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5

仙宫之主逆袭[重生] 作者:衣落成火

      正试验出来呢?
    除非有两个活的异族,让他们内什么一下,再观察观察……
    可惜的是,平白掳走异族做实验这种事,是不可以放到明面上来做的。
    一旦这个底线被打破了,要证明其实并不是那么回事的话,那么本来没事的,也会变成有事。
    这也是为什么仙宗没有事先告诉魔门的原因之一。
    不仅仅是因为仙宗想握住大权,还因为魔门那群疯子没什么底线,他们要是知道了,最可能会做出的事情,就是掳走各族人,叫他们赶紧生产后代。而且因为不知道黑晶玄石要怎样配制才能让他们生孩子,说不定掳走一个两个还觉得不够用……到那时,一定会引起很大的乱子。
    禹天泽站在牧子润身后,发现徒弟正在发呆。
    他皱眉:“还不动手?”
    总要做个样子才行。
    牧子润明白禹天泽的意思,回过神笑道:“师尊,弟子只是在考虑,要如何行事……才是最好。”
    禹天泽道:“先佯装一番,莫露破绽。”
    得到心上人的关心,牧子润很高兴,他就乐滋滋地拿来两种不同的外皮,往中间一放,开始煅烧:“是,师尊,弟子知道了。”
    下一步,琉璃净火,已然包裹了它们。
    ?
    与牧子润的优哉游哉不同,所有炼器师和炼器宗师们,都对目前的项目很有兴趣。
    无他,材料不熟啊!
    不熟的材料,才有研究的兴趣嘛!
    不仅仅是仙宗这边的,魔门那边的,也很努力。
    也不是为别的,他们是带着任务进来的,只有自己抢先搞出成果,才能窥探对方的秘密。而且,就算探不出秘密,能压仙宗一头,那也是极好的呀!
    让牧子润更没想到的是,这些炼器师的想象力,也很超凡脱俗。
    就算不像他一样有系统外挂,他们之中,还是有一位魔门的炼器师,申请要做活体实验……你问炼器师做个什么活体实验?
    当然是因为,炼器师也想知道他们炼制的东西对活体有什么效果呀!
    更别说,为了在这件事里搞出更大的成果,很多炼器师的助手,其实都是炼丹师。
    前文有言,这个比赛是炼器师和炼丹师集合的大赛,但是炼丹师比炼器师还要清高,后来参与的炼丹师不多,也就没办法了。
    德高望重的那些炼丹师,则干脆早一步被大能们请走,在另一处研究。而又兴趣却发现炼丹比赛流产的少数炼丹师们,就跟炼器师勾搭起来,在这个时候,以这种身份,参加进来。
    大家都知道,炼丹师炼出来的东西那多半都是吃的,既然是吃的,就得有吃的活物……魔门那边,对活体实验,更加百无禁忌。
    所以,早有准备的仙宗大能们,在佯作凝重地思考了片刻后,开始分发实验品了。
    每一个单间里,都有十多只不同品质的活物。
    而且,它们都有公也有母……
    牧子润:“……”
    这心思,在他眼里简直昭然若揭啊!
    ?
    这封闭式的研究,转眼也过去了有一个月之久。
    陆陆续续的,就有不少研究成果出来。
    牧子润这边主要是看情况。
    如果有人弄出成品了,他就低调点,要是弄不出来,他再着急不迟。
    这就导致了明明他知道怎么干,但还是就炼化那些异族身上的零碎,跟其他材料做个法宝什么的。
    当然了,为了表示他是真的有成果,他炼制出一件冰火双属性的来――还不是成套法宝,而是单件的,一瞬间可以发出两种不同属性的能量,绝对能让敌人感觉到冰火两重天的快感。
    这就是利用黑晶玄石的兼容性了。
    至于“提升能力”这个特点,他是不准备主动说出去的。
    其他出了成果的修士,大多数都是跟牧子润一样,让相差非常大的、平常根本不可能融合的材料融合起来――这主要都是研究黑晶玄石的人;而研究异族那些零碎的人,则有许多让法宝里带上了这些异族的特性;两者都研究的人,尝试把两三种异族的特性,融合在同一件或者同一套的法宝上。
    总之,到最后,得到的结论就是,有了黑晶玄石,他们再也不怕材料冲突啦!想怎么炼制,就怎么炼制!
    当务之急,是知道这些黑黢黢的石头,是哪里来的……然后就是,要怎么样才能多得到一些……
    这些炼器师们有些蠢蠢欲动了,储物戒里塞得满满都是黑晶玄石的牧子润,笑容略有微妙。
    说不定,偶尔,在需要什么炼材而不可得的时候,能够卖一些给冤大头们?
    他们家大业大的,资源永远不怕多啊。
    就在炼器师们都有些议论纷纷的时候,突然有个炼器师老头儿,他“哈哈哈”地大笑起来:“怀上了怀上了!要生了要生了!”
    众炼器师:“……”
    谁怀上了谁要生了?
    尤其是炼器师和炼丹师里的女性,对那声音来源处的老头,简直是怒目而视。
    完全在毁人清白好吗!
    她们还没嫁人呢!
    禹天泽冷着一张嘲讽脸,本来对这种八卦是没什么兴趣的,但是下一刻,他发现自己的手指被徒弟勾了勾……
    他侧头:“什么?”
    牧子润低声道:“师尊,恐怕是有那种结果了。”
    禹天泽目光一动。
    然后,师徒俩都不说话,而是干脆往那个地方看去。
    ――要说修真者最好的地方,那就是围观群众再多,也不需要人挤人。
    神识是好物,离再远,只要在境界范围内,那只要一扫,就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那个炼器师老头很得意,他带来的炼丹师老头朋友,也很得意。
    两人身子一让,把后面的东西展露出来。
    单间施展了扩展之法,看似不大,却另有乾坤。
    不少凶兽异兽被笼子装了起来,可是在最大的一个笼子里,却懒洋洋地躺着一头母兽……一头已经怀上了的雌性猛兽。
    而这头猛兽的身上,却缠着一条巨蟒,雄性的巨蟒。
    最有趣的是,巨猛缠着猛兽,并不是为了吞吃它,反而用蛇信触碰那怀胎母兽面颊、毛发,好像在安抚一样。
    这算是怎么回事?
    牧子润的目光微亮。
    禹天泽也挑了挑眉。
    到现在,他们当然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原来,居然真有这样的疯子。可以在没有提示的前提下,得到这样的结果。
    但,这也真是再好不过了。
    不过,这师徒俩觉得很好的事情,其他炼器师却不这么觉得。
    炼器师嘛,以炼器最为重要,蟒蛇跟猛兽能生孩子这种……关他们什么事?
    简直是不务正业。
    就有炼器师嗤笑道:“这也算得上是成果么?”
    又有炼器师嘲笑:“张老头儿,你为了那李老头儿的一些心思,也真是够用心了。”
    还有炼器师指责:“如今这般肃穆的大比上,尔等竟研究如此、如此之事,当真是不将诸位宗主看在眼里啊!”
    如此之类,都在呵斥。
    那个炼器师张老头脸涨红了:“诸大宗门有言,凡有所得,都算成果。我这所得虽然偏了些,却也是独一无二的,难道还比不过你们那等大同小异的做法?”
    炼丹师李老头也冷哼道:“张兄此举,才是新奇!”
    争执声四起,上面的仙宗大能们,则顿时脸色变得难看。
    他们瞧得清楚,那雄蟒与雌兽,的确是交媾后孕育了后代……如果这个后代能生出来的话……
    那边,正好因为有炼器师骂他们“这是小道,恐怕胎死腹中”,炼丹师李老头也很气愤,他也不管其他,就从袖子里摸出个瓶子,直接灌给了雌兽。
    接下来,还没过个一时三刻的,那雌兽顿时腹绞,呻吟了半个时辰后,生出来一个血红色的兽胎来!
    如雌兽一般的外形,却满身鳞片,拖着蟒尾,而且身体雄健,几乎不到几分钟时间,它已经睁开眼,站起来。
    看得出,它的性情凶悍,甚至灵智已经不低于父母了!
    这时候,仙宗大能们,面色都是剧变。
    不同种族,果然能够孕育!
    说起来,仙宗大能们也真是灯下黑,其实不能抓异族做实验,一早就可以用凶兽的嘛……一条蟒蛇一头猛兽,一个卵生一个胎生,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牧子润立刻更低调了。
    不出头才好,不出头就少事端。
    因为就在接下来,那两个老头儿,也的确立刻被仙宗大能们带走。
    他们迫切地想要知道,这两人究竟是怎么研究出来的!
    其他的事情,跟牧子润和禹天泽,就没什么关系了。
    剩下的炼器师们面面相觑,都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缘故。
    好在还有一些管事之类的人物过来,给他们分别送上奖励,跟他们解释,为他们解答一些问题。
    而那师徒俩,则功成身退,干脆地离开了。
    164发展
    等仙宗的宗主们还在盘问那两个老头儿,在魔门的弟子们把消息带回去,同样给魔门大佬们研究的时候,禹天泽和牧子润,已经无声无息地,回到了奉禹岛中。
    正罡仙宗的宗主本来是想找到这两个优秀弟子好好重视一番的,可因为异族的事太重要,一个疏忽,就没注意到。
    所以,也才有了师徒俩的行动自如。
    禹天泽回到奉禹岛后,刘仁星与楚孟兄弟,照例过来汇报情况。
    现在奉禹岛的发展步入正轨,很多门人已经开始按照最初的要求做事了,同时,也有部分修炼到了瓶颈的门人,被安排出去继续搜罗有资质的,或者走投无路品行不错的人来填充宗门。
    因为有法阵可以考验,这回收纳门人,并没有上次那么耗费时间。
    陆陆续续的,也又扩充了几十号人,都在刘仁星的安排下,顺利分作数批,开始了他们看似不同,但最终还是会殊途同归的生活。
    岛上的那个时间法阵,也被充分利用着。
    许多的门人争先恐后地进入其中,多多少少,也都有所长进。
    如今见到两位宗主回归,新的门人少不得要来认认人,之后才又各自分散。
    禹天泽依旧不管事,而牧子润,则对那对兄弟俩,开放了新的时间法阵使用权限。
    没错,就是那两个分别可以容纳百人的,时间为一年比十年的大型时间法阵。
    现在整个宗门的弟子,总数也不到两百人,所有的弟子,都可以在这里修炼。
    ――并不是牧子润现在放宽了要求,而是恐怕有大事将起。
    圣元宗的门人虽然可以隐匿在海岛上,却未必能够确保安全,而且如果风波足够大,浪潮足够猛,这未尝不是圣元宗打起名声的一个好时机。
    只有每一个门人的力量都强大了,才能保证宗门的强大。
    至于拖欠的贡献值……完全可以记账。
    有备无患,门人们想要得到更多的宝物,总会拼命还清负债的。
    在牧子润的吩咐下,刘仁星挑选了几个很谨慎、原本是散修的门人,带着那个只能容纳一人的时间法阵,离开了奉禹岛,出外打探消息。
    在外面,时间法阵可以轮换使用,没到使用时间的门人,则要时刻留意整个修真界里,有头有脸大人物的动向。
    只要足够留心,这都是可以发现的。
    而留在奉禹岛的师徒俩,则一边享受两情相悦的甜蜜日子,一边使用那个小号的、却又有一比二十性能的时间法阵。
    真是恋爱和修炼两不误啊。
    这样过了几个月后,牧子润却陷入了为难之中。
    眼见徒弟发了好几天呆了,禹天泽觉得有些不爽,在一次床上内啥之后,他捏住又在神游的徒弟的后颈,把他的脑袋扳了过来。
    牧子润:“……师尊?”
    突然来这样一下,难道师尊刚才没有满足吗?
    要不要再来一次……
    这么想着,突然就有点荡漾。
    禹天泽皱眉:“你最近有何心事?”
    牧子润略觉失望。
    原来不是要再来一次啊……
    但很快牧子润又振奋起来,师尊关心他,这也是很好的!
    然后,他就爽快地直言了:“师尊,弟子只是有些犹豫,不知该如何选择。”
    禹天泽看他一眼:“说来听听。”
    牧子润想了想,整理一下语言后,就开始说了。
    其实吧,也就是跟他的系统有关。
    在前一段时间,借助时间法阵,牧子润真是发挥了充分的想象力,查找了无数典籍,硬是利用系统的查询功能,把很多资料全都刻录下来,都收容到仙宫里了。后来他是想不到什么了,可也不能保证是不是有什么东西遗漏下来。
    但既然想不起来,牧子润也就安心修炼了,可这么一修炼,因为他的资质和悟性都实在不错,还经常有上好的陪练帮他夯实根基,稳固境界,所以不知不觉地,他居然又要突破了。
    时间法阵的强悍,简直没的说。
    可是呢,牧子润又有一个强烈的直觉。
    他现在是确定了,只要他突破,一达到炼虚期的境界,系统立马就会消失,以后再想用上这玩意儿,那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要说资源,牧子润现在是不缺了的。
    但是,如果一旦人族和异族有矛盾……将来说不定会发生什么大事,那么有系统,肯定多少有帮助的。
    然后这又有一个矛盾了,如果有乱子,他自己的实力是很重要的,炼虚期和化神期,那实力可是天差地别。
    于是,突破了,实力增强外挂没了;不突破,外挂还在实力不行。
    这可真是个让人忧郁又纠结的问题啊……
    禹天泽听完徒弟的烦恼,冷嗤一声:“就这值得你花心思?”
    牧子润搂着他师尊的腰,侧脸在人颈窝里好一顿蹭:“弟子就是这样婆婆妈妈,所以才总需得有师尊指正……”
    禹天泽:“……你倒是颇有自知之明。”
    牧子润笑容温柔:“弟子最是爱慕师尊,自身如何,倒没什么。”说到这里,他又黏糊起来,“左右师尊又不会嫌弃弟子……”
    禹天泽冷哼,倒不曾说出“为师就是很嫌弃你”这样的话来。
    他只说道:“系统不过外物,自身境界方为紧要。你我有仙宫在手,有宝岛为后盾,有众门人掠阵,担忧何来?不过是区区异族罢了,来得几个,宰杀几个,为师自会护持于你!”
    牧子润一转念,笑了:“师尊说得是,弟子想岔了……”
    系统这个外挂也确实帮他不少,现在他房产有了,地皮有了,爱侣也追到手了,整个就是修真界的人生赢家,下面就算有什么风波,也就是个挑战而已。以后的路还这么长,他总不能老寄望着系统来开挂吧?总有一天系统要走,他现在早点提升,早点习惯,反而更好。
    想定后,牧子润心情简直好极了。
    他把手臂一收,自然而然地亲上了他师尊的嘴唇,然后拉开师尊脚踝,已经轻车熟路地顶进了他师尊的……再然后,他就摆动胯部,慢慢地厮磨缠绵起来。
    既然心情这么好,果然还是要再来一次啊!
    禹天泽看了他一眼,闷哼一声,也没什么话好说了。
    这狗蛋真是、真是不知羞耻!
    ?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一年时间就过去了。
    即使牧子润和禹天泽只是断断续续地在那一比二十年的时间法阵里修炼,也相当于修炼了十好几年之久。
    自然而然的,师徒俩都有很大的进步。
    首先说禹天泽,他的悟性本来就非常人,还有那么多资源打底,又有徒弟分忧,完全不需要操心,让他能够凭依本性,自由修炼。
    所以尽管时间很短,他还是再度突破,成为了一位合体期的修士。
    也是正式步入了大修士的阶层。
    从此以后,他的话语也会更加有分量了――很多小型宗门的宗主,或许也只有这个境界,甚至更低的。
    其次就是牧子润。
    因为跟他师尊那一番交谈后他有所明悟,当即也不管系统多么外挂了,直接顺利突破成为了炼虚期的修士。
    而就在他突破的同时,识海里就好像有什么东西破体而出,转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整个世界,都再没有它的气息。
    这让牧子润觉得好像失去了什么,但同时又好像变得轻松了很多……或许,也是沉重了很多?
    但无论如何,以后很多事情,至少在法宝的炼制上,他都只能全部依靠自己了。
    圣元宗里的门人们,没基础的有不少都顺利筑基了,有基础的也有不少顺利结丹,但要突破到元婴,却是还不能做到。
    不过,这样发展下去,每一个门人的一年等同于十年,资质较好的那些,可能不足十年,就会再涌现出一些元婴也未可知。
    奉禹岛上资源丰富,这些门人们再没有以前的穷困,就算实力还没彻底上来的,也用一些法宝武装自己。
    并且因为禹天泽时常跟牧子润“切磋”,整个岛上的人上行下效,也经常找实力相近的人切磋,或者求实力更高的人指点。
    现在,岛上的尚武之风异常浓厚,这些苦命的或者曾经遭遇过很多冷遇的门人,在拥有了这样良好的宗门环境后,也一心想要变得更强。
    ――他们再也不想沦落到以前的境地,而对于将他们从那境地拉出的宗主与副宗主,乃至内务长老刘仁星、刑堂长老楚孟,也都感激在心。
    圣元宗在不断地发展着,而在外面为宗门奔波打探的门人,也断断续续地,传达了一些消息进来。
    其中比较明显的征兆,是在一些较大的商行、拍卖会上,已经出现了异族身上的零件,来作为商品出售。
    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这也预示着,异族们……已经成为要针对的对象了。
    165混血种
    又修炼了半年左右,据陆上的门人传来的消息说,外面的气氛越来越诡异了。很多宗门都好像在酝酿着什么东西似的,魔门的人和仙宗的弟子,也都有些奇怪的动向、反应。
    总体就是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禹天泽表情冷酷。
    牧子润则是在听说后,让外面的门人归来了。
    这几个门人元婴期都没到,要是等局势复杂化,说不定会遭遇什么不太好的事情。
    而且现在的情景,显然并不是那些门人可以打探的了。
    门人们很快归来,但这时候,禹天泽决定跟牧子润一起离开。
    毕竟,他们现在的境界,如果谨慎一些的话,利用青雷火云舟和一些法宝,应该逃生没问题的。
    于是,在经过一个月的准备后,师徒俩就离开了奉禹岛。
    ……这才刚上岸,他们就发现,果然之前的不祥预兆是对的。
    海边小镇中的不远处,正有十多个冥族手持匕首,在一群修士里面来回穿梭,在他们经过之处,所有的修士都惨死在匕首之下,血水汩汩而出。
    其他的修士,都是四散奔逃,冥族中分出了四五人分别出去追逐,留下来的那些,则快速摘下修士尸体上的储物袋等储物用具,再用匕首划开他们的肚腹,把金丹剖出来,或者直接挖出丹田处的那块血肉。
    禹天泽眯起了眼。
    然后,他手掌一推,顿时雷光迸发,四射开去!
    眨眼间,那本来正得意洋洋处理人族尸体的冥族们,就在这样炫目的雷光中,彻底没了小命。
    尸体焦糊糊一片,看起来十分凄惨。
    牧子润脸色也不太好看。
    异族结盟了?跟人族全面开战了?
    很多想法,都在他心里快速划过,让他想出了无数种可能。
    但――
    现在并不是多想的时候。
    牧子润清理出一枚空空的储物戒,把被师尊弄死的冥族尸体,全都收了进去。
    虽然不知道异族拿人族的金丹和丹田做什么,但说不定跟黑晶玄石也有关系……既然是这样的话,他也把异族的尸体,交给人族大能们处理好了。
    禹天泽没有阻拦牧子润。
    虽然这有点恶心,可他也知道徒弟的目的,自然是纵容了的。
    等牧子润完成后,师徒俩才转身,往之前有冥族追杀人族的方向遁去。
    可惜了,刚才他们离得远了些,冥族的动作又太快。否则,他们师徒俩可以把那些冥族全部留下来!
    牧子润暗自皱眉。
    真是……才跟师尊过了几天好日子,就搞出这样的事情来。
    覆巢之下无完卵,还是得让人族挺过这一关,才有他跟师尊的逍遥!
    师徒俩的想法比较一致,就是先回正罡仙宗瞧瞧。
    ――好歹他们俩现在也都是那个宗门的核心弟子,在外面游历就算了,明明发现异族的存在还不回去,那就难免引人诟病了。
    所以,在青雷火云舟的疾驰之下,没多久,他们就来到了正罡仙宗门口。
    也许还真是因为异族作乱的原因,在这宗门外,防守也比以前严密了好几倍。
    就连禹天泽和牧子润归来时,都把身份查证了好几遍,才把人放了进去。
    进去后,路上遇见的修士,很多都在义愤填膺地高谈阔论。
    师徒俩都不需要刻意打听,就能把事实拼凑个七七八八。
    原来就在一旬以前,修真界有好几个地方,突然涌入了很多异族。
    这些异族完全没有半点友好的意思,在发现人族之后,如果是凡人也就算了,大多数时候是视而不见,只要少数时间,才会顺手杀死之类的。可是对于修士,他们却是毫不留情,凡是碰上了,都会出手屠戮。
    而更过分的是,大多数情况,男修是死定了,女修除非自爆,都会被他们活生生地掳走,只随便想一想,就可以猜到她们后来的遭遇……
    后来,异族们的数目越来越多,修真界也有越来越多的修士被杀死,甚至有些小些的城池都被屠戮一空,并被异族占据。
    普通的修士根本不认识异族,在看到他们之后,也往往当成妖族,而修真界里的妖族,虽然跟其他地域的妖族有些不同,但他们在修真界的适应能力却很良好,修真界的妖族知道外面还有更适合他们生存的地方后,很多也被界外妖族拉拢,双方合作起来,肆意妄为!
    九大仙宗发现了这件事,当然要想办法,十八魔门似乎之前也跟九大仙宗达成了什么协议,一些没什么深仇大恨的门派,就互相勾结在一起。
    并且,很多宗门,都在召集外出游历的优秀弟子,只等他们回归后,就要分派任务,前往各个地方,守住城池,杀死异族了!
    可以说,禹天泽和牧子润回来的时机刚好。
    现在正缺人呢,也正在招人。
    并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两人干脆地,就去了通天阁。
    这里的弟子们,似乎被分成了好几拨,在不断地听人宣讲什么。
    禹天泽目光往四处一扫,带着徒弟,来到一块地方。
    在这里,有管事大能正好在讲话中。
    听起来,是在科普什么知识。
    很快,禹天泽就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了。
    除了刚才他跟徒弟在路上听说的事情以外,管事大能还表示,现在咱们跟两个魔门结盟了,一个是煞罗魔门,一个是盘蛇岭魔门,都是比较怪异但实力很强大的门派。在十八魔门里,这两个魔门没有跟正罡仙宗结过仇,所以还是相对好相处些。其他的仙宗找合作对象的时候,也都是这么干的。
    除了结盟后可能要跟这两个魔门的弟子一起出任务这件事外,还有就是目前异族的一些基本情况。
    当然了,这些来到通天阁的弟子大多数都是去过八族宝界的,对异族也算比较了解,此时更新的消息,也只有关于异族新品种的事情了。
    是的,新品种。
    经过仙宗排出的细作查探,是真的发觉了异族的筹谋。
    早在不知道几千年前,异族就知道了黑晶玄石能让八族通婚的用处,但当时的异族是很尊崇血统的,并没有想要利用起来做什么。
    但是后来,有两个族群的男女因为彼此爱慕,也因为他们在各自的族里有些地位,所以知道了黑晶玄石能让他们繁衍的消息,接下来,他们偷尝禁果,私自成婚,最后也真的成功生下了孩子来。
    而等那孩子长大之后,却发现了自己的不同。
    他是有缺陷的,但也有强大的优势。
    优势在于他从此可以跟任何异族成婚,而且他的身上,能集合双亲种族的某个特点,并且比双亲本身还要更加强大……可缺陷,就是他这样的混血种,父族的血脉可以对他产生一定的压制。
    很快,事情就传开了。
    这事在七大异族中产生了很大的波澜,几乎是下意识的,每一个族群,都产生了自己的算计。
    如果说,这样的孩子,可以更多一些……
    之后可想而知,修真界以外的七大异族,开始了彼此的通婚之路。
    本来就已经互有结盟意识的族群,彻底允许下面的族人通婚,尤其是他们发现,这样的通婚能带来更多的后代――混血种的生育能力很强大,很快就扩充出另一种族群了!
    这混血种的族群,就成为每一个他们父亲血脉所在种族的附属种族。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异族可以一个男性与几个女性成婚,也可以一个女性和几个男性成婚,让混血种的族群越来越壮大。同时,为了保证本身的族群一直可以压制混血种,每一个异族族内的婚配,也一直没有放下。
    所以到后来,每一个异族,都能控制很多混血种,就这么在人族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不断地发展着、壮大着。
    异族的目的,是在有朝一日灭除修真界,让人族全部消失,或者让人族也成为他们的附属。
    ――作为最大的族群,人族早已经成为各大异族眼中钉,肉中刺。
    所有的族群都不喜欢有威胁,为此,他们可以无数年地筹谋下去。
    本来,异族们是想要在下一个百年时,用特殊的办法进入修真界,让混血种大军把人族灭族的。
    可是很意外的,人族提早发现了他们的阴谋。
    也是因为这样,异族们这一次,大概是在比较仓促的情况下,提前运用了那种特殊的办法。
    而且,不同种族之间的大战,也已经开始了……
    人族和异族是敌人,彼此都没有退路。
    听上面的管事大能说完这些,禹天泽露出一个冷笑来。
    牧子润见到,靠过去低声问:“师尊不高兴?”
    禹天泽舔了舔唇:“……不,为师很高兴。”
    异族想要灭掉人族,人族,当然也想要灭掉异族的。
    禹天泽也是个人族。
    166杀异族
    讲座听完以后,禹天泽和牧子润也了解了之后的任务形式。
    通常说来,合体期以上的弟子可以自由行动,炼虚期的核心弟子,也可以自己组建队伍,进行异族狩猎,但如果是化神期及以下境界的核心弟子,则需要在宗门的安排下,跟两个结盟的魔门中的弟子合作,组成狩猎小队,才能离开宗门去找异族的麻烦。
    禹天泽是合体期的,牧子润是炼虚期的,两个人都属于自由人士,而因为拥有道侣兼师徒的双重身份,他们俩也不喜欢在中间插个电灯泡,于是乎,他们怎么过来的,之后估计还得怎么出去。
    然后,按照讲座上说的,师徒俩决定去接任务了。
    在正罡仙宗――现在可以说是九大仙宗和十八魔门的门派里,都有着大大的任务碑,上面的任务是连通的,把不同种族的异族做了明码标价,杀死哪些等级哪些品种的异族,就可以得到相应的资源或者门派内任务点,总之是做出了十成十的不死不休之态的。
    禹天泽站在那百丈高的任务碑下,看着上面的任务在不断刷新。
    修真界里,各大商行、消息聚集地,都在不停地把各地的异族入侵情况消息传递到各个宗门里,而各个宗门也用各种手段,把它们更新在任务碑上。
    这也能让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