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4

重生之天王法则 作者:童柯

      现在却完全无法将他们当做同一个人。
    休息室里,只留下了他们两人。
    于澄心中微动,但下一刻又恢复了平静。
    也许是发现于澄的视线,于卓昱颤了颤睫毛,将手中的一份资料甩给于澄。
    接过资料,于澄为掩饰失态便拿起翻看。
    这剧本一样是小投资,甚至导演栏上卜乐的名字更加陌生,看着也知道是小投资电影,在一翻看内容,这是一部恐怖电影。
    这并不是一个好题材,至少在这个国家,恐怖类几乎是被人诟病的,口碑相当差,只有国外的恐怖类才被极为推崇。
    但能被于卓昱选中,于澄相信必然有些独特之处,便也没急急甩开。
    这剧本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大致内容,也不能完全算恐怖类,应该是惊悚侦探类。
    主要是讲一个刚刚从警校毕业的警官莫南连续收到多个可怕的恶性杀人事件,而这些事件牵扯到一桩桩年轻男性,这些男性都有同样的特征,就是青年俊美,但却死相无比凄惨。
    似乎为了故意让人发现破绽,每次罪犯都会在现场留下蛛丝马迹,引导警官们。
    这嚣张的做派,让警官头痛也窝火,一次次被这罪犯戏耍。
    直到这位年轻警官莫南的到来,才一点点剖析出了踪迹,甚至找到了凶手,就在皆大欢喜的时候,却发现杀人案还在继续,事实打了他们一个耳光,凶手另有其人!
    而被他们抓到的嫌疑犯实际上是受害者,猝死在监狱。
    案件再次陷入谜团中,最终莫南找到了一位断案高手兼合作人,某知名大学的高智商心理学教授卢川,是享誉中外的教师,为人谦和有礼,年龄的增长让他更具成熟男人的魅力。
    但就是这样一个看上去完美无比的优雅男人,在之前的片段中,观众们知道,这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
    看似帮手,实则莫南找了一个最可怕的对手。
    一个精通所有犯罪心理的可怕男人。
    但除了观众,剧中人物却不知道。
    整个剧情紧凑惊心,高潮迭起,剧情非常创新。
    “你希望我出演莫南?”那个年轻警官机智冷静,的确是个好角色。对打响他的正面形象非常有利。
    “对,这个角色你能完全驾奴。”有了前世的记忆,于卓昱对于澄的演技毫无疑问的肯定。
    放下剧本,于澄看似漫不经心的点着,最终才缓缓说道:“不,我想演卢川。”
    ☆、法则99:命运洗牌
    于卓昱淡淡瞥了他一眼,什么话都没说,但在那眉目下包裹着犹如黑钻的眼睛不经意撞进于澄心里,让他几乎要改变主意。
    显然,于卓昱即使没说,也是表达了不赞同。
    “健康、向上、勤奋。”那三个词是公司为于澄定制的形象。
    于卓昱就闹不懂了,难道前世那些个负面新闻还没吃够吗,偶尔演反派那是调味剂,但从于澄接拍小教主这个角色一举成名,后又出演mv里的吸血鬼,都不算什么正面的形象。
    一直这么下去,积累多了对名声也是一种负累,戏路也不会多。
    于澄自然是懂这个意思,但整部剧里,无疑卢川这个看似受过良好教育的绅士才是人面兽心的高
    智商罪犯,是一个相当考验演技的角色。
    前世于澄在拿到最佳男主角成为影帝时,对着众多媒体说过一句话,“我演过很多烂片,但我从没演过烂角色。”
    事实上,于澄的确从没演过一个烂角色,他扮演的每一个角色都能让人看到灵魂中透出的光。
    他挑选角色,绝不是意气用事,一个好的角色他才有激情去演绎,才能给观众深刻印象。
    再说这剧本,非常不错。
    比起另外那几部贺岁档的影片更吸引他,在电影这块他作为一个新人,何必去挑战大片,到不如稳扎稳打前进,他宁愿得到一些死忠也不要随时会抛弃他的粉丝。
    那些上一刻说爱他,待他前世爆出丑闻时,骂的最狠的也是他们。
    完全不理这丑闻的真实性。
    重生了一回,活的恣意才是他要的。
    至于负面形象,几个坏人的角色算什么,再说小教主和那吸血鬼都是有人性亮点的,谁会说他们是绝对的坏人。
    给他时间,他就能证明给观众看,什么角色他都有能力去诠释。
    见于澄已经定下了主意,于卓昱也不再劝,有些男人准备过一会就去联系下这个角色的试镜,其实像这样小成本,又是刚毕业才几年的导演,于澄要这么一个主要配角的角色别说赞助商估计会是最开心的事。
    估计谁都没想到,那么多电影剧本,如日中天的新人于澄没选择那些大牌的电影里演个小角色,反而选了这样一部排片都可能非常少的低成本电影。
    于卓昱站了起来,顺便将他之前一直攥在手里的一叠稿子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原本以为也是电影剧本于澄并未在意。
    随着翻阅,于澄的眼神渐渐变化,忽的抬头看向男人离开的背影,这会儿脑子一片空白。
    这叠资料记录了他前世问世的所有专辑中最经典的曲子,足足有33首,就是做成专辑都能做三四张,就是他自己都忽略了这事,于卓昱却还记得。
    这种细微之处的体贴,扑面而来的熟悉感,怎么能不动容。
    一时五味参杂。
    “别走!”
    于卓昱转头就看到于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跌跌撞撞的朝他跑来,抱住了自己。
    这个抱着他的人,是他曾经爱到死的人,但他不是她。
    “我们……重新开始吧……”于澄带着颤音,像是脆弱的孩子抱住自己失而复得玩具似得,舍不得撒手。
    每个人都有脆弱的一面,只有在特定的人面前展现,曾经在于澄小时候他渴望的只是一份父爱,等到长大了即使拥有再多,似乎都变得空洞起来。
    脑海里执着的还是那份最初的感情。
    曾经,看着怀孕的妻子在雪地里被活活冻死,他连给她收拾尸体的资格都没有。
    这痛伴随着重生,没有一刻消停过,就好像被隐藏在最深层的地方时时刻刻隐隐作痛,对死去的人,总是能在心里留下最美好的一面,不断美化,直到无法忘记成为永远的执念。
    再也没有人,能阻止他们了。
    “于澄,你看到的是我,还是前世的赵惠妍?”于卓昱轻轻问出声。
    感受着身后属于另一个人热度,于卓昱一点点掰开虚抱住自己的手,坚定的,毫不犹豫的。
    他拥有的只是一份记忆,却不是切身体会,就算想起来,他和前世的那个女人也是两个不同的个体。
    他们有不同的经历,不同的生活,不同的遭遇,连性别都不一样。
    不顾于澄的怔忡,离去前留下了一句话:“你想过若我这一世再与你在一起,我又会是什么结果?”
    闵,怎么可能放过任何一个靠近于澄的人!
    于澄眼中一片空茫,他甚至没资格喊住,他没能力去保护任何人,甚至之前保住元韶靠的都是用命威胁。
    他有什么资格和任何人说在一起。
    关上门的于卓昱回首凝视了一眼紧闭的门,快步离开。
    “于……助理”路上的工作员却叫不住快速离开的于卓昱。
    “于助理是怎么了?”
    “从来没见他这副样子……”
    “或许有什么急事吧。”
    冲入卫生间的于卓昱,紧绷的冷脸才完全卸了下来了,我们重新开始吧……
    “于澄……”几乎听不到的呢喃,像是要把这个名字镌刻在心中。
    闵,我能帮你的,只能到这里了。
    将隐约的泪光逼回去。
    忽的,于卓昱全身剧烈的抽搐起来,双瞳紧闭紧咬着唇,像是在忍耐极大的痛苦。
    这时候哪有平日里雷厉风行的模样。
    他靠盥洗台上,他忍着剧痛将用一次性纸袋包裹的药倒入口中,打开水龙头就合着吞咽下去。
    狼狈的坐在地上,刚才的剧痛稍稍缓解下来,他苍白的脸色就如同病入膏肓。
    雨滴像是一颗颗透明的冰钻子,不间歇的织出密布的帘子打落在地上,溅起大大小小的涟漪。
    不远处的雨雾犹如一层透不过气的霾,一个英俊的男人站在雨中,像是没了控制的提线木偶,空茫的盯着眼前的雾茫茫的一切。
    风灌着冷气吹入他的风衣里,雨水很快打湿了他看上去一丝不苟的衣服。
    泪水模糊了他的表情,不知流的是泪还是雨,只感觉越发汹涌了,那丝丝扣扣的痛苦透过屏幕摄入人心。
    突然,他像是失去灵魂一般,踉跄的向前载去,噗通一声,倒在了积成水洼的地方,狼狈不堪。
    一个女子的身影从雨帘中出现,似乎站在那儿很久了似得,她的双眼透着惊慌和不为察觉的慌乱,跌跌撞撞的跑向倒下的男子身边。
    导演刘禾拧了拧表情,看着二号特写的摄像机,终是没将拧着的表情松开,扯开嗓子大吼:
    “cut,曲婉,你tm是脚瘸了还是失心疯,你现在看到的是你心心念念五年没见的心上人摔倒,不是一个过马路的老爷爷!”
    被这么一吼,原本就已经ng五次的曲婉已经有些承受不住了,这次的摇摇欲坠可不是演技,而是真实的。
    而曲婉被吼若还在情理之中,那么接下去刘禾的话却让人怔住了。
    “还有你,于澄,你今天是怎么回事,没把脑子带过来吗?让你表现出痛失所爱,寻找爱人的焦虑和希望,不是让你演的好像要生死诀别的绝望,懂吗?”其实导演也闹不懂,从《诺止于初见》开拍后一直表现极佳很少ng的于澄,今天频频出错。
    被一起训的于澄,默默从雨里爬了起来,很快就有助理撑着伞拿着干毛巾护住于澄。
    “对不起,都是我连累了您……”曲婉懊悔非常,自从被于澄提携上来后,第一次担任一部热门电视剧的女主角,可谓是一步登天。
    可想而知有多少人在背后等着看她笑话,她不能失败也无法允许自己给恩人蒙羞。
    “不用放心上,好好琢磨角色。”于澄笑着安抚了她,转而环视了一下,并没有见到于卓昱。
    坐下后,示意助理们离开,于澄一个人坐在位置上发了会呆。
    一会儿想到和闵在雨中的吻和那震慑的下跪,一会儿又想到于卓昱果断的拒绝……
    痛苦矛盾在他眼中积蓄着。
    接下来,在导演终于忍无可忍中,这一幕戏被暂停,让下一幕开始提前准备。
    “于澄,你今天要是状态不好,就先回去吧。”导演在骂的口干舌燥后,发现于澄今天果然一副没了魂的模样,叹了一声,准备放人。
    谁能没点事情,谁能时时刻刻保持最好的状态,由于平时于澄没什么架子,工作起来相当拼命敬业,导演对他印象很不错,若不是今天ng次数太多也不会向他开炮。
    那样的不是人,而是神了。
    “我……”刚要回答,这时候一条简讯传了过来,黑漆漆的屏幕突然亮了,上面标注着元韶,和相关内容,“于澄,我要结婚了。”
    ☆、法则100:因祸得福
    曾经的于澄没出名前,还带着年轻人的那股澎湃的冲动劲,这劲儿一上来,就是发了疯似地操练自己,当一次次在失败将他轰炸的面目全非时,他也总算登上了最高的位置。
    直到那时候他才发现在通往巨星的这条路上,他丢失了很多东西,甚至已经认不出那个在镁光灯下的自己,他不知道那样的改变是好还是不好,或许每个人都在成长的过程中遗矢很多美好。
    再奢华高贵的外表都包裹不住那颗千疮百孔的心,他连承认妻子的存在都不敢,没有给她女人一辈子最渴望的婚纱和婚礼,甚至连亲人的祝福都没有。
    直到对方永远离开他的那一刻,他才发现,人这辈子除了梦想还有很多东西,而她的死亡带走的是他永远弥补不了的遗憾。
    最讽刺的是,现在就算知道了于卓昱也重生都无法弥补了。
    失去了,就再也找不回了。
    当看到元韶这条消息,于澄溢出淡淡的哂笑,看,同性之爱就是这么脆弱,像闵那样能跨越性别甚至跨越道德伦理的才是不正常吧。之前在拒绝了后,于澄就极力和元韶保持距离,到现在也有一段时间没有任何联系。
    打开手机的相册,默默凝望着里面自己和元韶拍下的照片,心中微动,元韶的魅力从来不分男女,迟疑了只是片刻,眼神再次恢复惯常的冷静。
    如果没有靠近,就不可能再有心动。
    黑暗的屋子里,元韶攥着手机,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含着脆弱,怔忡的坐在椅子上许久……
    直到手机屏的闪烁将他的眸子点亮,忽然就拿了起来。
    “恭喜。”
    于澄短短的两个字短信,却像平地起雷乍然轰向脑子,须臾元韶忍不住笑了出来。
    然后又是激烈的咳嗽了出来。
    缓了会,才拨通了一个电话,“你赢了。”
    不等对方回答,就按了结束通话,就好像他唯一能自己决定的就是通话的时间一样。
    自嘲的笑意在他唇边溢出,说完这话,他就像失去所有力气瘫坐在椅子上。
    他想明天就会出现一整个版面,用各种文风笔调来叙述巨星元韶奉子成婚的消息,里面还有各种臆想或是照片来证实他和叶倩之间的地下情。
    闵像是铺了一张大网,将他一步步套入陷阱,就是十个元韶也斗不过闵。
    这么循序渐进的圈套根本不是闵平日的狠辣风格,想到元萧这个闵心中的继承人现在却下落不明,也许不是失踪,而是……
    他该庆幸,因为是儿子才能得到对方的手下留情?
    一大早,于澄带着于卓昱的助理曼青来到片场,正做着造型就看到旁边椅子上的杂志,上面一排刻意做出效果的字跃入眼中:
    元天王地下情曝光,女友是豪门!
    于澄的私人造型团队,赵玉良等人原本都是元韶的老班底。
    “总算曝光了!”赵玉良给于澄选着衣服,边说道。
    “多少人想和元韶传绯闻都没机会,没想到现在他自己给捅出来了,你们说元大少爷不会是先上车后补票了吧!”
    “你们都知道叶倩?”于澄微微一愣。
    “当然!我们怎么说以前都是他的班底,这点事情能不知道!按照你和元韶的交情,他绝对马上会发你请柬的。”
    邵怡给于澄打了一层粉底,似乎这种事情在他们早就有所准备。
    这也难怪,按照元韶本身有家业要继承的情况,娱乐圈对大多数二世祖来说那只是玩票性质,迟早要退的,像元韶那么正大光明的发出消息,完全就是要退隐的节奏!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像邵怡他们那么淡定,就算一个向来正面形象的明星,只要做错了一件事,就可能遭到粉丝的反弹。
    而这样的反弹,正是媒体们所需要的。
    越来越多的反面消息,不知道真假的占满娱乐版面,有说元韶动用自家关系才得到一开始演戏的机会,也有说他都是表面装出来的,甚至有说元韶根本就是个同性恋,只是以结婚掩盖事实。
    大众虽不怎么信,但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的,要元韶一点问题没有,怎么会有那么多空穴来风。
    这些消息也许对一般明星来说,并不严重。
    但元韶却不一样,这是个出道十年没有不良记录,几乎堪称完美的男人。
    一旦打碎了那面具,反弹必然是可怕的。
    这些抹黑元韶的消息在一段时间里也越来越火,一时间,元韶这个本来就家喻户晓的明星一下子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甚至有消息爆出,元韶本来就是隐婚,早就与女友完婚,这就牵涉到了元韶的个人信用问题。而这连锁反应,也将这段时间忙于拍戏曝光率并不高的于澄给又炒热了,但凡他出现十有八九问的都是有关元韶的问题。
    但自从那条短信后,于澄就再也没收到关于对方的消息。
    这风波,一下子就将元韶黑化,踩低捧高是娱乐圈的常态,特别是一向形象很好的巨星。
    而偏偏,元韶和传说中的未婚妻像是有默契似地都不再出现在公众的眼前。
    这更加剧了人们的猜想,元韶资历深厚,远远不是于澄这样的新人可以比拟的。
    无数粉丝当收到这个消息,完全心碎,恶意的攻击源源不断。
    也许因为一直没有得到元韶正面回应,这消息就如同滚雪球似地越滚越大。
    当于澄结束一天的拍摄,刚巧被狗仔堵住了地方,纷涌而至的记者越来越多,于澄是他们现在能联系到的人之一。
    “于澄,你知道元韶现在在哪里吗?他真的隐婚吗?”
    “作为元韶的好友,你觉得他这样的行为是不是不道德?”
    “有网友说他表里不一,是个阴险的骗子,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据说现在很多粉丝在‘抵制元韶’,巡回演唱会的门票也被退票了大半,听说yl公司有意让你代替元韶?”
    于卓昱就像是一个最可靠的骑士,在记者向这里涌过来时,就和保镖们将于澄四周围了起来,那张俊脸越发冷漠,“无可奉告!”
    这样的情况这段时间里并不是第一次发生,以往一直沉默不语的于澄,突然止住了脚步。
    任于卓昱使眼色也没反应,记者们更像是打了鸡血,于澄这模样完全就是有话要说的样子。
    果然,于澄缓缓抬头,闪光灯打在他脸上,竟好像透着岁月留下的刀痕,“我只知道,如果一个人能装十年,那已经不是演技的问题了。”
    于卓昱的脸简直都黑了,他不相信于澄会不知道现在只要和元韶搭上关系,被抹黑的可能性很大,这时候站出来,以于澄刚刚积累起来的人脉,很有可能之前的积累功亏一篑。
    要知道以前的[于澄]可是前科累累,不但飙车,聚赌,出入娱乐场所,还吸毒,虽然这方面的资料全部被于浅年老人动用势力给抹掉了,但谁知道能没落网之鱼。这下,不知道是好是坏了!
    果然如于卓昱想的那样,于澄第一次正面回应有关元韶的消息,引起粉丝们的注意。
    没多久,在于澄的微博下面,就出现了不少声音,一开始只有攻击的,说他狼狈为奸,助纣为虐,蛇鼠一窝……
    不得不说,于澄的引起一些人的深思,什么事情都过犹不及,元韶本来的公众形象很好,可这一下子将他抹黑到底,反而让人觉得有点刻意,是不是有什么人在整元韶?
    于澄的粉丝团,教众们一开始在那疯狂的谩骂中伏蛰下去。
    当看到有人支持于澄的时候,他们突然就如同滔滔江水般开始进行口水战。
    也许是这事情闹得太大,一直没露面的元韶竟然出现了,在记者发布会上,证实了自己下个月就要完婚的消息,并向公众和粉丝们赤诚道歉。
    这消息一经证实,那些反面消息反而消声灭迹了,到底让人最无法接受的是元韶一味躲避的行为。
    再加上,明眼人都能发现元韶整个儿瘦的皮包骨,精神非常差。
    原本粉转黑的粉丝到有些心疼了,脑补成元韶因为那些恶意的消息才会憔悴成这样。
    在元韶一直没动静的微博上,突然更新了一条签名。
    “你是温暖,逆光而来。”
    这条微博在短短时间里里评论过百,转发几千。
    许多人认为,这条微博就是为了于澄支持他而写的,虽然当时支持元韶的人不止一个,但时间太巧了有木有,正好是于澄公开支持的时候元韶出面。
    “好有爱啊~~~~”“真爱,在一起!”“赶脚不会爱了,为什么一个女人要横插在他们之间,于澄不准备去抢婚吗?”“小教主,你怎么眼睁睁看着师傅琵琶别抱!”
    虽然之前的抨击并没有影响到于澄的派系进度,但终究让他的名声受损,也算是因祸得福,让不少人在《蚕天变》结局后,又去回温了一遍。
    剧集的余热还在燃烧,甚至是于澄的新剧《诺止于初见》也没有完全压过,有消息出来,韩国打算拍一部全美男组成的《蚕天变》,将邀请于澄来客串。
    这新闻让于澄的粉丝团越发壮大。
    ☆、法则101:引子
    一辆商务车开在高速路上,车内气氛压抑。
    这段时间简宴为了丑闻的事情忙里忙外,又要压下媒体又要平息粉丝们的怒火,但当事人完全无所谓,任由事情向越来越糟糕的方向发展。
    这种消极怠工的状态让简宴忍无可忍了,再好脾气的经纪人看到自家艺人这么颓废也要发飙。
    “元韶,你实话和我说,真打算婚后隐退?”
    元韶的目光没有焦距,好像蒙了一层灰,他望着窗外蓝得纯粹的天空,没有回应。
    “我不想和你打哑谜,我是你的经纪人,也是你朋友,有任何意向最好事先和我报备,我不希望你的消息我是从媒体中得到的。”简宴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经纪人因为元韶十年间爬到金牌经纪人,见过的起起伏伏多了,平日里好好先生的样子多了,让人忘记他的精明干练,他很少这样去教育元韶。
    元韶是个相当敬业的艺人,很多时候根本不需要提醒就会自主做的很好。
    但自从碰上了于澄后,元天王不对劲的次数越来越多,连惯有的温和笑意都很久没再出现过。
    现在的元韶模样变化了很多,如果原本的元韶是绅士有礼的,现在的他就是疏离静默的。
    剪掉了团队几年来精心打理的发型,力排众议剃了一个板寸头。
    这种发型是最简单的,因为简单才少有hold的住。
    也是元韶这段时间急遽的削瘦,看上去反而多了男人味和霸气,将本就棱角分明的脸衬托的更加立体。
    就是看习惯了这张脸的简宴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有那么个时候他也会想,有些女人剪头发是为了斩情丝,元韶突然这么来一下不会也有这种坑爹的理由在里面吧。
    一定是他脑洞开的方式不对……
    “你……是不是不想结婚?”虽然元韶和叶倩交往他本就不看好。
    别说叶倩是yl的千金,和元韶也算门当户对,但他当了那么多年经纪人,也有些了解yl的门门道道,这家公司是叶家漂白后的产业,由叶家最不起眼也相对最守成的三儿子叶靖生来守着。
    既然是漂白的,也就是叶家其他产业可不是那么干净了,叶倩和从小脱离家族自己在外面闯荡的元韶是两个世界的人,元韶当艺人是实打实的实力,但其他的,只能“呵呵”了,他哪里降得住叶家千金。
    “燕子,前面的消息只是小打小闹,只是那人在‘试水’,如果那个人不愿意放过我,这次平息了后面反而会越演越烈……我只担心会拖累了于澄。”但想到船上去救于澄的时候,那人对于澄的在乎做不得假。
    应该不会连于澄都不放过吧。
    “我就奇怪,你怎么突然结婚,还爆出隐婚什么乱七八糟的消息,要不是你平时形象太好,这种新闻按在别的小明星身上那根本不叫事,也就你才会造成话题。但我怎么都查不到推动的人,果然是有人在操控,那是谁!?”
    “……知道了对你没好处,燕子,如果他愿意收手,我什么事也没有,若是不愿意,那么你做什么都没用……”
    “难道那个人还想继续?你到底得罪了那尊神?”
    “……”元韶沉默了下去。
    他总不能说就是自己血缘上的父亲吧!
    现在只希望之前那通电话能有用,他主动放弃与叶倩结婚,能让那人停下后续动作。
    隐隐的,心里的不安感更深,就好像有种山雨欲来的味道。
    也许是生为儿子的血缘羁绊,即使相处时间不多,他比别人看到的更多,那人发起狠来不顾一切的样子到现在还历历在目。
    如果控制不住,得不到就毁了,才是那人的性子。
    发现元韶那糟糕的脸色,简宴紧张起来,“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没什么。”似乎是疲惫了,元韶闭上了眼。
    简宴见他不想多说,也停下了要说出口的话,现在正要赶去《大典》的拍摄现场,《大典》是政府全力支持的一部历史巨作,邀请了国内所有知名大腕来参演,就是平日里在国际上都出名的明星也只是走几个镜头。
    可以说这部戏明星聚集,就是有关系都不一定能进的去。
    像于澄这样虽然演了个走红了一个角色,但从娱乐圈的资历来说,远远还没到能被《大典》剧组邀请的程度。
    当然如果动用潜规则,以于澄曝光后的珠宝世家继承人来说,也是能得到一个小角色的。
    但于澄目前还没动这方面的心思。
    能被剧组发出邀请来试镜的那都是相当荣耀的。
    每天在《大典》拍摄现场外都候着在这里等了许久的记者,就像嗅到香味的黄峰似得。
    当元韶一下车,就被眼尖的记者围住。
    “是元天王!!”
    “元韶来了!”
    还还没走几步,记者们已经迫不及待开口了。
    “元韶,在今天报纸上您私生活不检点是不是真的?”
    “请您解释下……”
    “刘导演说,您已经被《大典》剧组辞退,您现在来剧组是为了什么?”
    不仅是元韶,就是应该最先知道消息的简宴都脸色大骇,他完全没收到这个通知!
    元韶的心,不住往下沉。
    那个人,没有停手。
    ☆、法则102:波及
    自从被《大典》剧组辞退,简晏已经好几天都联系不到元韶,他急得团团转。
    以前也不是没有这种情况,但现在非常情况,元韶的情绪明显不对,要是出个什么意外光是违约金就能赔死。
    元韶有元家带来的隐形便利,在演艺事业上虽然说不上顺风顺水,但比起大多数人来说已经很幸运了,现在媒体可劲了的群嘲和落井下石是以前几乎没有的。
    但直到好不容易有元韶的消息,却让简晏震惊的无法言说。
    吸毒!
    这几天之所以失联是因为元韶已经被带去拘留所了,与外界断了通讯。
    他总算知道为什么《大典》会临时辞退元韶了,这种有政府投资项目的剧组,八成早就听到一些风声,这样的丑闻不但会毁了元韶,同时他参演的电影和代言的产品都要受到波及,世界巡回演唱会也要胎死腹中了!
    大典当然要及时避开风波。
    最重要的就是那些价值几千万的代言合同,元韶报出这样的丑闻,对方完全可以拒绝支付代言费,甚至还可以要求巨额赔偿。
    这是要把元韶长久以来的个人积蓄掏空去填这个漏洞了。
    他突然想到之前元韶说背后有人在整他,回想起来却是不想再多说什么了。
    到现在,元韶对他这个经纪人都没点信任,吸毒是随便能嫁祸的吗,当了那么多年的经纪人他难道连这点应变能力都没吗。
    既然能直接被带走,就说明确有其事,不是捕风捉影。
    谁能逼着元韶去吸毒吗?那脸色不好也是吸食毒品出来的吧?
    有人整他是假,他自毁前程才是真。
    在这个国家,但凡爆出吸毒丑闻的明星,名誉扫地还是轻的,很可能这辈子都别想翻身了。
    以前有个影帝就是涉嫌吸毒,最终被经纪公司解约,再也没出现在公众面前,他不知道元韶为了什么再去碰,但现在他必须要为这事收拾烂摊子了。
    简晏知道一些元韶的过去,当年那个打架斗殴差点杀死人的少年,退去了叛逆青涩和仇恨,将自己包装成全方位完美的男人,再加上本人的努力和元家的背景在那里,受到圈内外的追捧。
    简晏就是当时被元家请来的经纪人,是以他和元韶亦师亦友,知道不少元韶的真实情况,并不单纯是经纪人的关系,但现在,他却觉得自己也许并不适合经纪人的工作。
    明星有负面新闻在这个圈子里并不少见,怕的是连负面新闻都没有,像元韶这样已经成为新晋影帝的人,他的负面新闻得到的不但是关注更多的却是毁灭性打击。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简晏一扫,发现是于澄。
    于澄这个人人品还算不错,至少在元韶出事后,愿意说句公道话的人并不多,一个个深怕被殃及池鱼,有了于澄连大众的风向也不再只关注元韶的隐婚新文,于澄这么做也算没让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