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8

重生之天王法则 作者:童柯

      就不怪那么多女人明里暗里在暗示于澄了,就是一夜情也不是不可以,到时候再炒作还怕不红吗。
    曲婉和佑熙刚和编剧几人谈了一会,就赶过来救场了。
    佑熙或许还不清楚,但曲婉也算是老鸟了,哪里还不知道这些女人打的什么主意。
    当然事后曲婉也没少被挖苦,去洗手间的路上就被刚出来的女人拦了去路,是这部剧的女配角,娇美可人,也是她刚才对于澄最若即若离,可惜这招欲擒故纵对于澄效果不大。
    她没本事去对付于澄,于是便将火气发到曲婉身上,一个没后台的艺人也蹦q不出什么花样来。
    加上本来这部剧她才是内定的女主角,被曲婉这个空降兵给打乱了,成了个没什么存在感的女配,这对她来说简直是耻辱,要不是于澄的原因她才不会忍辱负重接下这个角色,给一个腿模出生的当陪衬,这梁子从进组的第一天就有了。
    今天也不过是激化。
    “真当自己是盘菜,你以为勾搭上于少就高枕无忧了?这把高龄还想装嫩,怎么不去照照镜子看下自己眼角的鱼尾纹都能夹死苍蝇了,大妈!”
    “那又如何,总归我傍上了,总比连勾引都勾引不了的人来得好命。”
    “别得意!有你哭的时候,现在于少不过是涂个新鲜劲罢了。”
    “那就走着瞧。”曲婉自信一笑,曼妙的身姿走向洗手间。
    女人暗恨的瞪了一眼,随即脸上又挂上单纯开朗的笑容,走向宴会厅。
    两人擦肩而过,声音都不大,没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直到确定那女人离开了,曲婉看着洗手台镜子上美艳的自己,才表情垮了下来。
    她本质上还是那个被于澄挖掘的小腿模,自卑敏感。唯一不一样的是现在她绝不会堕了于澄的面子,不管人前人后。她不能让别人认为于澄捧起来的女人只是个上不了台面的阿斗。
    当曲婉回到宴会厅,就发现于澄不见了。
    “小曼姐,于澄呢?”因为剧组里抬头不见低头见,曲婉和这位能力不错的助理也挺熟。
    曼青像是失了魂魄般,好半响才反应过来。
    “你怎么了?”
    “没事……于澄他被刘导叫去了。”曼青脸色并不好,她刚才接到了最新的指令,再也不用继续汇报于澄的踪迹了,而今晚投资商也不会出现。
    本来她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既然对方不需要了她也不会再做下去。但这次却神似鬼差的多问了一句,或许是那唯一一次见面时那个男人的模样还有那双无法忘怀的眼,甚至是为于澄悄悄做好的药膳汤给她印象太深刻,以她过来人的眼光来看那男人分明是爱惨了的,怎么会这么突然。
    “他…失踪了。”
    那个西装男子说的好像很平淡,但却全身都在发抖,好像在隐藏着某种极致的痛苦,她在娱乐圈待了那么久,看过的悲伤场景那么多,是装的是真的分的很清楚,那死灰绝望的气息,根本不像是失踪的样子啊!
    她心理有了些不好的猜测,也许不是失踪,而是……
    无七出了酒店,无声的望着夜空,boss,这就是你要的?
    于澄心安理得的接受,你无休止的付出。他永远不知道你在背后为他付出了多少。
    还一次次误会你的好意,这么的不识好歹,自命清高!
    我怎么会把你这样的一个被感情冲昏了头的人当自己终生的信仰?一个被我们那么多人誓死跟随的人,就这么不负责任的离开了,唯一留下的讯号居然是好好保护于澄。
    辛苦创立了几十年的闵氏呢,他们这些追随者呢,道上的生意呢,啊?
    从前那个闵才是真正的王者,充斥着野心和欲望,还有无论比的冷静以及一视同仁的慈悲,他成熟睿智手段老啦甚至近乎于妖怪一般的不死之身,那都是他们崇拜的理由,天生的领导气质在闵身上展露无遗。
    可自从遇到了于澄,这个男人不再冷静,怎么还配站在巅峰,其实这结果,或许闵自己都多少猜到有这样的可能性。
    出来混,总要还的。
    有弱点的闵,更容易失去平常的判断力。
    为了个男人……铺好路架好桥,只为了让他当上天王巨星,自己却这么掉以轻心的被人陷害下落不明。
    好可笑,无七想笑,但出口的呜咽却是破损的沙哑。
    眼眶红了红,走向路边停靠的车。
    闵留下的烂摊子,他们还要一庄庄去抗。他已经快五十岁了,大半辈子都献给了闵氏,绝不能看着它灭亡。
    那个男人唯我独尊,自私的只考虑追求的人,但他们却不能。
    闵氏对于澄所有相关的活动继续无条件的砸钱,这是闵下属公司在掩饰的操作下全方位给于澄铺路,没有限制于澄,刻意给他强制性制造绯闻和活动,也没有硬性规定什么。
    这新闻被压的厉害,报道出来的不多。
    大多数人包括于澄在内都只知道yl变天了,却不知道幕后老总到底是谁,因为除了叶家外,其他股东和公司人员依旧和以前差不多,这事诡异的在内部没引起多少波浪。
    和以前一样的日子,只是换了个头儿,对他们来说并没多大区别。
    改朝换代是元韶出事前发生的,叶倩作死弄死了自己父亲,害惨了叶氏,要让元韶上去,作为执行总裁的叶靖生将yl抵押给了闵的下属公司,自己在判刑前坑了元韶一把,整个叶家也就树倒猢狲散了,鱼死网破谁都没捞到好处。
    接下去闵的若是被判定死亡后,从他生前的遗产继承权来看,明面上“干净”的财产都是给于澄的,当然包括了yl集团。
    也就是别说以后于澄抽风想要去当歌手,还是去搞综艺,或是随时随地给自己放假,都没人有资格拦着,这本来就是于澄的公司,爱怎么折腾还不是他自己说的算。
    只不过,目前的于澄都被蒙在鼓里罢了。
    刘禾手里拿着个剧本,这会儿正拉着于澄问他的未来打算。
    “怎么样,这剧本我看过了,当红小说改编,这男主挺适合你,有兴趣的话男主角的试镜就去一趟。”刘禾手上拿的是一部网络小说改编的电影剧本,是一部催泪的情感剧,主要讲述的是一个绝症少年最后的三个月,片名就叫《最后90天》,准备暑期上映。
    毫无疑问,这部剧可能剧情冲突较少,却相当考验演技和演员情感细腻。
    “恐怕不行,接下去至少有4个月要拍一部电影,档期上赶不过来。”于澄也有些为难的拒绝,怎么说这都有点不识好歹的意味。
    像他这样的新人演员哪里有剧本送上门,还是电影的剧本都挑三拣四的份,多少人会嫉妒的眼睛发红,就是前世的他也没那么好的运气,还不是一个个求上去的,现在却运气好的一个接一个的砸过来。
    他很欣赏刘禾在工作上的敬业,加上现在两人不是导演和演员的关系,于澄对刘禾的态度并没多少谄媚,两人相处的还是很融洽,他心里很感激刘禾的赏识,若没之前的决定他也不会推掉这份好意,到底娱乐圈人脉最重要不是,加上剧本的确不错。
    可于卓昱已经在谈《卢川》这部剧了,于澄粗粗看了下《最后90天》的剧本,虽然很喜欢,但现在那边细节都谈的差不多了,甚至他自己通过于浅年的关系也当了小半个投资人,这会儿合约都拟定好就差签约了,不可能撤资再去拍别的。
    “这事儿我可没办法了,其实我也是来当说客的,这部小说的原作者是我朋友的女儿,她指明要你,说你就是她主角真实化的原型,又因为知道我现在和你合作,才拜托到我头上的,我就当个传话筒,你看在我的面子上到时候去走个过场吧!”刘禾也不勉强,到底不是他的戏,能做到这份上也算对得起老朋友的面子了。
    “这当然没问题,不过……”有必要吗。
    这话于澄还是没说。
    “你助理的手机号能给我吗,我可是被那小丫头缠死了,她一直想要亲自说服你。”
    于澄点了点头,就算是拒绝他也不想让自己平白无故得罪人,这个圈子本来就很小。
    “下次一起去吃火锅!我知道一家不错的店,叫上mr李他们,怎么样?”刘禾拍了拍于澄的肩,两人走回宴会厅。
    “好!一定到,到时候手机联系我。”
    等于澄醉眼朦胧的被曼青他们扶着离开的时候,杀青宴也差不多结束了,宾主尽欢。
    几个月的拍摄告一段落,他们也都要投入新的征程了。
    和小助理将于澄放到后座,两人才坐在前头,曼青回头看着靠在椅背上,脸色酡红的人,“于澄,你真醉了?”
    于澄慢慢睁开了眼,清醒中含着浅浅的笑意,“你说呢?”
    她就知道,这家伙不想理会纠缠自己的女人,干脆装醉逃开。
    这年头别说女艺人,就是男艺人贞操危机也不是闹着玩的。
    “小曼姐,会不会有狗仔?”小助理疑神疑鬼的观察四周,生怕暗处躲着什么。
    曼青拍了拍小丫头的脑袋,“小丫头,你还太嫩了,你当狗仔真有那么多?”
    “嗳???”难道不是吗,不是很多明星都痛恨狗仔吗,狗皮膏药似的曝光艺人隐私,比如这次于澄醉酒说不定明天就有话题。
    “于澄还没到程度,加上这酒店的保全你当摆着看看的吗。”只有真正的天王巨星人家狗仔才会去不要命的跟,而大部分明星的爆料贴还是偷拍的照片,有多少是事先安排好的?
    没话题怎么增加曝光率,少了曝光率就等着人气下滑,工作越来越少。
    像于澄现在在娱乐圈的地位差着段距离,要狗仔时时刻刻跟着的待遇,身价还没到。
    小助理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小曼姐,去一趟西区伶仃路。”
    那是上一次,见闵的地方。
    “你真当我是你保姆+司机?给我涨工资啊!你明天还要赶飞机回去,这么晚可不能逗留太久。”曼青并没拒绝也只是半开玩笑的调侃,本来这段时间就对隐瞒于澄的事很愧疚,只是现在已经九点多了,“我先送小敏回去酒店,这么晚她一个女孩子可不能陪着你折腾。”
    “是是是,大美人说的算~!”于澄笑语着。
    正在拧开瓶盖的小助理慌忙的摇了摇手,“我没事,我不困。”
    “好了,就听小曼姐的,先回酒店。”于澄低沉的笑声相当迷人,让小助理有些不自在的挪了挪。
    “看你这骚的,发春了吧!该不会是去见情人?”曼青看了眼后视镜中笑得花枝乱颤的于澄,不但比平时话多,连语气都是上扬的味道,看来是真喝醉了,不然平时的于澄可没这么傻里傻气的。
    噗、、、
    小敏刚喝进去的水噗了出来,咳咳咳咳。
    曼青看了她一眼,小敏尴尬的咳红了脸。
    “很明显吗?”于澄轻轻打了个酒嗝,但他知道自己很清醒。
    “……”这是承认了,曼青惊讶道,“你来真的?”
    “现在什么都不是,不过将来……我也不知道。”上一次在片场中的心悸让于澄耿耿于怀,他从没主动找过那人,这次他想除去心里不安的躁动。
    曼青是他将来很长一段时间的助理,这事估计早晚都要知道,于澄也没想过瞒着她。
    出乎他意料的,曼青并没有拿什么艺人谈恋爱必须经过公司批准,只能和规定的几个人传绯闻,私底下要干净什么的话来堵他。
    曼青想起一个人,试探道:“是上次来探班的那位吗?”
    于澄这才清醒了,猛地坐直了身体,连神情都恢复了原来的清冷的模样,凌厉的气息让他看上去不再是慵懒的豹子,像要随时攻击似的。
    曼青这还有什么猜不到的,心不住的往下沉……
    ☆、大结局
    到了酒店后,于澄干脆让曼青随着小敏一起去酒店休息,大晚上的他也不想因为私事累得两个女人陪着他。
    于澄很少自己开车,以前是于卓昱开,后来换了曼青,自从他进了这个身体,车祸的烙印始终让他排斥着坐上驾驶位上。
    刚握上方向盘时双手忍不住颤抖,车祸一刹那的刺耳刹车声,强烈的灯光和内心的惊恐刺入脑海。
    他需要冷静。
    出车祸的不是他,是这具身体。
    遇到过不去的坎就他本能的会用更恐惧的印象来代替――闵。
    颤抖渐渐停止,那些留在这具身体里对于死亡瞬间的记忆消散下去,另一股说不清的情绪从心中无数漏风的地方钻了出来,果然世界上没有比闵更让他害怕的存在了,唇角缓缓扬起,苦笑中多了份一丝释然。
    逃避了一世,他该面对自己心里最真实的想法了。
    目送于澄的车离开,小敏才看似不经意的说,“我一直以为像于澄这样的艺人私底下应该不会这么和善。”
    曼青哪里会不知道小敏的意思,她一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
    反正娱乐公司要的也只是打造的公众形象,私底下不要太过谁会管,对助理发发脾气摆摆架子她们也只能忍着。
    不过这或许就是于澄让她们心甘情愿照顾他的原因吧。
    “等等,小曼姐。”小敏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难看。
    “怎么了?”
    “于澄他这是酒驾!”还喝了不少。
    糟糕,曼青也想到了这个。
    她作为经纪人,酒杯那不过是摆摆样子,在这种杀青宴上于澄只要不想太搞另类该敬的就要敬,该喝的也要喝,再说以资历来说于澄还只是个新人中的红人,还没到可以拿乔的时候,于澄需要喝但她却不能。
    但她今天居然失职了。
    口袋里手机震动着,曼青接起来就听到于卓昱低沉的声音。
    只是也不知是她的错觉还是想太多,那声音不再沉稳,反而有些焦急和强硬。
    “马上把于澄带回酒店,随便找个借口不要让他去任何地方!”
    曼青看了看,于澄的车早就开的不见踪影了。
    “他说要去见一个人,就自己开车走了……喝了点酒……”曼青最终还是选择说了实话。
    “曼青,我曾以为你是个合格的助理。”
    曼青到底不是第一天做这一行,于卓昱的话并不难听,但这已经相当给她扇了一记耳光了。
    当初于卓昱挑了那么久于澄的助理,还不就看中她能力强,对艺人负责,现在倒好,把人给了你居然出了这种事。
    要是出了什么事谁担待的起?
    隔天就是一条负面新闻还不是重要的,于澄要是出了事怎么办?
    曼青前所未有的羞愧和自责,但再打于澄的号码――关机。
    她不知道的是,于卓昱之所以那么担心,酒驾和车祸是于澄来到这个世界的分界点。
    于卓昱面露怒色,看的一旁go产业部的经理心一跳,有多久没看到执行长这么明显的情绪波动了。
    “继续。”于卓昱虽然神情还是冷漠的,但经理却比刚才更拘谨,语速也加快了些。
    之前去过一次,于澄还记得路线,但这次的心情和之前已经不同了。
    或许对他来说,闵的一切都会本能的记得。
    接下来他要准备《卢川》的记者见面会,马上就要进入剧组,又是几个月的封闭拍摄,曼青和于卓昱还会给他接几个代言,去几个活动,还有专辑的录制和发行已经配合的一系列宣传,那时候可能更没时间来见这个人了,把之前没说的,想说的,这次都说了!
    每天,于澄喜欢自己的行程安排的满满的,就算没工作也会用别的来代替。以前只是喜欢,后来多了点什么,他想用忙碌来忘记那个人。
    这日子过的久了也就习惯了,空下来总觉得浑身都不对劲。
    而且也不是没有收获的,如果没有付出又怎么能得到想要到达的高度,至少目前算又前进了一步。
    现在不用再提醒自己憎恨那人,一下子精神都轻松了很多。
    所有的负面情绪慢慢消融后,再次见到那个人他一定可以用平常心态了。
    想想以前那种态度对待那人,就是心里太笃定那人根本不舍得动他。
    还是被宠坏了吧。
    昏暗中的小路,并没有路灯,周围都黑漆漆的,但心底的急切让他忽略了这些。
    或许是快见到人了,他想起了很久没想起过的过往。
    他总是刻意不去回忆,至少上辈子也不都是糟糕的。
    闵很少笑,即使笑起来也是不好看的,特别是后来他痴傻了后,神志不清的时候,闵几乎分分钟钟的看护着他,生怕他自残,也是那个时候,能看到那个难看的要死的笑容。
    虽然后来是装的,以为自己不会去记得,时间保留下的除了那个刻骨铭心的人就只剩下死亡。
    心像是堵上了裂缝,沉闷的,透不过气的。
    他和闵就没有哪怕一点快乐的回忆。
    别墅还是那栋别墅,但却漆黑一片,唯一的灯光就是他的车前灯,绿色的藤蔓蜿蜒攀爬在暗色的墙体上,在这暗的透不出光的地方莫名有种阴森的感觉。
    闵离开了?
    若在的话,他早在开这条路的时候就有人拦着了。
    或许只是离开了这里,去了别的地方?
    他这才想起来,每次都是闵主动找他,事实上他根本不知道闵平时在做什么,在哪里,什么时候走和离开,完全不了解那个男人。
    站了很久,直到双脚僵冷,他才艰难的迈开步子。
    于澄不知道这种诡异的空虚感到底是怎么回事,但那种说不上来的好像失去了什么的恐慌却越加明显。
    直到上了车,酒的后劲这会才上来。
    这具身体酒量很好,可以说千杯不醉,但现在这种难受的感觉让于澄视线模糊了起来。
    一个人影从光影中出现在车前,于澄的心脏好像被突然提到了嗓子眼里,顾不得僵直的脚,跌跌撞撞的开车门,强烈的眩晕感让他只是本能的追逐那个影子。
    “等等!”
    他死命的眨了眨眼,视线才清晰了些,那人也没离开的意思,于澄很容易就抓住了衣角。
    这才看清根本不是他想的那个人。
    来人是无七的一个手下代号五,无七正在处理关于闵氏的危机,这会儿根本腾不出手去保护于澄,他只能派人暂时保护于澄。
    代号五的车是跟着于澄的,在看到路线不对的时候就打电话通知了无七。
    要不是于澄实在站了太久,他也不会出来劝人离开。
    说句薄凉的,人死如灯灭。
    代号五眼眶里蓄满泪水,却硬是不落下,他们何曾不恨,那个人平时不是这么大意的,却偏偏这么无声无息的毁在这么个小伎俩上,要说和眼前的小明星没关系,打死他们都不信。
    就是和这小明星无关,但人在悲痛之极时只会想要迁怒。
    积累的愤怒并没有让代号五出手,这个抓住他衣服的人是他们尊敬的男人唯一的牵挂……
    不能让那人死不瞑目――
    “boss让我带话给你,好好生活,他不会再打扰你了。”代号五好几个呼吸间才恢复平常的语调,这是无七让他转告的话。
    无七并不是什么好人,但他知道只有面前这个人,boss是怎么都不会让人伤害的,即便他不在。
    如果可以,他恨不得让于澄陪着boss下地狱!
    黑暗中,看不清代号五痛苦的眼神,只有他平静无波的声音。
    的确是……再也不会打扰了。
    “让我见他……我要见他!”于澄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语气激烈了几分。
    “他不会见你的。”
    “让我见他……”于澄不断重复着。
    一次次被拒绝。
    直到被代号五打晕,于澄还执着的站立着,宛如雕像。
    冬天最冷的不是下雪,而是在冷风里品尝刺骨的滋味。
    他相信,那个人还会像每一次那样强势的带着他离开,然后什么都不说,给他切菜烧粥端过来,淡淡看着他倒掉再重新去做一份的男人。
    他以为,只要他愿意回头,那个人永远都在原地等着。
    无论他做了什么,那个人都会无条件的原谅他。
    然后这一次他一定会说,我们重新认识一次。
    这句话,晚了两辈子。
    倒在后座昏迷的于澄陷入黑沉的梦里,兴许想的太多,这个梦让他记起了很多遗忘的细节。
    猛然惊醒,在宾馆的床上。
    而于卓昱坐在床边,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似乎熬夜等了一个晚上。
    在从车里接出于澄的时候,开车的人只带了一句无七的话,“让于澄忙起来,忙得没空去理会任何事。”
    想到从无七那里得到的噩耗,于卓昱一晚没睡,直到于澄醒来,他甚至连早就准备的话都说不出来。
    只是词穷的看着,面色过于苍白无助的于澄。
    “我想见他,帮我找他。”于澄眨了眨干涩的流不出泪的眼,心中某一处好像空了。
    他知道,于卓昱的能力有多强,但更知道,如果那个人不想让人知道,谁也找不到。
    可他不想放弃任何可能性,见一面他才能安心。
    于卓昱像是魔怔了。
    看着被抓住的手臂,这是第一次,前世今生于澄求他。
    他无法拒绝。
    好半响才一根根掰开于澄的手。
    “成为天王,继承家业,都做到了,我便带你去见他。”如果这个曾经让你恨之入骨的男人真的有那么重要的话,那么就做到这两样你本该完成的事。
    天王,就是我不说也是刻在你骨子里的目标。
    家业是你给“于澄”的交代,你的责任。
    当你都做到了,那时候,说不定那个人的消息有转机也说不定。
    于澄无神的眼睛像是注入了生命般,璀璨耀眼,坚定的语气像是在给自己下诺言,“好。”
    作者有话要说:总算完结了,是开放式结局,近三年的老文跟到这里的,全是真爱啊!!!
    爱死你们了,不然我只会成为一个开了半个坑就消失的作者,所有的感激只能化作谢谢了。
    本来还有两章才完结,于澄成为影帝然后得知闵死讯,可我实在不想正文写be,所以放在番外里。
    怎么说呢,自从决定cp是小舅舅开始,我就是这么计划结局的,这辈子于澄还是有记忆的,就算误会解开了,但破镜不能重圆,伤害造成不是说忘记就忘记的。如果两个人真要好好在一起,隔阂还是会很大,所以这辈子根本不可能好好在一起。
    在这里结束是最适合的,番外内容包括这一世的最终结局,于澄饰演的几部电影电视剧,以及最后的获奖情况,考试等等情况,于卓昱和元萧(原来叫江萧,现在统一叫这个)的结局,元韶的结局,以及部分配角的生活情况,还有于澄的儿子,以及最重要的于澄和闵的第三世甜宠忠犬的故事,萌萌哒,甜甜哒!~~~~毫无疑问要he的
    大大们可以选择性订阅~~~~
    之前的部分章节会修改,修改和解锁章节完毕后再圆满打上完结字样。
    番外:电影的那些事儿(一)
    飞机上,几个空姐凑在一块低声讨论。
    她们的目光不由的焦距在一个在位置上做题的青年,从侧面能看到他高挺的鼻梁和干净的线条,他非常专注,好像全副精神都放在题目上。
    只这么看着也像一幅静止的画,让人愉悦。
    而他身边的较为年长的女性抓拍了几张,青年这才回头,有些惊讶:“小曼姐,你在做什么?”
    曼青摇着手机,笑了笑:“待会下了飞机发你微博啊~你的粉丝可是很好奇你的日常作息的,来来来,顺便给自己自拍几张。”
    于澄也知道自己在人际交往上的欠缺,不能指望一个前世常年被关在屋子里的人能热情活泼,虽然这一世是重生,但对于澄来说也不过是眼睛一闭一睁的过程而已。
    和曼青说笑完,又自拍了几张,于澄打算自己编辑一段话到了机场就放微博。
    一个空姐走了过来,甜美的声音透着些许急促,“请问你是于澄吗?”
    刚才看于澄一上飞机就拿出书在做题,她们也不好直接去打扰人家,现在总算揪准了空隙。
    其实在飞机上碰到明星的机会并不少,但难得的是刚好碰到自己喜欢的。
    于澄抬头,果然露出了那张让秒杀万千女性的脸。
    “你好。”于澄微笑点头。
    啊啊啊,真的是!
    这个胆大的空姐向其他空姐无声的做了个yes的表情,引得不远处几位空姐兴奋溢于言表。
    “可不可以给我们签名合影?”
    于澄一一应允,拍完后才继续奋斗高数。
    曼青看了眼在后边呼呼大睡的小敏,差不多的年纪,怎么差距就那么大。
    自从那天去见人后,于澄原本就很拼命,现在就更加夸张了,恨不得一天48小时工作的节奏。
    于卓昱似乎还乐见其成的样子,一下子给于澄接了十几个代言和活动,身后的团队奖于澄近一年的工作细致到每一天的行程都给安排好了,连她看的都头皮发麻。
    于澄看过后,不但没有丝毫抱怨,隐隐的还有种“不够”的感觉。
    让她万分弄不懂,于澄这样什么都不缺的,混迹娱乐圈需要这么拼吗?就好像身后有什么在赶着他一样。
    工作狂的世界她不懂。
    在马不停蹄的要赶到韩国客串韩版《蚕天变》的拍摄,虽然也没几天,但回来后就是期末考,于澄就没去上过几次课,什么毛概和近代史之类的还能死记硬背,但高等数学这些怎么办,没上过课要自学哪里那么容易。
    她不知道的是,于澄上辈子因为勤工俭学拿奖学金,大学的课程虽然有些忘了但基础还在,现在相当于重温。
    要是没有把握他也不会任由于卓昱给他接那么多工作。
    昨天没睡几个小时就到了机场,就是曼青也有点累了。
    拉了拉飞机上发的毛毯,靠在位置上闭目养神。
    而于澄还在安静的看书做题。
    这时候,已经有不少韩国影迷等在机场出口的等待。
    “汉娜,你确定于澄欧巴会直接出来吗?听说经常接不到人?”一个初中生打扮的小女孩这次是翘课出来的,有些担心的张望着。
    她询问的是另一个稍年长的女子,女子正在拿马克板,她有一张漂亮的瓜子脸,散发着青春靓丽,汉娜是韩国后援团的会长,她肯定的点了点头,“昨天我已经和欧巴的助理取得联系,就是这趟航班。”
    于澄在几位空姐热情的微笑下下了飞机,戴上了墨镜,随着四个保全人员和曼青小敏两位助理一起来到出口。
    在他出现的瞬间,翘首以盼的影迷爆发出极大的热情。
    影迷们非常有组织性,并没有一拥而上,反而在外围搭起了横幅,上面是用中文写的“于澄,欢迎你来韩国。”
    随后,这句话影迷齐声用并不算标准的中文说了出来,最后加了句韩语的我爱你。
    于澄有些动容,无数细小的感动让他心里暖暖涨涨的,影迷永远是最可爱的。
    “哇,你看到没有,欧巴的耳朵好像红了~~~”
    “好可爱好纯情哦,于澄欧巴,我好喜欢你~~!!”这群影迷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爆发出强烈的喜爱之情。
    于澄虽然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但能感受到她们的情绪。
    但并没有停顿下脚步,他知道若是停下恐怕就难走了,特别是看到熟悉的记者。
    直到于澄上车,他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只是向影迷微笑挥了挥手。
    让记者扼腕,但不管怎么说,能拍到几张照片也能写出一篇报道了。
    于澄在他们国家也是相当火的。
    韩版的《蚕天变》里,于澄客串的是小教主的父亲,镜头非常少但却是个至关重要的人物,一切恩怨情仇都由这个男人引起。很快两天的拍摄就告一段落,在曼青的协调下皆大欢喜。
    之后半天又配合拍了宣传海报后,就差不多要启程回国了。
    候机厅里,于澄拿出手机刷微博,又挑了一两条回复了下,一旁恰好看到的曼青欣慰的点了点头。
    总算知道接点地气了。
    直到进了检票口后关机,他都不知道他难得回复的几条留言让他的微博瞬间点击量和回复量饱满。
    下了机,曼青在于澄的示意下将正式确定出演《卢川》的消息给导演。
    在曼青打电话给卜乐的时候,他和编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