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1

仙宫之主逆袭[重生] 作者:衣落成火

      时间,第一批异兵成熟后,让他们加入战局――那样虽说是没有几千上万的顶尖强者那么多,可一二千、三四千是没问题的。
    照旧能够左右大局。
    到了那个时候,人族修士这占据上风的势头,必然会被压制,或者会势均力敌,或者异族反而会重占上风了。
    修士们急慌慌地把所有异兵干掉之后,才是禁不住的后怕。
    有一个合体修士就问道:“禹道友,我们现在该如何是好?”
    禹天泽很果断:“离开魔界!”
    牧子润也明白师尊的意思,连忙帮着解释:“我们杀死那么多的异兵,就算再小心,也过了好些天了。异族们就算一开始没注意到,现在差不多也该有反应了。如果我们不趁机离开,再晚一点,可能会被异族包围,到时候,我们非但不能把消息传递回去,反而可能会折在这里……”
    此言一出,众修士秒懂。
    当下他们也焦急起来,就紧跟禹天泽身后,纷纷使出压箱底的手段,想要尽快,而且尽可能隐蔽地,离开魔界。
    禹天泽没让他们失望,果然是一路安排仔细,牧子润负责查缺补漏,让他们有惊无险。而且,事情也当真如同牧子润所说,异族们发现了异兵被毁的噩耗,整个魔界,都暴动起来。
    差一点,他们就离不开了……不过好在,他们终究还是安全离开。
    回归之后,禹天泽等人要做的第一件事,当然就是把异兵的事情,全部告诉给修真界众多顶尖的强者知道。
    尤其是,他们已经竭尽所能去毁灭那些异兵了,可谁知道那些异兵,是否就是全部呢?到底还是得多留意一下为妙。
    只是这些,就不是他们操心的事情了。
    ?
    事情不出禹天泽师徒俩的预料,在知道异兵的事情后,修真界的顶尖战力们愤怒之极。作为虽然繁衍力很强但其实并没有野心要前往魔界征服的人族――就连魔门中人,也觉得修真界更为舒坦――反而被异族的“被害妄想症”而搞得差点就要山河破碎了,当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然后,顶尖战力们召集了一群高端战力,其中又包括禹天泽和牧子润,以及如今已经有了赫赫名头的年轻一代们,一起闯进了魔界中。
    因为大部分异族的战力都在修真界,而修真界里也被大能们使用计谋,伪装起来拖住了他们,加上一个“兵贵神速”,几乎在魔界的异族们还没有彻底反应过来的时候,修士们在魔界也掀起了一场大战。
    从此,魔界也是血流成河,一个又一个的聚集地,在修士们堪称翻云覆雨的手段下,被一一地拔除了。
    同时,那些顶尖战力用神识四处搜索,终究还是找到了一些异兵池子的漏网之鱼。
    魔界的所有异族,都被屠杀得一干二净。
    尽管仙宗修士或者有多多少少的怜悯之心,但是魔门没有。
    甚至魔族等几个驻地里对魔修有用的东西,也都被魔修们瓜分一空――同样的,也有一些让仙修有点兴趣的东西,被仙修拿走。
    后来,魔界的噩耗,到底是传到了修真界的异族们耳中。
    当异族们知道自己的根基几乎毁去,连抱以厚望的异兵也被铲除一空后,士气顿时大为下降……
    修士们明显地占据了上风。
    而原本叛逃到异族那边的魔门修士,他们虽然大部分已经被当成炮灰死在了战场,还有小部分活着的,在这次也成为了异族泄愤的对象。
    异族和人族,仇恨不同戴天,再也无法在这个世界上共存!
    在一方誓死抵抗,一方想要杀尽入侵者的氛围下,人族和异族,又足足经历了好几十年的,总是不能断绝的战争。
    人族死了无数,异族死得更多。
    终于,在异族快要灭族之际,少部分的年轻纯血,在大量混血种的掩护下,离开了修真界,回归魔界中。
    他们躲藏到极为偏僻的远处,为异族留下最后的种子。
    修真界的顶尖战力们发现了。
    但是仙宗和魔门,都没有去斩草除根。
    天道有警告,异族到底是类人族群,整整七个种族,他们侵犯在先,人族有足够的力量把他们打得一蹶不振,但是不能就此将他们彻底灭族。
    否则,除灭一个智慧种族带来的恶果,会成为孽气,缠绕在所有参与灭族的修士身上,等到他们将来试图飞升的时候,就会成为九九轰天灭绝玄雷,把他们劈得灰飞烟灭,转世都不成了!
    不过,异族带来的劫数,也在修真界里彻底消弭。
    从此,凡人回归正常生活,重新建立更好的秩序,修士们也与从前的每一天一样,修炼,修炼,直到成仙的那一天。
    ?
    正罡仙宗,雷火殿里。
    禹天泽与牧子润相对坐在一棵巨木之下,这是几乎快要百年的多族大战后,他们难得惬意的时光。
    如今的禹天泽,已经突破到大乘期了,而牧子润,也成为合体中期的修士。
    他们的进境之快,让整个修真界都极为震惊,可是以他们曾经那样高强度厮杀对战的情况来说,好像又并不是那么奇怪了。
    师徒俩接受了正罡仙宗给予的更好的待遇,各自手捧一盏仙茶,享受着浓郁的灵气,也享受安谧的气氛。
    突然间,牧子润笑了:“师尊,最近到处都挺热闹的。”
    禹天泽掀了掀眼皮:“他们还在找圣元宗的踪迹?”
    牧子润点了点头,依旧笑着:“战事刚刚结束时,弟子便让长老们回去了。但仙宫的东西太引人觊觎,如今各大仙宗魔门都腾出手来,自然也想要知道那‘隐世门派’究竟是个什么来历,还有多少好处能够分一杯羹了。”
    禹天泽冷哼一声:“一群贪婪之辈!”
    牧子润附和着:“师尊说得是。”
    不过,那些人再怎么想要知道,都是不可能的。
    奉禹岛在他的操纵下,无论如何,也不会暴露出来。
    牧子润目光温柔地看着对面的青年,依旧一身重紫华服,依旧俊美仿若天人,依旧是坏脾气喜怒不定……但每一处,都叫他爱慕不已,眷恋不已。
    一时忍不住,他稍稍凑近了身子,亲吻在禹天泽的眉心,舔过他已然有些皱起的眉头,轻声叹道:“师尊放心……”
    那是他给师尊留下的后路,是他和师尊亲手打造的“家”。
    不会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够将它夺走。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终于完结了……我都卡死了。
    本来就是想写个谈恋爱的文啊,收尾怎么这么困难!
    过几天会写牧子润的前世番外,大家如果还有什么想看的番外,可以提出来,我斟酌一下。
    182番外:前世
    穿越到修真世界的牧子润,发现自己几乎是一穷二白,而且还总是被欺负的对象,身体的资质也不怎么样……要是这样下去的话,以后的生活,大概也会很凄惨。不过还好,他发现自己意外背了个系统,功能齐全,应该值得谋划。
    而自打他发现在这个世界里没有力量的人总是会早死之后,他对未来的规划,就更加认真了。
    根据他的经验,目前所在的九阳门,其实只是个不怎么样的门派,不仅门中制度一般,很多仗势欺人的事情也不少见。
    如果他上辈子做生意也这么发展公司,大概早八百年,就得倒闭。
    不过,对于牧子润而言,九阳门只是个落脚的地方,要说真有什么归属感,那是完全为零……很快,他混熟了后山密林,小心翼翼地积攒材料,小心翼翼地合成丹药,提高修为。他还会掩藏身份,利用这些丹药以及系统合成的法器,去外面的坊市换取其他需要的东西。
    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好几年。
    牧子润很低调,低调到收敛实力装作只是小有奇遇而能进入内门的普通弟子一样,慢慢地修炼,慢慢地积累资本。
    当然,因为有太多需要的东西了,他也真的遇到过不少磨难和不少机遇,在系统的帮助下,他也全部顺利渡过了。
    不知不觉,就是好些年。
    他经历过生死,救过很多人,也遗忘过很多人。要说最大的收获,就是一次意外比卷入事故后,去了海外群岛,救下了一位因为自己的弟弟被人害死而几乎走火入魔的刀修。
    牧子润很欣赏那个刀修,所以帮着他算计了敌人,坑死了对方一票人,而也许好人是有好报的,在坑死那些人后,他得到了几样珍贵的东西,最终发现了一座宝岛……然后他再度九死一生,把宝岛炼化,让刀修帮他管理。
    这时候,他觉得他也许可以建立一个势力。
    当然,这个得先慢慢来,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那个九阳门,太局限了,他想要有更广阔的前景,迟早都会离开。
    不过,很多事情也不会真如他所想那么轻易。
    当牧子润结丹之后,他被拉拢了。
    虽然这已经是他掩饰过的实力,可是九阳门呼声最高的未来少门主也不知是怎么回事,礼贤下士到了他的头上,他没办法,也只能跟着虚与委蛇,最多是再从他手里敲些东西回来,算是弥补他那不太爽快的“精神伤害”了。
    期间,牧子润仍旧经常出门游历,也仍旧遭遇了很多事。他闯过很多禁制,去过很多绝地,每一次去,都能得到很多东西,而最终他也会把这些东西都化为自己的实力。他看到了无数的背叛,也看到了无数的冷漠,看到了恃强凌弱,也看到了重情重义却没有好下场……这个修真界,太畸形了。
    天上地下,牧子润渐渐只能信任自己,和他手里这在炼虚期就一定会离开的系统了。有时候,他觉得这也挺悲哀的。
    牧子润的实力还在不断地进步,又过了几十年,他通过各种手段顺利把灵根变成了三灵根,又变成了双灵根,修炼也更快了。
    只是,要想真正变成单灵根,他所需要的东西,还欠缺太多。
    再后来,牧子润结婴了,也似乎成为了少门主一系中牵扯不开的人才,之后有一天,他接到了少门主的通知,要去伏杀一个人,抢夺他身上的东西。
    牧子润没办法推脱,暂时又还需要九阳门落脚,就抱着出工不出力的心思,按照要求准时去了。
    但是他没有想到,少门主要伏杀的,居然是那个人。
    他更没有想到的是,出卖那个人的,会是那个人的师尊。
    牧子润觉得这事真是太可笑了。
    那个人叫做禹天泽,也是牧子润在九阳门里,唯一看得上的人了。
    而禹天泽的师尊,叫做明鸢,是个蠢到极点的人渣。
    ――其实以牧子润基本在九阳门里那事不关己的状态,能知道禹天泽,也是因为禹天泽太出名了。
    他是这修真界里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拜的师尊很没用,却凭借自己的本事,反过来把师尊给供养出来的,堪称修真界最孝顺的弟子的人。
    整个九阳门都知道禹天泽有多么在意他的师尊明鸢,甚至不惜损害自己的修为,去反哺明鸢,让明鸢能够从根本连结丹都困难的废物,变成元婴老祖。
    全部都是禹天泽一手造就,就算是报答师恩,起码也报答了几十个来回不止了。
    九阳门中的人,尽管都觉得禹天泽喜怒无常脾气大,不敢去招惹他,却还是没有一个人不羡慕明鸢。
    牧子润也是其中的一个人。
    两世为人,他比其他人更知道,能做到像禹天泽这样有多困难,他也曾经想过,如果禹天泽的师尊是他……不,或者他只是禹天泽的徒弟,他都愿意去相信这样一个人。
    旁人觉得禹天泽脾气不好,可牧子润却觉得,禹天泽再怎么脾气坏,但他的心性,却胜过九阳门里的所有人。
    只可惜,他们没有交集。
    而禹天泽的眼里,除了他的师尊和师门,也不会去多留意其他。
    牧子润一直很遗憾,但他也并不强求。
    他其实更是知道,禹天泽在九阳门的名声不好,很大程度是有他那个假惺惺的师尊动不动地“发善心”有关,他怎么看怎么虚伪,可禹天泽就是孝顺,他又能怎么样呢?就算去提醒,恐怕也只会让禹天泽对他印象不好吧……这种家务事,他知道,他是没办法插手的。
    他能做到的,也只是偶尔替禹天泽说几句中肯的评价而已。
    结果,牧子润却发现,那个虚伪的明鸢,为了什么所谓的“爱情”,不仅把禹天泽拥有仙宫的消息告诉了少门主陈一恒,更陪他过来一起围杀……
    那一刻,牧子润无比惋惜,对明鸢也无比憎恶。
    牧子润知道禹天泽是个光明磊落的人,他得到仙宫之后,以他对九阳门的心思,必然不会独吞,可能只是想借此让明鸢更进一步后,就把很多好东西献上,让九阳门发展壮大的。
    可怜那些满心贪婪的家伙,因为那些贪欲,要害死这样的人。
    牧子润不准备让他们得逞。
    虽然他不可能出来跟禹天泽同生共死,但他可以动一动手脚。
    所以牧子润很干脆地,在禹天泽拼杀到最后的时候,借机放了一条细缝,提醒禹天泽,从他这里逃脱!
    让牧子润欣慰的是,禹天泽相信了他。
    而让牧子润悲哀的是,禹天泽却到底被阻截了,没能真正逃走。
    禹天泽是个爱憎分明的果断之人,见事不可为后,就自爆了。
    牧子润心里觉得有些空,他不知道产生了什么想法,唯一能感觉到的,却是一种深深的遗憾。
    没能和禹天泽结交,真是太可惜了。
    禹天泽自爆后,陈一恒也没能达成自己的目的,禹天泽的仙宫,根本没有出现,
    陈一恒愤怒至极,明鸢则温声安慰,只有牧子润,离开之后,禁不住地冷笑。
    以陈一恒的凉薄,明鸢这根本没什么潜力的元婴,一旦利用价值消失,有他的苦头吃!明鸢做的最错的一件事,就是把他真正的靠山害死。
    他牧子润会擦亮眼睛,等着看着无耻之人的下场!
    然而等牧子润回去自己的房间后,却在入定时,发现了仙宫。
    他一时愣住了。
    禹天泽留下了遗言,竟然将仙宫送给了他……
    牧子润怔愣了很久,到底一声长叹。
    他想着,禹天泽留了遗物给他,他跟禹天泽也算是朋友了,以后,他也有了理由,可以为禹天泽报仇了吧?
    像陈一恒和明鸢那种人,都不应该活下来。
    有了仙宫的牧子润如虎添翼,他不仅顺利将灵根洗到单灵根,修为也是突飞猛进。一座仙宫作为他的底蕴,他更快地建立了圣元宗,逐渐发展壮大,变得有了真正可以安身立命的资本。
    后面的事情,不出牧子润的意料。
    明鸢是没有价值的,等禹天泽死后没几年,陈一恒在发现他除了真元雄厚外甚至战斗力还不如金丹真人的时候,就跟他疏远了。
    没有禹天泽撑腰,没有陈一恒看重,明鸢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
    他的“善良仁慈”镇不住想来打秋风的弟子,他的“温柔单纯”在没有大把抛洒出去的资源的前提下,也没人在乎。
    他变得很穷,变得再也维持不住一位元婴的体面。
    连一些金丹真人,都比他更有威信。
    明鸢后来自荐枕席,去给陈一恒做了男妾,陈一恒受用之后,再度抛在脑后了。
    再后来,明鸢以元婴之尊,居然会被其他的金丹折辱,更甚至,成为其他金丹的禁脔,成为他炫耀的资本。
    慢慢地,辗转很多人。
    再终于有一天,一位魔修把他带走采补,又是很久以后,牧子润才在某个机缘巧合的时候,发现了他干枯的尸骨。
    牧子润冷笑着,把明鸢烧成了一把粉末,抛进了粪池里。
    这样的人,也只配与恶臭为伍。
    之后的很多年,牧子润一直顺风顺水,就算遇到什么磨难,也总是会逢凶化吉。
    在这期间,修真界更是遇到了一场极大的磨难。
    异族阴谋之下,无数顶尖强者在八族宝界归来时被引入陷阱战死,只有极少数的大能逃脱,但人族的实力,已经被削弱到一种很低的状态了。
    接下来就是异族的大举入侵,异族的混血种和异兵被异族驱使,造成了无边杀戮,人族拼死抵抗,却仍旧节节败退,根本不是异族的对手。
    牧子润带领的圣元宗,因为近百年间以时间法阵修炼,又有仙宫里的无数珍宝护身,还有宝岛上的无尽资源,他们手持仙阵,成为修真界里不可或缺的战力,在异族与人族的大战中大放异彩。
    而牧子润本人的实力,更是在那段时间里,成为了顶尖的战力之一――当他有仙阵在手时,能镇杀很多异族的顶尖高手,为人族争取了很多时间。
    不过,修真界还是被瓜分了,人族被迫避居一隅,一边抵挡一边韬光养晦,接着,就是两三百年的大乱。
    后来,牧子润查阅无数仙宫典籍,跟无数顶尖强者做过无数实验,终于找到了那些似乎战无不胜的异兵的弱点,终于率领更多的圣元宗高手,以及人族中的天之骄子,把所有异兵杀死,同时,人族渐渐恢复元气,在经历无数苦战后,再度将异族驱逐,让他们重归魔界。
    牧子润因此得到了人族的气运,很快达到最后一步,渡劫飞升。
    在仙界里,他一样经历了无数事,也遭逢了许多好运厄运,最终成就了仙帝,成为不死不灭的存在。
    最后,牧子润留在无尽虚空里,双眼中是不断轮回的苍茫意境,他几乎化为大道,镇压这一方仙界。
    直到,下一个纪元的到来……
    ?
    牧子润从梦中骤然惊醒,一瞬间,仿佛有无穷无尽的孤寂笼罩在他的身上,大道的美好,人世的变迁,让他的情绪变得浅薄不已,到了终点时,他已经不知道自己究竟仍是那个一步一步走来的牧子润,还是真正已经化作了大道……
    这一刻,他的气息变得无比空鳌
    突然间,他感觉到了手掌中紧紧握住的一只手。
    修长柔韧,骨骼分明,让他好生眷恋。
    牧子润骤然睁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阖目在自己身旁休憩的,面貌极其华美的青年……他想起了曾经有过的最大的遗憾。
    可下一刻,他这样的感觉又消失了,涌上心头的,是满满的爱恋。
    不对,他不是那个独自一人走到最终的仙帝,而是有爱侣彼此信任相伴,有师尊疼爱看重的,尚且还没飞升的大乘修士罢了。
    师尊早已积累足够,如今,还在等他。
    牧子润的情绪波动,惊醒了禹天泽。
    他睁开眼,眉头微皱:“做什么?”
    牧子润听到师尊不耐烦的声音,忽然心情就定了下来。
    他伸长手臂,牢牢地将禹天泽搂紧怀里,亲昵地蹭进了他的劲窝:“师尊,我梦见……”
    禹天泽没听清楚,拍了拍他:“狗蛋,你说甚?”
    牧子润闷闷笑了两声,然后叹了口气:“师尊,我梦见你的前世啦……嗯,还有我的前世。害你的人,也全都没有好下场……”
    他絮絮叨叨,把前世的经历,一点一点都说了出来。
    那也许不是他经历过的,也许是他经历过的,但是谁知道呢?
    只有他跟师尊的缘分,他和师尊如今正在相守,才是最重要的。
    禹天泽听着自家徒弟的叙述,脸黑了,而听着听着,他的神情变得有些复杂,后来,也许还有些释然……虽然他不会承认。
    良久,等牧子润说完了所有,他才冷哼一声:“莫再想了。”
    牧子润点点头,温热的吐息,都喷洒在自家师尊的劲窝里。
    然后,他顿了顿,终于还是撒娇般地说道:“师尊,弟子刚刚觉得很孤独……”
    禹天泽眉头皱紧:“莫多想!”
    牧子润张开口,舌尖轻舔:“所以师尊,弟子,弟子有点忍不住了……”
    他的手掌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探入锦被之间,抚摸而去。
    昨夜虽有缠绵,但此时此刻,牧子润却仍是禁不住地,想要感知师尊的存在。
    之后禹天泽闷哼声响起,却自始至终,都没有拒绝牧子润的动作。
    便又是数度痴缠。
    “师尊……”低低的呢喃声响起,“师尊……我们永远也不分开……好不好?”
    “……哼。”
    第183章 番外:成婚
    最近修真界发生了两件大事,堪称耸人听闻。
    其中第一件,是正罡仙宗年轻一代无冕之王的禹天泽,在突破到大乘期没多少年的时候,就离开了宗门自创一派了,同时,只比禹天泽低上一个境界的、禹天泽自己□□出来的徒弟牧子润,也跟着他师尊一起走了。
    而第二件,就是这一对师徒俩,决定结为道侣。
    本来像第一件这样的事情是很常见的,大树繁茂了就要分枝,很多特别优秀的强者境界到了,也免不了想要自创个门派玩玩,也能跟自己出身的宗门守望相助,一些大宗的附属门派,就是这么来的。
    只是……
    他禹天泽和牧子润建立的这个门派,叫做“圣元宗”。
    它可真是个整个修真界都如雷贯耳的名字。
    ――大家都还记得,大约十年前才终于结束的异族大战中,出力最大的不是九大仙宗,而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隐世门派,他们带来了很多便利,给战争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但现在他们居然宣布,自己是禹天泽建立的?
    吓人呢吧!
    百年前禹天泽的修为才多少啊!
    跟这第一件事比起来,第二件本来应该会在修真界造成轰动的事情,反而退居二线了。就算惊悚,也悚不过第一件事去。
    而最让人纠结的,是这对师徒居然广发邀请函,要广邀宾客,去参加禹天泽的宗主登位大典,以及同时举行师徒俩的成婚大典……未免也有点太过嚣张了。
    可是,偏偏这事儿太让人好奇了,不管是接到请帖还是没接到的,便全都是蠢蠢欲动了。
    真想去看啊!圣元宗到底在哪儿啊?简直是抓心挠肝,欲罢不能。
    ――而真正被邀请的人,则在那邀请函上所写的当天,在他们宗门外面,看到了巨大的飞行傀儡。
    清一色统一飞鸾式,规格和形貌都是一模一样。
    这飞行傀儡飞得非常快,每一个傀儡都可以装载几十个人,在短短的半天时间里,就顺利地来到了海上,又在短短的一二个时辰中,带着他们穿梭了无数云海,无数迷雾,临近了一座海岛。
    之后,又是穿行护岛大阵――这些大能们仔细打量两边,都诧异地发现这大阵密密麻麻层层叠叠,要是一个不小心陷进去,就算是大乘期的强者,也够喝一壶的――这一刻,来客们对这奉禹岛圣元宗的忌惮,就又多了几分。
    进岛后,看见的就是仙家福地一样的存在,灵气浓郁到几乎让人窒息,遍地都是奇花异草,远处有很多灵气汇聚的山峰,近处的山峰环绕着成片的建筑群,这规模,这架势,都非同小可。
    如果只算面积,占岛为王的圣元宗也许还比不上九大仙宗,可论起仙家气象来,已经不差了。
    这就更让人惊异,那禹天泽和牧子润,是怎么在整个修真界人士的眼皮子底下,弄出这么个大摊子,还创立出圣元宗来的?
    肯定奇遇不凡!
    当然,很快又有人想起来,好多年前的确在海面上有海岛出世,难道说,这师徒俩就是那时候得到海岛,然后经营出这偌大的宗派了?
    这才多少年……
    在这奉禹岛上,人也很多了。
    大能强者们神识一扫,就很容易地发现,整个岛上跟他们气息相似的人,足有二三十个,合体的数目也是不少,炼虚化神都挺多,元婴金丹一样庞大。
    这数量,是比不上九大仙宗的,不过论起本事来都很不弱,要是九大仙宗想要吞掉这圣元宗,也得花费很大的代价――尤其是,在跟异族战争时他们能拿出那些东西,谁知道他们是否隐藏着更好的呢?自然而然的,奉禹岛的神秘,也就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了。
    更何况,这圣元宗还有个为大劫出大力的名分在呢,想拿来当邪魔围剿,也是不能――这不禁又让人怀疑了,当初圣元宗那么高调地出现,是不是也是禹天泽早有算计的?
    如果是那样的话,这一对师徒也就太过可怕了。
    各种各样的想法,在来客们之间蔓延。
    圣元宗的弟子们将客人们纷纷引入座位,这宴席也已经摆好了。
    来客们发现,被邀请过来的人除了仙宗的之外,魔门的……也是不少。
    随着几声钟鸣后,一身重紫华袍的俊美青年,就在一个长相极其英俊的蓝衣修士扶持下,站在了高高的石座前。
    然后,他一拂袖,坐了下去:“今日本座登临宗主之位,当与牧子润结为双修道侣――诸位请坐!”
    众来客:“……”
    就没见过致辞这么简单说话这么直率做事这么干脆利落的!
    牧子润仍旧那么稳重,笑容也仍旧那么温柔,心里着实是非常高兴。
    不管怎么样,今天就是他结婚的日子――就算跟师尊滚床单已经滚了一万遍,但非法同居和成婚结伴还是完全不一样的。
    至于这些不知道抱着什么目的过来的宾客,谁在意呢?他们就是来观礼的而已。
    当然,也不是没有让牧子润高兴的事情。
    就比如说现在正坐在魔门那边的,实力比自己低了好几个档次的,一对狗男男。
    其中之一就是他原本的情敌锦鸡小白脸儿,本来他是想要找个机会干掉他的,可还没等他想办法呢,异族混战开始了,而等异族混战搞定后,牧子润更惊喜地发现,这锦鸡小白脸儿被他自己的师弟给压了!
    这简直是天大的喜讯――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比想抢你男人的男人被另一个男人“干掉”来得更解气吗?
    单看锦鸡小白脸儿他男人那一脸的病娇样,就知道这家伙从此再也不能勾三搭四拈花惹草……牧子润觉得,不单是自己感觉到暗爽,整个修真界的美人,不分男女,都得感谢那家伙的男人。
    牧子润的思绪拉回来。
    在大喜的日子里,他实在不应该把心思分给前任情敌,就算情敌再倒霉,也不值得他用这吉时来幸灾乐祸。
    于是,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今天显得更华美的师尊身上了。
    不管看师尊多少次,他总是会被吸引,无法自拔……
    禹天泽的表情很冷酷。
    今日,他将成婚。
    作为师尊,总不能让狗蛋开口,便只能他来了。
    在宣布了成婚大事后,禹天泽再拂袖。
    顿时,楚孟和刘仁星兄弟俩,就抱过来一个大鼎,点燃祭天香,让那烟柱直直上升,直通云霄。
    禹天泽看了牧子润一眼。
    牧子润立刻凑过来,心情有点紧张。
    禹天泽冷哼一声,觉得如此徒弟,当真羸弱,至今也无长进。
    随即,他就逼出一滴心头血,送进那大鼎之内。
    牧子润深吸一口气,默念了三声“我要结婚”后,也同样施为。
    下一刻,两人齐齐宣誓。
    由禹天泽引导,牧子润笑着配合,对天起誓不离不弃,生死与共,从此仙路之上,不可分割。
    而等他们宣誓完毕,那两滴在大鼎中融合在一起的心头血,则又分成两半,立刻回归到两人的眉心之内。
    这时候,禹天泽能感觉到自己跟徒弟有了莫名的联系,而他紧接着,又接收到徒弟满含情意的目光。
    禹天泽:“……”
    牧子润:“师尊……”
    禹天泽再拂袖:“诸位请尽情享用!”
    至于其他的事,他现在什么都没想!
    这就结为道侣了。
    接下来的觥筹交错,各方贵客的心思莫测,互相试探,都没有再进入到师徒俩的意识之内。
    当时间越久,他们感受到彼此之间的联系越深,心也跳得越快。
    禹天泽从没有过这样的感受。
    之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