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

调教妻弟的日日夜夜(高h) 作者:叫我小肉肉

      是因为姐夫还没把你操透,操透了怀孕了,就有奶了。”我把他白嫩嫩的大腿分开,刚才只顾着舔操屁眼了,没仔细看,原来小子的鸡巴也发育的不错,虽然不是很粗很大,却是中规中矩,鲜嫩可口,前头还敏感得流出了晶亮的前列腺液,估计已经做好再被操的准备了。想着回头再射一发后帮小子也舔舔,让他尝尝做男人的滋味。但是现在不行,因为老子再不干进去,自己首先要不是男人了。
    “要不要姐夫干进来,把你操透了?”我举着他的大腿,做好了准备发射的姿势,故意这么问。其实我哪里能不知道呢,这小子里面肯定痒的不行,就等我的大鸡巴插进去给他挠痒痒,不然穴口不能湿成这样,还有点微张等着我喂的浪模样。
    “想……想姐夫把我操透了……求求姐夫……啊……”我不负众望地猛力进入,嫩穴里头还有我上一次射进去的精液,加上他骚的不能再骚的淫水,简直是畅通无阻,却又不失紧致和弹性。肠壁像无数小嘴一样对我的鸡巴又吸又咬,爽的我酥麻难当。我只能不断地挺动鸡巴,突破层层阻碍,帮骚肠壁的痒给止了,他们才会略微的放过我让我自在地在里面横冲直撞。
    “啊啊……姐夫……好硬……恩啊……”表弟骚叫起来,光听我们结合处那扑哧扑哧传来的水声就知道他会有多爽。早知道他那么爱男人操他,我怎么会等这么久呢?真是对不起日日夜夜射在马桶里的子子孙孙。
    “宝贝喜不喜欢姐夫这么操你?要不要姐夫再快一点?”正面体位就是有好处,小表弟被情欲摧残地欲火焚身的浪样一点没遗漏地全部看在眼里,比起那些gv里的骚零不知道性感多少倍。只见他眼睛眯着,鼻翼快速翕张,像是进气少出气多,连漂亮的嘴唇都被他不时舔弄,饥渴到了极点。
    “唔啊……喜欢姐夫……这么操我……求姐夫再快点……再重点……嗯啊……”骚浪的穴壁已经不满足于我的轻插慢捣了,欲求不满地围着我的鸡巴,渴求更多的操干。
    “宝贝乖,姐夫这来让你爽到天上去。”我托起他的臀,让他两只腿能跨在我的腿上,然后手一提,使出腰力,鸡巴一下子就进入更深的地方,我却不忙着抽插,而是扭着腰,让鸡巴在骚穴里做圆周运动。
    “啊啊……这样不行……姐夫……啊……”我知道这样的刺激比之前的操干还要容易让人崩溃,鸡巴毫不留情,既温柔又果断地和表弟嫩穴里的每一处没被人干过的地方打招呼,不仅如此,我还托着他的屁股让他跟我反方向扭动。这样一来,屁股和鸡巴做着相对运动,我的鸡巴在他的肠道里这里突突,那里碰碰,每一下都能撞出一道火花,鲜嫩地从来没被人操过的地方食髓知味,吐出更多的淫水来欢迎我,鼓励我,我加大力道,直顶到所有的地方都开了花,出了水。
    “呜呜……姐夫不要这样弄我……插死我吧……我宁愿被姐夫干死……”表弟的极品处男穴被我捅的激越淋漓,可是前列腺却得不到满足。我看他浪得那么可怜,善心大发,把臀往自己的方向一凑,龟头直直地就抵在了前列腺上,运腰就磨了起来。
    “呜呜……姐夫不要真么磨……小杰受不了……”这次真的是放声大哭,可是我知道哪里是受不了,明明是爽哭的吧。
    “小骚货麻烦死了,又不让姐夫这样,又不让姐夫哪样,姐夫不插了!”我作势要拔出来。
    “啊……姐夫……啊啊……”小骚货的反应比谁都快,竟然一下坐了起来,搂住我的脖子。他的重量加上这种姿势,龟头强势地擦过本来已经敏感得不得了的前列腺。他算是彻底爽到了,老子就做个顺水人情吧。
    怀里的小表弟香艳迷人,连流出来的汗都像是有春药成分似的,我一口一口得舔他白皙的脖子,底下像上了发条一样,一次又一次大力地擦过前列腺。
    他可能也觉得自己太浪了,眼睛死死地闭着,可小穴也紧紧地闭着,鼻子里发出一声又一声的浪哼,任由我对他的肉道进行无情地鞭打和占领。
    “骚宝贝紧死了,要不要姐夫射给你?”我感觉到他也快不行了,小穴收的死紧,箍得我的鸡巴发酸发麻。
    “要……要姐夫射给我……让我怀孕……啊啊……好烫……”他痉挛着身子承受我的撞击,前头的阴茎也猖狂地喷了出来。我足足在他里面射了七八道,温暖又温柔地肠道细心地舔干净因为射精而疲软的鸡巴,快感像潮水把我冲地七零八落,等我回过神来,怀里的小东西,已经被我干昏过去了。
    6
    我和姐夫做爱了,这个事实让我既激动又羞愧。我怎么就那么淫荡,在姐夫的身下没羞没躁的乱叫呢?可是姐夫那么勇猛,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等反应过来已经被姐夫放到了床上,姐姐和姐夫的婚床。
    我还记得以前帮姐姐收拾房间,自己曾经偷偷地红着脸躺在这种床上,幻想着我是这个床的另一半主人会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那我就一定要每天睡在姐夫宽阔的怀抱里,早上被他抱着亲吻,肯定连每晚做梦都是甜的。可是那个时候,这个床不属于我,姐夫每晚抱着的人也不可能是我,而现在,我却被姐夫抱着,躺在了我以前日思夜想的床上,和姐夫做着那时候想都不敢想的羞人的事情,脸像发烧一样地烫。
    “怎么,这时想起来我是你姐夫,害羞了?”姐夫嘲笑着我,一边脱了我的衣服,埋头就舔上了我的乳头。
    “啊……姐夫……恩……”姐夫的舌头像有魔法一样,卷过我的乳尖,带来电流穿越的感觉。我甚至感觉连下面都被舔硬了。姐夫好坏,不但舔我,还又吸又咬的,我一会痛一会爽,直被折磨的更近难受,渴望姐夫再狠一点,再凶一点。可是姐夫却只照顾一个乳头,另外一边的还空虚地瘙痒着呢。
    “恩恩……啊……姐夫……另外一个……也要……”我知道这种要求太不要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