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6

仙宫之主逆袭[重生] 作者:衣落成火

      牧子润安排了好多种不同的幻境,然后就是根据那些修士的选择不同,直接送进去另一个幻境,还在那个幻境里,把修士暴露的弱点融入,进一步地进行考验。
    反正就是很复杂。
    禹天泽发现,那些不同幻境的种类加在一起,估计得有个好几十种,每一种都是一种特殊情况,他可以想象,在这些幻阵里一一体会,接受考验的人,大概会被折腾得比较凄惨。
    ――果然,就跟他想的一样,在差不多过去一个时辰左右的时候,幻阵里的人,基本上脸色都有些发白,就只是因为意志的顽强度不同,白得程度不同而已。
    禹天泽开口了:“待其受不住时,将人放出。”
    牧子润本来正靠着自家师尊蹭呢,听到后,当然是马上说道:“师尊放心吧,弟子心里有数,绝不会让他们意志崩溃的。”
    禹天泽满意地点点头,往后面靠了靠。
    其实,在习惯了以后,没事跟另一个人贴在一起的感觉,也挺舒服的。
    也许这就是其他修士总想要道侣的原因?
    不过,禹天泽马上想起了另一个人,皱起了眉头。
    想想那个明鸢,好像也不太一样……他有点纠结了。
    现在才刚开始跟徒弟在一起,也只是比以前更亲近而已,可要是在一起久了,难道他也会变得跟明鸢一样?
    如果是那样的话,他还不如自毁真灵再重修一次算了!
    这么想着,禹天泽的身体僵硬了。
    而他一僵硬,心心念念一直在他身上的牧子润,也发现了。
    话说,师尊怎么突然这么郁闷的感觉?难道师尊觉得他设置的幻境太过分了?不对啊师尊哪来这样的同情心,而且幻阵里的修士们,也还没达到极限呢……
    想不明白,可牧子润知道啊,谈恋爱的两个人误会不能留到明天,否则的话误会积累起来,隔阂也会变多,最终就要导致两个人从沟通不畅到感情消磨,最终的结果,就只有分手一途了。
    ……咳脑补有点过甚了。
    可这种潜在的危险是有的,也是一定要解决的!
    牧子润就问了:“师尊怎么不开心了?”
    禹天泽也不是藏着掖着的人,他现在觉得自己接受徒弟是不是有点欠考虑,就比较不爽地把自己的疑问抛了出来。
    总结一下,大意就是:若是如此,不如去死。
    牧子润:“……”
    师尊你到底是为什么要把自己跟明鸢联系在一起?差距太远了好吗。
    明鸢那种倒追渣男还觉得是真爱最后还想做小三的,属于特殊品种,正常人都是不会那么干的。
    而且,谈恋爱是两个人才能谈,就算是单恋暗恋也要有格调,追求心上人虽然讲究策略但感情平等,跟自甘下贱完全没关系啊。
    最重要的是,不管怎么追,喜欢的那个人得值得这么追才行啊师尊!
    心里狂奔过许多念头后,牧子润斩钉截铁地说:“师尊,你我跟明鸢他们不一样!”
    禹天泽转身看向徒弟。
    他也觉得,自己绝对不能跟明鸢一样!
    牧子润很严肃:“师尊,弟子很爱慕你。”
    禹天泽脸一热:“嗯。”
    牧子润继续严肃:“师尊你讨厌弟子吗?”
    禹天泽耳根一热:“不。”
    牧子润心里有点甜蜜,表情仍然严肃:“弟子追求师尊,师尊经过好多次考验弟子后,才决定接受弟子,也不会再找其他人了对不对?”
    禹天泽脸和耳根都更热了,他板着脸点点头:“……对。”
    牧子润再严肃地说道:“明鸢喜欢陈一恒,明鸢追求陈一恒,陈一恒对明鸢没什么感情,陈一恒后来还娶了别人。从开始,就不一样了。”
    禹天泽想了想,觉得有点道理。
    牧子润还是严肃:“如果师尊跟其他人成婚了,弟子是不会让师尊为难的,最多就是爱慕在心里,不会去破坏师尊的幸福。如果弟子跟师尊在一起了,还偷偷跟其他人在一起,师尊会怎么样呢?”
    禹天泽毫不犹豫:“弄死你!”
    牧子润:“……”
    师尊是不是太干脆了一点?说好的心软呢?
    不过这样的师尊也很可爱。
    越生气不就代表着师尊其实越认真吗?
    要只是当成宠徒弟的话,他另外找了人师尊最多是生气,不会想弄死他的吧。
    这么一想又觉得有点奇异的幸福啊……虽然总觉得三观更不对了。
    所以,牧子润最后严肃了一下:“师尊你看,我们是两情相悦的。”他偷换了概念,“明鸢那边是渣贱的。”更加地斩钉截铁了,“我们跟他们,完全是不一样的!”
    禹天泽的表情,舒缓了不少:“你说得对。”
    然后,师徒俩继续看“电影”。
    牧子润抱着自家师尊更过分地偶尔咬咬师尊耳垂,亲亲师尊脖颈忍不住再舔一舔的时候,禹天泽因为心情不错,也没阻拦。
    就当宠爱徒弟了……
    又过了一个时辰左右,幻境里面的人,差不多都到了极限。
    当然还有些能够坚持的,可这坚持得久不久,跟他们完成了多少考验,其实没多大关系。也算是够了吧。
    于是,牧子润不情不愿地放开师尊,开始解除这个幻阵。
    等幻阵消失后,里面的人都表情挣扎地睁开眼,身上出了好大一层冷汗。
    衣服都湿透了……
    他们每个人在幻阵里,不管是主动被动的,都死了好几回,对精神的负担是比较大,可经历生死之后,意志更坚韧了也是肯定的。
    牧子润等了一会儿后,看他们差不多了,就开始点名分组。
    没多久,所有人被分成了三组。
    牧子润开口了:“首先恭喜诸位,没有包藏祸心必须驱逐的。”
    那些修士听了,都是松了口气。
    起码肯定是会被收纳了,关键就是看怎么个收纳法了。
    牧子润又说了:“目前你们被分为三种,外门弟子,预备弟子和巡逻队。”
    修士们一看自己被分成的组别,甚至包括两个领头人都跟他们一起分着呢,心里有些猜测了。
    牧子润指了指刘仁星和楚孟那组:“你们的两个领头人,是早已跟随我的,如今特别收入内门,与他们同组者,皆是外门弟子,可以不必用其他手段约束。”
    说起来他也没想到,楚孟和刘仁星的忠诚度这么高。
    本来他知道这兄弟俩是知恩图报的,可在幻境里不管经历多少次都愿意为了宗门而死,这也让他有点难以置信。
    同样分在这组的修士,还有八个,年纪基本在二十岁以下,基本都是难民或者救下来的少年孩童,他们的心也是很纯粹的。
    凡是在宗门和自己之间选择的时候,都选了宗门。
    这种弟子,的确值得收下,他们的灵根资质,反而一点都不重要。
    再就是第二组和第三组了,第二组有十八人,第三组有二十二人。
    经过考察,第二组的忠诚度比第三组高一点,不过前面的对门派的归属感也是比较强的,只是偶尔意志不够坚定,第三组也有归属感,可惜有点自私――这最后一组,大多本来就是散修的。
    不过值得信任的是,这些人至少也为宗门死过一次,只是牧子润和禹天泽手里的资源太让人眼红了,所以就算这些在其他宗门可以算得上很忠诚的弟子,在他们这里,还是需要限制一下。
    说到底,还是利益太大,就难以掌控人心……
    于是,牧子润直接说了:“第二组的是预备弟子,需要发下道心毒誓,表明绝对不会对任何人泄露出宗门的存在。以后如果在幻阵里考验通过,是能直接晋升为外门弟子的。而第三组是巡逻队,以后要是通过幻阵,也可以成为外门弟子,同样需要发下道心毒誓,机会跟第二组一样,只不过,平常巡逻的时候,遇到的危险会更多。如果不愿意,可以就此离去。你们怎么决定?”
    136圣元宗建立
    结果无疑是全都同意了。
    不就是发个誓吗?不就是不泄露宗门吗?他们反正一开始就没打算背叛,而且他们也不是傻的,混了这么久在外面也就是个普通散修,背叛了宗门被另外宗门带走,难道就以为真的能得到更好的待遇了?
    混久了的人智商都没这么低的。
    更何况,他们还有大把的机会可以成为真正的弟子呢,干嘛不努把力呢?
    于是,这些人很痛快地都发了道心之誓,表示自己绝对不会出卖圣元宗,绝对不会对其他人说出圣元宗的所在,绝对不会对圣元宗有任何不利之处――没错,他们现在也终于知道自己的门派就是圣元宗了。
    牧子润很满意。
    顺便觉得,楚孟和刘仁星这两兄弟有一手嘛,找到的人都挺靠谱的。
    现在既然门人选定了,他把师尊也泡……不,也追到手了,正好就是时候回去奉禹岛,来整体提升大家实力,进一步构建宗门核心实力的时候了!
    当下里,牧子润转头看向禹天泽:“师尊,我们回去吧?”
    禹天泽点点头,手掌一动。
    下一刻,他的袖子里,就飞出了一道青光,在前方变成了一艘宝船。
    正是青雷火云舟。
    禹天泽把徒弟一拉,两个人直接上船。
    牧子润低头:“尔等也上来吧!”
    众多的门人弟子见了,面面相觑,然后在刘仁星和楚孟的带领下,都纷纷登船。
    这一登船后,他们就发现……
    从来没见过这么华丽的船!难道这就是宗门的底蕴吗?而且速度也好快啊!
    是的,青雷火云舟等人到齐了,“嗖”一声,就已经消失在天边。
    当门人们低头俯视时,则惊异地发觉,他们完全看不清下面的景色,所有东西,都拉成了斑斓的色块一样,眨眼间就没了。
    这一刻,他们也不由得,对将来的宗门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期待之情。
    这时候,门人们还不知道,会有更多让他们震惊的东西出现。
    青雷火云舟在高空里化出一道青烟,直接投入了那茫茫海域的深处。
    前方,是一望无际的海洋。
    门人们:哇!好大的海!宗门原来在海外吗!
    海洋深处,出现了一座岛。
    门人们:哇!那个岛就是宗门的驻地?看起来是个孤岛好安全!岛屿好大啊!
    接近那座岛以后。
    门人们:哇!好多阵法!好可怕!这是咱们圣元宗的地盘吗!好厉害!
    进入大阵里面后……
    门人甲:哇!好多巍峨的山峰!
    门人乙:哇!好多坚挺的矿脉!
    门人丙:哇!好多珍贵的灵药!
    门人丁:哇!好肥沃的灵田!好丰富的资源!好浓郁的灵气!好复杂的禁制啊!
    门人甲乙丙丁:那么多山脉围着的,是什么宫殿!好华丽!好震撼!好……
    总之,那些弟子口中,不由自主地发出惊叹之声,心里的震撼满满。
    尤其是禹天泽操纵青雷火云舟绕岛一周,牧子润笑而不语,楚孟表情镇定,刘仁星开始给他们介绍哪里是哪里,预备弟子外门弟子巡逻队分别的住处是哪里,他们分别有什么待遇等等。
    理所当然的,预备弟子和巡逻队的待遇是一样的,不过巡逻队经常要在外面巡逻,这个是死任务,虽然有奖励,但更危险点。预备弟子在岛上接受任务,负责打理岛屿,安全一些,同样有奖励。而外门弟子就只有很轻的事情要做,待遇也更高,主要做的事情是修炼了。
    等刘仁星把待遇说完后,所有的门人,都露出了狂喜的神情。
    几年前他们还在外面苦苦挣扎,后来被两个领头人收纳后过得安稳些,他们觉得那时候的待遇已经不错了,但是没想到被圣元宗彻底接受后,能够有这么好的待遇――尤其是那个金丹期的朱榕,感受更深刻。
    朱榕本来也交过几个不同门派的朋友,中小门派都有,当然听说过它们的弟子们都是什么待遇。现在对比一下,大宗门他不知道也就算了,起码中小宗门的核心弟子,也就只比得上预备弟子和巡逻队的了。外门弟子的待遇,比中小宗门的核心弟子还要强上不少,可想而知,如果是内门弟子,能到什么地步?
    而且朱榕也发现了,这个门派还真是刚刚建立,也就是说,尽管他现在是巡逻队没错,可也属于宗门的元老。
    起码现在宗门的资源是极其雄厚的,建门初期必定会对收容的人更严格,也更看重,只要他从此一心一意,表现出自己的本事和忠诚,到时候,肯定能在这个门派里占据一席之地――对于他而言,这比投向哪个大型宗门,都要强!
    因为大型宗门是绝对不会这样培养他们的!
    跟朱榕同样想法的散修不少,他们也都生出了许多野心来。
    想想也是,他们来得最早,宗门运转需要人才,只要他们出挑又忠诚,就能成为长老也说不定。
    就连那些年纪小些的预备弟子和外门弟子,也对这个仙境一样的地方充满了好感。尤其是想到这里就是自己将来居住的地方,归属感都爆棚了。
    牧子润看着这些人的表情,心情也不错。
    他和师尊的门派,他一定会经营好,等把这些人培养出来,再招收更多弟子,师尊就不会再独自去闯荡了。
    就像奉禹岛这个名字一样,师尊会成为岛上所有人奉若神明的主宰,可以孤傲,可以高傲,可以傲慢,随便怎么暴脾气怎么喜怒不定,都没人敢多说一句什么。
    他要让师尊一直这么肆意,肆意到成功飞仙!
    看谁还敢害他的师尊!
    眼见这些人心情渐渐平静下来,牧子润再丢了个炸弹:“你等之中,有不少人为灵根所苦,虽然悟性绝佳,但因此而修行缓慢。我奉禹岛圣元宗,珍宝无数,洗个灵根而已,也不是什么难事。”
    霎时间,就有不少人的呼吸急促。
    洗、洗灵根?
    那样的宝物,整个修真界都极其罕见!
    这些门人都是知道修真界常识的,如果之前他们看到这么丰富的资源和绝佳的待遇后,归属感上升到百分之百,那么现在,就破表成了百分之两百。
    没有人不想仙途更顺利,他们现在也知道,只有实力高强,才能给自己做主。
    牧子润挑眉而笑:“不过,洗灵根的宝物不是随意给予。我有灵犀根百份,对宗门有足够贡献的,可以换取。你等虽然只有几十人,可我圣元宗要招收的弟子,你等也只是第一批而已。先到则得,你等自行努力罢。宗门的贡献如何能得,这里有一枚玉简,你等自行参详。”
    说完甩手几十块玉简飞出去,这个是他早就准备好的,里面有一套完整的贡献值获取方式,而兑换列表也有一份。
    灵丹什么的就不说了,一些奇药奇珍也摆上去,法宝阵盘符功法,应有尽有,最珍贵的,当然就是灵犀根和一些品级相当高的功法了。
    要想兑换,那贡献值属于天文数字,但仔细一看,也不是完全不能做到。
    门人们得了玉简后,迫不及待地就查看起来,当时,就有许多人呼吸更急促了,当然,也有表情失望的。
    牧子润又笑了:“预备弟子和巡逻队,积攒到七成贡献值后,就可以先赊了宝物,外门弟子,攒到五成就行。而内门弟子,还有更大的折扣。”
    这话一出,门人们又是精神一振。
    一开始觉得那目标实现不了了,但是打折以后可能性就不小了。再说就算暂时兑换不到最好的,其他的宝物也是很好的呀!前期的修炼其实对灵根要求也没那么高,用其他天材地宝就很好了,等他们境界更高了再来洗灵根,一洗就成天灵根,到那时,才是他们发威的时候!
    这么一想,所有人又露出了满面的笑容。
    简直迫不及待想去修炼、做任务来赚贡献了。
    没错,这个宗门居然连提升境界也能得到贡献,真是太爽了!
    眼见这些门人弟子都要把持不住,牧子润挥挥手让他们散去:“宗门的好处,你们才看到了冰山一角,以后有得你们吃惊的。但那就要你们境界更高,才有资格知道了。以后发放资源的事情交给刘仁星,刑堂长老就是楚孟了。你们兄弟俩也可以互相帮帮忙,等人多了以后,再来把职权细分不迟。”
    门人弟子们听说,都赶紧去挑洞府。
    只有那兄弟俩,被留了下来。
    牧子润看向两人:“日后你们可要辛苦了。”
    楚孟摇头道:“不辛苦,尽忠是本分。”
    刘仁星也满怀感激:“这哪里称得上是辛苦呢?属下――不,弟子从前,都没想过还有如今这样的好事,要感谢两位宗主的看重才是。”
    没错,圣元宗的宗主是禹天泽,副宗主就是牧子润,前者负责当甩手掌柜,后者正在逐渐甩手的过程中。
    牧子润知道他们两个忠心,也不会让他们寒心,所以,他给师尊传了个音。
    禹天泽冷哼一声,屈指弹出个什么东西,直接落到楚孟的手里。
    楚孟一愣。
    牧子润笑道:“打开看看?”
    楚孟的心里,突然产生一种预感,等他打开一看,这不就是玉简里的……
    牧子润说道:“五年来你们的事情做得不错,这是奖赏。”
    楚孟几乎是欣喜若狂。
    当年恩主所言果然不错,他的小弟的资质,终于可以改变了!
    等两兄弟千恩万谢地走了后。
    牧子润一把搂住师尊的腰,舔脸道:“师尊,弟子这么辛苦,有没有奖赏?”
    禹天泽:“……”
    牧子润凑得更近。
    禹天泽直接捏住徒弟的脸,冷笑道:“你想要什么奖赏?”
    137时间法阵
    这回轮到牧子润“……”了。
    总感觉要一个不小心说错话就会挨揍的样子。
    眼见自家师尊已经很危险地眯起了眼睛,牧子润不敢得寸进尺了,他就笑吟吟在师尊的侧脸上亲了一口:“这样的奖赏。”
    禹天泽:“哼。”
    然后,危机就这样过去了。
    师徒俩手拉手,很亲密地回到了仙宫之中。
    一个门派最初创立还有很多事情要安排,之前虽然也是吩咐过一层,但具体实施的时候,肯定还有不少错漏的地方,需要解决。
    牧子润虽然很想尽快闭关,可是想到总要先把自家势力安置妥当,也就还是每天打坐嗑药,争取能够先稳固稳固。
    同时,他也在想办法了。
    就这么按部就班的话,还是让他不能满足……好歹也是一宗副宗主,要是实力总是这样提升不上去,宗门的脸面上过不去呀。而且,他也不能老是靠着师尊保护吧,要是就只是师徒关系,他还能好想一点,可明明师尊都接受他了,要是他老不长进,师尊没面子,出去被人知道了,师尊被人嘲笑,他也没面子的。
    不过,要是不按部就班,根基就打不稳,根基打不稳的话,以后突破就会很困难,而如果突破很困难,师尊要是飞升了,他呢……
    所以,绝对不能这么下去了。
    ?
    禹天泽发现,徒弟最近总是发呆。
    虽然他没怎么刻意地注意过,但以前如果他坐着,徒弟一定会黏过来,如果他站着,徒弟也会黏过来,他只要不入定,徒弟都会黏过来。时时刻刻,都会黏过来。
    现在就不同了,尽管有时候还是会黏过来,但也有很多时候,没有以前那种见缝插针的感觉了。
    禹天泽皱起眉。
    徒弟这是什么意思?
    心里很不爽。
    手痒了……
    他向来是个实力派,也从来不喜欢委屈自己,就算对特定的人很有耐心,可是忍了好几天了这个既是徒弟又是准道侣的家伙,居然还是没回神,这么迷迷瞪瞪的,看着真是不顺眼。
    甚至这狗蛋不是在修炼――如果是修炼的话,他也不会暴躁了。
    于是,理所当然的,禹天泽就要发泄。
    再于是,这晚牧子润挺高兴地走进屋,很高兴地搂了他师尊的腰,再很高兴地低头要亲的时候……一道雷光闪过。
    他被重重地抛飞,直接屁股着地,跌了个实打实的。
    牧子润:“……”
    头发都好像要竖起来了。
    师尊好像对他有不满,不过,他做错什么事了?
    牧子润赶紧去观察师尊的表情,果然,那薄唇抿起,双眼微眯,眉头也有合拢的趋势,眼中更是有点凶光闪烁的样子。
    这明显是要爆发的前兆啊!
    一旦爆发他大概又要被揍十八回了,简直冤枉!
    而更让他担忧的是,师尊会不会因为这样就不和他好了……
    深吸口气,牧子润发扬自己不怕死不怕揍的精神,一跃而起,用力把人箍住:“师尊为什么不高兴?弟子如果做错了事,师尊只管对弟子说就好,要是师尊实在不开心,揍弟子一顿……也好。”
    完蛋,哄人太顺口,一不小心说出了这样的话!
    禹天泽冷哼一声,不开口。
    但刚才想要揍人的情绪,还是减弱了一些。
    亏了这狗蛋,还记得他这个师尊!
    牧子润见师尊的气息好像不那么凌厉了,立刻又哄道:“师尊就告诉弟子吧,这样弟子以后好改过啊,不然要是以后不小心又惹师尊生气了,不是弟子的罪过么?师尊不开心,弟子也会难过的……”
    翻来覆去,好话说了一箩筐。
    等说着说着,说着说着,禹天泽的怒气一点点消失,这段时间积压的不快也被哄没了之后,他才冷笑道:“最近你为何神智恍惚?”
    牧子润:万万没想到,师尊居然是这么闹别扭了!
    原来,师尊是因为觉得最近被忽视了吗……
    这一刻,牧子润的心里简直就是狂喜。
    师尊闹别扭说明什么?说明师尊打从心底里已经不仅仅是把他当徒弟了,而是真正对他有感情的。否则怎么会因为被忽略而生气呢?尤其是,他明明也不是很忽略师尊,就是偶尔思考的时间多了点,师尊也能发觉。这也就是说,不仅他一直围着师尊转,师尊也经常关注他啊!
    本来他是苦思冥想好几天,终于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方法,过来找师尊分享时发现师尊不对劲的,现在看到是这样的不对劲,这种狂喜把发现那种方法引起的喜悦,都给压制下去了!
    等等,他得平静一下心情,再来跟师尊说好了……
    禹天泽正等徒弟回答了,却发觉徒弟没反应,登时暴怒。
    现在这厮,连他问话的时候都敢不理会了?
    真是忍无可忍!
    可是,等禹天泽抬头就要怒瞪时,却发现牧子润的表情……
    这狗蛋笑得好生愚蠢。
    然而微妙的,这样的愚蠢略顺眼,怒气又被抚平了。
    牧子润也回过神,赶紧回答问题:“师尊,弟子这几日的确有些忙碌,乃是因着有一件事困扰已久,难以安心。现在弟子找到办法,就来告知师尊,与师尊分享了……还望师尊不要怪罪弟子。”
    禹天泽眉头一挑:“是什么事?”
    牧子润嘿嘿一笑,保持着原姿势不变,把自家师尊搂到了床榻边,两人一起坐在了榻上,亲亲密密地说道:“弟子最近,在研究一种法阵。”
    禹天泽:“莫卖关子。”
    牧子润轻咳一声,直接说出:“时间法阵。”
    禹天泽怔了一下。
    时间法阵?
    虽然他自己是修炼雷火大道的,但也知道时间法阵只是传说中的东西,是时间大道的衍生,非常复杂,而且很容易迷失。
    在修真界里,时间大道是否真的有人修炼成功过,都无法确信,那时空法阵也只是一个概念,没人知道具体该怎么去做。
    想到这里,禹天泽有点不快:“如此危险之事,你为何要去研究?一个不慎,就要陨落!狗蛋,你太过鲁莽。”
    牧子润:师尊开心不开心都要叫他“狗蛋”,有点灏 k灯鹄词ψ鹨彩怯械愣袢の兜陌桑或者这就是情趣?
    禹天泽发现徒弟眼神又有点发飘,实在忍不住,一巴掌糊在了他的后脑上。
    孽徒,还敢发呆!
    牧子润遭受重击,赶紧再次回神:“师尊不要生气,弟子并不是鲁莽行事的。师尊你可还记得,弟子有系统在身?若是用此物合成法阵,弟子无需深入其中领悟奥秘,自然也不会被时间所迷,更不会有什么极大的危险的。”
    禹天泽也反应过来。
    他完全忘了徒弟还有那玩意儿在身……
    恼羞成怒下,他又糊了徒弟后脑一下:“说罢,研究此物作甚?”
    反正也不疼……牧子润还是当做情趣,笑着说道:“圣元宗新建,但大家的实力都太过不济了,若是还想继续招收弟子,总得有拿得出手的本事,才好吸引门人。而弟子如今也只有元婴期,却坐了高位,若是不加紧提升境界,后来反而被门人超越,对宗门也是不利的。”
    禹天泽皱眉:“那时间法阵,可以利用?”
    牧子润点了点头:“时间法阵十分复杂,但弟子不过是要做出个能加速时间比例的东西来罢了。师尊且想一想,若是有那法阵,弟子等人进入其中,在外一年,法阵里十年,岂不是大大节省了时间么?”
    禹天泽眉头松开:“时间法阵,有何弊病?”
    牧子润笑道:“自然是有的,不过对于我与师尊,就算不得什么弊病了。一来消耗极品灵石数目较多,二来嘛,进入时间法阵后,对于自身的时间消耗,还是一样的。只是对这单一时空里的其他所有人而言,并不相同罢了。”
    也就是说,如果外人过了一年,法阵里的人还是大了十岁,进去的时候只有二十多,一年后出来,肉身的年纪也就是三十多而已――相当于加速了那进入法阵的个人的时间流动。
    用在需要赶时间的人身上,其实真是很方便也没什么影响的。
    禹天泽听懂了:“可有把握合成?”
    牧子润想了想:“材料比较复杂,还是需要师尊相助的。”
    禹天泽很满意徒弟的乖顺:“你只管开口就是。”
    然后,师徒俩就开始搜集材料了。
    牧子润早就把法阵需要的东西查询得清清楚楚,有些东西绝种了也需要合成的,那些更次一级的材料种类,同样全都记下。
    林林总总加起来,得几千种那么多。
    禹天泽在仙宫里找,牧子润在奉禹岛上找,没多久,大半材料全都出来。
    但是其中最珍贵也最重要的东西――时间沙,这合成起来太繁琐,而居然还前所未有的失败率奇高。
    倒是仙宫里,有一些时间沙存在……
    禹天泽在牧子润焦头烂额时,爽快地把时间沙取了出来。
    牧子润自然是十分高兴,立刻也拿去合成了――同样有着极其夸张的失败率。直到时间沙快用完,才终于成功。
    但尽管如此,最后能合成的时间法阵,竟也只能容纳一个人而已。
    138双双突破
    牧子润有点尴尬:“技术还……不熟练。”
    禹天泽看徒弟一眼:“也罢,你如今境界低了些,自应当弥补一二。”
    牧子润点了点头,试探问:“那弟子就……进去了?”
    禹天泽一拂袖,直接把徒弟甩进阵中:“你且修炼三年。”
    说完,转身也去闭关了。
    倒不是禹天泽对时间法阵没兴趣,不过他一路看着徒弟坐过来,也知道这玩意儿得来不易。他自己的境界目前是够了的,徒弟却还太弱了,现在也正好是徒弟积蓄修为的重要时期,当然徒弟来用性价比最高。
    再说了……
    禹天泽直接盘膝坐在时间法阵外,给徒弟守关。
    以他的资质和悟性,就算不用这法阵,进境速度也远超常人。
    根本不必忧心!
    于是,仙宫外,刘仁星在他兄长的帮助下洗了灵根,顺利成为了单灵根的天才人物,他本身的悟性也还尚可,再有雄厚资源浓郁灵气催发,一时间修为蹭蹭蹭往上涨,信心也是倍增。
    楚孟一边教导小弟,一边做两人份的事情,十分忙碌,可如今已经极有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