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4

重生之天王法则 作者:童柯

      能和元韶互对台词,显然这两人已经经过揣摩角色这个过程,都进入角色状态,两人都已经做完定妆和造型,清风拂来衣袂翩翩,柔亮的黑发像是瀑布般垂下,一双冰冷苍凉的眼眸,一双看似潋滟水波实则无情的眸子在空中对撞,一句句台词从他们口中倾斜而出,看似争锋相对却又有种别人无法插入的气氛在其中。
    而他们身后分别站着两座门神,简宴和于卓昱,四张迥异的神情远看却意外和谐。
    “我觉得不对。”观察良久这幅犹如水墨画般的画面,某女出声。
    “什么不对?”路过某男。
    “你看,元天王那温和清澈的眼神为什么在看于澄的时候,就觉得有那么些浑浊……”此为研究结论。
    “浑浊?那分明是深邃,是惺惺相惜,是志同道合。”这是多么值得鼓舞的友情!
    “你不行……”
    “你知不知道,不能对男人说不行!?”中箭。
    “你们几个,别聊天了!”副导演不满的对着几个凑成堆的人喊道。
    mr李这个时候也抽空跑到了两个主演身边,虽然说像是雪崩,塌陷这些效果都会后期添加,但演员却要清楚的当作在眼前发生,不论是方位还是动作都如身临其境,免不了对虽然是新人却很少吃ng的于澄耳提面命。
    待mr李离开后,两人都没再交流,他们需要在导演喊action的时候进入最佳状态,见他们两不约而同的动作,于卓昱眼中闪过一抹怀疑,于澄太熟练了,对于所有演员该做的不该做的,就像一种本能,他一直以为就像一般的富二代官二代来娱乐圈不过是走个过场,娱乐性质的玩票,但在越来越接触后,原本的推想早已消散。
    “于澄,让我看你真正的实力。”阳光从云层中溜了出来,暖暖的照了过来,配合着山中绿茵,映照着面前的男人犹如画中走出来。
    简单的一句激将,即使知道,还是不可避免的激起两人的波澜不惊的心。
    酣畅淋漓的飙演技,是每个演员最珍惜的时刻。
    “如果你不认真,这就是我的舞台。”于澄很少这样直接甚至带着挑衅,但面前的男人,只需要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有能力激起他全身的斗志。
    如果不认真,那么你影帝名誉就要损失了。
    “拭目以待。”元韶眼神一亮,自信一笑,从他成为影帝后,国内已经很少有人会当着他的面这样挑战,而这人还是个只拍过几集电视剧的演员,但没人会小看。
    任何一个演员,遇到让自己热血沸腾的对手,都会这样激动,原本百分之百的挥发也会因为这样而加倍。
    这是两人第一次同台表演,也是第一次近距离飙戏。
    “打扰你们我很不好意思,不过这事必须要给你们打个预防针。”mr突然插入两人之间,慎重道。
    两人同时回头。
    “擎昌国际推出了一部花样美男剧,集合了中方和韩方两地明星,投资三千五百万,下周一19点放第一集。”
    这不就是原本《蚕天变》第十一集要播放的时间吗?
    ☆、法则39:戏中戏
    “芒果电视台已经不如前几年了,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要找能和它对抗的……擎昌国际这次选的应该是东方卫视吧!”简宴那双不怎么清澈的眼中闪烁出一种名为[智慧]的光芒。
    “没错!”赞赏的看向简宴,不愧是元韶的经纪人,头脑就是和一般人不一样,完全没注意到简宴那暗自得瑟的模样。“他们邀请了米崇严和俞嵘来参演,还邀请韩国人气组合mr饰演主要角色,这部戏还没开拍就红了。”
    一听到米崇严,在场几人包括于澄都清楚,这次有场硬仗要打了。
    既生米何生元,从两人出道到成为影帝,这句话一直经久不衰流行着,不免有好事者将两人从外貌到演技方方面面的进行比较,却是始终未得出结果。要说有什么不同的就是米崇严只拍电影,却是头一次接下电视剧,光是这一点上就赚足了眼球,如果加上有望冲击今年最佳新人奖的俞嵘,就算《蚕天变》剧组不做出任何回应,所有人也会关注擎昌国际新出的剧,会不自觉的进行比较筛选。
    两个电视台,两部电视剧,两位新人,两位天王,甚至包括两拨一流团队之间的pk,势均力敌的阵容,同一时间,同一时段放,不就为了争高下吗?
    不用下的战术,却让yl不得不接。
    本来《蚕天变》和小教主这几个敏感词汇已经关注度很高了,要是再加上所谓的擂台赛,可以说擎昌国际这次打了个回合牌,不但提高了自身的影响力知名度,还顺便为旗下电视剧做了免费却高昂的广告,顺带给最近势头太猛的yl降降温。
    “这件事第一时间被《八点风向》报道,销售量荣登top1。”大部分时间于卓昱都是沉默的,但如果说话往往都是重点。这段时间他已经渐渐适应了这个新工作,和于澄的关系也在相处中缓和了不少,甚至偶尔能投机的说上几句。
    “为什么现在才说?”于澄疑惑,也就是这件事自家经纪人早就清楚了。于卓昱最近狠狠恶补他都有一一看在眼里,甚至很多时候半夜也在利用曾经在go的班底调查资料整理情报。
    “影响你拍戏的心情。”
    也许别人不知道,但于卓昱却清楚之前不上妆的人渐渐需要用粉来遮盖泛青的眼底,即使在人前从不显露疲态,于澄在极力掩饰,一个人能掩饰一时,却总有泄露的时候。一直在于浅年老人的培养下,于卓昱最是懂得察言观色,他知道于澄很累,像是有人在他身后赶着一般,拼命的不落下一丝空隙。
    于卓昱仔细的回忆这段时间的每一个细节,这种变化是从哪一天开始的呢?好像就是搬家的第二天早上,但这期间他一直没有离开于澄。
    万能的助理就是清楚自家艺人什么时候需要什么,即使脑子在高速转着,手上依然不会停下。将手中温度合宜的雨前龙井递给于澄,于澄一口口喝着,任由那温热的液体滋润干涸的胃。
    而于卓昱这话一说,在场的至少两个人尴尬,第一个自然是迫不及待公布这个消息的mr李,他赶紧去督促剧组的场景安排,一时间工作人员叫苦连篇,李导明明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霸王龙了?
    另一个是作为经纪人元老级别的简宴,他、他、他堕落了吗,竟然连个刚入行的菜鸟经纪人都不如?
    于澄波澜不惊的眼瞳似乎被氤氲热气渲上了一抹暖意,正是这一抹温度刚巧被于卓昱捕捉到,虽然依旧带着冰刀般的犀利锋芒,语气却柔和下来了 “《八点风向》盯上你了。”
    说着,于卓昱将那本杂志递了过去,几人凑过头看。
    被《八点风向》盯上这是娱乐圈任何人都不想面对的,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只要是混迹娱乐圈的,谁没有一点隐私过去?它不会紧迫盯人,但每次的报道有理有据,不论好的坏的,能让读者重新认识一位明星,就因为它属实的证据加上半猜测的言论往往能主导读者的思想偏向,九句实话一句假话,而那句假话也会让人信以为真。
    最近于澄算是这个月来最火的人,他掀起的热潮让网络上和现实里都热火朝天,哪里似乎都充斥着“小教主”“于澄”这些字眼,就连今天来到这座远郊山上的路途中,也是绕了几圈把这些穷追不舍的“教众们”甩开。
    无疑,只要和于澄有关的,就算是捕风捉影还是一点点小道消息,都能第一时间吸引人眼球,但《八点风向》这标题却不怎么讨喜:历史空白的新人,原来是黑幕门的主角?
    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黑幕门刚刚平息下来,却被《八点风向》挖掘出来,一明一暗,大多数人只知道在明的罗延飞,但独角戏终究唱不了多久,即使观众再好奇那位不露面传说中有背景的新人,热度也终究有退去的一天,但现在如果黑幕门加上罗延飞在会所大打出手的新闻,就算没有引导大众也会认为是于澄理亏,抢了人工作还要抢女人?一时间会将矛头指向于澄,让他成为众矢之的。
    这也是于卓昱隐瞒到现在的原因。
    几人在翻看内容的时候,简晏却是窦疑不定的望着一脸自然的元韶,《八点风向》是叶颜工作的地方,这样的报道他不相信元韶会一无所知,甚至这家娱乐杂志和元韶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元韶到底想做什么?
    一觑之下,却被元韶眼中那某意外的光亮而慑住,元韶那双染上浓彩重墨的眼不加掩饰的霸住于澄,就像云层终于揭开了那面纱后的真实,专心看剧本的于澄似完全没感受到。
    元韶,你是有女朋友的人,这么饥渴的看着男人算是你男女通吃吗?
    有所觉的元韶回神,面对简晏展露绅士温和的笑容,宛若阳光为他而驻足般的明朗,神情的转换太自然,那双眼中毫无被抓到的尴尬,全然的坦然,反倒让偷看的简晏心生不自在。
    mr李一看时间差不多了,让几人准备好正式拍摄。
    眼看元韶被专属团队簇拥到另一处,简晏对于澄欲言又止,“于澄……你对……”同性之间的爱有什么看法?
    话到口边却不知要怎么组织语言,好歹他也曾经是舌战娱乐圈的人物,怎么到这种时候却说不口了。作为一个全能的经纪人,还是个善解人意的经纪人,他觉得自己很难做,帮元韶抱得美人归,还是提醒于澄要做好堤防?
    就算知道元韶本没有那么纯善,若要吞了于澄也未尝不是不可能,但要阻止吗?他有什么证据,这一切只不过是自己的猜测罢了,于澄信不信都是个问题,在加上元韶平日里做充足的功课,谁会认为他是披着一张狼皮的人?
    偏偏只要一看到剧本,于澄整个人就像入定了,听不到简晏说的话,更加不知道他的纠结。
    于卓昱向简晏打了个手势,黑瞳沉默的像冰尖,冷淡的脸孔轻轻摇头,手上边换上葡萄糖的温水示意苦着脸不想再喝的于澄喝下去。
    他的眼睛不够灵动,不会说话 ,却胜过千言万语,让简晏不由自主的信任,这个男人看的很明白却什么都不说。
    是笃定元韶一头热吗?
    但以后的事,谁说得准呢?只有元韶不要的,没有他得不到的,这几年简晏看的很明白,他只希望刚才那一幕真的是自己的错觉。
    在一声“action”中,终于轮到今天重点戏幕,这一幕的拍摄地点是在一条林间小径,两旁山壁峭崖的路上,整条路也只有30米左右,但有20分钟的戏都要在这条路上完成,而在所有工作人员的忙碌准备中,已经基本搭建好了摄影轨道,吊威亚等等。
    剧情到华渝带着雨诗去求见师傅,被拒之门外遭到雪崩,刚开戏没几分钟,于澄一身白衣飘飘,犹如浊世翩翩佳公子,不论是走路上马还是危机时刻拥住雨诗的动作,都潇洒飘逸,表情带着那傲视天下的淡笑,无疑这样的他在镜头中,配上后期效果,惊人的俊美潇洒,也难怪不论几岁的女人都为他迷的神魂颠倒。
    因为他每次的投入演出,只要是没任务在身的场务人员都会不由自主的停驻下来看他的表演,一开始也许只是好奇那位在mr李严苛下还几乎没有ng的新人是不是真的那么强,但后来去而不自觉的被他带入戏。
    然后,雪崩开始了,马顿时发狂奔跑,而华渝当机立断舍去马,将雨诗死死护在怀中,不让她受到一点伤害。
    他抱着她,利用片段式拍摄分别做出几个高难度的躲避雪崩的动作,但不管断断续续拍几次,每次只要于澄开始表演,就能让剧务组的人员进入观看状态,流畅而凌厉的动作,让人就如同身临其境,随着雪崩越来越厉害而开始紧张。
    这是于澄事先要求的,本来这段画面是要分批拍摄的,但他在前世却是练习过多次,只要事后拍摄放慢时速,他有很大把握能够一次通过。
    通过后期特效,她们相信能呈现的画面会是顶级的,而于澄会让[小教主]风刮上更高的旋风。
    “好感动,我也希望有一个男人这样保护我。”摄影助手a迷幻的表情望着场内的于澄。
    “雨诗好幸福,啊~~~~你看她躺在华渝怀里,一脸信任,好像天塌下来都不怕!”助手b羡慕的说着。
    “当然了,华渝是最强大的!只有他才能保护雨诗……”助手a开始无限为于澄套上光环,显然是一个掩藏的[教众]。
    “你们懂什么叫做精粹吗?华渝和穆魏青才是一对……”另一块小声嘀咕,听到的人心中却奇异的觉得,这搭配……似乎很和谐?
    “你们看,有块巨石要掉下来了!”助手a惊叫,似乎看到了那不存在的“巨石”要压在华渝身上,从华渝抬头那惊诧的表情完全能够自主代入的情节,很显然,带着雨诗让他轻功的动作慢了下来,躲不过去了。
    而吊威亚的控制也恰到好处,在这里渐渐放缓,让镜头可以跟拍的更加细节。
    “嘘!”
    她这一叫声声音太大,引得其他在看的人不满,不知道他们正看的起劲吗?
    果然,下一刻,华渝的右半边肩膀折断,在飞奔的他就像是被扯断翅膀的蝴蝶,从空中掉落下来。
    在场的人像是能感受到那股骨头脱离的声音,都不由自主的为华渝痛苦,小教主一定很痛!
    这一幕没有任何作假,就连mr李都很惊叹,于澄利用摄影机角度和自身的训练程度,竟是硬生生做出了被雪块压倒的姿势,脸部的惊愕夹杂的痛苦表情都如同真实发生的,在他怀里的雨诗也被影响到,差点就要脱离他的保护。
    用完好的手在空中快速调转了方向,将雨诗再次护在左边肩膀,用身体当肉盾,为雨诗遮风挡雨。
    两人在这样的情况下,一起掉落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护着怀里的人,雨诗也不自觉的抬头,华渝的眼神温柔的宛若在飨赣甑难趟朦胧中,两对相望的无语凝咽般,温柔缱绻,mr李知道自己应该喊,但也不自觉的被他们两人的神情互动感染到了那略带悲伤的气氛中。
    “摄影机!对着他的眼神,快!”mr李低声道。
    只有一个人,全神贯注的看着于澄的肩膀,每个人都以为于澄理所应当可以拍出那个效果,却不知道于澄那个肩膀为了这个镜头,一直在家中练习,到后来甚至习惯性脱臼,如果不是自己的坚持,于澄还不会去医治。
    也许只有在这样疯狂的执念下,才能拍出这种真实感,于卓昱觉得到后来他已经不忍去阻止这样认真的于澄。
    见于卓昱比于澄还苍白的脸色,刚走过来的简晏担心道:“你没事吧,怎么惨白成这样?”
    于卓昱这才发现,嘴唇已被他咬出血,颜色染上殷红中,犹如一朵妖艳的梅花,他冷戾的摆手表示自己没事。
    却是轻轻撷去唇上的血珠,愣神的望着,在法国的那天夜里于澄喝醉了,曾经吻去他嘴角血珠的画面一摸一样。
    惊诡的抖了抖手,将血滴甩去,甩掉那不堪的回忆。
    从于澄的样子,他就知道他完全忘了。
    在稍作休整后,下面几幕也开始了。
    刚要走到片场中的于澄被元韶拦住,拉近两人的距离,暧昧的气息倾吐在于澄的耳侧,引起一阵酥麻,“待会要去医院。”
    惊讶的回神,元韶怎么会知道?难道是刚才于卓昱帮他接上肩膀的时候被看到了?明明他们的动作很自然,根本没人怀疑。
    “不用了,我没事。”于澄展开一抹清冽的笑意,就像绮梦似地在他脸上绽放。
    元韶眨也不眨的望着,心中却是有什么悸动突然间爆发了出来一般。
    随即他坚定的带着一股无法拒绝的霸道,“必须去。”
    还不等于澄反应,他就先站到定下的地点。
    这一幕终于开拍了,在小教主和雨诗对视后,四周却是危机四伏,原来暗处埋伏着从右相府出来后一直跟着华渝的刺客。
    大青天之下,穿着黑衣,纷纷要在华渝右手无法使用的情况下[趁他病,要他命]。
    而这个时候华渝将雨诗推到一边的“雪堆”下,这个时候他依然动作流畅无比,也许是生命的危机让他爆发了意志力,硬生生接下来了5个刺客的攻击,比右手更为流畅,步步杀机,誓要在短时间内消灭敌人。
    这个时候剧组人员才真相大悟,原来,小教主是左撇子,他真正的底牌。
    只是华渝自己也没想到会遇到雪崩,不然他这个底牌还能隐藏很久。
    5个顶级刺客,终于让华渝越发吃力,他节节败退,身上的伤越来越多,被划破的,被刺伤的。
    这个时候,小教主的师傅终于横空出现。
    而一开始画面就像对小教主一样,不会一下子放出真面目,只会听到空中传来的声音。
    随后人随声动。
    那声音只轻轻说了两个字,带着惯常的戾气和冷凝,犹如死人般的没有温度,“闭息。”
    一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华渝神色一松,屏住呼吸。
    “你们有没发现,华渝一听到声音,好像神色都轻松了下来。”
    “那素,小教主之所以那么风骚,还要多亏师傅sama的调教有功!”
    “救星来了,小教主终于得救了!”
    到这里做了短暂休息,镜头以剪辑方式分别做了几个挥洒自如的,帅气的不能再帅气,冷的不能再冷的威风凌凌的画面,比如师傅大人出现时白到刺人眼的衣角飘扬角度,比如那被寒风刮起的飘扬黑发,再比如那踏雪无痕的轻功和那刀光剑影的挥剑速率,都要精心制作。
    当元韶扮演的玉修罗真正和华渝面对面时,已经是拍摄画面好几个场次后了。
    玉修罗利用高超的剑术和毒药粉末将这些刺客一一击毙,倒下的黑色刺客和一身纤尘不染白衣的他形成鲜明对比。
    而最吸引人的是,是他那双浑浊的几乎看不清的死寂灰眸只有在看到华渝时,才会浮上一层融不化的悲哀,犹如厚重的乌云遮住从缝隙中溜出那浓浓的思念。
    这是他曾经最爱之人唯一的孩子,也是他活下去唯一的理由。
    不得不说,当元韶一出场,所有曾经被于澄吸引的目光几乎全部转向元韶。
    他只是做了几个动作,只是迎风而立,只是露出了那张即使依旧年轻却饱经风霜的眼睛,就像是磁石般让人情不自禁的看着。
    即使躺在地上,于澄的气势却愈加迸发了出来,棋逢对手!
    华渝饱含复杂,只消一眼,他的神情中夹杂着懊悔、痛苦、惊讶,宛若冬日湖面的结水冰晶,美的剔透美的心醉,“师傅……”
    短短的两个字,却道出了一丝叹息,一丝放松和尴尬。
    “小教主一定是很笃定自己能歼灭那群人!”
    “只是没想到会突生变故,还要靠师傅来救场!一定是又庆幸又不好意思,一直高高在上的他还从没那么弱势过吧!”
    “他们两对视的眼神好销魂啊,我陶醉了~~~~~~太美好了!”
    “看玉修罗的神情,分明将小教主当他曾经的恋人一般,这声师傅好萌好萌~~~~~嗷呜嗷呜~~~禁忌之恋~~~~”在古代,师徒恋就算是禁忌了,但对腐女来说,师徒+男男+古装,毫无疑问地戳中了萌点,这印证了一句话,腐女是无处不在的。
    “两个人的演技都很棒,简直太吸引人了,我迫不及待想看这一集放出去后观众们的反应了!本来以为小教主的真面目就够吸引人了,没想到还有那么勾人的剧情。”
    而两人全然没有受到外围的影响,还在继续。
    “这就是你一年来的成果?”这点心机,这点功夫行走江湖,带领魔教?
    这一段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但被他一说出来,每个人都自然的想到了潜台词。
    玉修罗满含失望的语气,就像一根刺般深深扎入华渝心中,他可以流血受伤,却无法忍受一直尊敬仰慕的师傅这样失望的眼神。
    华渝瞳孔紧缩,无法承受突如其来的刺激,压在喉咙里的血(咬破口中血袋)终于打开了闸门般从他口中喷了出来。
    “!”雨诗扑到华渝身边,搀着他的手臂,小心翼翼的不敢触碰上面刚才激战后留下的伤口。
    没想到事情会这样,那个看起来极端危险程度的男人竟然就是传说中的鬼医圣手,只是短短的几个字就让她眼中无所不能的华渝气急攻心。
    而在场外的女生紧紧揪着胸口的衣服,母性情怀爆发,恨不得将华渝抱在怀中好好安抚。
    玉修罗太狠心了,竟然毫无所动,他是你徒弟又不是路边的阿猫阿狗!
    “我为了让那些刺客放松警惕,故而……没料到会遇到雪崩。”华渝边说,边垂下头,只能从镜头看到他发丝坠下的阴影。
    他自责也羞愧,因为他的考虑不周全,险些自己和雨诗两人都要性命不保。
    沉默良久,只有风萧萧(配音)的声音。
    玉修罗的声音似乎比那冰雪更冷,“哼,死不足惜!”
    华渝抖了抖,抬头倔强的望着玉修罗,那坚强却又脆弱的矛盾眼神似乎连神魂都能为他一起堕落一般。
    从来没有在演戏中失神的元韶,险些把持不住自己。
    而失控也只是一刹那,在mr李喊“卡”之前,元韶又再次恢复了过来,这样小小的bug一般不容易注意,而这个镜头本来就是特写于澄的,于是元天王继续保持他的完美演技记录。
    “你……你太过分了吧,华渝怎么说都是你的徒弟!”雨诗潸然泪下,美人梨花带雨的摸样却没有让玉修罗丝毫心软,她深深的控诉在山谷中响起回音,让温柔的她都这么愤怒,足以见得玉修罗的冷血无情是多么让人心寒。
    就在这个时候,场务慌乱喊叫像一盆冷水叫醒了沉醉中的众人。
    “你们快离开那,石块要掉下来了!”
    入迷在这场戏中的众人才发现,悬崖壁的顶部有一个石块,尖刺状,大约有将近一米的直径,果然摇摇欲坠,平日里这么大的石块不足为惧,但现在是从高空坠落带着地球引力,而那位置很隐蔽,为什么勘测现场的人员并没有发现这处危机,现在却是说什么都晚了。
    由于几人本就站在峭壁和树林之间的道路上,又因为刚才的打斗,被推倒了路边上,而于澄和尹曼所在的位置正好是石块要掉下来的地方。
    尹曼理所当然的身子一轻,就已经快速离开,但趴在地上,又再次[脱臼]的于澄却无法在短时间里离开。
    石块,却是像在背后有人推动似地,从峭壁上坠向于澄所在的方位。
    有人要害他。
    是谁?
    于澄的直觉一直很准,这样的直觉让他曾经躲开一次又一次追捕,但这一刻他知道自己是无法逃开了,他不甘心,不甘心就在这样不明不白的状态下死于非命。
    他还有太多没有完成的事,还有前世的怨,前世的恨……
    没有人在这个时候注意到元韶,他的眼神是前所未有的冷酷暴躁,眼眸中所有情绪渐渐都被打碎,只留下矛盾。
    和于澄相遇的一幕幕在脑中挥之不去,他发现在不知不觉间这个冷淡的男人已经在自己心中驻扎了无法抹去,只有这人在自己身边他才会真正安心下来
    想要靠近……越发靠近。
    融入骨血的靠近,若是我能紧紧抓住你,你是不是会一辈子陪在我身边?
    这个想法就像是龙卷风般,将脑中的其他想法席卷一空,长久的疑惑和犹豫在这一刻终于拨云见日,云散月明,这就他心底真正想要的!
    这样的想法只是电光火石的一霎那,他的身体已经先做出了诚实的反映,不顾一切的抓住在地上的于澄,那抹温暖的体温填补了心中的空缺,元韶的唇角勾起一抹笑意。
    全身的力量带着于澄倒在另一边,错过了石块落下的地点。
    感受到上方温热的怀抱,那令人安心的心跳声似乎也在身体触到的瞬间传递过来,于澄缓缓睁眼,引入眼帘的是元韶温和的眼神,专注、害怕、懊悔、疼惜种种情绪在其中闪过,他语气颤了颤,带着不可察觉的后怕:“你有没有事?”
    ☆、法则40:收场
    于澄的眼神亮的几乎要灼痛人眼,似乎在这双眼睛面前无法遮掩任何心事。
    太过熟悉的场景,坠落后被一双不容拒绝的手控制在怀里。
    堕入了魔障,于澄这个时候想到的不是感动,也不是问元韶是否有事,惊恐翻卷而上占据了他所有思维,熟悉的恐惧已深入骨髓,就像困兽随时会张开血盆大口吞噬他所有理智,原本这段时间长久压抑已经让他不堪重负,一天比一天焦躁,似乎怎么都无法安静下来。
    终于在今天这突如其来的事故中,彻底爆发了所有惧意和焦躁,他的声音空洞的几乎要消失了气息,低语的呢喃,“滚……,别碰我…”
    黑暗漩涡将他卷入其中,逃避般的陷入昏睡中。
    他在透过自己看别人,这个想法在脑中形成,但元韶已来不及多想,腿上的剧痛让他再也撑不下去,倒在于澄身上。
    周围工作人员都在第一时间围住他们,却不敢上前搬运两人,那块石块砸中了元韶的大腿边缘,尖刺生生插入血肉中看起来颇为狰狞,浓稠的血液就像喷泉般向外涌出,不多时就有一小滩留在地上。
    其实元韶把握的点很准备,只是伤口看起来比较狰狞,擦到了皮肉,这样的伤一周就能结茧。
    只有等救护人员过来才能移动两人,但这里是郊外又是半山腰,就算救护车要上来,都要折腾很久。而被元韶护在身下的于澄显然已经昏迷,不知有没有受伤。
    于卓昱更是连血管都泛着黑青色,他冷鸷的双眸紧紧看着昏迷后的于澄确定他的确只是昏迷,在于澄遇险时他瞬间冲出了十几米,却在观察他无恙后克制上前的冲动,马上拿出手机,通知了在大陆总部的部门派来直升机,这个时候即使不喜欢使用特权的于卓昱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正是因为这件事剧组私底下才算知道于卓昱这个小小经纪人是个得罪不起的人物,而原本对这位冰山美男存着心思的女生也不由收敛了些,能随时出动直升机的人会是普通人吗,而这样的是于澄的经纪人,那于澄到底是什么人?
    他知道自己必须冷静,现在需要的不是他的慌乱而是第一时间将事态控制在最低影响范围,做出对于澄最有利的选择。他死死观察着峭壁上,显然如果真是人为的,那么有任何痕迹现在都是最佳勘察的时间,他必须马上去峭壁上检查。
    而另一方面这次事件不论是否人为,都可以利用它将于澄短时间内的负面报道全面压制。
    快速来到摄影师身边,他冷魅的脸上散发着狰狞的寒气,让人望而生畏,“把刚才他们受伤的录影带给我!”
    从刚才拍摄到遇险,由于时间发生的太快,摄影机还是持续拍摄,显然这个画面都被记录其中。
    摄影师被他的阴寒的气势吓住了,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冷情冷心的经纪人真的和传言中一样,不论是对女人还是男人都一副阎王脸,现在甚至连自家艺人遭遇到这样大的变故,却可以冷静的要录影带,太无情了点吧!
    这人才该去演小教主的师傅!谁能理解他们做摄影师的心酸啊,整天面对这些修罗罗刹的牛鬼蛇神,还要动不动被花里胡哨的导演刺激心脏~,赚那么点工资不容易的。
    虽然这么想,但摄影师迫于对方气势,还是唯唯诺诺答应了,他却不知道这关乎到于卓昱的反击,这件事情爆出去,不但能压制住黑幕门和殴打事件负面新闻,更能为《蚕天变》再次宣传,奸商就是抓住任何一个无孔不入的机会。
    这个时候习惯处理各种问题的于执行长展现出他的手腕和决策力,没人知道他此刻的近乎偏执的保护欲望和害怕去看于澄的心理。
    乌云密布,窗外狂风大作,明明只是下午但窗外却如同夜晚,晦涩黑暗的天空几乎透不出多少光线入内,门窗紧闭着却能听到那碰撞的抖动声,和若有似无的呼啸声。
    沉静的单人病房内任时光流逝,绽放出一丝丝静逸之极的压迫感,却无人能感受。
    早该醒来的人却依旧宛若再也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