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2

重生之天王法则 作者:童柯

      老少通杀。
    现在儿子才高二,就已经要用功学习了,申屠修这对父母只担心儿子会不会因此累坏了,至于考不考得上大学,呵呵哒……
    反正他们完全养得起儿子好吗。
    而最近总是跟在他身边的人,放学后却总是不见人影,每天都很晚才回来。
    该不会是传说中的七年之痒吧?
    元昊和自己不一样,那家伙虽然骨子里是闵的性格,但是记忆没恢复,两个人十几年来都是连体婴的生活,从没离开过对方超过半天,一下子元昊冷淡起来,于澄就开始瞎想。
    现在这年纪正好是青春躁动期,那家伙该不会意识到对他只是青梅竹马的感情,实际上喜欢的是女人?
    班上的确有不少对元昊示好的女生,还包括全校范围内不怕元昊那张面瘫冷气的,私底下他还听说元昊就像高岭之花,只可远观。
    只可远观你们怎么不好好观,想动我的人,问过我没有?
    于澄有些浮躁,他都活了三世了,按理说不应该这么容易情绪波动了。
    但问题牵扯到元昊,他好不容易重逢的爱人,怎么能不紧张?
    当年他们是约定过永远不分开,可那更像孩子的诺言。
    虽然于澄自己知道他是认真的,想跟元昊过一辈子的。
    该死,这家伙要是真的去找别人,他怎么办?
    反正让他成全是绝对不可能的!
    这会儿,方鸿来接他回家,顺便把之前已经录制好的歌样板带给他。
    方鸿是简宴在准备提前退休后,给小于澄培养的经纪人,虽然才二十来岁,但继承了简宴的八面玲珑,是个非常吃得开的人。
    “鸿哥,你说小昊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方鸿眼皮一跳,他很早就看出于澄、元昊绝对不是什么兄弟情深,所以于澄也没在方鸿面前避讳过。
    谁见过兄弟只要没人就抱在一起,于少还整日挂在元少身上,这么大了还睡同一张床,私底下就亲在一起的吗?
    要是几个小时不见,元昊少爷就会发狂四处找人,找到人了后又马上温顺的像绵羊似得死死黏在于澄少爷身边紧迫盯人,言听计从的和面对别人就是完全两个人,生怕越长大越有魅力的于澄少爷被哪个不要脸的狐狸精勾走,哪个正常兄弟会这样?
    “怎么可能,他明明喜欢你喜欢的要死,还能喜欢谁啊?”要说元昊喜欢别人,打死方鸿都不信。
    于澄少爷自己没发现,他可是好几次看到元昊少爷看着熟睡的于澄少爷那眼神,黑的像一滩死水,那里边的偏执和欲望让人害怕,占有欲太恐怖了。
    估计也只有于澄少爷受得了,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一个萝卜一个坑。
    只不过每次等于澄少爷醒来,那家伙就完全收敛了,一点儿都看不出来。
    这么恐怖的家伙,会不喜欢于澄?
    开毛玩笑!
    真是当局者迷,于澄少爷自己看不清罢了。
    “但他最近都不和一起走,而且总是等我睡了才回来。”
    “于少,你想想,最近有没什么特别的日子?”方鸿稍稍想了想,就猜到了什么,提醒迟钝的小少爷。
    这可是于家的宝贝疙瘩,所有人都捧在掌心的于澄,要是看到于澄皱眉,他那儿控的父母和侄子控的几位叔叔准会找他算账。
    这么一想方鸿脖子凉飕飕的。
    特别的日子……这么说起来,还有没几天就是他生日了?
    元昊拿着自己炒黄金赚来的钱,定制的大钻戒,有些忐忑的翻开,关上,翻开,又关上。
    这戒指上的钻好像有点太大了,大得有点俗。想到于澄那样优雅的人,真是有点配不上,但他没时间再去定做一个了。
    他永远记得,六岁那年,于澄对他说永远不分开的誓言。
    所以早在小时候,他就想要把眼前的这个人完全占有,这个戒指是他早就想准备给于澄的,戒指的钱当然要自己赚才有意义,为此他硬是忍着和于澄每天分开几个小时。
    这么想着,元昊就归心似箭。
    正在路边站着的元昊,一米八的个头,俊美的不似真人的脸上挂着烦恼,很吸引人。
    他脸上原本的疤痕已经淡的看不出来了,即使凑近看也只是更添加他的男性魅力。
    这时候,就有大胆的姑娘向前搭讪。
    “帅哥,要不要一起玩?”
    元昊温柔的关上戒盒,当那双眼抬起来的时候,充斥着漠然和慑人的冰冷,如同死人般让人绝望到窒息的气息,只是眼神就让这姑娘怕的腿软。
    除了于澄外的所有人,都不值得他浪费分毫心力。
    想到这些年越来越招人的于澄,元昊的目光黑沉沉的,他恨不得将于澄关在只有自己能见到的地方,只有自己能碰他,吻他,抱他,让他的眼里只有自己。
    可是不能,他不舍得……不舍得那幸福的微笑消失。
    为此,他宁愿压抑自己一辈子,他会永远守护在这个人身边,让那人看不到旁的任何人。
    等回到家的元昊,已经很晚了,于澄刚下楼喝了杯牛奶助眠。
    元昊这个冬暖夏凉的不在,他睡眠质量明显下降。
    看到开门进来的元昊,四目相对。
    虽然大约猜到原因,但想到这家伙让自己担心受怕了那么久,于澄已经装作生气的转身离开。
    还没离开一步,就被那人一把拉住,背撞上那人结实的胸口,滚烫的气息让于澄颤抖。
    声音却出奇的温柔,甚至有些讨好,“不要生气了!”
    湿热的舌头舔舐着于澄敏感的耳垂,于澄软倒在他怀里。
    这混蛋,作弊!
    “去哪里了?”质问紧紧抱着自己的混蛋。
    “买钻戒。”元昊从来没想过骗于澄,这段时间离开于澄没问,他自然没说。
    “啊?”还没反应过来,就感到无名指上被套了一个冰凉的环。
    一抬手,就看到那在微弱的光线下也不容分辨的夸张钻戒,这到底有几克拉?元昊怎么会有那么多钱!
    握着于澄的手,连手指带环轻轻吻着,“我等这一天太久了,嫁给我。”
    于澄沉默着。
    元昊很不安,他有些忐忑道:“这戒指我也觉得配不上你,等过段时间我再定做一只,先委屈几天好不好?”
    于澄噗一声笑了出来,也不逗这个男人了。
    “你嫁给我,我到是可以考虑。”于澄这段时间的郁气和恐慌,完全驱散了。
    “没问题。”元昊狂喜,于澄答应了!
    他巴不得,他早就想姓于了。
    以后,就冠夫姓。
    将人转过来,有些热切却温柔的吻上于澄的唇。
    于澄回应着这个无论几世,都深爱着自己的男人,这次他牢牢抓住了!
    第126章 番外:节目的那些事儿(一)
    《爸爸,我们在一起》这个节目已经开了好几期了,全国范围内大受欢迎。
    本来在开播了第二季之后人气就所有回落,到了第三季也没有挽回颓势,直到申屠修和小于澄这对新出炉的父子确定要上节目后,才真正热闹开。
    小于澄自从名字、模样曝光后,曾经因于澄去世而痛苦吊念的影迷粉丝好像得到了精神寄托,纷纷自动成了小于澄的守护者,再加上曲婉这对父母的保护下,无论记者怎么挖掘消息他的曝光率依旧非常低。
    无论是影迷在小于澄的专属贴吧还是《爸爸》的官方论坛下都爆发开了,盖楼嗖嗖嗖的往上涨。
    “节目组为了收视率也真是拼了,连国宝影帝都给请来了!”
    “别说影帝了,小于澄啊,那是小于澄啊!”
    “这个阵容是有史以来最豪华的吧,之前可从来没出现过影帝级别的,母亲还是视后。”
    “这么说起来,好像每次都会选二、三线的又家庭和睦的。”
    “但小于澄怎么看都不是申屠修的儿子吧,这也行?”
    “楼上的,你看到贴吧里爆出来的照片吗,影帝大大还不是于澄爸爸的时候,就和曲女王天天带着出去!不是亲爹胜似亲爹~~~!”
    无论别人怎么讨论,小于澄第一次出镜依旧让曲婉恨不得买下所有需要的用品,这次去的是一个海边乡村,估计到了晚上海风会很大,曲婉生怕于澄着凉了,准备了满满的从头到脚的装备,包括这三天两夜里可能遇到的突发状况和所需物品。
    除了前来窜门的简宴看不下去外,其余人都好像理所应当般,竟没一个人觉得这样不妥。
    由于节目组规定行礼需要自己收拾,只能把东西的位置先提前给于澄说好。
    在约定好的那天,节目组敲了门。
    是一个很酷的小男孩,因为事先知道这是寄养在申屠家的,镜头也分了几个给这个男孩。
    元昊冷冷的说道:“我去让他起来。”
    摄影师手抖了抖,怎么感觉有点冷。
    跟着元昊进去,摄影师就看了于澄的房间,说实话这几乎完全不像一个孩子的房间,整洁干净,连属于孩童那种鲜艳可爱的物件都少的可怜。
    他不知道的是就这几样可爱的物件还都是曲婉硬塞的。
    以为这是在节目组来之前就被收拾成这样的,摄影师也不惊讶。
    镜头慢慢对准在床上揉着眼睛的于澄,那模样简直萌翻了啊!!摄影师是个已经结婚多年并有一个儿子的,因为工作关系很少和孩子相处,看到和自己孩子差不多的于澄时,不由的也心生喜悦。
    “节目组来了。”摄影师发现刚才冷酷的男孩现在说话出奇的温柔。
    于澄似乎想起来了,迷迷糊糊的对着镜头展开一个微笑。
    酷酷的男孩双眼直了,摄影师也是一愣,不过拍摄还是继续进行。
    然后就拍摄到于澄怎么起床,自己折被子,换衣服,自己洗漱,摄影师不知道其他家的孩子是怎么样的,但按照以往的经验,在这种明星家庭出生的多少会有点娇气,一个比一个严重的起床气,但于澄完完全全是个不需要操心的孩子。
    懂事的让人心疼。
    这时候,大影帝才醒来,看到摄影师,随意的打了个招呼,“哦,你们来了啊!然后就进去浴室抱住刚刚刷好牙的于澄,满是胡渣的下巴蹭着于澄的脸,声音还透着没睡醒的模样,“小澄,爸爸好困……让我再睡一会。”
    这这这这……这是不是反了?
    爸爸向儿子撒娇?
    平时不拘言笑的影帝,面对儿子居然是撒娇模式开启?
    太毁三观了!
    “来蹭蹭,蹭蹭爸爸就不闹你!”
    “不要,爸爸走开!”
    “不嘛,小澄不爱我了~~”
    “哈哈哈哈,爸爸,会痒!不要,不要,爸爸你太幼稚了!”被申屠修抓住的于澄被狂挠痒,于澄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摄影师:_|||
    这样的影帝……这样的影帝儿子……摄影师可以预见,当这期节目播出后,肯定能大火!
    “申屠修,你个为老不尊的,不准欺负我儿子!”一道河东狮吼,把玩闹无下限的申屠修给拎了出来。
    摄影师:曲女王一如既往好霸气。
    当一家四口吃完饭,于澄就来到房间里准备自己理行李,走进去的一刹那,他已经想回去了。
    摄影师也看到了那叠的满满的衣服和物品……
    呵呵,这是逃难的节奏吧!
    放眼看过去,几乎全是于澄的东西,而作为影帝的申屠修只有可怜兮兮的一个角落。
    连摄影师都觉得,大影帝,你在这个家是有多没地位啊……
    看着于澄一样样东西整齐的放入行李箱,完全不像一般孩子那样乱塞,摄影师忍不住问:“会不会觉得东西太多了?”
    于澄听了,抬头灿烂一笑,“因为妈妈爱我!”
    摄影师的心都要融化了,怎么会那么懂事体贴的孩子,小暖男!!
    第127章 番外:节目的那些事儿(二)
    还没多少时间,摄影师已经被于澄小朋友的懂事贴心给完全收服了。
    由于东西实在太多,于澄只能挑了几样必需品,两只拉杆箱就准备出发了,他见旁边神色郁郁的元昊,不由的扑了过去。
    这动作平时太常做了,元昊豪不意外把人抱在自己怀里。
    于澄小声保证,“马上就回来,要想我!”
    “谁和你说我不去的?”元昊好笑的望着于澄难得错愕的神情。
    “啊?”
    “申屠叔叔已经和节目组打过招呼了,我会跟着工作人员一起,我会照顾好你。小澄……没人能让我们分开。”抱住于澄,垂下了视线,眼中的执拗只有他自己知道。
    闵……他的闵……果然从来都没有变过。
    于澄眼眶一热,闵沉重至极的爱给他的不再是痛苦时,他竟是觉得甜蜜。
    因为被人这样重视着,这样需要着。
    摄影师拍到这个画面,远远看着只是于澄向小伙伴道别,至于实际上是什么也只有于澄和元昊知道了。
    接下去,元昊跟在节目组身边,虽然全程陪同,却再也没有出现在镜头前。
    这次一样是五组家庭,五个孩子,三男两女的搭配。
    刚开始大家都还陌生,特别是其他四个爸爸看到申屠修这个国际级别的明星,多少有点拘谨的打招呼。
    孩子们也都紧紧附在爸爸身边,并不和其他孩子打招呼。
    这样一路相安无事到了目的地,代理村长要求所有孩子把玩具、游戏机、平板电脑、手机等工具全部放到指定的篮子里,这下可苦了孩子们了,满脸的不愿意和哭泣,这是能理解的,在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失去平时最喜爱的东西,都会表现出强烈的不舍。
    而最醒目的不外乎申屠修父子了,父子两除了上交了手机、平板外,竟然没有一样东西拿出来。
    村长:“申屠修,我们节目组是很公平的,无论是谁都必须上交!”
    申屠修无奈道:“村长,我们把能交的都交了。”
    那平板还是他自己玩的……tat,有个过于体贴早熟的孩子,做爸爸的心好累啊。
    村长不相信,难道于澄小朋友真的一点都没有?
    为了体现节目组不会偏袒任何人,也为了节目最后播放出来观众的质疑,村长让工作人员检查这对父子的行礼,果然一样玩的东西都没有!
    申屠修:我就说了吧,我家小澄可不是一般的孩子。
    村长也是个相当圆滑的人,笑容满满的夸赞了几句,心里却是猜到可能是申屠修不让孩子带这些东西……不然哪有孩子不玩玩具的道理?
    申屠修:“你们可以理解吗,我一个当父亲的完全没事做的痛苦吗?”
    其他爸爸笑着互相打趣,一时间和乐融融拉近了互相的距离,但没有一个真的会相信申屠修的话,八成又是溺爱孩子才这么说。
    可接下去的三天两夜,其他爸爸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了,要是能有于澄这样的孩子,他们该有多幸福。
    于澄不是孩子里年纪最大的,但他却隐隐成了孩子里面的头头,无论村长布置什么艰巨的任务,他总是承担的最多,帮助别人的最多,特别照顾女孩子,甚至有一次为了帮一个摔倒的孩子,他自己严重擦伤,但依旧笑着对工作人员道没事。
    后面申屠修做完爸爸组的任务过来,心疼的抱着儿子哽咽,反而是于澄这个受伤的人安慰大影帝。
    “这下完了,你妈妈看到会把我打死的。”申屠修完全不在乎在镜头面前暴露他是个老婆奴,儿子奴。
    反正在那个家,他的地位还不如元昊呢。
    “不会,我不会让爸爸被打的。”于澄拍了拍申屠修的背安慰道。
    已经见怪不怪的摄影师叹了一口气,这到底谁是父亲,谁是儿子啊。
    直到到了晚上,拍摄工作结束后,于澄才偷偷摸摸来到隔壁工作人员的屋子里,为了给爸爸和儿子有好的地方住,工作人员的屋子都是临时搭建的,甚至有不少只是在椅子或者凳子上将就一晚,一户人家根本没那么多床来睡。
    果然,进了屋子就看到元昊待在椅子上等他。
    于澄有些害怕,他不怕任何人,就怕元昊难过。
    “我……我真的美食,别担心……小昊。”
    元昊不说话,黑夜里,他的眼眸黑的发亮。
    “对……对不起……”
    还没等于澄走近,元昊突然就抱住于澄,弯身以让人无法拒绝的姿势吻上了于澄的脸……细细的亲着,最终占领于澄的唇。
    这样亲密的姿态,曾在美国的时候看到过妈妈和数个男人做过,以前只觉得恶心,但如果是这个人,那么他只想一次次占领这个地方。
    于澄……是他的,怎么能为了不相干的人而受伤。
    但这话,本能的,元昊没有说出来。
    他还不懂如何接吻,只是学着母亲那样的动作。
    两唇碰在一起的时候,于澄恍惚被一道电流酥麻到,这是他们这一世第一个吻,他的理智翻飞……
    完全没意识到,现在的元昊还是个孩子,到哪里去学来接吻这样的事。
    接下去的一天,是进行最后的接力赛和为乡亲们买东西环节。
    于澄把捕来的鱼和爸爸一起到菜市场去卖,由于他的脸识别度太高,又会卖萌,很快就被抢购一空,不停有乡民说,“快拍照”
    “于澄好可爱哦!”
    “你看他笑得好甜,萌萌哒!”
    一旁的申屠修听了,对其他爸爸无奈道:“我以后就要靠我儿子来生活了。”
    这句话被摄影师记录了下来。
    到这个时候,无论是工作人员还是其他爸爸都相信,申屠修这个父亲真的完全没事情做,只有对着儿子撒娇的份了……
    这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但无论如何,贴心的暖男于澄小朋友赢得了其他爸爸孩子以及工作人员的喜爱。
    直到节目播出后,这对父子档爆红。
    一向在镜头前严肃敬业的大影帝申屠修打破观众们的既定概念,化身撒娇萌爸,而作为儿子的于澄是贴心暖暖的小暖男,像个小爸爸一样照顾其他人,这样诡异却温暖的组合打动了观众,使得父子两的人气再次飙升。
    第128章 番外:甜蜜的那些事儿
    于澄和元昊被家人发现不是纯洁的兄弟情,是一次偶然。
    当然元昊根本无所谓别人的想法,碍于于澄非常尊重父母,特别是这对疼他如宝的父母要是知道儿子是gay不知道会受多大的打击,元韶作为一个忠实的妻奴,完全听从于澄的调派。
    但纸还是包不住火,就在元昊求婚没多久后,被起床上厕所的曲婉发现两个孩子在浴室里接吻,而于澄的衬衫都被退了一大半下来,元昊的手还放在自家儿子的胸口上揉捏,两个人也没想到向来爱赖床的妈妈会突然闯进来。
    元昊快速将衣服套回于澄身上,一言不发的盯着曲婉。
    要不是这女人是于澄的母亲,他可不会那么客气,就算是母亲也不能随便看于澄的身体,那是他一个人的权利。
    而于澄也有些慌乱,却始终没有离开元昊的怀里,腰被紧紧握着不让离开,眼前的混蛋连让他解释的机会都不想给,就打着让他们之间的关系曝光的企图。
    元昊忍了那么多年,早就不想再和于澄偷偷摸摸了。
    “妈……”喊了十多年的妈妈,加上前世的交情,他是真的不想伤害这位真心爱他的女人。
    接下去,正在拍戏的申屠修被老婆一个电话给招了回来,他刚进门就看到自家老婆从来对于澄温柔可亲的脸放了下来,这真是大奇闻,从于澄出生的那天起,曲婉就从没对这个宝贝说过哪怕一句重话,儿子要什么就有什么。
    可惜他们的儿子从没主动要过什么。
    “这……这是怎么了,小澄和小昊你们惹你们妈妈生气了?”
    “你让他们自己说。”曲婉黑着张脸,也不解释。
    “到底怎么回事,小昊你来说。”一家四口在一起生活十多年,他们感情越来越深厚,出于对儿子的话言听计从的考虑,申屠修问向一直少话的元昊。
    虽然元昊是被寄养在他们家的,但那是因为人家元昊非要住这儿,元韶带回去几次元昊都偷偷自己回来。
    最后也只能放任这孩子在这里,再说于澄和元昊从小感情就非常好,正好有个伴,几个长辈也只能由着他们了。
    元昊和于澄对视一眼,元昊突然握住了于澄的手,“申屠叔叔,曲阿姨,我和小澄在一起了。”
    在一起了……在一起了……在一起了……
    申屠修一阵天旋地转,以为自己听错了。
    再然后,两人被冷着脸的父母给赶出家门。
    元昊紧紧握住于澄的手,嘴角却扬了起来,于澄反瞪了他一眼,“被赶出家门还那么开心?”
    “开心。”只要能和你在一起。
    “傻。”于澄的脸绯红,元昊这人没什么甜言蜜语,但每每总是几个字或是一个表情,就能让他无措。
    果然是个老江湖吧……而他被吃的死死的。
    两人被赶出来的时候,都没怎么乔装打扮过,以于澄从小到大的曝光率,他被认出来的概率很大。
    很快就有路人上前询问,否认了一个两个,但人却越来越多,眼见他们周围已经围满了人。
    “跑!”于澄反握住元昊的手,拔腿就跑。
    元昊看着那双主动握着的他的手,身后是追赶他们的人,心却是前所未有的被注满了幸福滋味。
    兜兜转转多久,他们都不会再搞丢对方了。
    …………
    申屠家客厅。
    等到两个孩子离开了。
    申屠修才跑到沙发上,抱住老婆开始哄道:“亲爱的,你刚才的演技真好!”
    曲婉冷哼一声,“也不看我是谁。”
    “那是那是,你是我的女王!”
    “这两孩子以为平时眉来眼去我没发现吗,总算被老娘逮到了吧!”
    “就是,他们以为我们不知道!太明显了好吗,小澄就算了,小昊那小子也不知道遗传的谁,那眼神恨不得整天黏在小澄身上,是个人都能发现了!我们接下去该怎么办啊老婆,拆都拆穿了,你看这天色也晚了,小澄要是在外面出个什么事儿就……”申屠修夫妻本就是打算找个机会拆穿两个儿子,不然要演到什么时候去。
    但申屠修完全是白操心,于澄和元昊那么大的人了,他们还像是孩子还小,永远都放不了手,就怕孩子出个什么意外。
    其实在“于澄”最后的十年里,他们多少都知道了,“于澄”在等一个人,一个男人,但那个男人始终没有出现。
    最后在思念中过世。
    现在小于澄也找了个男人,他们一开始是不能接受,但只要一想到小于澄的父亲于澄,就不想历史再度重演。
    找个男人就男人吧,元昊从小他们看着长大,知根知底,加上比他们还宠溺于澄,也不怕儿子被人欺负了去。
    与其便宜了别人,还不如元昊呢,肥水不流外人田。
    这才夫妻两个人一起演了这场戏,名曰稳固孩子们的感情,有挫折才能让他们更珍惜彼此,知道感情来的不容易。
    现在真的把人赶出去,两人又后悔了。
    曲婉一听,也是啊!要是她的小澄出了意外怎么办。
    “你还不快去把那两个家伙给我拎回来,要真离家出走了怎么办!”曲女王一声下令。
    “遵命,老婆!小的这就去办!”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