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

重生之天王法则 作者:童柯

      有空过来?”话说今天没你的戏吧!简晏不是说你这段时间忙疯了吗?
    “探班。”元韶一出现,毫无疑问的鹤立鸡群,硬是把他周围的人都变成背景布。
    于澄和元韶的眼神恰巧对上,都看到对方眼神中的喜悦的神采。
    看到两个人互动,mr李感觉有些异样,这是探班还是探人?这两个星期,元韶这娱乐圈出了名的[劳模]来探班第三次了吧,虽然他的摄影地点离这里并不远。
    “怎么会过来?我听简晏说你今天还有三个广告。”
    “我想也许你能用到。”元韶指着身后的12个人,宛若未卜先知般。
    “等等,元韶你来真的?这些人借给我们剧组?”mr李很清楚这只团队的价值,所以更不敢相信元韶会借。
    这些人是负责元韶的私人团队,包括服装、道具、配乐、化妆、布景都是业内一流的人物,平日里元韶赶重要场子的时候,他们起到了很大作用,但就算后来有人高薪挖角却没有一个人愿意跳槽,这也是业内传奇之一。
    “那你自己呢?”于澄分不清心中的那抹跳动的喜悦感情是什么,但不可否认的刚才那股慌乱不知不觉中消失了。
    “安啦安啦,这次你这么重要的戏,要是不用他估计寝食难安。”简晏挤眉弄眼,一个劲的拆元韶的台。
    “咳。”元韶尴尬的一咳,对身后的几人说着,“那就麻烦你们了。”
    “放心啦,元韶,你都拜托我们这面子当然给,再说我们其实也很好奇那个传说中的小教主,果然是一位超级大美人!”团队几个人很有默契的喊道。
    美人?
    他是男的好吗?
    还没开口说话的于澄被一股脑儿的推入化妆室。
    元韶深邃的眸子锁住那个被众星捧月的人渐渐远去,妖异的光芒一闪而过,炽热的光线渐渐转冷。
    “元韶,你对于澄……”
    “对于澄怎么了?”
    “你似乎特别关心他?”就算是叶颜,也没见你这样吧!如果于澄不是男的,几乎都要以为你是在追求……
    “你不是一直希望我交朋友?”元韶笑的无辜,电煞一片。
    化妆室
    12个人围绕着坐在中央的于澄,他们面面相觑,最后一起看向团队中的核心人物小玉。
    “大家都知道,元韶的拜托意味着什么!现在,还有3小时25分钟。”化妆师小玉低头看表,虽然名字秀气却是个标准的大男人,有一身肌肉和健硕的身材,但动作有点娘娘腔,边说边翘着兰花指。“好,那么你们三个,勘察拍摄地点并和这里的摄影师灯光师沟通,获取现场直播也能完美的角度镜头,时间来得及先事先演练一遍,为现场布景,所有用到的场面都要尽善尽美。”
    三个人分别是负责道具、打光、布景,一听到分派任务,三人出发。
    “你们两个,和这里的服装师造型师一起,选择一套最适合教主身份的衣服!注意:必须要有气势,那种在茫茫人海中也能感觉到卓绝群伦、天煞孤星的气场,还有,看准确他的身材,要将他的优点完美突出的!知道了吗?”
    “好!”两个造型师应声道。
    “你和这里的配乐师合作,将背景音乐的效果,音效的效果,和播放时间再敲定一下,还有就是选择最适合的音乐!”
    ……
    任务一个个分配下去,最后留下1个造型师1个发型师1个化妆师共同盯准于澄,炙热无比的视线几乎将于澄当做砧板上的鱼。
    ☆、法则31:逆鳞(修)
    “大家都知道,元韶的拜托意味着什么!现在,还有3小时25分钟。”化妆师小玉低头看表,虽然名字秀气却是个标准的大男人,有一身肌肉和健硕的身材,但动作有点娘娘腔,边说边翘着兰花指。“好,那么你们三个,勘察拍摄地点并和这里的摄影师灯光师沟通,获取现场直播也能完美的角度镜头,时间来得及先事先演练一遍,为现场布景,所有用到的场面都要尽善尽美。”
    三个人分别是负责道具、打光、布景,一听到分派任务,三人出发。
    “你们两个,和这里的服装师造型师一起,选择一套最适合教主身份的衣服!注意:必须要有气势,那种在茫茫人海中也能感觉到卓绝群伦、天煞孤星的气场,还有,看准确他的身材,要将他的优点完美突出的!知道了吗?”
    “好!”两个造型师应声道。
    “你和这里的配乐师合作,将背景音乐的效果,音效的效果,和播放时间再敲定一下,还有就是选择最适合的音乐!”
    ……
    任务一个个分配下去,最后留下1个造型师1个发型师1个化妆师共同盯准于澄,炙热无比的视线几乎将于澄当做砧板上的鱼。
    意大利西西里岛
    清晨,太阳从地平线上缓缓升起,将这片美丽的郊外晕染成了一片广阔的自然世界,心旷神怡的空气和怡人的风景,让人豁然开朗。
    在这片旷野的尽头,是一座打造如同铜墙铁壁的别墅,外观与一般的别墅没有什么差别,但这里的墙壁还是玻璃,甚至只是普通的铁门都是最顶级的防御武器。
    在几日前的晚上,飞机在这里的停机坪降落后,这里又再一次进入一级戒备状态。
    白日里,不是黑暗生物出动的时间。
    打开太阳房的门,在这处被钢化玻璃打造的房子里,种满了各种花卉树木,四季如春,就像时间在这里停止了,大片的草地和一片片的红色花海被各种奇珍异树包围,形成了独特的风景,五彩缤纷的色彩就像是在自然的赠礼,无七却知道和这个一摸一样的太阳房全世界各地有好几处,每到一个据点都会建造一个。
    那个男人果然在这里,坐在一张复古的藤椅上,柔和的光线洒在他身上,淡化了那身戾气和阴暗。
    黑暗生物是不需要阳光的,但只有回到这里,那个像是无休止战争机器一样的男人才会停止杀戮和疯狂,静静的凝视着这里的花草树木,然后度过每一个白天,他似乎不需要休息不需要吃喝,这里就像是他封闭的世界。
    这样的日子已经不知道持续了多少年,自从遇到boss开始已经这个样子了,无七总觉得boss似乎在等死,这样说法也许很可笑,但这个让黑白两道都恐惧的疯狂男人总散发着一股死寂的绝望。每次接触那双没有波动像要将人席卷入黑暗的眼睛时,就会感觉到那股悲怆,绞人心肺的窒息。
    闵没有厌倦的望着这个植物繁茂的地方,像是在回忆着什么,因为他的嘴角总是带着笑。
    无七没见过boss笑,他相信所有无的成员都没见过。闵就像一个天生不懂笑的人。他的笑很难看,真的很难看,难看的有一种撕心裂肺的痛苦在其中,这个难看的笑脸每当无七看到总会不自觉的涌上酸涩。
    因为太哀恸了,悲伤的似乎这个男人早就死了,早有人将他千刀万剐一样的割裂。
    如果不是这张像是未成年一般的脸,没人会认为这个让整个欧洲和索马里闻风丧胆的男人才20出头,他更像一本被岁月摧残过的书,已经泛黄长出一个个霉斑,这些霉斑渐渐将他的心也一起腐蚀。
    闵如同一座雕塑的身体,因为口袋里一个轻微的震动而抖了下,就像被固定住的弦突然绷断,发出刺耳的一声鸣响,他的身体已经坐的僵硬了,但却急不可待的拿出口袋中的追踪器。
    追踪器的屏幕上细细密密的织着绿色、黄色、紫色的光丝,这些是各种道路的示意图,中间闪动着一颗红色的光点,耀眼的血色,却像是有生命力的火焰,将这个看似垂垂老矣的生命突然注入了活下去的希望。
    无七看到闵那一霎那变化的表情,所有的哀怆和锋利都没了,只留下淡淡的喜悦。
    无七知道那个追踪器是植入于澄脑部的,利用卫星探测仪只要于澄移动了地方就会震动提醒。他不知道为什么boss会突然对那个纨绔子做出这种事还千方百计瞒着对方,但可以肯定,这个于澄是boss的逆鳞,甚至是他活下去的希望也不一定。
    似乎这才注意到站在小道上站着的无七,冷厉的眼神瞥了过去,“什么事。”
    无七马上低头,他今天竟然会去怜惜这个可怕的人,一定是被驴踢到脑子了,这个男人要的是服从而不是可怜,“是关于于少爷的。”
    “为什么不马上禀报,现在才说!”一听是关于于澄的,闵从椅子上霍然站了起来,也许是几餐都没用的关系,一瞬间的眩晕让他魁梧的身体摇了摇。
    “boss!”
    “说,他出了什么事!”挥了挥手,阻止无七上前。
    “于少爷拍的那部电视剧今天现场直播,在北京时间13点开始,罗马时间已经快到时间点了。”无七也很无奈,看boss的模样如果他回答的是受伤之类的答案是不是会直接一枪毙了?他不马上报也是情非得已,曾经无四就是因为到太阳房来打扰boss才会被重伤至今还躺着,他就算吃了豹子胆也不敢贸然说。
    闵的表情就像是随时要吞了无七一般,“以后所有关于于澄的事都要第一时间禀报!”
    等无七抬头,发现闵早已出了太阳房。
    呼,总算逃过一劫。
    在《蚕天变》第十集通知发下来的这一日,突然形成了一股公司请假,学校请假的小高峰,谁叫直播的时间是下午一点,又不是周末,虽然是可以晚上看重播,但能得到小教主的第一次谁还去等晚上,小小的请假小小的阻挠那简直不是问题!
    不管是女人还是男人,当执着一件事有一点的时间了,突然要公布真相的那一天都会激动异常。
    而不管是在yl官方论坛上还是于澄的个人首页上,都以每秒钟刷新几十条的留言频率不停更换。
    [为了我的小教主,人家下午都毫不犹豫的请假了!小教主,果果挺你!]
    [+1,老师太丑,影响我注意力。]
    [+2,中午吃太多,坐着不舒坦。]
    [+3,就是要请假,怎么样~~]
    ……
    [ls的都太疯狂了,我真的不是来吐糟的,站在一个旁观者来说,这个所谓的小教主也就有一副也许好的皮相,但你们有谁见过他的真面目吗,鼻梁以上的?说不定就是个丑八怪呢?不然何必藏头露尾!]
    [你就是来吐糟的,蚕天变现在才放到第十集,而小教主之前都只是以幕后boss的身份操控整个剧情,这样的安排很合理!]
    [一看就知道没看过蚕天变,你去看看那张正亚大学还原度高达百分99的天使图(口水),以下省下n个字……力挺小教主!]
    不论外界如何,现在都无法影响于澄丝毫。
    当被重新改造过的于澄再一次出现在拍摄现场的时候,不论是贝倾恒还是在场工作人员,都呆了几秒,心中都迸出两个字:妖孽!
    如果原本于澄的外貌就能打9分以上,那么这次的精心包装就在那个程度提了好几个百分点,看现场版的他们都忍不住脸红心跳了。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如果这个男人已经坏到一个境界,那么是任何男人都抵挡不住的毒药。
    不像一开始出场那套黑紫色狐毛大袍来衬托气场,这件简单的白色儒服反而将于澄衬托的像是文雅的书生,完美的收腰线和收肩线将他的身材展露无遗。
    这样随便一站就有种水墨画中的意蕴。而几位造型师之所以选这件衣服而不是平日偏暗色的衣服,考虑到小教主外出不能那么招摇的摆着“魔教”的派头,二就是他那张具有欺骗性的正派人士面孔非常衬白色的衣服,谁说魔教boss就一定要穿反派黑衣,巴不得别人不知道自己是魔教。
    由于于澄皮肤偏白,他自带的贵气和饰演小教主的霸气完美的融合在一起,黑色的丝光飘带束住了那头及腰长发,黑如墨的头发像是最上等的墨玉让人赞叹。
    这样望去,配合着那背景的潺潺流水和那偶尔树林里的鸟鸣,竟有种置身古代的错觉来。
    如果说这些装扮都显得于澄像是活脱脱的儒生,那么给他形象翻天变化的就是他的眼神表情还有那几乎看不出的裸妆,他的嘴角带着一股若有似无的邪气和霸道,性感的下巴微微抬着,就这样直勾勾的望了过来,那长长的睫毛慵懒的掀开,一双阴冷的眼睛在这样的阳光下竟显得美轮美奂的心醉,眼中却没有一丝情绪在其中,眼角被稍稍的拉长,扬起的眼线远看竟有种奢靡而邪魅的味道,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在他身上得到完美的融合,有种奇异的魅力,似乎男女都会沉醉在他的教主袍下。
    这样的于澄像是吸住所有目光的磁铁,让人舍不得移开分毫。
    矛盾就是他整体的感觉,却又比原本的黑袍更衬他的气质,这样惊心动魄魅力的人才是那个迷倒万千粉丝的小教主!
    “于澄好帅,我也要迷上他了!”
    “什么,你现在才迷?我第一眼看到小橙子,就深深为他的台下冷漠台上冷酷的气质给彻底电晕。”
    “不愧是元天王的专属班底,好牛啊!我好期待这次的现场直播了!”
    三三两两的工作人员在回神后,一个个忍不住发泄心中的惊涛骇浪,虽然见过的俊男美女不少,但遇到极品尖叫两句不丢脸吧!再说周围人比她们丢脸的多着呢!
    “啪啪啪!”mr李拍起了手,“好了,还有15分钟就要现场直播了!所有人各就各位!”
    于澄走向拍摄地点让工作人员帮忙掉好吊威亚站上一颗树干上,他的出现关键
    ☆、法则32:万众瞩目(修)
    在所有媒体、记者、粉丝的紧迫关注下,蚕天变第十集终于要播放了。
    那首动人心魄的片头曲将所有人带入奇幻的感官中,也许是被这音乐所带动的,不论是因为对小教主的期待度还是因为这两周的漫长煎熬,都让人们热情越发高涨,心跳如雷。
    片头曲结束后,屏幕一暗。
    再次出现的就是第九集最后的情景,尹曼饰演的女主角雨诗和三王爷被一群乱党围攻,而雨诗差点要被乱党伤到的一幕。
    眼看着一把尖刀就要刺到雨诗身上,几乎就在她绝望的时候,一声悠扬的箫声缓缓响起,这里特别拉出一个全景镜头,将所有山清水秀和蓝天白云通过优美的剪辑合成展现在观众面前,这样的清晰效果堪比电影的制作。
    但就是这优美风景所配的音乐却是紧凑而危机四伏的,紧张而充满张力,敌在暗我在明,让所有人包括乱党都四处寻找那声音的出处却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几个快速的跟镜头将这些人的莫名、害怕表现的淋漓尽致。
    “谁,是谁?”
    “别鬼鬼祟祟,装神弄鬼的,出来!”
    “会不会是三王爷的同伙?”一个乱党问着同伴。
    其余几人纷纷将凶神恶煞的目光投到三王爷身上,顿时将这位养尊处优的三王爷吓得六神无主,他慌慌张张的指着雨诗:“可能是她的同伴,和我无关!”
    本来对诗词歌赋有些文采的三王爷就算不欣赏至少也不会有恶感,但患难见真谛,这三王爷这样的表情让雨诗顿生绝望,养父母也死了,她在这世间已经了无牵挂也许这样一了百了也好,魔教追杀和亲人的逝去已经将这位双十芳龄的少女折磨的心力交瘁,她视死如归的闭上了眼,“你们要杀就杀我好了!”
    箫声从一开始的悠远缓缓接近,这曲子闻所未闻,却使人顿生“此曲只应天上有”的错觉,是什么样的人有那么高超的乐感。
    电视机前的观众都知道,小教主要出场了!
    “重要关头把女人推入火坑,朝廷果然是一群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这声音蕴含着丝丝勾人心魂和邪魅,却依旧掩饰不了那几乎极具压迫感的气势。
    是小教主的声音。
    所有观众恨不得多生一双眼,眨也不眨的盯着就怕错过小教主出现的那一霎那,但一个固定镜头表现着乱党们的愤慨,迟迟不放小教主所在方位,如同一根羽毛挠的人心痒难耐却无计可施。
    一阵清风刮过,翠绿的竹林中响起几不可闻的“~~”声,几个快镜头特写了小教主在半空中随风而动的衣角,清雅绝伦的高空飞行动飘逸而带着爆发力,没人有会觉得那双看似纤细的四肢是随时能致人死地的杀伤性武器。
    一个简单的落地动作,所有人看到那个白衣飘飘看到那个白衣飘飘的男人站在离他们不远处的溪水边。
    “啊,少了一句,懦夫。”轻飘飘的一句,但包括雨诗都能猜到说的是那位鼎鼎大名的三王爷。
    显然刚才那一幕这人是在很远的地方看到的,要怎么样的高深功力才能达到千里目的地步,这个答案没人知道。
    但从他从容不迫的落地动作还有那出神入化的轻功,所展现的无一不是个超级高手才能有的。
    到这里,摄影师终于不再那么吝啬了,特写的摇镜头先从小教主清雅的一身白衣开始,在风中散开了那缱绻的优雅气息,负手而立的动作将他修长的身材展露无遗,贵族的气质完美呈现,然后是随风而扬的缎般长发,最后才是那迷住万千粉丝的勾人的坏男人蛊惑微笑。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但镜头到这里继续戛然而止,就连在场工作人员都快窒息的想要揭开神秘面纱的冲动下,摄影师还是没放出来最终面容。
    更不用提那些观众了,各种掀桌暴走比比皆是,色字头上一把刀,忍、忍、还是忍!
    所有演员不自觉的失神了一下,也许是没想到这个时候会有人来搅黄这次刺杀。
    “你是哪个门派的,报上师门!”也许是小教主的从容不迫,一时间乱党们也不敢拿捏,看这派头肯定是哪个名门大派的亲传弟子,这样的衣服光看布料就是最上等的,他们可不想无故惹到一个敌人。
    “你们不配知道。”华渝的声音不屑一顾,就算出江湖的次数不多,但他也没必要对几个乱党客气。
    “你!别给脸不要脸,小小年纪就想要英雄救美,不掂量……”
    一个乱党话音刚落,就被彻底封住了嘴。
    树叶在空中快速浮|划破空气,这是一个特写镜头,树叶如飞飙般直射那乱党的嘴中,戛然而止的画面,迅速切换到其他几个乱党惊恐的面部表情,配音是那个被射中人的惨叫声。
    如此镜头表现也是为了给人想象空间,又不会表现的小教主太血腥残暴。
    “你竟然敢动手,兄弟们上,干掉他!”
    一人喊了,其他人都齐声上去,而本来作为目标的三王爷和雨诗身边只有两人驾分别驾着他们的脖子。
    三王爷更是高喊:“这位少侠,只要你能救了我,回去后重重有赏,重重有赏!”
    特别强调了“重重有赏”几个字,早忘了这人刚才还讽刺过自己“窝囊”。
    华渝恍若未闻,切换的是一个中景俯角镜头,小教主整个身体暴露在摄像机下,却是背面,即使如此他的动作凌厉而精准,没有一个多余动作,全部一招毙命,连本来扣押人质的乱党也加入了战局,一个个乱党在他的攻势下都以各种奇形怪状的痛苦表情结束,用几个推拉镜头配合着紧凑感强烈的配乐将这个场面表现出来。
    当镜头特写一个近景头最后的乱党痛苦歪倒下瞬间,在远山青木的环境下,小教主的脸就这样突然间出现在人们的视线,在乱党的反衬下,几乎是抨击人心的惊心动魄!
    他的脸不是最英俊的,但这样搭配起来却是最和谐的邪魅张狂,邪的让人几乎要沉醉在那抹没有情绪的笑容中,这样慵懒无情的眼中,是几乎要吸入灵魂为其绽放一笑的蛊惑。
    他勾起一抹狂肆轻慢天下的弧度,眼神中没有喜悲没有杀戮甚至连最基本的感情都缺失了,配合着他那身若仙似的白衣更是将人原本在心目中反派的概念完全颠覆,他轻启双唇,“乌合之众。”
    ☆、法则33:直播后的反响
    小教主本来就是万众瞩目的出现,这次播放出的所有画面效果更是经过mr李的制作团队和元韶的专属团队共同打造,所有展现在人们眼中的画面几乎都是精益求精,如同一些如叶片飞射而去,打斗时特技加成和需要加诸的3d效果,这些都是提前制作完成,只要现场拍摄后稍加合成就能快速呈现给观众。
    至于于澄在屏幕上庐山真面目的外貌,除了化妆团队所打造的裸妆外,几乎没有进行任何加工呈现在人们面前,不管是后期人员还是特效人员都对于澄本身对表情神态的掌握表示了高度的评价,加上那张讨人喜欢的俊脸,如此放到屏幕上无疑更自然更震撼。
    粉丝心目中也许都有自己幻想的小教主模样,不论是英俊的,冷酷的还是邪魅的,他们所幻想的那个角色都是以于澄在屏幕中的形象为蓝本参考的,差异不会太大。
    这次,于澄无可争议的会红到发紫。不论是对他失望还是狂热他都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这样的狂热犹如一把双刃剑,只看于澄如何把握。而就在《蚕天变》播出的同时,已经有不少“教众”铁粉涌向yl大楼,渐渐的人数越来越多!
    yl公司官网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几近瘫痪,那些没有办法收看电视的人们都选择网络直播,由于流量过大,即使几台最先进的服务器也无法承受。
    但现第十集剧情还只是刚刚开始,电台制作人几乎分分秒秒关注着收视率,从放出要直播消息后,到12点收视率基本已经稳定在14,这个数字太激动人心了!连台长都火急燎原的赶了过来。
    而到了下午13点时,收视率一举突破17,现在还在持续增长,一般电视台是无法马上统计收视率的,芒果电视台为了这一点还特别引进最先进的测量仪进行实时统计。
    他们可以说比yl公司更加紧张,原本芒果电视台已经有日趋下滑的趋势,隐隐失去了曾经的辉煌地位,现在这部电视剧却让他们有了重新登上宝座的机会,还需愁扬眉吐气、风骚再现?
    过了一会终于统计出了小教主出现那一幕的收视率,台长几乎手指颤抖指着上面的数据,228!
    面面相觑,工作人员都不敢相信这个数字!
    剧情还在继续进行,在华渝打败了这些“乌合之众”后,如果用一个俗到不能在俗的形容词来说的话就是这样的小教主出现在雨诗面前如同天神一样降临,不论是冷酷的气质还是那周身的强大尊贵气息都无一不是让人倾慕的原因。
    背景音乐响起,一首温馨而绵长的乐曲似乎将这两人的第一次见面犹如焦糖一般黏在一起,就这样形成了这部电视剧的第二条感情线,女主角到底是选择患难与共、朝夕相处的穆魏青还是选择危难时相救进而一见钟情的华渝。
    不论是穆魏青还是华渝都有他们各自的吸引力,抉择太难了。
    华渝首先回神,面色一紧,抬起手吹了声口哨,一匹黑色骏马从竹林间奔驰而来,小教主宛若如风般上了马鞍,在雨诗还没反应过来,就弯身将她抱上马,动作一气呵成。
    在电视机前的观众响起一片片抽气声,她们心中都想着:好想当雨诗被这样不可一世的紧紧拥在怀里!
    然后一个特写镜头,描写的是华渝虽美人在怀,但眼神相当复杂,细致的眉眼间溢出的是忧愁,集合着矛盾、怀念、爱慕甚至还有杀意,难道他想杀了雨诗?
    至于小教主矛盾的原因,这相当于一个伏笔,观众们自动自发将这个疑问放入心里。
    这双眼睛就像是小教主的心,它坚强的外表下隐藏的是无人察觉的矛盾,就宛若冬日艳阳下被雪压枝的梅,傲骨却又脆弱的让人连心神都能被它吸入一般,就算这一段奔跑的场景没有台词,但观众都不自觉的为小教主心疼,一开始所有人都是奔着小教主的真面目去的,看完真面目理应收视率慢慢滑落。
    但是很显然,没人舍得关,华渝的神情刻画的太深刻,几乎让人沉浸在他的演技中,无法想象这是一位新人第一次现场直播能表现出来的。
    然后镜头对准在华渝怀里的雨诗,她双颊泛红双眼迷蒙,恍然被华渝迷住了,半响才回神,她紧张的左右看向飞驰而过的风景,“你、你这是要去哪里?放我下来!”
    “有追兵。”
    华渝短短三个字将雨诗的反抗压制了下来。
    而所有观众在看到精彩关头最讨厌的是什么,那就是广告!没错,这些广告商、赞助了电视剧的播出,在一堆吐糟抱怨甚至激动咒骂声中,迎来了将近15分钟的广告,而这期间,论坛上的留言板块都几乎挤爆了high到点上的粉丝,这些粉丝有各个年龄层的,从刚才截屏的几张小教徒现身图和那张图书馆天使图被置顶,所有进去的人都能马上看见。
    [呼吸急促心跳如鼓鼻血狂飙,小教主今年还没到20岁吧,我是怪阿姨吗(┬_┬)?]
    [小教主v5!小教主v5!他的魅力跨越了种族跨越了年龄跨越了地域跨越了性别~~~~辐射全人类极品祸水,虽然我挺尹曼,但在小教主的威力下已经完全成路人甲有木有!]
    [啊啊啊啊啊啊啊~~~~太销魂了,请假是值得的,我看了到了,看到了!!!……失血过多,阵亡中。]
    [准备倒戈了,小贝贝啊你就安息的做正派小强吧,我已经完全拜倒在小教主的教主袍下了!]
    [ls的太不专情了,我们小教主不需要你那么不衷心的教众(f′)凸]
    [根据正亚大学的校内网中,小教主真名叫于澄(好般配我家教主的说~~),还是正亚大学的高材生!~~~才貌双全,我要晕了~~~~]
    各种关于于澄的消息飞速传遍了网络,但因为于浅年早些年就因[于澄]的胡闹将自家孙子的资料隐藏,所有人也只能查到有关于澄在大学中的零星抹点。
    在广告结束后,接下来就是几个温馨却心酸的场面,后期效果师用淡蓝色和暖黄色的两种色调协调了整个画面。
    小教主化身“华公子”带着雨诗在城里买了许多吃食,雨诗在疑惑中被半强迫带到了贫民窟,那里有手无缚鸡的儿童,有羸弱的老人也有残疾的青年,他们就像一批被世界遗忘的人,苟延残喘的活着,和野狗抢食物,喝发臭的水,生活在恶臭的街道上。看着刚才还冷酷消灭敌人的男人此刻在这些人中穿梭,不在乎那身昂贵的袍子被染脏,不在乎磕磕碰碰的分发食物,而那些人感激涕零是真心实意的,雨诗的心中顿时产生了一种敬意和酸涩。
    敬意是对这个男人的,酸涩是对着这里无法自给自足的人,世界上还有这样一群人这样活着。
    直到离开贫民窟,华渝才告诉雨诗他曾经是那里的一份子,很小很小的时候……然后他告诉她,还有许多事等待她去做,也许许多人需要她。
    雨诗这才明白了华渝的用意,有些羞愧垂下头,在被挟持的时候她竟然想去寻死,在这个男人面前她竟然觉得无地自容,这些人努力的活着而她却轻贱了生命。
    这样的好感和爱慕随着小教主的离开而间歇,一腔情愫化作愁思。等她回到客栈得到的却是穆魏青再次被魔教埋伏身受重伤,与此同时对魔教的恨却越深。
    另一方面,小教主却与朝廷宰相联系上,这些画面都以隐秘的角度一点点揭示给观众,让人们自然而然想到,这样两个巨头汇合一定是某个惊天大阴谋。
    这样爱恨交加又极赋悬念的故事正戳中了观众们的萌点。
    很快,45分钟的电视剧在这样紧凑的剧情下结束了!
    而实际上于澄和一些演员早一些时间拍完了,最后制作后放给观众的时候他们都在清理现场。
    在所有人惊喜和道贺声中于澄回到化妆室卸妆,这时候围绕着他的分别是几位化妆师和造型师。他不知道的是,不论是网络上,还是现实中,甚至是他只要回到yl大楼任何一个出口都会被汹涌的人潮淹没,那狂热的形式在化妆室的他当然不知道。
    一切整装完毕后,他刚和mr李打完招呼准备离开时却被好几个工作人员架住。
    “于于于于、于澄,你现在千万别回去,那、那边太可怕了,简直就是一群凶兽,你绝对会被生吞活剥的!”
    “对啊,我们差点就不能活着回来了,那些人疯了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