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

重生之天王法则 作者:童柯

      松了一口气,终于接通了!
    “是的,你是?”
    “yl将正式录取您为新一期的练习生,请您明天9点来yl公司总部总裁办公室。”其实原本的录取是书面通知,但这边话务员默默转头看向混乱的网络部和策划部,这场面还真是壮观啊~~~~~yl可是引进了5台服务器,没想到这样网站还能被挤爆。
    由于播出第一个版本的预告,许多没有看过或者错过的人被友人推荐告知后,竟然汹涌而来看官网同步更新的片子,顿时几乎让yl官方网站瘫痪,这才过去短短十几分钟分钟,接下去会怎么样谁也不知道。
    而策划部则是计划赶不上变化的忠实执行者,应对随时可能的突发状况。现在第一部预告片的火爆已经超出了他们的预期,那方针就要改变了!如何让战况来的更猛烈呢?吸引最多的眼球和收视率。
    但不管是yl还是娱乐媒体都知道,不论这场对决是谁胜谁负,yl公司这招走的好,让《蚕天变》又火了,还是比之前那场火烧的更旺的燎原大火。
    总裁办公室?只是练习生需要去那边吗?于澄挂上电话疑惑的想。
    他当然不知道自己引起的轰动,已经让许多人在拼命挖掘他的消息了,而所有问题中最诱人的无疑是那个神秘的小教主扮演者到底是谁?他将会不会继续出演《蚕天变》?
    带着这些疑问,人们迎来了第二个版本的预告。
    两分钟很快就过去了。
    一个人吃了一餐盛宴,突然第二天让他啃馒头,他会一下子无法适应,奢入简难,如果于澄是给人带来一场破表的演技、华丽的排场、勾人心魄的个人魅力这样豪华的视觉听觉享受,那么再看沈潜渊的就会给人强烈落差。
    对比才能产生距离。
    不是说沈潜渊演的不好,他演的在这个年纪的演员中虽不算拔尖但也佼佼者了,但一部戏不是只有主演一个,还有群众演员,对手戏的演员,场面的气氛烘托,甚至还有后期掌控整个画面的导演和摄影师,当各方面因素都下调后,给人总体感觉就会完全不同。
    “不会吧,为什么会差那么多?我要小教主来演,那么深刻的角色只有小教主才能诠释!”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真的难以相信,导演特地给两个演员镜头次数差不多,有些画面角度都相似,甚至都没看到整张脸,但为什么就会觉得第二个预告片不行?
    “……其实沈潜渊演的也还好啦!”只不过期待越大,失望就越大。
    “这个制片人抽了,这还需要比吗?虽然沈潜渊还不错,但别再来什么黑幕门了啊,我可是选定我家小教主了!”说着,少女掏出手机,等待电视屏幕上出现发送的短信的消息,随时准备迎战。
    “什么你家的,是我家的好不好?你不是说最迷沈潜渊,就为了他看《蚕天变》的?要是小教主知道你这个见异思迁的粉丝,你的下场就是那个大汉一样!好好去向小教主忏悔吧!”说的大义灭亲。
    “如果能匍匐在小教主的黑袍下,那也很幸福啊~~~~~~~小潜渊那么多粉丝,也不差我一个啦!”
    于澄很期待别人对他演技的肯定没错,但猛然听到这么火辣的爱情宣言,他十分庆幸mr李只拍摄到鼻梁以下而不是整张脸。
    “那我们这里的人都是支持小教主的吧?”头号小教主迷威风凛凛的站了起来,询问另外几个女生。
    几个原本死忠沈潜渊的迷也在众人的威逼眼神中屈服,男生们虽然对这些无所谓,不过哪里奈何的了这群女人。
    要知道女人能顶半边天,他们可不敢小看这群处于high点的女人。
    “姐,你要是不投票就把你的那份给我吧?”罗延飞凑向林茜。
    见林茜没反映,而是双眼直勾勾的盯着于澄。
    林茜的目光犹如浓稠的巧克力酱般粘在他的脸上,不会被她发现了什么吧?
    “你怎么了?” 被这么盯着还没反映就是死人了。
    “啊,没,我只是想问问你待会会投票吗?”看人被发现,林茜迅速调整自己的尴尬,从善如流的问道。
    正要回答,却被在座的另外几位女孩的声音盖了过去。
    “如果支持第一部预告片请输入001,移动用户发送到3410xxxx,联通用户……如果支持第二部预告片请输入002……特别提醒,一个号码只能发送一次,2小时后结束投票。”
    “什么,只有一次!”
    “太抠门了,为了防止作弊吗?”
    “我们发的越多不是电信越赚钱吗?有钱赚都不赚……”
    “你们快去看沈潜渊的微博,他在上面号召他的粉丝为他投票,还在官方个人志上也发布了这个消息!小教主这下不是输定了!”沈潜渊可不比于澄,他有庞大的粉丝团,影迷更是遍布各地,没有任何基础的于澄怎么比的过?
    ☆、法则24:对决――输了?
    “我也看看。”说着,一个女生掏出手机上了微博,一条条翻页,“嗯……就刚刚几分钟,回复量已经好几百条了,在支持沈潜渊。”
    “哼哼,我来回复一条。”女生边按着手机键边振振有词道:“小潜渊,虽然偶精神上很支持你,但请容许我肉体的背叛……我还是要投票给小教主,你就别欺负我家新人小教主了!ok……发送!”
    “不就发个微博,你有必要牵扯肉体吗?”
    “咋滴,我家小教主要是愿意,我就身心魂都奉献了!”
    “你现在连脸皮都豁出去,呕死人不偿命,像欧巴桑的裤腰带没下限了是吧?”
    “……”
    “那小教主……是没戏了?”
    “我们能怎么办,能做的都做了!”刚刚发完短信的张庆没好气的抬头抱怨,他发现自己这几个小时来就越来越看不懂女人这类生物了。
    一开始是于澄,好吧,他也承认,人家于澄的确才色兼备,外加[神秘校草]光环加身,咱输给他不冤。
    可那位传说中的小教主才出场2分钟,不,是几个镜头加起来也才一分钟撑死了,到底哪里让这群女人疯狂到这个地步?人家入不入选和你们有什么关系,还有没理智了。
    (理智,那东西是啥玩意儿?)
    “不要啊,我的小教主!可恶啊,小潜渊,你那么多角色都演下来了,干嘛还要来和我家小教主抢啊,不厚道~~~”
    “我有个好办法!”林芊芊笑眯眯的望了眼于澄,到众人的视线都转到她身上才慢条斯理的开口:“让所有我们能联系到的人帮忙投票,我就不信这样都会被刷下去!”
    “对,好主意,我这就让我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叔叔舅舅阿姨婶婶……都来投票。”一位胖墩墩的女孩带着满脸红霞激动的说着脑海中的家庭成员。
    “…………(⊙o⊙)你的家族真庞大,那我就通知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的同学好了。”
    “要不要幼稚园的也通知看看?”
    “你能联系的到的话==ii……………”
    一时间,此起彼伏的电话联络声。
    “喂,于澄,你有没觉得我们这群男生都被她们彻底忽视了?”手肘蹭了蹭于澄,张进小声嘀咕。
    “其实,粉丝永远都是最可爱的人,不是吗?”于澄的眼睛雅韵之极,当笑起来的时候就像雪落一汪清泉,美的就像要吸入人灵魂为起绽放一般。
    虽然,前世他遭到封杀的时候,粉丝都渐渐离他而去,新人换旧人是娱乐圈的惯例,永远有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灌注。但今世他希望没有这样的遗憾,他想要留住这群可爱的人。
    “于……于澄,有没人和你说,不要随便对人这样笑……就算是男人,也是会忍不住……”心跳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张进不停对自己呢喃。
    林芊芊神秘一抿,颇有深意的看了眼于澄,拨通一个电话,“喂,爸,帮我个忙好不好啦~~~~~和你手底下员工说,每人发001到3410xxxx……对啦,那大不了你给他们加点奖金,肯定愿意的!好……真的?那太好了!谢谢爸!”
    “你找爸爸帮忙了?”林茜惊异道,难道林芊芊也发现了什么?就她所知,林芊芊从小没有追星的兴趣,她一直认为自己比明星更耀眼。
    “对啊,这样不是更方便快捷吗?你说对不对,于澄?”林芊芊又转向于澄,热情的眼神像是不断暗涌的火焰。
    于澄笑了笑,说出了一句大家都想不通的话,也许他的眼神并不深邃,但却像是能直接穿射人心般的剔透,“你是真心投票吗?”
    “……”被那样一双认真的像是琥珀石般的眼睛看着,林芊芊的话就像被梗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气氛一下子冷凝起来。
    “芊芊,你爸爸是什么公司啊?员工很多吗?”为了转移话题,胖胖女孩忙接话活跃气氛。
    “是vlgva的股东啦,……如果只算市里这边的话,员工几百人总有的吧!”
    “哇……vglva”女生们不仅叹息,早就知道林芊芊出生不错,没想到那么大牌。
    于澄只是蹙了蹙眉,却一径沉默,见林茜似乎想解释什么,他微微摇头,许多事情说了反而累赘,而且不论是不是潜规则,他没觉得那次试镜自己有亏了什么。
    他还应该感谢vlgva,让他走出了第一步。
    市内某处摄影棚
    刚刚间期休息的元韶停下了高空高难度动作后,一落地就接过简宴的毛巾,擦了擦额上的汗迹。
    “辛苦了!待会你只要再做一下落地动作,今天的工作就告一段落了。”简宴巴巴奉上矿泉水,又接过用好的毛巾。
    第一时间察觉自家经纪人的不对劲,元韶默默一笑,“你是有什么想对我说吗?”
    “哇,你怎么知道,元韶你好厉害,好好厉害哦!”那么你想知道吗,想知道吗,想知道的话就拜托我吧,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尽其所能地告诉你!
    “呵呵。”一眼看清自家经纪人的想法,元韶但笑不语,见不远处工作人员几个凑在一起三三两两的激动的讨论着什么,“她们是怎么了?”
    “嘿嘿嘿嘿……所以我说嘛~~~元韶啊,你想知道可以直接问我哦?和你要结交的某某某位重要的友人有关系哦~~~~”简保姆挤挤眼诱惑道。
    “嗯……随你吧!你知道我不喜欢逼迫任何人。”元韶露出绅士一笑,仿若早春缨梨绽放在最美丽的时刻。
    “好吧好吧,我还是直接说吧!”他就知道,每次元韶都这样,雷打不动,这让他突然脑海中想到另外一位杀人于无形的人物――于澄,这两人在某方面有惊人的相似。 “我听mr李说于澄和沈潜渊共同出演了《蚕天变》的一个角色,现在正进行网络短信票选,谁票数多,谁就能最终胜出,她们都是看了视频在投票!”
    简宴指了指那边兴奋的忘乎所以的工作人员。
    “各就各位,大家要准备了!”
    短暂的休息时间结束,导演喊了一声,元韶美目睨了眼简宴,将矿泉水瓶抛了给他,“帮我发一条。”
    “哦,是支持哪个啊?不需要看下视频再做下决定吗?”简宴坏笑,他家元天王可是从来帮理不帮亲的,向来都是公平公正的表率。
    “有这个必要吗?”他认同的人怎么可能输?元韶扬起一抹挑逗人心的笑翩然而去。
    简宴得到了想要的回答,很干脆的拿起手机就发送了三个数字:001。
    凯撒会所
    好不容易调控所有的摄像机过来一个个排查可疑人物,就算有强劲的冷风吹拂还是吓出一身汗,狗仔队竟然会出现?
    这可是凯撒会所的大事,要知道会所里面有多少政商重要人物,要是被挖掘了什么秘密,那不是见不到明天晚上的月亮了?
    地,外面哄闹的声音让李经理不得不出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回事?”一出去,就看到几个重要的顾客和服务员争执起来。
    “经理,她们都要我们加电视机,我们会所只有几个大厅有啊,其余小一些的包厢哪里会有?这要我们一下子哪里拿的出来啊?”服务员毫无办法的求助李经理。
    “我们不管,一个堂堂的会所,竟然连电视机都没有,还营业什么啊!”其中一个少女喊了起来。
    我们这里是会所,娱乐的场所,又不是家庭影院,众服务员内心苦嚎。
    “李经理,我用高级vip的身份控诉你们的服务,我们现在很紧急,需要两个小时内看到比赛结果!”另一个少女也不满道。
    “或者你们对面的花都会所也是我们不错的选择。”威逼也直接用上了。
    这些千金小姐什么时候开始看起球赛了?李经理秉持着服务至上的原则,保持职业微笑问道:“请问您们需要电视机是要做什么用?”
    “当然是小教主到底有没有得到角色!”异口同声。
    小教主?
    那到底是谁啊?
    哪位能来解说下啊。
    厅外如火如荼,厅内也是一样。
    所有人的焦点就集聚在中央的――电视机上。
    “这个制作商够阴险,摆明着为了赚人气无所不用其极了!”
    “你骂归骂,还不是盯着屏幕不放。”
    “……难道你没吗,谁叫我们就吃这一套。”
    “没错……能不盯着吗?”
    虽然嘴上在抱怨,但依旧紧紧看着屏幕上的数字,没错,yl策划部为了赚这两小时的爆棚收视率,干脆破釜沉舟,黑屏了整整半小时,但它似乎笃定了没人会转台或者离开,果然等屏幕再次显示出来,收视率节节攀升。
    而整个屏幕上没有其他多余的东西,只有两张照片各占一方,半边是于澄小教主的勾魂摄魄一笑,半边是沈潜渊犹抱琵琶半遮面端坐在尊位上的,而各自下面都有两排数字,随时计算两位的短信得票数。
    但这个数字却让人越来越不淡定了,怎么小教主加的那么少,那个沈潜渊都是十几条几十条的涨的,装了马达啊!
    “有没搞错,这个投票是作假的吧?”
    “小教主怎么会低沈潜渊一千多票,刷票嫌疑!”
    “说不定人家认识什么黑客达人……”
    “指不定还认识yl内部高层。这年头黑幕门那么多……我家小教主那么纯洁(?)的一孩子,就这么不知不觉中被黑了……我真想去解救他!”
    “怎么就不能是移动电信数据错误~”
    “你们不要这么黑化小潜渊好不好,他也是很有人气市……场的。”资深沈潜渊迷越说越小声,底气越来越不足。
    “你们觉得小教主缺的是什么?”林芊芊神秘问道。
    “什么?”众女被勾起兴趣。
    “目前他就缺一个粉丝团,不如去组建个应援团,怎么样?”
    “对,我们现在就弄个小教主个人网站~~~~!”
    “你们说的太晚了,已经有人建了~~~~~而且就刚刚过去的一小时内,网站内的粉丝呈现涨停板。”林茜翻开自己的ipad无比淡定的告诉众女这个消息。
    “林姐,能给我看看吗?”直接套近乎喊着林茜。
    几女凑了过去,好奇的翻看。
    这官网目前还只有几张第一部预告片中小教主出现的截图,由于不知道扮演者艺名,粉丝一律统称自己为教众。
    “这些粉的速度也太快了吧!”她们也才刚刚想到,就有人已经跳过第一步第二步直接全垒打了。
    一个网站申请域名不是都要弄半天吗,还要加上网页美工,发图,推广网址……这速度,光速了!
    于澄一听,却没有像一般的明星一样兴奋,直觉告诉他这个所谓的个人网站……似乎没那么简单,一个小时?能做很多事,但这太蹊跷了。
    隐隐有种被什么掌控般的感觉,似乎无形中有一双眼睛一直盯着他的一举一动,然后适时插入他的生活中,但如果要找踪迹却是一丝也没有。
    他也许是太累了,竟然会想象力丰富到这程度,谁会费尽心思做到这种滴水不漏的程度,只是碰巧罢了,于澄甩去脑中的胡思乱想。
    “铁忠粉呗!”
    “嘘,你们先别吵,看看上面写些什么?”
    众女这才安静看暂时的个人网站上的留言板块。
    [本来在转台乱看,突然看到那让我动人心魄的微笑,我就没再转台了~~~~~求小教主艺名!]
    [寻求ps高人,求合成几张小教主的想象图!!!高分悬赏!]
    [放电可以分三种,第一种,含情脉脉暗送秋波,电力五万伏特,适用于陌生男女,第二种,回眸一笑百媚生,俗称倾城倾国,电力十万伏特,适用于绝世美人,第三种,电闪雷鸣式,电力百万伏特,一经扫到,灰飞烟灭粉身碎骨!]
    [楼上的好文采,刚刚灰飞烟灭后重装爬上!]
    [敬楼主,今天忘带避雷针,被小教主彻底电成灰了!]
    [动员了全家老小,邻居老师路人甲有木有!伤不起有木有!!小教主的得票数怎么还是没涨上去啊!]
    [ 同求啊!难道小教主真的要被刷下去了~~~~~~~~那我要去yl抗议啦]
    [同抗议!]
    [+1]
    ……
    “你们都别看啦!票选出来结果了!!”林茜最快冷静下来,看向电视机屏幕。
    众人一回头。
    5123(于澄):6342(沈潜渊)
    小教主,输了?
    作者有话要说:
    ☆、法则25:尘埃落定
    “你们都别看啦!票选出来结果了!!”林茜最快冷静下来,看向电视机屏幕。
    众人一回头。
    5123(于澄):6342(沈潜渊)
    小教主,输了?
    yl企划部
    “怎么样?去问问芒果台现在收视率如何?”策划部章经理老神在在的坐在太师椅上,这样的极品战术每次都是他的团队开发。
    胆战心惊,激荡人心这些情绪在策划部中是经常光临的。
    “刚刚发来消息说已经89了!”要知道之前时段那强档的电视剧也只有百分之72,没想到只是短短几分钟的预告片,竟然能在2小时内突破了百分之8的收视率大关,直逼百分之9,这实在太惊人了。
    这部电视剧如果播出了第六集,那该是多么可怕的数字?这没人能够猜到了。
    这已经开始昭示《蚕天变》将成为今年下半年度最强势的电视剧,有可能突破近三年来的收视率。
    其他策划部人也都不敢相信,这还仅仅是个预告片啊,要是其他公司的人知道这个数字,还不是要吐口血了。
    “什么!”章经理惊的差点从椅子上翻下来,他预计能突破7就已经很好了,要知道在这之前没做什么宣传,而且还只有那么短短的时间内。“好,快!将我们的底牌亮出来!这次看擎昌国际还怎么和我们叫板!他们不是以达到百分之8的收视率就沾沾自喜吗?哼,让他们看看啥叫一鸣惊人!”
    工作人员一个个就像打了鸡血,纷纷回头赶紧把策划好的付诸行动。
    这几年的收视率普遍低迷,没有什么市场强行针是各大公司、电视台最头痛的事了,能过了6的收视率都能让他们普天同庆了。
    不然也不会今年花下巨额成本来打造这部戏,甚至邀请了许多大牌演员来助助阵。
    “怎么会这样!
    “呜……竟然输了!”有些情绪波动大的女孩子忍不住浮上水意。
    当她们付出了自己最大的热情和努力,没想到最后结果还是没办法如意,也不禁感同身受的难过。
    就在在场众人无法接受这个结果时,电视画面又再一次转变。
    [想知道投票的首数字吗?]
    [答案将会在10秒中后揭晓]
    原来,yl策划部为了营造效果,特意隐藏了第一个数字,到最后才来了个惊天答案要公布。
    “mygod,就算开彩票也没这么潮起潮落吧!”
    “幸好我刚才忍住没骂出口,不过这个娱乐公司也太卑鄙了,简直脸皮一年比一年厚!”
    “上帝、耶稣、玉皇大帝、观世音……保佑小教主要一举夺魁!”
    “保佑小教主……”
    刚刚弥漫的伤感立马被这大起大落的情况给冲淡了,她们没有时间去责怪制作商故意留一手,只要结果能改变这些又有什么呢。
    祈祷声渐渐响起,大多数人还是选择心中默默祈愿。
    有几个女生抱成一团,直勾勾的望着电视机。
    其实原本也许这场对决还没有这么激动人心,就算于澄演技再好到底还是新人,造不成这样的轰动效应。
    yl公司成为国内知名的娱乐公司龙头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如果不是策划部先给出了预告片的噱头,让人们的关注度前所未有的提高,马上又进行了2小时的票选时间,更是在大屏幕上放出适时的票选对比,也不会引起那么多人的激烈讨论等待。
    于澄静静的分析着,闭上了眼,再度睁开已经恢复了平静。他都已经经历过了那么多,难道真的换了个身体就连想法都稚嫩了吗?
    “10”
    “9”
    “8”
    “……”
    跟着屏幕上的数字,众女不由自主的喊了出来。
    “0”
    终于,屏幕上揭开了神秘面纱。
    15123(于澄):06342(沈潜渊)
    沉默,还是沉默。
    一片寂静。
    突然,爆发了一阵哄闹声。“赢了!赢了!”
    “小教主赢了!太好了!”
    包团欢呼,甚至比她们自己赢了都要开心,从低谷到云端的感觉让她们高兴的都忘乎所以了。
    于澄也不自觉的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意,他赢了!
    这是他重生到现在最开心的时刻,这段时间以来他就像一株浮萍,忐忑不安的迎接每一天,他霸占了原本属于于澄的一切,包括他的学校,他的爷爷,他的未来,一个外来者,就算他这抹灵魂被抹杀了也不会有人为他留下一滴泪。
    作为重生者,他除了演戏还能做什么?因为,他只会这个。
    一开始遇到黑幕门的时候,他没有受一丝影响是不可能的,但他不会放弃,不论遇到多大的困难。
    这是他的起点,他将从这一刻开始全面迎向未知的未来,天皇巨星,是他曾经的目标也是他今世的!
    “真是太好了,于澄。”林芊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到了于澄身边,曼妙的身躯若有似无的贴在于澄身边,口中都是庆幸的语气。
    她应该是发现了什么。
    于澄抿了口红酒,但笑不语,他不论说什么也许都承认了自己就是扮演者。
    “干一杯,如何?”林芊芊无视罗延飞那凶狠的警告眼神,她本来今天就只穿了一件无袖蕾丝裙,这样俯身几乎能看到她若隐若现的凹凸。
    她的眼神浮|过一丝狡猾,她要狠狠打击于澄,就在他最志得意满的时候。
    她不相信有男人能抵挡她的诱惑,她是林芊芊,只有她是主角!她不惜做出这样勾引人的举动。
    “如果你的眼睛再闭一点,眼神再勾人一些,唇再微微张开,下巴收住,胸口再向下挪几寸,声音再放低……”于澄就像评价一件商品,用专业演员来衡量她。
    从未被这样像是面对买酒女似得评价,她的脸霎时红的发黑,两眼凶恶的盯着于澄。
    一双纤手抬起眼看就要甩到于澄的脸上。
    作者有话要说:
    ☆、法则26:瓮中煮酒(修)
    一双纤手抬起眼看就要甩到于澄的脸上。
    拉过她的手,他的眼神冰冷的就像一条毒蛇,露出挑衅邪魅的一笑。
    她从来不知道,这样一个看起来冷漠的像是没有情感的男人也能这样笑,笑的没心没肺却动人心魄。
    两唇就在那一霎那贴在一起。
    于澄前世就是情场的各中好手,只要是他看上的女人,没有哪个能逃的出他的魅力,他不英俊也不健壮,甚至还美的雌雄莫辨,但这些和女人对他的抵抗力无关。
    哐啷啷――――――
    不知道是谁的勺子掉落在地上,却没有人理会。
    所有人瞪大着眼睛看着始料未及的一幕,却不得不说这两人真是郎才女貌的璧人,这么拥吻在一起竟然意外的和谐。
    也许因为过渡震惊处于脑瘫状态,林芊芊睁大着双眸一动不动。
    “没接吻过吗?闭眼……”于澄的声音奢靡的就像是刚刚从酒窖中拿出的醇厚红酒,经过日晒去梗压榨发酵后所沉淀的滋味,沉醉其中而不自知。
    林芊芊不自觉的闭上了眼睛,从被动的享受着口中润滑而淳然的涌动。
    深吻,还是法式的那种?
    林茜黯然的看着这一幕,手中死死抓着罗延飞要暴动的胳膊,公主配王子不是正好吗,像她这样的年纪这样的样貌,做那个后母皇后也许挺适合的,这样的丑角又怎么是她能够接受的。
    没听过后母去和公主争王子的道理。
    苦笑蔓延开来,却在于澄冷淡的一睨中消逝,那眼神太过冰冷、沉静。
    美人在怀却不为所动,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他真的是资料上所说的只有18岁的少年?
    在众人看来,这样姿势的拥吻一点也不像于澄在强迫对方,反而是被吻的意乱情迷的林芊芊,虚软的身体被托着,更有点投怀送抱的味道。
    放开林芊芊,拉开了些两人间的距离,修长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漫不经心道:“如果要勾引,起码要这个程度,懂吗,小姑娘?”
    刚从迷幻的旋窝中稍稍清醒了些,却猛然听到于澄说的话,顿时她胸口涌上了一抹实实在在被羞辱的难堪,但好不容易回炉的理智却制止了她再去拉住转身离开的于澄,她今天是太冲动了,哪个男人对她不是讨好奉承,但他……。
    “芊芊,你没事吧”见林芊芊呆呆的样子,一个女同学担心的问道。
    “没……没事,我很好。”不自觉的摸着刚才被于澄碰过的唇瓣,那唇有股淡淡的薄荷香气混着强烈的男性气息,原来这就是接吻?
    胸中除了难堪竟然没有怒火。
    女同学挤悦的蹭了蹭她胳膊,小声打趣:“你不是吧,竟然还沉醉在澄王子的热吻中无法自拔吗,交代清楚,到底什么时候和澄王子认识的?”
    于澄刚打开门,一个人影飞掠过来就往他怀里冲,一双慌张的眼睛在看到自己扑倒的人是于澄时瞬间转换了好几个表情,才最终定格楚楚可怜:“于少……求求您,只有您才能救我们了!”
    这是个纤细的少年,要说容貌也许不及安宣,但胜在温柔可人千依百顺,其实这会所虽然名面上是商务洽谈聚会娱乐的好场所,但要是拿不出点温柔乡的东西来,也无法让于澄这些二世祖如此挥霍。
    搜索了下脑海中的记忆,对这个少年终是记起了名字。
    这些年[于澄]疯狂的时间,除了有几个公主和情人外,就算是可爱的男孩也算是范围内,这个姜瑞也算其中一个,主要看在他乖巧听话就算什么都不做也能被伺候的高兴,本来[于澄]每次来凯撒的时候,李经理总会把几个相熟的孩子派过来,今天是看于大少没这兴致也就不去通知,再说这姜瑞正在伺候的可是个跺跺脚都能让世界黑道感冒的大人物,还是别平白无故的得罪人来的好。
    “放开。”皱了皱眉大力推开,于澄冷厉的语气中带着不容置疑。
    姜瑞正要再度黏上去,刚摸到于澄的胸口,却被他一脚踢中肚子,只能在地上蜷缩中。
    同性恋,这个圈子里都不会陌生的三个字。
    但却是他深恶痛绝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只要不触及都会相安无事。
    “于少,您忘了吗,您的那件事我可一直保密着的~~”姜瑞急切中,也不管那么多。
    于澄蹙眉了会,终于想到,曾经的[于澄]让某个情人打掉孩子,这丑闻却没处理干净,刚好被这个姜瑞看到。
    “姜瑞,威胁我?”于澄的声音淡淡的,却带着一股狠厉的气息,他蹲下身掐住姜瑞的下巴,两人视线相撞。
    这个姜瑞看他的眼神让他恶心,这样的眼神就像前世那些男人望着他的一样,简直就宛如臭虫腐烂到骨子里去了,永远都驱除不掉的病毒。
    “于……于少,我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