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9

重生之天王法则 作者:童柯

      败的气息,隐隐透着股薄凉,火气也冒到胸口了,将手里提着的食物袋子一把扔到桌子上,吼道:“元韶,你看看现在是什么模样,你的人生遇到过多少挫折,这么点小事值得你这样吗?不就喜欢男人吗,不就是于澄吗,喜欢就去追!我在这里就和你说了,这事我支持你!不管将来叶倩也好,还是你家老太爷反对我也站你这边!”
    刚说出豪情壮志后,简宴就有一瞬间后悔,但这么多年的感情不是白来的,再看元韶直挺挺的躺尸模样再大的怨气也化作无奈,“算了,我给你做点吃的吧。”
    “燕子,有没有蛋糕,我想吃……”沙哑的声音轻轻游荡。
    “行,给我等着!”说着,拿起钥匙,简宴爽快应是,走到门口才想到一件事,元韶不太喜欢甜食,今年的元韶生日根本没吃过吧,他其实还是想吃的吧。
    等到简宴拿着蛋糕来的时候,元韶接了过去,是一只6寸蛋糕,但对一个不爱甜食的人来说也是个巨大工程量。
    “要蜡烛吗?”呸呸,那不是在间接在提醒元韶他都猜到了吗,元韶自尊心那么强的人肯定接受不了。
    但元韶只是一口口边切边吃,一句没说,不是不想说而是他怕一出口就吐出来。两日没进什么食物,胃里翻腾着酸水,他不紧不慢的吃着,全部吃完,再狼狈的元韶也要笑出来,他是元韶,是无父无母也能走下去的男人,可以颓废可以失败,却不能被打败。
    奶油沾在元韶的胡子上,好不狼狈,他浑然未觉,一口吞下再一刀切下,于澄不喜欢你不要紧,何必舔着脸皮凑上去,逼迫着自己一点点笑出来,要笑啊,元韶,你不笑谁知道你不开心!搞的和女人似得给谁看,这样的你太难看了!
    不停的鄙视自己的懦弱,一次次的骂着自己,却做不到…………
    一想到于澄的名字,一想到那天于澄厌恶决绝的模样,都能让他的胃涨的发酸,上帝才刚刚让他意识到这段感情没多久就马上宣判了无期徒刑。
    在不知不觉间,于澄就如同罂粟变成刻骨铭心的得到……
    又过了一周,不论网页弹出窗口的娱乐版新文还是报刊上,都将对于澄的爆料或多或少的放上去。如“名副其实的贵公子”,“娱乐圈的明日之星”,“钻石王子”一些勾人心弦的标题来吸引大众,因此推开销路。
    而这新闻过了那热点期,也逐渐冷却下来,这样的现象于澄似乎习以为常,娱乐圈的新鲜期是很短的,热了几日不可能持续升温,但相应而来的是工作机会的增多,和工作人员各有不同的态度。
    其中有几家杂志社另辟蹊径,专门报道关于于澄接拍《爱seed》的前因后果,一时间稍稍冷却的抵制又再次火热起来,从杂志特地做的调查看来,于澄出演的那一段明显比mr组合出现的受欢迎,不论是网络评选还是该集的收视率都遥遥领先。
    这简直就是给天朝人出了口恶气,既然他们认为没有他们就没收视率,咱们天朝是文明的国度,咱们会用数据说话,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莫欺天朝无人才。
    “~~~~~~~~~~~太帅了,于澄这扮演的太有书卷气息了,他简直就是这部nc剧的强行针,也就只有他出现那么几个镜头却表现出这种功力,和[少爷]比也毫不逊色的演技!”
    “+1,同意楼上的,要是换个人不可能把这个人物演的那么传神,算算看这人物出现的时间加起来也没半小时吧!”
    “因为我家教主,我决定再也不鄙视偶像剧了,这人物形象太感人了,世界上竟然还有这种男人,好痴情啊(┬_┬)~”
    “殿下的扮相成熟了好多,不过超有味的!!很有老师的感觉,把眼前的学生只当作一时迷惑的孩子,用旷阔的胸怀去包容!好期待他和女二有后续啊!!女二还不错啦,虽然配她有点可惜,但人家会给老师一个美好的恋情,弥补老师在妻子去世后的伤痛!”
    “拜托,楼上的,你行行好,不说两个人的年龄差距,不说师生恋,就说女二那性格能弥补什么?别最后又伤害了老师”邵怡笑眯眯的念叨着笔记本上的消息。
    “我说小怡你消停会行吗,有必要每条评论都念出来吗?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于澄的忠实粉!”灯光师易嘉无奈的看着正津津有味读着《爱seed》网络评论的邵怡。
    “我说啊易,你肯定没注意于澄客串的那几段吧,他把一个隐忍伤痛的男人演的入木三分!你不知道我早成为于澄的粉了吗,我还是他个人官网的会员!”邵怡得瑟的抬头,向抿嘴的于澄眨眨眼。
    于澄失笑,不过从邵怡刚才的话中,细细分析,这些留言的人有对他古装小教主扮相执着的,也有对他扮演的吸血鬼殿下喜爱的,还有一部分是对他各种扮相都不予评论的,不论如何,他的知名度正稳步上升。
    几人都在拍摄现场的一旁或坐或站的待着,赵玉良姗姗来迟,看到于澄欲言又止。
    “小玉,有事对我说?”看他那样,于澄干脆点明,他的定妆都差不多了,台词也是了然于心,到不差这些时间来探索下什么事让外热内冷的赵玉良这么犹豫的。
    “是简宴,就是元韶的那经纪人……”这简宴在娱乐圈很混的开,赵玉良的工作虽然和娱乐圈没有必然关系,但还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虽然简宴探班有些不合规矩,但也不好直接拒绝,指着远处的灌木丛后,“他就在那边,说找你谈谈,我看他欲言又止的模样,还是和你说一声比较好,去不去你还是自己决定吧!”
    在赵玉良看来,若不是开不了口的事犯得着欲言又止的模样吗。
    要说简宴算是老资辈的前辈,他见过的男男女女分不清,其中俊男美女更是不少,这可是娱乐圈,盛产各色美人的地方。但不论站在再耀眼的人身边,也还是能分清于澄的特别,这特别非是容貌,而是与生俱来的天王气质,和元韶很像,只是元韶更加内敛。从简宴的角度看过去,只觉得坐在绿荫丛中的于澄剑眉星目,一身合体的礼服将他衬托的无比耀眼,也只有于澄能将白色穿的如此合适,那表情淡的雅致,面带淡笑就这么熠熠生辉的望着自己,似百花也不及他一分笑颜,然后于澄站起向自己走来。
    ☆、法则78:紧锣密鼓
    一辆黑色保姆车行驶在道路上。
    “于澄,还是让你为难了。”叹息的声音从驾驶座上传来。
    收回了看向窗外的眼神,于澄如白瓷般的脸只是淡淡的一笑,若有似无的带着丝无奈:“我以为我们算是朋友了。”不然何必这么见外。
    “也是……”简宴差点要说漏嘴,他心虚啊,如果不是因为知道元韶因为什么原因这副鬼样子,他也不会面对于澄这么英雄气短。
    “元韶也是我的朋友,他有事我也很担心。”于澄睁眼说着瞎话,黑色的耳钻反射出一道细光,隐匿在车内阴影处。虽然大约能猜到点什么,但他可不认为自己能够让元韶息影,首先元韶是个直男,再加上他和这男人一直是以朋友的模式相处,中间更是没什么暧昧情形,就算一时意乱情迷过了一段时间也能缓过来。也许是其他事情打击到元韶,不论是什么,两人经过上次的不欢而散,于澄断没有主动求和的道理,只是自从那天之后,于澄心底还是有些愧疚,他可以用更温和的方式拒绝,而不是那么决绝的,只是话既然说出口也没有反悔的道理。
    在车库停好车,两人一起上了楼,意料之中的,按下几次门铃也无人应答,简宴认命的掏出钥匙。
    “于澄,如果待会看到什么……总之做好心理准备吧!”简宴内心流着宽面条,作为全职保姆他不容易啊,衣食住行什么的是基本配备,闲暇时还要打个下手当当司机做做厨师,现在还要还要加个感情顾问。
    两人走了进去,窗外的风吹起一地纱帘,一眼望去整个客厅空无一人。
    人呢?简宴头更大了,难道现在又开始玩失踪游戏了吗?元祖宗嗳,我经不起你折腾了。
    “我们去找找吧?”于澄提议着,元韶这间公寓房间还是有几个的,说不定人在卧室。
    简宴点头,两人分开走入其中几个房间,经过浴室门外于澄敏锐的听到微乎其微的水声,还没多想,几乎用踹的踢了进去。
    躺在浴池水中的男人似乎被这噪音扰醒,一双手搁在浴缸边缘微抬起头,慵懒的如同一只豹子,迷蒙的睁开黑曜的眼睛,仿佛下一刻就会被吸入那黑色的旋窝下,只维持了一秒,警惕清明的眼神望向来人,一见门口站着的是于澄,紧绷的肌肉随之放松下来,像是想到了什么,不敢确定道:“于澄?”
    还没等于澄回答,像是不敢相信的猛然站了起来,哗啦一声,结实的身材从水中展露出来,清晰的腹部曲线和诱人的光滑肌理仿佛能黏住所有人的视线,他惊讶的眼神呆呆的望着于澄“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于澄感到心脏漏跳了一拍,也许这是看到美男应有的反映,特别还是一个毫不避讳的裸身美男,纵使是同性也无法避免这潜意识的悸动。
    别开了眼睛,再对视下去他不保证会往下看。
    “元韶,原来你在沐浴!早说啊,吓死我了!”注意到这里的响动,简宴赶了过来,在他眼前的就是这样一副美男出浴图,这美男貌似还没暴露的自觉,“你这禽兽,别诱拐良家妇男,还不快去把衣服穿上!”
    简宴怒吼,早忘了问元韶怎么突然振作起来了。
    直到关上浴室门拉着还没从讶异中回神的于澄,简宴忍不住吐糟,美男计?这是意外还是美男计……好吧,他必须承认,就算认识了那么久,他也分不清元韶的戏里戏外。
    于澄绝不是因为看了某男的身体就大脑当机,而是因为简宴那句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诱拐良家妇男”,这妇男莫非指的是他?没错了,这里除了他还有谁。
    待几人坐下来后,元韶也被毫无反抗的压在餐桌椅上,等待简宴喂他口粮,简宴正在厨房里忙活,留给了两人交谈的空间。
    元韶看似瘦削,实则只是被衣物遮住了原本挺拔健硕的身材,原本还想于澄果然宠辱不惊淡定非常,心头说不上是失落多一些还是松一口气多些,于澄到底对男人是不会有什么感觉的。可就在刚才出来时看到于澄泛红的透明耳廓,一瞬间心底涌上的甜蜜温暖让他几乎手足无措,似乎有什么深刻的感受要破笼而出让心脏恢复跳动,差点他就控制不住想要吻上去了,理智限于行为一步阻止了往年,只能发出一声哀叹。也许直到现在也无法确定眼前的男人真的是月余前那个坚决拒绝自己的男人。
    不论原由是否自己喜欢,但于澄终究还是来了,隐下心中思量,元韶丝毫不显尴尬,端了壶刚冲好的茶,为于澄斟了杯,似是随意开口一问,如同多日不见的好友,“是燕子把你叫来的?”
    “嗯,你的情况他十分担心。”刚开始简晏找到他拍摄的地方,就让他忍不住动容了,作为经纪人作为朋友有这样一个推心置腹的人陪在自己身边,都是一种幸运。
    猛然想起了于卓昱,何必去羡慕别人呢,自己不也有吗。
    “他太小题大做了,按你看来,我像是出事的样子吗。”见于澄眉宇间都柔软了几分光彩,元韶开口的话也柔和了不少。他摊了摊手,表示自己的健康,完全是简宴太多心。
    咚!”厨房中传来一道不和谐的声音,简晏看着面前的猪肉,手拿菜刀如同对待元韶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般,大卸八块。
    听了对方的调侃,仔细观察了元韶的模样,刚从浴室中出来还带着一层氤氲而出的水雾,肌肤只是微微苍白中透着一层湿润,简单的居家t恤长裤也遮掩不住略微消瘦的身材,眼底黑青色,偏苍白的肤色,虽有些憔悴但的确不像简宴口中的那样。
    其实就简宴本身也觉得很奇怪,之前离开的时候元韶还是那要死不活的模样,只不过这短短的时间如何能预料到元韶的变化。
    “对了,祝贺你出演玉修罗成功。”元韶不经意的聊起另一个话题。
    “嗯?你看了!”于澄的淡漠的声音提了两个兴奋百分点,见元韶似乎没有被抢角的不快也放下心来。
    元韶太懂得如何抓住于澄的弱点了,不着痕迹的就转移话题,“是啊,不过我觉得你在饰演的过程中,还是有些瑕疵的,比如……”
    埋头于厨房的简宴,偶然看着两人又恢复之前的相处摸样,到是安下心来了。
    待于澄两人离开后,看着空荡荡的餐桌,元韶抿起一丝苦笑,本来他就浑浑噩噩的不知今夕是何年,在去厕所呕吐的途中看到监视器上那辆保姆车从小区门口驶入,虽看过去有些模糊却还是能辨的清副驾驶坐着的是于澄。
    这监视器只是为了那些穷追不舍的狗仔队而准备的,元韶也没想到会起到这用处。
    当机立断的,他的脑子像醍醐灌顶清明了许多,不能让于澄看到自己这副摸样……
    在被于澄拒绝后,那仅剩的一点尊严他不想再丢失了。
    于澄,他是不会放弃的,但是也不会继续自暴自弃了。
    心中的不安放下后,于澄再次全身心投入到演艺事业中,由于翻唱《焚日》的成功表现,让经纪公司看到了又一条发财的路,开始为他筹备个人专辑,双栖甚至是多栖发展的艺人在演艺圈不在少数,但成功的却没几个,总是有侧重点的,如元韶这样的全方位出位在yl历史上或者会所整个娱乐圈也是相当稀有的,更何况一次出了两个,经纪公司是越发重视这次的专辑发布了。
    一张专辑的准备耗费一年甚至几年也是有可能的,但为了赶上现在“于澄”的热潮,于澄考虑再三还是宁愿不休息也要把这时间缩短,尽量在今年内能够将专辑发布。至于专辑的歌曲,他脑中有太多经典的曲目,其中不乏在后世他自己编曲的,在和经纪公司报备过后,他花了几周时间整理前世的记忆,并对曲谱进行修改润色。
    对于专辑的创作,并不是于澄现在最头疼的,因为有一件更紧迫的事情需要他去完成,更不能假以别人帮忙,那就是爷爷于浅年给他出的难题,参与到rm珠宝大赛的设计中,这段时间除了和自家爷爷插科打诨的联系感情外,就是为了这场大赛焦头烂额。
    虽然祖孙两人话里话外都是调侃幽默的,并没出现沉重的气氛,但敏感的于澄还是感觉到了于浅年的力不从心和压抑的气息,他也知道,只是从事娱乐事业的孙子根本没办法为已日渐衰老的于老太爷分忧,于老太爷只能自己扛着。
    每次通完电话,让于澄最为难受的就是自己的自私,若不是他一开始就一心向着演艺事业,而是帮着于浅年和于卓昱一起打理公司,也许现在就不会让于浅年这样烦恼,而这样一个能干的哥哥竟然被派来屈才做自己的经纪人,更是让go公司失去一个高端人才。
    这么想着,于澄越发愤恨自己在人情世故方面的不懂事,重活了一世不代表自己可以肆意挥霍亲人的宠爱,这次是于浅年给他的机会,也是于澄首次在go公司内部出现奠定形象的时刻,并在外界树立企业形象打响品牌的时机,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于澄]在成为纨绔子之前,从小就被灌输了不少有关珠宝方面的知识,并不会因为时间而被遗忘,而在于浅年心中,[于澄]即便有些顽劣,但对珠宝设计方面还是相当有天赋的,这次大比赛一方面是为了让外界知道这位选定的继承人,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让于澄收收心,处理家族的事业,更因为现在go家族的内忧外患让他不能再放任爱孙胡闹。
    忽的,于澄脑中闪过一道记忆,他这次就算昧着良心也要只能盗取别人的成果了,他绝不能让go家族几代的威名在他这里凋谢,如果记忆没有出错,百年后已经全然没有这个家族的消息了,拿起车钥匙,于澄冲出了公寓,他打算去一趟在市区内的go分公司,由于他的缘故那里目前已经聚集了从世界各地go公司调派而来的设计师,只为了这场隆重的大赛。
    ☆、法则79:冒充神棍的于澄
    这一次由于于浅年的高调宣布,使得所有媒体的目光都对准了go,业内人士不论是同行竞争的企业还是其他国际化财团,从各方面得来的消息都显示出来,在无数光环下的go家族只剩一个空架子了,若是于浅年老人吃不消倒下,那么就是唯一的孙子上位了,但这孙子的口碑并不多好,又是去当小明星的,看来是没什么真材实料的。加上一群虎视眈眈的旁支,go到时候的支离破碎是几乎是可预见的。
    go家族气数已尽,于浅年这么做也不过是垂死挣扎,他们不担心这次于浅年那么高调的集中所有视线,。
    外界的舆论和来自于浅年的态度,几乎要压弯了于澄,越是这种时候,他就要越发冷静,他的优势很明显,那就是来自百年后,能够站在这位100年巨人的肩膀上看世界。
    刚将车开到go珠宝的分公司楼下,铃声从口袋中响起,惊醒了正在沉思的于澄。
    “你好,哪位找?”
    “澄少爷,希望您能来市中心的go总部,三日后就是rm珠宝大赛的截止日期,必须在那之前将设计图纸交给审核团。”虽然是公式化的男中音,于澄却听得出来对方的不满,要知道比赛的事已经在几周前就说了,但是于澄愣是一次都没在公司里露面,让这些特地过来的设计师自然是相当不满的。
    “我现在就在楼下,马上到。”现在解释再多也无法改变既定的印象,于澄只希望待会自己能用那款独特的设计说话。
    于澄拿着手机边锁上车,走入大楼厅堂,其中珠宝专柜占了大半位置,服务员带着职业的微笑为前来购物的客户讲解介绍,铺成的大理石瓷砖地板上映射着高耸的天花板,宽阔的三面玻璃大块铺在墙上,透过外边的光线,让整间大厅宽敞明亮,于澄来到服务台,“请问设计部布总监在几楼?”
    看到于澄的摸样,女职工闪了闪神,礼貌的答道:“请稍等,我先为您确认一下。”
    拿起电话,与电话那头说了几句才抬头对上于澄淡漠的眼神,指着不远处沙发组,“您好,布总监说马上下来接您,请您在那边的休息区等候片刻。”
    直到于澄离开,另外几个礼仪小姐才凑了过来,叽叽喳喳围成一团。
    “是于澄,小教主!”
    “他怎么会来这里,难道是要给go珠宝做代言?”
    “你们的消息也太落伍了吧,于澄现在的别名就是‘名副其实的贵公子’,他可是go财团法定继承人,也就是咱们未来的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
    “什么!那他会经常来公司吗?”几个姑娘打着什么主意很明显,这样财貌双全的男人现在到哪里去找,奇货可居!
    “这是现实里,你们别做梦了,英俊年轻外加年轻有为的总裁,与同公司的女职员谱出美好的恋曲?不可能的啦!”
    一个穿着时尚带着墨镜的妇人踩着高跟鞋走了进来,招待从旁走了过去,正要询问却被妇人打断。
    “叫你们负责人过来!”这语气让众人心情一跌,必然不是什么好事了。
    很快,销售部的经理来到妇人面前,“张夫人,好久不见,请问是我们公司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吗?”
    夫人的声音拔高了一个音色,从包里拿出一个钻戒盒子打开,“你自己看看!还好意思问我,这种货色买给我!”
    “夫人,本公司是不会拿残次品给客户的,必然是检查多次才会给您的。”这是go的信誉,go的品牌宗旨。
    “那我手上这个怎么说,钻石竟然会被磨损?你们的钻石是豆腐渣做的吗?你也知道我是你们的老顾客,为你们创造多少收益额!你们就是将这种残次品来搪塞我吗?”
    一个客户就算买再多的也不可能创造巨额利益,经理有些哭笑不得的赔礼道歉,却让妇人越发嚣张。
    两人间的对话在不远处的于澄也听到了,看着妇人拿出的那戒指盒中的粉钻,优雅的迈步走过去。
    “夫人,能给我看下这枚戒指的划痕吗?”
    还在持续埋怨的妇人正说的起劲,不料被打断,当看到来人却自发禁了声,好英俊的一个小伙子!特别是恍若星辰的眼神,像是最顶级佘贵的钻石。
    接过妇人递来的绒盒,于澄温和开口道:“看得出来太太对钻戒有研究,并且品位很好,这款粉钻成色上佳,心形切割的技术将整颗钻石完美的呈现出它的火彩,切工一流,是不可多得的女性佩戴饰物,搭配太太非常适合。”
    “小帅哥真是会说话啊!”面带欣赏着迷,妇人不自觉轻柔了语气。
    虽然于澄现在知名度已相当不错,但是一般的中年妇女并不关心娱乐圈,看到于澄也只是惊讶下他的样貌。
    于澄不着痕迹捧了捧这位太太,见妇人很满意的神色才有些惋惜道:“只是这唯一的瑕疵就是上边的划痕了!”
    “就是这样,我花了那么多钱是为了买配的上我的宝石,而不是买个残次品回去!”妇人不自觉的点了点头,接下话茬,只是温和的摸样与方才判若两人,于澄这类型的美男子正是她欣赏的类型,俊美不壮硕,温和有礼有带着贵族气质。
    “请问夫人平日是否曾把这枚钻戒与其他钻石放在一起过?”于澄微笑着将钻戒盒子递给销售部经理,眼神示意对方不要插话。
    这小伙子到底是谁,说的话专业不说,还头头是道,哄得这泼辣妇人一愣一愣的,销售经理不可思议的想着。
    听着于澄如安抚般的声音,妇人认真的回想了会,“好像是有……有一次去完宴会,卸妆后太累就将首饰都放在一起了。”
    于澄微微一抿,笑的越发灿烂,整个人像是镀了一层光环,迷人的让人不舍移开眼,“钻石的摩斯硬度是10,是已知物种中硬度最高的,不会轻易损伤,只是若是将同品种的钻石放在一块,就可能会造成磨损。”
    这下子,旁边围观的一些工作人员和客户也恍然大悟了,原来是这妇人的保管不当才造成磨损的,并不是go的产品有问题!
    这误会一解开,顿时于澄周围就热闹了,几个正要购买钻石的顾客纷纷询问于澄该如何妥善保管钻石。
    解答完基本的保养知识,于澄问向那位妇人:“夫人,您购买的这款粉钻是我们的vip商品,三年内如果有任何损伤是可以退换的,这样吧,我让他们为您换一枚新的好吗?”
    “等等……!”销售经理阻止道,根本就没规定,商品既然售出,又怎么能说换就换,这是钻石又不是普通珠宝。
    “按他说的做!”布总监几乎从头看到尾,本来赶到的时候就想考研下这位从不曾出面的太子,意外的发现于澄的处理的方式相当好,不但挽回了go的声誉,更兼有钻石的基本常识,显然这些不是一个纨绔子能够做到的,或许这位继承人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
    “小伙子,你很好!要是每个售后能够像你这样亲切,讲解的这么详细,我也不会将钻石放一块了!”那妇人显然相当满意的笑了笑。
    “也许是太太您平时经常佩戴,她们可能认为您是知道的,就忽略了这方面知识。”于澄暗中打了个突,看来还是要提醒爷爷加强这方面的培训才行,他之所以在这里冒充神棍,还不都因为原主从小到大被灌输的记忆在其中。
    于澄不知道经过这不大不小的事件,让设计团队对他的态度温和了不少,一个懂得钻石并且妥善处理状况的少爷值得他们的尊重,但这也仅仅是不再敌视他,直到于澄说出了自己的构思,才让整个设计团队呐呐无言的半响,这创意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这款设计不论是从创意还是从含义都无可挑剔,完全不需要怀疑做出这样创造的人惊采绝艳。于澄不懂珠宝也不懂设计,除了演技外,他还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拿的出手的,这次却需要代表go参加大赛,作为珠宝品牌世家的权威,世界媒体都将目光聚焦在这里,他若是失去这次的赢面,即使不会动摇go家族也一定会有很大影响,他从来不敢小看媒体的威力,它们才是杀伤性武器。
    这张设计图他只能通过口述来表达,其实于澄所勾画的设计正是百年的后的一款极为特殊的钻戒,在金星凌日的日子里推出,受到诸多媒体追捧,由于它的设计感和神奇的现象被命名为“失踪。”顾名思义,它是一款会失踪的钻戒,运用的原理是通过钻石切面,设计的形态和光的反射折射的碰撞所造成的错觉,最神奇的是在特定的光线下,它能形成一个类似于“g”的字母,全世界也仅仅只有这一枚,当时的英国女王的名正好是g开头的字母,刚一推出就被预定了去。
    这款钻戒被媒体和钻石爱好者推到了一个高度,即使是于澄也因为闵的关系,仅仅在一次展览中见过其庐山真面目,而当时这款戒指的设计者一夜爆红,堪称火箭的速度被誉为“钻石中的鬼才”,在之后的纪念更是水高船长成为钻石顶级世家的首席设计师。
    而正是于澄这奇异的构思,和加入物理、光学赋予设计感的钻戒,让所有从世界各地赶来等待漫长时间的设计师们感到不敢置信与信服,难怪于浅年老人不肯把这孙子安排到公司里来了,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震惊他们这些老牌设计师了,对于于澄的惊人天赋已经没有人再怀疑了,他们甚至迫不及待将设计图以及创意说明一同寄给审核团,可以预见这次的钻石界会刮起一场旋风。
    ☆、法则80:花落谁家?
    交完设计图纸给大赛评审团后,设计组并没有因此而松懈。
    大赛开始是在三个月后,但是这三个月却是全公司上上下下倾尽所有将这款钻戒达到设计标准,单单是刚开始寻找适合的原钻就几乎耗费了所有的南非矿脉也没有适合的,直到一个神秘人寄来的包裹才解决了这个燃眉之急。
    这个神秘人于澄几乎可以猜到对方是谁,只有那个男人才有能力找到连go都得不到的原钻,这一次于澄的声望前所未有的提高了,能够设计出那样一款钻戒还有无与伦比的人脉,这位go新鲜出炉的太子爷不论是天赋还是交际网都成了公司近期最火热的八卦新闻。
    媒体记者也想钻空子,谁不想得到这次大赛的第一手资料,但go这次就像是一捆被拧紧的绳子,一个个嘴巴犹如河蚌,撬不开一点有用的消息。
    最自豪的人就是于浅年了,作为go财团的董事长,儿子媳妇的离开是他揭不开的伤疤,这一代代袭成的珠宝观念已经植入他脑海中,他天生就对珠宝有常人难以想象的热情,当拿到从天朝公司传真过来的设计图纸后,他的欣喜若狂直让法国公司的员工惊慌,一丝不苟办公的于浅年老人竟然破天荒的心情愉悦,看谁都是一脸笑意。
    后继有人是让于浅年最开心的事,go世家可以衰落, go珠宝却不能,每个财团都不可能长盛不衰,但只要有一个合格的继承人,还不怕东山再起吗?
    三个月后的夜晚,市中心一处豪华的酒店灯火辉煌,这里在一小时后将举行一场备受瞩目的rm珠宝设计大赛。
    绚丽的灯火被挂在临近的灌木丛中,扶疏的花草被修建整齐的围在酒店大道两旁,大型阶梯喷泉吐出一束束泉水,此刻在招待大厅中间安排了排列有序的座椅,中间是原型的展示舞台,在座椅周围是自助餐点的地方,衣香鬓影,觥筹交错,会场来来往往的不是名商富贾就是政界名流,若不是门外挂着“rm珠宝大赛”的字样,没人会认为这样奢华的宴会是为一场大赛准备的。
    一位中年男子拿着手中的酒杯与几位同伴碰了碰,望了不远处,撇了撇嘴:“现在的黑社会都能明目张胆的来这种场合吗?”
    “那不是诺曼拉斯家族的二老板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