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

双皮奶(H) 作者:淮翼

      呼的庞然大物压了下来。

    「啊!」绿豆尖叫一声,红豆也彻底醒了,他们身上都压着一个乞丐,对他们又舔又咬,还扒了他们的裤子,把手指往他们屁股里塞。

    「别动!嘿嘿,给你们找点乐子呢,这是我白天在外面打听到的快活法,平时没觉得你们俩好,现在是越瞧越可爱呢,想不到男孩子的屁眼也有这用处……」

    「起开,不准碰我弟弟!」红豆努力的推搡身上压着的男人。

    「就碰你弟弟,怎麽了?我要干得他像女人一样哭叫…娘的竟敢咬我!!」绿豆反抗间狠狠咬了身上的人好几口,恼羞成怒的乞丐就搧了他几巴掌,打得他头昏眼花,一下就被制伏了。

    红豆急得发火,突然生出股力气,猛得推开压在身上的人,摸了一块砖扑过去,狠狠的砸上压在绿豆身上的人的脑袋。所有人都朦了,想不到红豆会突然发狂,楞神间红豆又狠狠砸了几下,那个人脑袋彻底开花,倒下不动了。

    「你、你杀人……我报官去!」

    另一个乞丐拉好自己的裤子,扭头就要去报官,红豆还在杀了人的震惊中,绿豆从地上爬起来,跳起来抱住那个人的脖颈,使出全部的力气,狠狠的勒住他直到他断气为止。

    这麽大动静,破庙里的其他几个全醒了,但没有人敢靠近他们两个,就怕俩兄弟暴起,把他们全给杀掉。

    「我、我什麽都没看见!」

    红豆知道这里不能再待,卷了那两个被杀的乞丐保暖的衣物,天光刚亮的时候便牵起绿豆走出破庙。他们先到昨天藏食物的地方把肉包取出来,然後紮进人群里继续流浪。

    黄婶等了一整天,都没见着红豆和绿豆,往後的第二天、第三天,她再也没见到红豆和绿豆了。只听说,附近的破庙里死了两个乞丐,似是为了抢食闹出纠纷。

    多年後……

    「卖肉包子唷!热腾腾的包子!」

    「黄姊,我要买全部的包子。」

    「唉唷,小哥嘴真甜,是要全部的包子?」

    「恩,全部。」

    黄婶看着眼前衣着华美的两位青年,两人长得像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一个穿红衣一个穿绿衣,让她想起了很久以前那对可怜的双生子……

    「红豆、绿豆?」

    赤华浅浅的笑了,青岩则对着黄婶点点头。

    「绿豆最喜欢吃黄姊的包子了!」

    「哎,你们可跑到哪去了,让我好找。这些日子你们是怎麽过的?都还好吗?」

    「好,我们让大户人家收留,现在每天吃好睡好,还养了两只狐狸。」赤华掏出一锭银子,塞进黄婶手里,那成色亮得黄婶眼睛都花了。

    「来,你的糖葫芦还有糖画!」一对俊美的兄弟出现在黄婶眼前,手里拿着许多甜食。

    「包子买好我们就走。」其中一个拿出大大的食盒,把黄姊递过来的包子通通装进去,一边说到。

    「黄姊再见。」赤华和青岩对黄婶挥挥手,跟着那对俊美的兄弟俩走了。

    黄婶想,她大概是眼花了,总觉得那两位高个的兄弟头上有对狐狸耳朵,还一人一边用尾巴卷着红豆和绿豆的腰呀?

    〈番外完〉

    ps:这是红豆和绿豆苦逼的过去和相对不那麽苦逼的现在> <窝只是觉得红豆、绿豆这个小名很可爱所以想写写:p

    【番外二】

    赤华和青岩从小相依为命,即使受命执行任务也是形影不离,他们宁愿共享一份报酬,也不愿意和对方分开一时半刻,要和彼此共尝酸甜苦辣是他们融入骨血中的唯一坚持。

    这对组织来说不是坏事,因为他们只要出一份钱就能收获双倍的成果,而在栽培兄弟俩上他们也没费太大的劲,就换来了这对双子为他们卖命至今,组织便允许了他们这小小的任性。

    在一次覆命後回住所的路上,兄弟俩在路途上捡到冻得瑟瑟发抖、紧紧靠在一起的两球狐狸,便将牠们一同带回居处,并按牠们的毛色分别起名叫雪球和火球。

    『焰哥,你说这样真的有用吗?这是我们被凡人收留的第9次了……』祈雪靠在祈焰身边咬耳朵,不忘时不时抖动自己的身体,表现出挨饿受冻的可怜模样。

    『不喜欢我们就跑,人界里凡人多得是,而且我觉得状况不错,这次是对双生子!』祈焰显得很亢奋,一双狐眼兴致勃勃的盯着在屋内走动的兄弟俩。

    「赤华哥,你身上受伤了,我给你擦擦药吧!」青岩拿出伤药一边说到。

    赤华点点头,褪下了漆黑的夜行衣,一道不小的血痕在他白皙的背部上非常显眼,皮肤上大大小小还有不少淡色的疤痕。

    祈雪这时也不抖了,跟着祈焰一起专心的盯着赤华的裸背。

    青岩先取来冷水和布巾,将凝结的血块和伤口都擦拭过一遍,然後小心翼翼敷上创伤药,几次赤华都很明显的因为疼痛而瑟缩身体,又慢慢的放松下来。

    『擦药多费时间,我给他舔舔就没事了。』祈焰轻灵的跳到床禢上,先伸舌舔去药粉,然後顺着伤口往上舔,但舔没几下就被赤华反手捞住拖到怀里。

    「火球大概是饿坏了,见点血腥就当食物,先给他们弄点吃的吧!」

    祈焰挣扎了几下,他要辩解自己才不是饿得发蠢,但嗷叫了几声都被当作是撒娇,还被赤华翻过来揉着肚子,没几下就舒服的在他手底哼哼。

    青岩找来了肉乾,把俩狐狸和肉乾放在一起,便继续去照顾哥哥的伤势了。

    『焰哥,这肉乾好难吃t^t』祈雪嚼了一口,就很想把东西吐出来。

    『忍着,我们现在是挨饿受冻的野狐狸,要表现得像一点。』祈焰一爪按住弟弟的吻部强迫他吞下去,自己也「狼吞虎咽」的大嚼肉乾。

    「赤华哥哥,牠们肯定是饿坏了,那个肉乾连我都不会想吃,牠们居然吃光了耶。」青岩大为惊奇。

    『……』两只狐狸除了沉默还是沉默,但是为了他们的娶媳妇计画,怎麽样都得忍了!

    好在吃完了难以下咽的肉乾,赤华和青岩两人就一人抱一只狐狸在怀中,侧躺在禢上面对的面睡了。闻着兄弟俩身上淡淡的体香,祈氏狐狸兄弟两觉得吃那几片烂肉干也值得了。

    通常完成一个任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