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暗杀者(大章求订阅求收藏

人生副本游戏 作者:我爱小依

      那颗带着炙热之风的子弹,就这样直接出现在了何奥的视野中。
    此刻闪避已经来不及了,何奥的大脑迅速运转,在这刹那间,超忆建立起了子弹的运转模型,并模拟出子弹的运行轨迹。
    何奥猛地抬起短剑,挡在身前。
    咔——
    火热的子弹被溅飞,撞入墙壁之中。
    而此刻, 何奥也抬起头,身体开始沿着房间快速移动了起来。
    瞄准是需要时间的,在短时间内,快速无规律的运动会打断对方瞄准的节奏。
    而与此同时,他开始迅速将此刻屋子里的景象,与记忆里的景象进行对比。
    尸体移动了,因为身上的刀被拔走了,这是正常的。
    地上多了血迹,是刚刚‘暗杀者’留下的血迹,这是正常的。
    桌子移动了一下,是刚刚狙击枪落在地上打到了桌子,这是正常的。
    身后有个人,那个人一直在那里,这是正常的。
    砰——
    又是一枪从身后飞来, 这一次在高速运动中的何奥闪过了这一枪。
    他皱了皱眉。
    所以,问题出在哪里?
    这屋子里所有东西都没有问题,那么那个暗杀者会藏在哪里?
    他是真的隐身了吗?
    这是什么样的特殊能力?
    在何奥思考的时候,在他前进的方向上,有一个影子缓缓从腰间拔出一把银色的匕首,向着他的后背靠去。
    不,不对!
    有什么地方不对,
    何奥停下了脚步,银色的匕首从后面缓缓伸向他的脖颈。
    放空,放空。
    战斗只会改变周围的事物,但是不可能凭空增加或者减少某些东西。
    被超忆记下来的画面,整个房间的所有细节,开始在何奥的脑海里回放。
    从他刚刚进屋子开始,如同电影画面一般,一帧一帧的被截取出来,一帧一帧的对比。
    在如此高强度的计算量下,即使何奥也感到了一丝丝轻微的晕眩。
    脑海中的场景迅速变化,从何奥进入房间,与暗杀者对话,到战斗,到暗杀者消失。
    也就在这时,何奥的回忆停顿了下来。
    在暗杀者消失的刹那,一个人影突兀的出现在了房间里,他无法分别这个人影是谁,感性告诉他这个人影的存在是符合逻辑的,不用去管。
    但是‘他’,的确是‘多’出来的东西。
    锋利的匕首已经越过了何奥的肩膀, 那尖锐的刀刃缓缓绕过漆黑的兜帽, 勾向何奥面具下的脖颈。
    它即将刺穿何奥的颈动脉,鲜红的血液将如繁华的牡丹绽放。
    砰——
    也就在这刹那,银色的剑尖挡住了锋利的刀刃。
    身后的黑影想要猛地用力越过这剑尖,却在那一瞬间,大脑陷入了空白。
    精神干扰,
    何奥用力拨开这锋利的匕首,银色的短剑在手中舞了个剑花,化作反手执剑。
    当排除掉所有可能的结果,剩下的那个结果无论多么不可能,那也是答案。
    这个‘安全的’人影,就是敌人。
    剑光在刹那间从何奥的腋下穿过,紧接着,就是锋利剑尖入肉的闷响。
    “啊!!!”
    何奥猛地用力,迅速后退,浑身的力量作用在手臂之上。
    刚刚从精神干扰中苏醒过来的黑影,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何奥的身体撞住,向后飞退。
    砰——
    黑影被何奥装在墙上,锋利的剑刃迅速穿过了他的身体,鲜红的血液溅射在何奥的手臂之上。
    如同盛放的牡丹。
    何奥放开了剑柄,往前走了几步,转过身来。
    那个有些瘦削的暗杀者瞪大眼睛看着何奥,短剑穿过他的胸膛,将他如同布偶一般钉死在墙壁上。
    他似乎无法理解何奥如何识破的自己。
    他挣扎的向着何奥伸出手去,想要抓向何奥,最终动作越来越缓慢,直到停滞。
    他的手臂无力地垂落。
    在超忆的视角下,他的灵魂开始渐渐消散。
    死透了。
    何奥松了口气,关闭了超忆。
    一股巨大的疲倦感瞬息席卷而来。
    何奥艰难的靠在墙上,从腰后取出三支银色试管,顿顿顿一股脑的灌进了嘴里。
    喝完这三支之后,他休息了一下,等到疲倦感渐渐消去,又喝了一支。
    和暗杀者的战斗不过几十秒,但是期间他使用了三次精神干扰,还超负荷的使用了超忆进行记忆对比。
    这就是完整状态下的d级强者,和斯兰卡那种凑数的完全不一样。
    这次何奥并没有受伤,不过他没有受伤的原因倒不是因为他实力强到了能无伤干掉暗杀者的程度。
    而是对方注重于一击毙命,每一次都是杀招,被他防住了。
    最后那个影响常识和理智,达成‘隐身’效果的能力确实有些恐怖,如果何奥拥有的不是超忆,可能就真的死在这里了。
    等到恢复了一些精神和体力,何奥走到了那个已经死去的暗杀者身前。
    暗杀者的身形比较瘦削,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普通憔悴的中年男人,他的头垂下,瞪大着眼睛看着何奥。
    何奥用手环给整个房间拍了个照,然后伸手把他的眼皮抹了下来。
    这之后,何奥开始检查他的作战服和携带的东西。
    作战服质量不错,可惜被刺穿了,早知道刚刚就刺脖子了,大意了。
    手枪,不值钱。
    秘银试管,空的?这家伙真穷啊。
    何奥上下翻了一圈,最后发现,最值钱的居然是最开始掉在那里的高斯狙击枪,以及与狙击枪搭配的一盒共八枚的高爆子弹。
    他把披风取了下来,泡在酒店的洗手池里,这个刚刚沾太多血,得洗一下。
    清洗血迹最好用冷水泡,热水会让血液里的蛋白质变性凝固,不好清洗。
    在披风浸泡的过程中,何奥把那把高斯狙击枪擦拭了一遍,然后拆卸成了部件,装进了被暗杀者放在角落里的狙击枪手提箱里。
    装好之后,他出了趟门,把之前藏在小巷里的大箱子拿了回来。
    然后他把暗杀者的尸体装进了垫了防水布的箱子里,在这个过程中,他从暗杀者的内袋里翻出来一个徽章。
    那是一个银色的狼头徽章。
    在翻出徽章的时候,何奥顿了顿,打开了自己的作战服,在这件继承自罗伊父亲的作战服里,也有一个相同的内袋。
    这种内袋并不是作战服标配的,属于特别定制,联邦调查局的作战服里就没有。
    何奥把这个特质的银狼徽章放进了自己作战服的内袋。
    刚刚好。
    相同的途径,相似的作战服。
    看来这个银狼徽章是某种组织的徽记。
    何奥盖上了箱子,拉上拉链,把泡好的披风洗了一下,在洗去大部分血迹之后,剩下的血渍也不起眼了。
    等到一切收拾好以后,何奥拿起了放在桌面上的对讲机。
    这种对讲机一般都带有录音功能,何奥按下了录音键,轻声道,
    “克里斯托斯先生,我们机械工厂后门的咖啡厅见。”
    ——
    “我们常说,努力就能得到回报,做得多拿得多,但是晨曦市的现实是什么呢?”
    “在座的诸位,你們每天工作十二个小时以上,所获取的收入却只能勉强够温饱,你们的财富被用于支付房租,支付信用卡利息,支付各种各样莫名其妙的费用。”
    “制作面包的人只能吃最劣等面包,生产鞋子的人自己的鞋子却穿到破洞,修建房屋的人以高价住在别人的房子里。”
    “贩卖违禁药和从事红灯区生意的人发财致富,有才能的人却贫病交加死在床上。”
    “什么都不生产的人,什么都有,什么都生产的人,什么都没有。”
    “这是你们理想中的晨曦市吗?这是你们想要拥有的生活吗?这是晨曦市的最初建造者们想要看到的晨曦吗?”
    “我们为什么不能获得更高的工资?我们为什么不能拥有自己生产的产品?我们为什么不能拿到与我们劳动相匹配的报酬?”
    “如果我成为了市长,我会提高最低工资,关闭甚至接管一些违规的工厂,降低工作时间,减少普通人的税收——而这部分空缺的税收将由富人和财团补上,他们甚至会缴纳的更多。”
    “这些税收,将会被用来建立公共医疗和公共教育。”
    “以后每个人都能获得自己与自己劳动相应的报酬,你们的债务会减少,你们的工作和生活会变好,你们看得起病,你们的孩子将接受更好的教育。”
    “不会有人因为叫不起救护车而死亡,不会有孤儿在街道上流浪,每一个孩子都能领到书本和牛奶。”
    “这是我对你们的承诺,我将用生命去践行它,晨曦终将变回晨曦人民的晨曦!”
    “所以,”克里斯托斯高高举起了自己的右手,
    “让我们把晨曦市变成她的设计者最开始设计的那样!!
    让我们夺回属于所有人的晨曦!!!
    让我们取回应当属于我们的报酬!!!”
    “晨曦万岁!人民万岁!”
    “晨曦万岁!人民万岁!”
    整个大道上响起了山呼般的回应,所有人都举起了自己的右手,与演讲台上的男人一同呼喊着。
    何奥看了一眼这山呼海啸的场面,拖着行李箱,从人群的边缘走过。
    而这个时候,一个安保人员穿过密密麻麻喧嚣的人群,将一个沾着血迹的对讲机递给克里斯托斯。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