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

辉煌 作者:叶孟

      展穆软硬兼施,郑玮拿他没办法,只得和他们一起出来。

    三个人坐一个圆桌子,怎么样都难以避免视线的触碰,只不过郑玮从头到尾都是瞪着沈桂澜。

    展穆喊服务员再加点东西,转头对郑玮开玩笑道「你是吃雪糕还是吃人呐,快把人家脸上看出个洞了。」

    郑玮把勺子往雪糕上一插,朝沈桂澜道「你一点表示也没有?」语气十足像是大爷,充满挑衅,展穆端起冰水挪开距离,以备他们大打出手。

    当然,会出手的往往是郑玮,沈桂澜不会动手,没人回应挑衅,当然架是打不起来的。

    沈桂澜抬头看他一眼,露出有些好笑的表情,郑玮看他竟然还笑,全身上下都被他看完了,连小郑玮都被上下看了三圈,他竟然还对他笑的如此得意,郑玮目光一沉,拍拍沈桂澜的桌子,死缠烂打的说道「沈桂澜!你要对我负责!」

    展穆听到郑玮说这句话,只差没把嘴里的水给喷出来,他心想他俩这是闹得哪一出,到底他睡觉那会发生了什么光怪陆离的事,能让郑玮对沈桂澜说出这种逗人的话,展穆好整以暇的想看沈桂澜变脸,没想到沈桂澜端起他的甜点,朝郑玮笑道「可以啊,娶你怎样。」

    他说话时语调上扬,微带笑意,伴着他那张万年的冰块脸,酷酷的,又有些帅气,换作一般的小女生,听到大帅哥这么说话,肯定小鹿乱撞,可郑玮当即变了脸色。

    郑玮立刻呸了一声,朝沈桂澜骂道「娶你个大头鬼,没诚意的混蛋!」

    沈桂澜起身走到另一个桌子上,回头朝他笑着,却没多解释一句。马上,有个小美女捧着自己的奶茶去和沈桂澜搭话。

    展穆喝着冰水笑道「这下好了,你老公跑了。」

    郑玮呸呸呸的连叫了三声,他拿着勺子使劲的搅弄雪糕,展穆敲敲桌子,朝他叮嘱,「你再弄下去,人家老板的脸色都要变了。」

    郑玮低头一看,他的熊猫雪糕已经被他搅的惨不忍睹,他只得把勺子一放,双手抱臂,摆出不吃的姿态。

    展穆笑意盈盈的看他,「军训完了可以休几天,有什么准备?」

    「回家睡觉。」郑玮道「不然我哥会拿出夺命连环call的招数让我整天不能安宁。」

    「你哥哥有这么厉害?」展穆笑道「看不出来有这么厉害的哥哥还能宠出一个小王子弟弟来。」

    郑玮挑眉看他,「怎么?我很嚣张跋扈吗?」

    「还不到这个程度。」展穆诚实的回答,「我只是形象的比喻你的性格和言谈举止。」

    郑玮摊手,「可惜我还在寻找公主的路上。」

    「也许她就在你身后。」展穆边说着边指着郑玮身后,郑玮回头,只见封枚在他身后提着小巧玲珑的包,一身淑女装温柔的看他。

    郑玮站起来朝她问道「你怎么来了?」

    封枚笑道「阿姨让我来给你送东西,谁知道你不在宿舍,还是你隔壁的同学听到你们说要来这家店才给我指的路。」

    「你怎么不给我电话。」郑玮问道。

    「想给你惊喜。」封枚笑道。

    郑玮心想是惊吓才对吧,不过他还是规规矩矩帮她拉开一个凳子,道「坐吧。」

    展穆连忙让服务员过来点单,那边正在被美女索要电话号码的沈桂澜侧过脸来看了看封枚,便毫不在意的转过头去听着那美女说话。

    「听阿姨说你军训很辛苦,我们学校已经结束了,你们还要多久?」封枚浅笑着问郑玮,郑玮随意的说道「听说要到十月一了。」

    「这么久?一个月。」封枚惊讶道。

    郑玮恩的应着。

    封枚看他还和以前一样,笑道「听说这个学校里的美女很多,郑玮,你可别被那些人把魂勾走了。」

    郑玮把头侧到一边,笑道「你说什么呢。」

    「我说的真话,花花世界,多少好的,怕你变心了。」封枚笑道,郑玮立刻举手投降,「封枚,你的玩笑别太过了。」

    封枚用手撑着下巴,可爱的说道「我是在套你的话,伯母教我的。」

    「她只怕我们不能立刻结婚给她抱孙子,你别学她的那套。」郑玮对她叮嘱道。

    封枚从包里拿出来一些手工艺品,「给你祈福来的,是你哥哥托我给的。」

    「不是我妈让你送东西来的吗?」郑玮戳穿她之前的话问道,封枚有些害羞的低下头,「是郑瑛让我来的。」

    郑玮有些不太高兴的把桌子敲敲,封枚瞧着他的样子不太爽,主动和他道歉「对不起,郑玮,我觉得他是你哥哥,说什么也是疼你的。」

    「他是我哥哥。」郑玮把封枚手里的坠子接过来,亲吻了一下,笑的无害,「我独一无二的哥哥,我要爱死他了。」

    他的这个动作干净利落,放到别人眼里却不知怎么的有种别的味道,怪里怪气,那个爱死说的尤其狠,展穆摇头表示自己对郑玮的无言以对。

    封枚尴尬的笑笑,她看看表,起身开躲,「我看不晚了,明天还有课,我先走了。」

    「我送你。」郑玮起身跟随封枚一起出去,门口的树藤下,封枚和郑玮站在一起,显得格外登对,临上车前,封枚微笑着踮起脚尖把郑玮的头发扯了扯,郑玮一把把她塞进车里,两人挥手告别,一举一动都落在窗边沈桂澜的眼中。

    展穆起身拍拍沈桂澜的肩膀,朝他身边的美女笑道「美女下次再聊了。」

    美女微笑着点点头,沈桂澜遂起身被展穆邀着离开。

    走到门口,清凉的风吹来,让他们被音乐熏陶的大脑慢慢清醒,沈桂澜看着郑玮捏着那个木牌并不太开心,展穆邀着沈桂澜走向郑玮,不料,郑玮突然把木牌往地上一砸,然后转身,倔强的独自一人往前走。

    展穆放开沈桂澜朝他追去,追到郑玮时展穆拉着他,问道「郑玮,怎么了,怎么突然发脾气。」

    郑玮抚开展穆的手,朝他笑道「你们先回去,我想单独待会。」

    「到底怎么了,刚刚还不是好好的吗。」展穆关心的问道。

    郑玮笑道「所有人都好好的,是我的脑子进水了,你别理我,我脑袋不太好使,有时候会生锈。」说罢,他转身向前,一个人孤零零走在长街上。

    「郑玮!郑玮!」展穆喊他的名字,郑玮只是朝他挥手再见,风里仿佛能听见他的笑声,放肆且疯狂。

    =====

    郑玮坐在操场上的秋千上,来回荡着,夹杂着微凉的风,让夏夜不显得太过燥热,他低着头哼着曲子,十足的沉浸在自我世界。

    忽然眼前出现一双鞋,郑玮抬头看去,沈桂澜站在他面前。

    「好巧。」郑玮和他打招呼,笑的欠扁。

    沈桂澜诚实的坦白,「我一直跟着你。」

    「我还以为你是夜不能寐出来散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