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

双皮奶(H) 作者:淮翼

      《双皮奶》作者:淮翼

    目标兄弟攻x杀手兄弟受。

    前言:题目与本篇没有太大的关系,唯一的关系就是「双」,因为这是篇兄弟攻x兄弟受,中间还玩换妻〈咳〉play,没节操无下限三观丧失脑洞很大的故事,请叫窝洞主!有兄弟情节,雷者慎~

    〈正文〉

    赤华和青岩以为这次的任务,都将与往常一样平凡的结束。

    在宴席上首的是一对俊美的双生兄弟,他们取得了朝廷盐和铁的贩卖资格,独揽如此重要的生意而赚得盆钵满溢,无法分一杯羹的竞争对手最终决定买凶杀人,组织才会将赤华和青岩两人派到此处。

    他们俩扮作花楼送来的陪侍,努力的给祈氏兄弟灌酒,祈雪和祈焰两人喝得非常开怀,很快便分不清东南西北了。赤华和青岩见时机成熟,便各自搀扶着祈雪和祈焰,分头将他们带入无人的房间,抽出自己的武器来准备下手。

    就在赤华的匕首抵在祈焰脖子上时,本来还醉得一蹋糊涂的祈焰突然睁开眼清醒过来,反手一下就将赤华制服了。

    「美人拿着如此锋利的东西很危险呢,不如在下帮你收着吧!」

    赤华面无表情,也不回他的话,任务失败最可怕不过一死而已,只是青岩那边……

    「既然担心你的弟弟,不如我们去看看?」

    祈焰将赤华带到另一间厢房,然後扔到和青岩同一张床上,祈雪果然也清醒的很,和祈焰击掌後,兄弟俩都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来。

    「赤华哥哥……」

    青岩感觉到身边动静,喘着粗气开口,他脸色异常绯红,双眼湿润,赤华一看就知道他是中了媚药。祈雪和祈焰兄弟双手抱胸,看好戏似的盯着他们俩,边情色的舔着唇,眼里透着露骨的情慾。

    「小岩别怕,哥哥在这儿。」

    青岩点点头,其实他们兄弟俩什麽样的任务没接过?组织也会让他们给达官显要陪睡,还有几次甚至被折磨的命都要丢了,不过是又碰上类似的情况而已。

    「既然心疼你弟弟,不如好好帮他准备一下。」祈雪撩开自己的下摆,露出鼓起的裤档,那一大包确实够让人头皮发麻。

    「这里简陋,你得自己来。」像是怕他不够明白,祈焰还在一旁补充。

    「哥哥……帮帮我…」青岩已经有些神智不清,他撕扯着自己身上的衣物,不住的喘息。

    赤华褪下青岩的里裤,分开他的双腿,一手摩娑他的分身,将头埋到他股间,口舌并用开拓弟弟的小洞。

    「恩……恩…赤华哥哥…阿……」

    由於是以陪侍的身分接近目标,赤华和青岩在来之前都做过简单的清洗和准备,谁知如今真的派上用场了。青岩的後穴已经被舔得又湿又软,并开拓到三指左右的宽度,一直盯着他们看的祈雪见状,便将赤华扯开,自己迫不及待的掏出肉棒,就插入那个小洞里。

    「哈阿……」

    受了媚药的刺激,真正被填满的时候,青岩便舒服的高声吟叫出来。赤华见祈雪骑在他弟弟身上抽动,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和焦急,但身体却忍不住的发热,面红耳赤的。

    祈焰也脱了自己的衣物走向青岩,祈雪见状便稍微侧过身让出点位子来,「哥哥,我们一起插。」

    赤华瞪大眼睛,光是承受祈雪一个,青岩就已经显得辛苦,要是加上祈焰,青岩绝对会被祈氏兄弟玩死!

    「不!」

    祈焰露出被打断兴致的不悦表情,「那你说怎麽办?」他指指自己怒张的阳具。

    赤华快速膝行过去,张口含住祈焰挺立的肉棒,一边褪下自己的裤子,用另一手绕到身後开拓自己。祈焰勾唇一下,显然对此很满意,他扣住赤华的头颅,用力将自己一下下挺进他口中,享受那湿润和熟练的口活。

    待被舔得过瘾了,祈焰拍拍他的头,抽出自己分身,命令他「转过来趴着,自己掰开你的屁股。」

    赤华别无选择,他趴在青岩身边,抬高腰臀掰开屁股,让隐蔽其间的小洞露出来,一边看着青岩迷乱的表情,只希望这一切早点结束。

    「别分神,一会儿我也会让你欲仙欲死的。」祈焰伏下身在赤华的耳边说到,舔他粉软的耳垂,一个挺身将自己送入。

    「阿……」

    赤华刚被插入时,还是被那惊人的尺寸逼得叫出声来,但之後他便死死咬着唇,不愿示弱呻吟。

    「挺倔呀?我看你能撑多久。」祈焰嘿嘿笑着,发力挺动腰杆,寻找他的敏感处。

    「恩……阿……太深了…不要……」青岩神智迷乱,被操干得又哭又叫,祈雪叼住他的唇一通啃咬,下身凶狠抽送,次次直顶到底,爽得青岩前端忍不住泄身。

    「阿雪挺行的呀,把小骚货插射了呢!看来哥哥我也得加油呀!」

    祈焰的肉棒在赤华体内冲撞,终是给他找到了赤华的弱点,他便对着那里直顶,撞得赤华腰酸腿抖,在床上软成一滩春水。

    「哼恩……不…」

    「干到你的骚心了吧?别忍着声音,我会让你舒服……」

    赤华咬住被褥,承受那一波一波的情慾浪潮,手一伸抓到青岩的手,便紧紧握住对方,青岩也回握住他,两人十指交扣,支持着彼此撑过这样的侵略。

    抽插了数百下,祈雪、祈焰终於都缴了货,压着身下人趴倒在床上喘息。

    青岩总算回复点神智,他轻轻扯动赤华的手,赤华便抬起头来看向他,两人眼神间传递着自己并无大碍的讯息。

    这时祈焰和祈雪都退了出来,赤华、青岩悄悄的松口气,谁知这两兄弟只是换个位置,根本还没有收歇攻势的打算。

    青岩只来得及挣扎一下,就被祈焰插入了,药性未完全褪去的身体还敏感的很,稍微被撩拨几下便只能呻吟。

    祈雪舔着赤华的背脊,用手指去勾弄他小穴里的白浊,「焰哥能让你舒服,我也能的。」,语毕,硬热的阴茎挺进那个小洞里。

    赤华怀疑自己和青岩要被这精力过人的俩兄弟做死在床上,他们兄弟俩几次交换,变着各种姿势玩弄他们,一下用他们上面的嘴,一下插他们下面的穴,不知疲倦的让他们高潮了一次又一次。

    到後来,不论是赤华或青岩,都只能哭叫着讨饶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