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

重生之天王法则 作者:童柯

      颗扣子系上,在橘黄色的灯光下两个人的身影如此和谐,一起上车离开,直到那车子消失在眼中的视线中。
    黑暗中手上的追踪器闪着幽深的红光,就像一道被带走的生命线,眼中氤氲出的气息冷凝的心颤,另一只手下的方向盘几乎被捏碎,心脏痛的麻木,他的声音颤抖的如同啼血的鹃鸟,“于澄,不要逼我……我会忍不住再毁了你,不要逼我……”
    ☆、法则53:称呼
    在郊区高速公路边的岔道进去,就是一片飘渺烟云的森林,夏夜的晴空和刺入耳膜的蝉鸣盘踞在这片密林中,粗壮的苍虬树木高耸在唯一的小道旁,这些树被苔藓和藤蔓植物环绕着,扑面而来的感觉就是那磅礴的生机,可以想象若是白日来也是一处与世隔绝的天然氧吧。
    蜿蜒而下的是一处打造的相当低调不显眼的住宅,深棕色的外墙几乎要深陷于这暗流森然的林中,只有房顶上的乌鸦鸣了几声随后离开。
    “唔”
    从住宅的一间密闭的房间内,传来细碎短暂的呻吟。
    喉咙干涩的吐不出更多的字符,热浪从喉间冒出,放出一个嘶哑的声音后他恢复了一丝清明,不知道是夜晚还是白昼,抬头望了望四周,冰冷的石墙打造的相当光滑,严密的结构没有一丝空隙,只有远处一张铁桌上放着一只燃着火苗的蜡烛,不远处还有些冰冷的散发着血腥味的器具,电鞭、电钻、电锯,电椅……。
    动了动手,金属的摩擦声让他瞬间打了个激灵,被锁链绑在一个十字架的木头上,几乎赤裸的吊着,是将于澄受过的都还给他吗?
    熟悉的熏晕感和全身无力的后劲,就是他最近在实验室刚出炉的那款新迷药,第一只实验的老鼠就是于澄,现在也全部回到了自己身上,江萧有些相信了,因果循环。
    房间里除了蜡烛燃烧的声音没有其他,安静的令人恐惧。冰凉的空气侵略着他裸露的肌肤,这种精神凌迟让江萧瞬间有些惊慌,但精明如他很快冷静下来,闵不会动他的,从小到大犯了再大的事不也只是教训了几次就放过他了,要说道上闵对他的放纵也是一桩奇闻,不然他也没这个捅破天的胆子去捋老虎须,这么想着,他就安心了些,现在只要等待闵过来。
    “嘭”门被打开了,烛光被突如其来的风摇晃了一阵,光暗中看不真切那人。
    巧克力的眸子有些不适应,眯了一会,才看到闵高大的身影,而无七手中捧着一个盖着白布的铁盘走了进来,铺天盖地的肃杀气势让他胸口打了个堵,这种时候如果失去冷静或者害怕,都会降低判断力,更何况面对的人是这只老谋深算的变态。就算现在是阶下囚还是无法掩饰他天生的傲慢,这种傲慢是一种沉淀后的气势,他沙哑的笑了笑,“为什么我并没有反抗被带过来,还这么对我?”
    闵淡淡觑了他一眼,那一眼很平淡,平淡的像是所有情绪被挤压入一个小盒子里,只要有那把钥匙就能打开这个潘多拉盒,这个男人越是冷静越是可怕。
    江萧惊骇的楞了楞,使劲眨了眨眼才知道自己没看错,金色的,平日那凶残暴戾的黑眸竟然是金棕色的,在烛光的映射下刺眼的几近落泪,这才是闵真正的血统!?
    果然……江萧似笑非笑,原本只有八分把握的猜测越发笃定了。
    闵迈步走了过去,坐在这个房间唯一的椅子上,身后无七默默的跟在他身后。
    “只要不触及我的底线,你做什么我几时管过你,但你不该动他!事后竟然还愚蠢的等我来抓你,你最蠢的不是逃跑被我抓到,而是连逃都不懂,这句‘为什么’就必须学到教训!”闵的眼神暗沉了下去,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代表某种危险的讯号。
    要是能逃得掉,我会不逃吗?但是江萧的嘴巴紧紧闭上,这种时候惹怒闵并不是明智的选择,他虽然嚣张,但这嚣张建立在保全自身的基础上。
    似乎江萧识时务的摸样让闵不再发怒,到底是他一直带在身边的孩子,就算蠢了点也不算愚不可及,下一刻他就望了眼无七。
    无七将手中的托盘放在桌子上,低头蓦然跪下,他做的事闵也许早就洞察却从没责罚他,不惩罚也只是缓期徒刑,他并不后悔,表面上看起来是在帮江萧,但他是当年唯一知道真相的知情人之一,更不能看到闵到最后众叛亲离。
    “自己去选。”淡淡的四个字,在这寂静的房间里袅袅迷失的尾音尤为迷人,话中的含义却让无七高大的身躯僵硬如冰块。
    无七站起走向器具边上,踌躇了会,还是拿了一个电击棍,这不是所有行刑工具中最痛的,残忍度却不枉多让,这东西打下去表面上没有痕迹,但透过表皮的痛是却会从碎裂的内部传到全身,绵长而永无止尽。
    看到这玩意儿,江萧终于意识到,闵真的动怒了!
    “你现在的脸色很不好,药也没按时吃,在你身体倒下之前你的心脏就会麻痹而死,把我打伤了就没有人救你了!”江萧心中狂风乱作的紧张,但表面上却一派老神在在,方才观察着闵的脸色和走路姿态,从医者的角度就知道对方根本就没休息马不停蹄的赶过来这里,但这话两人都清楚,如果闵想要医治,医生根本不是问题,之所以都是他只因为别人更不可信任。
    江萧冷静的模样要是平时,闵一定会欣赏,这是他花了多年培养的继承人,从前世到今世性格最像自己的孩子,让他怎么能不特殊对待,但今天却完全没打算放过他。
    冰冷的注视着来到江萧面前的无七,居高临下的眼神就像主宰生死的仲裁者,那肃杀的气势无七就算不回头也清楚,这是闵对他的惩罚。
    正因为是自己帮了江萧,由自己教训才能将惩罚的效果最大限度的扩大,咬牙举起电击棒毫不留情的朝江萧挥去。
    一下,两下……十下……
    刚开始江萧还能忍住这抽搐般的疼痛,但越是到后面,身上没有被棍打的痕迹但那撕裂皮肤挖出内脏似得痛苦几乎让他咬碎舌头。
    疼痛弥漫到全身,江萧原本就虚软的身体在这样重击下,胃里翻江倒海,更加难受,想蜷缩却因为四肢被捆绑着不得动弹,只能如同被捞出水面的金鱼撑大眼珠子,大口大口的呼吸,每一次呼吸都连筋带骨的疼。
    冷汗黏湿了江萧的额鬓,虚弱痛苦让他几乎就想这样昏厥过去,但闵下一个动作却打破了他的幻想。
    将那铁盘中的白布掀开,拿出里面的针筒递给无七。
    眼看着无七手上的那能让人欲仙欲死也能让人疯魔的东西,曾今多次给[于澄]施打过这东西他很熟悉,江萧顾不得疼痛,使劲睁大快要闭上的眼睛,但他的努力也无法让他开的缝隙比指甲盖大多少,虚弱的声音却在闵耳中放大数倍:“爸……”
    闵转身离开的动作犹如没上机油的轮转机,一时回头对上这个孩子眼神的勇气也被抽离了似得,他不是害怕而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前世他就不是什么有根基的人,直到坐上教皇的位置背地里还不是有人喊他乡巴佬、土根。出生乡野的他骨子里有着最不要命的狠劲,同时也有香火延续的传统思想,爱上自己的儿子是闵上辈子的痛,这种痛和无法宣泄的感情在不断压缩变质中成了极端的占有欲。
    不客气的说现在的他就是一个活了百来岁的老古董了,虽然有一张年轻的脸但从某种程度上非常冥顽不化。强势惯了的他用自己的方式来教育孩子,最后唯一的孩子也对他恐惧如斯,甚至这恐惧最后化成了化解不开的仇恨。
    江萧的称呼太过稀罕,在闵耳中和酒逢甘霖的干涸之地一般,几十年没听过的称呼,这是血浓于水的羁绊,是无法轻易剪断的关系。燃烧的烛光在视野中逐渐模糊,飘到了十多年前那个暖洋洋的下午,杨柳的白絮漂浮在空中,投射过阳光的温度铺洒在身上,在疗养院中看到那两个孩子的情景,独独带走了江萧却撇下了另一个充满仇恨目光的孩子。
    后来似乎做了很久的梦,这梦里是一片空白的境地,什么都无法捕捉到,只有不停的空虚和孤寂渗透到他的灵魂,没有梦的梦境总让他想要流出根本流不出的泪,于澄一次都没来过,闵想也许是恨他恨到连梦都不愿意来。
    直到醒来后,看到了已经步入中年的无七,看到了原本到腰间的江萧和自己一般高……
    “为了一个外人伤自己儿子,我竟然会有你这种父亲,我宁愿什么都不知道……宁愿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上!”眼见闵没有停手的打算,甚至没有一点该有的父子相认反映,江萧就知道自己今天逃不过了。缓了一口气,被刺激的心神让他反而保持了片刻清醒,说话也没刚才模糊,“当我知道我的舅舅竟然是父亲的时候,我只有恶心,恶心!你让我恶心……我动了于澄,你是不是很痛,我要的就是你痛!”
    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兄妹乱伦这种事,江萧从懂事后就没有一刻不想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在知道真相后,他带着濡慕、怨恨、渴望、恐惧这些复杂情绪,装作不知却一步步筹划着试探闵的底线,试探这个男人的弱点。
    闵挥了下手示意无七继续,始终没有否认江萧的称呼。他像是突然老了很多岁,声音中透着无从掩饰的疲惫,“你已经成年了,每个人都要为自己所作所为负责。”
    道了一句“得罪了”,无七靠近江萧。
    眼看着那飙出水珠的针筒烛光的反射中泛着寒冷的光芒,一点点被打入自己的手肘处,江萧不得动弹,咬牙低吼:“毒品就能让我认输吗,我告诉你,父亲大人,只要我活着一天,你的宝贝一定会继续遭殃……!你要做的绝一点就直接嗜杀亲子,你是个没血没泪的怪物想必这种事情做的……!”
    也许本来还冷静异常的江萧,终于在身体的剧痛和亲生父亲的绝情中,失去了惯有的理智,他深谙说什么话能让闵最痛。
    将门关上,完全隔绝了江萧的叫骂声,无七默默垂头跟在身后,手中还拿着那个铁盘,铁盘中有两个针筒,一支是安眠效用的,一支是毒品,没想到最后闵最后还是选择了后者。
    “我是不是做错了?”抬手捂着眼,不让人看到已经湿润的金色眼瞳,恶心……于澄,曾经的你是不是和元萧一样的心情。
    无七知道闵要的不是回答,也许答案早在他心里有了定论。这时传来了闵已恢复冷静的声音,“给他打两个月后再给解药让他慢慢戒掉,这期间严密监控他的情况适度调整计量,着人把他送回意大利,让他好好待在那里,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得探望。”
    这不是变相的监禁了吗!无七很清楚意大利那几处铜墙铁壁般的住处和军事基地的防御差不多了,要出来难如登天,忍不住回头看了眼紧闭的门,顿时心中生出了一种荒诞的想法,闵给江萧打毒品,除了惩罚外,是不是也有间接锻炼江萧的意志力和对毒品的抵抗力,现在的江萧还无法独当一面。
    “还有,调查究竟是谁透露给元萧的,我要知道所有事情经过!”语罢,不堪重负的伤势伴着心力交瘁,魁梧的身体倒了下去。
    “boss!”
    ◇◇◇
    这段时间让于澄焦头烂额,万能助理于卓昱从低烧变成了高烧,又从高烧恶化发炎,好不容易控制了热度后目前被于澄勒令在家休息,导致一时之间于澄忙的犹如旋转陀螺,当他为《焚日》做最后收尾工作的时候,接到那通来自yl公司“出大事了”的电话,第一反应是拍卖会的事被曝光了,然后对方才说是max由于那次访谈播出后效果非常好邀请于澄参加专访,这可谓是新人中独一份的荣耀。
    于澄这才想起来,那次访谈正好是今天播出,但对于反响热烈他的表示还是比较平静的,那样集合最有人气的明星加上两部质量上乘的电视剧片段,和制作方的别出心裁的造势,再不火就有鬼了!
    但这种火却远远超出于澄的预料,他的男扮女装“伪娘”照再次将他推到了风口浪尖上,甚至连隔岸岛国的粉丝也对他起了关注,不但在yl公司的官网简直是声势浩大,网络上在各大论坛板块上也是迅速占领精华,简直匪夷所思,而芒果电视台正因为那恐怖的收视率最后敲定了max给于澄的专访。
    随着《蚕天变》第十一集的内容播出后,将元韶和于澄那股暧昧的气氛炒火了,本来整个剧组都闹不懂第十一集里面哪里有什么传说中的暧昧,传说中的师徒悖论恋,直到mr李找到了半天才知道,问题出在了十一集最后的那一个动作,剧中最后华渝误闯禁地碰到了走火入魔的玉修罗,用网络上一些特殊的jq眼光来看,就是 “激烈的肢体相拥”、“残酷冷血的火热眼神注视着怀里透着病美人状态的华渝,浓浓的jq就这么诞生了”、“师徒恋和俊男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就在这狂古今的恋情在石洞中产生了”。
    当观众们还在等待《蚕天变》第十二集的内容纠结时,yl企划部已经在策划《焚日》mv的播出造势了。
    ☆、法则54:“吸血鬼”狂潮(上)
    不少媒体在不停追着应接不暇的新闻,有心人发现了yl公司整个上半年几乎风平浪静到了极致,不论是一线男星女星还是小透明都很低调,小新闻不断但要说有什么劲爆点的那是挤都挤不出来,在媒体都以为今年yl是被擎昌国际打击的一蹶不振时候,猝不及防之下爆出了“黑幕门”,从那个时候开始,yl公司蓄势待发的频频爆出新闻,这不得不得让人怀疑是不是早就打算一鸣惊人,筹划如此之久。
    不过不论外界媒体如何猜测,yl的作风依旧维持着它的一贯快、准、狠的习惯,不做则矣,如果要做就要尽善尽美,就像本来应该是由元韶的新专辑主打歌《信仰》做宣传,但为了造成最大的轰动效果,他们还要为整张专辑做不少后期工作,与其这样还不如让第二主打曲《焚日》先打头阵,要知道这张专辑是今年下半年yl公司要推出的重磅作品之一,《焚日》不但有天王元韶和最火的新人加入,质量又堪称经典,让它来当市场的试金石再适合不过。
    这也让于澄彻底认识到了元韶在演艺界的地位,除了元天王哪个明星有这本事,连不是主打的歌都能这么花下本钱去宣传,在经纪公司的全方面360度无懈可击的包装下,于澄和mv中的女主角一起拍了一些海报和宣传照。
    成效也是非常显著,一段时间里心细的粉丝都注意到在一些唱片行和书店都贴着的海报,音乐站、点播网站的首页广告上也都同样在最醒目的位置。
    夜幕降临,空中那即使乌云也遮不住靡靡月色,有些人就行这月光一样,在那遥远的地方让大部分人只能仰望着散发的光芒。
    完成了一天工作路过唱片行,林茜停下了脚步,在看到那张海报的一霎那,耳中似乎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也忘了身处闹市区,只被那海报上的男人摄取了所有心神,在像老板恳求了许久终于将那张不出售的海报要了过来。
    心满意足的拿着海报,小心翼翼的卷起就回了酒店,自从林芊芊被赶到疗养院后,林茜也从林家搬出住进了宾馆,作为长女的她如果不是女强人名声在外,对林氏还有用处,是不是早就不顾她的意愿用来联姻了,她不敢深想,一直强硬态度在商场的她这个时候懦弱的选择逃避。
    这段时间她想了很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父亲有父亲的为难,他需要为家族考虑而舍弃了林芊芊,家族有家族的立场,她恨却也能理解,也许每个人都没有错,只是如果事事都以利益为考量,人还有人性吗?
    和母亲打了电话后,报告了最近的情况,只能依稀听到断断续续的抽泣声,暗叹了声挂上电话,她现在不能回去,不论是林芊芊的事还是那天于澄反常的反映她必须要弄清楚。
    沐浴后,坐在梳妆台前,林茜观察着镜子里的自己,和于澄那张年轻的脸相比,她已经显得成熟、沧桑了,卸妆后更是尽显疲态,嫩滑的肌肤渐渐被化妆品腐蚀,少女的灵气也被社会磨散了,眼角处笑起来有了细小的纹路,想到自己年过二十五,而和她同龄的不少朋友已经是人妻了,有或一只或几只小包子,自己却还抱着那不切实际的少女情怀。
    就着台灯,打开那张mv海报,有些失神。于澄就像是她少女时期最初的梦,一个完美的白马王子形象,也许她太独立太自主了,渴望一个梦来支持着自己过下去,只是这个梦慢慢渗透到她眼里心里,即使最细微的缝隙中也被缕缕缠入那身影。
    如果,父亲也要让她来联姻呢?
    脑中突然回荡起那个江姓医生在她耳边的话,“你难道不想生一个孩子吗,一个长的像他也像你的孩子?试管婴儿的方式虽然前卫,但只要你能成功偷得他的精子,我保证能让你受孕。”
    无意识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她从没想过和林芊芊去抢她心仪的男人,更何况她这样的高龄剩女根本配不上于澄。但她想要一个孩子,一个长的像他的孩子,抚养这孩子长大,也许也能有那动人心魄的眼神,有那冷淡却不冷酷的气质,也许……
    远处窗棂下,撒下了一圈淡淡的微醺月色,突然林茜打了个激灵,她究竟怎么了,怎么会有这么疯狂的想法!
    躺上床后却了无睡意,林茜还是起来打开了电脑,打算边听音乐边整理vglva的客户资料。
    一打开播放器,首页广告是一张整体为冷绿色调子树林为背景的图片,林间刚被雨水冲刷过似得,透过萦绕的薄雾叶片上挂着淋漓的细小水珠,沿着叶片纹理析出一圈圈亮光,如梦似幻,那暗色的天空和光亮透过层层树叶照射到地上一男一女,男人暧昧的贴近女人脖颈边微张着嘴,露出一颗尖细的牙齿,额前的碎发滑落在脸庞,一条条发丝沿着优美线条的脖子如同消逝在空中的音符。
    只能看到男人的侧脸,第一个反映:完美颜杀,第二反映:吸血鬼!
    清冷的俊脸被透过来的光线勾出黄金比例的角度,过于苍白的脸颊被这光影一裹减了些冰冷的味道,反添了些贵气,他有一双金中泛红的眼瞳,墨黑色的睫毛衬着冰色的皮肤格外虚幻,如同张开蝶翅簌簌而起的金粉边,一件半湿的雪白衬衫贴在上身,隐约可见那线条性感的肌肉和紧实的肌肤,同样的白的碜人。
    这画面诱惑的几乎要将人卷入那冰冷的吸血世界中,心甘情愿成为这个男人的俘虏,那张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脸让林茜一眼就认出来了。
    大部分人对于澄的认识还只停留在《蚕天变》中邪恶霸气的华渝,偶尔看到八卦中现代版装束一时间还会认不出来,妆容和着装都差的不少,而这吸血鬼造型愣是和古装两种迥然不同风格。
    林茜激动的呼吸有些急促,连心脏都漏跳了几拍,有些颤抖的纤指点击打开,页面弹出,她的眼神盯着一格格前进的进度条,每一秒等待都成了煎熬,但由于浏览量实在太大,缓冲了不少时间才终于结束。
    和大部分粉丝一样,在看到屏幕一暗进入播放界面时,心脏像是被无形提起。
    ☆、法则55:“吸血鬼”狂潮(下)
    一只糯米团子似得小蝙蝠从画面中跳了出来,那可爱的圆鼓鼓大眼睛还有五短身材怎么看怎么萌,对着屏幕眨了几下眼睛可爱的让人想将它抱在怀里,几乎会误以为看到它眼中的灵动狡黠,小蝙蝠飞撩而过也同样拉开了视屏的黑幕。
    在音乐响起的一霎那,林茜感到耳畔边只留下那几乎穿透心灵的声音伴随着那屏幕中冷魅男人的出现,几个绝美的少女或跪或趴或蹭的绕着男人周围,她们口型喊着“王”(旁白字幕),男人似是不屑又似是不在意的把玩着其中一个少女的发丝,挑着勾起一缕,唇边露出一抹致命的勾魂冷笑。
    传说中,吸血鬼是世界上最可怕的猎人,无论是他们的惊人美貌或是不自觉发散的气息都是吸引猎物最有利的利器,所有他们想要吸引的人都没办法逃脱他们的致命魅力。
    如果有认识闵的人一定会对这个模样眼熟,于澄自从接到这个角色,就将前世闵给自己的感觉完美的融入到这个角色,每一个眼神每一动作都像是真正的吸血鬼,冰冷无情不正是这个角色需要表达的吗,要说有什么不同也许就是于澄模仿再像也没有闵那种嗜杀暴戾的气息。
    随着歌词“再多的忧伤也无法流泪,再深的疲惫也不能入睡,独留爱人在梦中凋零,只能在人间日复一日、日复一日的寻找你的身影……”,画面从中景镜头切换到特写镜头,在奢华水晶灯照射在屋子里,温莎式风格的铁艺落地灯,工艺繁复的羊毛地毯,远处还保留着上个世纪的壁炉燃烧着金灿灿的火焰,偶尔几点火星射出来,房间的软塌扶手上镶嵌着水蓝色珐琅,结合了洛可可风格的风范,被一层北极狐毛覆盖而上,男人躺在其上更显得白皙尊贵,即使这些少女都绝美无比,但却没有这个肆无忌惮微笑的男人夺目,只要和他在一个画面,他显得太过突出,似乎任何人都会在他的光芒下黯然失色。
    然后,是对这只看上去年轻无比却俊美异常的男人特写,他有一双死气沉沉的眼睛带着丝阴霾,挺直的鼻梁上是双染着一层蜂蜜柚子汁似得眼瞳,头发披散在肩上,一串闪着银色闪耀光芒的钻石耳钉从耳骨一直延伸至耳垂上,散着阴沉的寒光。
    这样的形象,就像一道闷雷,霹雳而下钻入到了少女们心中最柔软的心脏,被这华丽而绝美的画面吸引的无法移开眼神。
    猛然,他站了起来,不顾少女们的惊诧疑问,如影子般的速度快速冲出唯一打开的窗户,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在这个屋子里已经见不到他的声音。
    “狩猎是对血的渴望,这种天谴的冲动是被神遗弃的癫狂……永无止尽的岁月只为找寻你的影子,却只有被困在泥沼中挣扎……”画面一转,配合着婉转而下的歌曲,月色微胧,这是一个喧闹的酒吧,鱼龙混杂,也许大部分都是来享乐的,只是在角落中有一个少女被好几个脸色苍白的男人围堵着,她慌乱的眼中想要逃脱,但这几个人肆无忌惮的接近她,似乎根本不担心她逃脱。
    就在这个时候,喧闹的人群突然自觉的分开一条道,随着这条道的让开,所有人都看到那个在昏暗酒吧中也带着芒刺眼神的男人,他就像一道虚幻的身影,被侵染上一层朦胧魁丽的玫红色,就这样展露在人群中,一看到他,那几个低级吸血鬼犹豫了会,脸上露出挣扎的神色,男人犀利的神色阴沉沉的如同永远散不开的乌云,压抑而浓重,终于迫于他的威压这些男人散了开来。
    少女惊慌中挂着泪珠的眼神望向突然降临的人,那像是惊人俊美的容貌让她反映不能,只能呆呆的望着,然后被男人呆呆的牵着离开,直到走到大街上,少女才回神忙甩开那双过于冰冷的手(旁白字幕说明)。
    却被那双洞穿人心的哀伤双眼震在原地,然后……那双比水晶更奢靡的眼珠子里迸出了液体,不是透明的泪而是鲜红的血液,歌词也恰到好处的配合着“只留下我苟延残喘的活过千年,深陷在你的纯洁中,所有的罪恶挥洒着我的欲望,我是蝙蝠,却被折断了翅膀……”
    接下来的几个画面就是男主和女主相恋相处的温馨的画面,这些画面色调温暖,两人一起看电视剧、追逐打闹、种植花卉,吃着女主做的饭菜,这些被剪辑的镜头快而不乱,能让观众一瞬间感受暖意的美好,一开始冰冷没有人气的吸血鬼也变得像是真正的人类,两人就如同普通的男女朋友。
    但这样的美好却没有延续多久,歌曲进行到中间段高潮部分,前节奏打的节拍是诡秘而阴森悲凉的,“你的血液就像人间最美味的圣果,被贪婪的生物们窥觑掠夺”歌词传入耳中,几个快镜头中,作为吸血鬼王族的他遭到最惨痛的打击,身负重伤下却在一个暗色笼罩的小巷中发现了倒在地上被吸干血液的女主,原本圆润白皙的肌肤干瘪的如同一具干尸,几乎看不出原本美貌的模样。
    曲风瞬间高亢顿挫,高潮来了!
    男主跪在女主身边,身为吸血鬼王族的血液纯粹而美味,受重伤的他吸引了许过窥觑者,晶莹的冰金色眼眸就像是最纯粹的阳光碎片,美的令人心碎,暗红色的光芒迸射出他的眼瞳,仰头痛苦一声嘶吼,全身痉挛般的抽搐着,苍白的皮肤几乎能隐约揪见爆出的青筋。
    那一霎那,他上身的衣服似乎再也受不住压力崩裂而开(特技效果),碎片在空中飘散开来,露出那结实的身材,身后似乎有一双看不见的翅膀,在悲痛与生命中徘徊着,簌簌而下。
    虽然只有一霎那,但不约而同的,林茜的点击了暂停键,盯着那个画面!
    如果mv以这张照片为封面的话,肯定会劲爆出来吧!要知道很多网站和论坛上面都有对包裹严实的于澄好奇的,和她有同样行为还有许多,之后的几天里随着她们反复对比论证,这根本就是替身而不是于澄,得到了yl公司的正面答复后,却又引起另一波不大不小的“想看”风波。
    不管是经纪公司还是于澄本人都不认为一首mv曲子值得他们花那么大的代价去“露”,演艺圈的露也要将就时机和关注度,“得不到的是最好的”这句话不止在感情上有效用,在这里也是一样的,轻易看到包裹严实的“于澄”露出肌肉,那还有什么意思,要露自然要将关注度扩大到最适合的适合,再迸射出来才能引起骚动。
    这只是一个细节,但为了成为天王,于澄不介意耍这样的心机。
    画面一暗,只能听到悲戚的的曲调,就像是被捻落而下的血泪,让观众也跟着心脏麻痹似得刺痛,“再多的忧伤也无法流泪,再深的疲惫也不能入睡……”元韶的嗓音恰好的诠释了这个忧伤的旋律。
    观众们也发现,自从女主死而复生之后,似乎忘了前尘往事,她过着男主出现前的日子,完全不记得要去找男主,似乎这个人从来没在她生命中出现过。
    接下去的镜头让人心酸,许多在屏幕前的少女落着眼泪边揪着衣襟低泣,再也看不到那个俊美有如天颜的面孔,只有一直肥肥的胖墩墩的小蝙蝠,一开始觉得那只小胖墩蝙蝠很可爱的观众顿时涌上难以言喻的心酸,比起人类的模样,这个样子的他太丑陋了。
    小胖墩蝙蝠默默的站在窗口,每天晚上偷偷在窗台边望着女主在自己房间里的起居饮食,那双圆不溜湫的眼珠子渴望痴情(动物也有那么充沛的感情?)看着,偶尔吃点下水道腐烂了的死老鼠,运气好点还能吃到新鲜的昆虫。
    小蝙蝠知道女主是个爱干净的,但它是只丑陋的难看的恶心的蝙蝠,他不能在女主看的到地方吞那些食物,即使他觉得这些食物同样让他反胃(旁白字幕)。
    它需要的是血,是新鲜的人血!
    现在的它已经没有血了,只能够勉强维持蝙蝠需要的血量。
    但就算这样,小蝙蝠也觉得很满足,只要能看到她。
    可是一切都变了,女主交了一个男朋友,是个俊男,只是那个俊男在第一天晚上过来就发现了这只肮脏的蝙蝠,从厨房拿起刀就对着小蝙蝠飞过去。
    “独留我残喘千年,深陷在你的纯洁中……我只蝙蝠,却被折断了翅膀,我想飞,却不能飞……”穿透心灵的音乐真正让观众身临其近的感受到男主的无奈和悲戚,林茜的眼中已含着泪水,谁都没想到那么可爱的小胖墩还是一只三维制作的虚构蝙蝠,会让人潸然泪下。
    小蝙蝠飞不起来,深受重伤一直未愈的他,躲不过这飞来的刀俎,就在这时,女主现身用一个花盆摔了过去,正好和刀碰撞在一起,两败俱伤的结果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