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0

仙宫之主逆袭[重生] 作者:衣落成火

      法,简直可以称之为上古,很多符师都因此有了极大的进步,并且能利用这个,让人族减少很多伤亡。以至于现在每逢有队伍出行,都会在先锋队手里备上上百张破阵符,这样一来,每次先打碎对方的乌龟壳,再来进攻,就容易得多了。
    这次和以前的每一次一样,元婴先锋队顺利用破阵符把那大型法阵打出了许多破口――尽管大阵并没有被彻底摧毁,但这样的毛病,已经足够。
    而且,破阵符搞出来的创口,甚至能破坏阵法本身自动修复的能力!
    元婴期的先锋队一击之后立刻后退,随之而上前的,又是一个队伍的化神修士,他们手持强弓,拉了个满弦儿后,把聚集风雷火三种力量的箭矢,狠狠地刺进了那些创口里!
    轰鸣之后,大阵的那些创口处闪烁强烈光芒,之后就猛然破碎了!
    这一切过程,居然只在短短几个呼吸的工夫里,就已经完成!
    驻地里的异族们,显然也没想到禹天泽的队伍速度那么快,他们压根还没反应过来,自家的大阵就已经碎掉了。
    禹天泽冷笑一声,也开了口:“杀!”
    下一刻,所有的修士都开始掏袖子,然后都摸出了强力雷丸,好像暴风骤雨似的,统统砸进了那驻地之内!
    瞬间又是大面积的轰炸声,城墙上乌黑片片,许多建筑全都倒塌,而凡是被雷丸炸了个正着的异族、混血种以及叛徒,惨叫着就没了小命,哪怕只是被雷丸爆炸的威力擦到的敌人,也都至少会受上一些不轻不重的伤……很是惨烈。
    这回因为明鸢的存在,那些修士们有意的攻势更强大了,这些年来跟随禹天泽南征北战保住了性命还提升了实力,他们多少也是有些感激之心的。现在为了避免禹天泽暴怒,他们可不就是先行卯足了劲儿出手了么?
    牧子润看见这情景,也很满意。
    同时,禹天泽也破天荒的,没有主动抡锤子。
    他的视线一扫,在寻找一个人。
    城墙上面,那个抓住明鸢试图威胁的异族终于发现,他手里拿捏的这家伙,真是没什么用处的。
    而既然没用了,还活着干什么?
    为了避免自己带着累赘不能自如作战,异族“呸”了一声后,顺手就拧断了明鸢的脖子,把他扔到了一边去。
    明鸢满脸的不可置信,心里最后的那一点期盼,也都消失了。
    剧烈的疼痛只一瞬就闪过,而他的意识,也已经沉入了一片黑暗。
    这一幕,被禹天泽看得清楚。
    明鸢……死了。
    此时此刻,他的心突然跳了一下。
    这么容易,就死了?
    牧子润拉住禹天泽的手,轻轻地捏了捏。
    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他也只能这样表达对师尊的安抚了。
    禹天泽没有什么表情,气息也似乎还算稳定。
    之后,他看到了陈一恒。
    在城破之事,驻地里的叛徒人族,也被混血种们驱赶出来,让他们一起跟修士厮杀,陈一恒正是其中的一人。
    禹天泽的眼里,顿时饱含杀意。
    然而,就在禹天泽想要亲自出手时,被牧子润再度拉住了。
    牧子润眼里闪过一丝狠辣:“师尊,让弟子来吧。”
    禹天泽低头看他一眼。
    牧子润笑道:“不要伤了师尊的手。”
    禹天泽闭了闭眼,点点头。
    然后,牧子润就来到了陈一恒的身边。
    陈一恒在看到禹天泽的时候,本来以为自己死定了,可当他发现是牧子润过来的时候,神情就是一松。
    牧子润知道他的信心来自哪里。
    也许是异族真的给了陈一恒很多好处,让他现在也已经有了炼虚后期巅峰的修为,看起来似乎应该是跟牧子润齐平了的。
    可是……
    牧子润挑眉而笑,满眼都是嘲讽。
    如果连陈一恒这种不知用什么手段灌出来的本事他都收拾不了,那他未免也太过没用了!
    之后,牧子润和陈一恒,几乎是同时看了对方一眼,就急速朝对方冲了过去!
    陈一恒的身上,爆发出一种和那些混血种类似的光芒,力量非常庞大,只是气息很驳杂不够纯粹,强度也不太够的样子。
    而牧子润也抛弃了从前那样灵巧的战斗方式,他反倒是手持长鞭,对着那些力量,就猛然抽打过去!
    很快两人战在一起,声势浩大,看起来打得是如火如荼。
    可若是明眼人仔细看,就可以发觉陈一恒神情焦躁,牧子润的眼眸深处,则蕴含着一种说不出的风暴――
    陈一恒见自己久攻不下,到底召集起来。
    如果不能尽快搞定牧子润再逃跑,等异族大败,他就走不掉了!
    之后,他心一横,引动丹田中大部分的真元,要爆发出一个强大的招数!
    然而,就在陈一恒身上恐怖的气息弥漫,好似要席卷一切时――突然间,他的脸色剧变,身体表面,突然出现了密密麻麻好似漩涡一样的东西。
    再下一刻,他的血液陡然被不知什么东西抽干般,一瞬消失了。
    而陈一恒的肉身,也倏地干枯了。
    就好像……他已经成了一个骷髅般。
    除了那外皮,和惊骇的转动的眼珠,他真的,就只如同骨头架子一般了。
    牧子润微微地笑了。
    他从来都宽和稳重,只有在这一刻露出的笑容,生生让人感觉到几分恐惧来。
    牧子润说道:“该死的总是要死的……不是不报,时辰未到。”
    师尊被他们害得那样惨,如果不让陈一恒死得无比凄惨,又怎么能让他甘心呢?
    这抽干血液的神通,就是他悉心研究出来的,专为陈一恒使用的。
    紧接着,陈一恒痛苦地哀嚎。
    在不知惨叫了多久后,他的眼珠陡然爆开,头颅也炸裂了。
    元神溃散,再也没有可能存活……
    陈一恒死了。
    禹天泽看得很仔细。
    此刻,他的心里就像是有什么郁结的东西,突然间就彻底地湮灭掉。
    然后,禹天泽的气势骤然暴涨。
    他再度突破了。
    居然已经到了合体后期!
    原来,他还是有那么一点心结,一直隐藏在深处。
    他以为没有了的。
    但其实,到现在才是真正的没有了。
    179他们的孩子
    明鸢和陈一恒都丧命后,禹天泽心结完全消失,实力再度暴涨,就连那喜怒不定的脾气,也变得从容了不少。
    现在的战场上依旧是血肉横飞,所有修士都很努力地在诛杀异族与叛徒,禹天泽没怎么愣神,也快速地冲进了异族群里,开始砸砸砸。
    事情解决得不慢,这个中型驻地里并没有什么很可怕的高手,所以禹天泽还是顺利地剿灭了这地方,只是想把他们杀光花了点时间,到后来,几乎全部修士的身上,都变得血淋淋的――当然,这只有很少一部分是他们自己的血。
    这个驻地,也因此被拔除了。
    然后,就是收拾战场。
    禹天泽负手而立,和以往一样,看着徒弟统筹众多麾下。
    他的心里好像想了点什么,又好像什么也没想。
    很空明,也很轻松。
    突然间,一道声音响起:“这、这是什么!”
    牧子润先惊异了一瞬,飞身过去查探,而等他看清楚之后,却是顿了顿。
    随即,他也没有太多的思考,就立刻来到了禹天泽身边。
    禹天泽看他:“怎么。”
    他心情不错,就主动搭理了徒弟。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这不错的心情,马上又变得不那么不错了。
    牧子润表情有点复杂,他拉住自家师尊的手,把他直接带到了……城楼的一角。
    这走得越近,禹天泽就越不舒坦。
    因为他渐渐记起来,这地方,不就是明鸢被人弄死后抛尸的所在吗?
    徒弟带他过来,难不成是想让他帮明鸢收尸?这个虽然可以有,但他一点也不想亲自去做,完全可以随便找个人代劳,面子上就过得去了。
    但等禹天泽到了那里之后,顺着牧子润手指的地方看过去……他顿时就知道牧子润为什么要带他过来了。
    因为明鸢的确是死了没错,可他那高高凸出的肚子,绷紧的肚皮上,还有什么东西在蠕动着,一下一下,踹得很用劲。
    这是明鸢和陈一恒孕育的灵胎。
    本来应该在几十年后才能瓜熟蒂落的,明鸢却在异族的蛊惑下,不知用什么办法让他提前达到了分娩的时机。
    可是,异族到底用的是什么方法?对这灵胎是否有害?
    不得而知。
    明鸢死了,可肚子里的灵胎显然还活着,正在积极地自救,想要活下来。
    那么,该怎么做呢?
    牧子润有点拿不定主意。
    毕竟当年是他用了计谋,在明鸢的配合下才有了这个灵胎。
    如今明明应该没有机会活着的灵胎,居然生机旺盛……
    禹天泽目光一冷,但口中还是说道:“挖出来罢。”
    牧子润:“……知道了。”
    看来,师尊也同意让他活着。
    那就,先挖出来吧。
    修真人士开膛破腹的很有水准的,明鸢已经死了没必要顾忌什么,牧子润很轻松就剖开了他的肚皮,露出了里面的灵胎。
    看起来,是个很正常的胎儿,似乎并没有在异族的手段下,变成什么让人无法忍受的异类。
    当下牧子润也不再犹豫,他迅速抽出一块丝绢,切断脐带,把那灵胎抱了出来。
    幸而明鸢好歹还是个修士,死去这段时间里,那一点先天之气让灵胎在他的肚子里侥幸存活,也没有窒息。
    现在接触到外面的气息,灵胎很快发出一声响亮的啼哭,正是中气十足,看起来很是健康的。
    牧子润没有迟疑,迅速查探了这灵胎的身体。
    一切正常,没有一点变异的征兆,而且……他是个五灵根。
    勉强能修真,但如果没有特别的机遇的话,可能一辈子都无法筑基的资质。
    而这样的资质,还不如做个普通的凡人,以免成为修真界的底层,备受磋磨。
    牧子润把灵胎包裹好后,迅速向禹天泽汇报了检查的结果:“师尊,我们现在要怎么做?”
    禹天泽皱眉:“此事你做主即可。”
    牧子润点点头:“既然如此,师尊,我们就找个人将他收养了,日后活得是好是坏,就再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禹天泽冷哼一声:“那两人的崽子,原本就与你我无关!”
    牧子润也笑着附和:“师尊说得是。”
    如果不是那孕子丹是他所出,这灵胎又真能挣命到让人发现他的存在,他也的确不会记挂在心的。
    可现在发现了,总是要安置妥当,就算他最后一点怜悯和愧意吧。
    无论明鸢与陈一恒如何,这灵胎,总是无辜的。
    那边残局已经收拾好了,牧子润把灵胎带着,先去找了罗明兰一趟。
    虽然罗明兰已经离开陈一恒,但毕竟她还是他的妻子,陈绅也还是陈一恒的儿子。此去他要将陈一恒与明鸢的死讯告知,同时,也将这灵胎的来历告知――就算灵胎的身份再怎么尴尬,他的去向,还是得先知会罗明兰,才好再做决定的。
    禹天泽有些不耐。
    不过他多多少少知道徒弟当初做下的事情,他这边是心无挂碍了,可徒弟心里觉得要做点什么,就让他做好了。
    反正顺手的事,没什么可计较的。
    而牧子润在找到罗明兰后,果然就把事情都说了一遍。
    随后,他就问了:“这灵胎你可有什么安排?若是没有,我便去安排了。”
    罗明兰现在对陈一恒彻底死心,但是在知道他和明鸢的死讯后,还是露出了一丝似嘲讽似怅然的神情。
    接着,她就冷笑道:“死得好!”旋即她顿了顿,“这灵胎与我没关系,你若有心,就安排个人家罢。去向我不过问,日后我们母子与他井水不犯河水,绝不会是一家人的。”
    不错,罗明兰对陈一恒没了爱意与眷恋,对灵胎自然也没有恨意。可没有恨意却不代表愿意抚养,大家还是做陌生人,来得更好。
    牧子润也早已猜到了这个结果,只是不问一声到底不够妥当,才来问了一问。现在听到罗明兰的话,他也不嗦了,就直接说道:“既然这样,我就把他带走了。”
    罗明兰点了点头,又叹口气:“你想得很周全,多谢你了。”
    牧子润做完这事,也不去跟罗明兰交谈什么,他一晃身出去屋外,跟已经等候许久的自家师尊来到了一处。
    “师尊久等了罢?”
    “动作太慢。”
    “师尊莫见怪,弟子不是有意的。”
    “哼。”
    ……
    “师尊,弟子想寻个凡人富贵而无子嗣的人家,将他送去,叫他能享受人间富贵,再不走上修真之路,如何?”
    “……随你。”
    半日后,凡人聚集之地。
    有个原本就居于安全之所的富户,其男主人也不知是什么缘故,有娇妻美妾,多年来却一无所出。正当他在后院求仙时,突然有个婴孩从天而降,恰好落在他的怀里,又有人传音而来,说是此子无父无母,合了他的所求。
    富户十分欢喜,见这婴孩生得白胖俊俏,便收养起来,视若亲生。
    从此,这婴孩便是李姓长子,一生于红尘凡俗间生活了。
    ?
    除了禹天泽等高端战力风风火火拔除诸多中小型驻地的成功,大部分的修士在众多仙宗魔门顶尖战力的带领下,对异族与叛徒们发动的总攻,也是节节胜利。
    一两个人或许左右不了战局,但是当整个修真界的人总动员、并且实力全盘上升后,又经历了多年来的憋屈与血火淬炼,异族还是无法在人族的主场里再占便宜。
    后来,异族的地盘开始收拢了,他们的战线,也在人族的逼迫下,慢慢地后退、后退……终于,龟缩到并不是人族繁华地段的,较为偏僻的地域。
    只不过,人族想要彻底驱逐他们,恐怕还是很长久的战争。
    所有的人族叛徒都被异族当成了炮灰,在八族战场上飞速地消耗了。而异族们虽然也有很大的损耗,可不知为什么,他们也在一直坚持,不肯低头。
    对于这样的情景,人族的高层,也难免产生了怀疑。
    在分出大半的战力监控这些异族后,另外小半的战力,以及已经把各处驻地拔除得差不多的高端战力们――譬如禹天泽牧子润等人,都被召集回来,决定带上强力的法宝,在各种准备后,进入异族的居住区。
    顶尖战力们合作打破了壁垒,这些修士浩浩荡荡,进入了异族的地盘。
    也就是传说中的魔界。
    禹天泽和牧子润,都从来没有来过这里。
    但当他们来了之后,几乎第一反应,就是想要窒息。
    禹天泽皱起眉头。
    牧子润叹口气:“这里果然不适合人族居住……天地之气也太驳杂了,而且它们的浓度分配也很不均匀。师尊,现在我们来到的这里冥气这样浓郁,应该接近冥族的聚居地了吧。”
    180异兵
    禹天泽没回答他的话,但他一抬手打出一道雷光,就正好劈死了一个冥族人。
    牧子润:“……是弟子废话了。”
    没错,魔界中不同的异族会居住在适合他们的地方,比如有些冥气多的地方冥族聚居,魔气多的魔族聚居,较为清静的木族和灵族聚居等。
    目前他们进入的地方,就是冥族的地盘。
    因为大部分的异族带着麾下的混血种们去修真界强攻了――他们几乎是倾巢出动的,留在魔界的人,当然就少了。
    可是异族也不是傻子,每一个组群里,当然还是会留下那么几个顶尖的战力,来保护老巢的安全。
    刚才的冥族人,是正好被禹天泽发现的巡逻探子,是习惯性地在外游荡来着。可惜那家伙有立大功的机会,却没能抓住机会,一下子就被禹天泽看见,又一下子,就没了小命了。
    接下来,所有的修士,开始往自己身上拍符。
    为了避免他们被异族顶尖战力发现,圣元宗中人带出来的、仙宫出产的匿息符,就派上了很大的用场。一张符能保证十二个时辰气息消失,对于潜入魔界来说,可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牧子润双手齐动,一边给自己拍了一张,一边也给他师尊拍了一张。
    禹天泽负手而立,姿态再潇洒不过。
    一切准备停当,禹天泽又一挥手,抛出一件法宝把大军隐蔽起来,于是他们就这样无声无息地,顺着冥族人来时的方向,快速地遁行而去了。
    没多远,果然就见到了一片石制的……建筑。
    尽管看起来都很古朴很有历史感的样子,但是毋庸置疑,相比人族的低调奢华来,真是显得十分地,贫穷。
    很多修士见到后,都似乎有点明白。
    如果他们居住在这样的地方,恐怕,也会想要去夺取更好的……
    禹天泽手里拿着一个罗盘,对着那一片建筑,开始检测。
    罗盘转动得非常快,才短短几分钟,就给出了好多个结果。
    这里没有十级的异族,但是九级的,却有好几个。
    而禹天泽他们这些修士里,跟九级异族差不多水准的大乘期修士,只来了三个保驾护航的,其他人中,最强大的就是跟禹天泽这样的合体期――他是可以算作一位大乘期修士来使用的,但合体期的修士,也就二十来个,其他的实力就比较低了……不过好在最次的也是元婴期,深入险地不是那么容易的,金丹期的都没敢让他们跟着。
    总体来说,他们要和这个冥族的聚居地对战一场是没问题的,而且多半还能胜出,可胜出的代价,肯定也是不低的。
    ……他们来到这里的目的不是为了跟人死杠,而是争取在老巢里找找异族有没有什么后手,让他们这么用尽全力地侵略修真界。
    于是,别正面对上是最好的。
    在跟牧子润商议过后,禹天泽很快做出了决定:“择两位合体与本座、本座弟子一起潜入其中打探消息,尔等在外掠阵,若是见到本座的讯号,就做出动乱,让本座等人能够借机离去。尔等可听明白了?”
    现在这个队伍基本上已经确定了由禹天泽说了算,他这么一出声,其他人当然也没有异议,就纷纷答应下来。
    禹天泽也不跟他们多说,把牧子润一拉,又挑了两个特别敏捷灵巧细心的合体修士,一行四人使了个障眼法,就飞速地从偏僻处,潜入那驻地中了。
    也是因为匿息符还很管用,他们的动作又是极快,这冥族的驻地并没有发现他们的潜行,即使是巡逻队,也还是老样子在四周走来走去,完全没有发现,已经有来自修真界的探子,彻底深入了他们的老巢中……
    禹天泽等人穿行得很小心,一边潜伏,一边也小心地探听冥族人的交谈,试图从里面得到一些消息。
    也许是因为他们没想到真的会有修真界的人潜入进来,冥族人也会彼此猜一猜修真界里异族跟人族的战事结果,目前的战况等等。
    禹天泽他们听得百无聊赖――毕竟他们的消息是较为闭塞的,并没有什么很新奇的事情说出,直到突然间,从他们的口中,听出了一点特别的东西。
    “现在人族占据上风又如何?等异兵出世,有他们好瞧的!”
    “可惜早了些年,否则哪会让人族得意……”
    “说得是!人族也只能得意这点时间了!”
    “哈哈哈哈!真希望异兵快点培养成功啊!”
    “快了快了,他们才是最完美的……”
    禹天泽听得有些不爽,同时隐隐也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但前世生活在信息爆炸时代的牧子润,却感觉自己好像听到了……某些电影台词一样。
    什么培养,什么异兵,什么完美的,怎么感觉跟做人体实验似的?
    牧子润愣了一下。
    话说,不会是真做什么鬼人体实验吧?
    ……想想那黑晶玄石的特殊性,说不定还真有可能。
    不过,不管是不是人体实验,还是得先看了再说。
    牧子润就跟禹天泽示意了一下:师尊,咱们顺着找找?
    禹天泽一挥手。
    另外两位合体也更谨慎了,仔细斟酌之后,就往那很隐蔽的地方寻找过去。
    没多久,发现了有九级冥族人看守的、好像密室一样的地方。
    牧子润往袖子里摸了摸,找出一瓶丹药来,分发给两个合体修士。
    那两个合体修士吃下去后,诧异地发觉……好像什么也没发生。
    他们转脸看向牧子润。
    牧子润传音过去:“等一下,出手务必利落。”
    两个合体似乎明白点什么,点点头。
    然后,牧子润再掏出一件法宝,它看起来像是个香炉。
    一旦他把圣元输入进去,就可以激活了它,里面传出来的香气,就连大乘期的修士,也能晕厥一分钟左右。
    这里的是九级冥族,当然也不例外。
    禹天泽和牧子润是没关系的,他们体内运转的圣元不在被迷惑范围之内,两个合体吃了解药后,也没差。
    但他们现在需要做的,是在这一分钟里找到那个被迷了的九级冥族,然后悄无声息地干掉他!
    事情很顺利。
    修真人士耳聪目明,那九级冥族本来也没刻意躲避,他在这里的目的就是震慑,所以被迷倒后身体一歪,自然而然就有肉体倒地的声响。
    一行四人迅速来到侧面的一间屋子里,就看到了地面上躺着个灰扑扑的人影。
    他们毫不犹豫,一起动手!
    在各自力量最强的神通下,也在牧子润迅速甩出的隔音阵盘的相助下,那九级冥族就真的死在那里了。
    然后,牧子润再布下个隔绝气息的法阵,放出异火。
    很快冥族被烧成了灰,就不会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了。
    修士们松了口气,利用破阵符打开密室,钻了进去。
    在这里,真该庆幸异族的术法阵法都远远不及修士,否则的话,想要进去其中,就没有那么轻易了。
    再度无声地进入密室后,禹天泽等人,都嗅到了扑面而来的淡淡腥气。
    而这里的气息除了腥气以外,居然跟修真界的气息很接近了,应该是有很多灵石被摆在这里。
    可灵气对异族来说应该是很不舒服的才对,怎么这里反而会不同?
    牧子润像是想到了什么,拉着禹天泽,唤住两个合体,快速往这密室的深处走去。
    之后,他们就看到了一个巨大的池子,几乎就是用灵石砌成的。
    在池子里,翻滚着很多赤裸的肉体。
    有婴孩的,也有几岁的孩童以及更年长的……总之,从刚出生到成年形态,都有。
    而他们不管是男是女,七窍中都有灵气在疯狂地涌入,每一分每一秒,他们的实力都在不断地提升。
    这速度,比起按部就班地修炼,都要快得多了。
    禹天泽看着那些双眼紧闭的,好像傀儡一样的惨白肉体,心里禁不住地泛起一阵恶心的感觉。
    他差不多也明白点什么,几乎就要作呕。
    牧子润低声道:“这些可能就是异兵吧?”
    只要发挥一下想象力,基本就能猜到这是什么了。
    不管怎样,反正绝对不能留下就是……他有预感,这些异兵,很可能就是异族死硬不肯退去的倚仗。
    为防夜长梦多,牧子润直接说道:“无论异族打什么主意,全部毁掉就是。”
    两位合体深以为然。
    禹天泽冷哼一声:“布下隔音法阵。”
    牧子润答应一声,迅速出手。
    接着,禹天泽双掌搓动,释放出足有近乎一丈方圆的巨大雷球!
    而后,雷球入水,把所有的异兵全部笼罩其中,在连串的“辍毕焐中,那些惨白的躯体,也都化为焦炭一样,彻底失去了生机!
    禹天泽冷声道:“此处有异兵,其他各处未必没有。我等当即刻离去,前往其他异族聚居之地,查探一番。”
    牧子润紧接着说道:“以有心算无心,趁其不备,能毁去多少,便毁去多少!”
    两位合体修士也是深吸一口气:“……是,我等知道。”
    就和来时一样,一行人照旧布下隔绝气息的法阵,不让这里的情景被他人发觉。然后他们再度悄无声息地离开,与那些同来的修士们会合。
    也没有多说什么,禹天泽吩咐众多修士与他们一起离开,去寻找其他的异族聚集地。而在路上,他们才把新得到的消息,一一告知。
    修士们自然是义愤填膺,也各自做好准备。
    ――不管会遭遇什么,都要把那些所谓的异兵,全都捣毁干净!
    181尘埃落定
    事情进行得很顺利,因为禹天泽与牧子润他们足够小心,又有各种手段找到那些异族们的聚居地,渐渐地,一个接一个地方的异兵,全部都被毁去了。
    与此同时,通过搜集各种消息,修士们也慢慢知道这异兵到底是怎么回事。
    异兵,原本是七种异族在经过多族混血后,意外发现的一种新的个体。
    ――本来那些混血种混血的次数越少,就越是容易区分究竟被哪个种族驱使,但混血的多了,混血和混血通婚,当然也会生出多族混血来。
    混血种的优势很明显,他们通常可以结合父母双方的优点,然而一旦混得多了,就比较难说了,所以,一般情况下,也是尽力不要让多族混在一起的。可是这样的事情并不能完全遏制,突然有一天,在很不被看重的多族混血中,突然涌现了一位天才!
    那天才修炼的速度非常快,短短时间就赶上了很多本来备受看好的异族天才,再过段时间超越他们,简直是突飞猛进,让人诧异无比。
    如果不是有一位跟他血脉共鸣的异族能够压制,他甚至可能在成为异族第一高手之后,干脆能叛出族群或者干脆统治整个族群。
    后来,异族们才知道,这个多族混血之所以修炼这么快,是因为他在混合了七族血脉的同时,更是能吸收整个魔界所有的天地之气!有异族顶尖强者拿出许多灵石来做示范,就收获到了更大的惊喜――他连灵气,都可以吸收。
    或者说,对他来说所有的天地之气都不是限制!
    这个发现让异族们燃起了熊熊的野心之火。
    如果多一些这样的天才……
    如果这样的天才都能被某个异族控制……
    如果让这样的天才占领修真界……
    那么这整片大陆,里里外外,都归他们异族所有了!
    魔界虽好,但人族到底强盛超过每一个异族,七族之间似有若无的联合才能稍稍压制人族,如果人族在不断的繁衍中再度崛起,恐怕倒霉的就是异族了。
    有了这样的想法,众多异族终于彻底合作。
    他们开始不断琢磨七族混血里,哪些是超越常人的天才,又要这些混血天才在怎样的情况下,能被特定的异族操控。
    这也就是牧子润所想的人体实验了。
    事实上,在经过无数年的研究后,异族们还真的研究出来了。
    之前池子里浸泡着的,就是他们利用黑晶玄石和很多混血种交配生出来的,被称为“异兵”的多族混血,他们被控制着,在被灌注出七级的力量之前根本不允许从池子里走出。
    而且,如今的情况是,基本上只要保证被池子培育五十年,就可以让他们达到七级,出来之后再进行一定的培养,九级十级,都能很快达成!
    现在被浸泡的,正是第一批异兵。
    他们只被浸泡了三四十年,还没有完全成熟,更不能立刻投入使用。
    然而,如果按照异族们最初的想法,假若是在下一次的八族聚会后呢?
    那时,至少已经养出两批异兵了,就等同于,异族中可能会多出成千上万的,堪比大乘、渡劫的修士。
    到那时,这样的战力投入战场,修真界必然会遭遇一场绝大的浩劫!
    而如今异族们死守不退的原因,也很明确了。
    既然已经拼到了这个地步,不如再坚持一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