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1

重生之天王法则 作者:童柯

      息,让影迷们连夜赶往于澄所在的城市。
    机场中,时不时能看到结伴哭泣的少男少女。
    “不可能,我不相信!”
    “他还那么年轻,人生还没过一半!”
    葬礼上,国内知名的影星大腕和导演稀疏到场,看着奠堂照片上微笑着的英俊男人,好像他随时都会复活,告诉他们这一切不过是恶作剧。
    他在人生最美好的年华,在他事业最巅峰的时候,突然消失了。
    留给人们的是一段段他饰演的经典影像和永不逝去的屏幕形象。
    来年,于澄成为金银奖上多年没有颁布的终身成就奖获得者。
    由他的哥哥,目前任go现任董事长的于卓昱代领。
    属于于澄的时代,划上了句号。
    每年他忌日的那天,影迷都会自行组织前往墓地祭拜,直到第五年的时候,那位目前在演艺圈里当之无愧的王申屠修抱着缩小版于澄模样的孩子出现在墓地的时候,粉丝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太像了,简直就是于天王的翻版!
    而这个不仅容貌像,连一颦一笑都像及了于天王的孩子,遭到了不少粉丝疯狂搜索。
    这些粉丝曾经都是少年少女,五年过去了,她们有的从初中上大学,有的已经结婚生子,有的转而喜欢别的明星,但却改变不了她们年轻的时候疯狂追逐过一个男人。
    就是不少媒体,在关于于澄的消息已经在各大报刊图文中消声灭迹的多年后,突然再次占据头条感到惊奇。
    有多少明星能像于澄这样,已经离开那么久了,还活在粉丝心里,长盛不衰。
    甚至有的明星私底下感慨,若是他们死后也能有这样一群人从来不忘记自己,那么死亡也没那么可怕了。
    当然也只是那些人的羡慕罢了,谁又愿意这样英年早逝呢。
    在媒体的深挖后,终于发现,这个孩子真的有可能是于天王的儿子或者弟弟,曾有目击者看到申屠修在节假日的时候带着小豆丁去游乐园,也有老师表示经常看到幼儿园门外,于卓昱来接孩子上下学。
    这无一不表示一个讯息,那孩子与于天王的血缘关系。
    这下,娱乐圈又要热闹了。
    一辆开往市区的车子上,被各路媒体和粉丝们地毯式搜索的孩子此刻正趴在人称“娱乐圈最金贵双腿”的大腿上,肉呼呼的腿晃悠悠的翘着,无意识的嘟着嘴玩着从申屠修脸上摘下来的墨镜,申屠修一脸宠溺的看着,喜爱之情快溢出来了。
    他早在孩子出生的时候,就死皮赖脸蹭上了“干爸”头衔,而五年来,他无论再忙都会抽空回来看看小于澄,还经常将孩子“偷渡”出去玩。
    可以说把现在的小于澄宠得无边无际的长辈中,他绝对排得上号。
    于澄玩腻了就往旁边一扔,开始揉着申屠修英俊的脸,这边捏捏那边掐掐,像是得到了什么好玩的玩具。
    前排的曼青无奈的看了眼继续专心开车,反正这么多年也习惯了。
    谁叫小于澄是于澄的孩子,也难怪向来把于澄当做恩师的申屠修当嗓子眼一样疼爱。
    而坐在副驾驶上的实习助理小语心惊肉跳,这画面太难以置信了。
    申屠修啊!
    这个男人可是蝉联数界影帝宝座,还有可能继续创造奇迹的男人,以不拘言笑出名。
    这个她当了快半年助理,除了演戏就没见笑过几次的男人,这个回了国内随便跺跺脚都能让娱乐圈地震的超级巨星,就这么被一个幼儿玩弄,反而还笑得很开心,甘之如饴的模样。
    那贱萌贱萌的样子,三观都要碎了。
    申屠修可完全不会理会人生观破碎,整个人都不好了的助理,他现在只要一看到小于澄就能幸福的冒泡泡,其他人关他p事。
    “我说你也差不多好找个女人定下来了吧,都是奔四的人了!”曼青实在看不下去申屠修脸上那闪瞎人的傻笑。
    “定什么定,要是欺负我家小橙子怎么办,我有儿子就够了!”申屠修斩钉截铁拒绝。
    又不是你亲生的!
    曼青翻了个白眼。
    曾经申屠修也有个快要论及婚嫁的女友,也没多喜欢,只是觉得自己应该定下来,又刚好有个还顺眼的女人出现。
    但有次却发现女友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虐待被他留在家里的小于澄时,当时的申屠修可谓是暴怒,和女友断绝了关系将人赶了出去,后怕的抱着自家儿子一晚上没睡,直到曼青过来看到还没缓过神的申屠修时,才让这个只要碰到恩师于澄相关的人事就会不一样的巨星将小小的豆丁放开些。
    那以后曼青才发现,于澄的突然离世,给申屠修的打击有多大。
    他害怕小于澄也会这样突然消失。
    最让曼青心疼的就是,当时还只有3岁的小于澄,就是被抱得难受也没哭闹,反而乖巧的爬上申屠修的腿上,“爸爸,不哭。”
    那是第一次,小于澄不再喊叔叔。
    申屠修再也没找过女人,或许是不想或许是害怕再经历失去的感觉。
    他一年比一年更宠爱异常懂事的小于澄。
    将孩子肉嘟嘟的身子抱了起来,“宝贝,你好像又重了,爸爸快抱不动你咯!以后爸爸老了,小橙子会不会照顾爸爸?”
    “爸爸笨,当然会!”
    “是是是,爸爸最笨!”被说笨还笑得开朗无比的申屠修,简直让小语被蠢哭了。
    车子毫无阻拦的进入小区,显然因为经常过来,门卫一看车牌就放行了。
    刚在一栋屋子外停车,里面的门就打开了,走出来的是一位看上去相当温婉不失魅力的妇人,她气势汹汹的走到车前,猛然打开后座。
    “申屠修,看你干得好事!”
    第122章 番外 重逢的那些事儿(二)
    刚吼完,就看到被申屠修抱在怀里的自己心肝儿。
    曲婉凶悍的表情瞬间母爱泛滥,温柔的笑道,“宝贝,快来妈妈这里!”
    小于澄不由哆嗦了下。
    女人的变脸,无论重生几次他都不懂。
    其实于澄当年找代孕母亲的时候,怎么都没想到那位母亲是曲婉。
    难怪当时他想见见这位母亲遭到百般阻拦,虽然是各取所需,但他觉得对这位母亲亏欠良多,但几乎所有人都有意无意的不让他见到,直到他转世前都不知道自己孩子的母亲是谁。原来私底下曲婉干了这么一件,瞒天过海的事。
    而自从生了自己后,曲婉基本息影,当起了全职太太全心全意照顾小于澄,她之前赚的钱足够养活小于澄从小到大了,如果平时没有那么多访客和“偷渡者”她觉得生活没有其他不满意了。
    其实于澄刚开始还是庆幸的,没有到陌生的世界,这里正好是他离开后的世界。
    有时候他甚至怀疑,第一世是不是又是他另一次转世,但不管怎么说,周围全是熟悉的人给了他无与伦比的安全感和心安。
    前两世他都没有童年,这一次他想完全当个孩子享受童年。
    只是在面对周围人不止一次提到“于澄是你的爸爸”“那个在电视里放重播的男主角,是你的亲生父亲”之类的话,必须喊着曾经同辈的人叔叔阿姨甚至爸爸妈妈,总让他有种无语凝噎的尴尬。
    他重生成自己的儿子,这种事情连他自己看来都是匪夷所思的。
    出生后没几个月,这一世的母亲,曾经的好友曲婉就开始教他喊妈妈,而申屠修也不甘示弱让他喊爸爸,他还记得当他终于喊出并不清晰的“爸爸妈妈”的时候,这两个曾经的好友喜极而泣的模样。
    有过一次经验,见到于卓昱、元韶的时候他也能顺利喊出叔叔的称呼,毫无例外的,收获这两位狂喜的宠爱。
    如果只是称呼就能让曾经的亲朋好友这么开心,那他何必纠结这个辈分。
    一点羞耻感,怎么能和亲人的重要度相比。
    唯一让他遗憾的是,爷爷终究看不到曾孙子的出生了。
    于澄这个名字,是于澄懂得开口说话的时候,自己取的。
    这让几个大人很快就明白原因了,从孩子出生起,他们时不时的就把“于澄”两个字挂在嘴边,也不怪小于澄一开口就要了这个名字。
    上天让他们失去了一位至亲和好友,又补偿了一位惹人疼的孩子。
    看着孩子脱去皱猴子的模样,露出粉琢玉雕的脸蛋时,原本于澄离开伤痛的心,不知不觉治愈了不少佣兵小姐混豪门全文阅读。
    孩子的懂事和早慧,更让一屋子的大人恨不得将天上的星星月亮摘给他。
    也幸好在这样的溺爱中,小于澄没有长歪。
    见孩子有些害怕,从来没凶过自己儿子的曲婉慌了,“宝贝,妈妈气的是你申屠叔叔,永远不会对你凶,来,过来!好几天没见到你,想不想妈妈?”
    “我是小橙子的爸爸!”申屠修横眉怒目,可惜曲婉从来不怕他。
    无论重申几遍,曲婉都不可能承认申屠修是她孩子的父亲。
    小于澄听话的从申屠修身上下来,扑到曲婉怀里。
    曲婉小心的抱住怀里柔软的身体,蹭了蹭儿子嫩嫩的脸,从身边佣人手里拿过小袄子给儿子裹上,当做没看到儿子排斥的脸色。
    这间小袄子是件蜜蜂装,帽子上还有两只角,亮黄色和褐色的搭配,加上圆鼓鼓毛茸茸的布料,非常可爱。
    被套上了蜜蜂外套的于澄,在母亲的淫威下已经屈服了。
    他也曾反抗过,但得到的就是曲婉的黯然神伤。
    曲婉就是碰到于澄后,也过的不算开心,腿模出生的她要比常人多付出更多的努力才可能站到同一起跑线上,但除了第一次外她从没主动求助过于澄,这是个坚强又美丽的女人,她不需要别人的同情。现在自己是她唯一的命根,看她平时坚强的样子,再对比只有在儿子面前才示弱的模样,于澄心软了。
    算了,他一个大男人能屈能伸。
    不就是蜜蜂吗,总比上次的连体兔子靠谱点。
    于澄自暴自弃的想。
    给儿子穿好外套,才略带冷漠的看着冷酷微怒的申屠修,“有什么进屋说吧,让我儿子着凉我就让你影帝没的做!”
    申屠修深呼吸几口,终究没再说什么,跟在后头。
    将车子开进车库的曼青,默默看着这两人的互动。
    或许申屠修自己都没发现,在曲婉面前他的修养越来越好,这些年脾气暴躁的申屠除了在小于澄面前外,就只有曲婉才能看到他的温和了。
    而曲婉,也不像表面上那么排斥申屠修。
    这对,年纪都一大把了,演了那么多情情爱爱的戏,偏偏自己的感情看不透。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悟。
    不过有小于澄在中间做纽带,应该快了吧!
    她是不是该给鬼灵精的小于澄通通气,让他促成这对冤家呢?
    刚进屋,将儿子交给小语,曲婉才正色的对上面色不佳的申屠修,“你怎么能把我儿子带去公众场合!现在多少人都在探究小澄和于澄的关系,你是想让于澄死不瞑目吗?”
    “怎么可能,没有人能够怀疑我对于大哥的恩情,”申屠修犹如一只猎豹,愤怒的将曲婉压在沙发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即使是你也不行!”
    曲婉不甘示弱,冷笑着:“偏偏挑于澄忌日这天,那么多人在场的日子带小澄去,安的是什么心!你嫌你自己还不够出名吗?”
    申屠修冷冷哼了一声,“我那天看到小澄在模仿电视剧里的人演戏,就问他想不想成为他父亲那样的演员,他是想要当演员的最强剑神全文阅读!”
    “他那么小,哪里懂这些,明明是你诱拐!我只希望儿子健康长大,不要再进那个圈子!”她在那个圈子里待了那么久,一点都不希望儿子去趟这浑水。
    “他身上带着你和于澄的基因,爱演戏是天性,我拐不拐都一样,现在正好给他从小打响知名度,有我的护航和卓昱的影响力,以后说不定比于大哥走的更远!”
    “你放屁,别找借口!”曲婉猛地跳起来。
    两人脸离得很近,只要一点点就能吻到。
    但争辩中的他们根本没发现。
    停完车回来的曼青,正好看到这一幕。
    三个人大眼瞪小眼。
    曲婉和申屠修迅速回到沙发上,刚才的事好像没发生一样。
    曼青也不点破,在她看来这两人组成家庭再合适不过了,只是时间早晚问题。
    他们全心宠爱的小于澄,也需要一个美满的家庭。
    一个残缺的家庭,对孩子的身心健康并不好。
    而曲婉和申屠修这两个儿子控,也不需要担心另一半会亏待于澄,在他们心里小于澄就是最重要的。
    小于澄喊了那么多年爸爸妈妈,除了她们彼此还有更适合的人吗?
    这两人都不开口,曼青只有自己说话了。
    “刚才我接到卓昱的电话,元韶要回来,会带着他五岁的儿子。”
    “什么?他几时有的儿子!”曲婉记得当年到美国结婚的元韶和他非圈内人的妻子叶倩是未婚先孕,只是后来隐约从于卓昱那儿知道,那孩子恐怕是个幌子,叶倩根本没怀孕。
    顺理成章的,元韶和叶倩离婚,两人也没再联络,元韶也一直没回演艺圈,多年过去整个人发福了不少,虽然后来减肥成功,还是能称得上是个帅帅的欧吉桑的。
    时间,有时候就是能把原本帅的一塌糊涂的人割得面目全非。
    “是叶倩和别人的,那孩子也是个可怜的,妈妈每次带着不同的男人回去,好点的会给孩子吃点东西,不好的对孩子就是拳打脚踢,叶倩也根本不管这孩子,等元韶知道这事孩子都五岁了,不说话不吭声,发着高烧,险些就要死了。这么小的孩子受了那么多苦,他把这孩子给抢回来当自己的养子。”曼青叹了一口气,满满是对这个没见面的孩子的怜惜。
    “叶倩同意?”曲婉不敢相信还有这样不负责任的母亲,要是有人敢伤害她的小橙子,她一定会拼命的。
    不由得,也对未见面的孩子起了怜惜。
    “不得不同意,人家美国的法律可没那么好糊弄,如果元韶告她,她的罪足够坐好几年牢,现在给她一笔钱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反正她本来就不想要那孩子。”
    “元韶和那孩子什么时候过来?”
    “看来你是不介意了?这也是卓昱的意思,咱们小橙子太孤独了,他没有同年的玩伴,正好让那孩子也和同龄人相处相处,说不定能忘掉曾经的伤害。元韶和卓昱都希望这孩子能在这里待些日子再走。”
    “几时的飞机,我带着小澄一起去接机!”曲婉大笔一挥,就决定了,那样一个孩子是个母亲都会心疼。
    第123章 番外 重逢的那些事儿(三)
    于澄后来还是没去接机,因为他发烧了,心疼他的曲婉根本不舍得带自家宝贝儿子出去吹风,连幼儿园都请了好几天的假。
    于澄在屋子里关了好多天,又吃药又打针,才好些。
    看着儿子乖巧的不哭不闹,曲婉都要心碎了,恨不得自己能代替儿子生病。
    那双水汪汪的眼睛,轮廓极其肖似于澄,但却是不一样的,不同于于澄的冷漠和距离感,儿子贴心又温暖,是个完完全全的小暖男,怎么能不疼呢,对儿子曲婉觉得是怎么疼都不够的,世界上没有再比儿子更重要的了。
    又过了好多天,等于澄彻底好了,曲婉才答应和同样在这里守了好多天的申屠修一起去挑挑好些送上门的剧本。
    既然确定儿子真的喜欢演戏,曲婉这个儿控也只能妥协了,而儿子出演的角色那必须她本人把关过才能放心。
    现在大白天,家里照顾他的阿姨好像去买菜了,于澄望着房间窗外的蓝天白云,趁着还没发霉前他必须要出去走走。
    看着旁边母亲出门前准备好的喜洋洋套装,于澄现在羞耻度已经被锻炼出来了。
    面色平静的套上连体喜洋洋装,白白糯糯的就像一颗团子,原本就好看的小脸更是萌萌哒,能让所有叔叔阿姨变身的小正太。
    于澄不知道,他的生活看上去平静,但已经有越来越的人开始关注他。
    甚至有他个人的专属贴吧和官网,时不时放上他的动态,包括偷拍的和抓拍的。
    让这群正太控时时刻刻能关注他们“国民儿子”成长记录。
    真是萌萌哒,时时刻刻能够看到缩小版的于天王生活照,亲切感倍增。
    对于于澄去世的遗憾,让她们对这个孩子异常爱护,不但没有疯狂追逐挖掘反而阻止媒体记者去打扰孩子的生活。
    如果发现有记者打扰小于澄生活,那群粉丝也不是好惹的,现代网络那么发达,很快就能让人把人揍回去。
    揍个几次,这些记者也就消停了。
    也让原本如临大敌的曲婉松了一口气。
    她一点都不希望儿子受到伤害混沌幽莲空间。
    只要粉丝们有理智,那么更多的人喜爱自家宝宝,她还是欢迎的。
    她儿子本来就人见人爱,被喜欢才是正常的。
    当于澄来到屋子后边的园子里的时候,看着灿烂的阳光,挪着“臃肿”的身子,提着短腿,爬上秋千。
    呼、呼、复活了……晒着太阳,好舒服啊。
    发烧的这几天,无论是申屠修还是曲婉都紧张的生怕他出事看管很严,床都下不了。主要还是于澄太健康了,从小到大都没生过什么病,这一下子发烧才让他们吓坏了。
    就是原本在和元萧度第四次蜜月的于卓昱听到消息都要赶回来,要不是于澄说自己没问题,让他们继续玩,于卓昱估计就会抛弃自家黑脸黑到底的恋人,只顾着于澄这个侄子了。
    想到元萧那个妻奴,他才不想和那家伙打照面,不喜欢的人换了个身体也不会喜欢的起来。
    而于澄不知道,他这团白白的圆圆的绵羊装,加上那张好看的小脸蹙着眉头的模样有多招人喜欢。
    好好的正在晒太阳的于澄,看到屋子阴影下的一团,吓了一跳。
    “谁?谁在哪里!出来!”于澄还是有点阴影的,之前有个狗仔潜伏进来,要拍他的生活照,那疯狂的态度让于澄几乎以为是绑架犯,还好后来申屠修及时回来,将人丢了出去,之后的事情于澄就不知道了。
    他只知道那时候申屠修的脸色有多差,如果不是自己阻止,他几乎要揍死那个狗仔了。
    这个家里除了照顾自己的阿姨,就只有那些熟人,可很明显,今天这个时候他们都不在。
    于澄不由的握紧秋千绳,想着如果是意图不轨的,他一定要第一时间逃。
    从阴影里走出来的是一个孩子。
    一个看上去没有一点活人气息的孩子,这其实是个非常漂亮的孩子,五官精致的让于澄可以预见将来有多好看,但一条狰狞的疤痕却破坏了整张脸的和谐,疤痕看上去已经痊愈很久了,可以想象当时有多痛,是什么人能狠心在这样一个漂亮的孩子脸上划上那么一道口子。最让他印象深刻的是那双没有生气的眼,为什么一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孩子会有这样死人般的眼神。
    于澄感到自己沉寂多年的心脏开始激烈的跳起来。
    眼前这个男孩,虽然眼神陌生,虽然和那个人没一点想象,但他就是确定,他是闵!
    “你的名字……告诉我好不好?”于澄突然哭了出来,豆大的泪珠从白皙的脸上掉了下来。
    就是心肠再硬的人也不舍得让他难过,他的模样太无害,太惹人联系。
    他突然又笑又哭,却始终不敢迈出一步。
    他其实知道,根本没脸去见闵。
    即使眼前的人什么人都不记得,真的太高兴了,高兴得他不知道如何表达。
    说什么也不再错过了!
    他要好好抓住这个男人。
    这次,换我陪你好不好?
    男孩张了张口,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他不想让眼前的小男孩哭,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做。
    他完全不会说天朝话,才到这里没多少天并不足以让他学会这里的语言。
    即使是他自己的语言,也好久没说了,他已经忘了怎么发音。
    男孩从未主动过,这是他第一次主动靠近别人,一个第一次见面,却让他打从心底想要靠近眼前这个光芒耀眼的绵羊装男孩。
    发现男孩已经离自己很近了,于澄抹了一把眼泪,扑倒男孩比他高大许多的身上。
    像只无尾熊一样挂着。
    脸蛋埋在男孩身上。
    也许是混血儿的关系,男孩要比于澄强壮不少,虽然营养不良,但抱住一个比自己身材小的男孩,还是可以的。
    除开一开始于澄扑过来的不适应后来就调整状态接纳住这只小绵羊,他从没和谁那么亲近过,低头就能看到一只白白的绵羊脑袋,那个好看的小男孩在他怀里,还在掉金豆子。
    心里某个地方塌陷了,柔软的能冒出水汽。
    感到于澄对自己的亲近,男孩忍不住露出了一个微笑。
    这个微笑,一如既往的,难看的要死。
    很快又恢复面无表情。
    两个人就这样一个心甘情愿的驮着,一个肆无忌惮的挂在人身上,眼泪鼻涕一股脑儿擦了上去。
    阳光暖暖的照在他们身上,互相拥着只让人感觉到幸福。
    完全不像第一次见面的人。
    等曲婉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家从不亲近外人的儿子挂在那个前几天才到家里住的男孩身上,还睡着了!
    两只肉爪子挂在人家身上就是不下来。
    男孩拖着于澄很久,两人从见面开始就没离开过对方,像连体婴似得。
    曲婉看到男孩并没有刚见面时给人感觉的阴暗,那格格不入的气息在儿子身边消失了,也不排斥自家儿子的粘人,到也放下心了,两个孩子能一见如故是好事啊。
    他家小澄真的是孤独了吧,从小到大家里只有他一个孩子。
    只能用美语温和的对小男孩道:“元昊,要不要和小澄一起睡个午觉?”
    反正自家儿子也没法从人家身上拔下来,干脆就一起睡午觉,两个孩子亲亲热热的在一起互相陪伴,她很乐见其成。
    曲婉几乎把元昊当做自己的孩子般,从看到元昊身上的疤痕后,她就想着要弥补这个孩子缺失的母爱。
    元昊看着眼前和他母亲完全不一样的女子,虽然同样美丽,但是她不会伤害自己。
    他抱得手麻了,一个同样岁数的孩子再轻,也始终是有重量的。
    可他心里有个声音,让他不想放。
    好像好不容易才拥有的宝物,怎么能舍得放手。
    他默默点了点头。
    珍惜的抱着怀里的人,小心翼翼地走上楼,生怕一个大动作就把人给弄醒。
    第124章 番外 幸福的那些事儿(一)
    那之后没多久,在于澄的一次“口误”,为什么别人的爸爸妈妈都在一起,而他却每次都要分开见到。发现懂事的儿子那落寞的表情,曲婉和申屠修担心极了,这对本就暗生情愫的欢喜冤家兜兜转转,总算修成正果,准备给他们的宝贝儿子一个完整的家,而婚礼也在于澄六岁这年举行了。
    这消息,就成为一个重磅炸弹炸向娱乐圈。
    娱乐圈里的常青树,越来越有成熟男人魅力被称作王一样的男人,影帝视帝又是国际知名艺人的申屠修终于要结婚了,结婚对象居然是息影多年却还是依旧魅力非凡的视后曲婉曲女王。
    而他们的花童,正是曲女王的儿子,和已故的于天王极其相似很有可能是于天王儿子的于澄小朋友。
    这一年,小于澄接了一部由申屠修主演的电影,里边扮演申屠修儿子,惟妙惟肖的演技让他备受粉丝喜爱,原本关注他的粉丝团更是暴涨最强剑神。
    听说婚后,申屠修打算带着儿子参加《爸爸,我们在一起》的节目录制,这让不少观众都希望申屠修和曲婉快快完婚,他们都很期待小王子露面和全国观众见面,这一天从知道小于澄的存在,就迫不及待了啊啊啊。
    一家三口依旧很低调,婚礼也非常简朴,只邀请了亲朋好友,这让记者们扼腕,保密工作也太好了吧,连婚礼地点都找不到。
    这天,曲婉在自己的新娘更衣室里换上了婚纱。
    这不是她人生第一次穿婚纱,之前饰演了那么多电视剧,婚纱已经不知道穿了多少次了,没有哪个女人不期望自己能穿上婚纱。这次,她是真的要嫁人了,唯一一次为了自己穿,为了嫁给一个男人。
    她从没想过这辈子还有嫁人的一天。
    看着镜子里依旧美丽的自己,只是眼角的几道细纹稍显暴露了年龄,曲婉不由的摸上脸,她比申屠修还大上几岁,保养的再好也显出年龄来了,她是不是有些配不上他?他会不会嫌她老?
    而且现在息影的她,和事业如日中天的申屠修相比,不安感更浓。
    她想复出,但这样自家宝贝儿子谁来照顾?
    门打开了,是满脸笑容,幸福溢于言表的申屠修。
    “你穿这件婚纱真美……”看到曲婉的模样,申屠修绕是有心理准备,还是被惊艳到了。
    “婚前不能见面,你怎么能进来?”曲婉有些难为情,更加恼羞成怒的低声训斥。
    “我迫不及待想把你娶进门啊!”申屠修死皮赖脸的蹭到即将成为自己妻子的女子身边,深嗅着妻子的气息,低喃着:“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完整的家。”
    曲婉的手一颤,这正是她要说的。
    但她依旧恶声恶气的,“你别误会了,我是为了让小澄不再受人指点。”
    没有父亲的孩子多少会受到异样对待,小澄很懂事,但曲婉更觉得愧对儿子。
    “我知道……其实就是没小澄那句话,我也打算近期向你求婚,我爱你,很爱。”
    我爱你,那么简单的三个字,他却过了那么多年才意识到。
    曲婉没想到申屠修会这么直接说出来,脸色爆红,最终任由靠在自己肩上的男子抱紧自己,她同样感谢上苍,让她拥有了小澄和眼前这个男人,这两个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他们会结伴一直走下去。
    本来打算进门看看自家变扭的妈妈,在听到父母间的对话后,于澄握着元昊的手,笑意满满的一起离开,不打扰这对蜜里调油的新婚夫妇。
    外边是于卓昱和臭着脸却还跟在自家爱人身后打点婚礼细节的元萧。
    看着教堂上方飘动着的五彩气球和湛蓝的天空,于澄回头看向专注望向自己的男孩。
    眼中透着不属于这个年龄的成熟。
    这一年间,他们形影不离,从未离开过对方,就像天生该如此。
    “小昊,我们永远不要分开,像我父母那样。”
    回答于澄的是,握得紧紧的手,好像深怕自己放手一样。
    绝不放开,死亡也不能把我们分开。
    第125章 番外:幸福的那些事儿(完)
    最近于澄很烦恼,他已经有段时间没和元昊一起放学离开了。
    他和元昊已经上高二了,为了准备高考,原本发过来的几个剧本都被他推了。
    而申屠修和曲婉这对依旧是儿控的父母,什么都随儿子,儿子想演戏就演戏,想读书就读书,就是现在想要环游世界他们也是双手支持。
    堪称是将孩子宠溺得毫无章法的父母,唯一让简宴、曼青等理智尚存的人庆幸的是,小于澄完全没养成那些坏习惯,越长大越帅气,脾气更是万中无一的好,多多少少看着小于澄的戏长大的影迷都对他爱护的要死,暖男啊,小男神!不愧是国民好儿子!
    小于澄,那一定是天朝最不能得罪的艺人,粉丝基础更是夸张的从孩子到中年人,甚至老人,不分男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