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

调教妻弟的日日夜夜(高h) 作者:叫我小肉肉

      子里想的居然是我又不是女人,做不好这些事情,让姐夫不满意了怎么办……
    “做不好没关系,姐夫教你。”大肉棒呼之欲出,直直地顶在了我的手心,我像要被烫坏一样呢喃道:“恩……姐夫的好大,怎么那么烫……”
    “因为摸我的是你啊,所以才那么大那么烫,你好好地帮姐夫摸摸,姐夫也帮你摸摸。”姐夫像是对爱人说话一样在我耳边笑道。他说的是真的么?肉棒真是因为我才变得那么大的嘛?我脸红心跳的更快了,本来半软半硬的阴茎也被刺激的更硬了,姐夫顺势握住了我的,想到是被自己暗恋的姐夫抚摸着,我都快受不了了,唯有也努力地套弄姐夫的鸡巴作为回报。虽然我经验不够,但是我相信一定且勤能补拙的。
    “啊啊……”姐夫不但大力套弄着我,还撬开我的唇,大力地用舌头侵犯我的口腔。姐夫男人的气味扑面而来,属于我的为数不多的空气很快消耗殆尽,我只能依靠着他的亲吻喘气,呼吸,被摸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烈,看着近在咫尺,充满男人味的英俊的脸,我在他的一下狠揉中射了。
    4
    我完全控制不了精液喷射的方向,把姐夫的沙发套给弄脏了。羞愧的感觉铺天盖地而来,我只能拼命道歉道:“姐夫对不起,恩……把你的沙发弄脏了。”
    “傻宝贝儿,沙发弄脏是小事,你爽了,姐夫还硬着呢,你说怎么办?”
    手中属于姐夫的大肉棒还在直直地挑动着,甚至顶了下我的手心,我脸红了又红,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姐夫淫秽的挑逗。
    “光顾着自己爽可不是好孩子哦。你先把刚才射在沙发上的舔了,不然明天不好洗。”我从来没想过姐夫会对我提出这么淫荡龌龊的要求,可是我竟然听话地在姐夫的帮助下转过身,趴在柔软的沙发垫上,只要一张嘴就能舔自己射出来的东西。
    “姐夫……真的要……舔嘛?”其实我心里早就想好了,只要姐夫满意,让我做什么都是可以的。
    “当然了,姐夫不是一直教你自己做的事情自己要负责的吗?”我颤颤巍巍地深处舌头,对着自己的精液,舔了起来。心里怨恨自己真是太淫荡了,可是又停不下来露骨的动作,像是有一种无形的力量逼迫我做出那么多的动作,但是爽的却是我自己。
    “啊……姐夫怎么……脱我的裤子……姐夫不要……你干什么呀?”我知道裤子被扒下来了,不但如此,臀瓣还遭到了姐夫的啃咬,麻酥酥的感觉从臀尖传来,内里却生出了一丝丝快感。糟糕了我想,那个淫荡的地方肯定又出水了。每次我在自己的被窝里幻想着被姐夫抚摸操干的时候,那里就会痒痒地开始流水,更何况现在是真的被姐夫压在身下亵玩呢?姐夫一定会发现我淫荡的本质的。
    “姐夫不干什么,姐夫就尝尝你的味道。”姐夫掰开我的臀,似乎是想舔弄我。天哪,和我梦中的场景一模一样,可是我不能就这么屈服,万一他真的发现我那么淫荡,以后都不理我了怎么办,我很着急,却也好希望他赶紧来舔舔我,里面已经瘙痒地一塌糊涂了。
    “啊啊姐夫……那里脏……不要舔……恩……”心里一半是火焰,一般是海洋,把我烤得天翻地覆,姐夫粗糙的舌头根本不理我的请求,一心一意地顶开穴口。我清晰地感觉到舌尖崩地直直的,一下就打开了我的穴。完蛋了,里面湿漉漉的肯定被发现了吧。姐夫却不管不顾地在里面到处乱舔,不但把我瘙痒的肠壁都舔刮过来,还不时地在里面吸允。
    “呜呜……求求姐夫不要吸了……”我明明是想逃开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反而是向他的嘴更近的凑去,像是不满足一样,想让姐夫舔的更深。
    这个动作简直像是自寻死路,姐夫的舌头像疯了一样,舔的更深不说,还舔到了我最痒的那一点。被舔到的时候,我简直崩溃了,快感像海啸一样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原来我身体里竟然有这么敏感的快乐开关,而我的姐夫正在用他的舌头狠狠地折磨这个开关。我激动地尖叫着扭了一下臀,舌头却在我爆发的边缘撤出了。
    所幸空虚感并没持续太多时间,因为我清晰地感觉到,取代舌头的,是姐夫的大肉棒。此刻正牢牢地顶在我已经被舔的不能再湿的穴口。
    我心里有点期待,又有点害怕,毕竟是第一次,而且姐夫的又那么大……可是想到是姐夫,这一切又都无所谓了,这是我的梦想,被这个我暗恋的男人破身,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他。
    “啊……痛……姐夫不行……出来……痛死小杰了……”肉棒还是太大了,简直要把我的眼泪都顶出来。原来被破身真是那么痛的,虽然我是男孩,不会像女人处女膜破裂,但我相信,这种疼不会亚于女人的疼的。真好,我的第一次给了姐夫,我现在完全地属于姐夫了。
    “宝贝儿不怕,姐夫会温柔的,你一会就爽了。”姐夫像是硬下了心肠,一下子全部干了进来,却没有急着乱动,我慢慢地适应了一下,痛感几乎消失殆尽了,取而代之的是欲求不满,里面好像很痒,很想被姐夫弄一弄。我都难受的哭了,只能自救一般地缩进小穴,感受在里面怒涨的硬挺,这样隔靴搔痒也聊甚于无。
    “姐夫……恩……好难受……”我自己再怎么动,还是没办法解决最深的问题,只能开口向姐夫求饶。
    “难受了?想让姐夫怎么样?自己说出来?”
    “啊……想……想姐夫动一动……”我感觉自己都要哭出来了。
    “姐夫的什么动一动?”姐夫继续不为所动,反而拿出一根烟点了起来。
    “鸡巴……姐夫的鸡巴动一动,操操我……求求姐夫了……”我不管羞耻地求了起来,现在我只要我的姐夫狠狠地操我,其他都无所谓,就算操完我后,姐夫嫌弃我的淫荡不要我了,我也要好好地满足自己一次。
    “啊……好舒服……姐夫……再快点……”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