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

双皮奶(H) 作者:淮翼

      ,求他们住手,或者听凭他们的要求迎合,只希望他们能早点满意。

    赤华和青岩两人被做得晕了过去,身上各种浊液和红红紫紫的舔吻咬痕,但即使昏过去他们还是紧紧抓着彼此的手,尽力凑在一起缩成一团的样子显得既可怜又可爱。

    「焰哥,我们这样会不会太过火啦?」

    祈雪和祈焰合力把赤华、青岩俩兄弟清洗乾净,给他们换上柔软舒适的衣物,并用被褥盖得严实以防他们着凉。

    「这只是舒服的晕过去而已,不打紧。你想,以後我们也有自己媳妇儿了,不用跟其他兄弟姊妹抢顺毛啦!」o(≧?≦)o

    「也对,大哥就是先把大嫂娶进来,让他欲♂仙♂欲♂死,先婚後恋!」

    「是呀,瞧现在日子过得可好啦,有大哥示范不会错的。」

    完全不觉得自己步骤错误的俩兄弟,便心安理得的一人搂一个睡下了,隔天迎接他们的就是两把锋利的匕首,在他们刚睁开眼的刹那,赤华和青岩便一滑刀,割了他们的喉管。

    「……好痛!qaq」

    祈雪和祈焰由於被割了脖子,话都讲不太出来,他们摀着喷血的脖子,翻下床去追人,一个堵前方一个断後路,把赤华、青岩兄弟俩拦下来。

    赤华和青岩从没看过被割断喉管还能活蹦乱跳,甚至追他们一路的人,简直白日见鬼,脸色都有些发白了。

    「听我说,组织已经把你们卖给我们,我们手上有你们的身契!」祈焰一手摀着脖子,一手从怀里掏出一张纸,祈雪手中也拿了一张。

    「来吧给你们。」

    他们挥挥手中的纸,赤华和青岩犹豫之下,还是各自接过查看,果然是他们当初签的身契,在他们四处流浪被组织收留的时候,已经将自己的生死卖给了组织。

    赤华和青岩毫不犹豫的撕了它,「现在我们是自由身了,爱去哪去哪。」

    「别走呀!」祈氏兄弟俩急了,一齐大叫。

    「凭什麽?」

    「就凭……你们这是抛弃!」

    说着,祈氏兄弟俩化成狐狸的样子,一只雪白一只火红,瞅准了赤华和青岩裤腿,一狐抱住一个不撒爪。

    「你们之前不是捡了我们吗?我们就是雪球和火球呀!」

    「你们随便取个名,就猜中了我们的乳名,不是缘分是什麽?」

    面对甩着毛茸茸的尾巴、抖动着小耳朵,一双狐眼还湿润湿润眨巴看着你的狐狸团子,赤华和青岩还真没法把他们和前夜那两个禽兽流氓想在一起……恩,至少他们确实是真?禽兽。

    「祈焰是火球,祈雪是……雪球?」

    赤华和青岩各自把狐狸抱在怀中,翻来翻去的抚摸他们的毛,俩只狐狸就舒服的直翻肚皮,那撒娇卖乖的模样确实与他们捡到的两只狐狸无二。

    「我们每天晚上都可以让你们舒服唷~」

    「爱吃什麽,爱玩什麽,通通给你们买。」

    「所以别走嘛,好不好?」兄弟俩异口同声。

    *

    「本狐看过最不靠谱的追求方式。」

    「而且死蠢,你看他们现在要抓满50只活的肥啾,回去讨媳妇儿欢心。」看着在院落里上下扑腾的两狐狸团子,兄弟姊妹们直摇头。

    「可是他们还是追到了真是没天理呀阿阿阿阿!」

    「别说了,说多了都是泪。」

    〈全文完〉

    ps:脑洞结束!其实窝只是想写兄弟档x双胞胎,一起快乐的啪啪啪的故事> <是的,这又是狐狸团子家族的其中两只,一切的邪魅俊俏都是幻?觉,本质还是两呆团,啧啧。被囧到的不关窝的是,窝只是脑洞太大!〈顶锅盖〉

    前言:关於两个杀手的过去,血腥有,慎。

    【番外】

    赤华和青岩是对孤儿,打他们记事起他们就在街头流浪,那时候他们还不叫现在的名字,偶尔会赏他们几口饭吃的大婶都叫他们红豆和绿豆。

    「红豆、绿豆,过来!」

    卖肉包的大婶呼唤,瘦得跟豆芽似的两小孩儿就往她的摊子小跑过来。

    「黄姊。」

    红豆和绿豆只7、8岁左右,长期的三餐不继让他们显得更幼小,他们懂得察颜观色,知道说些好听话以多要几口饭吃。黄婶年过三旬,生的三个儿子都会跑会跳了,但一向讨厌被叫老,两小孩一口一个黄姊,让她很是受用,因此总会留几个肉包子下来。

    「乖,我要收摊了,这是今天卖剩的包子,帮我处理掉吧!」

    红豆和绿豆看到油纸包里好几颗热腾腾的包子,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双眼发亮,不忘道谢。送走了黄婶,红豆和绿豆窝到没风的角落里,小心翼翼拿出一颗包子,兄弟俩你一口我一口的分食,很快就吃完了一颗。

    「哥哥,我还饿。」绿豆扁扁嘴,看着红豆怀里的油纸包。

    「绿豆乖,这些要留着下顿和下下顿吃的。」红豆把油纸包埋藏起来,牵着绿豆回到他们遮风避雨的小破庙。

    没踏进庙里,几个年纪大的乞丐扑过来,将他们压倒在地,一边翻找,「食物呢?黄大婶不是都会给你们肉包吗?」

    「我们吃完了。」红豆推开压在绿豆身上的乞丐,将他护在怀里,一边扯谎。

    「狗崽子,谁准你们吃掉的?我们好心提供地方给你们住,也不知道孝敬!」

    「明明是我们先来的!」绿豆不甘心的说,立刻换来一阵拳打脚踢,红豆虽护着他,不免还是挨了几脚,疼得他直哆嗦。

    「不对,黄婶不可能只给一两个包子,这两小屁还很讨那婆娘喜欢,肯定是他们把食物藏起来了。」一个脑筋动得特别快的乞丐说。

    红豆和绿豆都沉默了,这无疑是一种默认,听到有食物,饿得发疯的乞丐们哪还会客气,揪住他们猛踹猛揍,不把藏食物的地方逼问出来不会罢休。红豆和绿豆紧紧的抱在一起,护住了自己的头和肚子,很快乞丐们就打累了,没好气的退到一旁。

    「红豆哥哥,我疼……」绿豆呜咽着。

    「吹吹就不疼了。」

    挨过了这遭,红豆和绿豆就靠在一起缩在角落睡觉,半夜却听到身边悉悉簌簌的声音,就觉得怀里一空,热呼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