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离开的条件(求收藏求追读求月

人生副本游戏 作者:我爱小依

      屋子的内部结构非常简单,左右被拉通,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长条状的空间。
    整个屋子的墙壁都靠着紧密排列的展柜,展柜上是密密麻麻的整齐排列的物品。
    在房屋中间也并排错落的放置着展柜,这些展柜之间则放着昏黄的煤油灯照明。
    这个屋子给何奥的感觉不像是正常住人的地方,倒像是商场里的十元店,密密麻麻的放着各种小商品。
    “进去吗?”
    柳楠看着这个场面,心中也觉得有些怪异,配合上昏黄的煤油灯光和外面的浓雾,显得有些恐怖怪诞。
    “嗯,不要离我太远。”
    何奥点点头,松开了抓住柳楠手腕的手,率先一步迈入了屋子。
    他刚刚一直拉住柳楠是因为在视线受阻的浓雾中,一旦松手很容易就走丢了,而这个屋子虽然诡异,但是也是有基本照明的,视线不会受阻,所以没必要一直牵着了,还影响战斗力。
    柳楠低头看了一眼左手腕,何奥的抓住她手腕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力度,捏的比较紧,她原本白皙的手腕已经泛起了一丝丝微红,还有一点轻微的疼痛。
    她捏了捏衣袖,把袖子拉下来遮住了手腕,快步追上了何奥。
    “怎么了?”
    何奥停留在靠门的展柜前,一边看着展柜的物品,一边轻声问道。
    “没什么,”柳楠剥开衣袖,给何奥看了一眼手腕被捏红的地方,她也没有隐瞒,在危机下互相隐瞒破坏双方信任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我身体素质没那么好,娇生惯养惯了。”
    然后她停顿了一下,轻声道,“谢谢你,刚刚保护我。”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心跳有些加快。
    刚刚何奥发现危险的瞬间就拉住她冲出大门,之后在迷雾中还一直抓住她,如果当时何奥松手,以那个能见度,她可能就迷失在迷雾中了,在这样怪异的环境里,她不知道会遭遇什么。
    “哦,没事,”何奥头也没抬,“你欠我两顿饭了,我没带本子,待会儿回去记上。”
    ······
    柳楠感觉自己心跳渐渐平稳了下来。
    吊桥效应吊桥效应···
    她叹了口气,在心里给自己刚刚的心跳加快做出解释。
    人在处在类似过吊桥这种危险情况的时候,会不由自主的心跳加快,如果这个时候恰巧遇见了另一个异性,就有可能会把这种心跳加快的感觉当做爱情,这就是吊桥效应。
    不同于柳楠的心思起落,何奥的状态一直都很平静,他在仔细观察这些展柜的物品。
    “这些看上去好像都是收藏品。”
    柳楠站在何奥身边,她不再想那些奇怪的东西,也开始观察这些物品。
    何奥面前的是一个陶瓷展柜,展柜上放着各种各样的陶瓷造物,比如花瓶,盘子,碗。
    而每一个展品前面都贴着一张小纸条,纸条上写着这个展品的名字和简单介绍。
    比如何奥正当面的是一个青花瓷碗,下面的纸条写着
    [青花瓷碗-200年前]
    而柳楠看的是陶瓷展柜旁的展柜,这个展柜上面放满了各种看起来年岁很大的青铜器。
    此刻她正在看一个老旧的青铜小鼎,这个鼎看上去至少得有个几千年的历史,然后下面写着,
    [四足青铜小鼎-现代工艺品]
    “往里面看看。”
    何奥站起身,示意柳楠往里面走。
    张安厦给出的资料里说这个院子会吸引路过的人把自己家里的古董或者特殊的物品搬过来,看起来那些东西就是放在这里做了展示。
    那这个院子把他们关在这里是为了什么呢?
    随着两人继续往里,展柜上出现了各种各样奇怪的物品,有洋娃娃,有棒棒糖,有老式猎枪,甚至还有一个粉色的小手铐。
    ······
    何奥走了上去,伸手扯了扯手铐,手铐出现了松动,看起来不太结实的样子。
    然后他嫌弃的把手铐放了回去。
    也就在这时,他再次有了那种被窥视的感觉。
    他抬起头去,看向屋子深处,那种被窥视的感觉缓缓消失。
    他和柳楠继续往前走。
    当越过某条线之后,展柜上的东西突然出现了变化,开始出现了精致的包裹着昆虫尸骸的琥珀,制作好的昆虫标本,越往里走,生物的尸骸逐渐取代了非生物的物品。
    “啊!!!”
    就在这时,柳楠突然惊叫了一声,她颤抖的看向前方,“那只猫。”
    何奥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在煤油灯的昏黄灯光下,一只黑猫正蹲在展架上,死死的盯着走过来的两人。
    显得有些狰狞恐怖。
    “是标本。”
    何奥走上前去,看着这只猫,下面标注着
    [黑猫标本-捕猎时]。
    何奥伸手摸了摸这只猫的毛发,毛发很柔顺,但是已经没有了体温。
    这只猫似乎是在捕猎的关键时刻被做成了标本,看上去栩栩如生,甚至能感受到它在捕猎时的凶厉。
    而在它的旁边,则放着一只正在偷吃大米的老鼠,同样栩栩如生。
    “何奥,你看。”
    柳楠此刻已经走到了何奥身旁,她颤抖着拍了拍何奥的肩膀,示意何奥向前看去。
    何奥抬起头,他们身前的展架变成了一个个大型的展架,这些展架里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生物标本’。
    有小牛犊,小猪,成年猪,成年牛,鸡,鸭,鱼,羊。
    何奥一步步穿过这些‘标本’,走到了房间的最深处,那里靠墙放着两个圆形的十公分左右高的站台。
    左边的站台上已经站了人,那是一个双眸禁闭,衣衫破碎的青年,他身体僵硬,直挺挺的站在站台上。
    何奥自然认识这个人
    公牛。
    青年脚下的站台上也贴着一张纸条,何奥蹲下身,看着这个纸条上面详细的内容,上面写着,
    [公牛]
    何奥一愣。
    为什么是公牛?
    这里所有的标注,都是标注的大类,比如猪的标注就是猪,猫的标注就是猫,最多加上一些修饰定位稍微细分,比如黑猫,小猪。
    眼前这个青年,如果按照这种标注应该,是‘人类’或者‘男人’。
    为什么是公牛?
    难道公牛并不只是代号?
    何奥站起身,看着眼前站立的青年,他伸手轻按在青年的胸口上,胸口仍旧有轻微的起伏,青年还活着。
    与此同时,在何奥身后,柳楠的目光被身旁角落里的一个小打印机吸引。
    而随着她的目光移向打印机,那个小巧的打印机突然启动了起来,一个小纸条缓缓从打印机里吐了出来。
    柳楠下意识的把目光投向纸条,一个明悟突然在她脑海浮现,
    ‘献祭了纸条上的物品就可以离开。’
    那仿佛是魔鬼的低语。
    她的目光落在了纸条上,看清楚了纸条上的字迹,
    [男人]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