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

辉煌 作者:叶孟

      玮发生了什么事,做了七八个俯卧撑还不让郑玮起来。

    方队里有人看不过去,出声为郑玮抱不平,教官看那些女生叽叽喳喳的说话,才气呼呼的让郑玮归队,郑玮站起来,身体有些打晃,本来就很热,所有人都是大汗淋漓,郑玮的脸红的尤其厉害,沈桂澜看他不对劲,一大步冲过去,郑玮整个人一栽,撞到了沈桂澜身上。

    方队的人叫了起来,一群人冲过去抬起郑玮往医务室去,场面混乱至极,其他方队里也有人冲过来,几个教官脸上都是诧异的样子。

    「医生,医生!!」沈桂澜抬着郑玮喊人,「有人晕倒了。」

    年纪大的医生从屋里出来一看有人被抬进来,立马让他们进房里,把郑玮安顿在床上后,医生看了看,立刻道「中暑了,拿水过来给他喝,怎么这个点了还在军训,地上都可以烤鸡蛋了。」

    展穆连忙跑出去拿水,郑玮晕晕乎乎的捏着沈桂澜的手,沈桂澜接过医生准备的一点水,给他喂下去,「你先喝点水,少说话。」

    郑玮呼噜呼噜喝了一点,就把头扭过去不愿意喝,沈桂澜拍拍他的脸,「喂喂喂,你别睡了,喝水。」

    「不喝。」郑玮推开他的手。

    沈桂澜眉头一皱,把他的嘴巴一捏,直接给他灌水进去,郑玮喝着喝着从床上起来,忽然,他憋不住,一口的水全喷在了沈桂澜脸上,喷完了郑玮喘气连连,医生连忙给他拍背,郑玮睁开眼看着眼前被他喷的一脸水的沈桂澜,碰的一声倒在床上,他笑着看沈桂澜,沈桂澜抹着脸上的水,一拳头砸在郑玮的大腿上,郑玮嗷嗷嗷的叫了起来。

    接着展穆过来给郑玮继续喂了一点水,郑玮边喝边看着沈桂澜,他那张冰砖脸因为郑玮刚才的那口水变成了落汤鸡,郑玮心里也不知想着什么,笑的差点呛水了。

    因为这点小插曲,下午郑玮不用去军训了,班主任还特地安排了一个同学照顾他,经郑玮同学主动要求,沈桂澜留下来了。

    冷气充足的医务室里,郑玮打着点滴,他两个眼睛盯着输液器里一滴一滴的药水,眨也不眨,沈桂澜坐在床边玩手机,忽然,房门打开,郑玮望去,只见一身西装笔挺的有为青年一脸不爽的向他走来。

    「你来干什么。」郑玮眯着眼,语气不善的说道。

    「你生病了,做大哥的难道不能来看看你。」郑瑛站在郑玮面前,眼皮都不抬一下,显得十分高傲,「终于生病了,看样子,你也是该收敛你那臭脾气了。」

    「关你什么事,滚远点。」郑玮毫不客气的骂道,郑瑛笑着看他一眼,朝沈桂澜道「同学,麻烦你出去一下,我和他有话要说。」

    沈桂澜看郑玮的反应,郑玮道「你出去吧。」

    沈桂澜站起来离开。

    门刚关上,沈桂澜就听到了里边刺耳的声音,他看了看门,还是走了。

    郑瑛一把按住郑玮,骂道「妈的,你哪一天能给老子省心,老子就给你烧高香。」

    郑玮一把抓住他的头发,咬牙切齿道「放心,你他妈死了我也不会死。」

    「你最好给我老老实实在这里读到毕业,你再打架,我让你这两条腿都上钢钉在医院里休养到毕业。」郑瑛说完把郑玮床上一摔,骂道「你有种试试看,挑衅我的代价。」

    郑玮仍旧抓着他的头发,打针的手有血在往外渗,郑瑛捏住郑玮的手,冷冷的说道「放开!」

    郑玮从床上坐起来,一脚把郑瑛踹开,他把点滴拔去,拿起一旁的凳子要砸郑瑛,郑瑛按住他的手,反把郑玮压倒在床上。

    「别碰我!」郑玮咬牙切齿道「你他妈别碰我!」

    郑瑛抓起郑玮的衣领,「我连出国谈生意的机票都买好了,一通电话过来,我二话不说来这里看你,这单生意我不谈,我现在来和你谈,我看看你值不值几百万。」

    「你把我肢解的卖掉也不值这个价,告诉你,你别在我身上谈生意,迟早赔的你血本无归,跳楼自杀。」郑玮说完,朝他笑着,他松开手,扯着郑瑛的领带,「今天领带结打的这么漂亮,新秘书手上的功夫不错,就是不知道嘴上的功夫好不好,让郑大少爷你爽不爽。」

    「比你这个死鱼爽。」郑瑛冷笑道「你别以为我真不敢动你,郑玮,我警告你,离老子远点,就是亲弟弟,你敢咬我,我一样操的你死去活来。」

    郑玮狠狠地推开郑瑛,他手背鲜血淋漓,郑瑛整理自己的领带,面无表情道「在家里你放聪明点,别给我三天两头发疯。」

    郑玮把手放在嘴边吸吮那些鲜血,郑瑛看他嘴唇被染的鲜红,而他脖子那里空空如也,问道「送你的木牌呢。」

    郑玮吐出一口血喷到郑瑛洁白的忖衫上,笑道「扔了。」

    郑瑛看看自己的衣服,再看看郑玮,「你他妈发什么疯,趁早把木牌给捡回来,下次我要是看不到你戴那个木牌,我一定让你过不好接下来的日子。」

    说罢,郑瑛愤怒的离开。

    门被打开,沈桂澜看到胸口沾着血迹的郑瑛从屋子里出来,郑瑛看他一眼,气冲冲的离开。

    沈桂澜不紧不慢的走进屋子里,郑玮嘴角有血迹,他望着沈桂澜,笑着说道「你看到了,他就是个死**。」

    沈桂澜走到他身边,抓起他鲜血淋漓的手,二话不说拿起一旁的医用纱布把手按住,郑玮低头看着被沈桂澜按着的手背,轻声道「我真的很讨厌他。」

    「恩。」沈桂澜应道。

    「他个死同性恋!!恶心!」郑玮边骂手边在抖,沈桂澜抬头看他,郑玮也看他,「下次见到他别理他,木牌你还在吗?」

    「在。」沈桂澜点头。

    「帮我再去刻一个,他说了我不戴他就不客气。」郑玮道。

    沈桂澜道「我还给你。」

    「不。」郑玮摇头,「他送的那个我实在恶心,戴个赝品就够了。」

    沈桂澜放开郑玮的手,道「我喊医生来给你打针。」

    说罢,沈桂澜不多和郑玮多说一句话就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

    ☆、沈兄弟

    更换了教官后,郑玮他们方队来的新教官对他们就明显要友善许多,关于换教官的传言纷纷扬扬,但是大部分都和郑玮有关,他也听说了一点,但不管是谁去告的状,都不是他本人干的,所以他只管安心的继续军训的日子。

    这天下午军训完毕,郑玮他们几个到小卖部买了几瓶饮料,沈桂澜背着包从他们面前走过去,郑玮立刻拦截,问道「最近你好忙,这又是要去哪里?晚上大家约好了吃饭,杨子洲要把他女朋友带过来,你也来捧场。」

    沈桂澜看他一眼,冷冷的说道「你们去,我不去。」

    「好兄弟,怎么这么绝情。」郑玮笑眯眯的问道。

    沈桂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