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1

辉煌 作者:叶孟

      我,我去约会了。」

    沈桂澜眼看着阮吉和肌肉男**的往后面走去,他无奈的喝着酒,此时,舞台上有人在唱歌,沈桂澜看着乐队里的人,目光定格到鼓手身上,那鼓手本是和朋友有说有笑,不经意看到沈桂澜时也愣住。

    =====

    巷子里,偶尔会听到粗重的喘息,好像是哪里泄出的春光。

    沈桂澜和展穆面对面站在巷子边,他们靠着墙,都没开口说话。

    沈桂澜把烟灰弹下,他仰起头吐出一口烟,展穆道「我不说只是觉得没有必要把一切都坦白。」

    「你是同性恋?」沈桂澜冷冷的问着。

    展穆抱着手臂,毫不逃避的回答,「是。」

    「你喜欢郑玮?」沈桂澜问道。

    展穆苦笑着摇头,「不,桂澜,同性恋不意味着对任何男人感兴趣。」

    「我知道。」沈桂澜把那半截烟扔掉,道「我打算追郑玮试试看。」

    展穆点点头,有些没回过神。

    「你帮我。」沈桂澜平静的说道「如果我和他没缘分,我就可以早点死心。」

    展穆走到他面前,问道「就算你和他没结果,我们也还是朋友。」

    沈桂澜转身走进酒吧,展穆看着他的背影,跟着他进去。

    =====

    作者有话要说:

    ☆、初登舞台

    第三场 全景拍摄校园学生

    地点溪城电影大学民宛大舞台

    夸张的灯光和音效,让这一幕戏显得张扬。

    我有两个秘密,强迫症和自恋狂。

    这时郑玮从拉开的帷幕里走出来,周围都是跳着舞的美女,郑玮手上拿着花像在变魔术。

    我有一个**,她能歌善舞。

    身材高挑的浪漫女子从郑玮身后出来,她跳着优美的舞蹈于郑玮含情脉脉对视。

    故事是在我和她相识第三年的这个夏天,男人总是爱在婚姻和激情中摇摆。

    郑玮优雅的向他的**抛去一个吻。

    我在强迫自己把**变为爱人,她在遐想把男人据为己有。

    狂欢的歌舞,让舞台的灯光更加闪烁,郑玮风度翩翩的拥抱女主角。

    夏天是个梦幻的**节,浪漫让女人变成了星星,耀眼,温柔,遥不可及。

    而我悄悄走进了**的城堡。

    歌舞齐飞,舞台上都是青春靓丽的男女,傅老师站在舞台下看郑玮的表演,笑着和表演系的其他人聊着。

    展穆和沈桂澜、杨子洲坐在舞台下,三个人吃着爆米花,杨子洲边看边笑,「那个妆到底是谁给他画的,我靠,笑死了笑死了。」

    沈桂澜沉默的看着,展穆拿着相机在拍照,他边拍边笑道「这个剧本好文艺,这都演的不像郑玮了。」

    此时,郑玮低头揽住女主角的腰。

    全场的学生起哄,「吻下去!亲下去!?」

    郑玮却是一个旋转,低头掐住女主角的脖子。

    抱歉,亲爱的,你会永远珍藏在我心。郑玮的耳麦效果出奇好,原声出演让人不出戏,你也会是永远的**。

    帷幕拉上,不过几秒钟,帷幕再打开。

    女主角的尸体被清理干净。

    郑玮潇洒的在美女中游走,他拿着玫瑰递给其中一位,笑道:善良美丽的小姐,请问可以邀你跳一支舞吗?

    他与女子开始跳起华尔兹。

    我有两个秘密,强迫症和自恋狂。

    我有一个**,她甜美温柔。

    杨子洲拿起爆米花砸舞台,和别人一起起哄,沈桂澜看他们都疯掉了,起身从人群里离开

    而当帷幕落下之际,郑玮在台上看着沈桂澜离坐,身边的女主角倾身在他耳边低笑,郑玮把玫瑰递给她,完美的结束了这次的表演。

    =====

    庆功宴上,傅老师带着郑玮主动去敬酒,把那些个院长都哄好,因为郑玮主动供出来自己的酒量差,他也只能以茶代酒表示意思。

    傅老师对郑玮笑道「好小子,听他们说没排练几天,虽然还有待改进,但已经是上乘。」

    郑玮客气的摆手,对傅老师道「傅老师你太客气了,这个多亏了学姐他们指导,我的时间都花去背台词了。」

    郑玮回到位子上时,杨子洲含情脉脉的看他,眨着眼睛道「王子啊,为什么你只能看到童话里的公主,而看不到我这颗孤独的水仙。」

    郑玮把他的头一推,笑道「去你的。」

    杨子洲伤心的趴到展穆肩上,抽泣道「唉,这个负心郎。」

    展穆敲敲碗,把杨子洲扶正,笑道「今天你算是赢得满堂彩了。」

    「明天那还不是看你的表现。」郑玮笑道,「桂澜是哪天?」

    「最后一场。」沈桂澜道「闭幕式压轴。」

    其他人都起哄了,指着沈桂澜道「啊啊啊,果然是校草,傅老师太偏心了。」

    ======

    第九场 全景拍摄校园学生

    地点溪城电影大学古韵梅庄

    郎呀郎,你心在何方。路遥迢,我凭心把你望。

    杨子洲穿着反串的贵妃服出场时,郑玮在下边笑的前翻后仰,他对着坐在身边的沈桂澜笑道「那是谁画的猴子脸,他还笑我,不行,我都给他拍下来做罪证。」

    说罢,他拿着单反开始不规矩了。

    傅老师本来是在看表演,突然有人指着后面给他说了悄悄话,他立刻起身去迎接,沈桂澜眼看着几个电影圈的人被引到前面,其中就有路云。

    台上,展穆和杨子洲随着打鼓的声音你推我来我数落你。

    郎呀郎,金榜本是黄粱梦,郎君不懂妾为何,妾身满心付东水。

    妻所言,是为理,妻不言,是为德,我去赶考本心切,你莫拦我再失德。

    你去三江五河长,我盼春秋恐断肠,若是郎君不懂理,一封休书来作罢。

    娘子何须言此意,家徒四壁指婚媒,青梅竹马两相望展穆牵起杨子洲的手,两人可谓是伉俪情深

    郑玮把单反放下,低声道「这个孔雀,还真能唱几句。」

    沈桂澜用手撑着额头,看的全神贯注,突然郑玮靠近他,问道「你演什么。」

    「表演的时候你会知道的。」沈桂澜丝毫不透露,郑玮哼了一下,也就不再多问。

    看完了展穆的表演,大家散场,傅老师专门和一些电影监制聊了一下这场戏剧,而郑玮和路云在厕所里不期而遇。

    郑玮正在洗手池前洗手,身后有人进来,郑玮一看是路云,立刻心潮澎湃。

    路云看了他一眼就进了厕所,然后也就没了然后,郑玮也没等他出来,路云也没搭理他,人和人的相遇总是如此,期待之后才会发现也不过如此。

    郑玮走出古韵梅庄时,沈桂澜还在门口等着他,其他人都走的差不多了。

    郑玮小跑到他面前,笑道「等会去哪里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