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0

重生之天王法则 作者:童柯

      然是父子,得不到的就用强的,同样的唯我独尊不顾他人想法,任谁都会受不了这样窒息的感情。
    看着元萧黑色脑袋,于卓昱不知不觉有些心软了,他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第三世,也许是人之将死,很多事情都看开了。
    若元萧没了自己就会变成闵那样,那他何不给双方一个机会,难道真要等错过了才后悔?
    “他们找你来的?要他们多事!”大概很长时间没说过话,元萧的声音沙哑。
    他并不想让于卓昱看到自己这么难堪脆弱的一面。
    虽然这么说,但眼底却浮现了渴望。
    “我不来你就打算在这里冻死?”于卓昱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答案两人心知肚明。
    “我冻死,对你来说就是解脱,正好……”元萧头一次这么自暴自弃的说出事实,但最后的落寞却暴露了他内心的恐慌和自嘲。
    于卓昱并没有回答,他们之间的烂账从元萧强要的那天开始,就没有妥协的可能,他也没办法说出原谅的话来,但若要像之前那样你追我赶他也累了,若他的妥协能让自己好过点为什么不妥协。
    突然,他的腰被元萧箍紧,“我只有你了,别离开我!”
    于卓昱请轻拍着元萧的背,力道温和,但元萧像是受了什么惊吓,猛然抬头就撞进于卓昱包容的眼。
    这是他最初的心动,就是因为感到这双眼好像能包容下所有东西,他才会千方百计想到得到这个男人,只是在得到后那抹温和、包容就从于卓昱的眼里消失了,只留下排斥、憎恨、厌恶……
    原本得知父亲死讯而冰冷麻木的心被这股温暖侵蚀。
    只是更加紧的抱住于卓昱。
    只要他在,元萧就不会疯狂。
    两人都没有开口,但在橙黄的光线中却格外温馨平和。
    “还有多久?”
    知道元萧问的是什么,于卓昱眉毛都没抬一抬,“医生说最多一年。”
    元萧攥紧拳头,眼底强烈的感情让他克制不住想要毁灭一切,却很快自控了下来,他不想吓坏好不容易有些接受自己的于卓昱,但语气却是前所未有的坚定,“会康复的,世界上有很多康复案例!药食同源,只要你好好配合,药补和食补一起进行,就能战胜它们!”
    元萧并非信口开河,他父亲闵就有个属下,本来诊断出来只有几个月的生命,但配合治疗加合理运动和膳食补充,现在都过去几十年了,一点毛病都没有!
    虽然这个概率很小,但他经不起再一次失去,闵走了,他绝不能让于卓昱也走。
    “好,会的。”于卓昱清清淡淡的声音这个时候让元萧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
    元萧冷静下来后,也不揪着这个问题了,反正他会时时刻刻盯着于卓昱的,不让他再劳累下去,“于澄那小子还不知道你是他亲哥哥?”
    “一个私生子的身份让他知道了也是添堵,又何必?”于卓昱云淡风轻,虽然爷爷于浅年向来偏心偏得厉害,但这并非无法理解,对比一个父母去世的嫡孙子,那么他这个意外的存在的确不怎么讨喜了。
    于卓昱自得到前世的记忆开始,心底最后的一点怨怼也没了,现在他的心态更趋于旁观者的冷静。
    也许年纪大了,爷爷也对他有所愧疚,特别是看到于澄实在没有继承家业的天赋,才希望给自己正名,让他去辅助于澄。
    但爷爷难道不觉得,但凡一个正常的私生子,在被承认后,第一件干的事情不会是辅助,而是夺位。
    不过,他和于澄都不是寻常继承人,他本就心不在go上,给于澄加个筹码正好能让董事会那群老狐狸先闭嘴。
    “你真的一点都不想要go?”元萧可不认为于卓昱一点野心也没有,难道真的兄弟情深只想帮于澄?
    当然对元萧来说无论于卓昱想干什么,他都支持。
    “你会养我,不是吗?”于卓昱头一次开起玩笑。
    这话让元萧整个儿春暖花开,恨不得倒带重听几遍,一时豪情万丈,哪里还记得什么争权夺位,忙不迭道:“我不养你我养谁!”
    看到元萧这傻样,原本的排斥感也不再那么明显,笑了起来。
    元萧痴痴的看着。
    他真的爱死于卓昱的笑容了,他想让这个男人永远这么笑下去,为此他可以倾尽所有。
    或许,这对于卓昱来说就是幸福的开始。
    第118章 番外:之后的那些事儿(三)
    走红毯对这一世的的于澄来说是第一次。
    当曼青过来的时候,带来的是go旗下的西装品牌,亚特斯西服的地区营销总监的时候,于澄也感受到特权阶级的享受。
    若没有这层潜规则,没人给他赞助的话他只能自己掏钱买走红毯的衣服了。
    亚特斯不是一线西装品牌,但于澄本身也不是影帝级别的,这样刚刚好,不突出但也不低调。
    再者于澄怎么也算这个牌子的少东家,给自己家的品牌当代言人何乐而不为,肥水不流外人田的道理到哪儿都是通用的,不丢面也有理,让人抓不到任何话柄。
    曼青这段时间也摸清于澄的脾气,一下就看出于澄是很满意这个安排的。
    也没有居功,她之前带过的明星没几个能上红毯,这方面经验还真拿不出手,“这主意可不是我想的,是简哥。”
    简宴现在转到于澄面下,成为他正牌经纪人,管理家族事务的于卓昱成了于澄的顾问。简宴现在正在为于澄处理那些广告合同,而贴身跟着于澄的工作只能落到曼青身上。
    自从简宴来了后,曼青就觉得自己身上担子一下子轻了,介于简宴熟练的社交能力管理能力,还有法务方面的全能,曼青觉得自己只需要按令行事就可以了。
    这位营销总监也是个八面玲珑的人物,是一位中国籍法国人,中文相当不错,他清楚于澄不仅仅是个明星,还是少东家,态度好的不能再好,“小少爷,我叫维安,我带了人来给您量尺寸,耽误你几分钟时间。”
    “辛苦大家了,接下去就要麻烦你们。”话虽然很官方,但说的人身份不一样,给人的感觉也会不同。
    于澄如沐春风似的笑容,让战战兢兢跟着总监过来的工作人员感慨莫名。
    于少,真的如传说那样好脾气啊。
    在一个月前,维安就接到消息,这次小少爷出席颁奖礼时的西服要特别定制,早就让设计师熬了几个晚上根据于澄的身材数据开始赶工新款式,这次过来他是有备而来,带来了样衣,再进行细微的修改调整。
    不然典礼举行在即,怎么可能短短时间赶出来。
    这相当于给西斯特打了广告和招牌,这样的事情求都求不来。
    解决了服装问题,接下去就是红毯结伴了。
    于澄想来想去,他最熟的演艺圈女性好像就是曲婉,但对方现在集训中,没办法应邀。
    本来元韶在的话,还能两个人搭档,现在那个人都在美国深居简出了。
    几部戏里认识的女明星和男明星,于澄想来想去,最后决定还是自己一个人走。
    到了盛典前一天,于澄已经带着曼青和小敏提前坐飞机来到京市,下了飞机后依旧遭遇了粉丝潮和各路记者,那丧心病狂的架势让于澄有些hold不住,当然不止是迎接他的。
    早在一周前这些粉丝和记者就在这里蹲点,等待自己喜爱的明星到来,于澄只是其中一个。
    但他的粉丝群也同样是非常强大的,作为目前最受欢迎的年轻小生,他有大批年轻的粉丝。
    “早知道让你从专用道过去了,这热情的……”曼青惊魂未定的关上车门。
    于澄苦笑。
    在翻微博的时候发现很多粉丝很希望能为他接机,也有许多粉经常扑空,出于补偿的心态于澄没有再从通道出去,这也导致了粉丝和媒体的围堵。
    于澄在《卢川》剧组里耽搁到现在,已经有不少明星提前到了互相联络感情,或是结伴逛街看时装秀,他算是最晚到的那一批。
    同样坐在车里的申屠修,是来见世面的,虽然不在邀请行列,但每个明星都可以带几个人进去,在于澄看来这也是给申屠修锻炼一下的机会,向卜乐请了假就把人给带了出来。
    申屠修当然是万般感谢,他做梦都想见识见识颁奖现场,他穿着于澄给他一起定制的西斯特西装,为了不懂脏它他坐的很小心翼翼,虽然不太懂衣料,但这摸上去的感觉就不一样,听说这种定制款至少也要六位数,一般没有家底的明星那都是租用的,出席这样的场合,最重要的就是不能让任何人瞧扁,更不能让记者有话柄。
    而于澄直接给他做了一件,并严明让他以后出名了双倍还他,不仅考虑到他的自尊更是为他创造了那么多机会,一个在申屠修看来是前辈的男人多次对自己有恩惠,在申屠修眼里那就是他最尊敬的人。
    因为他身上没什么可图的,于澄更是个什么都不缺的,他很肯定的觉得,于澄对他好那就是真的看好他,而这正是他最在乎的。
    他需要一个真正欣赏自己的伯乐。
    虽然没喊出老师这两个字,但在申屠修心里,于澄就是他的恩人和老师。
    他很紧张,整个人绷得像根t。
    想到前世电影里那个游刃有余被影迷称作‘永不消逝的船长’的男人,也有这样青涩的时候,于澄忍不住捏了捏申屠修还有点婴儿肥的脸,偶像接地气什么的真是萌萌哒,棒棒哒。
    而且偶像青涩的日子很短暂,以后就碰不到了,于澄也很珍惜现在和申屠修相处的日子。
    “于大哥!?”申屠修惊得要跳起来,演戏的时候严肃的不像人的于澄这么促狭的笑容让申屠修不知不觉卸下了紧张感。
    “就当那些明星是一颗颗萝卜白菜,没什么好紧张的。你虽然这次是观摩的,但也不用怯场,用不了多久你也会走上红毯!”于澄鼓励道,其实他和申屠修一个年纪,但对方说什么都不愿意喊他全名。
    说了几次也不听,再说于澄也能感觉到申屠修对自己的亲近,他也就不阻止了。
    能和曾经只在荧幕上看到的巨星那么近距离接触,于澄已经够开心了。
    “是,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不知不觉用了敬词。
    捂着被捏的脸,申屠修狠狠点头。
    曼青:申屠修,你其实就是于澄的脑残粉吧!要那些明星大腕知道你把他们形容成萝卜白菜,不知道脸色会不会很精彩?
    等到颁奖典礼的当天,申屠修才真正感受到看着风光的走红毯,其实对明星来说并不是件轻松的事情,他也总算知道为什么于澄要提早一天到了。
    因为倒时差还没倒好,凌晨就要起来让化妆和发型师等等工作人员开始重新打理形象。
    他没想到只是男星,做一个形象也要好几个小时,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于澄那张脸本就有9分帅气,被这么一打理起来,简直是突破天际的无死角英俊,申屠修在电影学院里看了不少帅哥美女,但他觉得像于澄这样的也非常少见。
    而中途,于澄累得又差点睡着。
    也许是工作的惯性,很快就醒了。
    那时候申屠修就有些淡淡的心疼,他想和于澄说,别那么拼了,稍微休息下没关系。
    等全部准备好出发进行简单的彩排,于澄就和申屠修分开,申屠修目前还没资格走红毯,看在于澄的面子上在申屠修还没助理前曼青把小敏派给了他,让他自行前往观礼区。
    这是电视大奖的最高级别盛典,可以说年关前演艺圈里最重量级的奖项之一。
    明星大腕就是没入围的,只要档期排的出来都会过来。
    车子一排排驶入会场,于澄让了几位前辈的车后,才不前不后的跟着车队。
    天色渐渐暗下来,会场里放着悠扬的音乐,于澄在车里能看到他前面下车的是演艺圈中以绝美性感出名,饰演苏妲己红遍天朝的女星,她穿着露背鱼尾裙,整件裙子镶着如同鱼鳞般的碎片,银色的裙身勾勒出她姣好的身材,这样的衣服应该同样是未发行的服装,而且看剪裁和做工精湛程度,造价应该相当不菲,红毯秀对每个明星来说都是一种认可和身份的象征,一件衣服又算的了什么,再说这种人形广告本就是商家们常用的赞助手法。
    她优雅的下车,在外围的记者疯狂按下快门。
    她很懂得如何摆poss是最美的,任何角度看这都是以为无可挑剔的美人。
    见她同样没有选择和其他男伴或者女伴一起出场,于澄不由松了一口气,这种不成文的规定他实在不想去挑战。
    红毯很长,在警卫拦下的警戒线外边站着各自偶像的粉丝团,举牌的,呐喊的,甚至还有晕倒的。
    当然,走红毯的时候这都属于正常现象。
    于澄的车开上前。
    当他下车的时候,在红毯这边等待许久的死忠粉沉寂后爆发出强悍的呐喊声,举着于澄的牌子,“于澄,于澄!!!我爱你!”
    “让我进去,于澄,看我看我!”
    “于澄,你是最棒的的!!!!!!!!”
    有几个粉丝甚至想冲破警戒线过来,当然被拦了下来,没造成骚乱。
    可于澄的火热程度在场的记者都拍了下来,不愧是今年最红的小生,在这个绝对领域的时间里,他就是当之无愧的新人王。
    但很快,后面老牌天王和这次很有可能获得视帝头衔的巨星出来,就把于澄掀起的高潮给压过了。
    那一刻,排山倒海的欢呼声和粉丝们要疯狂而死一般的哭叫声交织在一起,那些巨星无愧是当晚最璀璨夺目的,也许正是因为这样全世界目光都聚集在自己身上的荣耀感,才会让所有影星都愿意为这张红毯奋斗一辈子。
    为这一刻,什么艰辛努力都是值得的。
    这让于澄不由得想到另一位影帝级人物,若是他也在,那么这里的尖叫肯定也有属于他的一份。
    自从元韶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后,现在记者就是逮到于澄,问的问题也很少在这个上面了。
    一代天王就这样被轻易的遗忘。
    只能偶尔在娱乐新闻的板块里看到对元韶美国生活的抓拍。
    这就是娱乐圈,今天的头条到了明天就可能被新的头条替换。
    这一次,他不想再当流星。
    为了自己也为了能尽快见到那个人!
    于澄按照指定位置坐下,他周围坐的是这几年比较红的艺人,座位安排也是很有讲究的,绝对不会把于澄和一个老资历的巨星安排在一块,于澄身边一般都是和他相差无几人气的,同样也有入围作品,但于澄算是这里边资历最浅的。
    按照娱乐圈的辈分,他一个都不能得罪。
    还没开始的时候,自然而然和左邻右舍闲聊。
    混演艺圈的,多的是两面三刀,一团和气的,轻易不会得罪任何人,面上维持和睦是最基本的。
    就是于澄这样话不多的新人,也同样能感觉到周围人那看似真心的善意。
    时间到了,音乐声缓缓停止,在坐的人也停止聊天。
    两位主持人已经开始了开幕仪式。
    在激动人心的获奖公布中,于澄的竞争者实力都不容小觑,最佳男配中,对手非常强,其中有两位内陆老牌准一线和准二线演员,都是老戏骨,而他演戏的时间太短,若是再过几年获奖到在情理之中,今天是不可能了,于卓昱和曼青也都对这个提名没抱什么获得的可能性。
    在他们看来,能提名就是意外惊喜了。
    他们的主要目光在最佳新人上面的争夺,最佳新人的机会每个演员只有一次机会,错过了出道那一年以后得再多的奖也弥补不了这个遗憾。
    在最佳新人上,最大的竞争者就是之前和《蚕天变》抢‘地盘’的《爱seed》的男主,同样非常受欢迎。
    要不是后来于澄又有一部红遍亚洲的《诺止于初见》的话,那么最佳新人的头衔百分之80是要归在这位新生代小生的名下了。
    男主和男配的差别是不容逾越的距离。
    现在的情况也是扑朔迷离。
    主持人很懂得将高潮点燃,在阴阳顿挫中,缓缓报出几位竞争者的名字,“那么究竟是谁得到这个奖呢?现在我手里的信封上就写着那位获奖人的名字!怎么办,我都开始紧张了,这几位帅哥美女我也都很喜欢啊,好难选择!”
    “你就别卖关子了,信不信观众集体上来把你轰下去!或者你可以偷偷给我看?”一旁男主持人也风趣的调侃,一席话说的下方部分观众捧场的笑了笑。
    第119章 番外:之后的那些事儿(四)
    在两人的对话中,女主持人终于打开那张信封,“获奖者是,《蚕天变》华渝,饰演者于澄!”
    身后的大屏幕已经放出了《蚕天变》于澄所饰演的小教主部分剪辑片段。
    等到打到于澄的时候,还能看到他明显有些没缓过神来的表情。
    和周围的几位刚刚聊天愉快的同伴拥抱后,于澄就上了台。
    主持人将奖杯给于澄的时候,善意的笑道:“我们的小美男好像很惊讶啊?”
    “是很惊讶,竞争者都很厉害!完全没想到……”
    “那待会下去,可要请其他几位前辈吃饭,我想他们不会放过你的!”主持人轻快的炸了眨眼。
    “我想一顿是不够的,至少也要两顿!”于澄也笑着回道。
    台下一片嘘声。
    “看来大家不满意啊,两顿似乎不够”主持人扬声道:“大家希望于澄请几顿?”
    “20顿。”不知哪里喊出了这个数字。
    于澄想应该是专业“热闹”场面的工作人员。
    “于澄听到了吗?”
    于澄故意做出一副荷包很扁的可怜的模样,成功让主持人哈哈笑了起来。
    到了感谢环节,于澄只是真诚的感谢所有身边的人,最后他的目光对着天空……不知道为何,却让人有流泪的冲动。
    这一次电视大奖中《蚕天变》和另一部史诗巨作《汉武帝国》成为最大的赢家,纷纷斩获了多项大奖。
    毫无疑问的,最佳男配的奖杯于澄终究资历太浅,没有获得。
    本就是意料中的事,也没多少遗憾。
    接下去,他再次进入《卢川》剧组,直到次年卢川成功登陆北美,形成一股强劲的龙卷风吹入国内的时候,还有不少人惊叹于于澄的成长速度,这个曾经不知道能走多远的新人,短短两年时间居然做到了很多演员一辈子都做不到的事,他打破了国内近五年来都无电影入围梅斯奖的窘境。
    虽然仅仅是提名,却让导演卜乐、主演于澄、没有任何作品却出演了另一位主演的申屠修的名字传遍全国各地。
    这事往小了说是几个人突然晋升到国际艺人,往大了说那是为国人争了一口气。
    本来国内没有多少院线的这部电影迅速增开了无数场次,后来更是到了供不应求的程度,很多影迷熬夜排队也买不到一张票。
    让人望而兴叹,票房纪录更是刷新了近五年来的新高,打破多项纪录。
    国内刮起的旋风和火热程度远远超过他们的预料,即使最后《卢川》也没有得到奖项,只是去梅斯奖现场兜了一圈回来。最佳外语片被一部西班牙纪录片夺去。
    可大部分国人不在乎这些,只要是进入了提名,那都是让他们的骄傲。
    这就是国人最可爱的地方。
    别人再好那都是别人家的,咱们只支持自家的。
    而让整件事上升到全民关注程度是因为后来发生了一件几乎让全国人民心疼的事。
    而也是那件事,让于澄被灌上了“国民男神”的称号。
    当有国内媒体跟踪数周,偷拍到于澄颓废痛苦又自责的相片,还有那疯狂锻炼一整天不停歇的模样,在经过圈内好友证实,的确已经几周联系不到于澄,粉丝和许多路人转粉的人纷纷心疼起来。
    于澄是真的很想得到梅斯奖!
    不是你不努力,只是还没到你的机遇。
    但就算每个人都这么认为,只要于澄自己不这么想,他依旧走不出来。
    已经有人在网络上喊出了“于澄,下次你一定可以得奖的!“”勇敢点,站起来!“”于澄不要哭。”“你还很年轻!”的话题,迅速占据各大交流平台热门话题。
    他的微博下面更是充斥着各种鼓励,心疼他拼命的话,就是有几个黑子,但迅速就被粉的强悍力量给盖楼盖没了。
    而于澄早前的微博更是转载数达到惊人的程度。
    他的粉丝团威力,让于澄在娱乐圈里已经上升到三大绝对不能得罪的明星行列中。
    后来有一位著名影评人为于澄写了一篇很长的劝解书,希望他能振作起来拍摄更好的作品,今年不行,来年一定可以!
    不少明星为了和热门搭边,有自己的话题,不管熟的不熟的,也纷纷加入鼓励于澄的行列里来。
    而于澄呢?
    他并不知道外面因为他的事而热火朝天。
    他麻木的在跑步机上运动着。
    小屏幕上显示着他跑步的时间,已经跑了9个小时了……
    他是在用生命消耗心中的痛苦……
    错过了这次梅斯奖,至少还要2年,3年甚至更久更久,他离影帝的路更远了。
    现在在于卓昱的帮助下已经开始接手家业,但是影帝……这个目标似乎越来越遥不可及了。
    他依旧见不到闵。
    拍戏的时候还不觉得,等到一空下来,那排山倒海的想念和越来越不好的预感几乎要击垮他。
    他必须要做点什么才能忘记。
    于卓昱开门进来的时候,就是看到摔倒在跑步机边上,已经休克昏迷过去的于澄。
    那一刻,他几乎想毫不犹豫的告诉于澄,他可以带他去见闵。
    他已经证明了,有多想见闵的决心。
    只是那结果对于澄来说太残忍。
    第120章 番外:之后的那些事儿(完)
    安静的病房,四处都是苍白的,躺在上面的人好像要与这环境融为一体。
    他睁开了眼,双眼却干涩的连眨眼都痛,拔掉输液管上的针,飞溅的水滴,倒回的血色是唯一的色彩,醒目的刺眼。
    站了起来,目光没有焦点,他走向门外。
    才几个星期,却明显瘦了很多,肤色泛着不健康的青色。
    砰一声。
    摔倒在地上。
    刚进来的于卓昱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于澄,他就像失去水的活鱼,饥渴的呼吸,在地上颤抖。
    “我来,你乖乖站着。”阻止于卓昱上前,元萧将人放到床上。
    手被死死抓住,于澄猛地睁开了眼,明亮眼瞳在昏暗的房间里是透着死灰的寂静,“他其实死了……”
    “死了……”泪毫无预兆的滑落。
    元萧沉默的扯开于澄的手,滚动着喉结,没有回头看于卓昱阻止的神色,最终点了点头。
    再也没有屏幕前的俊美,于澄就像一头迷路的狼,所有的眼泪直直往嘴里冲,双手盖脸,痛苦的痉挛着,只剩毫无意义的“啊…”
    那天天是阴的,于澄穿上黑风衣,戴上墨镜,跟着于卓昱一起来到墓地。
    他们很低调,没惊动任何人。
    墓碑上只刻着简单的英文名,连一张照片都没有。
    于卓昱告诉他,闵死无全尸,到现在连尸体都没找到,从爆炸的飞机上跳下来,根本没生还几率。
    在离开这里前,闵说要完全结束国外的事务,将之了结后就回国。
    早在生前,他就把自己名下产业转给了于澄。
    里面夹着一张纸条。
    [这是我的嫁妆,收留我吧。]
    拿着那份遗产转让书和那张看上去可笑的纸条,于澄悲戚的笑了出来,边笑边哭。
    他来的太晚了,闵的葬礼早已办过。
    他们最后一次见面,那个向来为我独尊的男人跪在他面前卑微的恳求着“求你……于澄,给我最后一次机会,我不会再伤害你……”
    他摸着冰冷的墓碑,缓缓跪了下去,脸贴着墓碑,涕泪横流,“我给……我给……”
    眼睛充血的发红,他守在墓碑旁,无意识的摸着带来的菊花。
    泪流不出来了。
    那个人走了。
    真的走了。
    “下辈子,找到我我就给你机会,好不好?”
    他轻轻抚摸着墓碑,对待情人般低语。
    不要留下我一个人。
    第121章 番外:重逢的那些事儿(一)
    于澄有意识的时候,满眼的白色,然后是不同的人走来走去的影子,只能隐约感觉被人抱来抱去。
    抵不过浓郁的困意他再一次睡过去。
    等再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一张洋溢着幸福笑容的脸,女子还穿着病服,看上去有些虚弱。
    而这张脸很熟悉,是曲婉。
    那个在多年后成为华娱四大花旦,得到了视后桂冠的女子。
    她已经不那么年轻了,但她的笑容依旧如初见时的那样恬静温婉,岁月在她脸上留下了成熟和更优雅的气质。
    看着像只皱皮猴子一样的婴儿,那圆鼓鼓亮晶晶的眼睛,让曲婉只觉得这是天底下最可爱的孩子,怎么看怎么爱。
    “我儿子真好看,你是妈妈这辈子最珍贵的宝贝!”
    这样充满浓郁母爱的话,配上曲婉的笑容,让于澄怔忡了。
    他成了曲婉的孩子?
    曲婉什么时候结的婚?
    裹在于澄记忆里雾气被破开了一道口子。
    在于澄拿到第三座最佳男主的奖杯后,依旧是娱乐圈和商界的钻石单身汉。
    他没有绯闻也没有交往过密的女友,甚至传言他其实是gay,只是因为自己是公众人物才一直隐瞒,传言中关于于澄不婚有许多版本。
    也曾经有女人成功靠近过于澄,但在绯闻还没传出几天,就莫名其妙的消声灭迹了。
    事后,该女子退出演艺圈,只字未提于澄。
    但那以后,所有想接近于澄的女人,都要掂量掂量自己是不是利用的起这位天王。
    于澄从没当面承认过gay的传闻,那之后的十年里,除了定期拍戏外其余时间都深居简出。
    他像是一个垂垂老矣的人,失去了年轻人的活力,表面上看着没一点问题,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越加少出现在人们面前。
    最多的也只有于卓昱几次病危的时候,他会赶到医院去。
    自从和元萧确定关系后,于卓昱爆发了前所未有的求生意志,积极配合治疗,他的病情也稳定了下来,后来几次病危纯粹是想把某个关在屋子里的家伙给骗出来。
    次数多了,于澄也不再上当。
    事实上,他同父异母的哥哥,若还要加个称谓那就是他前世的妻子,现在的于卓昱健康得已经能打倒一头牛了。
    后来和元萧在除了被气得脸红胡子飞的于浅年老人外的亲友见证下举行了婚礼,地点是在元韶所在的美国。
    元韶、元萧这对从小就分开的孪生兄弟,在闵去世后,反而亲近了些。
    也许是血脉相连的关系,虽然不如其他兄弟那样亲密,但也不会一见面就剑拔弩张了。
    日子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着。
    直到于浅年老人岁数渐长,临终前的遗憾希望于澄有一个继承人。
    为完成老人的遗愿,于澄希望通过元萧等人的关系网,制造一个试管婴儿。
    这项技术已经非常成熟,甚至有不少家庭困苦的女子争夺在这个行业的优先权,几乎可以肯定十个月后会有个健康的宝宝。
    但还没等孩子出世,于澄就在片场猝死,死因不明。
    这让大多数影迷不敢相信,无论是网络还是报纸新闻都是一片哀悼,听到的人都以为那是谁的恶作剧。
    于澄,这个事业如日中天,还没过30岁生日的人,怎么可能年纪轻轻就走了,毫无预兆好吗直到有媒体报道,正在拍摄最新的好莱坞巨制已经是天王巨星的申屠修毅然离开片场赶回国内,而原本已经在美国深居简出多年的元韶也悄然回国,人们才愿意相信,那个天生为演戏而生的男子离世了。
    这个措手不及的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