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陛下何故反邪(求订阅求收藏

人生副本游戏 作者:我爱小依

      鲜红的血液从男人的眉心渗出,他难以置信的看着何奥,身子前倾,摔在地上。
    何奥看了一眼手里的这把漆黑的手枪,收进了怀里。
    这把枪是他早上从流浪汉手里拿到的,之所以他没有像以前一样丢回去,而是揣进了自己兜里, 是因为他看到了枪柄底部的群星城市徽记。
    这是诺兰卡集团的徽记,所有打上这个徽记的都是诺兰卡集团的固定财产。
    因为诺兰卡集团对于固定财产把关很严格,基本上质量都不错,所以打上过诺兰卡集团徽记的物品在卡亚市市场上很受欢迎。
    诺兰卡集团有时也会处理一些到期限的固定财产,或者一些冗余的财产,但是诺兰卡集团官方在出卖这些财产的时候,会用特质的销毁章毁掉这个徽记。
    而何奥从流浪汉手中拿到的这把枪,枪柄下的徽记并没有被毁掉, 这就证明理论上,这把枪应该在诺兰卡集团的某个仓库里,或者某个安保人员手上,而不是在一个流浪汉手里。
    所以何奥拿到这把枪并不算抢了流浪汉的财产,只是寻回自己企业的合法财产。
    在收起枪的同时,何奥的目光落在男人手上的枪支上,这把枪,看起来与他手里拿的枪有些相像。
    他绕过桌面,走到男人的尸体旁,捡起了他手上的那把手枪。
    这把手枪的底部,也有一個群星城市徽记。
    没有被毁掉。
    看到这个徽记的瞬间,何奥顿了顿。
    一个流浪汉手里拿到一把原本应该属于诺兰卡集团的枪,还能解释成有工作人员疏忽掉了,被流浪汉捡到了。
    但一个电视台的老板手里也拿着一把相同的枪, 两者如此大的生活环境差距,就不能用疏忽来解释了。
    何奥把枪扔了回去。
    正在这时,急促的脚步声停在了门口。
    外面的人试图拉开门, 但是没能拉开, 然后迅速走到了窗户边,透过被打碎的窗户翻了进来。
    “维安先生?”
    杰朗刚一落地,就看到了缓缓起身的何奥,然后他低下头,看向地上的尸体。
    此刻地上的鲜血已经要流到何奥脚下了。
    何奥后退两步,拿起桌面上的摄像机,将里面的视频拷贝进手环吗,然后随手扔给杰朗,
    “他要杀我,我正当防卫,都录下来了。”
    杰朗:?
    他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还是打开了录像机,点开了刚刚录好的视频。
    视频并不长,杰朗很快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片段。
    在那个片段中男人拿着枪从后面对准何奥,在要扣动扳机的时候,何奥猛地拔枪,一枪正中了男人的眉心。
    而此刻何奥已经提着银灰色的金属箱,从破开的窗户翻了出去。
    “你怎么在这里!?”
    看着何奥离开,杰朗连忙合上录像机, 趴在窗户上问道。
    “这栋写字楼是诺兰卡集团的产业, ”
    何奥摆摆手, “我自己的产业遭受危险,所以我过来查看一下。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联系我的律师。”
    说着,他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走廊的废墟中。
    杰朗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微微叹了口气。
    ——
    莉娜揉了揉自己混乱的头发,有些茫然的从豪华的写字楼中走出。
    为了策划组织这个节目,她已经有三天没有睡觉了。
    她的面容看起来十分憔悴,眼窝深陷,两轮厚厚的黑眼圈裹住布满血丝的眼睛。
    温暖的阳光照耀在她身上,让她下意识后退了两步。
    适应了好几秒,她才能够自然的站在这明亮的阳光下。
    在她身后的是两个体型高大的保安,他们拦在门口,注视着她。
    这一刻,她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这些保安本身是被雇佣来负责安全警卫的,他们身材如此高大,但是却不能在危险的时候发挥哪怕一点作用,只是被老板指示着来驱赶她这个身子骨虚弱的女人。
    那两个保安也察觉到了莉娜的目光,他们扭过头去,不去正视莉娜的眼睛。
    但是这些保安有什么错呢?
    莉娜收回了目光。
    他们也不过是遵守老板的命令罢了。
    如果他们不愿意遵守,就会像自己一样被解雇,失去赖以活命的工作。
    莉娜茫然的绕着这栋高耸的写字楼行走着。
    在今天以前很长一段时间内,她以为自己已经足够见识到了这个世界的黑暗。
    为了工作,为了挣钱,她可以将自己的道德底线放得足够低。
    她可以应老板的要求,为了流量制作一个充满欺骗的节目策划。
    她也可以很坦然的接受为了这个策划,不眠不休的改上三天三夜的事实,
    她以为她的底线已经足够低,但是老板今天的做法,彻底击穿了她的底线。
    她无法理解,为什么为了流量,为了挣钱,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摧毁别人的名誉和生活。
    她不喜欢杰特。
    这个主持人讨人厌而且喜欢挖苦别人,言语中常常透露着对她这种底层爬上来的人的歧视,
    但这不应该是他被放在数百万人的目光下,嘲笑,戏谑的理由。
    更何况这些嘲笑和戏谑,只是为了让老板挣更多的钱。
    老板自己会愿意把他痛苦流涕的视频放在网上以吸引流量吗?
    他凭什么用别人的名誉赚钱呢?
    杰特的遭遇让她兔死狐悲。
    一声炸响在莉娜的头顶响起。
    她抬起头去,看到了沿着墙面涌出的黑烟。
    那应该是炸弹爆炸了。
    距离太远,她看不清是哪里发生了爆炸。
    她低下头,继续沿着写字楼的墙壁走着。
    她突然觉得自己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她无法突破最后的底线,或者沉默的将一切当做没看到。
    或许,她本身就不适合这个行业。
    就在这时,她感觉一个黑影从天而降,摔落在她的面前。
    鲜红的血液溅射了她一脸。
    她的大脑在瞬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她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被鲜血铺满的,她十分熟悉的身影。
    主持人杰特
    此刻她脑海中唯一的想法就是。
    杰特,死了。
    这个毒舌的主持人,看起来是从楼上跳下来自杀了。
    她脑海中所预料的最坏的结果发生了。
    她想哭,但是只是干呕了两声,没有哭出来。
    杰特死了,那下一个会是她吗?
    设身处地,如果她站在杰特的位置,被数百万人看到最糟糕的一面,她能让自己不自杀吗?
    她做不到。
    她只感到了浓浓的恐惧。
    老板牺牲的不是他们的名誉,而是他们的生命和名誉。
    她无法控制这一切。
    即使她离开了这个公司,到了下一个公司,她也无法确定自己会不会如同杰特一样,在一无所知的时候,成为了老板获取利润的牺牲品。
    她的生死并不在自己的手中。
    “恐惧,愤怒,怨恨,”
    一个低沉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害怕有一天生命不再属于自己,害怕被像小丑一样愚弄,害怕努力工作最后依然会被无情的抛弃,为什么这个世界会变成这样,为什么自己的生命却会成为别人赚钱的‘成本’。”
    这声音如同魔鬼的低语,在蛊惑她的灵魂,
    “你想要改变这个世界吗?想要改变这扭曲的一切吗?哪怕只是螳臂当车,哪怕只是像个野兽一般临死前奋力一搏?”
    一张冰冷的名片被放在了她的手上,“如果你想通了,可以来这里找我。”
    直到此刻,莉娜才回过神来,她扭过头看向身后。
    只看见一个提着银灰色箱子,身材挺拔的男人上了一辆漆黑的轿车。
    她低下头,看向着手中的名片。
    [维安·诺兰卡]
    [诺兰卡集团董事会主席]
    [诺兰卡4街137号]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