应该也属于“轰天雷”的级别,一时间想不通真是太正常了,尤其师尊耐心那么差,想不通的时候很容易变得……更想不通的。
    这时候,他应该主动送上去让师尊出出气,或者说,装装可怜让师尊更心软,所以,这眼睛被封了,说不定还是一个机会也未可知。
    之后的事情,就是这样了。
    牧子润“瞎着”眼睛拖着“病体”每天继续服侍师尊,师尊不愿意接受他也不勉强立刻回去重做再送过去刷存在感,因为不能用神识嘛,他又看不见,修士在只剩下其他几种五感的时候灵敏度就更差了,所以当着师尊的面撞撞墙摔几跤这种事,也是再正常不过。
    他完全没有“有错就改”,反正上次怎么撞,下次还是怎么撞。
    就算每天都显得很狼狈又怎么样?反正只有师尊一个人看到了,他越惨,说不定师尊心软更快――要不是怕做得太明显,他其实还可以更惨一点。
    只是师尊的智商也没问题,他小小装一下可怜还好,要装得太过突破了师尊的心软点,那就是真惨了。
    青雷火云舟在高空里盘旋了好几天,就像禹天泽的心情一样,以极快的速度横冲直撞,而这么横冲直撞到后来,也没撞出个真正的目的地来。
    终于有一天,那青雷火云舟,停在了一座城池的上空。
    牧子润感觉到誓元蛊的蠢蠢欲动,显然,那刘仁星和楚孟两兄弟,应该就在这个城池里了。
    宝舟化作一道流光,直接砸在了城外的山道上。
    出现在地面的,就是一身紫袍的华美青年,再并上一个相貌极为英俊的年轻人,只是年轻人的双眼似乎被什么东西掩住了,看起来竟像个瞎子一样。
    前面那个大步流星,后面那个紧跟而上,却在即将撞到紫衣人的刹那,被那紫衣人倏然转身,一指头推到后面去了。
    年轻人面露苦笑:“师尊……”
    紫衣人:“……”
    他用手指一拂,那年轻人眼睛上挡着的东西,就立刻消失了。
    同时,也露出了一双极柔和的眸子来。
    牧子润顿时感觉到脑袋一轻,神识可以扩散了,眼睛能够看到了,师尊又出现在他的面前了!
    心情真是太好了。
    当然,牧子润也是不会得意忘形的,他目不转睛地看着禹天泽,就像是看着什么极珍爱的宝物,充满了温柔与眷恋。
    禹天泽耳根飞快地闪过一抹红色,转过身,没理他地往城里走。
    牧子润赶紧跟上去。
    然而还没等到他和以前一样走到禹天泽身后一步处――事实上他离自家师尊起码还有三尺的时候,禹天泽再度转过身来。
    牧子润:“师尊?”
    禹天泽的目光很凌厉,生生地把他定在了这个三尺距离之上。
    牧子润眼中闪过一丝哀求。
    禹天泽的身体僵硬了三秒钟,视线挪动到了两尺的地方。
    牧子润顿时温柔一笑,快走两步,就站在“两尺三八线”不动了。
    禹天泽冷哼一声,再度转身,大步流星地朝前方走。
    牧子润也不再去挑战自家师尊的神经,他就保持这个距离,偶尔不小心走前一步,在禹天泽将要反应的时候又立刻后退,就像是自己忘了似的,最终,还是忽前忽后地,一直亲密地跟随……
    禹天泽觉得,走得真是太糟心了!
    事实上,他也习惯于孽徒站在他稍后的位置,所以总是反应不过来,到底那狗蛋到底是故意的还是非故意的?总觉得是前面那一种――但秉承着不欲随意冤枉他人的意思他也不会胡乱猜测。
    结果就是想得太多心思烦躁,刚好了一点的心情登时变得更不好了!
    ……真是够了!
    正暴躁地往前走时,突然间身后有人突然拉住他的手,禹天泽对牧子润没什么戒备心理,一时还是没反应过来,居然真被拉住了!等反应过来后,禹天泽还没甩开,牧子润就好像做错了什么事似的突然放开――
    禹天泽:“……”
    一口气堵在胸口里。
    好想揍人!
    127再见兄弟俩
    对别人都不讲道理偏偏对自己唯一的宝贝徒弟很讲道理的禹天泽,还是没能成功揍人――想想孽徒的身子骨还没好完全一揍就挂,他就再憋住了这口气。
    但大家都知道,气憋在心里是一种很让人恼火的一件事情,那么恼火中的禹天泽,不仅周围的气压更低了,表情也更冷酷了。
    叫人根本不敢直视。
    牧子润也没再去撩拨他师尊,虽然他是想看师尊对自己心软吧,可要是做得过了,那就完蛋了。
    于是,他也老实起来。
    师徒俩往城里的一条街道走去。
    这个城池属于一个修士很多的地方,到处都是各种等级的修士,不过总体来讲,还是化神期以下的修士居多。
    楚孟和刘仁星选择这么一个地方落脚,也算得上是深思熟虑的行为了――不仅人多资源多,还不会惹来超强者的觊觎,他们完全罩得住嘛!
    不过,誓元蛊所在的那条街道,却相对比较偏僻。
    牧子润想想也不难明白,肯定是因为他们收下来的弟子修为还不怎么样,为了能少惹麻烦,还是住得偏一点比较好。
    事实也的确是这样,师徒俩很快就看到一个大院子。
    从外观来看很普通,但里面却还是传来一种属于元婴修士的威压,尽管很淡,却时时萦绕,属于震慑的用处。
    到这里,牧子润轻咳一声,走到禹天泽的前方:“师尊,弟子去叩门?”
    禹天泽看他一眼,不说话。
    牧子润秒懂,师尊这是还不想理他啊……刚才难道撩拨得有点太过分了?但是没办法,师尊不仅不憎恶他还对他这么容忍,让人忍不住地就想要得寸进尺……收敛了一下后,牧子润当禹天泽默认了,就当先一步,在院门外发动了誓元蛊。
    因为母蛊在牧子润手上,所以一个催动子蛊就会有所反应的,没多久院子里就传来一阵动静,那院子的大门,也立刻打开了。
    毫不意外的,开门的是刘仁星,楚孟就跟在他的身后。
    虽然隔了好几年,兄弟俩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对师徒,都是立刻行礼:“属下见过恩主!”
    牧子润一笑:“我们进去说话吧,也看看吩咐你们做的事情怎么样了。”
    兄弟俩当然没异议,马上让开身子,把两人引了进去。
    牧子润老样子给禹天泽开路,禹天泽眼含煞气,大步走进。
    楚孟:“……”
    刘仁星:“……”
    几年不见恩主好像更可怕了,境界也更深不可测了啊。
    在发现禹天泽比以前还要恐怖之后,楚孟作为元婴期的修士,又发现小点的这位恩主也突破到元婴期了,这让他不仅有点轻微的自卑。
    他自己的资质其实算是很不错的了,在这个年岁结婴也属于上等了,可是跟恩主几年间就突破相比,他还是觉得,自己真是弱爆了。
    说来这对兄弟还是很努力的,楚孟资质好些,他已经巩固了元婴中期的境界,刀意上也有长足的进步,看来在刀道的磨练上并没有丝毫的懒散。刘仁星也很努力,但因为资质所限,尽管他一改从前的不作为,还是只突破到炼气六层,距离筑基这个正式踏入修真门槛的关卡,还差很远的距离。
    主仆双方都互相打量过后,楚孟把两个人请到了正堂里。
    首位上当然还是禹天泽,而牧子润没有坐在他下首的位置,反而是规规矩矩地站在了禹天泽的一侧,低眉顺眼的样子。
    楚孟和刘仁星对视一眼。
    这好像有哪里不对?
    不过对不对都不是他们可以置喙的,两兄弟很快把这点不对的感觉抛到一边,让刘仁星迅速去外面把他们召来的人都叫过来。
    而这刘仁星手脚也很麻利,没过几分钟,已经带着一群人从外面“呼啦啦”地走进来了。
    被召唤而来的这群人刚才各自都在房里修炼呢,就算有在外面修的,也没怎么注意其他。现在被传唤了,路上已经知道原来是两个头领以前说过的恩主出现,要带他们过去被审核。
    一时间,这些人就都有些好奇,也都很紧张。
    进了大堂之后,一群人就往上座看去――他们也算是被精挑细选出来的,尽管会被威压所摄,但本身的胆子还是挺大的。
    这一看之下,首先注意到的那绝对就是穿着紫色袍服极华美的那个青年人啊,气势也太压迫太凌厉了,好像再往前走一步就要被打成肉饼似的,压根没敢看第二眼好么!隐约只能记得应该是长得很好看的……
    而然后注意到的,就是长得非常英俊的年轻修士,他还在紫衣人面前乖得跟兔子似的呢,可看起来是挺和气的,隐约间也有点不敢往上凑的感觉……好像也没有看起来那么好相处。
    看过之后,这群人更顺服了。
    百闻不如一见,平时他们就听说了很多关于两位恩主特别特别厉害的事迹,现在看到真人发现压迫感这么强,归顺的心思,当然也就更强了。
    ――是的,楚孟和刘仁星这对兄弟在找到这群人的时候,按照牧子润的吩咐,都不是说可能要收他们做弟子的,而是说要招揽一批下属。
    这样一来,等他们通过了考验被收下后就是一份惊喜还会感激,要是没通过的那些也有去处,也不会怨恨他人,而可能继续努力。
    其实也算是一种考验人品的方式罢。
    楚孟平时话不多,还是刘仁星来给人做介绍。
    两兄弟都知道,那个牧恩主平时耐心还不错,也愿意听废话,可禹恩主就不一样了,他耐心极差,最好别惹他生气。
    而目前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那禹恩主正处于火山随时爆发心情不定的状态,能不招惹当然还是不招惹最好了。
    刘仁星就快言快语,把那个照灵璧拿到手上,让这些招揽过来的人按照境界高低依次站成一排,就是一个个照过去,也一个个介绍过去。
    就跟牧子润最初交代的那样,这群人全部都没有家累,基本上都是孤儿难民或者是一个人在修真界挣扎资质差悟性尚可却没后台的。
    因为他们饱受磨难,所以对于可以接纳自己而且待遇还不错的地方就怀有感恩之心,归属感也会更强。
    刘仁星一边介绍,牧子润也很仔细地听。
    这群人里,境界最高的是金丹初期修士,也是年纪最大的一个,有快三十岁了。这速度在一般的中型宗门里也算得上不错,只是跟大宗门中的弟子没得比而已。但是考虑一下他只是个三灵根,而且还是个散修,足以看出他心性非常坚定也非常能够吃苦了――说不定还有些很小的奇遇。
    不过这个人没有拜入小宗门是因为他其实跟当地的一个中型门派结了仇,小宗门罩不住他,中型宗门不愿意惹麻烦,大宗门看不上他,他就只能散着了。
    后来被追杀的时候楚孟救下了他,他再一听说有人招揽人但给足够资源,知恩图报有,借助势力报仇的心思有,忠诚度当然也就有了。
    这属于召来的人里目前最出色的人才,也是第一个介绍对象。
    牧子润点点头,还算满意。
    之后第二介绍的全都是筑基期的修士,年纪有大有小,小的十多岁,大的二十多岁,灵根也都在三灵根左右。
    第三批就是炼气期的修士了――也就是剩下的所有人。
    这第三批里,资质就有不同了。
    其中四灵根的有,双灵根三灵根的也有,就连单灵根的,也有一个。
    年纪呢,最大的二十多岁,最小的才九岁――居然就是单灵根的那位了。
    毋庸置疑,这些人应该都属于从孤儿难民里发现的有修真资质的人,不管灵根怎么样,品行过得去就收下来。
    然后楚孟把从牧子润手里得到的各种不同属性的基础功法一一传下去,让他们分别修炼,几年下来,因为被收下的时间不同,因为各自的资质不同,就造成了现在实力不同的状况。
    但据刘仁星表示,这些人没一个偷懒的,都很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改变命运的机会,所以他们的实力都是实打实修炼而来。
    包括筑基期里那些,其实也有不少是因为从前没有好功法的,也得到了楚孟赐下,很多都在改修,不然可能实力还会再稍高一点……
    区区五年时间,这对兄弟俩收下了有四十八个人,金丹期的一个,筑基期的十六个,炼气期的三十一个,每一个看起来意志都很坚韧,胆识也颇不错。
    牧子润点点头,他很满意。
    有了这群人,奉禹岛会发展得更快,圣元宗也渐渐有根基了。
    介绍完后,禹天泽一拂袖,去了里面的厢房。
    牧子润看着那对兄弟俩不太明白的表情,挥挥手说道:“这些人才都不错,你们做得很好,我先与师尊休息,其他之事,我与师尊商量之后再来吩咐。”
    刘仁星点点头,去做事。
    楚孟也点点头,他好像有点知道,那禹恩主是真的生气了,还是恼怒了……牧恩主?算了,他还是当不知道吧。
    兄弟俩带着人又“呼啦啦”走掉了,牧子润也赶紧往里面走去。
    师尊的气息他再熟悉不过,一下子就找到了那一间厢房所在。
    到门外后,牧子润深吸口气:“……师尊,弟子进来给你收拾房间可好?”
    128换一种方式
    最近几天,院子里的气氛怪怪的。
    作为被捡回来、救回来、买回来、带回来的各境界修士们,最近打坐的时候总是会有点难以静心。
    虽然不知道具体为什么,但大概还是因为两个头领的顶头上司出现,所以心情紧张的缘故吧?
    这样想着,他们也就继续修炼,要是有机会的时候,也秀一秀自己目前的本领,来争取确定通过审核……是的,自打那天见过两位恩主之后,还没有再次接到传召呢。那到底他们有戏没戏呢?
    别说这群修士心情忽上忽下的,作为对恩主们更了解的刘仁星与楚孟兄弟俩,最近才真是情绪微妙。
    如果说一开始他们只是觉得有哪里不对的话,现在就是真的……感觉到了什么。
    ――事实上,他们也完全不想感觉到什么,但是架不住那俩恩主的表现实在太明显,想装不懂都是困难,这可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刘仁星把他哥偷偷拉到一边:“大哥,这、这……”
    楚孟沉默了一秒钟:“此事即便知道,也装作不知道罢!”
    他们好歹也是混过的,人情世故都懂,情商智商都在水平线上。以前是因为没敢多想,现在是不多想也不行,那能一样吗?
    尤其是,两兄弟不想则已,一想细节上还真是惊人,就说那个“奉禹岛”吧,从前看着觉得这是徒弟孝顺师尊,现在看着根本就是男人宠爱爱人,简直恨不得含在口里捧在掌心揣进心里,也真是赤裸裸的太明显了。
    以前兄弟俩就觉得这对师徒关系非常亲近,感情非常浓厚,做徒弟的更是对做师尊的殷勤极了,现在一看,不就是呵护备至吗?
    难怪以前他们见过的人里,都不带这样的。
    现在楚孟也看懂了,牧恩主大概是感情暴露出来了,禹恩主呢,正在理不清情绪的过程中――为什么说只是理不清情绪?
    将心比心,要是他楚孟收个徒弟对自己有这样的心思,还一看就暗搓搓计划了很久的样子,他就算不一掌拍死徒弟,肯定也要驱逐出门,就算不驱逐出门,把人关小黑屋里反省个几十上百年的,总该有吧?就算不关小黑屋,也总是不能让人近身了的。
    可是禹恩主做了什么?
    他除了浑身低气压表情冷酷情绪暴躁以外,连一根手指头都没动牧恩主的,被缠来缠去也就是气息狂暴,可还是一根手指头都没动牧恩主的。
    明显就是对牧恩主心软了嘛!
    心软着软着,离妥协就不远了……更何况,楚孟觉得,就看牧恩主啊满心算计的样子,再看他那一腔子心计和温柔都用在禹恩主身上的样子。禹恩主迟早得被抓住。现在就看禹恩主什么时候能把情绪捋顺了。
    说不定,禹恩主这捋顺情绪的时间,还真是短不了也未可知。
    只不过到最后,楚孟明白是明白了,他也还是得假装不明白的。
    对于自家那个也有点明白的小弟,他还得压制着他,让他也别明白为妙。
    就在这一段时间里,禹天泽的暴躁与怒火已经毫无掩饰,而牧子润就顶着这种可怕的气氛做小伏低死缠……哦不是,是温和乖顺不畏艰难地迎头而上,简直是在极力拉火力的同时也在极力充当灭火器。
    至于说要审核一下将来的新门人……禹天泽的脑子里还是乱糟糟的,所以也就暂时搁置了。
    牧子润当然也发现了这院子里的暗流涌动,他也知道这暗流肯定涌不起来。不管是装傻的也好真傻的也罢,看起来这些门人都是不会对他们师徒俩的关系产生什么意见了――要是有被他发现的,肯定第一时间就不会录用。
    特别是那个楚孟,别以为他通常没太多表情他就看不出来,那家伙是闷骚在心里,什么都清楚。
    不过楚孟清楚归清楚,什么也不问什么也不说,就是个能干的家伙了。
    而且,楚孟能想到的事情,恋爱中的牧子润虽然不能想得太全面,隐约间也还是明白的。
    就比如说,好不容易告白了――尽管只是情敌故意挑拨的,可师尊没有任何憎恶的表现,对牧子润来说,那就是如蒙大赦。
    目的已经达到了呀!
    这时候,牧子润又忍不住觉得,说不定情敌他不是拖后腿的,反而给他送东风来了?他还知道,师尊现在混乱是好事,他受了重伤不能挨揍也是好事,两件好事加在一起,就等于告诉他必须在师尊彻底淡化这件事之前给师尊加深印象!不然的话,等师尊产生了“徒弟一时失足时间久了就忘了”或者“干脆不再与徒弟见面叫他好生冷静一番”再或者“徒弟不过一时迷糊将师徒之情理解错了”这样的想法,再干脆地忽略这件事,那就成了他的悲剧了。
    于是,牧子润在变着花样刷了好几天的存在感,在门外多次装可怜之后,决定了。
    以师尊的性格要自己想明白,那明白的东西未必是他想要的就算了,说不定还会花很长一段时间……还是得他主动出手!
    而且,进一步刺激的火候,也已经到了。
    再于是,牧子润又来到了禹天泽的门前,表情比较稳重地叩门。
    ――毫无意外的,他又吃了闭门羹。
    但牧子润怎么会气馁呢?这次他可不是为了谈恋爱过来的……好吧,不是除了谈恋爱就没有其他事情而过来的。
    他很正经地扬声:“师尊,我们在这里已有几日,弟子想要与师尊商议一番,如何安顿此地之人的事情。还请师尊开门。”
    声音里没有了委屈没有了无辜没有了撒娇没有了甜蜜没有了任何……让人一听就特别恋爱痴缠的东西,剩下的只有温柔稳重和冷静。
    这明摆着是一副商量正事的态度。
    果然,里面安静了片刻后,门开了。
    对于正经事,禹天泽暴躁之余,还是不会公私不分的。
    他虽然不爽于最近纠结的情绪和一天到晚在他眼前晃怎么也挥不走的那张脸,可现在谈到圣元门的事情,他忍了忍后,还是准备听一听孽徒的意见。
    当然,如果孽徒进门后还是跟前几次一样,他也一定会、一定会再把他轰出去!
    就没见过这么糟心的!
    牧子润进门后,手里没拿任何东西,比以前的每一次,都显得正经多了。
    没有黏糊糊,没有缠过来,没有……
    禹天泽眉头一皱。
    怎么还是不爽呢?也许是一看到孽徒就不爽?
    牧子润有备而来,开口就是:“师尊,弟子近几日也曾观察了那些招收之人,资质虽然大多不佳,品性却都良好,楚孟与刘仁星兄弟做得不错,是否应当予以赏赐?也叫他们更用心地做事。”
    禹天泽听到这个,点点头:“此事你看着做就是。”
    牧子润心里暗喜。
    果然在正事的时候,师尊还是不会拒他千里的。
    然后,牧子润又说了:“师尊,不知这些弟子是否需要考核一番?”
    禹天泽想了想:“此事你看着做就是。”
    牧子润微微一笑:“若是带他们去了……”他语气微妙地一顿,没有把“奉禹岛”三个字说出来,“……那宝岛,不知是否要给他们施放誓元蛊?此蛊很是温和,如今也培养出不少子蛊了。不过到底看起来}人,说不定会叫门人们以为我等要控制他们,生出怨恨。或者也可以让他们以道心发下毒誓,又或者用一缕神魂制成玉符,既可以成为限制的方法,也可以给他们留一条死后转生的道路,还可以是宗门察觉他们生命情况的一种方式,一举数得,很是可行。当然了,要用他们自身的精血立誓,也是可以的……”
    一串话,说了好几种办法。
    不说是面面俱到,那也分析了不少了。
    禹天泽听着这个,就没再去想其他的事情,稍作思考后,又点点头:“此事你看着做就是。”
    牧子润一笑:“弟子领命。”他再开口,“弟子觉得,宝岛中不仅要有门人,还要有巡逻队,前者立下的誓言跟后者可以有不同,待遇也可以有不同,中间详细的地方,弟子觉得可以好好斟酌一番,师尊以为如何?”
    禹天泽听完,还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妥:“此事你看着做就是。”
    牧子润再说……
    禹天泽听来听去,都是一句“此事你看着做就是”。
    事实上,他也的确没觉得有什么需要补充的,而且这样的琐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就都交给孽徒去做了。
    师徒俩说了有一个时辰,总算是差不多了。
    牧子润话锋一转,忽然问道:“弟子真心爱慕师尊,想要与师尊结为道侣,千年万年永不分离,师尊……是否能接受弟子?”
    禹天泽:“此事你看着做……”
    不对,差点就脱口而出了!
    129脖子以上
    上次知道徒弟的心思,徒弟还在期期艾艾吞吞吐吐,可这一次居然说得这样清楚!
    简直、简直是――
    禹天泽一下子僵硬了,几乎是刹那间,他从耳根红到面上,又从面上红到脖颈、红到全身。他凡是裸露在外面的肌肤,都泛起了一层薄薄的红晕,与他原本就白皙的皮肤相映衬,显得好像有宝光在流转一样,美得惊人。
    牧子润痴迷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刺激果然是有用的,他一直知道师尊生得极为华美,而现在他所见到的,却再度打乱了他的认知。
    师尊绝不是气成这样的……他能感觉到。
    多少年来他一心一意对待师尊,能从那张冷酷的脸上窥见师尊的种种情绪,能在师尊抬眉转眼间推测出师尊的心情,那些努力,那些默契,在现在都发挥出了最大的作用。
    师尊还是没有厌恶,没有嫌弃,没有轻蔑……反而师尊是害羞了,尴尬了,甚至是窘迫了。
    好吧,也许还有那么一点恼羞成怒。
    牧子润被一股大力扫过,自己已经轻飘飘地,直接往门外摔了过去。
    他镇定一下心情,借着这力道一个翻身,在被轰出门的前一刻落在了地面上――被直面告白而恼羞成怒的时候还记得他有伤,这无疑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哪。
    然后,他眼见面前多出了一个紫衣人,举起手掌想要再轰他一次的时候,就干脆地,空门大开的迎上去,一把将人死死地搂住。
    不成功!便成仁!
    这已经是最好的机会了,绝对不能让师尊再怎么含混过去!
    被徒弟这么拥抱住,禹天泽简直要炸掉了。
    他为什么要手软!为什么要手软!刚才就该拍死他!
    想起以前这孽徒如此、如此动手动脚时那般振振有词花言巧语,他居然信了!他居然以为他在撒娇!
    现在想起来,全都是不怀好意!
    习惯性对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