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5

重生之天王法则 作者:童柯

      元韶曾经一腔热情喂狗。
    基于这点,简晏是不想这件事把于澄起步的演艺事业给牵连了,人家帮忙是人家的道义,但这时候把人牵扯进来不是害人吗。
    于澄现在还在《诺止于初见》片场等戏份,在刷微博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微博热门话题前三,第一赫然是元韶吸毒事件。
    马上打电话给简晏。
    “于澄,这事我才刚收到消息,你怎么会知道?”
    “你现在看微博,已经被曝光了,他还在拘留所,你看有没办法见他一面?”于澄不是没心没肺,元韶曾经对他的付出他看在眼里,这种时候能帮一点是一点,谁能没点事情,难道出了事就要撇清吗?
    别人做的到,但他是做不到的。
    如果这个身体之前的前科都被爆出来,他也一样完了。
    他现在打电话过去,兔死狐悲的想法不是完全没有。
    “什么!怎么会曝光!?”简晏现在也不确定这事情到底后面有没有人了,这么快曝光他要怎么收拾,简晏现在真的焦头烂额了。但他到底经历过不少事情,这时候自乱阵脚什么用都没用,很快冷静下来,语气也趋于平和“ 现在拘留期间不能探视,我会尽快找好律师团去了解情况,想要见他只能等他出来了。多谢你于澄,这时候还能打个电话来问。”
    “别这么说,平时元韶那么照顾我,我帮不了什么忙但连打个电话总可以。”
    于卓昱为于澄新请的助理曼青这时候跑了过来,见于澄非常难得的在片场等系的时候打电话,犹豫了会,才凑近轻声道:“快到你的戏了。”
    于澄点了点头,表示知道。
    看了下导演那边,的确要到他的戏份了,因为之前ng太多,他和曲婉的戏份被延后,他4点起来化妆做造型,等到现在已经过去快一上午了。
    每个片场都有不同的风格,比如《诺》的片场更多的是导演的认真敬业,比起互相走关系更多的是好好演戏,这里导演拍板的事情就算是编剧也不能轻易左右,整个片场氛围都很凝重。
    简晏嗤笑了下,元韶还是原本意气风发的影帝时帮助的人多的去了,现在有几个愿意打电话过来?
    如果国内不是对明星涉嫌吸毒的案件处罚过重,可能还会有几个来安慰,但现在却是想都不用想了,没看微博发出来到现在,明星里只有于澄一个人来电话吗?
    世态炎凉,说演艺圈再适合不过了。
    “不提这个了,这事情你别再管,说不定会连累你。”
    于澄不由苦笑,那条热门话题现在每小时被转发的量惊人,因为之前他出面挺了元韶,现在就有黑子说他也有可能吸毒。
    但这些于澄却是不打算提。
    “在他出这个事情之前,有没说过什么?”
    简晏犹豫了下,考虑要不要和于澄坦白,想到于澄不仅是新星,更是go的继承人,说不定有办法知道。
    “他说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都有人在背后操纵,但不论我怎么问他都不愿意说。”其实简晏也没指望于澄会知道,但于澄接下去的话却让他惊讶了。
    “他说的人可能我认识。”于澄停顿了下,才笃定道:“但我肯定,不是他想的那个人。”
    因为闵就算要做也不会这么没水准,要是想毁掉元韶完全可以用更适当的办法神不知鬼不觉,何必绕那么大的圈子让元韶身败名裂。
    简晏还想说什么,于澄眼看那边就要准备戏了,也知道不能再说更多了,“等他从拘留所出来的那天,我们一起去接他。”
    看到于卓昱过来,于澄又说了几句安慰简晏的话就挂断了电话。
    “帮我写一条微博申明,说我接受任何有关部门检查,请大家监督。”
    “已经发了。”于卓昱微微一笑,他笑的次数很少,但却非常惊艳,“还有《卢川》这部电影,我已经和导演编剧联系过了,对方同意让你这周去试戏。”
    “还有别人去试戏吗?”
    “他这个剧本可没多少大碗去接,你去试戏的话基本就能定下了。”其实《卢川》的制片人发了不少剧本出去,但收到的信息寥寥无几,本就打算启用新人,于澄这个名气和后台都不小的新星能来接已经算是剧组
    “既然这样,价格就不要抬了。”知道这个剧组一共也拿不出多少钱,于澄是真的想接这部戏,他前世演了太多好人,这一世为什么就不能去演坏的。
    “可以,但是低于你最低身价我是不会同意。”有了前世的记忆,从某种程度上说,于卓昱也算最了解于澄的人之一。
    于澄点了点头,他当然知道,他前世出道的时候一集也就几百块,到后面涨到了一集1万,已经算是新人里最高的水准了,现在他出演《诺》的报价已经快接近二线中端了。
    但出演电影又不一样,价格必然要比电视剧高上许多。
    要是这次他刻意压低自己的价格,以后演出的剧本是不是都可以降低价码演出了?
    这当然是不行的,所以于卓昱的话于澄并没有反对。
    他再喜欢这个剧本,要是价格谈不拢也是白搭。
    “最近我还有其他什么行程?”不再看于卓昱的脸,自从之前冲动后,于澄的脑子也恢复了原本的冷静。
    他很清楚,现在的于卓昱只是拥有了一份记忆而已,两人的情谊早就随着上一世的结束而结束,但人在脆弱的时候,总想找一个突破口。
    从闵那边回来后,他知道自己不在状态。
    现在虽然看似恢复过来,但心里怎么想只有他自己知道,闵这辈子都是他的劫。
    “这边你的戏份差不多结束后,去《蚕天变》韩版客串一个角色,这有利你之后在亚太这边的发展。等你那边客串结束,差不多是两周后,别忘了你还是个学生,你需要参加期末考。”
    若于卓昱不说,于澄已经忘了这件事,期末考!
    这次可不能像前身那样满门红灯了,不论从公众人物的角度还是身为家族继承人的身份来看,他都要交一份满意的大卷出来。
    有多少双眼睛瞪着看他笑话呢。
    ☆、法则103:前世真相
    “期末考……”于澄想起来,现在他出道了有一段时间,已经从学期初到学期末了。
    大学的课程偶尔不去听还不会跟不上,但他可是旷了快一个学期,他重生之前早就过了上学的年纪,本能的排斥学校,当然不想再去读了。
    现在想想,他这行为又何尝不自私呢,既然承接了这个身体就应该为这个身体做该做的事,这样一想本来漫不经心的目光变得严肃。
    再者,他也不想让媒体平白看了笑话,白白让于氏丢了脸不说,更是星途的污点。
    也许早就知道于澄的想法,于卓昱拿出一叠笔记,是复印件。
    “哪来的?”越翻越是心惊,从笔迹来看这分明是好几个人笔迹集合。
    “去了趟你学校。”于卓昱的语气好像根本没干什么大事。
    他省略了他去问了多少同学要了这份笔记,又如何将这些笔记的重点勾出来方便于澄看,也忽略了他怎么让学校不追求于澄旷课过多的过程,他要给的就是让于澄有个毫无烦恼的生活。
    有一种人,他重视你不会用嘴巴说,却会为你办完所有你想到的没想到的事,于卓昱无疑就是这类人。
    他会不动声色的渗透你的生活点点滴滴,等察觉的时候早就离不开这个男人了。
    不由的,看向复印本的眼神柔软了下来,还是和上辈子的性格一样,上辈子追求于澄的女人并不少,但唯一打动他的只有赵惠研,无他,因为她早就渗透了他生活。
    不然如此在乎闵父爱的于澄怎么会因为赵惠研的死,而直接恨得杀了父亲呢。
    是闵毁了他的父爱,更是毁了他心中唯一的救赎,因为赵惠研他没原谅过闵,也正因此看到于卓昱竟然帮着闵时,他前所未有的愤怒,这愤怒夹杂着多少不敢置信和莫名的情绪,于澄不想探究。
    他真的很累了,闵比他更累,他们的羁绊太深,也永远解不开,何不永远消失在对方生命里,这对谁都是解脱。
    他不恨了,其实早就不恨了。
    该闵还给他的,上辈子随着那一枪都早就还清了,闵不欠他的,但就像他说的也不想再纠葛了。
    恨闵也许只是他对自己下的暗示罢了,就好像不恨就没生活动力了一样。
    现在的他,心一下子空了。
    经过那次摊牌后,闵彻底消失在他的生活中。
    明明他该感到轻松的,但心好像被掏空什么都不剩。
    “在想闵?”也只有碰到那个男人的事情,于澄的表情和情绪会特别不同。
    于澄无意识的捏了捏衣角,若无其事的转移话题。
    “以后韩国那边的戏约就别接了。”心里却忍不住懊恼又想闵了。
    “你每次被说中心事,都会捏衣角和转移话题。”这种小动作也只有和于澄很熟才能知道。
    “每次你诚实的时候,我都特别不喜欢。”于澄冲口而出。
    “我的优点就是诚实。”两人都没察觉,他们互相斗嘴的行为在他们这样警惕心特别重的人身上,是多么难得。早在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真正把对方当做兄弟了。
    如果于卓昱还是赵惠研,于澄肯定不会用这样的语气,在他心里妻子是需要呵护的,而不是用来斗嘴的。
    但现在这样的相处模式,似乎才适合他们两,突然于澄好像想通了些什么。
    他之前求复合的行为,有多奇怪……明明想重新过一世,却又放不下上辈子,原来放不下上辈子的人不只是闵,还有他。
    于卓昱突然严肃解释道,“我是你的经纪人,在考虑你的意愿前,更要考虑你未来的星途,接拍这部戏能让你在亚洲的人气有一定影响,你比我更清楚,现在不是百年后,而是韩剧风靡全球的时间段。”
    于澄的目光深不见底,在听到于卓昱的话后,掀起一丝波动,“我知道,但你知道……”
    于卓昱深吸一口气,冷硬的语气像是化不开的寒冰,“别试图说服我,我知道你爱国,但你可以用别的方式来表达,而不是这么幼稚的抵触。于澄你年纪也不小了,任性该有个尽头。”
    从知道于卓昱就是妻子的转世后,这是于卓昱第一次语气这么强硬的说话。
    于澄一时竟有些无措,就像被家长批评的孩子,显得茫然无措。
    他这个样子是于卓昱两世都没看到过的,猛然抱住了苍白的于澄。
    被清冷的怀抱拥住的那一刻,于澄好像呆住了。
    “于澄,上辈子有闵护着你,有些方面你任性还是按着自己的性子来他都会帮你收拾,但你也该长大了,不要再逃避了。”
    于卓昱用只有两个人听到的声音说道,副导演发现这边的异状用眼神询问,于卓昱摇头表示于澄现在没事,手势表示先拍下一场,待会再拍于澄的部分。
    “你说什么!!?”于澄像是被说中心中最隐秘处的猫,激动道。
    于卓昱每个字都听得懂,但为什么合起来却不懂了。
    “你现在的状态不适合拍戏,有什么我们回你的化妆室再说。”
    工作人员都在忙碌各自的,两人的离开并没有引起多少骚动。
    回到化妆室,于澄直勾勾的锁住于卓昱,却什么都不开口。
    “对,他让所有人都瞒着你,你不是一直觉得能重回天王的位置一定是有贵人助你,却找不到那个贵人,只能归结在自己很运气。”
    “你想告诉我,那个贵人就是闵……”于澄好像听到了什么国际笑话。
    “是他。”于卓昱给予肯定,说着于澄完全不敢相信的真相,“在你事业低谷甚至想要自杀的时候,你以为为什么你能再次东山再起,娱乐圈有多少这样的例子,几乎不可能吧,你自己也肯定有所怀疑,却查不到踪迹。他挡住所有负面消息,再帮你明里暗里扫除阻碍,你为什么不需要去陪酒,也不需要看公司的脸色,更可以自己随便挑剧本,就算是大牌都没你这样的生活,他一直在暗暗的为你做事,并从不想让你知道。
    他是曾经做错了,但谁能没有做错过事情,他在改,在为了你改变。自从你那次想要自杀后,一直想要弥补你,他偷偷为你修补你母亲的坟,暗地里又把你所在的经纪公司老板换成他自己……但他不会告诉你,他不是个只会嘴上说爱你的男人,或许他从没说过他爱你,他很笨拙……”那个男人,或许这辈子都不会说出那个字。
    “为什么……他不说。”也许是今天得到消息太震撼,于澄的表情呆滞。
    “你对他误会太深了,他根本不指望对你解释你就能原谅他,说了你只会猜测他背后的目的。”
    “你怎么会知道的那么详细,上辈子你和他明明……”半响,于澄才察觉不对劲的地方,他平日冷漠的表情出现明显的异样,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熟……”
    现在的于澄格外脆弱。
    理智告诉他不该问下去,或许会得到他永远都不想知道的事情。但今天得知了太多曾经的真相,他觉得荒唐可笑,理智回笼不过来。
    他想到了上辈子,刚认识赵惠研的时候,是在闵生日宴上。
    曾经他刻意忽略的违和感,为什么赵惠研明明对他很好,他以为两人很相爱,但总觉得那感觉似乎哪里不对,还有他喝醉酒后记得自己有碰过人,但怎么都觉得不是赵惠研,这感觉太诡异,但她却怀孕了,他理所当然的觉得那孩子是他的……
    难道!?
    于卓昱苦笑,“还是被你发现了,赵惠研一开始想接近的根本不是你,而是……”
    “别说!!”于澄几乎是吼着让于卓昱住嘴,他不想知道他两辈子都活的像个笑话,泪水夺眶而出,于澄好像全身都软了一般,跌倒在地上,乞求着:“别说……我不想知道……”
    最后的声音微弱的像一只小猫,此刻的于澄几乎崩溃了。
    在拒绝闵的时候,他也从没出现这样大的情绪波动。
    于卓昱不忍看着这样的于澄,任谁知道这样的真相,都会崩溃,但他没时间了,他必须说完上辈子的真相,不能再让于澄逃避下去。
    移开目光,于卓昱似毫无感情说道:“是闵,她一开始喜欢的是闵,闵心里眼里只有你,这太明显了,只要是人都看得出来,闵对你的感情已经到他连掩饰都做不到,满心满眼的都是你一个人。她是个聪明女人,在发现真相后,就试图接近你,只有接近你才能靠近闵……”
    于卓昱就像个局外人一般,他有的只是赵惠研的记忆,但他是独立的个体,他永远不是她。
    “别说了……”泪水模糊了于澄的脸,他试图捂着耳,不想听到任何词从于卓昱口中蹦出来。
    于澄并不坚强,他用坚硬冷淡的壳子武装着自己,看上去成熟又疏离,但前世今生的经历却是他最脆弱的地方,他心底的隐秘和曾经的仇恨在眼前这个男人面前,像是透明一样,被完全展露出来剖析。
    他哭的是曾经的自己有眼无珠,还是这两辈子过的依旧愚蠢,亦或是有那么一丝对闵的愧疚,没人知道,他忍的太久了,久得他忘了如何表达。所有情绪排山倒海而来,铠甲装的太久,总算被于卓昱一系列的话打碎,彻底崩溃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于澄从不会在人面前表现这么脆弱的模样,但他现在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男人也是人,也会痛苦……他失控了。
    从上辈子被闵强行禁锢后,他就习惯武装自己,直到这一世都活的像行尸走肉,成为天王是他一直以来的执念,就算上辈子被闵牵着手回到闵家的时候一样,那时候的闵时他全部依靠,他没有安全,他害怕,害怕失去。
    而唯有天王,才能让他觉得自己至少拥有了什么。
    但直到闵出现,他始终活的像个行尸。
    于卓昱好像没看到于澄从没显露过的崩溃,继续说道。
    “果然,那以后闵的注意力也分了一部分到她身上,越是如此她越是对你好,对你不离不弃,不管闵如何打击她还是依然如此,就算是闵都不知道,她爱的人不是于澄。两人的情比金坚一次次刺激到闵,让闵做了不少错事,直到她在你的酒里下药,想要怀上你的孩子,才让闵爆发。那孩子,是闵一个手下的,而他自己……”
    于澄突然意识到了重点,那天醉酒醒来他没有哪里不舒服,但却知道自己的确发泄过了,不然也不会认定赵惠研肚子里的孩子是自己的。
    “你的想的没错,为了不让你受伤,他被你折磨了一个晚上,赵惠研下的药量太猛,你根本不会有印象,那很长的一段时间他都没有找过你,是因为你似乎清醒了一会,在中药的途中刺了他心脏一刀,在他属下看不下去的时候,他奄奄一息的被你做着,你当时因为药效已经完全陷入疯狂……这种事情,以闵那个骄傲到死的男人,又怎么可能对你说,赵惠研自己做了那事尝了苦果更不会和你说反而会瞒得死死的……”
    ☆、法则104:裂痕
    “你娶了赵惠研,对她百般呵护,伤好了的闵当然受不了,剩下的事情你比我更清楚。”逃跑,被抓,死亡,发疯……
    那一切在闵和赵惠研种下的因后,结出了果。
    不知什么时候,于澄脸上再次恢复平静,就是于卓昱一看之下都吓了一跳。
    那张脸太淡漠,如果不是那通红的鼻子根本看不出于澄那样撕心裂肺的哭过。
    “所以你只是想告诉我,我活了两生两世就像个笑话,你们所有人把我当猴耍,你又是以什么心态来劝我原谅闵,最不该被原谅的应该是我吧!”于澄不带情绪的说道。
    “于澄!”于卓昱好像想表达什么,但最终呐呐的说不出口,选择了沉默。
    “出去,我想一个人待会。”下了逐客令,于澄脑子一片空白,闭上了眼,“我现在不想见到你。”
    决定说出真相的时候,于卓昱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但于澄的疏离就和他们刚见面的时候一样,回不去了啊……再也不可能得到于澄的信赖和亲密无间了。
    “出去!”见于卓昱不动,于澄终于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气势,整个人都像凌然不可侵犯的狮子。
    他又再一次武装了自己,曾经被于卓昱温情打动的于澄,又像河蚌一样不愿相信任何人。
    曾经唯一的曙光唯一的温暖,此刻变成了彻头彻尾的欺骗,于澄不知道他该相信谁。
    以为的真理到最后变成了谎言,他的世界好像一下子变了。
    “好。”于卓昱不再多话。
    他不是赵惠研,上辈子这两个本就关系僵持的两个人,如果没有赵惠研或许不会到那地步,赵惠研到死都守着那真相,不为别的,只因为她最后真正爱上了于澄。
    一开始赵惠研并不喜欢过于漂亮的于澄,她更喜欢闵那样无所不能的男人。
    无法否认她情商非常高,也很会演戏,即使不爱于澄,即使知道于澄可能还没意识到对闵的感情,她也愿意用情去慢慢感化于澄,闵在感情方面远远不如赵惠研,没有赵惠研的心机也没有她的谋算,大约是面对的又是儿子又是爱慕的人,他表达感情的方式只是粗暴的掠夺和笨拙的表现,上天总是公平的,闵也并非万事都能游刃有余。。
    两厢一对比,于澄自然而然会偏向赵惠研。
    女人在这方面总有得天独厚的天赋。
    赵惠研也还没完全失去良知,她也曾被于澄感动过,想告知真相。
    但孕妇本就敏感,加上于澄的无微不至,赵惠研也慢慢被于澄所感动,开始依赖上,最后竟是渐渐爱上了这个全心对她的男人。
    赵惠研或许做错了很多事,但她最后的确真心爱上于澄,她也知道自己不地道,但她爱上的两个人都不可能爱她,又怎么不可悲。
    那之后,她当然坚决不会向于澄说明真相,就是死也守着,她要的是于澄永远记得她。
    她的死,才能给闵最沉重的打击。
    这其中,包含着曾经对闵的爱而不得,和最后被迫与于澄分开的感情,还有对那个孩子再也不能来到人世的悲哀。
    谁能说她不是故意的?
    明知道不该爱上,还是爱上了,明知道争不过闵,就故意那么做,最后摆了闵一道。
    她是疯是傻是孽是债,都不是他这个仅有记忆的人能评判对错的。
    但闵最终做出太多伤害,没人求着闵去犯错,一切的行为都是他自己做出来的,最后会变成那样的结果是理所当然,如果于澄愿意好好睁眼看看真相,不要盲目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不要一意孤行,是不是会变一变?
    他们都有错,没有人是完全无辜的。
    于卓昱知道真相后,就摊牌了。前世赵惠研做了什么错的,这辈子就该是他来偿还这些债。
    即使闵过分,于澄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但却无法否定赵惠研在里边的【功劳】。
    谁能说于澄就真的对闵一点感情都没呢?
    于澄重视感情,又怎么会真的不渴望爱。
    不然他在整理屋子的时候,怎么会在于澄公寓的枕头下面看到闵的素描像。
    上辈子,于澄的素描就不错,但却从来没画过人物。这次,算是为了闵破例。
    赵惠研,你欠他们的,我尽可能还了了,若他们还是不能走在一起,那么就是上天注定他们有缘无分,怪不了任何人,若走在一块,至少你的孽也算还完了。
    他也能安心的走了。
    想到于澄那痛苦的样子,于卓昱忍不住露出一丝黯然和苦笑,我果然是你的转世,不然怎么会再一次犯蠢!
    当助理青曼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靠着墙一脸似笑非笑,整个人笼罩在悲伤情绪中的于卓昱。
    “先别进去,他待会自己会出来。”刚才的苦笑好像是幻觉一般,于卓昱淡淡的说道“多照顾下他,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这段时间,于澄一定不会向见到于卓昱这张脸了。
    “我会的,放心。”她是知道于卓昱虽说是于澄的经纪人,但他同样有自己的工作,听说他还是于澄的哥哥,以前她只听说豪门里兄弟阋墙的,像这样好的可以委曲求全来当助理的真是前所未闻。
    看着紧闭的门,想到外边导演催的戏,曼青最终还是没走进去。
    直到门被关上,于澄才卸下了脸上的表情。
    上辈子,这辈子,连一个真心对他的人没有,他的人生到底有多失败。
    “呵呵呵,不管是于卓昱还是赵惠研,都是演技帝啊!我算什么影帝,和他们比起来我算什么!?”于澄呵呵呵呵的自嘲着,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他的人生,就像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他笑话的是他自己。
    笑话他的有眼无珠,笑话他的矫情,笑话他的自以为聪明。
    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模模糊糊的活了两辈子。
    经历大起大落的人,总是容易从一个极端掉落到另一个极端。
    即使知道了真相,即使明白了一切,造成的伤害已经无法磨灭,就像早就破了镜子,裂痕永远都在那上边……
    这个结,解不开。
    ☆、法则105:耍大牌
    曼青一直在门外默默等着,也不知等了多久,那边导演已经派人催了很多次了,只能无奈推掉。
    她已经看到一次次过来的场务越来越黑的脸,这么让一个剧组等一个人的行为,就是很多大牌也不一定会做。
    在娱乐圈混了这么长时间,这点道理当然是知道的。
    什么耍大牌啊,反而更多的是些小有名气的小演员,真的当上大牌,哪里会随随便便耍,他们要保持的是对外形象,还有时时刻刻维持的人际关系,能坐上大牌的程度都不是蠢的,当然知道怎么做对自己有利。
    若不是因为于澄除了是演员,更是背景雄厚,这些人早就进去抓人了。
    甚至她都可以想象之后就会有新闻说于澄有了名气就仗着家世耍大牌了。
    偏偏这还是事实,其实这段时间当于澄的助理,曼青就觉得于澄并不像普通的太子爷,更是非常有敬业精神,这样的事情还是第一次遇到。
    如果不是于卓昱之前说过不要进去打扰,她也不会守在这儿。
    小祖宗嗌,你快出来吧!
    你良好口碑保持多久,都抵不过一次劣迹,娱乐圈还不就这么现实。
    啪。
    门开了。
    曼青回头一看,就看到于澄从里边走了出来。
    “你怎么脸色这么差!?我先帮你去和导演请假。”若是这样的原因,就是外边也不会有人说。
    “没事,到我的场了吗?”
    “到了。”其实早就到了,都不知道催了多少次。
    果然,刚说完,就看到刚才黑着脸被派过来的场务,在发现于澄出来的时候,表情瞬间变得柔和起来,和刚才对着曼青威胁的样子完全不同,看吧,这就是娱乐圈,你后台硬了谁都不会当面对你甩脸子。
    就连一个工作人员都会演戏,何况是演员,每个人都在戏里戏外。
    “于澄,你怎么了!难怪你进去那么久,身体不好我先让人找医务人员过来吧!”场务一脸关心。
    于澄微微笑了笑,“是了下一场戏做准备。”
    这么一想也对哦,于澄拍的这场正是最关键重要的救女主的戏。
    这部戏的拍摄也快进入尾声了。
    “小曼姐,帮我去给剧组所有人买下午茶,就定玛尔朵家的咖啡和星冰乐,加上一些蛋糕甜点,有些你能记住喜好的就买他们喜欢的,这是钱。”于澄边和场务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边抽空和曼青吩咐了句。
    玛尔朵家是一家全球连锁的咖啡厅,不少白领都爱光顾那儿,甚至拿着那边的咖啡就好像能体现品味一样,价格自然不会太便宜,一份咖啡加个小点心少说也要一张绿的,而她知道于澄说的剧组所有人,不仅包括其他演员,还包括了工作人员和临时演员,加起来上百号的人,也就于澄这样的太子爷能这么轻飘飘的语气了。
    其实曼青不知道,于澄现在的账户还被老人于浅年冻结着 ,身上能用的也不多,平时很节约,他一个大男人也没什么要用的地方,身上的所有钱都是上一部参天变拍摄后的片酬。
    但于澄是个男人,不可能对着自己不熟的助理报出家底,该做的场面功夫就不能省。
    而他这样的行为,的确赢得了不少工作人员的好感。
    曼青就是其中一个,哪个助理都想自己跟的明星是个省事懂人情世故的。
    说于澄老练不像新人演员,可不是曼青一个人这么觉得,这不就体现出来了。
    他知道自己刚才的举动肯定会给剧组带来麻烦,更是让自己形象有所损失,马上就会采取行动补救,完全不需要提醒,老练的不像一个世家子弟,也不像一个爆红的新人王。
    吃人嘴短不是没道理的,伸手不打笑脸人,咖啡是小,态度才是他要给所有人看的,看在他认错态度上剧组也不会揪着这种小事不放,哪个演员身后没点这样那样的小事,能维持个面上和平对谁都有利。
    “小王,你喜欢什么就和小曼姐说。”于澄亲切的对身边的场务说道。
    小王完全没想到他一个路人甲能得于澄记住,有些受宠若惊,连连摆手,“不用不用,我什么都可以。”
    向曼青鞠了半躬,“小曼姐,辛苦了。”
    “不辛苦。”呵呵呵,刚才来催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态度。
    曼青推掉了于澄递过来的钱,这钱太烫手,她可不敢接,“我这里还有你上次给我的卡,足够了。那我就先去了,小王,于澄就麻烦你带他过去下了,我去去就来。”
    “好叻,你就去吧!”小王巴不得多和go太子爷多说说话,到底人家当演员只是娱乐娱乐,玩票性质的,那真正身份可是财阀正儿八经的继承人,这边哪个人不想套套关系,为自己多条出路,看那些女配的眼睛恨不得生在于澄身上就知道了。
    之前于澄还只是火爆新人时,即使长得好可也没那么夸张的示好,现在可不同了,这个虚浮的圈子里有时候还不就体现了笑贫不笑娼吗。
    “于澄怎么还没来!他在这儿耍什么大牌,这还没成一线呢,就开始学甩脸色?”
    其他在旁休息和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