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7

重生之天王法则 作者:童柯

      人,还有那暧昧相贴的身体,虽然看起来像是错位,但依旧让一些女生奇异的脸红了。
    如果不是现在在考四级,早就相机声响起了。
    “站住,不觉得有话对我说吗?”见江萧就要错身离开,于澄狭长的黑眸犀利薄凉的注视着他。
    “于少,这里似乎不是我们叙旧的地方,今晚7点,皇都国际白金包厢,我等你~”回身,贴耳暧昧的轻语。
    “你没信誉,让我如何信?”当他还是以前的于澄,被甩的团团转吗?
    这样的巧遇,这个男人随时可以遁走。
    “你没的选择,只能信。”勾起肆意的笑容,那温柔的犹如望着情人的眼神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于澄,似乎他是自己最爱的人。
    没错,的确只能信,这人握着自己的把柄,曾今于澄混乱淫靡的生活只要被爆料出去,刚冉冉升起的星途就要这么毁于一旦,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人从自己面前坦然离开。
    “于……于澄,你能把卷子给我吗?”监考老师本来想气势十足的跑过去,让他们交卷前不要窃窃私语。
    但看到是这两个顶级帅哥,而且似乎都没有再动笔的打算,现在才上前开口。
    于澄顿了顿,将试卷交了上去。
    正亚学院装修延续了古欧风格,教室门外的走廊是一排落地窗,精致而大气,这样俯视望下去,看到的是干净的街道和校园熙熙攘攘的人群。
    由于这一层考试,显得异常静谧。
    当来到门外,时刻关注着门口的于卓昱猛然见到出来的男人,恐惧就像是一条伏蛰许久的毒蛇,慢慢爬上他的肩膀,流窜到他心里。
    见对方煞白的脸色,江萧也觉得今天似乎是老情人的会晤日,竟然在一小时内碰到了2个,扬起起朦胧勾魂的一笑,彼端曼珠沙华般的堕落,望着他的眼神,其中的柔情让人沉醉。
    于卓昱想逃,身体却像被定身了,无法动弹,就这样黏在原地,看着那个男人慢慢接近。
    似乎就像是猫捉老鼠的那只恶劣的猫,看着猎物在自己面前明明害怕的要死还要忍住不颤抖的摸样,这种禁欲的气质真是该死的吸引人,身下某一处似乎有抬头的迹象,让他恨不得就在此时此地将这个看似冰山的男人压在身下好好疼爱。
    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于卓昱不是温顺的动物而是只懂得隐藏獠牙等待机会一击毙命的猎豹。
    江萧是个妖孽般的男人,阳光穿透他的睫毛,染着金色光芒在他巧克力般柔情的眸子,煞是美丽,轻易能够蛊惑任何人,也难怪曾经的于澄就算对男人没兴趣也不排斥这个人。
    直到这情人般缱绻气息填满于卓昱周围,他才惊醒,正要攻击却被江萧抓住空档反手搂住他的腰身,膝盖刚好抵住要抵抗的双腿,另一只大手迅速窜入于卓昱长裤里,冰凉的掌心在裤子里攒动,几乎让于卓昱羞愤而死。
    “放开!”感受到对方的火热抵在自己的盆骨,气急红了眼,两个字几乎从喉咙中挤出来,于卓昱的感情并不外露,就算面对于澄偶尔的逗弄也只是愤怒,却从没这样气疯了的样子。
    但对方格斗技巧和实战经验显然远远在自己之上。
    “宝贝儿,不过开个玩笑~很好,没有去偷腥!”像是确定了对方的完璧后,就将手毫不犹豫的抽了出来。“我们很快会再见面的~!”
    转身没有留恋的离开,全然不在乎身下高高凸起的昂扬,那双巧克力似的眼神却渐渐浮上嗜血的汹涌,果然越来越有趣了!
    准备离开教室的于澄,对在后座不起眼位置的张进使了个眼色,对方忙站起交了卷子和他一起出门。
    刚走出教室门,止住张进似乎有说不完的叙旧,于澄直接切入主题:“刚才的人你认识吗?”
    “什么,你不知道这人吗?”江萧可不就是于澄之前无人可动摇其地位的校草,没想到同为校草,于澄竟然完全不知道。
    “他是谁?”黑眸隐含着黑暗。
    被于澄突然像是变了气质的恐怖气息吓到,张进战战兢兢的后退了一步。
    “就是咱们寝室那个没来过的人,他似乎一直留级很多年了,直到我们这一届都还没毕业。不、不过我听人说,这人早就拿到好几个国外的学位,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里挂着……”
    直到看到于澄变得惨白的脸色,张进才不敢再说下去,“没事吧,于澄,你要不要紧!”
    扶着墙壁,于澄才将心中的震惊、不信、难堪给翻搅了出来,原来,这个人早就认识了自己,
    回想起两人是在争夺一个公主上大打出手,不打不相识,然后介绍各式各样的女人和男人给他,带他去了一个有一个奢靡的地方让他过着醉生梦死的日子,直到有一次诱惑他吸毒……最后那场车祸,甚至都有他的影子。
    全部连贯的一想,他是有目的的接近[于澄],然后一步步毁了[他],甚至不惜制造那场车祸……既然最终要杀了[于澄],为什么一开始还要处心积虑的诱拐他犯下一桩桩错事,让所有人对他失望……
    前[于澄]烙印在脑海中的情愫在这个时候突然冲击着于澄,即使前身早已离开了这具身体,但他却能确实感觉到那股被设计陷害的憋屈和不甘,也许[于澄]去世前都不知道江萧的目的。
    即使是残留的情感,依然让于澄感同身受,也许[于澄]对他并不是无情,因为除了于浅年老人,这个人算的上比较真心的朋友,没想到这真心竟也包藏祸心。
    见于卓昱比自己更差的脸色,于澄上前扶着他,“生病了吗?”
    一摸他的额头,果然有点低烧,不禁有些自责,要不是自己不要命的去工作,也不会拖累他这样,“你今天回去吧,今天还有些行程我自己来。”
    “不用。”于卓昱垂下眼帘,整理了下略微凌乱的衣服,脸色如常。
    “必须、马上、立刻回去休息!张进,你帮我送他回去,亲眼看到他躺床上!100张签名。”于澄条理分明,果然这结果,让张进马上应了下来。
    100张啊,这签名市面上可以卖到不少价钱了,就算不卖那可以钓到多少mm~~
    于卓昱的确身体不适,望着于澄的眼神也没有以往清澈,反倒有些闪躲,像是做了什么错事。
    被之前那事一搅和,于澄并未注意到对方的异样。
    江萧刚要开上自己的座驾离开,一通电铃打破了宁静,一看上面的显示,07――是无七,这个平时一年都不打电话的人,这几个月也太频繁了吧,他是医生,不是万能的阎王,要是闵再这么折腾下去,不死也要半条命了!
    “出了什么事?”还是接了起来,态度却不怎么好,他们都是闵的手下,可他不是。
    “现在过来。”无七也不是个喜欢说废话的。“5分钟,不然你的老窝就等着被炸。”
    “嘟――”被挂断了。
    江萧到是不生气了,从无七这态度来看,应该是又发生什么事了,本来闵说半个月不回去,欧洲那群大佬们欢天喜地了一番,没想到乐极生悲了,就在前几天回去血洗了好几个帮派,弄得所有大佬们噤若寒蝉,生怕不小心惹了闵,就连皿组织里头,几个刺头也不敢在这几天生事。
    本来这些事要弄的悄声无息也没什么,消失几个黑户几个黑帮还是容易的,但闵就要大张旗鼓的来,一个人单挑人家几十个高手,不要命的厮杀,肋骨断了,伤到血管了,都像是麻木似地。
    一个疯子,还是一个冷静理智的疯子,才是最可怕的。
    因为他清楚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作为皿的专属医生,闵这几天几次都在生命垂危被江萧堪堪救了回来,不想活也没这么个搞法。
    在闵身边也有些年头了,除了上次于澄的事,还真没见过闵变脸。
    等等,于澄……?
    不知想到了什么,江萧那多情的温柔双眼却给人一种冻结了似地疯癫,闵,你这样的人竟然会出现那么大的弱点,难道不知道这会致命吗,还是真想当亡命之徒了?
    嗜杀的一笑,江萧用一根柔柔的带子绑住散开的发丝,发动车子以极速冲了出去。
    当他来到皇都国际总统套房,打开门,扑鼻而来的就是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法则45:拍卖会
    第二种味道就是浓烟味,浓的几乎以为这里火灾的程度。
    怎么还没引起酒店火警警报?看来这里的安全系统也不过如此。
    江萧不知道的是,警报早就被无七关掉了。
    高光亮的刺人眼的枪,第一时间黑洞洞的口子的朝着江萧胸口。
    毫不在意的闭了会眼,等待浓烟滚滚渐渐散去,才大约扫视了下室内的情况,那个男人像是只孤狼般盘踞在自己的地盘上,赤着上身,纵横交错的疤痕宛若一只只凶兽匍匐在他体内,肩部和腰部的绷带印出玫红的血渍,恍如不知抽着烟,一旁放着几瓶几乎和酒精等同的高浓度酒液,那张残酷的容颜还带着残留的杀意,显然是刚解决了几条生命还没收回那股气势。
    逆光中那身影越发高大严峻,周围空气俨然就像紧绷了的弦,任何一点挑动似乎都能引来一场新的屠戮,危险度超s级的男人。
    幸好这次不算多,只有三具。
    躺在床上的一个,太阳穴上还泊泊流着,一枪洞穿;离门2米趴着一个,可能是要逃出去,想来死不瞑目;闵脚边一个,这个应该是被掐死的。
    从那张朝着门跪倒的脸来看,这个竟和于澄的脸有七分相似,看来另外几个也差不多如此,对着这样一张脸闵也下的去手吗?刚笃定的想法被轻微动摇。
    这打扮应该都是[少爷],不会是想进贡给传说中[x功能障碍]的闵吧。
    江萧很想笑,忍着嘴角抽搐了两下,一群弄巧成拙的蠢货,平白增加他的工作量。
    整个房间其他地方没有丝毫污秽,依旧大气磅礴高贵奢华,也只有这样的房间也许才配的上闵。
    终于欣赏完了屋内的情形,再对上无七冰蓝色的瞳子,微微一笑,不慌不忙的将枪口挪至心脏,低哑的磁性带着他惯有的随意,“下次要记得对着这里~”
    无七眼眸颤了颤,收回枪,最终化为两个字,“变态。”
    耸了耸肩,和你主子相比,我只能算不完全变态。
    不再理会江萧,对一室的狼藉视若无睹,很快再次回到闵身后。
    “都说让你这几天养伤,怎么连国际刑警都挑上了?~”柔情的眼睛望着完全不搭理他径自沉浸在痛苦中的闵,感慨了一声,边说着,抽出随身的携带的医用手套。
    闵沉默着,那双眸子沉淀着不知名的旋窝,似乎什么都能被它生生撕碎,阴沉和冷戾。
    在离开医院时,于澄那句话转换成一段段梦魇般,来回在他的脑中徘徊,打了烙印,刻了痕迹,挥之不去的痛苦绝望折磨着他每一天。
    从那天起,他没有一天入睡,每天只有不停的杀戮才能让他知道原来还有知觉。
    活着,为什么还要活着。
    既然他的存在会让于澄憎恨,何必活着。
    他不停的让自己陷入战斗中,即使有几十把枪对着他也无所谓,死亡才是他的归宿,为什么不管受多重的伤,还是死不了,一定会被组织里的人救回来,对于这群忠诚不二的属下,他却无法苛责。
    原来想死,也成了奢侈。
    “铖!”一声,酒杯和桌面清脆的碰撞声。
    杯子应声碎裂,锋利的边缘划破手指,望着,不知在想什么。
    果然,重新解开绷带,下面是狰狞的伤口,有些血肉向外翻出,在肩部的伤口深可肩骨。
    皱起眉,瞪了眼无七,“不是让你们看着他吗?这伤口本来结茧了,现在又裂开发炎,比前几天更严重,要是再这么没节制下去,这条命也别让我来救了!”
    当对上无七那双执拗的眼睛,知道自己的话只被当作耳边风,这群人只要闵一个眼神估计都愿意自己奉上枪来让他杀,疯狂的程度堪比神教徒,在他们眼中闵就是神。
    也许这是为什么皿成立时间不长,却能成为世界三大黑道势力的原因。
    给闵重新换上新的绷带,“如果还这么乱来,就死路一条,安生几天吧,也别再喝酒抽烟,这只会雪上加霜。”
    “滚!”从进门到现在,闵终于说出了唯一一个字,沙哑的声音就像被沙砾摩搓的嘶哑难听。
    他不需要任何人来救,就这样死去更好。
    当余光瞟到脚边那具尸体,那张和今世于澄何其相似的面孔,就算再相似也不是他,给他提鞋都不配!
    你们是什么东西,全部加起来也不如他一根头发,当替身,呵,他也是你们有资格代替的吗!
    举起枪一通扫射,那个无辜的已经死透了的[少爷],中枪抖了几下,这回却被打成马蜂窝。
    本来气血上涌的江萧,硬是压下心中的怒火,这一幕慑住他了。
    果然是个疯狂的变态!
    但这人再变态,江萧都知道自己不能呛声,平日里没规矩还不会和自己计较,但真到了这种时候闭嘴才是最佳选择,不过,想到今晚于澄会来皇都国际,江萧闪过一丝残忍。
    闵,这个惊喜你一定会喜欢的。
    于澄下午出席了一款手机代言的展览会,推掉了晚上一个饭局,安全抽身时已经傍晚了。
    打开手机才发现,张进将于卓昱安全送达的消息,算是松了一口气。
    接下去…就是去皇都国际与那个人碰面。
    皇都国际共有八十层,是国际知名建筑师设计,蓝色和紫色的玻璃构造成整个雪茄造型的建筑物,吃喝玩乐还是纸醉金迷,甚至拍卖、赌博、权钱交易,都能在这里找到适合的场所。
    于澄到的时候,离七点还有几分钟,走入包厢内果然里面空无一人。
    早就有了心里准备,他只是静静的等待,拒绝了招待准备的任何酒和饮料。
    回忆着当时的情节,也许那场所谓的不打不相识也是对方的计谋,只是为了和自己认识?
    但[于澄]的身份,能让谁这么处心积虑的接近,甚至一步步引诱呢?
    唯一特别的就是[他]是go家族的继承人,但这条消息早被爷爷封锁了,在大陆应该没人知道[他]真实身份,那么江萧很大的可能性不是大陆人。
    想到他有别于亚洲人的轮廓,也许是家族中的某个人派来的棋子?
    不可能,这个人的气质、风度、品貌都不可能是棋子那么简单,这样一个挥金如土的男人是家族里哪个人有资格指挥的了的?
    什么味道?
    正沉思的于澄忙捂住口鼻,一股气体渐渐弥漫开来,但猝不及防的他还是吸进了几口,顿时开始昏沉,眼前的景象也开始模糊。
    他怎么都想不到,在做好准备下,还会被江萧摆一道。
    是……是空调!
    空调释放的气体,一定有问题。
    但找到结症的于澄,却抵不住昏沉倒下。
    他模糊的视线渐渐有了焦距,身上的衣服被剥离了,身上只有一件薄薄堪堪遮住臀部的布条,露出上身大片肌肤,玉瓷般的光泽在照耀下显得格外光滑,给人上前染指的冲动,空气中的微凉让他泛起一层浅浅的颤抖,环顾了下四周,空荡荡的水泥墙,零星摆着服装和奇怪的道具,这是地下室?
    全身无力,应该是还没过那股药劲,头脑到是格外清醒。
    动了动四肢,酸麻传遍全身,这才发现被绑在一个用檀木制作精致的十字架上,该死,以为是《耶稣受难日》吗!
    一丝苦笑溢出,就算重活了一次,他还是没聪明多少。
    于澄,你前世不冤,就因为一次次的天真,最后才害人害己!
    脚步声渐渐传来,他又再次垂下头装昏沉,实际上也不需要装,迷药的计量不小,闭上眼连心跳都是沉睡的速率。
    交谈声并不大,从声音来看是两个人。
    “还没醒?”
    “嗯,不过这样也好,要是醒了哭闹有的我们受!”
    “听说还是个明星,不知道惹了上头哪位,被这么送过来怪可惜的!~~~~不过这身段,这张脸还真是极品~~”
    “你最好别打主意,听说今天那位会过来,咱们这些给人一个指头都不够捏的,夹紧尾巴想想怎么安然度过今天吧!”
    “你是说……那位?”
    诚惶诚恐的两人慢慢走远。
    恍惚间,于澄模糊的听到不真切,声音似乎是从他头顶的天花板上传来,[主持人],[拍卖],[起价]这些字眼窜入他的耳中,顿时宛若坠入冰窖,是拍卖会!
    拍卖会,一个他前世的噩梦,一幕幕光影留禄的影像就像片片雪花洒到他面前,他想大笑,想发狂却没有办法丝毫动弹。
    一场拍卖会,一次丑闻曝光,再一系列封杀,然后就是没有截止日的冷藏,环环相扣,他想笑,是因为自己的可笑,还因为同样的老路竟然重蹈覆辙两次!
    于澄的脸惨白的像是鬼一般,对自己的恼恨和对未知的恐惧像是咀虫似地爬满全身,就好像拍卖场上已经有几十台摄影机等着曝光他的事一般,那个男人操控了几乎一半媒体将他赶尽杀绝的境地。
    江萧可能也想不到这件事会那么巧合,只是和前世不同的是,这里是私人拍卖场,还是只有皇都国际vip会员才有资格进入的地方,里面进行的交易大多隐秘,不仅没有摄影机摄像头这些高危物品,甚至还为了保护拍卖者和拍卖品的权益,杜绝所有拍摄、录影。
    整个拍卖场由半环形座椅组成,中间是椭圆走台,缤纷的光线打在看台上煞是耀眼,这个时候主持人正在介绍今天拍卖的物品。
    在看台二楼是只有特殊会员才能入内的包厢,而其中有一间却是任何人都没有资格进入的,这是皇都国际拥有者的专属包。
    暗色光影和帘幕的遮掩了外人的窥视,在苏格兰羊毛毯上,一双手工皮鞋毫不犹豫的踩在上面,男人俯视着整个拍卖场,无七离半米距离报告着皇都国际的营运情况,阴阳顿挫的声音不紧不慢,男人也不知道有没听进去。
    他脸色有些苍白,显然身上的伤严重拖垮了他的身体,一双墨眸如炬,他拥有一张即使神也会自惭形秽的容貌,犹如堕落的撒旦,邪恶而强大,那双执鹜的眼睛充满嗜杀的戾气,极度的疲惫让他的眼中充斥血丝,充满暴戾的他就像一颗原子弹,让在他身后无七几乎要以为闵会破门将看台下的所有人一轰而尽。
    如果不是现在欧洲那块已经乱的烽烟四起,没有可以挑的地儿,也许今天闵还会带一身伤回来和刷新的记录回来。
    看向台下一场场竞拍,那群疯狂押注,疯狂投钱的老板阔少们,就如同一只只被打了兴奋剂的花钱机器,而操控主却只会将他们当做无聊游戏的角色,看着他们挥金如土。
    今天,最后一场拍卖在炫目的灯光中,拉开帷幕。
    中央拍卖台中间的一块地板移开,有什么东西正在缓缓上升,主持人兴奋的口吻介绍这特殊的人体拍卖,模仿油画《耶稣受难》的真人版。
    现场一片哗然,虽然皇都国际并不禁止拍卖[人],但基本上还是以稀有珍藏和一些奇珍异宝为主,没想到今天会出现这么令人兴奋的一场,但这潮涌般的声音却丝毫影响不到隔音设施完备的包厢内。
    突然,刚刚拿起酒杯应声摔落,乍起一片片晶莹,却恍然未觉,嘴边那抹嗜血狠戾还没消逝,来不及浮上那丝措手不及的惊异。
    他的眼神变得深沉黝黑的掀不起一点波澜,声音就像是来自地狱的噩耗。
    ☆、法则46:熟悉
    “关掉电闸,所有和今天的事相关人员,全部撤掉,以后谁敢录用他们就等着被皿追杀。”从齿间迸出了一个个冷如冰渣般的字。
    好狠!
    断其生路,绝其后路,这唯一的出路也是死胡同。
    余光瞄到了那个台上正在徐徐上升的人,虽然垂着头,外貌看不真切,但熟悉闵自然知道这位被放在心尖上的人。
    “咯噔”一声,无七的心一点点往下沉。
    看来今天的事是不会善终了,只要闵想,也许连看台上的那群富豪们也要受到无妄之灾。
    闵似乎天生不懂得如何用表情来表达自己的情绪,他生气的时候依旧没有表情,几乎看不出差别,但无七到底是从小跟随这个男人,暴风雨下的平静更令人窒息,那一地玻璃碎片似乎能反射出那残肢断臂般的残忍。
    而一直守在包厢外的王经理一看到出来的无七,忙躬身迎接,惶恐中得到了一个命令:停止这场拍卖,把人送到boss的房间。
    快速应道,但心中却是惊涛骇浪了,今天的拍卖品他也有所耳闻,难道这次连boss也有兴趣?
    以前就算是再绝色的美人也没见上头有什么表示,而且皇都国际的规矩极严,谁也不会冒着危险去破坏,更何况是制定规则的上头。
    心中再是不能置信,王经理也不敢有所怠慢,这些不是他们这些做下属该揣测的。
    突然停止的拍卖会漆黑一片,台下顿时哀声怨道,他们都是高级vip会员,哪里会想到来享受停电的待遇。
    无的成员静默看着这群涌动到出口处的人群,如果这个时候一通扫射不知道会倒下多少,王经理相信若闵真的下令,这群疯子也会毫不犹豫的执行,就算这里有几个不能得罪的人物。
    于澄已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又陷入了昏迷,似乎有人在摆弄他的身体,冰冷的针管刺穿了他的皮肉,微凉的液体慢慢渗透,像是一只无形的手将他全身神经控制住,如果现在能做表情于澄一定是绝望的神情,自暴自弃的想这就是他应得的惩罚。
    光禄疏琉的回忆在脑中撕扯成一片片般,零碎换乱的片段交织着。
    黑暗中有人将他扯进了一个怀抱,很焦急,动作温柔,就像怕碰伤了他,迷蒙中他抬起双眼,对上了一双如猛兽般凶残冰冷的眼睛,是谁?为什么那么熟悉。
    那人似乎在他昏迷时说了什么,混沌中似乎更加难受,他渐渐阖上了眼陷入沉睡。
    几小时后,当闵到了顶层住处,只见无七已经在门外待命,沉静的黑眸沉甸出无法直视的锋芒,脚步却迈大了一些。
    “boss,已处理完毕。”无七弯身,开门让其进去。
    闵点了点头,常年的相处两人都清楚短短的言语中所包含的内容。
    遽然眼前景物晃了晃,全身的血液像是无法供给心脏般,虽然幅度很小却还是被在身后的无七察觉,关切的想扶住,最后还是没伸手,只是担心的抬眼看了下闵魁梧又显得脆弱的背影,掩去忧色退了出去,已经整整三天没有服药了,再加上伤口发炎……
    推门入内,躺在床上的男子,还是那让他全身冰火两重天的装束,性感到只围着一条堪称破布的东西。
    王经理是不敢动于澄分毫的,从来没招人伺寝过的闵,有什么喜好无法去揣测,自然只有原封不动的送来。
    黑暗中,那双黑眸如被打翻了的墨汁,映不出任何反光,慢慢走了过去,每一步都故意放轻了似得。
    居高临下的望着,于澄暴露在外的肌肤泛着柔和的光泽,似乎能反射出月华低靡的神秘般,他的视线如实质般的扫过一寸寸肌肤,从于澄那张昏睡的俊容到诱人的锁骨再到腰腹,然后渐渐往下移,修长笔直的双腿,圆润的指甲,似乎这是一具最完美的雕像,被刻画了神韵,赋上了活力。
    死死盯着,呼吸渐渐乱了,喘了口气,急促中的脸孔不正常的泛着丝潮红,不是激动而是在制止心中的暴戾。
    今天于澄被大庭广众下这样羞辱,就像一把生了绣的刀直直桶向他的心脏,所有一切肮脏污秽疯狂都倾巢而出,他甚至想把所有在场人的眼睛全当作祭品,仅剩的理智让他压抑了所有本性,如今再看到这对他来说最顶级的诱惑,无疑把脑中那条打了死结的绳子剪断了,疯狂的执念冲破了那个牢笼,叫嚣着需要那唯一的解脱。
    有一种思念如被不断稀释的茶,在时间的洪流中淡化,而有一种思念在不断压制和扭曲的守望中搅合成了毒药,被包括在一层糖衣下的慢性毒品,直到察觉时已深入骨血,变异了。
    探出手指,轻轻的触碰着于澄的脸颊,指尖像是被烫到又不舍得离开,颤抖着不敢用力。
    细腻温热的触感让他流连忘返,他已经无法压抑自己了,等待的太久,久的连触碰都像是禁忌,心脏的痛楚已经麻木。
    猛然从床上半抱起于澄,一手拖出他的后脑勺,吻上了这张唇,带着他本身不同拒绝的霸道攻城略地的侵蚀着这片日思夜想的领地,即使知道面前的人不可能醒来。
    狂风暴雨在接触到片温凉后却像是倾注了所有温柔,轻柔的舔舐着,慢慢撬开微阖的齿贝,勾住他幻想了多少夜晚的唇舌,假象着对方与自己一起沉醉,深入其中温柔的扫过每一个地方,如同最珍贵的宝物,那柔韧的身体躺在自己怀里,让他几乎控制不住将其最后的遮羞扯去,占有他,让人永远都看不到他。
    吻的越深,像是再隐忍着什么,手却渐渐探向腰间。
    混沌的迷恋被一行滚烫的晶莹反射出的冷冽光芒惊醒,如同在炎热的酷夏浇上一盆冰水,将发酵了的畸形感情压制下去……
    昏暗的视线中,于澄的睫毛颤了颤,这是他醒来的征兆。
    睁开眼,一阵让他并不陌生的麻痹感,麻醉剂,又是麻醉剂!
    勉强转头,就看到那个看着窗外的男人身上,月光朦胧,银华洒落在他身上像是为他披上了一层霓裳,尊贵的不像凡间的人,淡光将他年轻而强健的身体勾出流畅的线条。
    屋内发着淡蓝幽光的浴缸,光影飘泊,在他反射在他脸上的水波交错,和银月的光辉交织一起,但这样一个看似不真实的人却如同失魂落魄的丧尸,也许连丧尸都不如,他的眼神空洞而无情,就像最锋利的兵器。
    闵转头,视线交汇,“你醒了。”
    那一瞬间,似乎一具绝望的雕像突然活了过来。
    这人!
    于澄记得,那个像一头盘踞着的猛兽,散发着令他窒息气息的男人。
    有些人只是见过一次,也能印象深刻,眼前的人就属于这种。
    那是他耿耿于怀的事,空白的三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就算是迷倒一头大象的剂量也应该醒了!而最无法理解的是,他醒来后就再也没见到过这男人,就算利用所有办法都无法查到这个男人,似乎这人就是个人人避讳的禁区,无人敢踏入。
    于澄心跳如鼓,他无法忽略从心底燃起的害怕,似乎只要眼前这人在,他就应该逃,远远逃离。
    但麻醉剂的效果还没过去,连动下手指都成了奢望。
    除了那次莫名的初遇外,他印象中并没有这个人。
    “是你救了我?”不用低头他也知道自己身上还是那副[清凉]的模样,按照普通逻辑,这是理所当然的,但他并不打算道谢,他不是不谙世事的少年,有目的才会有所求,救他也许只是为了更深的目的罢了。
    男人危险的眯上眼睛,灼热的眼神几乎要燃烧于澄的肌肤,停留在那腰间的布料上,“我只是觉得,这样对美丽的小豹子太残忍了。”
    “那么这位先生,让我平白昏迷三天就不残忍了吗?”真是匪夷所思的双重标准!
    “这只是和你玩的一个小游戏,现在拆穿了就会少了很多乐趣。”边慢条斯理的说道,边把玩的着手中的枪,在月光下那把银灰光泽的枪,反射出闵的脸越发白的像厉鬼。
    于澄眼眸一缩,即使不认枪,但前世的经历让他还是有基本的鉴别能力,这枪从那流畅优美的曲线,和特殊的工艺还有那隐约可见的家族标志,显然是把只有定制才能出产的。
    命和一个疑问哪个更重要,相信不需要选择。
    于澄死过一次,却不代表他不怕死,没有人会不怕,但也要看值不值得,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离开人世相信谁也不愿意,面前这个高危程度让他几乎熟悉的要忍不住抽搐的男人,他更想将今天当作一场噩梦。
    噩梦……噩梦…
    神似鬼差的,眼神一转锁住那个还在窗边的人,那侧面似乎和记忆中的人融合到一起,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狠狠闭上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