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5

仙宫之主逆袭[重生] 作者:衣落成火

      他还是得拿出不要脸的精神,才能顺利地谈下去。
    要知道,师尊可不是那种追到以后就能正常谈恋爱的类型,而且也只是答应了,师尊并没有说已经喜欢上他之类的话,还算不上真正的两情相悦。
    尤其是,以师尊的性格,要是觉得哪里不对,是真的很容易会……直接蹬了他的。
    想到了前方还会面对的“崇山峻岭”、艰难险阻,牧子润果然是彻底冷静下来。
    没错,他还得继续努力。
    不如就从今天开始好了。
    趁着这股劲头,他得迅速跟师尊培养感情才行!
    而禹天泽呢,他虽然是在打坐没错,但也的确和牧子润想的一样,一整夜都看着徒弟翻来覆去的――徒弟那种激动简直一眼就能看出来。
    这样的样子比较蠢,但蠢得还挺顺眼的。
    禹天泽的心情也比较愉悦,前一段时间的不爽快,全都已经发泄出去了。
    现在嘛,也没什么好困扰的。
    他向来都是,做了决定后就干脆利落的人。
    现在徒弟很明显醒了过来,禹天泽看一眼后,还是觉得很顺眼。
    蠢不蠢好像都挺顺眼?
    牧子润开口了:“天泽……”
    是的,谈恋爱第一步,应该从改掉称呼开始?
    虽然吧,他是觉得有那么一点不习惯来着。
    禹天泽眉头一皱:“叫师尊!”
    牧子润:“……既然已经交往了,不是应该改一改称呼更亲密?”
    禹天泽扫他一眼:“叫师尊更亲密。”
    牧子润:“好吧。”
    改称呼,失败。
    牧子润是个聪明人,他本来只是觉得,谈恋爱的时候恋爱双方应该有点什么特殊的称呼。不过经由师尊这么一提醒,他又懂了。
    其实“师尊”这个称呼就是最特殊嘛!而且还有那么一点禁忌的感觉,是不是还能想一下制服诱惑什么的……
    再说了,牧子润也发现,他更习惯叫“师尊”,而不太喜欢直接称呼名字。
    一来是因为很多年都这样叫过来的,二来就是,能叫师尊的只有他一个,而能叫天泽的,不管师尊是否承认,总有那么一些不长眼的家伙。
    于是,牧子润也淡定了。
    不改就不改,反正也是独一无二的。
    尤其是在某个时候,诶嘿嘿……打住!
    因为已经开始谈恋爱了,就免不了浮想联翩,牧子润也有点神游的意思。
    但下一刻,他就马上拉回了意识。
    禹天泽开口道:“你修为太弱,竟被一个魔崽子打成那般模样。自即日起,当随为师前去善功堂接受任务,以生死之战,磨练自身,你可明白?”
    牧子润:“……”
    虽然他是做好了不能正常谈恋爱的准备,可是不是这也太不正常了!
    哪有确定关系的第二天,就去做任务的啊!
    脑子里的幻想,一下子全都碎掉了……
    牧子润嘴角抽了抽,还是点头答应:“是,师尊。”
    说起来,这是谈恋爱的双方应有的对话吗?
    禹天泽大步向前,牧子润赶紧跟上。
    在走了几步后,禹天泽突然停了停。
    牧子润:“?”
    禹天泽拉起了牧子润的手。
    牧子润:“!”
    然后,师徒俩手拉手地走掉了。
    一路走到院子外,禹天泽当然也感觉到了牧子润的僵硬,有点不解。
    这狗蛋平日里不是总喜欢这样来着?
    莫非他做得不对么?
    他既已答允狗蛋,自会在这小节上尽力一二。
    牧子润抬眼看着师尊的侧脸,也察觉到了师尊的疑惑。
    他不由好笑。
    师尊是不太解风情,但不解风情,也有不解风情的可爱之处。
    就比如现在主动牵手的师尊,还真是让他有些、有些想更亲密一点了。
    随即,牧子润伸开手指,插进了禹天泽的手指里。
    禹天泽低头看了看,面上有点发热。
    好像比之前那种更亲近?
    再然后,禹天泽干脆地化作一道雷光,直接把徒弟带到善功堂外了。
    这时候,不少围观群众纷纷议论:
    “那个人又来了!”
    “不知今日又要接什么任务?”
    “那些最难任务,他似是都能完成!”
    “一日数个也能做到,当真厉害!”
    “也不知,到底是哪个大宗的弟子……”
    牧子润的五感是很灵敏的,不少议论声,直接传进了他的耳朵。
    这让他不禁又有点辶恕
    师尊这些天到底做了什么?
    因为心里焦虑等答案他一直没敢走出院门打扰师尊的思绪,而就是这么短暂的没看到,师尊做的事情他就搞不清楚了……
    不过看起来,一定又是引起了很大的阵仗吧。
    一边往里面走,牧子润一边放开神识收集信息。
    等他真搞明白师尊到底做了什么之后,也只能继续辶恕
    该说真不愧是师尊……吗。
    同时,牧子润的心里,又产生了一种深深地庆幸。
    他的确早猜到师尊可能要出去找人揍一揍,但万万没想到揍得这么激烈。
    也许他是该认真感谢一下那些魔修妖兽什么的,不然的话,要是以他的羸弱之躯,被师尊在没先发泄过的前提下来个暴揍……
    那也只能恋爱未遂身先死了……吧。
    正想着的时候,师徒俩在一众人的侧目下,来到了善功堂内部。
    里面的管事抬头看到紫色人影,顿时就觉得有些头疼,这位完成任务也太猛烈了,频率也太高了,还总喜欢把人头到处乱滚。
    这样出色的完成率对他来说是业绩当然很好的,可每天都要冲刷善功堂的地板,会让他产生一种他其实不是个修士而是个杂工的感觉好吗。
    不过,管事还是反射性地笑脸迎人:“原来又是前辈,不知前辈这次过来,是想要接一个什么样的任务……”
    咦?
    出乎意料的,这次这位不是一个人过来的?
    就在那紫袍的华美青年身侧,居然还站着另一个青年。
    看气息是比不上紫衣的那位强大没错,但修为也很不俗啊!还手拉手过来,他俩到底是什么关系?
    管事表情有点僵。
    说起来,这位凶残的紫衣前辈身边,居然也有人敢这么接近吗……
    真是勇士。
    牧子润看明白管事眼神中所包含的意思,笑容不变。
    说得文艺一点,这群人怎么会知道师尊冷硬外皮下面的柔软呢?不过这也不需要其他人知道,师尊是他一个人的,他可不喜欢外来的苍蝇占地皮。
    禹天泽是完全注意不到这些的,他目光在任务栏上一扫而过,很快选了一个:“此次本座便接那个任务了。”
    管事回过神,往那里一看:“乙级……任务?”
    奇了怪了,这位明明每次都接甲级任务的啊。
    甲级任务里,一般祸首最高境界就差不多在炼虚期里,偶尔会有特别强大的化神期,而乙级任务就大多都是元婴期和化神期了。
    管事的目光,又落在了牧子润身上。
    牧子润笑了笑:“师尊是想用这个任务给弟子练手么?”
    禹天泽冷声道:“正合适于你。”
    牧子润笑道:“师尊有令,弟子自然遵从。”
    管事的目光变得了然。
    原来是师徒。
    牧子润心里暗笑,大大方方,又把师尊拉走了。
    这时候,管事的眼神,又有些纠结起来。
    是师徒的话……都这么大人了,这么牵手是不是哪里不对啊?
    外面,牧子润侧过头,对禹天泽一笑:“师尊,我们这就去罢。”
    禹天泽点点头:“抓稳。”
    牧子润柔声道:“弟子相信师尊。”
    禹天泽:“……哼。”
    随后,雷光起,两人便已遁走。
    133恋爱觉悟
    深山大泽。
    一条矮小的人影在里面飞窜,身后呼啸的风声响起,水光好像海浪,汹涌地奔腾而去。矮小人影极力躲避,到躲不开时,猛然转身,甩出了一颗霹雳子!
    但这霹雳子马上跟另一颗黑黢黢的玩意儿对上了,轰鸣声后,霹雳子碎掉,而黑黢黢的玩意儿释放出来的力量,就在眨眼间把矮小人影轰得七窍流血――
    嗯,还没死,能再跑一跑。
    刹那间,上空中响起一道冷酷的声音:“狗蛋,出手太轻了!”
    然后,那矮小人影后方的水浪散去,另一道嗓音有气无力道:“是,师尊……”
    这矮小人影是个仙门的弃徒,本身在门派里属于资质不怎么样的,当然就得不到很好的资源。后来他遇见了生死危险,但同时又得到了一套魔门功法,修炼之下发现跟自己非常契合,后来一个没忍住,就堕入魔道了。
    修炼魔功跟堕入魔道是不一样的,那么为什么不一样呢?就是因为堕入魔道的人,是极其的残忍。
    比如这位吧,他干了什么事呢?他属于母子食精那种的,而且是专门坑害孕妇的。因为怀了孩子的孕妇最适合他来练功,所以他就经常抓来孕妇,先把人给祸害了,再把人给杀死了,然后母子一体,炼成什么子母幡的,种种恶行令人发指。
    可这位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仗着一套砂石遁法,能在地底下穿来穿去,给自己取了个名头叫做“子母地魔”,经常性地出去干一票,干完以后就立刻躲起来,搞得很多人找不到他的踪迹,就算是接了任务,也抓他不到。
    现在子母地魔已经是元婴期的修士了,又狡兔三窟似的,就连化神期的修士接受任务,也没能完成。
    可以说,他很棘手。
    而目前这子母地魔算是倒霉了,因为他被一个刚刚跟徒弟确定了恋爱关系,心里其实还有点小躁动的炼虚强者看中,做了他徒弟兼恋爱对象的练手对象。
    虽然只有一个字读音不同吧,可那对待方式,就是天差地别了。
    子母地魔本来刚做了一票大的,端了一个寨子里所有孕妇,可惜还没回到他家的老窝呢,就被人发现了踪迹。
    他一看是个跟自己同级别的后辈,心里就很嫉妒。
    ――想也是,他当初可是仙门弃徒,资质很差的,现在遇见的这个比自己年轻比自己英俊比自己修为不差,可想而知肯定是备受看重的那一种嘛!
    这样的人,一般来说也没有在外面混的那种经验丰富。
    于是,子母地魔就想干掉他了。
    再于是,子母地魔没把人干掉,反而遇上硬茬子了。
    话说那家伙不就是个玩水的吗,可水那能那么玩儿?而且玩水就算了,其他手段还层出不穷的,每次想钻地,都被阵法困住这也太无耻了吧!
    好吧他躲不过总能逃走,逃走的时候为了争取时间就往后面甩了个他压箱底的霹雳子――这可是他以前花费重金请炼器师灌注天雷后炼制出来的保命手段。本想着就算不能炸死那丫的,起码把人搞个重伤是没问题的。
    可子母地魔愣是没想到啊,他的霹雳子遇见了霹雳子的升级版,人家甩过来的东西里面天雷含量更高,还带着一种炽热火焰的感觉,不仅一下子把他的霹雳子力量全给吞没了,多余的力量还有大把,直接把他给重伤了……
    真是意料之外的倒霉啊。
    子母地魔更没想到的是,他还遍体鳞伤地摇摇欲坠着呢,高空里还有个声音传下来了,听起来,还是这追着自己使劲跑的家伙的师尊?
    完全没发现好吗!为什么不给他一个痛快呢!
    就在那种怨恨的心理冲到脑子上时,子母地魔想自爆了。
    像这样备受宠爱的家伙,都去死去死啊!
    但是――
    还没等自爆呢,后头那个声音有气无力的家伙,已经又一个黑黢黢的玩意儿甩过来,直接把他炸成了粉粉碎了。
    子母地魔意识消亡前,只有一个念头:上天不公啊――
    如果我有这样的资质,如果我有这样的运气……
    不管自觉自己只是太倒霉的魔头怎么个自怨自艾,被他羡慕嫉妒恨的对象,却是腿一软,直接坐在地上了。
    然后,他干脆仰面一倒,四肢摊平:“师尊,弟子杀了几个啦?”
    随即,一道紫影出现在他的身侧:“不过二十三个罢了。”
    牧子润:“……”
    弟子不是在跟你谈恋爱吗,但谈了有小半个月了,平均每天两个魔头恶人地这么对付,谈恋爱的方式略新颖啊。
    在心底默默地叹了口气,牧子润其实也知道,这其实不是什么另类的约会方式,就是师尊要操练他而已。
    他其实也不是那么介意啦……反正就算是操练,他也可以变成另类约会就是了。
    想到这里,牧子润抬起手臂,拉了拉禹天泽的衣角。
    禹天泽低头:“怎么?”
    牧子润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师尊陪弟子坐一会儿吧?”
    禹天泽看了徒弟一眼,再想想这些天的训练量……点头答应了:“也罢,你便稍作休息就是。”
    说完后,他也就利落地坐了下来。
    但下一刻,本来四肢摊平躺下来的牧子润动了动身子,直接把头搁在了禹天泽的大腿上。
    禹天泽又低头看了徒弟一眼。
    牧子润又动了动身子,然后他手臂一撑,整个趴在了自家师尊的身上,两条手臂呢,也结结实实地搂住了师尊的腰。
    随即,他才惬意地吁了口气:“师尊……”
    禹天泽:“……”
    是不是微妙地被占便宜了?
    以前似乎也有类似的情景,可现在想起来,有点手痒怎么办。
    牧子润抬起头,看着禹天泽那张总是能拉满仇恨的脸:“师尊,弟子训练这些日子了,师尊觉得怎么样?”
    禹天泽想了想:“还差一点。”
    牧子润:“……”
    师尊其实弟子并不是真的在问这个,就算弟子没指望你说什么甜言蜜语,稍微夸一句弟子也是可以脑补的啊!
    禹天泽看徒弟好像一瞬间脸色变得有点……奇怪,又想了想后,拍拍他的脑门:“无妨,明日为师再寻三个魔头给你,你再好生思量一番,总可有所进益的。”
    牧子润欲哭无泪。
    所以说,在师尊心里,弟子是真的还差远了……吗。
    辶撕靡换岫后,牧子润默默地把手臂搂得更紧,干脆性地,直接把脸贴在了禹天泽的小腹上。
    得了,他还是别指望师尊能说出什么好听的话来了,什么委婉什么安抚在师尊那里都会直接变成嘲讽,他还是有便宜就占,用肢体接触来代替语言好了……
    果然,禹天泽被他徒弟这么一贴,身体就僵硬了。
    这姿势,让他直接想起了那天……被力量弱于自己的人压制,偏偏又不忍动手,到忍不住想动手的时候,又因为种种原因,居然没力气一样地无法动手。
    一幕幕情景在脑中闪现,包括灼热的呼吸,暧昧的低语,和现在搂得一样紧的手臂和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气息……
    下意识的,禹天泽想要一掌拍飞这个放肆的家伙。
    可是马上他又想起来,他是答应了的。
    禹天泽纠结了。
    答应了,就意味着有些事情是可以做的。
    现在这种的,明显就属于可以做的……他就不习惯而已。
    但他总该是要习惯的吧。
    到这时,禹天泽的身体,又慢慢软了下来。
    谁让他那时候揍人揍得太爽,把一段时间的郁闷都发泄了以后太舒坦,脱口而出就答应了呢?
    好吧这也没什么好矫情的,反正他想想对徒弟的说法也不是完全不心动的――老实说他以前还真担心过徒弟要找了道侣以后跟他这个做师尊的疏远了怎么办。现在徒弟自己说不找道侣,把道侣换师尊了……想想也,挺合适?
    最初的时候禹天泽的确为徒弟的大逆不道而深深震惊,以至于无法思考。
    可当他能够思考并且念头通达后,就感觉没什么不好。
    反正从头到尾他就算知道了徒弟有那种心思,也没想过真的要疏远徒弟,多个名分就多个名分好了。
    他都重活一辈子了,体会一下什么是动情什么是道侣,还挺新鲜的。
    反正徒弟这么弱弱的,不爽了就揍,也没什么压力。
    看在他平时都很乖巧的份上,他也不介意多宠爱他一点。
    好歹,也是道侣了嘛……
    这么想着,禹天泽也抚了抚牧子润的头发。
    爱搂就搂吧,像上次那种事情,虽然当时是憋气了点,事后想想,也挺舒服。
    禹天泽一向是个行动派,他在这会儿觉得自己是个道侣身份了,看徒弟也好像挺躁动的样子,就用手直接把徒弟的脑袋扒拉了出来。
    牧子润眨了眨眼。
    他是不是占便宜有点过头,让师尊不高兴了?
    明明没做什么啊,总不至于贴个脸就要揍吧?他其实也不是真的就那么猥琐,只是喜欢的人嘛,想亲密一点也是人之常情不是……他只贴了又没有舔……咳。
    然而下一刻,禹天泽的脸接近了。
    唇瓣相触,温热的。
    牧子润:“……”
    被师尊亲了!
    134徒弟要努力
    然后,嘴唇被含住,湿湿的麻麻的。
    再然后,嘴唇被舔了,从有些试探到逐渐熟悉。
    再再然后,柔软的舌尖扫过唇缝,稍一用力,直接探入进去。
    再再再然后,口中多出不属于自己的柔韧之物,开始接触自己的舌……
    等等!
    牧子润开始懵了,之后就被自家师尊一连串的举动给彻底震惊到。
    这这这怎么回事?
    不对,师尊的悟性是不是太强了!
    简直无语凝噎,总感觉这么发展下去,就要……牧子润的心底,突然产生了一种深深的危机感。
    现在,绝对不是发呆的时候!
    于是,牧子润反客为主,在舌尖相触的刹那,立刻纠缠上去,用出上辈子偶然看到过的十八种技巧,争取把师尊亲得晕乎乎。
    禹天泽也愣了一下。
    之后他就闭上眼,很干脆地享受起来。
    嗯,还是挺舒服的。
    牧子润当然也发现这一幕,大喜过望,赶紧继续发挥。
    不管师尊心里到底怎么想,至少他还挺喜欢这个的?既然喜欢,一定要让师尊一直喜欢,而且,他的技巧得一点点露出来,绝对不能一下子全放开。不然的话,他就又危险了……
    师徒俩,就这么亲了很久。
    终于,禹天泽伸手推了推徒弟。
    牧子润也老老实实地放开,两人唇齿分开,牵起一缕银丝。
    禹天泽:“……”
    牧子润舔掉。
    两人对视一眼后,牧子润看着自家师尊微微泛红的眼角,因为有些发热而染上薄红的华美容颜,几乎有种想要再来一次的感觉了。
    禹天泽看着徒弟眼中毫不掩饰的欲望,有点高兴又有点不爽地拍了拍他的头:“看你如今已尽数恢复,不妨再去剿杀一个魔头罢。”
    牧子润:“……”
    师尊,说好的明天再杀三个呢?说好的谈恋爱呢?
    ……好吧,没说好现在继续谈恋爱。
    可这是不是转折也太快了啊?
    好在像这种事牧子润早就做好了准备,刚刚又占了一次大便宜,也领悟了新危机,他也有一种紧迫感就是了。
    所以,他也觉得,自己可以更刻苦一点。
    实力的提升,这个很重要……非常重要。
    接下来的好几天,禹天泽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他徒弟的潜力似乎是压榨不完的,每榨干一回,下一回就可以多榨一点。
    而且,榨干之后再跟徒弟亲近亲近,那时候的徒弟最开始很软,软着软着又强硬起来,强硬之后就跟充了电似的,精神立刻饱满充沛。
    这样的徒弟,禹天泽越看越顺眼了。
    因此,与之相对的,就是禹天泽操练徒弟越来越狠。
    到了适合牧子润的魔头们基本也被除灭了不少的时候,禹天泽发现徒弟的进步已经微乎其微,显然想要更进一步,那就不是这样的磨练有用的了,而是得去积累修为,争取再来突破一个境界,才能继续磨砺。
    禹天泽是个实践派,察觉到这点后,也就不再浪费时间。
    之后,他就把倒在地上再度四肢无力的徒弟抱起来,化作一道雷光,回城了。
    牧子润:“……”
    他不知道自己已经是第几次无语凝噎了。
    总是对师尊没办法,而且是各种意义上的没办法……压力好大。
    也许禹天泽不明白,但牧子润非常明白自己现在是个什么状态。
    公主,抱。
    作为一个爷们儿,对于师尊如此爱护,他真是哭笑不得。
    回去一定要闭关!一定要提升实力!
    一定要!
    抱着强烈的决心,牧子润立刻运转真元,在禹天泽要抱着他出现在众多未来门人面前之前,一瞬间跳了下来。
    ……尽管还是差点摔了被师尊拎住,但拎住真心比公主抱强多了!
    接下来,在楚孟刘仁星等人的目光里,牧子润跟着师尊回了房。
    而回了房以后,牧子润的第一句话就是:“师尊,要做的事差不多了,咱们也该安排一下那些弟子了。”
    这是正经事。
    禹天泽想了想:“为师已说过,此事你看着做就是。”
    牧子润点点头:“那弟子便去做了。”
    禹天泽甩手:“去罢。”
    因为之前几天就顾着黏糊心上人以及被心上人操练了,以至于早就想好要怎么对待这些未来门人的牧子润,一时间居然没怎么做。
    现在既然决定了,他当然是风风火火,立刻安排起来。
    其实也不是多么复杂的安排,不过牧子润是属于心思比较复杂的那种,对人也不会轻信――事实上他跟禹天泽都只相信对方而已――所以,在考察方面,一旦决定要认真对待了,就不是随便问问就好的。
    商量过后,禹天泽在仙宫里找到了一块阵盘。
    这阵盘属于一种幻阵,炼化以后就可以自主操控了,威力不算特别大,不过元婴期以下的修士,迷惑起来妥妥儿的。
    而且,这阵盘本来就是甄选弟子用的,拿到现在来和牧子润的意识结合,属于相得益彰,十分合适。
    作为脑子里想法比较多的前现代人,灌输到阵盘里的幻境,也就格外复杂了。
    这一天,牧子润把所有人都召集过来,表达了自己的意愿。
    刘仁星说道:“恩主的意思是,所有人都进入炼心阵法,若是通过,则可以留下,若是不通过,就不能留下?”
    楚孟也疑惑看去。
    而所有被两兄弟收纳过来的门人,脸上都露出了有些紧张的神色。
    他们来到这里,有点修为的都是为了要加入一方势力的,那些一开始没修为的,则是无家可归的。
    不管是哪些,都很希望能被收纳。
    可是那个炼心阵法,会是多么严峻的考验呢?
    一瞬间,所有人都绷紧了心弦。
    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困难,都一定要坚持下去,他们实在不愿意再去过以前的那种日子了――而且,正是因为考验很严肃,那个收纳他们的势力才会更靠谱不是?就为了这个,也要赌一把!
    再加上,前几天因为两位恩主经常出门,还有好些人出去打探过来着,知道他俩在善功堂搅出了多大的风波,他们的心里,就更盼望加入了。
    因此,这些人,都不由得严阵以待起来。
    牧子润笑道:“不必担心,除非真的包藏祸心,否则也不会彻底拒绝。我等建立的势力乃是一个门派,其中自然有许多要人的所在,这炼心阵法,炼出来的乃是可以收纳的门人弟子,也没什么限制。若是没通过的,只要他们愿意,也可以有其他的路子走,不过那些人等既然心意不诚,限制自然多些,待遇也自然差些了。”
    听完这些话,这些人就都明白了。
    下意识的,他们对未来的门派更加敬畏,同时,也按捺心思,决定要好好地渡过关卡,成为门中弟子!
    到那时,他们就能学习更精妙的功法了!
    眼见这些人雄心万丈的,牧子润也想快点把这事情搞定,当下里,直接在院子里布下了阵法。
    刹那间,那阵盘释放出一道扭曲的光幕,封住了起码一半空间,形成了一个空荡荡的的通道。
    凡是炼心的修士,都要从这里走进去。
    牧子润一摆手:“你们依次进来就好。”
    众人对视一眼,都走了进去。
    就连楚孟和刘仁星这两个其实早已真心归顺甚至已经知道了奉禹岛所在的,也当先一步,以身作则。
    这样的表现,也让那些忐忑未来的人,安心许多。
    阵法外,只剩下牧子润和禹天泽两人了。
    禹天泽一直没发表意见,他任凭徒弟拉着他的手,来观看那幻阵里的情况。
    牧子润笑道:“师尊放心,弟子一定不负你的希望。”
    禹天泽点点头:“你办事为师向来是放心的。”说完他看了看徒弟,觉得很顺眼,就掐了一把那张俊脸。
    牧子润眼神无辜地看过去。
    禹天泽松手,又任凭徒弟抱着他的腰了。
    接下来,师徒俩就在幻阵外,看着那些修士进入幻阵,一个个迷迷瞪瞪地找地方盘膝坐下来,又看着他们的头顶上,升腾出很多幻象来。
    牧子润默默地捏了捏师尊的手。
    其实,他现在也可以说是跟师尊在约会看电影吧……还是几十个人分别出演豪华版的呢。
    作为两世为人的纯爷们儿,牧子润精心炮制了主角不同的若干大戏,连番考察主角演技,并且要由此挑选出最出色的人才。
    而那些剧目……这得感谢上辈子那无时无刻不在播放着的,肥皂剧。
    比如……
    剧目一:
    作为被门派接受但因为资质比不上师兄所以得到资源比较少的弟子,在宗门面临大难的时候,你是会逃跑还是会留下来死守呢?
    选择逃跑的,直接进入下一个剧目,选择死守的,将会面临和真实没有区别的场面,死亡的疼痛也是真实的。并且在死亡之后,还会再来一次,经历同样的选择,如果依然选择死守然后死亡,又会进行第三次。待连续三次死守死亡后,可以进入下一个剧目。
    剧目二:
    作为宗门重点培养的优秀人才,大难到来后如果牺牲自己则可以挽救一个门派,你愿意牺牲吗?不愿意的话直接进入下一个剧目,愿意的话会被牺牲。连续三次选择牺牲的,进入下一个剧目。
    剧目三:
    如果有魔修抓住你,你不泄露门派的地点就要去死,你怎么做?如果死了的话,魔修会搜魂,你会怎么做?
    135师尊很纠结
    还有什么如果宗门发现了宝藏却不小心泄露了,你被人抓住了怎么办?如果你自己发现了宝藏,这宝藏对宗门非常有用,你会怎么办?如果你在路上遇见了一个魔门弟子,他在虐杀凡人,你怎么办?如果什么什么什么什么……诸如此类的。
    除此以外,还有一些更狗血的。
    比如说,你爱上了一个姑娘,但那姑娘是个魔门的妹子,而且那个魔门跟宗门有仇,你会怎么做呢?
    再比如说,一个姑娘爱上了你,但那姑娘人品不错但她是魔门的探子,在你们要成婚之前她不小心在你面前暴露了,你会怎么做呢?
    再再比如说,如果你的师兄弟其实是别的宗门的探子,每次都在往外传消息,可这位师兄弟救了你几次性命,你又会怎么做呢?
    再再再比如说……
    总之,有问你是要命还是要宗门的,有问你是要情还是要宗门的,有问你是要义气还是要宗门的,有让你在恩情和宗门之间二选一的……
    各种为难各种两难。
    禹天泽被自家徒弟拉着手搂着腰揉来揉去的,神识一扫,把所有修士头顶上的幻象都看了个遍。
    然后,他比较惊讶于徒弟的想象力。
    要知道,幻境一般有两种,要么就是根据陷入阵法里的人的心魔弱点来自动引发,要么就是布置幻阵的人构筑很多不同场景安排在幻阵里,让里面的人一一闯过这些关卡。
    现在的这一种,属于两者融合的――首先就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