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6

仙宫之主逆袭[重生] 作者:衣落成火

      派内的弟子,比较直观地了解到现在的局势。
    而当禹天泽一眼扫过后,当即就看到了不少很适合他和徒弟的任务。
    从宗门一直到曲阳城,那整个方向的所在,都有一些异族入侵的痕迹,有的多,有些少,曲阳城更是已经被鬼族占领了,并且鬼族跟其他的种族一样,在人族做下了很可怕的杀孽。
    听说,曲阳城里的人,已经被贵族杀死了大半,为了保证生活质量,凡人还有幸存,但修士们……已经血流成河了。
    牧子润看着自家师尊冷酷的侧脸,平稳开口:“师尊,咱们从这里过去,正好一路斩妖除魔杀鬼――”
    禹天泽冷哼一声:“弄死他们!”
    然后,师徒俩把这一路上能接的任务全部扫视一回,记在脑子里后,就使出遁法,离开了正罡仙宗。
    他们来的时候没有跟任何人交往,走的时候,也同样没找任何一个队友。
    ?
    离开正罡仙宗后,第一个任务,是剿灭屠戮了一个小门派的魔族队伍。据说在那个队伍里,有三个六级魔族,八个五级魔族,二十多个四级魔族,还有数目可能在一百以上的混血种。而且混血种的实力,也都不低于四级。
    换算一下,就是说最强的魔族,差不多就跟化神境界似的……可混血种里到底有多少个“化神”,就一时不能得知了。
    信息上,还不是特别详细啊……
    不过,对禹天泽和牧子润来说,也没差。
    就是可能会杀得手软,得考虑一下是不是先布置个阵法啥的,以免到时候把异族走脱了,又是心腹大患。
    为了尽快弄死异族,师徒俩乘坐青雷火云舟,没多久已经到了那个小门派的驻地。
    这里的小门派虽然曾经只有不到一百个内门弟子,但宗门里太上长老的境界也是无限接近于炼虚期的。
    照理说,魔族中最强的也仅是六级,太上长老应该可以死斗才对,
    但是呢,魔族皮糙肉厚,不好对付是一个方面,那小门派还倒霉在,那太上长老本来正在闭关,却在中途发现有人杀上门了,而且短短时间里外门弟子死绝,内门弟子也哀嚎不止……这下他突破失败,寿元不保根基不稳,再还想跟魔族杠上……那可真是杠不上的。
    结果可想而知,太上长老一死,门派士气大降,再有百来个混血种包围,让他们的气势更加薄弱。
    再后来,整个小门派的人,也都死绝了。
    现在,禹天泽和牧子润要做的,是为那个小门派报仇,并且把所有魔族的尸体堆积在储物戒里。
    ……也好回去换积分换奖赏。
    牧子润看自家师尊兴致勃勃,心里也很舒坦,加上觉得魔族做得太过分,下意识的,就直接掏出了自己趁空炼制的阵盘。
    这阵盘威力不比精心布置的阵法差,但因为只是阵盘,局限性也很明显。
    首先它大概只能用五次,之后就是它每一次只能坚持三个时辰。
    也就是说,师徒俩得在三个时辰之内,把一百多个异族和混血种,全部杀死。
    牧子润暗搓搓地想着,这也不是做不到……他得好好表现,以后也好再去磨一磨师尊嘛!
    下一刻,牧子润就直接把阵盘激活,甩了出去。
    当大阵笼罩在这小宗门驻地所在的方圆十里之后,他毫不含糊,一鞭子甩了出去。
    “啪啪啪!”
    偌大的浪头,化作了滔滔水壁,把那整个小宗门驻地又包围了一圈。
    紧接着,水壁里走出好些人来,一个一个的,全都长着牧子润的脸,而每一个牧子润身边,都缠绕着成百上千的麻雀。
    禹天泽眼里凶光一闪,随后,双手之间,就抓住了一个锤子。
    接下来,他就把那锤子晃了一晃,让它迎风暴涨数十丈后,双臂抱住锤柄,狠狠地,抡了一个浑圆――砸!
    巨大的轰鸣声后,那个小门派驻地,顿时就毁损了一半,所有的房屋,全都被砸了个稀巴烂。
    不少魔族的厉声喝骂起来,也不再饮宴享乐,纷纷冲出门,就要动手。很多魔宝飞散开去,还在精心保护主人。
    但更多的魔族,都被一锤子给夯死了。
    或者夯成了肉饼,或者夯成了肉糊,基本都在那挟着真元的锤头下,没了小命。
    除此以外,禹天泽的锤子上,还有大量的雷火之光,就算是魔族身体强健,没能被砸死的,也会被砸伤,而一旦被砸伤,简直五脏六腑都会着火,雷电炅鞔埽很快就麻木不能动了。
    尤其是,禹天泽不止砸了一下。
    只听得连串的“轰轰”响声,他先砸了十八次,后来听那魔族叫骂实在不爽,就找到了地方,再抡了三十六回。
    每一声“嘭嘭”闷响之下,都有血肉横飞。
    不管是四级五级还是六级,全部都抵不过一锤之威!
    渐渐地,当禹天泽看都地面上出现了很多筋骨断裂的尸体后,才心情舒爽了些。
    当他的境界越高的时候,虽然也能把自己的情绪控制得更好,可很多时候,还是会想要发泄发泄。
    具体就体现在,抡锤子上。
    只有用锤子砸,才能让禹天泽体内的雷火之气冲撞得更激烈,更容易发泄出来。如果只是软绵绵地跟人切磋,并不能让他爽快。
    牧子润知道这点,所以很多时候都会找时机让师尊泻火,可就算他再多的心思算计,也没办法随便找人来让师尊砸着玩儿。
    ……虽然说,曾经那些接灭杀魔修的任务还算可用,但那毕竟不是可以长久去做的买卖,他的师尊境界越高,在里面得到的快感越少。
    但现在不同了,异族足够禹天泽发泄。
    甚至……根本不必有任何罪恶感的。
    只是,眼见师尊的“连环十八锤”“镇魔三十六锤”后,牧子润还是有点纠结。
    跟自家师尊比起来,他的动作,是不是太慢了点?
    默默地叹了口气后,牧子润张口,开始念咒了。
    顺便的,他的每一尊真水分身,都赶紧去寻找他师尊的漏网之鱼……
    因为大多数魔族都比混血种地位高,所以在混血种外出巡逻时,魔族们总是在屋中享受。
    禹天泽一通乱锤后,由于事先是对准若干建筑的,反而就是魔族们死得更快。那些在外面巡逻的混血种,在发现不对的时候,就立刻严阵以待,可紧接着过来的,就是也轰鸣不断,紧追他们不放的更多大锤。
    有些混血种想要逃出去,但显然他们压根就逃不出去。
    每次刚刚冒头,就会有巨大的锤头从天而降,哪里还能有半点退路?如果想要硬拼……也同样不成。
    而漏网之鱼们,好不容易趁空离开了锤子的笼罩范围,却在惊喜地要奔出去的刹那,被无形的禁制阻拦回来。
    紧接着,更绝望的事情来了。
    就在他们的身后――是的,每一个没能逃走的混血种身后,都多出个了蓝汪汪的人影。再然后,他们满脑子就充斥着叽叽喳喳的啾鸣。
    让他们头昏脑涨,后继无力……
    牧子润是不喜欢暴力的。
    所以,他的麻雀们一边使用音波攻击,一边不断吞吃着混血种身上的能量。
    等护体的能量被吃得差不多的时候,那些麻雀就汹涌地,把那些混血种覆盖住了。
    下一瞬,蓝汪汪的麻雀,变成了水流一般的火焰。
    安静地燃烧。
    而又过了片刻后,那些混血种的尸体,就全都化作灰灰了。
    167砸翻第二群
    弄死了这批魔族和混血种后,禹天泽和牧子润也没在这里多做停留。这一个方向上任务很多,而被异族控制的小门派,也是不少。
    这个死绝了的是离得最近的,接下来的那个,据说因为那个小门派里的人较多,还有个不错的阵法守着,所以到现在为止,已经坚持了有两天了。
    ……属于不是那么着急,但要是不去救,迟早也要全部完蛋的那种。
    禹天泽刚弄死了那些魔族,有些意犹未尽。
    牧子润的脑子转得很快,拉着他这师尊,立马就往那个还在抵抗的小门派去了。
    这个小门派,就叫做“水元门”,里面也是差不多一百多个内门弟子,也是只有炼虚期的太上长老坐镇,但师门里的关系非常好,上上下下都很齐心,在遇到生死危机的时候,全部都没想着逃跑,反而是决定要拼死抵抗的。
    不过,因为这回蹲守的是鬼族,而这些鬼族每逢夜晚的时候实力就会暴增,还能利用一些秘法掠杀修士,让门派里的弟子,还是一个个地减少了。
    现在,剩下来的就只有七十几人了。
    而已经死去的那些,大多都是寿元将尽突破无望的,每逢危机来临时,就会主动现身,把活着的机会留给仙途更长的弟子。
    禹天泽和牧子润来到水元门驻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偌大的鸡蛋壳。
    没错,那阵法虽然防御力很强,但是变化很少,尽管可以抵挡合体期修士的攻击,可是没有躲避能力!
    甚至在夜晚的时候,这个鸡蛋壳上就会有三个裂缝,而且这三个裂缝,就是威力最低的弱点处了。
    这样鬼族在夜晚变强,法阵在夜晚变弱,才会导致平衡打破,让鬼族能趁机削弱水元门的实力。
    更可气的是,水元门的外门本来有五六百弟子的,这些弟子除了极少数侥幸被内门发现收容以外,其他的弟子,全都在被鬼族袭击的当天,死在了混血种的手下。外门弟子居住的地方,也变成了鬼族混血种的居住地,让他们和水元门对峙起来!
    现在正是大白天的,鬼族人十几个都站在“鸡蛋壳”的对面,掌心里迸发出黑色的气流,去腐蚀那个方阵。
    而法阵在黑色气流的不断堆积中,也闪烁着淡黑色的光芒,这看架势,是已经有些被污染的感觉……可想而知,若是再过几天都没有援兵的话,“鸡蛋壳”迟早会被打碎,鬼族和混血种,也迟早会攻击进去,让水元门也步上很多小门派的后尘,全门死绝!
    不过,现在禹天泽和牧子润来了。
    对付这种异族的人渣,禹天泽是很喜欢动手的。
    所以他二话不说,几锤子抡下去,先把混血种聚集的人群处砸了一通。
    但是,这回的鬼族人中,有堪比合体修士的八级异族。
    八级异族暂时打不碎“鸡蛋壳”,正准备干脆磨碎它,却没有想到就在计谋没多久就要得逞的时候,居然“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
    当下里,那个八级异族就对头顶上突然出现的两个修士不爽了,更别说,那个穿紫衣服的家伙,还把他的手下弄死了那么多!
    在界外的异族中,等级越高的异族,就能由越多的混血种跟随,这次虽然只有十几个鬼族,可那接近两百的混血种里,起码有一百好几,都是八级异族的手下!
    现在,禹天泽几锤子下去,就砸死了几十个……
    八级鬼族咬牙切齿,就像是炮弹一样,猛冲而上,他手里握着的是巨型的黑色斧头,光看这外形,也知道凶残得很。
    禹天泽冷笑一声,锤子也不收起来,就换了个方向,跟八级鬼族打在了一起。
    黑光暴烈,紫雷凶猛,烈火汹汹,三种光芒纠缠冲撞,在高空中像是两个巨大的能量源,打得激烈极了。
    牧子润在一旁,默默地辶艘幌隆
    以往师尊锤子一出,简直是无可争锋,现在居然遇见了个玩斧头的!
    八级斧头鬼,与合体爆锤王,也不知道哪个更厉害一点……当然,作为徒弟,牧子润还是坚信,自家师尊才是最强的!
    然而,禹天泽被八级鬼族给缠住了,打得正很酣畅,下面还有十来个鬼族和更多的混血种,也不会只干看着。
    那最强的战斗他们插不上手,旁边那个年轻的人族,总可以跟他干架吧?
    所以,剩下还有一个七级鬼族,两个六级鬼族,五个五级鬼族,十个四级鬼族,就形成包抄之势,在七级鬼族的带领下,开始来给牧子润找茬。
    那些混血种里,七级的也有两个,六级五级,那就更多……
    眼看着,牧子润以一人要殴一群,显然就是找死的节奏。
    可像他这么多弯弯心思的家伙,会是这样容易就被弄死的吗?
    自然不是。
    于是,牧子润身体一晃,周围就出现了起码十来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水人”,而且每一个“水人”的手里,都捏着一个储物袋。
    在这储物袋里嘛……装得都是满满的,适用于不同等级的……雷火弹。
    下一刻,“水人”们都动了,他们不约而同地把手指探入储物袋中,又不约而同地,抓出了一把雷火弹,再不约而同地,洒向了不同的方位。
    “轰轰轰轰轰!”
    尘土飞扬,山石崩裂,血肉成堆,喝骂不止。
    牧子润看着下面被炸得人仰马翻的异族,暗搓搓地笑了。
    当他傻吗,一个人单挑一群?
    明明就有这么上好的宝贝,哪个蠢蛋会因为要面子而不去用啊!
    其他人蠢不蠢暂且不说,反正他是一定没有那么蠢就是了。
    混血种和其他鬼族本来是想要么弄死牧子润来扰乱禹天泽的心思,要么抓住牧子润来威胁禹天泽的,可哪想到这位虽然只是孤身在这,手头还有那么多大杀器呢?真是太不真实了!
    结果,牧子润是没被怎么样,反而是他们那边,轻则被炸得遍体鳞伤,重则被炸死炸成肉渣的也不是没有,简直倒霉透了。
    牧子润就不用费什么心思了。
    他高高地站着,眼观四路耳听八方,还有神识在一旁掠阵,下面的情景都被他看得一清二楚。
    凡是哪个地方的鬼族、混血种要奋起直上了,他就几个雷火弹扔下去,把他们生生逼退,然后另一边又有哪个鬼族不甘心了,照样几个雷火弹扔下去,给他们来个狠的――尤其是他有水人分身那许多,站在不同方位想怎么扔就怎么扔,精分毫无压力,也绝对不会手误拖延。
    这样坚持了好一会儿,硬是没放一个异族上天。
    以他牧子润一人之力,配上数包雷火弹,就生生扛住了一群人!
    虽然有点取巧吧……也算是,灵活机变,立下大功了。
    牧子润一边算计着还是节省一点雷火弹,一边又默默盘算,等下要怎么找师尊邀功,又怎么从师尊那里,弄点“福利”啥的……
    那边,禹天泽和八级异族的酣战,也到了尾声。
    鬼族属于异族里很诡谲的一种,身法飘忽实力强大,可有一点不好,那就是持久性不够。他们体内的力量,储备不如其他的异族,当然也是比不上人族的。
    偏偏,禹天泽又是人族里储备特别雄厚的一员。
    在一人一鬼干架的时候,大家都花费了大力气来了个硬碰硬,鬼族那边本以为他可以尽快拿下,却没想到禹天泽的力气丝毫不在他之下,反而每次打他都放射雷电火焰的……不管是雷电还是火焰,对鬼族的破坏力都比其他力量大。
    所以,八级鬼族,在禹天泽手里,也只是堪堪对战了几十个回合,再来更多的时候,就无能为力,被禹天泽连砸数锤,骨头都碎了……
    终于,那鬼族被砸懵之后,又给巨锤从上方轰了下来,紧接着,脑袋也碎掉了。
    禹天泽,成功灭掉八级鬼族。
    他再一回头,就发现自家徒弟正在逗乐子呢。等他再一低头……下面那些家伙,是想欺负他徒弟吗?
    禹天泽周身雷光一闪,已经来到了牧子润的身侧。
    之后,他用手拍了拍锤子。
    下一秒,巨大的锤子变成了流星锤,起码数百个锤头牵着美丽的金红长尾,争先恐后地,冲进了那异族群中。
    一个一个地砸,一个一个地脑浆迸裂。
    一个一个地……被砸死了。
    禹天泽召回锤子,牧子润赶紧把雷火弹也收起来,凝聚了些本命真水,为他师尊把刚砸过人的大锤子清洗一番。
    随后,禹天泽把锤子收起,抬眼看向那“鸡蛋壳”的方向。
    在里面,有百来个人。
    他们,全都是幸存的修士。
    而干掉了异族的禹天泽,正要把徒弟带走。
    可是那“鸡蛋壳”却突然打开了,里面有人正在欢快地招手:“大师兄――师侄!”
    牧子润:“……”
    禹天泽:“……”
    ……孙仪威?
    那家伙怎么在这里?
    168水元门
    既然这倒霉师弟/师叔在这了,禹天泽和牧子润也就不好就这么离去。虽然他们俩对明鸢都是恩断义绝了,可对于这个孙仪威……禹天泽不怎么烦他,牧子润对他也是有点好感的。
    所以,两个人就来到了“鸡蛋壳”的前面。
    里面的七八十人看到师徒俩,也都挺高兴的。
    本来嘛,他们完全是凭借着“鸡蛋壳”来苟延残喘的,每天晚上还都必须得有人挺身牺牲,才能阻挡那鬼族入侵……这种每天都不得不看着同门死去的感觉,简直不要太绝望!
    尽管向各大宗门求助了,他们其实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结果了,现在才熬了这么久,居然突然来了俩人把所有鬼族和混血种都干掉了!这不就是说,他们已经得到解救了吗!
    恩人啊!真是恩人啊!
    高兴之下,水元门的人就想请人过来感谢一下了。
    可是,对方好像不太需要感谢,拔腿就想走来着。这正当他们失望的时候,门派里某个弟子的客人突然叫人了,把人给留下来,这可真是再好不过。
    所以说,禹天泽和牧子润,在孙仪威的招呼以及水元门的热情挽留下,就走进“鸡蛋壳”,成为水元门的客人。
    很快,来到内门一处很清雅的地方,大家一起坐下来喝茶。
    目前水元门的内门弟子损失并不是很多,宗主还留着,长老里年富力强的也还留着,其他弟子中资质很出众的,也都留着。
    而且大家不仅脸上都有劫后余生的喜悦,还都是满心的感激之情,上上下下只差没磕头了,这性格,在很多小门派里,都是从没见到过的。
    太和睦了。
    禹天泽是很高傲的,作为合体期修士,连这宗门的宗主都没资格跟他互称“道友”地对话,理所当然他照旧做了个背景板,散发着满身的王霸之气为徒弟压阵。
    了解情况与人沟通什么的,还是得牧子润来。
    于是,牧子润就先问孙仪威了:“师叔,你怎么在这里?”
    孙仪威往旁边看了看,在他身边,有个长相很俊逸的青年。
    那俊逸青年就很诚恳地说道:“都是李某的错。”他的语气挺懊悔的,“若不是李某一意邀请孙兄前来门中做客,也不会害得孙兄险些丧命了。”
    然后孙仪威朝俊逸青年笑了笑,说道:“孙兄莫要这样说,你我相交甚笃,你也不过是一片好意。更何况,孙某这不是没事么?”
    牧子润:“所以,师叔是被连累了?”
    孙仪威略觉尴尬:“也不能说是连累。”
    简单地说,就是孙仪威自打被牧子润告知说不必再跟明鸢混以后,本身也对这个自甘堕落,为人男妾的师尊也看不起,所以干脆出去游历了。反正他是觉得,已经有了大师兄和师侄给的好东西,不留在门派里看明鸢折腾更好,而果然,出门以后,他的心胸更开阔了,也不再那么憋闷了。
    游玩的时候呢,孙仪威就遇见了这个李轻忡,两个人属于性格比较合拍的,一起逛过几回秘境寻过几次险地后,那真是几乎要成为生死之交了。
    再后来,李轻忡要回宗门了,当然就也邀请孙仪威一起来。
    本来孙仪威觉得自己跟人家水元门不熟,去别人内门不太好,可架不住李轻忡觉得这朋友太好了,一定要介绍给自家同门知道,几度邀请后,孙仪威也不好下人家的面子,跟着过来。
    孙仪威在水元门还真是跟李轻忡的师长同门都相处得不错,心情也很好,但没想到才过了没个十天半月呢,鬼族打上门来了。
    ……真是再倒霉不过了。
    好在倒霉之后是运气,孙仪威本来觉得自己大概要死翘翘了,结果还没等死呢,自家大师兄和师侄过来了!
    不过,在看到大师兄和师侄后,他好不容易因为各种历练后侥幸结成金丹而产生的自豪感,又给灭掉了。
    是,他结丹了,可他大师兄能干掉八级鬼族,他的师侄能拖住一群各种等级的鬼族和混血种啊!
    再稍微打探一下,哦,大师兄合体了,师侄炼虚了……
    孙仪威也只能沮丧了。
    听完孙仪威的话,禹天泽不置可否。
    这便宜师弟本来是他用来打发明鸢的,也给了他一些好处,但要说多在意他,那是没有的,说对他愧疚,那也绝对是没有的。毕竟如果他不把他拎出来,孙仪威还得在九阳门里浑浑噩噩呢。
    不过,因为孙仪威很老实,吩咐他做什么就做什么,所以比起其他什么人来,还能让禹天泽记着他的名字。
    同时,牧子润要重用孙仪威,禹天泽也没什么意见。
    没错,牧子润在创建圣元宗以后,也曾经想起过孙仪威的,有意把他培养成跟楚孟、刘仁星兄弟一样,在宗里做长老,给他和师尊办事。
    孙仪威不知道什么变通,可胜在听话忠心,而且少说多做,这就足够了。
    可现在,牧子润心里又有了其他的想法。
    这一屋子人,其实都可用啊……
    大家一起喝茶聊天,总算是都定下心来了。
    牧子润向来耐心好,只要他师尊能不掀桌子揍人,他总是可以跟人慢慢周旋的。
    就比如现在吧,他是有心想要把这个小门派的人全都带到圣元宗扩充一下门派来着,但他也不准备自己主动提出,以免反而让人心里生出嫌隙来。
    果然,聊着聊着,渐渐恩情说完了,就开始聊到事后处理上了。
    本来么,当着两位恩人的面上,水元门的人应该不要这么着急讨论这些事的,可是大堆的尸体在门外,总要有个章程。
    而且,这两人是恩人没错,也是接了任务来救人的,一些事情,就不能隐瞒。
    牧子润把那鬼族里,完不完整的尸体都收到储物戒里,混血种也是一样。已经被毁掉的外门,就跟他没什么关系了。
    到现在,从劫后余生的庆幸里走出来后,内门弟子们,也开始担心以后了。
    很简单,这回他们是幸好没死光,可堵着他们的鬼族和混血种,也就是这么区区一两百而已。到以后,谁能保证不过来更强大的鬼族呢?如果到了那个境地,来个九级鬼族之类的,那“鸡蛋壳”也没用了,他们这小门派,不就得覆灭了吗!
    怎么想,未来都是一片黑暗啊……
    当务之急,是不是还找个好点的宗门,依附一下?
    说到底,水元门也是没办法了。
    其实以前这门派并没有依附任何宗门,因为师门里关系好作风优良,平时给附近的中型门派送礼打点,也安安稳稳地延续下来了。
    可现在就没办法了,他们剩下的人不多,异族又过来入侵了,要是他们还不找个地方,那百分之百,是抵不过下一波的。
    与其让门派里的弟子送死,就算再不想依附他人,也只能依附。
    只是在这光景,即使依附了,做炮灰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他们的内门弟子大多都是筑基期,金丹期,依附以后,肯定也得不到什么看重……
    就算为了生存,心里也难免凄惶啊。
    水元门宗主叹道:“无法,你等想一想,如今哪个宗门,愿意接收我等罢!”
    仅剩的几个长老,也都叹气。
    尤其是在战斗最初那位炼虚期的太上长老就已经罹难,剩下的强者里,宗主和一位长老是化神期,其他长老都是元婴期,这综合实力也太弱了。
    还有个关键,就是他们觉得,即使依附了中型门派也不成,那些门派说不定到后来都无法自保,可依附大型门派……他们这样的小门派,势力完好的时候他们都看不上,现在被打残了,难道还能被看上?
    于是,整个水元门,都叹起气来。
    孙仪威倒想帮帮朋友的,可他是没路子的人,思忖再三后,他就往牧子润那边靠了靠:“师侄啊,你可有办法?”
    在他心里,这位师侄是很厉害的,诡计多端――不,计谋百出,说不定能成!
    牧子润也等很久了,眼见那颓丧的气息都要四溢出去,也差不多是时候了。而他这个憨实的师叔,总是这么能给他搭梯子!
    他很满意,故意犹豫了一下,说道:“我确是知道一个宗门,可以收容诸位。但是,那宗门日后或者潜力巨大,却只是新近建立,人数很少,正要招揽门人……若说优势,只是那护宗大阵十分厉害,即便大乘修士,也不能攻破,而其地点也颇隐秘,若是无人引路,就无法到达。”
    听了他这话,水元门中人有些心动,但也有些犹豫。
    牧子润也不逼迫,就先对孙仪威说道:“师叔,你如今是想回去九阳门,还是跟着我与师尊?”
    孙仪威斩钉截铁:“自然是跟着你们。”
    牧子润就笑了:“既然如此,师叔不会失望的。”
    169收服
    说完了这些,又坐了片刻后,牧子润就代表他师尊禹天泽表示要告辞了。
    所谓欲擒故纵嘛,他不能老是在这里等着那水元门的上下犹豫不是?他不能搞得好像要求着这些人加入一样。
    ――很多人都觉得,别人求着你的,肯定不会是好东西,但你要努力去求的,那就不同了。
    所以,牧子润只提了提,想要水元门主动开口。
    反正人在这里跑不掉,水元门是必须找下家了,也绝对知道,他们这条件,还真没什么太好的下家可以挑……
    果然,牧子润就要离开,水元门肯定挽留啊。
    牧子润就说了:“我与师尊还有任务在身,不可以在此地久留,故而诸位好意牧某心领了,还是告辞罢。”
    水元门的宗主长老们面面相觑。
    后来,终于彼此的眼神里确定了什么,水元门宗主一横心,一咬牙:“道友,如今水元门祸乱连连,我等又承蒙道友相助,此行愿意一路随同,虽未必能有什么帮助,但能够稍微搭把手,也算是我等的心意了。不知道友意下如何?”
    牧子润知道他们还想再多点时间考虑,也担心牧子润这么一走再不回来找不到人,才想跟过去再说的。
    这表现,显然是心动过半啊。
    牧子润当然不会拒绝:“既然如此,你等跟我们过来就是。”
    其他水元门中人听了,都很感激,同时,也对接下来的挑战,做出了充分的准备……可能会死人的,但他们一定会很努力的!
    但是――
    水元门的人确没有想到,对他们而言的确是挑战的挑战,压根就……没挑战到他们的头上。
    首先,在他们决定离开前,高空上出现了一艘仙舟。
    那仙舟华美得很,应该是要外强中干嘛,结果人家非但并不是外强中干,还是一等一的至宝啊!
    这一个小宗门,剩下七八十人,全都被装进去还有剩余不说,这仙舟飞行的速度,也简直不要更快好吗!
    几个呼吸间,马上就到了另一个小门派了,可能又几个呼吸间,还能又到另一个小门派去。
    然后,仙舟快就算了,也就是个赶路的工具,可接下来的战斗,他们也完全没能插手。筑基期金丹期的弟子全都被留在了仙舟上,剩下的元婴和化神,也只有观战掠阵的份儿。
    众目睽睽之下,那师徒俩一个爆锤一个爆炸的,接二连三,就拔除了好几个异族的据点,也顺手给不少的人族修士报仇了。
    只是,其他的小门派运气没有水元门这么好,因为宗门里没有宝物护山,导致基本死绝,最终也只是整个毁灭而已……
    如此再三后,水元门的人越发觉得禹天泽和牧子润的实力高深莫测,看他们有时候拿出来的宝贝,也都觉得太珍贵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