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

重生之天王法则 作者:童柯

      《重生之天王法则》作者:童柯
    简介:
    上辈子,于澄运气不好被蛇精病缠上。
    总算重生了,却还是摆脱不了那个执着的蛇精病。
    这是一个上辈子是天王,这辈子继续攀登娱乐圈顶峰的故事。
    cp已定,闵(攻)x于澄(受)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于澄,闵 ┃ 配角:元韶 ┃ 其它:
    ☆、法则01:以真乱假
    第一章演戏从重生那一刻起
    罗圣医院急诊科大门口,焦急等候许久的副院长刘易来回踱步,这位泰山压顶不动分毫的人物此时是强制的镇定,他不停低头看表,上面已经显示凌晨3点了,怎么还没送到?
    围绕着他的是一排以最快速度从全市各地赶来的名医,所有医生脸上都是严阵以待的紧张,不由的让不知情的其他医生紧张了起来。
    这位传说中的病患,应该是某个大人物!
    猛然,一道刺耳的救护车警示铃由远及近传来,没多久,救护车就在大门口停下,刘易连忙赶了过去,其他医生纷纷帮忙从车上抬下担架。
    这个时候,人们已经看到躺在上面的人,一个几乎看不清样貌的青年,染着一头红发,像刺猬般倒竖着,只是被撞后有些耷拉下来,还化着视觉系浓妆,把原本一张不大的脸上当做调色板。这让人怎么都想不通,这样一个像地痞混混的青年为什么能让刘院长这么紧张?
    “你们都跟着我!”刘易扶着担架叫上几个急救科的医生。
    “刘院长……您要亲自手术吗?”虽然有心理准备,但有几个医生还是惊到了,要知道刘副院长现在已经很少自己主刀,上次省议员的单子都被拒绝掉了。
    “不是我难道是你们吗!?”
    很快,随着担架和十几个医护人员一起进了急救室。
    两小时后,手术室上的红灯转为绿灯,几位医生随着刘易走了出来,摘下一边口罩,眼中原本的激动紧张都已经沉淀了下来,甚至刘易的眼中透着一丝晦暗。
    而他们救治的青年此刻已经躺在加护病房里,原本还没注意,此刻青年的脸色竟是灰白的,带着一股死气。他口中罩着氧气罩,无力垂着的手上挂着点滴,而一边放着心电监视仪,仪表上的心跳线路趋近平稳,看到这里,几人都明白,这个青年恐怕是熬不过今晚了。
    其实青年本来也没受什么外伤,不过是普通的交通意外。但他今晚喝了不少酒,严重的酒精中毒再加上吹了晚风,冷气进入体内,就这样一口气没缓上来差点嗝毙,现在呼吸相当微弱。
    也只能算是这纨绔子倒霉吧,没有意外估计待会就要宣布死亡了。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医院上演,已无法让他们唏嘘。
    待送走外支的医生后,回来就看到其他医生都站在加护病房外,等待着他。
    “刘院长,里面的人是谁?”见刘易过来,一人上前问道。
    刘易有些体力不支的扶着墙坐下,重重叹了口气,半响,才缓缓说道:“你们是不是以为他就是个地痞无赖?”
    难道不是吗?众人不敢答话,心中想的竟然被猜到了。
    “呵,其实以前我也和你们一样,以为他就是个……”
    “那他?”刚转正的医生方潜是所有人资历最浅的,马上被众人派出来打头阵,他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待会会向院长提出辞呈,今天的事你们都不要吱声,有什么我来担待。”刘易一生见过的大风大浪不少,有时候道理法律都是不管用的,强权才是真理。
    “为什么,副院长?”要知道副院长可是这家医院的老资格,还是全国的外科权威之一,有什么事能严重到让他提出辞职。
    刘易答非所问,望着加护病房的方向,“那里躺着的是珠宝世家gino的继承人。”
    “就……就算这样,也不需要……”方潜有些语无伦次,gino珠宝,是国际上众所周知的奢侈品品牌之一。
    但其他医生显然都不乐观,只能期待gino家的家主不会将这种责任牵连到医院。
    淡淡的摇了摇头,“如果只是这样我也不用这么紧张,这个人还是我们医院院长千金内定的未婚夫,你说一个享誉全球的珠宝世家继承人再加上市内最大医院的准女婿,要是人死了,我们这群‘救治不及’的人难道不该给个交代吗?只希望这事不会牵连到你们……”
    像是用了全部力气,说完后刘易从口袋中掏出电话机打给院长罗启申,这才发现白袍里没放这东西,只能暂时作罢。他也到快退休的年纪了,就算真出了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这些小青年才刚起步啊。
    方潜这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除非有奇迹不然里面的人是肯定挺不过看明早太阳的,不管和他们这些人有没关系,但上头的人总要有个发泄怒意的出口。
    几小时过去,东方刚露鱼肚白,只有刘易和方潜还留在加护病房门外静静等候。
    已经浑浑噩噩的方潜靠在玻璃壁上,他突然打了激灵,也不知是冷的还是吓的,透过玻璃窗望着里面躺着的人,渐渐缓过头,对还坐在不远处的刘易哆哆嗦嗦道:“院、院长,他……他死了!”
    刘易脸色一变,猛的站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看到心电监视仪上显示着一条直线,而那刺耳的“滴――”的声音隐约从房内传来。
    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绝望。
    “不对,又有了!”顾不得形象,刘易突然转头看了眼又喊了出来。
    原本形成一条直线的监视仪上竟然又出现波纹,而且幅度越来越大,两人的心跳也如同那死灰复燃般的线条跳动着,他们知道躺在里面的人牵动着他们的未来。
    直到心跳波动恢复到正常人水平,两人才长长舒了一口气,也许里面的人应该是挺过危险期了。
    “我们进去吧!”刘易率先推开门,却被方潜拉住了。
    “是。”喏喏应声。
    虽然他是唯物论者,但这样死又复生的情形,在这凉飕飕的半夜也免不住让他背脊一阵发凉。
    “医学上短暂的停止心跳又活过来是有不少案例的,慌什么。”刘易冷冷瞥了他一眼,径自开门进去。
    接触到刘易突然威严的眼神,方潜马上停止脑子里的胡思乱想,两人一起走了进去。
    床上的人微微动了动,随后缓缓张开了眼,似乎一下子适应不了强光,眯了眯眼。
    当他适应了外来的光线,眼底闪过一道隐晦的精光,在别人还没发觉前就消逝不见,看到两个白大褂的人,他一手拿掉了口罩,眼神虽然还有一丝迷茫,但吐字确是相当清晰:“我是出了车祸?”
    没想到这纨绔子的声音那么好听,方潜心中赞叹。
    “对,你有印象了?”刘易忙说道。
    缓缓点了点头。
    “刚才一瞬间我感到自己像是要窒息了,但忽然好像又舒服了,看来真的喝多了。”
    你哪里是喝多了,简直就是喝的太多了!方潜默默想着。
    于澄无奈的抚着额头,一双像是能看透心事的眼望着刘易,“我现在头还晕着,没问题的话,让我安静的待一会吧。”
    语气很淡,但却有着让人无法违逆的气度,如果不是那身令人不敢恭维的装束,刘易和方潜真的会以为是某个世家公子。
    人既然没事了,而且报备给上面的理由也是现成的,酒精中毒导致短暂窒息,这样想着,刘易两人也就顺理成章的出去。
    直到房门被关上,眼中最后那一丝迷茫也褪去,于澄的眼神恢复了本身的冷漠凌厉。看着周围略显落后的医疗设备,再结合这个身体里的记忆,这里的确是百年前的世界。
    能够确定,还是原本的时空,只是空间相同,时间不同。
    一切都像梦境,他颤抖的抬起这双陌生的右手,他射杀了那个不可一世的男人,逃出了那人的掌控。
    好像永远不会倒下的男人终于无法再控制他了。
    但那个男人死了,他自己也同样死了。
    他应该轻松了,但却笑不出来,那个唯我独尊的男人似乎永远都不会死。但就那么苍白的倒在他的脚边一动不动,一双死沉沉的眼眸就算死了也还是紧紧锁住他,像是灼热的岩浆迸射出令人恐惧的疯狂,那股铺天盖地的执念像是跨越了时空笼罩着他,似乎那人还活在世界上某个角落,随时会扑上来撕咬。
    于澄狠狠闭了眼,来到这个地方,那个男人不在了!不在了!不停对自己进行催眠,于澄扯出难看的笑容,才慢慢开始整理记忆,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也叫于澄,今年18岁,年幼时父母飞机失事,只留下他一个孩子,而作为家主的爷爷为了他的安全,也为了留出时间处理那群蠢蠢欲动的亲人,刻意放纵他成为一个纨绔子。只是当把那些叔叔阿姨的权利都分散了后,发现这个最宠爱的孙子因为感情问题,成为个彻头彻尾的二世祖,挥霍时间、玩弄女人、互相攀比,、狂玩乐,几乎只要是纨绔子能干的都干过了,一时的放纵竟几乎失去了这个孙子,让他追悔莫及。
    而原身彻底堕落的源泉正是他名义上的未婚妻,罗圣医院的千金罗伊儿。经过几次劝说无果后,于老爷子也无可奈何,总不能将孙子困在法国吧。
    前世于澄的生活还是圆满的,有深爱他的母亲,深情的妻子,巨星的事业,只除了那个可怕的男人。
    大约理清了记忆,换了环境的紧张感也渐渐消除。刚开始醒来的时候,若说没有紧张恐慌那是不可能,但凭借着演技压制了其他情绪,借尸还魂这样匪夷所思的事并不是所有人能够接受的,而他也没兴趣被当作实验体给那些科学家。
    才想了一会的于澄就犯了一丝困顿,渐渐睡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法则02:不变应万变
    没想到这一睡竟然过了整整一天,等他清醒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正要起身,却感到身上一股粘腻,幸好这家医院设施完善,加护病房隔壁就配备了洗浴室,皱眉看了眼身上从昨天都还没换下来的衣服,就走了出去,看到急匆匆路过的方潜,“你,过来下。”
    波澜不惊的命令口吻,有些居高临下,但这样至少让人不会怀疑是否本人。
    忙得头晕脑胀的方潜猛然听到这声音,才回神看到闹腾了大半晚的祖宗,疑惑的指了指自己,“我?”
    点了点头,打开病房门,示意他进来。
    方潜犹豫了半刻,虽然现在很忙,但这位祖宗是万万得罪不得的,只有硬着头皮进去。“于少,有什么吩咐?”
    “不会耽误你多少时间。帮我买一套休闲服回来,待会放在病床上。”并没有刻意纠正方潜的称呼,按照原本那纨绔子的性格,作为这家医院的准女婿,这样的称呼理所应当。
    目前,他还不能改变的过于彻底。
    “好!那没其他事,我就先出去了。”当方潜抬头时,回答他的是于澄离开房间的关门声。
    真是个二世祖!难道不知道尊重人吗?
    进入浴室,看到镜中照出的人,虽然已经有些心理准备,还是蹙起了眉,太惊悚了,他看不清这张脸到底长什么样。
    整张脸在厚厚的妆容下有些五彩缤纷,深黑色的眼线和蓝色的眼影再配上那头醒目的红发让一向淡定的于澄想要砸了这张脸。唯一让他不反感的也许就是眼中还未完全褪去的哀伤,这是一头用浮华来掩饰脆弱的小狮子,一想到这个身体的前主人是因为那样一个女人变成现在这鬼样子,他就忍不住叹息。
    经历了前世,这样的痴情让他最大的感触不是感动,而是恐慌,执着过了头害人害己。
    至于原主喜欢的那女孩,只不过太过傲气,看不起挥霍人生的原身,恶言相向,甚至最后还彻底戏耍了一番让他彻底崩溃。
    原身从小在爷爷的照顾下一直顺风顺水,几乎没遇到过任何挫折,可终究缺乏了父母爱,加上爷爷虽然溺爱但却严厉,让他有叛逆心理的同时又孤独,但遇到罗伊儿后,原本游戏人生的态度也从量变升华到质变,彻底改邪归正,希望让罗伊儿另眼相看,只是没想到一切都是对方的一场游戏,她从头到尾都厌恶于澄,瞧不起、蔑视这些字眼也许都可以用上。
    想到这里,对原主人那丝不满也淡化了不少,花了半个小时才洗掉了头上和脸上的颜色,露出了本来面目。
    再次看到镜中的自己,于澄停滞了一下。
    这张脸没有多英俊,但有一种浑然天成的味道,上一世他的脸长的过于阴柔,美的超越女人,那样一张脸也为他带来了不少麻烦,这麻烦有女人,也有男人,他一直希望能有一张男性轮廓的脸,而面前这张已经合格了。
    事实上,上一世的于澄看过的美男美女多如过江之鲫,眼界自然是高的,面对镜前的身体,他也只是表示还不错。
    如果用外人的眼光来看,站在镜子前的男人目测身高不低于180cm,希腊神似得修长却不显柔弱的身材,六块腹肌是他前世怎么也锻炼不出来的,立体的轮廓棱角分明,挺直的鼻梁,再加上那双琉璃似得琥珀眼,即使不是顶级的英俊这依然是张能够一瞬间吸引人的脸孔。
    不知道原来的主人是怎样的糟蹋,才毁了这些。
    而原来那位是个嚣张的主,认识的不认识的,都不会在乎他长相气质如何,因为那糟糕的纨绔性格和暴躁的脾气已经让人无法消受了。而现在被于澄附身后,原本在这具身体上的戾气暴躁消失了,加上于澄本身气质的潜移默化,才有未来于天王的雏形。
    于澄到并不在乎自己长的如何,只要不是前世那种美的雌雄莫辨的就可以。
    既然已经知道了长相,他又花了几分钟洗了个战斗澡,到不是他想那么快,而是前世带来的习惯,作为一个行程满满当当的巨星,洗澡有时候也是种奢侈,他还记得前世的经纪人说他再继续这样,有可能会过劳而死。
    围着一块浴巾就出了洗浴室,猛然看到拿着衣服站在那里的方潜,两人对视了一会,淡定的拿过衣服,大家都是男人,于澄到没觉得需要避讳什么,无比自然的走近房间里穿上衣服。
    直到衣服被拿走,方潜才回神,本来他也没打算待在这里等这个纨绔子,但刚买回衣服就碰到刘副院长,让他还是乖乖伺候这位少爷,心底有些怨怼,只是看到刚才那一幕,原本心里的所有想法都烟消云散了。脑中只是呆呆回荡着刚才那销魂的场面,他干嘛对个半裸男害羞,不过是个身材有点好,样子有点帅,眼神有点深邃还有点该死的性感的二世祖罢了!
    不过没想到那张脸洗干净竟然长这个样子,前后反差也太大了吧。
    之后在方潜的陪同下,他做了各项检查,同意留院观察三天。
    这三天,却没有一个人过来探望他。也没觉得有什么好难过的,那些狐朋狗友知道他出事,逃避责任都来不及怎么会来看他?
    终于,这天是于澄能正式出院的日子,阳光高照,光线洒在洁白的床单上,给人一种圣洁的感觉。看着窗外的绿意盎然,心情也莫名的好了起来。
    打开窗户却看到惊悚的一幕。
    放眼望去黑压压的一片人潮,却几乎是静音无声的。有男有女,他们带着渴望的眼神高举着牌子:【少爷,早日康复】
    【少爷,你是我们永远的少爷】
    ……
    “这下面是怎么回事?”刚看到方潜进来,于澄指着人潮。
    凑近窗户,方潜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还不是那个叫……哦,对叫元韶的巨星。”
    “元韶?”于澄惊异的发现在原主的记忆中竟然有印象,只是记忆像是涂了层水雾。
    “昨天因为过度疲劳住院了,那些人是闻声而来的粉丝,幸好她们没发什么声音,不然医院都要被折腾死了。”刚来了一位祖宗,怎么又送来一位。
    “知道了。”没有继续探索的兴趣,于澄在上一世已经36岁了,摸爬滚打中成为了天皇巨星,他被冷藏过,被泼黑过,被媒体污蔑过,被影迷遗弃过,但最终结果是他又站在了巅峰,他把所有的热情都投入在自己的娱乐事业中,让他对于其他人事物都表现的过于平淡,缺乏兴趣,也许正因为这个原因,也间接导致他上一世的悲剧。
    换好衣服,于澄准备出院,他反感医院的味道,冰冷中带着血的气息。
    走出门后他缓步走在走廊上,这一层似乎除了他就是不远处的一间房门外站着几个挺立的保镖样子的人物。
    走廊上只有于澄的脚步声,宛若弹着琴键,清脆而沉稳,似乎每一步都是艺术。
    四个保镖带着墨镜,却无法掩饰镜片后的凌厉锋芒,察觉到他们的视线,于澄敛下眼睫,默默的走了过去。
    保镖们本来也只是想警告这人不要接近这间房,没想到那人这么配合,但于澄走路的神态步伐异于常人,这样的人反而引起他们的警惕。
    “元韶,你再休息会吧,这样工作会超负荷……”这时,一个急切中带着一丝恳求的声音从那间房里传来。
    门突然打开。
    “不用了,已经耽误拍摄进度了。”男人回头说道。温和而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决,磁性的声音犹如午夜浮|而过的月华。
    这个声音舒服的能轻易让任何人沉醉,但不包括于澄,虽然他对第一次见面的元韶也给出相当高的评价。
    有一种人,即使只是简单的站着,也让人无法忽略,元韶就是。
    元韶也发现外面有人,视线对接。
    从于澄的角度来看,这是个相当的完美的男人,即使见过的顶级美人不少,甚至有超过这个男人容貌的,但却依然无法和元韶相比,这种吸引力是与生俱来的天赋,这么想着,于澄也扯住一个淡淡的微笑,硬是被他笑出了点真诚的味道,寒暄道:“你好,元先生。”
    在于澄观察元韶的时候,元韶也同样在观察对方,只是他奇怪的是于澄给他似曾相识的熟悉感,凭着强悍的记忆力,却是没见过这样的人物。
    这个年纪,有着成年人都无法比拟的冷静睿智和那处惊不变的态度,过目难忘的男人,这是元韶对他的评价。见对方打招呼,愣了愣,很快反映了过来,元韶笑着点了点头,“你好。”
    “别走正门,刚才在外面的人和我说人数几千了,你还是从侧门离开吧!虽然也有一部分在,但少点!”说着,简宴就收拾好东西准备待会和元韶共进退。
    反正也劝不住元大明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见元韶转眼望向自己,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澄笑道:“我叫于澄。”
    作者有话要说:
    ☆、法则03:该出手时就出手
    “于先生,如果要出去不妨与我一起?”见于澄要出医院的样子,神使鬼差的邀请了。
    现在整家医院都因为这个男人而处于焦灼状态,随时都有可能造成骚乱。曾经的于澄也经过这样疯狂的粉丝围观,现在的他并没有心理准备去尝试那种被人拥挤的感觉。
    刚要拒绝,但元韶却不同于表面看上去的温柔,戴上墨镜和鸭舌帽率先走了出去,不给他一点拒绝的机会。
    于澄叹了口气,就当去体验下这个时代的粉丝吧。
    到了侧门外,几人躲在门内的柱子后边观察外面的情形。于澄才算知道简宴刚才那句“少点”粉丝的含义,这少点的概念就是放眼望去依旧黑压压的一片,苦笑了一下,果然很可观。
    “抱歉,让你经历这种场面。”注意到于澄唇边还没淡下去的苦笑,元韶语含歉意。
    “很有趣的体验。”说这话是放马后炮?虽这么想,但于澄也不会失去应有的礼貌。
    这人的受欢迎程度,是在他当年巅峰时期才有的。
    于澄的反映总是不断给他惊喜,元韶很好奇,到底什么事才能让这少年变脸。
    “于澄,待会先坐我们的车一起出去可以吧?”镜片掩盖了那抹精光,简宴抢先问道。
    但熟知简宴的元韶却是知道这是在算计什么的表情。
    “啊~~~~~~~~~~~~!”
    “啊~~~~~啊~~~~~!!!!”
    “少爷!少爷!!”
    当元韶的身影一现身,平静的场面就像是点燃了定时炸弹,猛然爆破。“少爷”的称呼是所有粉丝对元韶的昵称。
    很快,粉丝前赴后继的汹涌而来,气势强悍到让于澄刚恢复的身体引起一阵耳鸣。训练有素的保镖纷纷形成圈状将他们几人围了起来不让粉丝接近。
    停下脚步,一双骨骼分明的颀长手指轻轻抬向空中,所有人的视线就像被这双手定格一般渐渐停下了骚动。
    令于澄想到了前世某些漫画中那些一呼百应的人物,只是这搞笑的动作由元韶做起来很自然。
    “大家千里迢迢过来,元韶很感动。只是这里是医院,为了其他患者,可以保持安静吗?”温润的笑意宛若沐浴春风般的涤荡人心。
    再普通的一句话,但却传入每个人的耳中。
    粉丝们虽然还是疯狂向前涌,但却安静了不少,一个人,一个手势,一个微笑瞬间平息了混乱的场面。
    人气,气场,人格魅力,这个男人一样都不缺,于澄开始渐渐有些佩服了,就算是前世的他也不一定能做到,当然他绝对不会认为这和那张祸害似的脸有关系。
    实在无法指望一个柔美的男人做出特有男子气概的事情。
    两人在人群中挪步,不是不想走快,只是围观人群多的只能挪步。
    “有人晕倒了!”一道声音划破热烈的空气,瞬间降温。
    停了下来,事关歌迷的事情,元韶不可能放任不管,而简宴已经让保镖疏散人群,快速来到晕倒的人面前。
    那是个未成年的少女,穿着校服,应该是从学校请假偷偷过来的,她脸色发青,似乎很痛苦的捂着胸口,另一只手拽着元韶的海报。
    几人分头去叫医生,于澄默默观察少女的状态,迈步走了过去。
    他蹲在少女身边,掰开她的眼皮,又打开她的嘴观察舌苔,拿起手把脉,立即道:“所有人都散开,她需要新鲜的空气!”
    干脆而肯定,本来围着的人都不自觉让开。
    当发现说话的人是个俊美的男人,有些小声议论开来。
    “这人是医生?好专业的样子!”
    “好帅啊,我想当他的病人。”
    “刚才和少爷一起出来的,难道是少爷的专属医生?”
    “极品男人的身边果然围绕着极品男人,好禁断哦!”
    ……
    “退开,五米。”淡淡的声音带着不可违逆的语气。发现周围人只是小幅度后退,于澄不自觉地散发前世天皇气场。
    人潮又退后了些。
    对于周围人的合作满意了,于澄又再次观察昏倒的少女情况,完全没注意自己已经成了人群的谈论焦点。
    “医生来了!”这个时候,从不远处赶来几个闻讯的医生,其中一个就是于澄刚到这个世界上认识的副院长刘易,来到中心地带的真空位置。
    看到在昏迷少女身边是那个他做梦都想不到的二世祖,这个世界玄幻了吗?谁来告诉他这个二世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于少,能麻烦您先离开吗?我们需要把患者抬到急诊室!”刘易选择比较温和的方式,小祖宗嗳,您老别玩了啊!弄出人命管你什么背景!
    说完,瞪了眼随后而来的方潜。
    方潜觉得自己好委屈,刘院长只是让他为于澄跑腿,谁知道这位小祖宗能跑来这儿。
    于澄点了点头,对方潜他还是颇有好感的,正准备站起来。
    但刚来的医生看到于澄,纷纷表示不满。
    “这个小青年,别打扰我们查看!”
    “哪里来的,这儿不是玩过家家的!”
    ……
    相对于刘易知道于澄的身份,其他人可没那么客气。
    一时,他成为医生眼中的众矢之的。
    于澄做好急救措施,早就站在了一旁,听到这些话也只是不知可否的笑了笑。
    本来事不关己的简宴只是在一旁看戏,但元韶唇边的笑意却让他惊讶,那并不是平时公式化的完美笑容,而是真实的笑意。
    “你怎么了?”元韶回头问道。
    “没……没什么。”简宴暗暗压惊。
    “你!”医生们瞪大了眼睛,气的正想开骂。
    这时地上的女孩缓缓的睁开了眼,随之而来的是一片哗然声,女孩的清醒让所有医生都噤声,脸色有些尴尬。
    谁都没想到原本要急救的女孩子,只因为于澄的措施得当,就好了。
    “你现在感觉如何?”于澄不理会那些医生的眼神,他只做自己力所能及的帮助,蹲身问道。
    “唔……嗯?”猛然醒来看到放大的俊脸,少女一时没有反映过来。
    “还有哪里不舒服吗?”不厌其烦得重复问了一句。
    少女顿了顿,睁大了眼。
    当看到于澄,少女惊叫出声:“有,我要你的电话!~~~~~~”
    元气十足的声音,看来是完全没有问题了。
    点了点头,起身站了起来,但动作却优雅到极致,就像是古老的贵族般,“元先生,我们走吧?”
    “好。”元韶欣然答应。
    也许是周围对这样的突如其来的大起大落还没反映过来,粉丝们和医生们都呆呆的目送几人进入保姆车,然后扬长而去。
    等所有人回神时,连车的影子也看不到了!
    “哇~~~神医”一个少女第一个说了出来。
    “好帅……”双眼闪烁着星星状的女生。
    这时再也没有人注意这些有些尴尬的医生们,包括刚才昏倒在地的少女。
    刘易和方潜互相对望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不敢置信,这真的是那个他们听闻的纨绔子吗?
    这样的男人都是纨绔子,那栋梁该是什么样的?!
    车子在街道上平稳地行驶,保镖在前排稳稳地握着方向盘,而本来应该在后座的简宴在副驾驶位上,后面的气氛却诡异的寂静。
    收回思绪,望向从刚才报了个地址就闭目养神的于澄,问出了所有人心中的疑问:“于先生知道刚才那位女孩得了什么病?”
    睁开了眼,毫不在意的说道:“她面色苍白中发青,脉搏加快,瞳孔放大,很可能是脑缺氧,但没有呕吐和体温上升,情况并不是很严重,至于晕倒可能是心情太激动,这样的情况不适合移动,给她足够的新鲜空气就有可能转好。”
    这样的解释虽然听起来很简单,但需要洞察力和精准的判断力。
    简宴忙问:“那于澄你其实是医生?”
    太年轻了吧!?
    于澄解释的仔细,而且刚才那当机立断的判断又恰好出现在医院,也只有医生说的通,虽然一开始见到他谁也不认为他是,更像某个古老家族里保持礼数的年轻贵族。
    “不是。”于澄有些哭笑不得,如果不是以前他的粉丝也有因为这个原因晕倒的,而且状况很像,他也不会直接过去做出急救措施,还是前世的习惯在作祟啊!
    “那你想做医生吗?”简晏看似随口问了一句。其实在探究于澄到底是做什么的,看年纪应该还是学生吧,但那谈吐举止怎么看都像成年人,经过历练的那种深沉气度是怎么也模仿不了的,这样一个外貌和气质都上佳的人,要是带入娱乐圈里……
    于澄沉默着。
    就当所有人都以为他不会再回答,沉默又再次弥漫的时候,于澄突然出声。
    他的眼神是前所未有的坚定,幽幽的望着前方:“不,我有更想做的事,非做不可。”
    作者有话要说:
    ☆、法则04:被赶出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