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8

重生之天王法则 作者:童柯

      直到双手肌肉拉伤僵硬,到了结束拍摄时,双手已麻木无知觉,看着屏幕中的自己,这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这次出神入化的妆容不然为他的演艺事业再添了一个深刻影响,更打响了《蚕天变》转折剧情的震撼效果。
    只是没想到,这剧情会让闵看那么久,看的那么入迷。
    慢慢走了过去,离闵只有一步之遥,将伞撑了上去。
    像是没有上机油的机械,闵一点点的转过头,宛若一口流干水的枯井的眼神,被雨水重刷过的面上苍白着,天色很快暗了下来,朦胧中的灯光将他映衬的格外空洞,带着茧子的手无意识的抚上于澄的脸颊,像是在对待最珍贵的宝物。
    于澄不自觉的后退了半步,还没完全退后,那手遽然捏住他的下颚,闵的脸迅速在面前放大……
    ☆、法则75:等价条件
    雨帘形成天然的屏障,耳边只有雨滴在地面碰撞的淅沥声,视线中所有景物都被模糊了,只有面前不断放大的俊脸。
    两人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几乎能呼吸到对方吐出的气息,混合着泥土青草的清新味。
    于澄的眼睛像是猫儿的眼珠子剔透晶亮,水莹莹的让闵觉得自己的心魂都被勾走,但这双眼中不易察觉的恐慌惧意像一道闷雷打到闵最脆弱的沟壑中,让他硬生生停下了动作。
    不是梦!于澄真的出现在他面前,闵怔怔的,即使这样呆滞的闵旁人无从发现,若不是了解他也许于澄也看不出来,顿时有些哭笑不得,难道这人连在现实和梦里都分不清了?于澄再一次感受到自己在闵心中的分量。
    也许真的重于生命……
    看闵被雨打湿的睫毛在微微颤抖,水珠儿挂在上面如湿了的鬃毛,心忽的有些软了,于澄不想去考虑为什么会心软,他只是想为自己,为赵惠研和那无辜的孩子报仇,这只是报仇的一个步骤……只是步骤而已。
    就这一次,放纵一下闵又如何,得到了甜头才能让闵入局不是吗,但就在于澄克制着心中的反抗,但对方却动也不动,像是定格在那里,让于澄一时之间怀疑自己的犹豫反感是否有必要了,难道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闵怎么也猜不到于澄的心中的想法,这一世不论于澄是否出现过他都没碰任何人的打算,就算等待一生一世都不在乎,都等了那么多年怎么都要忍下。
    天知道他有多想吻于澄,想把眼前的人揉进自己怀里狠狠占有他,想要于澄的眼里只看的到自己,他曾经不就是这么做了吗。
    就是太喜欢了,喜欢的害怕失去,喜欢的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就这么放任自己做了脑袋里所有想做的事,最后把心尖上的人都一起搭进去了,闵自问自己有没后悔,但脑子里有个声音告诉他,如果不抓住于澄他还不如再被打一枪死了算了。
    这一世他总算了悟了那么点,没犯前世的错误,他不想也不忍再做于澄不喜欢的事,只要能这样看着,只要于澄还活生生的站在那儿,就满足了。
    感到闵那几乎要冲破什么的压抑,这种孤寂的感觉刺的于澄有些心酸,神使鬼差的,于澄缓缓闭上了眼睛。
    时时刻刻关注着于澄的闵怎么可能察觉不到这变化,他不敢相信的眨了眨眼,就算这一个月以来于澄不再排斥他的靠近,但于澄终究是直男,面对一个男人的追求不排斥不讽刺就已经很难得了,怎么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他一定还在做梦?
    随即想到了什么,闵笑的越发苦,做梦也不可能,于澄狠心的连他的梦都不曾来过,就算来了也不可能给他这种机会。
    闵没意识自己将这些话说了出来,听到这呢喃的话,于澄地睁开眼,微微眯上瞪着眼前的人,眸中复杂的情绪一时难辨,这男人是怎的,以前死活赖在自己身上,囚禁喂毒品,甚至连传宗接代都不在乎的把唯一的孙儿扼杀在儿媳的肚子里,现在给他机会反倒犹豫起来了。
    那把雨伞早已被两人撇在地上,谁都没去在意,僵持的两人站在广场上任由雨水打在身上。
    这静谧的时间悄然流淌,直到一声“你看,那不是于澄吗?”
    一个学生拉着同伴兴奋的大叫起来,一伙人说说笑笑的撑着伞经过广场,两个卓尔不群又极具存在感的男人站在那儿,怎么都无法让人忽略,但仔细一看,这其中一个不就是现在红的发紫的新人于澄吗,刚巧这广场大屏幕上还放着《蚕天变》的片段,对比这下更没有什么认错的可能了。
    本来另外人还不相信,大明星出现在街上不是找死吗?
    蒲听到那尖叫,于澄敏感的神经就如同一只反映灵敏的兔子,看的闵又痴迷起来,不禁想着,这样的于澄好可爱……
    一把抓住闵的手,就在喊声刚落没多久,于澄就拉着他跑了起来。
    浑然不觉这是自己第一次主动碰闵,口中还不满道:“你还愣着做什么,快跑!”
    他们这一跑,就让那几个认出的影迷确认了,更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冲杀过来。
    闵铁块似得脸上诡异的凝聚成名为“发傻”的神情,刚才……刚才于澄主动牵他了?视线挪到那双被抓着的手,现在……这手还没放开,还牵着……没有甩开……
    “噗通噗通”心脏激烈的跳动着,激烈的就像是要跳出来,再亲密的举动他都对于澄做过,但现在竟然只是牵一下,他会觉得被灌满了蜜糖,相连的手能感受到于澄的手纹和温度,瞪大的眼睛弥漫着受宠若惊,暖入冰窖似地心脏。
    两人窜入一条小巷子里,直到确定没人跟踪于澄才注意到闵的状态,见他一脸呆样,闵那张脸配上“傻笑”的表情其实很惊悚,但也具另类的喜感。
    “噗哧”于澄松开手笑了出来,何曾见过这样傻愣愣的闵。
    笑起来的眉宇就像汇集了流光溢彩,眸子似润着一层水雾,沾湿的睫毛如同挥舞的碟翼,唇微微抿起弧度,急促的跑步后双颊浮上一层淡霞,闵迷恋的望着,于澄从来没有在他面前笑的那么开怀过,这笑太珍贵,他根本不舍得错开一点点眼神,这笑是对着他闵,不是其他任何人,是他一个人的!
    那一瞬,闵惊艳痴迷的目光下蕴藏着狂狷霸气,他失控了。
    名为理智的神经控制着闵的四肢,此刻,所有的情潮冲破理智的桎梏,将错愕的于澄搂入自己怀里,与粗暴的动作相反是他的吻温柔的令人心碎。
    唇间带着雨水的清甜味,像要融化了一般,闵夹杂着试探小心翼翼的轻轻允着于澄的唇,这双唇似乎有让他理智尽失的魔力。
    他顺从了心底最原始的渴望,捏住于澄的下巴,将舌头伸出,撬开了齿贝继续深入,追逐着于澄逃避的唇舌,步步侵占,想将眼前的人染满自己的味道。渐渐他感到身上有一处部位开始蠢蠢欲动,心中暗暗苦笑,唇下更是不放过于澄一丝一毫的反映,闵全部的灵魂似乎都叫嚣着想要面前的孩子,自己前世唯一的儿子。
    他从来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喜欢的人哪怕毁灭了世界也要得到,即使是自己的亲骨肉。这样畸形的感情逼了两人一辈子,直到死前的那一刻他才懂,可以枉顾礼教枉顾人伦,但却害怕看到这孩子眼中的厌恶鄙夷。
    一样东西期盼了太久,渴望的太久,真的在面前唾手可得了,闵反而有些不敢相信了,忍不住将于澄箍紧确认真实感。
    于澄不大的眼睛满是惊愕,措手不及的样子可爱的让闵几乎想将面前湿润的唇整个吞进去,这样温顺的犹如猫儿般躺在自己怀里,不禁想着,于澄是不是已经能接受他的触碰了?
    一周过去,《爱seed》摄影棚。
    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都注意到了一个男人,他长了一张罕见的俊脸,挺拔强悍的身躯,即使站在隐蔽的角落里也无法掩盖来自四方的视线,就算常年看到各式娱乐圈顶尖美男的工作人员也忍不住激动了了一把。
    本来以为像于澄、元韶那样的极品美男已经灭绝了,没想到又出现这样一位。
    “你们说那男人到底是谁?”道具师小冯从外面回到化妆室,开口问向正在做准备的几位,要说那样一位不论是外形还是气势上都给人压迫感的男人早就引起他们的注意,特别是他每次出现似乎都掐着时间点,神出鬼没的行踪更添了份神秘感,本来以为这人是《蚕天变》的监制之类的人物,但现在都转到《爱seed》了,还是一如既往的出现,这种被人盯上的巧合感总是有些膈应的。
    “他又来啦!”显然那男人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
    “我就奇怪了,那些个导演怎么肯让这尊佛一直摆在那里,不赶人也不骂人。”一般他们这样的拍摄现场,都有所谓的“闲杂人等勿入内”的规定,谁愿意自己的好不容易拍摄好的作品被人爆料,就算有记者要采访那也是要经过他们同意的。
    “以我女人的直觉,那男人是为了于澄来的。每次看于澄的眼神,我骨头都酥了,但看别人的时候,那叫一个寒冬腊月啊!”邵怡从剧组送来的服装中,不停比划着,还不忘应景做了一个哆嗦的动作。
    他们之间只有赵玉良是公开出柜的,但一般人却不会往那方面去想,于澄长得正派,而且从他吸引女人的程度来看怎么也不像gay。
    “卓昱啊,你认识这位吗?”见于澄一脸似笑非笑的模样,几人颓败下来,要不要把元韶这招学的这么惟妙惟肖啊,别看于卓昱冷冰冰的,平日里也是雷厉风行的主,但就他们看来,于卓昱从某些方面来看还是比较单纯的。
    一直没加入他们谈话的于卓昱坐在椅子上翻看着接下来的行程安排,闻言只是抬头瞥了眼。
    被这冷冷的一瞪,几人也知道他们问错话题了。
    自从那天在公寓门外遇到闵开始,于卓昱一直在着手调查这个男人,但除了他是元家小少爷这个鸡肋般的消息其余都如同石沉大海,而从go本部传来被黑客攻击导致百分之五的计算机瘫痪,无数数据丢失的消息后,于卓昱立马就停止了,敏锐的商业直觉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再继续调查下去,这百分之五只是一个警告。
    go总部有着堪称世界最先进的防火墙之一,如同他们这样跨国集团都有这样匹配的防御系统,而它代表的是珠宝世家的荣誉,能够无声无息侵入从而释放病毒炸弹的黑客寥寥无几,也许听上去百分之五并不多,但是所受的损失却是成倍递增,于卓昱不敢拿go的产业开玩笑。
    他也同样想从于澄这里知道那个危险人物到底怎么招惹到的,虽然没有调查过,但不论是以前的于澄和现在的于澄都和那男人是两个世界的,如何能有交集。
    于澄不想说的,他们谁也别想撬开他的口。
    到不是于澄刻意隐瞒,只是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说出来可能就被当精神失常了,更因为在于澄心中他和闵的纠葛是最隐秘最不能揭开的疮疤,这块禁域谁也不能走近。
    那天雨夜,于澄用“撤掉所有暗中派遣的人”为理由提出了要求,单从公司给的这间公寓就让于澄怀疑了,在这块黄金地段,上下几层楼都没有住户太匪夷所思了,再从一些蛛丝马迹的细节中瞧出了些端倪,这些虽然只是猜测,可结合闵的性格不得不让于澄怀疑,原本仅仅是试探到是没想到闵很爽快的承认了,但却提出了可以经常来看他演戏为交换条件。
    等价交换这样更让于澄信服,闵不会拿这种事来开自己玩笑,再者剧组也不会让这男人进来吧,这么想着于澄便应下了,只是没想到闵还真的几乎天天来报答,即使他只是站在那儿什么不干。
    有一种人只要存在就是压力。
    “叩叩叩”急促的敲门声传来。
    来人似乎等不及开门,直接打开门,“于澄,外面聚集了很多记者,都要采访你!”
    众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心照不宣的暗沉心思,能让记者这么桶了马蜂窝似得过来,必然是极劲爆的新闻,一般这样的新闻只有两种可能:极好或极坏。
    ☆、法则76:身份曝光
    在场众人第一反应都是从后门通道溜走,先对外保持一段时间的沉默,记者们也毫无办法,等到公司下来处理决定再开记者招待会。
    娱乐圈中让人亢奋的消息对艺人本人而言大多不是什么好事,虽然现在还不清楚外面具体的情况,但离开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于卓昱眼疾手快的拨通了一个电话,自从这次回到于澄身边他比之前更加卖力,就差把于澄供起来了,有什么不利报道也是第一时间扼杀在摇篮中。似乎得到自己想知道的,明显看的出来他紧绷的神色缓了下来,“于澄,不用离开,是你的身份被曝光了。”
    于卓昱不禁松了口气,幸好不是于澄曾经干的那些混账事。像身份背景这些事不爆料还好,一旦爆料记者们激动些也是情有可原的,于澄出道时间太短,没什么绯闻可爆料的,私生活更是谜。奈何大众还就爱看和他有关的新闻。娱乐圈经久不衰的话题就是“嫁入豪门”,现在于澄本身就是豪门,仅仅这个看点已经足够,娱乐圈的二代有不少,不论是商二代还是星二代,他们混个娱乐圈一大部分是玩票兴致,就算出名了也会被外界认为是走了潜规则靠着父辈蒙阴。就拿元韶来说,若不是他已经出名了,身家才爆料出来,谁能想到这位影帝级演技的男人坐拥上亿资产。
    “于澄有什么背景!?”赵玉良这群人怎么说也和于澄相处了一段时间了,从来没见过哪个制作人哪个导演给他开绿色通道,甚至有时候吃点亏他也都暗自压下,要知道这个圈子潜规则是顺理成章的,不用白不用,谁会吃饱了撑着明明有捷径还不走。
    只是他们在这里感慨于澄的高尚人格,却不知道这步棋于澄早些时候已考虑到,曝光只是迟早的事,而他之前所得到外界肯定也不会因此被否定,反而能让人感到于澄的低调心生好感。
    这如意算盘于澄自然不会告诉别人,心机他是不在乎耍的,能让人有好感又能历练自己,何乐而不为呢?只是唯一没料到的是,这曝光来的太早了,确实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于澄,你和咱们说说,你家是做什么的?”赵玉良哥俩好的箍住于澄,他可不管,被蒙蔽了那么久,要早知道于澄家境不错就狠狠敲他一笔了。
    “做点珠宝生意。”于澄尴尬的将赵玉良的手从肩上拔下,脑中不停思索着去爆料的可疑对象,这人的目的是什么?
    或者想要抹黑他?不自觉的于澄心中阴谋论了。
    “哦?是什么品牌,看看咱们听过没!”一说到珠宝,邵怡两眼放光,没有一个女人是不爱珠宝的。
    “go。”于卓昱不着痕迹地拉起于澄,准备去应付外面的那群猛兽们,漠漠的神色一如既往,但眼底却晦涩难明,看到这些人对于澄的热情友善,心似乎被不轻不重的锤敲过。
    不理会房内没反应过来的众人,两人来到剧组人员临时安排的会客室,一见到于澄,几十个话筒蜂拥而来,于卓昱双手难敌众推,堪堪挡了些汹涌而来的热情,随后的就是一连串的问题。
    “于澄,在这一届rm珠宝大赛开场中,go董事长于老先生公布了go此次的参赛作品将是由继承人于澄亲手执笔设计,你是于董口中的继承人吗?”
    轻蹙了眉,毫无疑问这次高调曝光是于浅年计划的。也许是用这样的方式让他回归家族,于澄并没有忘记马上要和罗伊杭面的事情,他占了这具身体必须付出责任,只是目前没娶妻的打算,就他的天赋完全不是学商的料,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于澄无法接受自己做被架空权利的傀儡
    于浅年的确是想用这样的方式逼于澄做出选择,破釜沉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正统的继承人只有于澄一个,若是落入旁支中董事会的元老必不会心服,在go的几位老懂事对于家感情厚重,也只有于澄上位才是最稳妥的平衡势力办法。
    记者来之前基本已经确定了于澄和于浅年的关系,但要是听到于澄亲口承认他们才能有理有据。
    “你会抛下娱乐事业转而从商吗?”
    “对这次举行的大赛你有信心吗,准备用什么参赛作品?”
    “作为继承人不担心会因此影响go的名誉吗?”
    “是什么促使你成为艺人,因为go要进军娱乐圈吗?
    ……
    被众人包围其中的于澄却感到久违的熟悉感,深深浅浅的笑了,只消一眼,那神情便让人移不开视线,这是作为曾经巅峰天王的自信,是掌控气氛的高手,于澄的演技深入骨髓,这种时候尤为明显。
    自信而强大,游刃有余的应对,“我只是一个正在努力的新人,大家可要口下留情啊!新剧《诺止于初见》马上会与大家见面,至于珠宝设计大赛,若是各位有空闲时间,就来为我打打气吧!”
    不乏风趣的一句话,表达了多方面的信息,虽然于澄并未正面回答,但言语中的含义显然间接承认了。
    众多记者不禁想着,于澄这话放出来不知道要迷惑多少女人了,钱权是男人最好的外衣,女明星们何必舍近求远,眼前这位不就是大好前途的豪门吗。
    好不容易应付下这群记者,在团队的打造下,换好妆的于澄赶到现场,这是一家雅致的餐厅,剧情也是在餐桌上展开的。
    于澄不露声色的扫了眼餐厅,预料中的男人果然站在角落,地撞上闵若有所思的眼,只一瞬便移开了视线
    自从米崇严的客串结束后,《爱seed》的收视率下滑了不少,后来更是爆出了mr的丑闻,由于剧情需要和合同的缘故啊,这组合依旧今天依旧有戏份,他们用着韩语表达对于澄的不满。
    于澄虽然只来了这个剧组几天,但和工作人员的关系不错,就算语言不通也看的出来这几位仗着她们听不懂谩骂于澄,不由自主的义愤填膺,人家导演都没说什么。
    这几人现在就如同过街老鼠般,以前疯狂迷恋mr的歌迷们经此一役走的走散的散,粉丝是最忠诚的,但也同样是最无情的,mr的作为让她们果断抛弃了偶像。
    但组合的几人依旧毫无收敛,似乎根本不怕从娱乐圈除名。
    于澄沉默着,声音终是响起,说了一连串众人云里雾里的话,身后的于卓昱也满是惊诧,于澄不但听的懂韩语,竟然还会说?
    本来还嚣张得意的mr几人在听完于澄发音标准、咬字清晰的话,脸色犹如被泼翻的颜料瓶。
    于澄随后用汉语道:“用事实说话吧!”
    听不懂对方的话不代表看不懂,于澄虽然不会说韩语,但前世也和不少韩国人合作过,最终只学会了一句经典损人话,毫不客气的用在这里了。
    于澄并没有发现闵变得阴霾的表情,死死盯着这几个侮辱于澄的人,虎须是不能随意捋的。
    刚才前来采访的媒体零零散散的留下了几个,经过导演的同意他们希望能将于澄vs mr组合进行现场勘察,这场大战因为于澄身份曝光而掩盖了,但本身的话题性也是值得他们爆料的。
    《爱seed》中的女主角从丑小鸭蜕变成天鹅,典型的富家子和贫民女的爱情故事,却是最经久不衰的。这接下来要拍的场景是一条感情支线,女主最好的朋友渐渐爱上温和儒雅的英语老师。
    这位英语老师有着优雅的举止,翩翩的风度,幽默的谈吐,散发着一股浓浓的书卷味和古代儒士的风范,在女二号感情失意时用老师的身份安慰她鼓励她,使得女二对这位年龄并不大老师芳心暗许。
    而在一系列明示暗示后,这位老师依旧无动于衷或是顾左右而言其他,女二号决定直接约出来开门见山。
    在导演一声“action”后,两位演员都已做好了准备。
    餐厅内的医院静静流淌着,使得两人的见面少了分尴尬,餐桌上摆着一只简约的白色瓷瓶,一束吞吐幽香的铃兰花绽放着。
    一副金边眼镜让于澄所扮演的老师雅致而富有涵养,此刻透过镜片眼神犹如暗夜星辰,流泻而出的是他独有的风华,分辨不清的情愫似若有似无的注视着那束铃兰花。
    女二号似误会了老师眼中的神采,不期然的盯着他看,双颊微红,局促不安着扭着衣角,像是下定了决心道:“老师,我喜欢你!”
    老师微微一笑,如沐春风,像是在对一个叛逆的孩子,笑容中含着包容温暖,“我也很喜欢你,老师喜欢每一个学生。”
    “不,不是的!老师,我的意思是……是……”女二更加焦急,急的冒出大汗,涨红着巴掌大的小脸吞吞吐吐,最终发狠闭上眼说道:“不是老师认为的那个意思,我是把……把老师当男人来喜爱。”
    像是等待宣判似得,女二不敢睁开眼睛看对面的男人。
    沉默再次弥漫两人间,这次的镜头却是对着老师的表情,面部每一个细微的动态都不放过,如玉似得脸上投下淡淡的阴影,声音依旧温和:“老师已经有妻子了。”
    “什么!”女二号根本不敢相信,每个人都以为老师是单身的,也从没见他提起妻子。
    正因为这抬头,女二号才能看到老师脸上幸福的光芒,那是她从看过的表情,幸福满足的让人不忍去破坏。
    这个时候在场的导演和副导演互相颔首,于澄的演技将同场飙戏的演员完全入戏了,这一幕完全不需要重拍了。
    “老师……你一定很爱她吧,我相信您的妻子一定是很完美的……”
    “她并不完美,还有不少缺点,懒惰,喜爱计较,脾气一点就着……”依旧那么温柔的声音,让人无法将他的话搭在一起。
    那你到底爱她什么?
    看出了女二的疑惑,老师洋溢着水晶般耀眼的笑容,爱是无法解说的,只有亲身体验才可以。
    “cut!”导演及时喊停,要不是那么多外人在场,他真想亲于澄两口,这个本来平淡无奇的角色却被于澄演活了,他演出了一个有故事的男人,而接下去的场景才是重中之重。
    剧组人员随行着记者等人一起到了最近的公墓,上一场戏就是为了这里做铺垫的,于澄扮演的老师在辞别女二号后,在花店买了一束铃兰花,他小心的捧着如对着情人般,缓步走向阶梯,沿途是一座座墓地,他在一座普通的墓碑前站定。
    掏出纸巾将墓碑上的灰尘轻柔撒去,才将花束放在墓碑前,石碑上的照片是一个年轻女子,这女子就是老师口中的“爱人”。
    他欲哭无泪的模样让在场看到的人都忍不住热泪盈眶,痛苦的最高境界是不哭却比哭更压抑,老师像在忍耐着什么,最终只是长长叹了一声,深情凝望着照片中的女子,“琳琅,我还是有女孩子喜欢的,但我拒绝了,你在哪里……我怕自己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声音渐渐低了下去,老师捂着脸跪倒在石碑前。
    压抑的背景音乐配着于澄所营造的气氛,将场面烘托的悲凉无比,包括跟风而来的几个记者同样体会到,从电视中看到于澄的演戏还没那么深刻的感受,这一刻他们才了解何为“天生戏骨”,今天这篇报道看来好好琢磨了,这样的情节毫无意外是剧中最出彩的部分之一,即使这个客串的角色只出场了那么几次,但不论是人物塑造还是性格都非常饱满,若是这样的表演输给mr,那岂不是欺天朝无人?
    ☆、法则77:铭心
    最近这段时间简宴觉得自己很悠哉,自家的那尊boss无休止的放假中,作为经纪人的自己也偷的浮生多日闲,一开始吧他也邪恶的认为元韶想用这招苦肉计得到于澄的同情,这样的招数元韶已经不知道玩过多少回了,玩的烂熟于心了吧,认识的元韶不短的时间里,这家伙的恶劣本质他就算没看出十成那也有六成了。
    不管是为了取得元家继承权还是对待叶倩,抑或是面对曾今疗养院中的一群“疯”人,他都戴上了层层面具,这样的元韶让人心疼也害怕,谁会喜欢一个深谙心机的人,偏偏元韶的面上功夫炉火纯青,至今看出他本性的人少之又少。
    “叮”一声,将简宴的思绪拉扯回来,当迈步离开电梯在元韶的门外看到一个意外的人,一头俏丽的梨花头,衣着典雅简约,粉黄色的衣裙衬着她肤色如雪,从身形来看并不是叶倩,那少女锲而不舍的按着门铃,显然在他来之前她已经到来许久。
    虽只有在英国的一面之缘,但对这少女有些印象,在客串结束的酒宴中,这少女就和叶倩聊了起来,聊天内容极具杀伤力,这也是那么多找元韶的女人简宴却记得她的缘故,叶倩本身女强人,加上又是《八点风向》的主编,口才是极好的,他可没看过有多少女人能在叶倩口下讨的了好去。
    专注的罗伊翰19环11旨蜓绲牡嚼矗他快速闪入楼道口的拐弯处,一直以来替应付女人的经验告诉她,碰到没有理智的女人最好离得远远的。
    “元韶,我知道你在里面,开门!”
    “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罗伊喊。 甭抟菏歉龊茏孕诺娜耍她长的美丽加上从小聪明伶俐,一直是众人追逐的对象,她相信即使只见过一次元韶也会记得她的。
    “你再不开门我去喊保安了,所以快开门好不好!”
    罗伊杭按门铃对方没反映,干脆喊了出来,自从那次在酒会中认出元韶她就无法控制自己的激动,她从以前就很喜欢元韶的电影,甚至多次因为此事和于澄闹起口角,后来长大了那狂热的心也渐渐淡了下去,却还是隽留在记忆的一处,从那次遇到后她就一直关注着元韶,得知他已经很久没出现荧幕,休影许久,好不容易透过罗圣医院的关系才弄到元韶的地址,就这么跑来了。
    看罗伊耗枪刹淮锬康氖牟话招莸氖仆罚躲在暗处的简宴无奈的抚了抚头,元韶这家伙太妖孽了,怎么出去一趟又勾搭了一个无知小mm了,他真想咆哮:你们都没看清元韶的真面目!!
    那家伙根本不会开门的,要不是自己有钥匙也进去不了。
    罗伊哼祷鞯氖滞o拢因为出乎预料的门真的开了。
    她惊讶的看着颓废的元韶,苍白哀恸的脸,胡渣的长度看上去是很久没有打理过了,那双阴霾的眼睛就像无情的镰刀,扎入人心,“滚!”
    罗伊夯姑豢口,就堵在舌尖百转千回却无法表达自己的震惊,这人怎么可能是元韶,那个温柔儒雅的绅士,不可能,一定是幻听了,罗伊翰桓抑眯诺恼a苏q劬Γ
    “我说滚!”加了两个字,开口的话似能瞬间结冰。
    是元韶说的,真是他……罗伊盒闹械恼鸷常这和她想象中的人相差太多了,幻灭……也许这就是了,但下一刻,一种名为不甘心的心情燃烧而起,什么时候有男人会忍心拒绝她?
    “元……元韶。”
    元韶的脸色太阴沉了,就像要随时扑过来的恐怖,罗伊憾哙铝艘幌拢半响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砰!”门毫无预兆的关上了,再次阻隔了别人的视线。
    暗处看到这一幕的简宴黑脸了,原本规劝元韶回归的话也打算吞回肚子里。这家伙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了,一个月前的某一天回来,简宴就被元韶那恐怖的低气压给惊住了,多久没见过这人这样,也许从来没有!元韶的面具太好了,完美的几乎毫无破绽,谁能让他变得这样喜怒于行色,一开始还没冒出息影的念头,但他参与的几次工作不是和导演对着干就是对示好的女性不假辞色,让人都要怀疑他是否有双重人格,怎会反差如此大。
    简宴急啊,他细心观察下总算瞧出些端倪了,兴许是和于澄有关系的,只有在提到于澄两个字的时候他的态度才会与众不同些。
    看着手中的杂志,简宴犹豫着要不要拿给元韶看,这是于澄扮成元韶的那本《八点风向》,犹豫了许久还是决定敲醒元韶,于澄根本不在乎他在不在,就算他不在于澄也有能力靠自己!但现在看到这幅模样的元韶,这些话却是说不出口了。
    待到开门进去,看到偌大的落地窗前元韶正躺在地板上,颓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