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

调教妻弟的日日夜夜(高h) 作者:叫我小肉肉

      个人向是浮在云上漂腾,激动地无以复加。遗憾的是,虽然前面很舒服,可是后面的小穴还是被奶油欺负着很痒啊。
    “姐夫,也吸吸我的后面,唔……后面痒……”我挺起腰,想把小穴往姐夫嘴边蹭,被姐夫一个巴掌打了下来。
    “骚货,小洞发浪了?姐夫还没吃够小肉棒呢!等着!”
    “呜呜……那姐夫用手指帮我插插……”我实在是痒的受不了,什么样没羞没臊的话都说出了口。
    “先痒着,越痒待会姐夫操你你就越爽。”坏心眼的姐夫不理我,继续埋首吸允我的小肉棒。前面爽的要飞起来,后面痒的钻心钻肺,我觉得自己被两种感觉折磨地冰雪两重天。只能呜呜地哭着叫姐夫。直到姐夫一个狠吸,一股冲天快感直飞脑门,回过神,已经射精了。
    我羞得无地自容,想爬起来,可是后面还黏黏地,屁股像是和桌子粘住了一样动都动不了。
    “怎么?爽过了就不要姐夫操了?今天不是把自己当做生日礼物送给姐夫的吗?”姐夫一口吞进我的精液,然后慢条斯理地用手逗弄我瘙痒的后穴,偶尔浅浅地探进去,这种刺探比干脆不碰还要难受,我想要更多的时候他都收回去。
    “啊……不是的……小杰要姐夫操……啊……姐夫狠狠操我,求求姐夫了……我快痒死了……唔……啊啊……”姐夫的肉棒终于插了进啦。
    里面的温热的奶油被姐夫这么一撞,跑到了更深处,粘在里面,每次姐夫一抽动,我能感觉到比平时更强的冲击力。里面的奶油在姐夫这么乱搅合之下,化的光光的。
    小穴里有异物的羞耻感让我比平时更敏感了,我只能紧紧地夹着他,想减缓大肉棒组撞击我的速度,可是这么一来,非但没夹住,姐夫反而撞的更快了。
    “啊……姐夫……姐夫慢一点……啊……太快了……”背后的玻璃早被我的汗弄得湿滑不堪,随着姐夫的抽插,背部在玻璃上磨来磨去,火辣辣的。
    “刚才不是还叫着让姐夫帮你止痒么?慢一点你不是更痒?”姐夫一点都没放慢速度的打算,把我里面搅得一池春水都融化了,还不时地扫过最敏感的那点,每一次擦过,我都爽的要飞起来,自己真是太没用了,都和姐夫爱爱了那么多次了,还是抵抗不了这种快感,说好的要矜持一点全部忘记的无影无踪了。
    “恩……姐夫操的小杰好舒服……小杰还想吃奶油……”我幻想着姐夫热腾腾的精液飞射到我里面,浇在前列腺上的快感,不自觉地扭了扭屁股,想把姐夫的鸡巴吸的更里面一点。
    “姐夫的奶油都被你吃光了小骚货!”姐夫却是红了眼睛,搂着我的屁股往里面死命的操,一次又一次地顶到前列腺又离开,我被快感折磨得到了崩溃的边缘,如果姐夫再不射给我我一定会饥渴而死的!
    就在我以为自己快要被姐夫干死的时候,热流在体内凶猛地浇进小穴,像是饥渴了很久的人终于得到满足了,我舒服极了,抱着趴在我身上射精的姐夫,主动伸出小舌头舔了舔他湿漉漉的脸颊,下面一抖一抖的,也射了出来。
    姐夫足足就这么抱了我好久,一边抱着我,一边在我耳边柔柔地说着情话,说他早就喜欢上我了,每天晚上自·慰脑子里想的都是我,说他会一辈子对我好,爱我一辈子。
    我觉得今天不仅仅是他的生日,还是我的生日,我收到了最珍贵的礼物,我心爱的姐夫。所以,虽然蛋糕有点可惜,但是他的历史使命完成了,也算是功德圆满吧!
    我这算和妻弟表面心迹,正式谈恋爱了吧?老子表白也表白过了,当然,我们是互相表白。想到我都30的人了,还有人那么浪漫的给我过生日,在蛋糕上写上“老公,我爱你”,老脸都忍不住一红。
    可惜表弟最近忙着高考前的模拟考试,为了不让他分心,我忍着都两个周末没接他来家里住,都是在学校,这样有利于他的复习。
    就算是这样,短信电话也没少过,我像是回到了初恋的时候,手机隔个一两分钟就要看一眼,其实也没有特别肉麻的短信,就是说一句姐夫我想你了,都让我心神荡漾个半天。秘书说我拿着手机一脸荡漾,是不是第二个春天又到了?连老板都笑着咳嗽说,恋爱可以谈啊,开会的时候,还是专心点的好。
    我被说的一脸尴尬,那么大的年纪了,怎么就控制不住自己对这个小东西的感情呢?吃饭时候想,睡觉时候更想,想无时无刻地把他甜甜软软的身子抱在怀里,想咬他红嫩的小嘴,想听他在我怀里嗯嗯啊啊的叫姐夫。
    我还在闲着无聊,在网上订购了一些成人用品,就等着那孩子考完试过来都试试哪个好呢。
    不行了,再不见他我觉得自己都快欲火焚身了。还好这个周末他模拟考考完,会来我家住两天放松一下,正好,我也要跟他商量一下高考志愿的问题。他的父母都不在这座城市,我要夫代父母职,帮他选一个好学校好专业,最好是我家附近的那个学校,名牌大学不说,还能每天放学都回家,晚上可以抱着他一起睡觉。
    想到今天下班就能看到他了,我有些激动,嘲笑自己真是按耐不住的老男人,怎么像个毛头小伙子一样不淡定呢?
    下班回家,果然看到表弟坐在沙发上,可是怎么看,撅着个小嘴,闷闷不乐的样子呢。
    “姐夫……”我换完衣服坐在他身边,一把搂进我的怀里,他乖巧地贴了上来,委委屈屈地叫我。
    “怎么了?小宝贝是不是考试没考好不高兴了?”我亲了亲他的脑袋,毛茸茸的跟小猫似的。小杰虽然快成年了,可是各方面还停留在比较软的阶段,比如身体没有那种成年男人的僵硬,还比如声音……叫床的时候简直……想着我就又心猿意马了。
    “恩,没有考好呢……姐夫,小杰是不是很笨?”他的脑袋埋的更深了,呼吸热热的喷在我的胸膛上。
    “小杰怎么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