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0

仙宫之主逆袭[重生] 作者:衣落成火

      间,而异族则觉得拖就拖吧反正把人真元耗完了也不晚的,顺便还嘲笑他们几句,不知不觉地,有些消息就流露出来。
    “放开我的师妹!”
    “桀桀桀,小娘子够嫩的,人族的娘们虽然不经用,也可以玩玩嘛!等下把她给我留下来!”
    “你这畜生!去死吧!”
    “娘的!真没用,怎么让她跑了?”
    “都什么关头了,还想着人族的娘们!快点把人杀了回去复命!”
    ……
    “恶贼,尔等怎知我们就在此处?”
    “人族自以为聪明,你们有你们的手段,难道我等没有?”
    “嘿嘿!若非是如此,我等哪里能来截杀……”
    “这话不消说!若是被七少听见,有你好受的!”
    “异族的阴谋――”
    “快!我来断后,尔等速速去禀报秦师兄!”
    师徒俩在一旁听着,大概也弄明白了。
    简单地说,就是人族本来是听了召唤要聚集起来干一票大的,但是正在聚集或者望风的过程中,这群修士被堵住了。原来异族那边也想干一票大的……
    这是又要演变成群殴的节奏?
    那边泄露了这些消息后,接下来的话大多就是“畜生”来“无耻”去的车轱辘,多余的有用信息是没有了。
    而且渐渐地,修士这边落在了下风,再这么下去,可能要死人。
    禹天泽冷笑一声:“狗蛋,布阵。”
    牧子润:“……是,师尊。”
    抹了一把脸后,做徒弟的就从袖子里摸出一块阵盘好些红色阵旗,去布另外一种大阵了。
    这回的阵法,是锁人用的――让阵中的人在短时间里无法离开方圆十里的地盘,属于迷阵的一种。
    对于现在这不想放走任何一个异族活口的情况,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而禹天泽,他一个晃身化作一道雷光,就饿虎扑羊似的,直接冲到了那群异族中间。率先的,他左右一个大巴掌,先把两个六级的异族给糊了再说!
    不过呢,这回两个六级的异族都是魔族人,魔族人出了名的是防御高,所以巴掌糊过去,两个异族的确是被拍飞了没错,但并没有受重伤,只是断了两根肋骨,随便拼拼就好。
    当然,禹天泽本来也没有用上十成十的力道就是。
    被两个六级异族压制的两个化神修士只觉得眼前一花,就有个紫衣修士站在了自己的前方……这位,眼生没见过啊,不是同门。
    但不是同门也是同族,妥妥儿援兵啊!实力还很强大!
    能一下子拍飞两个六级魔族,那绝对不是化神期能有的实力,所以,这是来了一位炼虚强者?
    当时,所有人族都是精神一振,丧气的变成了异族了。
    他们分辨出来不对,立刻就要逃跑。
    鬼族有一种神通可以化作鬼影的,速度极快,魔族会血遁,冥族能变成冥雾,都是救命的法门。
    这也算是见机快了。
    众修士见状,肯定是不想让人逃脱的,就要追赶,但他们的速度,还是比不过这些存心逃命的快。正当要失望的时候,修士们突然发现,那些异族跑着跑着,居然跑回来了?
    大宗门的弟子就是见多识广,立刻有人叫了出来:“阵法!”
    这时候,一个蓝衣人倏然出现在紫衣修士的身边,笑着说道:“不错,就是阵法。”然后他对紫衣修士行了个礼,“师尊,弟子幸不辱命。”
    紫衣修士瞥他一眼,也没去管其他的修士怎么样,他就像是一道紫电般,在那些异族里飞快穿梭,两个巨大的雷火巴掌发出轻微而急促的爆鸣声,轻易地把那些逃窜的乱七八糟的遁影都抓了过来,再挨个儿地拍在脑门上。
    “嘭嘭嘭嘭嘭!”
    全都拍死了。
    不多会,地面上横七竖八的,就只剩下了十一道异族的尸体,
    然后,紫衣修士站着不动了。
    蓝衣人则快速走过去,挨个儿把尸体都摸了一遍。
    被救下来的弟子们:“……”
    虽然应该去道谢,但总觉得现在并不是道谢时机的样子。
    148大部队聚集
    当牧子润把所有的事情都搞定后,他就步伐稳重地走过来,先跟那些修士们拱了拱手:“诸位道友,见笑了。”
    那些弟子们哪敢见笑啊,别说这俩人刚刚救了他们的性命,就说刚才看到紫衣服的那位如此凶残,境界还高出他们那么多,就绝对不能见笑好吗。所以尽管他们心里也觉得这吃相略澹但还是推举一位境界最高的出来,也跟他见礼:“哪里哪里,还未感谢两位道兄救命之恩。”
    牧子润于是也道:“哪里哪里,大家都是人族中人,携手互助那是理所当然的……”
    双方就开始你一句我一句地寒暄起来。
    到后来,大概觉得寒暄够了,被救的那方脸上的笑容都有点僵硬,牧子润也觉得自家师尊应该已经很不耐烦的时候,不约而同地,都不再说废话。
    牧子润就问了:“方才牧某与师尊听得,那异族有阴谋?”
    那个化神弟子就叹道:“可不是么,那些异族,竟是不知怎么聚集起来,要把我等一网打尽!”
    其余弟子,都是一脸的义愤填膺:“好在秦师兄现在也已经招揽到不少人了,咱们正也要跟他们做过一场!”
    牧子润就点点头:“原来如此,既然有秦师兄牵头,此事想来是不错的,正可给那异族们一点颜色瞧瞧!”
    他说得血性,那些死里逃生的弟子们看着他,脸色越发好了。
    那化神弟子心里一动,就说道:“两位道兄实力高强,不如跟我们一起去对那异族们干一场?事后不仅出了这口恶气,还能分到一些好处。”
    牧子润做出个心动的模样:“只是秦师兄召集的,多半都是你们浑天仙宗的……”
    化神弟子大包大揽:“道兄放心!秦师兄早先跟罗隐仙宗的厉师兄,战戈仙宗的洪师兄都有联系,我等路上也遇上一些其他仙宗的弟子,都是无碍的。我等人族式微,自然要集合所有力量才是。”
    牧子润有些动容了:“也好,牧某这就去与师尊商议一番。”
    化神弟子就目送牧子润的背影,眼里有些期盼。
    他们现在回归集合地点还有段路程,当然是跟两个强者一齐走生命安全更有保障,而且,能找到两个高手过去,秦师兄也必然夸赞。
    不过他也知道,这个牧道兄是后辈,那个紫衣的禹道兄才是前辈,而且禹道兄看起来颇不好说话的样子,具体怎样,还得看情况。
    好在牧子润眉辜负他们的希望,回去跟禹天泽就商量起来。
    禹天泽眉头一皱:“跟他们一起?”
    他比较喜欢独来独往。
    牧子润笑道:“若是没碰上就算了,碰上了又走,就不太好了。而且,弟子也想看看那群仙修的本事,在这种生死关头,说不定能瞧到另几个仙宗的底蕴。这对咱们的圣元宗是很有利的。”他说到这里时,声线更轻,“见过之后,弟子也好最后利用系统找一找解决的手段,日后也落于不败之地呀。”
    听徒弟这么说,禹天泽才勉强点头:“也罢。”
    这些弯弯道道上,徒弟比他拿手。
    牧子润一听,就知道师尊这是答应了,心里一阵温暖,他不着痕迹地捏了捏师尊的手,才高高兴兴地去给那化神弟子回音:“师尊的意思是,他对异族深恶痛绝,正可以借机出手一番。咱们人族,的确是应该团结起来才是。”
    化神修士听了,也挺高兴:“如此,我等就一起去罢?请!”
    虽然他是不觉得那个一脸冷酷凶残无比的紫衣道兄能说出这么委婉的话来,但是,意思到了他就这么听呗。
    牧子润也笑了:“请!”
    后来,当然就是牧子润颠颠儿地拉着师尊走,一边走一边跟化神期的两个修士攀谈。没多久,大家的关系就比较融洽了。
    浑天仙宗的这些弟子,对牧子润都比较有好感,既能救命又会来事儿还是大助力的,只要不脑残,都不会怠慢的。
    渐渐地,大概遁行了几百里后,众人就见到前面亮起了火光。
    浑天仙宗弟子们的腰间,也有什么东西亮起来,他们松了口气:“就是这儿没错了。那是引路冥火,也是秦师兄炼化的异火。”
    牧子润不动声色,没怎么搭话,他跟着师尊一起,还是落在后面些的位置。
    那边浑天仙宗的弟子都很委屈地扑过去,对着火光周围的一位卓然修士诉苦来着,那个卓然修士,无疑就是秦一朝了。
    牧子润四处观察了一下,把师尊拉到火堆旁要坐下。
    这里比较奇怪,那个什么引路冥火虽然是秦一朝炼化的,但这时候却像是篝火一样,在地面燃烧。而周围坐着已经有不少修士坐下来了,前前后后,算起来得有一百多个。
    能在如此幽暗的废墟环境里,短短几天汇集这么多修士,浑天仙宗果然是有备而来。而这些修士里,浑天仙宗的有七八十个之多,剩下的不到五十个,才是其他仙宗的人。
    出乎意料的,是这里居然有正罡仙宗的人。
    ――你说牧子润是怎么知道的?
    虽然他的确是除了师尊以外基本就没怎么特意去记其他核心弟子与核心备选没错,可架不住有个脸熟的家伙满脸惊恐地看过来啊。
    这不是太明显了么!
    禹天泽被那种惧怕的目光直视,也抬眼看过去。
    结被他看到的人表情更惊恐了。
    禹天泽:“……”
    这是把他当成洪水猛兽了吧。
    不过,对于禹天泽来说,被人畏惧是正常的,被人爱慕――如他徒弟这样――才是不正常的。
    所以,扫一眼看对方撑不住的样子,他收回了视线。
    倒是牧子润,有些忍俊不禁。
    他的师尊明明这么可爱……
    算了,没人发现更好。
    于是,牧子润压抑住自己内心的恶趣味,比如说干脆拉着师尊过去跟那家伙同坐什么的,只跟师尊就地坐下了。
    更宓氖牵那边的正罡弟子,还真搞得松了口气一样,满脸的庆幸。
    牧子润:“……”
    这家伙是不是被师尊揍过?
    回想了一下自家师尊在正罡仙宗里的“丰功伟绩”,他的目光瞬间飘移了一下。
    禹天泽对于手下败将从来记不住脸,再因为他只要干架基本上没败过,所以正罡仙宗里的人,他也从来没记住过脸。
    而既然记不住,他当然也不会有牧子润的感慨。
    只见他衣摆一甩,整个人大马金刀――不,是干脆利落地坐了下来。
    牧子润跟上,还是围着师尊那么殷勤。
    篝火边的人都不认识这新来的,不过目前新来的人陆陆续续一直有,也没有引起太多注意。最多就是打量一下新来的修为境界如何,发现看不透之后,就多了几分谨慎小心而已。
    但因为参加争夺战的都是精英,所以这里虽然最多的还是元婴,但化神和炼虚也是不少的,也不会引发太大的戒备。
    没多久,秦一朝往这边走过来,对着的方向,就正是禹天泽和牧子润两人。
    牧子润看着他身后跟着的人,秒懂。
    这必定是来道谢和拉关系的。
    果然,秦一朝开口就是:“多谢两位道友救了秦某师弟妹,秦某无以为报,只说有秦某一日,便是两位的朋友。”
    禹天泽还是板着脸。
    虽然知道这是客套话,但……谁要做你的朋友?
    牧子润看师尊这模样,心中暗笑,他却是站起身道:“大家都是同道,举手之劳而已,秦道兄客气了。”
    师尊不爱做的事,他来做就是。
    秦一朝也没从禹天泽那张永远冷酷的脸上看出什么――好歹现在禹天泽没对他开嘲讽――可牧子润的善意,他是收到了的。
    所以在心下,他就把禹天泽当成那种不善言辞之辈了。他这个做大师兄的,要不是能跟任何性格的师弟师妹都打好关系,本身实力和心胸又都不错,怎么能坐得稳这个大师兄的位置?
    就好比禹天泽吧,他都把正罡仙宗的核心弟子揍怕了,可以说是隐形的“大师兄”,但要是真给他这个位子,他自己没兴趣不说,也不能服众的。
    谁也不能想要一个天天把自己往死里揍的大师兄不是?而如果加上牧子润,两个人的地位是可以保证的,只是对于他们师徒俩而言,这事儿太麻烦,也压根就不会争取这件事。
    因此,也就导致了正罡仙宗这一代除了禹天泽这隐形的高高手以外,炼虚期里还有个明面上能说得动话的贺绗。同时,禹天泽是属于基本被排除于核心圈子之外的,九大仙宗的年轻头头互相勾搭的时候,正罡仙宗压根就不会提起他们宗里还有这么个煞神。
    秦一朝不认识禹天泽,语言间还是很客气的,跟牧子润你来我往一番后,就也很和善地坐在了篝火旁,开始跟一众各宗弟子宣讲之后的行动计划。
    149找茬去
    大意就是,因为浑天仙宗有可以寻找异族踪迹大概范围的一种法宝,在两天前他们就发现有很多异族在往一个方向聚集,肯定是不怀好意。他想来想去觉得应该先发制人,要是等异族主动出手,对他们就很不利了。
    然后呢,之前被异族堵住又被师徒俩救下来的几个弟子也各个义愤填膺地主动开口。一个说异族狼子野心一定要杀,还有就说他们真是险死还生,还有说异族他们也知道人族这边聚集人了,幸好之前没留活口,异族还不知道他们已经知道,以往万一非得尽快出手不可,否则就要来不及。
    ……云云。
    你一言我一语的,一下子就激起了篝火旁边修士们同仇敌忾的心情。
    当下里,大家一起举手:“杀过去!杀过去!”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这时候,也许是为了增加修士们的信心吧,秦一朝站起来,就着那篝火,“刷”一声展开了一张图纸。
    也不知道这个图纸是用什么材质做成的,上面有不少不同颜色的斑斑点点,而这些斑斑点点的,还在动来动去。
    秦一朝用手指点着说:“诸位请看!上面的光点,就是代表这方圆万里之内所有的族群了。”
    这么展开来给人看了片刻后,他陡然把东西一收,头上已经有点冒汗。
    显然,开启这玩意,消耗是非常大的。
    禹天泽一眼扫过,图纸上的情景清清楚楚。
    果然是有很多不同颜色的光点,零零散散地分布在整张图纸上。在他们脚下所在的地方,是代表人族的黄色光点,聚集起来颗颗粒粒的正好一百多,明显一个光点一个人,妥妥儿的。再距离这一团光斑东南向比较远的地方,有一团五颜六色的半点,黑色灰色褐色红色集中起来,还有一些光点在往那边移动,集合的光斑,似乎比这边的黄色光斑,都还要大上一点,但总数还是没有超过两百的。
    另外还有零碎的,不动的光点,都是单独一颗两颗的在一起,不足为惧。而且黄色的光点是基本没有了,也就是说,方圆万里的地方中,凡是人族,都已经聚集在了这里。
    牧子润也看过,心里对秦一朝和浑天仙宗都高看了几分。
    这样的图纸真属于这回争夺战中最出色的宝贝了,比起他的傀儡犬,还要厉害一筹。到底还是第一仙宗,果然是名不虚传的。
    如果这一个月里,秦一朝能一直这么利用图纸,目的也昭然若揭了――他想要集聚人族力量,尽可能地杀死更多的异族!
    如果真被他成功了,那么人族式微的局面,就可以一改了。
    不过,对于自己和师尊也在图纸的“监视”下,他就不那么高兴了。
    但暂且也没什么办法,等把这档子事儿解决掉后,他跟师尊就离开,再到系统查一查是否有解决的方案吧。
    秦一朝拿出图纸法宝后,在场的修士更有信心了。
    然后他们就开始战略安排,因为之前有弟子带回来消息说,异族他们也有相似的方式――这未必是真的也未必是假的,但总是要防备一二的。
    所以,修士们首先安排了遁法特别强大的修士呈扇形分开,在前方做斥候探路,而每隔一段时间,都把图纸释放出来检测。
    修士们对人族第一仙宗拿出来的东西很有信心,秦一朝在小心之余,也只是尽量多把图纸祭出几回罢了。
    还有那些炼虚期的修士们,被分布在外层,化神的稍内层,元婴的最内,大家一起以最快的速度,朝着异族所在的方位推进。
    禹天泽当然也是在外层,牧子润紧随其后。
    此时出乎意料的,是刚才还对禹天泽畏之如虎的那个正罡仙宗的化神初期弟子,这回居然不那么忌讳地来到了两人的身后。
    好像是,准备在这边防守?
    牧子润眉眼平静地看过去。
    那个化神初期弟子飞快地也看了他一眼,就别过头当作没看到了,但他却一点也没有挪开脚的意思。
    牧子润突然就觉得有些好笑了。
    这又是何苦呢?
    禹天泽是完全没发现这个,他拉着自家徒弟,跟随大部队一起往前面遁行过去。
    大概每过半个时辰,秦一朝就会放出图纸,到目前为止,图纸上那些异族的动向,也没有什么改变的。
    渐渐地,距离越来越近,差不多只有不到十里左右的地方时,秦一朝一挥手:“布阵的布阵,其他人等,杀过去!”
    话音一落,就有七八条身影飞快掐出法诀,弹射出很多阵旗阵盘之类的东西,生于的修士群起而扑之,全部都祭出法宝,使出最强大的神通,对着那群异族急冲过去。
    这些异族虽然也有聚集同族和监视人族的工具,但效果上是远远比不上人族的。
    而之所以人族明明式微却还是能够这么多年一直坚持下来,跟他们擅长炼宝并且有更多的神通手段也有很大的关系。
    再加上也是运气好,之前出去探查的异族们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还没能回去,也没有带过去人族的消息,异族的工具冷却时间较长,准备晚点的时候再来监控人族的……结果就被人族堵上门来了。
    当然,异族们监察得是晚了些,可是事前的准备,本来就做了不少,所以,人族尽管是想打异族一个措手不及,事实上,却还是双方对峙的状态的。
    聚集在这里的异族,主要是冥族、魔族、鬼族和魑魅族,尤其以魔族的数目最多。这一刻,双方属于一见面就眼红的状态,霎时间便杀将起来。
    魔族的肉身无敌,冥族的行踪诡谲,鬼族的忽隐忽现,魑魅族自带诱惑光环,全都不是好相与的人物。
    禹天泽和牧子润,在转瞬间,也陷入了重围。
    师徒俩霎时间,就变成了背靠背的状态。
    牧子润也知道,在这么多人混战的时候,不能掉以轻心。
    于是乎,他取出赶海灵鞭,一甩手抽出一道海浪来,这海浪,瞬间在两人的周围,包裹上了一层蓝汪汪的水罩子了。
    禹天泽:“……”
    全被关在罩子里,让他怎么出手?
    牧子润见状,就笑了:“师尊,要不要玩一下水化身?”
    禹天泽挑了挑眉:“哦?”
    牧子润轻咳一声,也不卖关子,就在他师尊的耳边悄然说了几句话。
    禹天泽听着听着,眼神里带了点兴趣了:“也可一试。”
    说完,师徒俩对视一眼。
    牧子润快步过去,将额头抵在禹天泽的眉心处。
    禹天泽皱眉,这么接近做什么?
    牧子润眼里有些狡黠,然后他拉着自家师尊的手,把自己的神识,朝着师尊的眉心输入进去,刹那间,跟师尊的触碰起来。
    那种交融的感觉……太奇怪了。
    禹天泽眉头皱得更紧,但还是体会着徒弟传来的异种神识种子,然后,他终于在那种酸麻的感觉要遍布全身之前,一把将牧子润推开:“……够了罢?”
    牧子润眨了眨眼:“够了。”
    说起来,刚才的感觉真是很……畅快?
    但好像有点不对的样子。
    这个时候的牧子润,还是很正直的。
    他其实是真心只想把神识种子给师尊,让师尊用一用他的水化身,达到两人更加亲密的目的。
    可是他却在做了以后才隐约觉得,修真的人,神识跟神识缠在一起……是不是有点羞耻的事情?
    禹天泽也没想那么多,对于徒弟惯常研究出什么东西就要跟他献宝的事,他已经很习惯了。
    现在得到徒弟传来的窍门,他直接把异种神识种子消化掉,然后手掌一推,直接推进了那水罩子里面。
    在水罩子之外,当然也有人发现在战斗刚开始时就有人做出了这样的防御。
    一时间,异族那边,顿时开口就嘲笑起来:
    “怕死爷爷就送你一程!”
    “人族的孬种!”
    “无耻的人族!真是缩头乌龟哈哈哈!”
    人族这边也觉得异常没有面子,有些互相支撑的师兄弟们就问了:“那个做出此举之人是谁?”
    其他人似乎也不认识。
    而正罡仙宗的那个化神弟子,则脸一黑。
    他站到这里是为了保命的,但对方自己护住自己了,完全没准备拉他一把啊!
    这地方不大,大家又都在打群架,发现身份也很快。
    没多久,人族就都知道了,用水罩子的,是正罡仙宗的一对师徒,可这对师徒一个是炼虚期,一个是化神期,还救过浑天仙宗弟子同时干掉七八人的,至于做出这么窝囊的事情来?
    下一刻,他们就发现,其实人家还真不是准备做缩头乌龟来着。
    只见那水罩子外面,突然有一双湛蓝色的手从里面推了出来,紧接着,就直接走出一个人来。
    但这人整个蓝汪汪的,并不是真实的人族,而只是用水柱形成一样。
    而且,这还没完。
    在这一个人从水罩子里走出后,紧接着,又走出来七八个人,到后来,总数一共九个“水人”,全都是原本那个炼虚紫衣修士的模样。
    这又是在玩什么把戏?
    马上,他们就知道了。
    那九个“水人”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刹那间,分作不同方向,就往异族群里杀去!这每一个“水人”,都微微抬手,掌心出现巨大的雷球,正是横冲直撞,蛮横霸道!
    150战斗胜利
    禹天泽觉得现在的感觉很奇特。
    他跟徒弟俩的意识明明是分开的,但又好像是连在一起的,徒弟的水罩子有什么用处,他怎么利用徒弟的水罩子,全部都顺畅自如,完全没有丝毫滞碍。
    而他还觉得,现在的视角也很神奇。
    就好像他的身体明明还在水罩子之内,可却好像突然多出了好几个身体,从各个角度,能看到各种人。
    他可以一心多用,意念一动,每一个身体都做出同样的或者不同的动作,他能看清场中大部分人的表情,真是十分的……有趣。
    禹天泽心情很不错。
    那狗蛋,总是能搞出让他有兴趣的东西来。
    这样一想,又让他觉得,这徒弟收得不错了――哦,对了,现在也是道侣。
    有这么个道侣的话,平常一些细节,也可以不用太在意。
    这样好像想了很多,但其实也就在一瞬间而已。
    禹天泽想归想,动作也一点也不慢。
    在不用武器的时候,他最喜欢的,还是直接拿雷球砸人。
    而且,似乎现在还有个以前没有的优势?
    飞快地接近了伤害目标后,禹天泽毫不客气地把雷球往那些异族脑袋上掼去!
    刺耳的爆鸣声裹着雷球中蕴含的可怕力量,自然让那些异族不敢掉以轻心。
    但禹天泽的动作太快了。
    他本身就是炼虚期的境界,分出九个水分身来,每一个水人身上,也包含着化神期的力量。
    而化神期的禹天泽是什么样的?
    是可以扛住炼虚期的。
    可想而知,有些异族顺利躲开了,只被擦得皮肤刺痛,但更多的异族没能躲开,在刹那间,就被巨大的雷球轰到了身上!
    只听得“嘭嘭嘭”几声巨响,好几个异族的脑袋直接被雷球炸爆,还剩下两位异族,他们匆忙躲开了脑袋,但雷球却突然跟一道水柱结合在一起,一下子把他们包裹住。
    和着轰鸣的水声,那异族的全身上下,都被电光攒动的水流包住,“辍钡纳音后,化作了一块焦炭……竟是活生生的被打死了。
    然后水花四溅,落在地面上后,还在“昀病钡叵旄霾煌!
    一击奏效的“水人”禹天泽露出个有点嗜血的表情,手掌一挫雷球再现,就往另一个异族处砸过去了。
    那个异族被吓了一跳,哪里知道人族里面也有杀人不带歇气儿的家伙?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所以就在下一刻,他也被裹着电光的水流包住,照旧是噼里啪啦一阵乱炸后,在地上打滚都没用地……变成了焦炭。
    就这样没多久,好些异族都被水人分身干掉,而那些水人还是那么凶悍,专门往人多的地方凑。
    也有不少异族干脆地围攻那些水人了,可就算集中力量终于把水人打爆,到头来,那水罩子中,又走出个新的水人出来。
    来来去去的,水人的数目,总是正好九个的。
    异族们人数比人族多,事先也有防备,本来是可以大干一场的,但他们是万没想到,居然中间多出这么个异数来。
    人族的术法多,人族的阴谋诡计多,异族们早就知道,可是大家都是年轻一代,早早的出现这种人来,实在是有点打破平衡。
    禹天泽玩得很开心,顺便也把浑天仙宗聚集的那群人震了震。
    秦一朝没想到同样境界的弟子里,能有个这么标新立异的存在,但这并不妨碍他立刻做出决定。
    眼见着异族的队形和心思都被打乱,他振臂一呼:“杀死异族!莫要让别家道友专美于前!让异族也瞧瞧咱们的厉害!”
    此言一出,其他被震到的修士们,也更加激动了。
    热血热血热血!满脑子的热血!
    他们一定能干掉异族!
    下意识的,所有的人族全都使出了自己的强大手段,为了能够速战速决,甚至不少都使出了压箱底的技能。
    霎时间,各种神通术法的光芒纷飞,那些异族也有各自的本命神通,互相厮杀起来的时候,场面就变得异常惨烈起来。
    因为异族被禹天泽的神来之笔搞得有点心怯,士气减弱,同时人族的士气大增,所以尽管双方还有一定的人数差距,慢慢的,反而人族这边比较占了上风。
    秦一朝也很满意现在的情况,他张开口,喷出了一团青红色的火光,这光芒一下蔓延开去,烧到异族身上,都要让他们吃个大亏――尤其是对于鬼族来说,这火光非常可怕,只要沾上就逃脱不了,往往会在惨叫中被它烧化。
    而人族见到秦一朝也大发神威,这可跟刚才禹天泽那一手不同。秦一朝是他们的头头,头头越威风,士气涨得更快!
    接下来,战斗白热化,法宝的光芒交相辉映,几乎把这一片地界的废墟,都晃得明亮了。
    禹天泽还是照旧一砸一个准,现在因为所有人族都跟打了鸡血似的,所以他刚刚是出了风头,现在又没那么明显。
    只是对他自己来说,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痛快过了。
    同时,在水罩子里,牧子润把一切都收进眼里。
    秦一朝果然没有辜负他的期望,会借助他师尊显威的光景激发人族士气,且只要士气上来,热血冲头,平时会藏掖着的秘技,就有不少人族修士忍耐不住,逐渐释放了出来――每个人都有竞争意识,如果同伴能杀死两个异族,为什么我只能杀死一个?为了不仅仅只杀死一个,那么,神通迸现!
    牧子润露出个有点狡诈的笑容来。
    然后,他就神识连扫,把厮杀双方的大神通、压箱法术,特征都记了下来。在水罩子里,他一边观战,一边打开了系统查询。
    再然后,他找到了那些神通法术的弱点和破解方法,一一地刻录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