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

重生之天王法则 作者:童柯

      门的纨绔子
    “哦?是什么?”简宴忙问道。
    连元韶都很感兴趣的侧耳倾听。
    “是……到了,就在这儿停吧。”正要说发现已经开到目的地,于澄停止和他们之间的谈话,打算步行进去。
    “既然已经送到这儿,就让我们好人做到底吧?”虽然是疑问句,但被元韶这么问出来相当坐下结论。
    表面温和,实际上也许并不是如此?
    那微笑背后猛然绽放的玫瑰花背景是怎么回事,如果一定要形容,就是耀眼的杀死所有黑暗生物的绅士笑容。
    无所谓的点了点头,有人要当免费的司机他没理由拒绝。
    由于这里是离闹市不远的别墅区,门口的守卫检查进出车辆相当严格,一看到陌生的车子,二话不说栏了下来排查。
    “对不起,请出示证明,或者你们要拜访哪一位户主,我们可以帮忙联系确认。”警卫礼貌的问向车内人。
    像元天王乘坐的保姆车,自然是措施严密,这样一辆外表看起来的普通的车子,即使是炸弹都炸不掉那铁桶般严密的车身,更不要说玻璃是从里面可以看到外面,但外面是休想看到车内一分一毫的。
    于澄摇下车窗,看着车外的警卫小王。
    当见到于澄的脸,小王就已经认出来了,虽然和之前那位感觉上相差很多,但之前那位主太能闹腾,他们这群警卫早就记住了整个别墅区哪几张脸是绝对不能得罪的,这里住的人非富即贵,但只要是人都不希望因为一个无理取闹的家伙无缘无故失去自己的工作,而那[于澄]已经动用势力开掉了整个别墅的好几个警卫和物业。
    “于少,您回来啦!不知道是您,请原谅我们!”先道歉肯定是对的,小王反射神经很快点头哈腰的鞠躬。
    “让我们进去。”摆了摆手,于澄表示没事。
    之前那位的性格已经深入人心,他也没兴趣特意去改变,如果他温声安慰,说不定这些人会觉得自己被撞的有问题了,改变还是循序渐进比较好。
    呆呆的望着车子扬长而去,小王才反应过来,“今天这位怎么那么轻易放过我们了?”
    “鬼晓得,大概是知道了他爷爷做的事在害怕了吧!”警卫b说道。
    小王这么一想,才算知道原因了。
    而至于他们口中爷爷做的事,在于澄下车的时候就看到了。
    别墅里面的个人物品都被摆放出来,而大门已经被链条锁上,几个工人还在搬运东西,例如花园里的几辆跑车。
    看到这样的情景,本来打算离开的众人也都跟着下车了。
    这位少爷该不会要被赶出家门了吧?
    而很快就有人回答了他们的疑问,在指挥工人搬运的男人似乎注意到了刚下车的于澄,当看到于澄的打扮到是愣了愣,但一向是老太爷得力助手的他很快就恢复冷静,面不改色的走了过来。
    于澄认出了这个男人,于卓昱,是爷爷在他十岁的时候从外面领养来的孩子,比他大两岁。本来是想给年幼的于澄做个伴,但奈何之前的于澄把他当做下等人,一直没瞧得起过于卓昱,认为他不过是家里花钱买来的佣人,微不足道的下等人。
    一直把老太爷的命令当作圣旨的于卓昱忍耐着跟在于澄身边,即使被侮辱也默默承受,而有一次闹的实在太过分,在几个狐朋好友怂恿下要于卓昱“和一非洲仆人表演限制级画面”,这件事闹得太大,老太爷于浅年知道了事情后,把于澄赶回了国内,而于卓昱也因为这件事而让满是愧疚的于浅年老太爷将他安排在身边亲自教导,没有几年的时间,于卓昱没有辜负老太爷的希望,将go打理的有声有色。
    记忆里的于卓昱是个消瘦白皙,长相相当精致的男孩,但因为那永远冰封般的表情却让人更有欺负的欲望,没想到几年不见,这个人从小冰块长到了大冰块,这也是于澄没有一下子认出走来的这位风姿卓绝的男人。
    如果按照记忆里的印象,于卓昱是厌恶[于澄]的,厌恶可能还不够,更多的是憎恨吧,[于澄]将他的尊严骄傲信念都踩在了脚底下,毫无疑问的,如果[他]不是于浅年唯一的孙子,于卓昱绝不会轻易放过[他]。
    而于澄年少轻狂,又没有父母的教管,自然受不了就因为这么个“下人”而被赶回国,这两人两看相厌,一见面就天雷勾动地火。
    于卓昱冷冷望了眼脸上已经“干净”的于澄,随后又像是看到什么脏污移开了视线,原本想说的话也开不了口,看到这个纨绔子他就想吐。
    “我们到那边去说吧!”于澄指了别墅不远处的僻静过道上。
    原本的纨绔子肯定一见到于卓昱肯定会先叫骂,然后不断出口污秽的话,于卓昱已经准备好再次承受侮辱了,他只要把自己要办的事办好,然后马上飞回法国就行了。
    这个二世祖,他一刻也不想见。但却出乎他的所料,二世祖不但没有骂他,还知道避嫌,不过这些他没兴趣知道,犹豫了会还是点了头,现在他的拳击已经能在地下黑市拳中排上名号,不再是以前那个任人随意欺辱的孩子。来之前老太爷也吩咐他,如果纨绔子对他做什么,他可以反击。
    下车的元韶几人知道于澄的家务事他们不方便听到,默默的看着两人向远处走去。
    来到过道上,于卓昱冰冷的开口:“这次过来因为老太爷看不过去你在国内的所作所为,决定把所有房产和户头都冻结了,我已经把你的个人物品都搬出来了,在老太爷气消之前,你是得不到任何帮助的。”
    于澄观察到,于卓昱对他的态度相当冷静,没有一丝浮躁。按照于澄曾经做的事,于卓昱恨不得杀了他吧,他的记忆里浮现的是于卓昱那滔天恨意像是要洞穿[于澄]眼神,让本来的[于澄]不敢再找他麻烦。
    于澄可不会认为于卓昱真的因为感恩而不恨他,要知道感恩的是于浅年,而不是他这个孙子,把自己的恨意却是收的一点一滴也不剩,压抑在心底,能够掌控自己情绪的人于澄都是欣赏的,即使这是一只随时会亮出獠牙的猎豹。
    说完后,于卓昱就打算承受于澄的愤怒了,但等待了许久也没有等待,抬头却看到于澄微微笑意的脸,同样一张脸,现在笑起来却给人一种看到天使的错觉,这个想法也只是一瞬间,于卓昱觉得自己疯了,而原本心里更像是逃避灾难一般的越发厌恶于澄。
    现在他竟然看不透这个二世祖,难道他又有更深的阴谋对付自己?不可能,这个愚蠢的家伙能有什么深沉心机。
    “除了这些外爷爷还要对我说什么吗?”对于这个身体的爷爷,于澄还是很尊重的,这是个伟大的老人,将家族事业在最适合的时间转移到国外,半个世纪的时间就成为国际知名奢侈品,更是成为国人的骄傲,这样一位享誉国际的老人是值得任何人尊重的,再加上对前主人虽然严厉但却相当溺爱的态度,于澄承接了身体,自然也承接了那部分的记忆,他实在很想亲自去见见这位爷爷。
    “希望你好自为之。”说完,于卓昱却像是根本不想多待一般的准备离开。
    “那么,你呢?”于澄没有阻止他离开的步伐,只是淡淡的反问。
    “什么?”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
    “你没有要对我说的话吗?”顿了顿,才再次开口:“比如,恨意?”
    没有回答,像是死寂了一般。
    猛然大声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的眼泪都要笑出来,而远处的元韶等人看到的就是那个看起来像是冰块般的男人突然的狂笑。
    然后,如同从牙缝中挤出来的单词,是一句于澄很熟悉的法文,“你没资格。”
    “既然不恨,是打算做我哥哥了?”这个孙子不争气,于浅年的确是有打算培养于卓昱的想法。
    虽然外面盛传于卓昱才是真正被看好的继承人,但于澄知道,以于浅年那古板传承的思想,是不可能传给“外人”的,而于卓昱不过是他的代替品,以后他继承后的助手位置,即使这位助手也许比继承人更优秀。而这一点相信于卓昱也是清楚,却还是甘之如饴,于澄无法理解这样的报恩思想,前世也有对他好的人,却参杂了各种利益目的,但他不觉得有什么不好,各取所需罢了。
    “你是谁?”转头盯着于澄,如同一只随时伸出爪子的豹子,弟弟这种词汇怎么可能出自这张欠揍的嘴里。
    于澄狂肆一笑,在于卓昱防御不及一下揽过他的脖子,贴近耳廓,暧昧的气息喷在对方的耳际边,“你说呢,也许我不是于澄~~~”
    这随意的轻佻语气不正是以前的于澄对女人的态度,猛地推开他,于卓昱恼羞成怒道:“滚!纨绔子!”
    作者有话要说:
    ☆、法则05:脸蛋是永久通行卡
    世上的事总是那么奇异,原本一直奇怪于澄今天的行为,因为于澄堂而皇之的承认,反而不相信了。
    而这正是于澄要的,他不想去模仿以前那个二世祖,但也不想被当做借尸还魂,最好的办法还是让人雾里看花!
    “哈哈哈”这次换成于澄被逗笑了。“有没有人说过,板着张脸不适合你,还是这样好!”
    于卓昱恢复冷脸,他就不该高看这纨绔子,恶劣的败类!
    接下来,于澄并没有阻止一辆辆在普通人眼里价值连城的跑车被搬运走,也没有去拿自己被扫地出门的物品,而是像一个旁观者一般静静的看着。
    而直到于卓昱离开,两人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嗯?你们还没走吗?”等到人去楼空的时候,于澄才注意到从刚才一直没有离开的几人。
    你现在才发现我们啊喂!简宴心中呐喊。
    “需要帮助吗?”元韶先开口询问。
    只要看的出来都知道,这位大少爷是被家族[隔离]开来了,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看于澄那淡定的态度,想来也估计和家族一些勾心斗角的事有关系吧。
    这一整天的诧异已经快让简宴承受力不错的心脏饱经考验,现在有向麻木的方向发展。要说元韶平日里待人是不错,但也没有热情到这程度,一直帮衬着这位才见过一次面的少年,虽然他自己也对少年很有好感还有那挥不掉的熟悉感,甚至想怂恿少年来当明星,相信一定能大红大紫。
    但这个念头在看过少年的住处后就打消了,以少年的条件,不可能来当明星吧。
    好吧,他是可以将元韶这不一样的态度看作这位天王终于开窍了,打算尝试一段不错的友情吗?要知道元韶的朋友的确不少,但都是主动贴上来的,而要让元韶心里接受的朋友,简宴还真从没见过。
    “不用了,谢谢。我回学校住,已经耽搁你不少时间了!”于澄婉言拒绝,就算两人的确有点惺惺相惜的味道,但说到底还是陌生人,即使他现在穷的揭不开锅,也没求助的打算。再加上他记得刚才元韶似乎要赶着去工作,因为自己已经浪费时间。
    即使于澄话语中没有赶人的意思,元韶也不方便再待下去,他不是个喜欢强求的人骨子里带着股绅士精神,和简宴一起再次坐上车,赶到拍摄现场。
    而在回去的路上,说完接下来行程的简宴突然拍了下大腿,“我想起来他是谁了!”
    “嗯?”元韶疑问的看着简宴,示意他说下去。
    “但不可能啊……他……不,应该是我弄错了,差的实在太多了!”随即简宴又否定掉自己的猜测。
    “你说的是谁?”
    “就是那个时候侮辱你的纨绔子啊,你还有印象吗?去年你不是以董事的身份去参加一个捐助会,但那个纨绔子看到你以为你只是明星,让你去他生日会献唱然后被我们严词拒绝他还出口恶言,不,应该不可能,虽然长的很像,但这根本就是两个人……”说完,简宴越发认为自己的猜测是错的,刚才那个冷漠却稳重的男孩,怎么可能和记忆里的嚣张纨绔子打对等号,虽然都是富家子弟,但差的那是十万八千里好不好啊喂!
    被简宴这么说起来,元韶蹙起漂亮的眉形,他是想起来了。
    去年的确是有这么回事,从来没有人敢这样侮辱他,但事后他也不可能和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去计较,不过到把这个人给记住了,一开始看到于澄的熟悉感并不是错觉。
    于澄可不知道元韶他们已经想起他,在原来的[于澄]记忆中,这件事已经遗忘了,现在身体换了芯子,自然不会对那件事有印象。
    慢慢走出别墅区,在经过门口的时候,发现那个警卫小王在门口诚惶诚恐的询问他。
    他随意的回道:“帮我把别墅外面的垃圾都处理掉。”
    随后,像是想起了什么,走远的身影飘来一句,“谢谢!”
    选择性忽略了纨绔子那句谢谢,小王只觉得自己出现了幻听,他好奇的去看那[垃圾]到底是什么?
    却被震撼到了……那一堆限量版的衣物和一看价值不菲的日常用品,这些东西原来是[垃圾]?
    要说银行卡冻结了的于澄,现在是最缺钱的时候,就算用不到也应该把这些东西带上先。
    但一来于澄是个惫懒的主,二来他发现原主人的品味他实在无法认同,所以他只拿了一些相关证件就离开。虽然那些东西说不定可以换到不少钱来解决现在的燃眉之急,但不论是以前的[于澄]和还是现在的于澄,都不会做这么掉价的事。
    以前的[于澄]是不屑,现在的于澄是带着天皇巨星的习惯,他可以住的破旧可以没的吃饭,但他要维持自己的形象,一开始也许是职业精神,但后来这样的习惯已经深入他的骨髓,成为一种潜移默化的行为。
    走出别墅区,于澄拿出随身携带的钱包,里面只有几张卡和2000的现钱,应该足够度过一段时间了,要知道百年前的物价还没飞涨到可怕的程度,甚至后来天价的水果和矿泉水都是很廉价就能买到的。
    而他带着前世的能力,怎么都饿不死自己的。
    在接下来就是住处问题,前主人是有几个狐朋狗友的,但现在的他可不会再去联络他们。而原本只是对元韶随口说的[住校]似乎成了他唯一的选择。
    记忆里,[于澄]是有定下床铺的,只是从没去过学校,更不要说宿舍了,甚至全校师生都没认识他的吧,上一个学期全0分的成绩单交到于浅年手里的时候,把他气的吹胡子瞪眼,恨不得在于澄出生时顺便掐死,省的现在长大了来气他。
    没多久,于澄就来到正亚学院,看环境和构建都称得上全国数一数二的大学了,而原本的二世祖也不是利用关系进去,而是靠真本实力。
    至于原因,就是[于澄]名义上的未婚妻,罗伊骸
    当年被踢回国内的[于澄]对突然被安排下来的相亲极其反感,但当见到罗伊旱哪且祸那,却是真正心动了。
    而在于澄的印象中,那罗伊旱娜废嗟泵裁溃但这貌美,和前世经常对着镜子看自己的于澄来说,到没有多少惊为天人。
    罗伊菏窃诔璋下长大,女孩都是喜欢做白马梦的,罗伊阂膊焕外。但就在她幻想着自己将来的王子的时候,却出现了[于澄],一个除了家世外一无是处的纨绔子,一个只知道玩乐没有上进心的败类人渣。从一开始,她对于澄的偏见就极深。
    虽然很想拒绝,可罗伊汉艽厦鳎她知道以[于澄]的家世如果马上拒绝对自己没有利。从相亲到后来都表现的不错,忍着厌恶和[于澄]相处,甚至说出只要于澄和她一起考上正亚学院的话,就会考虑和他交往,而欣喜若狂的[于澄]信以为真,一改纨绔子的习性天天奋发向上,[于澄]只是没有学习的动力,但脑袋是聪明的,真的被他考上了。
    而他想要告诉罗伊赫飧龊孟息的时候,接到的却是罗伊鹤急溉シu留学的消息,到机场当面质问。
    罗伊翰沤自己的想法告诉他,她不可能和一个败类在一起,像[于澄]这样的人渣就该自身自灭……这一系列的话,将[于澄]彻底打入深渊,导致后来的[于澄]真的如她所说的放弃了自己,挥霍人生。
    更是对正亚学院反感之极,似乎只要[于澄]一踏入这个学校就会想到那场愚弄和羞辱,对这样的情况于浅年虽然气愤却是再也没有逼两人订婚,甚至[于澄]后来不上学也用关系打通而压了下来。
    但在于澄看来,罗伊褐皇且桓霰怀杌盗说拇笮〗悖一个十几岁年纪的小姑娘不懂得考虑别人的心情,只因为这样的无知而伤害了[于澄]好不容易要开始奋斗的心,也许无知是最伤人的。
    不是于澄偏袒之前的那位,而是[于澄]的记忆中除了对父母的渴望而得不到,就是孤独无依无靠,即使有一个一直宠爱的爷爷,但爷爷是家主又是祖孙的两代代沟,平日里严肃的爷爷给小小的[于澄]留下了不少阴影,长大后反其道而行之的叛逆娇纵起来,如果说这其中没有希望引起爷爷关注的成分在里面,于澄是不相信的。
    从另一个角度说,[于澄]只是个孤独的渴望爱却总是不断做错事而得不到谅解的可怜孩子,这样的恶性循环,让[于澄]身边越发孤独。既然代替了他,于澄自己是不会再招惹那位大小姐。
    这么想着,刚找了个人问了路才来到男生宿舍楼下。
    楼底下的管理员欧巴桑正和一个要进去的男生争辩。
    “大妈,我真的是因为家里有事才上学期没来,不相信你看我的学生证!”
    “不行,没有学校的证明我是不会放你进去的!”大妈有理有据,坚决不让男生进去。
    听着这样的对话,于澄犹豫会,还是走了进去。
    “等等,为什么他进去你没喊!”男生呲牙咧嘴,好不凶恶的瞪着那个悠哉进入的人。
    “那一看就知道是个有教养的孩子,和你这样的小流氓是不一样的!”欧巴桑马上反驳。
    于澄快走到楼梯口,才反应过来原来他们两人在说的人是自己。
    微微一笑,来到大妈面前,“这是我的学生证明,302是我的寝室号。”
    见到由远而近的俊脸,少女怀梦总是春的欧巴桑猛然感觉自己的心又死灰复燃了,脸微微红了起来,甚至看都没看于澄递出的证明,“没……没事,你可以进去了!”
    道了声谢,于澄就翩翩而去。
    “大妈,不带你这样的,这是区别对待啊,他不就长的好看了点吗?”男生不满的大声嚷嚷。
    大妈也不是吃素的,“你如果能长他那样,我也放你进去!”
    作者有话要说:
    ☆、法则06:努力不是一蹴而就
    他们的对话越来越远,于澄缓步走在楼梯上,与楼梯上擦身而过的人点头微笑,到是把对方弄了个愣神。
    这笑容是前世的他对着镜子千锤百炼的,只要换上一张还看的过去的脸都能杀伤力巨大,可惜他没有任何自觉。
    从医院出来再到了住处,到现在已经快中午了,当他走到寝室门后发现门还锁着,窗帘也拉着,这显示里面的人还在睡觉。
    一个每天生活都是凌晨起床赶通告,难得可以睡个好觉的于澄来说,实在无法理解中午还在睡觉是什么概念,他却不知道,这是大部分大学生都经历过的。
    “你找谁?”路过的人看到于澄这张生面孔,自然而然问道。
    转头,看向来人,典型寝室男生的夏天打扮,下面大叉裤,上面打赤膊,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我去年没有来寝室,今年准备住校,今天第一次来。”他简单的解释了下。
    “哦~~~~你就是传说中这个寝室没来的神秘人之一啊!等等,我帮你敲门吧!”男生恍然大悟,随即大声敲302的门,“里面的,都中午了,醒来好吃中饭了!”
    敲了好一会,里面的人才慢吞吞的过来开门。
    “干嘛,昨天打了一晚魔兽困着呢!”一个鸟窝头的男生困顿的打着哈欠。
    “呶,你们期盼已久的新室友。”男生指了指身边的于澄。
    “你……靠!”鸟窝头瞟了眼于澄,马上清醒,转头对另外个还在床上的室友喊道:“瘦子,我们寝室来新室友了!”
    经过一阵人仰马翻,于澄终于得以坐在寝室内。
    来开门的鸟窝头叫张进,是个圆滚滚五官没什么特色的中等身材男孩,而他口中的瘦子叫张庆。
    这两人很是热情的将于澄迎入寝室,于澄这才发现这个四人寝室里面有两张床位是空着的。除了他外,看来还有个人定了床位却一直没来。
    提出了自己的疑问,鸟窝头张进马上道:“这人比你出现率高点,至少开学那天来露了个脸,到是把不少女生和老师弄得春心荡漾了!”
    “就是,不知道那些女人怎么就喜欢那种爱理不理的冰块,而且那彪悍的表情,想想就……”一旁的瘦子张庆也插嘴道。
    既然这个人不来学校,想来也不需要太担心,这么想着于澄就把这个事情抛到脑后。面对只有木板的床铺和没有任何生活物品的自己,于澄想了想,还是晚上去附近超市买些,反正他前世再难受的日子都能过,现在只要配一点必备的就行了。
    出了寝室,拒绝了张进两人一起去上课的好意,他脑子里的内容只有如何成为一个优秀的演员和做出怎样的歌曲,至于大学里的教学内容,那就抱歉了,脑子里什么也没有,原本的[于澄]记忆里是多少还有些,可记得不代表他能把别人的能力学会。
    现在离第二个学期期末还有段时间,抓紧点这次期末成绩不会太糟。至少让那位望子成龙的老人家不要太失落就行了。
    这么想着,于澄长身玉立的走在学校的过道上,来来往往的男男女女不少目光飘向他。
    这时,一道铃声道破了他的思考。
    接了起来,传来对方清冷的嗓音:
    “你在哪里?”
    “学校。”
    “……”对方震惊。
    电话两端长久的沉默。
    “有事?”于澄率先问。
    “嗯。”
    “好,学校图书馆。”说完,于澄挂断电话。
    呆愣的望着手上的电话,于卓昱无法想象能有一天和那个纨绔子心平气和的说话,而且“学校”,“图书馆”这几个名词很正常,但只要和于澄联系到一起那就骇人听闻了。
    “卓昱少爷,我们是定今天晚上的机票吗?”一边的助理走到他身边问着。
    于卓昱冰冷苍白的脸上浮现了一抹犹豫,随后点点头。
    当于卓昱来到正亚学院已经是半小时后了。
    学校图书馆是个让学生安静自习和看书的地方,一般学生都不会高声喧闹,而下午的读书馆来来往往的学生老师不少,只是今天却有些特别,那个在阳光底下的少年让人不由自主的多看几眼,似乎空气在他周围静止了,只是那么看几眼,浮躁的心也会沉静起来。
    透过窗户的阳光刚好晒到少年所在的位置上,他修长的手指静静的翻阅着手中的书,表情很专注,一种与世隔绝的气质没有人舍得上前打扰。
    于卓昱走进读书馆看到的就是这个画面,一瞬间他觉得面前的人只是一个长的和于澄很像的陌生人,而不是那个纨绔子。
    也许是这样的想法太过疯狂,于卓昱快步走了过去,而早在他离自己5米的范围时于澄已经发现了。
    恰到好处的距离,于澄缓缓抬起头看向来人,“你来了。”
    简单的三个字,于卓昱恍惚了下,又在他对面镇定的坐下。“嗯。”没有再开口的打算。
    于澄也不催,他们本来就不是朋友,甚至几小时之前还不欢而散。将注意力又再次转回书上,很快进入专注的状态,完全无视周围。
    而于卓昱也只是静静望着窗外,将于澄视若无睹,两人到是在这点上达到惊人的默契。
    直到看完手中的现代史,于澄才合上书,淡淡的开口:“几点的机票?”
    “8点。”没有转过头。
    “要送你吗?”突然于澄新起了一股恶趣味,想要看看面前的冰山美人的变脸。
    果然,于卓昱脸色变的有些古怪。
    咬牙切齿道:“不必。”
    随即甩出一张卡,正好落在于澄面前。
    低头一看,竟是一张国际银行卡,疑惑的望了于卓昱一眼。
    “我的私人账户,密码是六个零。”像是解释般,但表情却是僵硬的。
    于澄依旧不语,一瞬不瞬的继续望着于卓昱。
    “……老太爷并不知道。”加了一句补充。
    “你应该是最希望看到我这样的人吧。”于澄拿着卡,笑的有些意味不明,里面却没有于卓昱熟悉的蔑视和盛气凌人。
    于澄觉得奇怪,于卓昱对[于澄]的恨意是真实的,做不得假,在[于澄]被抛弃的时候,就算不落井下石也应该不闻不问吧。
    “哼。”轻哼一声,扭头“只是不想你给老太爷丢脸!”
    “呵呵。”真是个变扭的人,就算是关心也要用这种方式吗?突然之间,于澄觉得面前的冰上美人意外的可爱。
    “笑什么!”难道又要说他忠犬?
    “不,没有。”对方的好意他没道理要拒绝,虽然没拒绝,但他也不打算用,自尊不允许他接受别人的同情。但像于卓昱这样的性子只要顺毛摸比较适合。
    刚要站起来,一阵眩晕,于澄身子向前倾。
    来不及考虑太多,于卓昱就接住了他,反射的问了句:“没事吧!”
    刚说出口,就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他到底是怎么了。像是甩开病毒似得扔开于澄,厌恶的撇头,嘲讽道:“你现在还真弱不禁风,于少。”
    于澄撑住自己,不以为意将书本拿起,走向不远处的书架。
    伸手准备换本书继续看,却被阻止了,清冷的气息扑面而来,“你没吃午饭?”
    ……早饭也没吃。
    于澄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以前的他也难得按时吃饭,一开始是没钱没资本,后来是太忙了,没时间考虑这些。
    一看到于澄的表情,于卓昱就知道自己猜到了。
    拿了一本代数方程,顺便问双颊微红的读书管理员要了笔和纸来演算,于澄继续坐下来看,每天还是不能看太多,他深知循序渐进的道理,等做完这本代数就休息下,去了解下这个年代的娱乐情况,如果去问元韶自然更方便,但这个想法连一秒都没有就被掐掉。
    “你有听我说话吗?”于卓昱皱眉冷声道。
    “什么?” 于澄回神抬头。
    “你需要去吃饭。”现在的纨绔子到是懂得怎么才能挑起他的怒火,完全不动声色气死人于无形。
    “我知道。”于澄顿了顿,于卓昱的神情让他想到了前世的经理,也是这样催他去吃饭,“不需要重复。”
    “随你。”他今天怎么去招惹他,本来打算用银行卡来试探他的,虽然结果是他要的,但为什么总有种违和感。
    而且二世祖的眼神也和以前不同,没有轻蔑没有自以为是,反而宁静的像是深渊,难道一次车祸能将人改变的那么彻底吗?
    随意吃了点东西,于澄下午跑了几家唱片行听了不少流行歌,又跑回寝室恶补了几本百年前在记忆中的经典名片,有不少还是他前世曾经看过的,等到回神的时候已经是晚餐的时间。
    在室友的帮忙下,于澄买了些生活日用品,作为答谢在附近的饭店请客,他在寝室待的时间不短,自然要打好关系,而他这么做的确让寝室的关系更融洽。特别是两个张姓男生回到寝室时已经对他称兄道弟了。在他们眼里,于澄无疑是个出手阔绰的人,这一顿饭请客下来至少也500大洋去了,眼睛却是眨都不眨。
    “哇kao,于澄,你出名了!”在网上看校内论坛的张进猛然吼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法则07:包装是第一步
    正准备去浴室的于澄回头淡定的看了他一样,怎么这个年纪的男生都那么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