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

辉煌 作者:叶孟

      「是。」沈桂澜把郑玮往沙发上一扔,道「我家。」

    郑玮躺在沙发上,仰着对他笑,沈桂澜看他笑的诡异,把他踹一脚,骂道「起来洗澡。」

    「桂澜。」郑玮喊着沈桂澜的名字。

    沈桂澜坐到他身边,郑玮继续喊着,「桂澜。」

    「叫个鬼,在你身边。」沈桂澜休息着答到。

    「我知道你就在我身边,我好渴。」郑玮用手拍拍沈桂澜的腰,「要喝水。」

    沈桂澜起身给他拿水,等他拿完水回来,郑玮的衣服也脱的差不多了,只剩内裤还挂在腰上,沈桂澜递给他水,「你看看你这个鬼样子,整个疯子。」

    郑玮接过水猛喝了一口,他喝完水站起来东倒西歪,沈桂澜眼疾手快把他抱住,郑玮手中的水瓶掉落到地上,他抬头看着眼前的沈桂澜道「哦,我想起来了。」

    沈桂澜看不得他这个样子,一把抱起他去浴室,郑玮搂着他笑道「我想起来了,我们接过吻。」

    「你怎么不去死。」沈桂澜把郑玮放到浴缸后就拿水给他冲澡,郑玮自觉的拿起肥皂打泡泡,没一会就满手的泡泡,他还一脸天真的吹了起来,沈桂澜干脆把花洒一扔,冷冷道「你自己慢慢洗,洗好了我再来把你弄出来。」

    他人刚要起身,郑玮却起身拦住了他。

    他脸上很红,像是要滴出血来,沈桂澜低头看他,而郑玮仰头看沈桂澜,透过郑玮白皙的身体往下看去,沈桂澜立刻闪躲式的侧开脸。

    「你陪我洗澡。」郑玮刚开口,沈桂澜就把他的手扯下来,冷冷的说道「别以为你发酒疯就可以肆无忌惮,我不吃你这套。」

    沈桂澜整个人都是从浴室里逃出去的,他狼狈的站在门边,不敢看里边郑玮脱下最后的防备,沈桂澜调整了好几次自己的情绪才走开。

    浴室里,郑玮一边吹着泡泡,一边哼歌,整个人晕头转向,晕着晕着他靠在浴缸边呼噜呼噜睡过去了。

    外面沈桂澜在客厅里等了半个小时看他没反应,觉得奇怪,打开门一看郑玮已经睡着,他无奈的走进去,把他拍醒,又是哄又是骗的让他出了浴室,洗的干干净净的郑玮就那样不着寸缕的躺倒在沈桂澜的床上,沈桂澜帮他把被子盖好后准备离开,忽然郑玮伸手拉着他,睁开眼看他。

    「你去哪里?」郑玮温柔的问道。

    沈桂澜摸摸他的额头,轻声道「你睡在这里,我去客房。」

    「别去。」郑玮微微急促的说道「桂澜。」他仰起头亲了亲沈桂澜的嘴唇,「留下来。」

    沈桂澜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

    他可以在醉酒随意的发泄,打架也好,摔东西也好,接吻也好,上床也罢,他都可以放肆的去做,反正他做过就忘了,不用负任何责,谁会和一个喝醉酒的人较真,况且他是真的控制不了自己的行为。

    可沈桂澜不行,为什么不行,因为他清醒,他不是郑玮,疯过一次就忘了,他会记得,吻也好,骂也好

    沈桂澜把郑玮的手扯下来,他有一个正常男人的**,也对郑玮有非分之想,但是他不会在他不够清醒的时候入侵他,如果真的在乎他,是可以克制自己的,身体或者是心,都可以为他收敛。

    沈桂澜浅笑道「我不走,你睡。」说罢,沈桂澜伸手关掉了灯,沈桂澜摸摸郑玮的头发,很快他就睡着了。

    沈桂澜坐在床边压抑了很久被郑玮撩拨起来的感觉,暗夜里,内心的感情像是野兽在狂怒的边缘,可是因为珍惜,他必须控制,而因为克制,也落寞和痛苦。

    作者有话要说:

    ☆、从一而终

    人和人之间的情感若是不对等,就是不公平。

    沈桂澜想要逃,却偏偏被郑玮抓牢,他就这样一个人背对着郑玮坐着,很久很久,一动也不动。

    他不知道自己还可以逃多久,逃到无路可逃的时候,他会不会转身拉着郑玮和自己**悬崖,沈桂澜不知道答案,不知道明天他和郑玮该何去何从。

    =====

    郑玮听到电话铃声响起来时,摸着接通,展穆在那边问他在哪里,要起床上课了,郑玮立刻爬起来,他揉揉眼睛看沈桂澜趴在床边,缓缓的放下了手机。

    郑玮伸手拍拍沈桂澜的肩膀,喊道「桂澜,要去上课了。」

    沈桂澜慢慢醒过来,他的脸色有些憔悴,郑玮下床找衣服,一句摸到客厅,沈桂澜从床边起来,随意找了件外套就和郑玮急急忙忙的离开。

    郑玮关上车门,风急火燎道「昨天你干嘛不上床来一起睡,你这样我多有负罪感。」

    「和你这种醉鬼我不想多说什么。」沈桂澜拽拽的说道,郑玮闻言神情一秉,「我昨晚没对你做过分的事吧?」

    「你自己觉得呢。」沈桂澜半是半非的说道,郑玮摇头喃喃自语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桂澜看他这个样子,只是叹息一声,再不开口。

    =====

    沈桂澜和郑玮是从后门猫着步子进屋的,傅老师在讲台上全程看他们坐到位子上,展穆坐在他们前面,道「刚才点名了。」

    「额」郑玮一脸尴尬的看着老师,傅老师温和的对着他笑,指了指他和他身边的沈桂澜,笑道「请你们两位同学到这里来一下。」

    沈桂澜二话不说站起来,在全班同学的目光下走向讲台,郑玮也坦率的走了过去,傅老师让他们站的离自己近点,笑道「知道今天我们讲课的主题是什么吗?」

    郑玮看看黑板,正经的回答,「表演和艺术。」

    「对,表演和艺术,表演其实就是一门艺术,但它又区别于艺术,不是所有的画都能够称为艺术作品,所以也不是所有的表演都能够称为艺术行为。」

    郑玮眨眨眼,点点头表示赞同老师的观点。

    傅老师道「这位同学,你看过哪些电影?」

    「国产的?还是国外的?」郑玮道「国外的《幸福来敲门》、《肖申克的救赎》、《魂断蓝桥》,国产的《开心鬼》、《阳光灿烂的日子》、《霸王别姬》。」

    「你觉得电影好看吗?」傅老师笑着问道。

    「那要看拍的怎么样,类型不同,演员的表演方式不同,导演的风格不同,一个剧本都能拍出几种味道。」郑玮轻松的回答,「我只看我觉得有趣的电影。」

    「《肖申克的救赎》有趣吗?」傅老师问道。

    「励志啊,很多人夸奖,慕名看了也觉得不错。」

    傅老师继续问道「《开心鬼》有趣吗?」

    「当然,像这个年代香港的电影拍的都很有趣,看的人心情很好,不用想过多的情节铺垫,也不必考验智商。」郑玮继续回答。

    「那《霸王别姬》有趣吗?」傅老师笑着看郑玮,全班同学也都看他,郑玮一下子就打住了话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