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8

仙宫之主逆袭[重生] 作者:衣落成火

      太坑了。
    到开会的时候,那是肯定得找他们要一个说法的了……说不定,里面有什么阴谋也未可知。
    ?
    开会的地点就在晴羊城――大概因为这里就是最早拉开战事的地方的缘故,很多大事,都会在这里商议。
    禹天泽和牧子润在十年间也辗转了好几座城池打杀异族,这回接到传信的时候离着晴羊城还有几千里呢,正是乘坐青雷火云舟,才能很快地赶到当地。
    由于他们俩属于接到传信比较迟的,所以尽管青雷火云舟速度很快,可来到晴羊城后,开会的时间,也就差不多了。
    禹天泽看到不少熟人,虽然大多数他都只是脸熟,但仙道比较出名的年轻一代秦一朝,和魔门那边他很嫌恶的姚梦覃,他还是知道的。
    牧子润看到锦鸡小白脸儿,脸色一黑。
    异族的到来不仅打乱了魔门那边的大佬决定干掉他们师徒俩的计划,也让他们没法子对姚梦覃下手了,当然,姚梦覃和他那师弟的阴险打算,也同样不成。
    这也不成那也不成,却一点也不影响牧子润看到姚梦覃后的糟心心情――就算这情敌完全不能给他造成任何威胁,但情敌他就是情敌!看着这张脸都不舒坦!
    深吸一口气后,牧子润拉着自家师尊,走到了另一边。
    只可惜,当他们坐下后,周围一圈又没人了……没办法把两个人的身形完全挡住,让他又有点糟心了。
    不过,毕竟是要开会,没等牧子润不爽太久,那高台上,已经有几个仙魔两道的大能修士,坐下要跟他们讲一讲情况。
    同时,在场的弟子们,也都洗耳恭听。
    如今的情况严峻,像这种关乎到他们得到的消息,关乎到他们小命的事情,是绝对不会有人开小差的。
    禹天泽表情永远那么冷酷,现在也准备听一听,那些废物到底是怎么丢了城。
    可是真当他听到原因后,他心里也涌上一股怒火。
    原来那几座城之所以会丢掉,竟然是有内奸!
    所有听讲的弟子们,都不约而同地沉默了。
    然后,就是一阵乱糟糟的议论声,以及愤怒到极点的话语。
    “哪个王八蛋这么缺德!”
    “居然做异族的走狗!真是禽兽不如!”
    “该死的内奸!本座要将他们碎尸万段!”
    “那几座城池负责之人是谁,为何座下有人反叛,却还懵然不知?”
    “正是!虽然看似情有可原,实际上却当有重责才是!”
    上面的大能显然也很恼火,所以即使很多弟子说话难听,他们也不曾阻止。
    ――像这样的事情,如果不发泄出来,如果不牢牢记住,对以后的战事,对现在还在锻炼成长的修士,都是很不利的。
    说到最后,弟子们义愤填膺,几乎都想出手,去亲自把那些内奸干掉。
    “还请尊长告知我等!那内奸究竟乃是何人?”
    “在下定要刀枪齐出,将其千刀万剐!”
    “不错,要拿他们的小命,来祭我等战死同道的英灵!”
    “那群无耻之辈,就该凌迟处死!”
    终于,上面的大能双手按了按,止住众弟子的喧哗之声。
    然后就有一位大能,告知了叛徒的身份。
    首先,大能说,十八魔门里,本来排行第十七位的百鬼魔门,已经全员反叛,加入到异族中的鬼族去了。听说鬼族人有一些秘法,很适合现在的百鬼魔门,能够很大幅度地提高他们的实力。
    这话一出口,仙道的弟子们先炸开锅了。
    仙宗魔门本来平时就不对付,要不是有异族入侵,平时仙魔两道遇见了,基本也是直接开仇杀的,现在勉强合作,仙宗弟子其实还是偶尔会怀疑魔门的人不够忠义,现在听了大能这么一句话,得知居然一整个魔门都投靠异族了,他们哪里还能忍得下去?
    不过,大能们很快又发话了。
    在那些被入侵的城池里,好几个仙道的中型、小型门派,也投靠了异族。
    当然,他们好些投靠的是灵族和木族,就好像心理压力能小一点似的。
    等这话出口后,之前还很愤怒的仙道弟子们,就有点哑然。
    九大仙宗虽然没背叛,但也有好些低级点的门派背叛了,也不光彩啊……
    之后,大能们开始把已经确定的背叛者门派,一个一个地报出来。
    禹天泽勾起一抹讽笑:“这群愚蠢的叛徒,依附异族,还以为能得到什么好处不成!无非是与人做狗罢了!”
    牧子润连忙安抚心上人:“师尊说得是!且见异族对待混血种,这还是他们的后代,都当作炮灰不断利用。若是有投靠他们的人族,短日里说不定还给些好处,但日子久了,最终也只会倒霉罢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就算是我等人族内部,对待同门也比对待其他同道来得亲近,更何况是族群与族群之间呢?师尊莫生气,那群愚钝之辈,恐怕很快就会自食其果!”
    禹天泽冷哼一声,心里才算满意了。
    173圣元宗出世
    但也许真的是异族的攻势太猛烈,而投靠过去的仙魔两道修士们再出现在战场上时实力的进步也实在太明显,以至于还有一些小型门派,也在异族袭击过去的时候,投靠了他们。
    从小县城到较大的城池,摇摆不定的修士越来越多,仙道的还要少些,魔道的很多门派,渐渐都没有了廉耻。
    然后带来的,就是更多城池的沦陷。
    就这样形成了恶性循环。
    后来,十八魔门里,排行第十八的魔门也转投异族了,这是一个更加不好的消息。
    同时,排行十六的门派,则受到了一定的监视。
    因为九大仙宗一直很坚挺,反而是魔门那边背叛更多,所以本来已经携手合作的大型魔门仙宗,互相的猜忌变得更严重了。
    这样的情况,不准备背叛种族的人族两道修士们,都觉得很不对劲。
    可哪怕是觉得不对劲,很多人也难免产生猜疑。
    他们更是知道,如果再这样不断猜疑下去,也许本来的盟友反而会被推到另一边。
    但是单单知道又怎么样?知道并不代表能够解决。
    仙宗魔门上下,不知开了多少次会议,而开完会后,又不知几度召集两道修士,对异族发起大小战役。
    人族上层这样做,下面的两道弟子们,也在彼此的同伴中,经常讨论方案。
    所有人都不想人族灭亡,只是眼下的局面的确是越来越严峻了。
    禹天泽和牧子润师徒俩,也经常讨论。
    对于背叛种族这种事,禹天泽嗤之以鼻,每有提起,都要骂一句“蠢货”。
    在他心底,那些叛徒已经走上了思死路。
    倒是牧子润,笑容虽然很冷淡,但说话的语气还是很平静的:“修士本来就是逆天修行,为的就是求道长生,能够一世逍遥,飞升成仙,从此再没有寿命限制,能够天地纵横。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从前自相残杀、争夺宝物的事情数不胜数,从来没人觉得不对。现在异族入侵,的确很多人都不愿意投靠异族,但修士还是跟凡人不同的……修士凉薄,也许对宗门有点感情,但那感情未必能够强大到宁死不降。修士本身是人族,也许对人族也有点感情,可种族并不一定会被修士当成真正的归属。”
    “即使一开始,为了整个族群不被奴役,很多修士都在反抗,但这也不过是因为他们觉得,毕竟大家都是一个种族,更值得信任一些。然而如果异族给予很好的待遇,异族让他们看到飞升的曙光,异族让他们过得更好……一开始或许大部分人都不肯放开族群,到后来,就未必了。”
    “修士都是自私的,真正为了追寻玄妙的天地之道而修行的人太少,所以当他们要陨落,甚至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的时候,还会倔强什么呢?”
    禹天泽听了牧子润这一席话,还是冷笑:“不过是苟延残喘,活着不如死了。”
    牧子润本来冷淡的表情又变得温柔起来:“师尊是独一无二的,那群庸人,怎么能理解这个?照弟子觉得,若是不能痛痛快快地活着,反而要去看一群畜生的脸色,那也是不如死了算了。”
    只不过,更多的人在性命受到威胁的时候,也许他们并不是不知道迟早会被当成炮灰,可是立刻死还是以后再死,那一份畏惧和侥幸之心,还是让他们选择了后者――这说好听了的识时务,说不好听了,也当真只是人不如狗罢了。
    因为事态不好,人族这边也在积极寻找解决方案。
    目前最大的问题,无疑是异族那边没有阻碍的升级问题……当然人族大能也不是没有安排很多炼丹师炼器师一起研究,可是,就算研究出来了黑晶玄石在里面的作用,人族也不像异族那样,可以生吞金丹生吞元婴啊。
    而且,哪怕有人族能去做,大部分人族,却还是做不到的。
    于是,就只能往其他的地方研究了。
    比如说,针对所有异族的弱点什么的。
    而除此以外,还是得不断地跟异族战斗,哪怕是拿人命去填,也要多杀死一些异族,阻碍他们的扩张脚步才行。
    另外,此后凡是发现有小门派投靠异族的,只要他们出现在战场,人族就会率先针对那些门派,把他们全部杀绝。
    只是……
    禹天泽皱眉道:“中了异族的诡计了。”
    牧子润也是摇摇头:“没办法,贪婪与恐惧之心无法遏制,人心是最复杂的。”
    异族这也算是正大光明的阳谋,他们就是利用一些修士的恐惧和贪婪,让他们背叛人族,背叛者引人痛恨,在战场上会被原本的同族拿来宣泄仇恨。
    这样一来,在战场上厮杀的双方,其实也是人族的内斗而已。
    到最后,死伤更多的,还是人族。
    异族却因此得以保存实力。
    人族大能们未必不知道这个,可还是那句话……人心是最复杂的。
    也是最难以控制的。
    然后,牧子润做了几件事。
    他召唤了圣元宗的人,让他们准备出岛了,并且也给他们仔细地进行了计划安排。
    禹天泽看着牧子润忙忙碌碌,冷哼一声:“你又想要做什么?”
    牧子润专注炼器的同时,也细致地回答了禹天泽的问题:“师尊,你不觉得,现在已经是我们圣元宗站稳脚跟的时机了吗?虽然咱们门人的数量不多,可是之前的十年里,利用时间法阵和仙宫里的异宝功法,有好几个弟子已经成功进境为合体期的修士。这一回,是他们发挥本事的时候了。”
    禹天泽看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也勉强点了点头:“莫要大意。”
    牧子润笑道:“师尊,放心吧。”
    而且,人族再这么下去,说不定还真要灭亡了,到那时,他和师尊也不痛快。满世界都是非同族的家伙,只看看那些花花绿绿的皮肤和角,就够腻味了。
    ……圣元宗总是要现身人前的。
    就算要打造得神秘点,也不能在这个时候低调。
    ?
    三个月后,晴羊城外,几位气度不俗的合体修士,乘坐一条巨大的傀儡龙,来到了城门前。
    打头那个扬声说道:“隐世宗门圣元宗,特来相助同族,有要物敬献同盟!”
    说完之后,为首的合体修士一摸胡须,手里一件法宝光彩灼灼,一下子,就把整个城池都给罩住了。
    当然也有好些修士不知端倪,以为是来者不善,从内部攻击。但即使是大乘期的修士含怒出手,一时之间也没能撼动这罩子,实在让人惊怒交加。
    然而那合体修士并不是过来找茬的,他只把这罩子放出了一分钟,就重新收起来。这时候,他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隐世宗门圣元宗,特来相助同族,有要物敬献同盟!”
    而这一次,晴羊城里的大能们,反应就很快了。
    本来合体修士对于普通修士来说是高手高高手,可对于顶端的那些大乘修士,又有点不够看了。所以他们往往属于有点话语权但不能左右大势的那一群人。
    刚才五六个合体过来说是什么隐世宗门,搞得那么高调又高傲的,当然没被大能们太当回事,就算对那傀儡龙有点在意,也没有准备太在乎。
    可后来那罩子一出,威能无匹啊,大能们觉得错估了这些新来者的底蕴,于是也就干脆地派遣了几位大乘过来,要把他们带到里面去,看看这些家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这一看,当然是吓了一跳。
    牧子润选择的合体修士,那属于经过磨练比较会忽悠的那种,一些台词也是造就精心设计好的,因此没多久,先把自己的来历杜撰了一番,还有意无意地,说起自己这个门派,是得了曾经的某位谪仙的传承的,如今收徒的人数少,可都是精英啊,门派的底蕴也雄厚,只是不愿意太扎眼才闭门修炼的。另外还有要不是人族有大难绝不会出来啦,此次带来了一些传承里还可能有用的东西啦,等等。
    大能们就耐心听他们忽悠,忽悠完之后,就看到他们敬献的东西了。
    简直是……奇迹一样的东西。
    没错,单单第一件就够叫人吃惊的了,那是时间法阵的炼制方法!
    尽管以牧子润如今的水准,自己炼制还不怎么行,可整个修真界那么多的炼器大师和炼器宗师,大家一起合作,总能弄出来的!
    至于极为珍贵的时间沙,大宗门这么悠久的历史,总该有些存货吧……
    时间法阵,在现在这种情况,就是把以后的时间挪到现在用,可以说只要法阵的数目够多,流速比例越大,便能培养更多的人族强者!
    尤其是,这样的提升方法是崎岖了点,但是没隐患,整体速度未必比吞元婴吞金丹的速度慢,只要研制成功,就能稳定人心,减少背叛者。
    再说那第二件。
    就是十块奇特的矿物。
    174宗主传唤
    这种矿物可以说是上古时代留下来的、基本已经绝种的天材地宝。它的用处再简单不过,那就是如果用加入部分这种矿物炼制成的炼丹炉来炼制丹药的话,至少能够增加两成的成丹率!
    而且!炼制丹药的炼丹师水准越高,成丹率也能提升越高,最多的时候,它可以保证百分百的成丹率!
    乍一听好像也还好,虽然挺奇异的却并不能左右战局。然而,这并不是只有一点矿石,而是整整十块!分散成能够炼制丹炉的分量,起码能分出一千块来!
    尤其是它根本不会影响丹炉成型,也就是说,十块矿物,可以搞出一千个丹炉,让一千个炼丹师来炼丹!
    试想一下,也许修真界里没有那么多的高级炼丹师,可如果只是中级的,那数目绝对不少。这些中级炼丹师来炼制一些战场上恢复真元、痊愈伤口等用处极大的丹药,如果都有百分百的成丹率,那么可以多出多少丹药?再想想,如果说那些高级炼丹师也人手一个丹炉,他们来炼制对突破瓶颈特别有效的丹药,也许达不到百分之百,可哪怕只有百分之五十,那么又可以为人族增加多少希望?
    可以说,圣元宗带来的两样东西,从根本上削弱了异族的一切优势。
    异族可以让他人很快突破,时间法阵也能做到!还没有隐患!
    异族可以让他人没有瓶颈,这量产的丹药也可以做到!
    这样一来,还有多少人会背叛族群呢?
    倘若不是真的太想提升,又真的受到太大的威胁,那些背叛者中有点智商的,都不会宁可相信异族,也不跟随族群做事的。
    当人族大能们听圣元宗来人说其后,第一反应当然是难以置信,可当他们让炼器大师们亲眼看到了炼制时间法阵的玉符,又让炼器师们炼制出丹炉并真有炼丹师感觉到了那些丹炉的不同后,他们就欣喜若狂了。
    那居然是真的!
    人族的劣势,终于将要过去了!
    自然而然的,圣元宗的合体修士们,被当做贵客,迎入了中心地带,被众多大能们很热情地招待。
    同时,这些合体们又拿出了其他零零碎碎的东西――当然,这些就没有前两种那么惊艳了,不过用处也是不小的。
    比如说什么便携式的法阵啦,能给护城大阵增加几道禁制的窍门啦,一些炼制强力符的方法啦,还有一些“炸弹”的制作法门啦……
    这些都是可以提升境界低的修士们的实力的,仔细思考的话,它也能够在战场上拯救许多修士的性命。
    圣元宗的到来,让人族大能们压力顿减,就在接下来,他们就迅速把这些事情安排起来,务必要用最快的速度,把时间法阵研究出来,也要炼制出更多的丹炉来。
    还有那些小方法,也得面向广大群众推广,一切的一切,也都在好转了……
    ?
    一个月后,禹天泽刚刚拍死一个异族,结束了一场小型的战事。突然间,有一个炼虚期的修士,乘坐飞行骑兽,降落在他的面前。
    牧子润认出来,这人是正罡仙宗的一个核心弟子,不知道现在过来,是什么用意?
    那核心弟子对禹天泽显然很忌惮,又知道那家伙向来不怎么跟人打交道的,于是很自觉地转过头,对牧子润说道:“牧师弟,宗主召见你们师徒两个。”
    牧子润觉得有点奇怪。
    宗主召见他们做什么?到正罡仙宗也有好些年了,还真没有过这样的待遇。
    总觉得,肯定是有什么挺重要的事吧。
    这种事没法拒绝,牧子润也就答应下来。
    禹天泽也没拒绝,只是脸上刚刚因为战事生出的一丝嗜血之意,缓缓地褪去了。
    牧子润笑道:“多谢师兄前来传讯,劳烦你了。”
    那个核心弟子连忙摆手:“哪里哪里。”
    这十年里,这师徒俩的战绩如何辉煌,他也是很清楚的。而且,不仅禹天泽很恐怖,这笑眯眯的家伙,也是不遑多让啊。
    只不过看起来容易打交道一点,他才主动跟他说话的。要是去找禹天泽,肯定得不到什么好脸色……
    不过现在也没什么好说的,核心弟子很干脆地一拍座下骑兽,开始带路。
    反正他就是个传话的,把人带到就行。
    禹天泽把牧子润一拉,两人坐上了雷鹰王。
    如今的雷鹰王也借助时间法阵修炼,目前已经是六级妖兽了。之前总是被禹天泽嫌弃地扔到一边,可如今嘛,大战已经开始,它也偶尔可以代代步了。
    就好比此刻。
    雷煌的速度很快,跟着前面的炼虚修士一点也不费劲,没多久,一行人就回到了晴羊城里。
    召见的地点,就是平常那些宗主大能们居住的地方。
    那核心弟子进去通报以后,师徒俩就被叫进去了。
    一进门,就看见一位大概三十多岁面向的英俊中年人,坐在上座。
    禹天泽和牧子润还是很正常地行礼了,说一声:“见过宗主。”
    那个英俊中年人对两人也挺看重,也让他们坐下。
    然后,他沉吟起来。
    师徒俩也不去打破这沉寂。
    这里不仅仅只有宗主,还有好些宗门的长老,也都坐在宗主左右的地方。这么多人一起把他们叫过来,那事情说不定挺严重?
    牧子润心里转过很多念头,为各种猜测,都不断思考着解决的办法。
    可他也是万万没想到,这宗主说出的事情,竟然会是这么一件……
    嗯,宗主说,九阳门所在的地方被异族攻击了,而九阳门没有坚持住,背叛了人族,投到了异族的麾下。
    也就是说,禹天泽和牧子润出身的那个中型门派,已经是人族的罪人!
    听到这个消息,禹天泽也不禁有些讶异。
    他在九阳门长大,也没想到九阳门这么没种啊……
    牧子润跟九阳门的感情更浅了,他听说之后,满脑子想的就是这宗主到底是什么目的了。
    话说,他们在正罡仙宗很多年了好吗,严格说起来也已经是本宗弟子了,那么久没联系的原来宗门犯了事儿,难不成还搞连坐?
    于是,牧子润就迟疑地开口:“那宗主召唤弟子与师尊前来的意思是?”
    显然,正罡仙宗这位齐宗主的意思,还真不是搞连坐。
    他与几位长老对视一眼后,就说话了:“不知你们是否知道,在九阳门背叛人族之前的那位新宗主……”
    牧子润摇头:“弟子不知,敢问新宗主是何人?”
    齐宗主说道:“那新晋的宗主,名叫陈一恒,虽然只是个元婴期的修士,但在几年之前,因为某些缘故,成为了新任宗主。”说到这里,有些话就很容易开口了,“他有一位爱妾,被异族擒拿,而后,那陈一恒,就让异族得逞了。”
    话是这样说,但齐宗主和其他诸多长老的脸上,都是不太相信的神色。
    而且,这真让人没法信啊。
    一个金丹期的男妾而已……
    牧子润秒懂。
    终于知道为什么齐宗主特意把他们俩叫来了,原来这事儿还真不能说跟他们没关系。陈一恒的男妾,除了明鸢还有谁啊!
    而明鸢虽然跟他师尊断绝了关系,但以前也还是师徒的。现在搞出背叛人族的事情来,怎么可能不例行训话嘛!
    禹天泽在一旁皱起眉头,心情很不爽。
    明鸢又搞出事了,而且,他这又是给陈一恒背黑锅了吧!
    简直不知所谓!
    就算断绝关系了,也让他很是没脸!
    牧子润看他师尊满心的怒火都要溢出来了,赶紧降火:“师尊,那明鸢真人之事,非是我等所能左右。早在他宁肯与师尊断绝情谊也要与人为妾之时,他便再也不是弟子的师祖了。师尊,你莫要为他伤心。”
    那宗主与长老们听得,看向禹天泽的面容……怎么也看不出伤心来。
    满脸的火大倒是真的。
    禹天泽当然不可能为明鸢伤心,可牧子润总得表示个态度吧?就算明眼人一看就不是这么回事儿,却也不会因此戳穿。
    牧子润觉得,齐宗主可能真没准备从他们口里得到什么消息或者想要盘问他们什么的,只是想看看两人对九阳门的态度,倒是真的。
    细想也不奇怪,他师尊好歹是合体修士了,境界突破得又那么快,可说是绝顶的天才人物。再加上他们都是在战场上磨练过的很强的战力,多谨慎都是应当的。
    他师尊的地位,也到了必要的时候被人警惕,以及被人安抚的时候了……
    在牧子润和禹天泽这一番表现里,正罡仙宗的人果然确定了他们真的对明鸢没什么留恋,也不可能因为明鸢转投异族,反抗人族。
    这样也就够了。
    又说了几句废话后,齐宗主也没兴趣跟他们久聊,直接就把人放走了。
    牧子润跟着他师尊大步离开,心里还在想着:陈一恒不像这么蠢的人啊,怎么就轻易背叛了人族?还是说,异族给了他什么特别的好处……
    禹天泽则是板着一张脸,周身的寒气,直往四面八方铺了开去。
    明鸢……
    陈一恒……
    果然还是见利忘义的卑鄙之徒。
    真是阴魂不散!
    本来这辈子没想干掉他们,现在看来,倒是应该“大义灭亲”了!
    175征战九阳门
    暴躁起来的禹天泽简直就是雷厉风行,他直接召唤了一群曾经跟他南征北战的修士,带着他家的狗蛋徒弟,气势汹汹地就杀向了原本的九阳门所在。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九阳门的外面。
    这里本来是禹天泽长大的地方,虽然他是对这里的人没什么感情了,可对这个地方,还是有些乡土情的。
    可现在一看,到处都是长得奇奇怪怪好像把两种异族或者好几种异族捏吧捏吧揉在一块儿的混血种,还有他们身边巴结的人族叛徒,真是不能忍!
    而禹天泽既然觉得不能忍了,他也就不忍了。
    旁边的狗头军师――啊不,贴心伴侣牧子润,早早就用特殊法宝辨明了这九阳门里目前存在的异族强者的实力。
    大多数还都是四五级的,六七级的就不多了,八级根本没有。
    不过想想也不奇怪,九阳门这门派里,化神期的修士就属于顶尖的一层了,七级异族碾压他们妥妥儿的,压根不需要耗费更多的异族人力。
    但这些异族,肯定也没想到禹天泽会亲自率大军来干掉他们!
    所以,就跟以前的每一次一样,牧子润一声令下,所有的修士立刻分散包围,把九阳门附近的虚空都差不多给封锁掉了,真元到处鼓荡,确保不会放出去一头异族……稍微了解一点目前事态的修士,就知道一定要好好做事,绝对不能让禹天泽在暴怒的时候,变得更暴怒了。
    接下来,一个巨大的锤头从天而降,一个紫衣人冲天而起。
    禹天泽抡起锤子,对准九阳门就是狠狠一砸!
    既然守不住门派要做叛徒,这宗门与其给异族居住,还不如毁了算了!
    眨眼间,九阳门里肉饼一坨一坨地出现,四五级的混血种都死了个遍,六级七级的有些有命逃脱,有些也死得凄惨,一时间,异族们哀嚎遍野了。
    可这还远远不够。
    尤其是,当禹天泽发现自己以前在九阳门住过的洞府、山头也被异族糟蹋之后,从愤怒立马变成了暴怒,很干脆地在锤子上带上了浓郁到可怕的雷火,从上往下,挨着把每个山包,都砸了个遍!
    弄死他们!全都弄死!
    而在禹天泽发飙的时候,牧子润则把神识外放,开始观察整个宗门了。
    说起来,打了这么久了,九阳门里本来的修士都跑到哪里去了?该不会是投降之后反而被杀了吧……想想也不太对啊,要真杀了后暴露出去,以后异族还怎么诱惑其他的人族背叛种族啊?
    牧子润这一看,就有了个发现。
    他看到了在一个密闭的、被布置了禁制的房间里,关着两个熟人。
    ――这不是罗明兰和她的儿子陈绅吗?
    真是奇了怪了,陈一恒背叛了,他这夫人怎么反而待遇这么差?总不至于陈一恒是真的挂掉了吧?
    这么想着,牧子润跟旁边的人交代一下,就自己往那个地方奔过去了。
    不管怎么说,他还是得搞清楚才行。
    很快牧子润就到了那房间前面,禁制破解起来也很容易,然后他伸手一推,就走了进去。
    屋子里罗明兰猛然抬头:“死了这条心吧!别想让我背叛人族!”
    牧子润听了,顿时挑了挑眉。
    嗬,看来罗明兰还是挺有大局观的嘛。
    之后,罗明兰发现是牧子润进来了,她立刻认出来,表情就有点奇怪:“怎么是你?你叫牧、牧……”
    牧子润笑了笑,给她补充完整:“牧子润。”
    罗明兰轻推了推她身边已经成年的儿子:“叫牧师兄。”
    他们两家称呼比较混乱,不过显然牧子润修为很高,这么称呼是没错的。
    陈绅小时候有点跋扈,但现在也许是被关了些日子,显得沉稳不少,看起来虽然跟陈一恒有点相似,可目光就要端正多了,人品大概也要好些。这时候,他就老老实实地叫了一声:“牧师兄。”
    牧子润笑道:“现在这情况,我也不跟你们多说什么。陈夫人,你可以告诉牧某,为什么你们二人会被关押在此处吗?”
    罗明兰先是柳眉倒竖,条件反射地反驳:“别叫我陈夫人,叫我罗姑娘!”然后,她才按捺住情绪,但语气还是不好,“还能怎样?不过是被那人族叛徒陈一恒给囚禁在此处的!”
    牧子润更不明白了,以前罗明兰不是也很爱慕陈一恒吗?他还听师尊说过,在上辈子的时候,罗明兰一心跟明鸢争夺陈一恒,可是被陈一恒吊了很多年都痴心不悔的,怎么现在好像恨上了似的?
    其实不怪牧子润搞不清楚,实在是他作为男人,还是不怎么懂女人的。
    像罗明兰,当初是少女的时候,自然会愿意为了情郎赴汤蹈火,也愿意痴心等待,可是当她结了婚,有了孩子之后,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那一块儿肉,地位可就不比情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